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秋雨绵绵拒陈仓 城府深深斗智谋-第八章 忍辱斗孔明-司马懿大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史传小说 > 司马懿大传 > 第八章 忍辱斗孔明
六 秋雨绵绵拒陈仓 城府深深斗智谋

    诸葛亮惊闻司马懿统兵来战,一口血痰吐出,昏厥过去;曹真见司马懿不费吹灰之力逼退孔明,便也跃跃欲试司马懿一到长安,便令张郃为先锋,戴凌为副将,引十万兵到祁山,于渭南下寨。又召郭淮、孙礼,问:“你二人可曾与蜀兵交战?”
    二人答:“不曾。”
    司马懿:“蜀兵千里而来,利在速战。今不急于交战,其中必有它谋。陇西诸路,有什么消息?”
    郭淮答:“细作探报各郡都十分用心,日夜提防。只有武都阴平二处,还没有消息。”
    司马懿猛然有悟,一拍桌案,道:“不好!此二处皆近汉中,诸葛亮必去袭此。你二人速从小路去救二郡,不得有误。如蜀兵到,你们就袭蜀兵之后,大功可成。”
    且说诸葛亮闻听司马懿统兵来战,且分派大将分头把守雍州郿城,便奔袭武都阴平,结果又慢了半步,心中就凉了半截。接着又闻报东吴陆逊只在武昌训练兵马,并不出兵,心中更是恼恨。偏巧,成都又传来恶耗,来人报说张苞病死。坏消息接连不断袭来,使他倍感伤心,倍感孤独,鼻子一酸,放声大哭。他哭着想着,想着哭着,越哭越悲,越悲越哭,猛地胸口堵塞,一口血痰吐出,便昏厥过去。
    马岱一旁慌了手脚,急令医生救治。医生诊脉后,说:
    “不妨。只是身体虚弱,心力交瘁所致,需要好好调养。”
    诸葛亮躺了几日,自觉精力不支,进袭无望,便传令连夜悄悄拔寨,退回汉中养病。
    蜀兵退得突然,连司马懿也未想到。及到知晓,已是三日后了。司马懿便留诸将分兵守把各处隘口,自班师回洛阳复命。
    次年秋,曹真病愈,想到上次司马懿没费吹灰之力逼退诸葛亮,心里酸酸的不是味儿。怎么便宜都让他仲达拣了?
    莫非是诸葛亮年迈体衰?还是连丧肱股,伤了元气?若是这样,我何不趁此良机,也拣个便宜呢?于是上表魏主,道:
    “蜀兵数次侵界,屡犯中原,若不剿除,终归是祸患。眼下已是秋天,不冷不热,人马安闲,正好伐蜀。臣愿与仲达同领大军。”
    曹睿问司马懿:“爱卿以为如何??
    司马懿明白曹真的意思,不好泼他的冷水,便回道:
    “都督病愈,正该如此。”
    曹睿便拜曹真为大司马征西大都督,司马懿为大将军征西副都督,刘晔为军师。
    当下,三人辞魏主,率四十万大军,分四路向汉中进发:
    司马懿沿汉水逼西城,张摭出子午谷,曹真出斜谷,郭淮出祁山之南建威,一齐指向汉中。四路兵马如车辐之聚于车轴,成钳制状,大有一举聚歼汉中蜀军之势。
    诸葛亮经过一年休养,自觉身体无恙,兵马也经过休整操练,正想再出祁山。这日,哨探来报,曹真、司马懿统兵来战,众将大惊,诸葛亮却哈哈大笑:“哈……此番,一月之内定要生擒曹真、司马懿。”
    部将不解地间:“魏军四十万大军压境,形势危急,丞相为何说这话?”
    诸葛亮摇着鹅毛扇,悠然自得他说:“我昨夜细观天文,见毕星躔于太阴之分,此月内必有大雨。这样,魏兵越多越有他的好瞧。你们想,荒山秃野,我让他吃没得吃,睡不得觉,他岂能不败?如不信,一月之后可见分晓。”众将信疑参半。诸葛亮也不在意,只是吩咐各处隘口,抓紧预备一个月的干柴粮草,以防秋雨。
    曹真、司马懿两支人马会聚到陈仓城,但见满眼残垣破瓦,荒草凄凄。找当地老乡一问,原来是蜀兵撤走时放火把房屋都烧了。
    曹真见大军无法屯扎,便要从陈仓道继续进发。
    司马懿急拦住道:“都督不可轻进。”
    曹真不高兴他说:“怎么,让几十万大军在这荒天野地里餐风露宿吗?”
    “昨夜我夜观天文,见毕星躔于太阴之分,此月内必有大雨。若深入险地,战事顺利则罢,如不顺利,深山险谷之中如何安营?我看就在此依残墙断瓦搭起窝棚驻下,让蜀兵在秋雨中遭罪吧。”
    曹真见司马懿说得认真,知他上通天文,下识地理,只好依计就城中安营。
    不几天,曹真就觉出关节如针扎般疼痛,知大雨将至。
    果然,午后就见阴云密布,大雨如绵密的帘子涮地自天而降,把大地罩住。这雨下起来就没个完,天好似漏了一般,一连下了一个月。陈仓城外,平地水深三尺。营内窝棚禁不得连阴大雨,漏的漏,毁的毁,军士怨声不绝。
    曹真忍着关节疼,淌着水四处巡视,景色惨不忍睹,便同司马懿商议退兵,但又耽心蜀兵追击。
    司马懿没想到一场雨下这么长时日,反正窝棚都破了,撤就撤吧。他让曹真率大军前头走,自己领伏兵断后。
    蜀兵也被大雨淋得够呛。不过,他们一是习惯雨水,二是作有准备,景况没魏军那么惨。蜀将见魏军后退,纷纷向诸葛亮请战。
    诸葛亮笑笑摇摇鹅毛扇说:“不忙。司马懿善用兵。他一定会设下埋伏的,我岂能中他的好计?我偏偏不追击他,而是兵出斜谷,径取祁山。”
    众将不解,为啥绕远路去取祁山?
    “祁山是长安的门户,陇西诸郡,皆经过此地。它前临渭滨,后靠斜谷,左出右人,灵便自如,是兵家绝好的用武之地。所以我们必须先占据它,以得地利之便。”
    众将细想,觉得有理,纷纷请缨当先锋。
    诸葛亮早已安排好了,令魏延、陈式出箕谷,马岱、王平出斜谷,会合于祁山。自领大军,令关兴、廖化为先锋,随后进发。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