五 诸葛亮联吴再出山 司马写拜印掌帅旗-第八章 忍辱斗孔明-司马懿大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史传小说 > 司马懿大传 > 第八章 忍辱斗孔明
五 诸葛亮联吴再出山 司马写拜印掌帅旗

    西蜀联吴拒魏,陆逊虚与委蛇;孔明三出祁山,连破陈仓、散关、建威;司马懿在去曹府取总兵将印的路上,想:
    “正人君子在纷繁的人世上不能不‘狼顾’呀!”
    诸葛亮退回汉中,便听到东吴传来消息,说吴主孙权听了张昭之言,自立皇帝,改黄武八年为黄龙元年。诸葛亮立刻看到这是联吴伐魏的好机会,便上表后主,请后主遣使携礼物到建业祝贺,并商请吴主出师伐魏。届时,魏必令司马懿迎敌。这样,西线就不可怕了。我再出祁山,长安指日可得。
    后主准奏,遣太尉陈震,带上名马玉带金珠宝玉赴吴作贺。
    孙权见蜀使携礼来贺,十分高兴,即召陆逊细说西蜀会盟伐魏之事。
    陆逊说:“这是孔明惧怕司马懿而采取的谋略,意在让我军牵制司马懿,他们好轻取长安。那司马懿岂是好对付的?我们说什么也不能先出兵,只宜将计就计,虚作起兵之势,遥与西蜀呼应,待孔明那边攻的急了,我军再乘势进取中原。”
    孙权点头称是,便下令,教荆襄各处抓紧操练兵马,择日兴师。
    陈震从东吴回来,即到汉中报知孔明。孔明早探知陈仓魏将郝昭身染重病,便疾速率军星夜奔袭陈仓。
    陈仓城中,郝昭病重,魏兵惶乱,竟不堪一击,被蜀兵攻破。郝昭拖着病体,难敌马岱,被刺死马下。
    魏延、姜维也夺了散关。
    诸葛亮一鼓作气,出陈仓,过斜谷,夺了建威,又到祁山安下营寨。召集众将道:“我军二出祁山,均无功而返。今三出祁山,料魏军又还会用老办法对付我军。他们一定认为我军会取雍州、郿城二处,而派重兵把守。我偏要避实就虚,去袭阴平、武都二郡。你们哪个愿去?”
    姜维挺身而出:“未将愿往。”
    王平也道:“未将愿往。”
    诸葛亮遂令姜维取武都,王平取阴平。二人领命而去。
    却说长安守将郭淮闻知诸葛亮复出祁山,破陈仓,杀郝昭,散关、建威相继失守,大惊失色。急召张摭、孙礼计议,道:“我料诸葛亮又取雍郿。”于是留张摭守长安,令孙礼保雍城,自己引兵星夜往郿城守御。一面上表赴洛阳告急。
    魏主曹睿刚刚接到郭淮急报,又听满宠奏道:“东吴孙权悟称帝号,与蜀同盟,今遣陆逊在武昌训练人马,随时准备来犯。”
    曹睿见两处受敌,手足无措。因曹真病未痊愈,急召司马懿上殿商议。
    司马懿心中有数,说:“陛下勿忧,以臣所料,东吴必不会举兵。”
    “爱卿何以知之?”
    “诸葛亮一直想报街亭之仇,不是不想灭吴,只是怕我中原乘虚袭他罢了。故他才暂与东吴结盟。再说陆逊也不傻,他早看透了诸葛亮的谋略,所以拿出兴兵的架势虚于委蛇做样子给诸葛亮看,他要看蜀兵和我军交战的结果再作定夺,因此吴蜀联合,实是貌合神离。故东吴不用防,只须防蜀。”
    曹睿不解地问:“爱卿所言,怎么前后矛盾?先前朕叫你赴祁山援助子丹,你说孙权将僭号称尊,必先人寇中原,你要留下防东吴。今日怎么又说东吴练兵只是作作样子呢?”
