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曹真丧命因器短 孔明夺麦败上邽-第八章 忍辱斗孔明-司马懿大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史传小说 > 司马懿大传 > 第八章 忍辱斗孔明
八 曹真丧命因器短 孔明夺麦败上邽

    诸葛亮一封书信,羞死曹真,司马懿闻讯冷笑:“出水才露两腿泥!”魏主欣慰:“我有司马仲达,何患诸葛孔明?”
    蜀军细作探得曹真染病,报于诸葛亮。诸葛亮喜不自禁。众将也摩拳擦掌,急于出击。诸葛亮笑笑说:
    “不必。我写一书,可催曹真速死。”
    当即草书一封,叫一魏军降卒带回,速交曹真。
    曹真收到诸葛亮书信,就教一旁参将念给他听。参将清清嗓子,就要念,却咽下了。只说:“都督还是自己看吧。”
    曹真不解,接过信,抱病看视,只见诸葛亮洋洋洒洒写道:
    “汉丞相武乡侯诸葛亮,致书于大司马曹子丹之前:窃谓夫为将者,能去能就,能柔能刚,能进能退,能弱能强。
    不动如山岳,难知如阴阳,无穷如天地,充实如太仓,浩渺如四海,眩曜如三光。预知天文之旱涝,先识地理之平康,察阵势之期会,揣敌人之短长。嗟尔无学后辈,上逆穹苍,助篡国之反贼,称帝号于洛阳。走残兵于斜谷,遭霖雨于陈仓。水陆困乏,人马猖狂,都督心崩而胆裂,将军鼠窜而狼忙!无面见关中之父老,何颜人相府之厅堂?史官秉笔而记录,百姓众口而传扬,仲达闻阵而惕惕,子丹望风而逞逞。
    吾军兵强而马壮,大将虎奋以龙嚷,扫秦川为平地,荡魏国作丘荒!……”
    曹真越看越气,一双手越抖越剧,面孔赤红,额头上青筋暴跳,头脑中一片蜂鸣,突然大叫一声,竟气绝身亡。
    司马懿闻讯赶来,将书信草草看了,言辞果然犀利。便冷笑一声,将信折叠好收了,道:“奇文妙语,待我细细品味。”心里却道:“哼,出水才看两腿泥。耍你这三寸不烂之舌算什么本事?要想以此骂倒我,那是在想。咱俩,还不知谁把谁骂死哩。”便命士卒将曹真装殓,连夜送往洛阳安葬。
    魏主曹睿惊闻曹真死去,十分悲伤,令厚葬。一面下诏命司马懿为大将军、大都督,抵御蜀兵。
    车骑将军张摭献计道:“都督是否分兵把守雍州、郿城?
    如有意,未将愿请命把守,以拒蜀兵。”
    司马懿道:“如果我前军能独挡诸葛亮,将军说的就太好了。如不能挡,再分兵两下,则不是打胜仗的办法。现在陇西麦子将熟,诸葛亮必去抢收以资军粮。我自引兵驻上邦,郭淮巡略天水诸郡,以防蜀兵割麦。将军可为先锋,向祁山进发。这样,诸葛亮打无出路,守无粮草,就只有退兵了。”
    张郃觉得有理,便领兵去守祁山。刚刚安顿好兵马,蜀兵也赶到了。
    诸葛亮风尘仆仆赶来,却见张摭领兵先到一步,挡住道路,自思营中粮草日渐不济,李严的粮草迟迟不到,心中甚是着急。便召众将说:“我军粮食紧缺,而魏陇上麦子已熟。
    我准备派大军偷偷抢割,一可绝魏军粮草,二可充我军粮。
    哪位将军愿前往?”
    众将自思割麦又苦又累,还不能立战功,便没人应声。
    诸葛亮元奈,便留王平、张嶷等将守祁山大营,自己亲率姜维、魏延等将并三军备齐镰刀,驮绳、车辆等,往陇上割麦。
    大军一上陇原,眼前豁然一亮。陇上一片金黄。风吹麦田,有如金色的锦缎铺展开来抖动,还随凤飘来夹杂着泥土味的麦香。几天吃不饱肚子的蜀兵,禁不住雀跃欢呼,忘记了天气的炎热,就脱了褂子准备大干一场。诸葛亮急下令不得喧哗,提防魏兵哨探。
    谁知话音未落,姜维手指上邦方向,说:“丞相,你看!”
    诸葛亮循姜维手指的方向看去,猛然一惊。遥见上邦城头,遍插魏军旗帜,当中一面大旗上书“魏大都督司马”,不禁长叹:“仲达厉害,竟预知我要来割麦。罢罢罢,退兵。”
    司马懿见蜀兵退走,岂会轻易放过?便出城追杀。蜀兵本是来抢麦的,刀枪不整,难以抵挡,仓惶后退,一直退到祁山卤城。诸葛亮一面让魏延、姜维分别占据南北二山,一面派人截断山下水源,把天然沟堑作屏障,以挡魏兵。
    司马懿见蜀兵天险固守,也不攻打,只围住待你粮尽再说。
    诸葛亮左等右等等不到后方粮草,他哪里知道这是运粮官都护李严玩忽职守,一误再误呢?只好传令三军,半夜悄悄拔营退师。
    司马懿早已料到,派牛金率精兵及时追击,蜀兵饥谨,不堪一击,伤亡数万,狼狈逃回汉中。
    魏主曹睿闻捷大喜,遣使者赴祁山劳军,对有功将士逐一封赏。
    庆功酒宴上,军师杜袭、督军薛梯说:“此次蜀兵败走,明年麦熟必然再来,望都督禀明天子,早作准备。”
    司马懿怕然笑道:“诸葛亮屡出祁山犯境,均因粮草困难,速战也好,偷袭也罢,都不能得逞。粮草不济是他的致命弱处。几次失败,这回他会汲取教训,一定会在边境屯兵垦粮。这样,怎么也得二、三年才能有足够的粮草。因此,我们也要利用这充裕的时间作准备。一是让老百姓好好休养生息,二是奏请天子迁徙冀州,农夫来陇上垦荒种田。针锋相对,让蜀汉永不得占上凤。”
    当下,使者回京向魏主呈上司马懿表章。
    魏主看后,大喜:“我有司马仲达,诸葛孔明何患?”便下诏采纳司马懿的意见,并派司马孚任典农中郎将,前去相助。
    司马孚来到雍州,巡视了陇上,回来对司马懿说:“弟见陇上干旱,如修渠引渭水灌溉,可以大大提高产量。”
    司马懿说:“修渠垦田之事完全由你负责。需要多少兵士和民夫,就拨给你多少,一定要在今年内修好水渠,保证播种。”
    半月后,挖修成国渠、筑临晋陂的工程在司马孚的监管下,动工了。为修渠垦田配套的冶炼业也在天水、南安等地恢复了。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