    “陛下容禀。这叫此一时彼一时也。对一件事下结论,不可只看表象,要把各种因素综合考虑进去。先前,臣说孙权欲犯我,是因为当时蜀军得利。臣若驰援祁山,孙权必乘虚举兵。今日诸葛亮刚出祁山,虽有小胜,但最终胜败难以料定;这样孙权以陆逊为上将军,陆逊决不会贸然出兵,拿东吴之兵和自己的名誉开玩笑。”
    “爱卿所见甚是。朕封你为大都督,总领陇西诸路军马,前去抵敌诸葛亮。”曹睿当即令人去曹府取总兵将印。
    司马懿见状忙摆手道:“陛下不可,还是臣亲自走一趟的好。”
    “此举更好。爱卿还可以代朕抚慰大将军。”
    司马懿心说,陛下怎知道臣的良苦用心?我若不亲去抚慰谦让一番,大将军会怎样想?毕竟他是你们曹氏一族的,得罪了,我可是出力不讨好呀。打仗要谋略,在官场上做事同样需要谋略。否则,你打了胜仗回来,保不准又该回家休息了。唉,人在这个世上活得太累太不容易了,既要辛辛苦苦流血流汗地做事,又要心活眼明,时时照前顾后。昔日武帝说我有。‘狼顾之相”,其实哪个正人君子在纷繁的人世上不“狼顾”,不提防小人的暗算,只不过旁人没有我的脖颈长且灵活罢了。他们头不能“狼顾”,心也在“狼顾”哩。一路想着,看看来到曹府门前,便下马让门人通报。
    曹真听说司马懿来府拜望,而且离府门远远地就下了马,急忙回说恭请。
    司马懿被让到后厅,见曹真拥被半倚半坐着,见他进来,挣扎着要下榻相迎,忙上前按住,说:“大将军贵体欠安,不必多礼,仲达今日是受陛下之遣来探望你的。”
    “明公请坐。承蒙陛下厚爱,感激涕零。真不幸染疾,久治不愈,不能报国,心里实在不安。明公此来,是不是朝中又出了大事?”
    “其实也算不得大事。东吴、西蜀会盟兴兵人寇,诸葛亮已出祁山下寨。”
    曹真一听,急了,就要起来,一边说:“哎呀,瞧我府中的人都是白吃饭的,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我。其实告诉我,我也无能为力了。眼下似此危急军情,只有拜明公为大都督,才能退得蜀兵呀!”他说的话,一半是真,一半是假。
    真的是,自己既便无病也斗不过诸葛亮。假的是,你司马懿也未必还能敌得诸葛亮。就算你胜了,那也是我举荐的好;你若败了,谁也别说我曹真打不过诸葛亮,是草包了。而且,他的神态还掩饰着一种侥幸的欢乐。幸亏自己染病,否则,又得迎敌上阵。自己和诸葛亮对阵,咋打咋输,就不曾胜过。
    因此,二提诸葛亮,自己的头皮就发麻。哎,这病可千万不能好,好了也说不好,反正,再斗诸葛亮,别找我。
    他这里正想着,司马懿诚恳地推辞道:“懿才薄智浅,难当此重任。还是大将军挂帅,懿愿助一臂之力。”
    曹真急了。我方才算计的那么好,白算计了?不行。他一急竟跳下地,颤巍巍喊:“取将印来!仲达你要不接此印,我不依你。大魏上下都不依你。我现在就抱病进宫见陛下保举你。”活没说完,可就摇摇晃晃站立不稳了。
    司马懿忙上前双手扶着他说:“大将军莫急,陛下已有恩命,只是有你大将军在,仲达怎敢接受?”
    曹真一听,嘿,这话说得好听,兴奋地:“好,仲达领此任,蜀兵可退了。你呀,不早说,让我白急了一场。来呀,将印呢?”
    家人忙递上将印,曹真颤巍巍亲手捧给司马懿。司马懿忙双手接了。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