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公孙渊辽东背反 司马懿挂帅征东-第九章 百日征辽东-司马懿大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史传小说 > 司马懿大传 > 第九章 百日征辽东
二 公孙渊辽东背反 司马懿挂帅征东

    曹睿宫中淫乐,辽东公孙背反,司马懿请旨讨逆,喜得宝马;虢公台上,誓师出征,壮怀激烈……
    这年,九龙殿和青霄阁落成,曹睿又得一美女郭夫人,这女子冰肌玉肤,美颜丽色,生一双顾盼传神的多情眼,长一张莺声燕语的樱桃嘴,又聪明伶俐,善解人意。曹睿一见,便爱得神魂颠倒,把皇后毛氏早丢到了脑后。为了庆贺大殿高阁的落成,和得到郭夫人,曹睿将青龙五年改为景初元年。
    这日,毛皇后见魏主月余不来相见,很觉寂寥,便引十余个宫人,到翠花楼上消遣。刚上得楼来,听到一缕乐声飘来,便问:“何处动乐?”一宫人说:“是圣上与郭夫人在御花园赏花饮酒。”
    毛皇后便气恼不已,起身下楼要去见见这位勾走皇上魂魄的郭夫人。
    在御花园的曲廓上,毛皇后望见曹睿正揽着一娇艳美人儿喝交杯酒。便咳嗽一声,妒火中烧地讥讽道:“哟,陛下这样子喝酒,可是要喝醉的呀!”
    曹睿正在兴头上,被毛皇后撞了,心中不快,冷冷他说:
    “你来干什么?连朕喝酒你也要管吗?”
    毛皇后粉面娇斥道:“哪个敢管陛下?陛下就是喜新厌旧,谁个又能怎样?”毛皇后乃河内人氏。早年曹睿为平原玉时,倍受恩宠,出入同辇;及曹睿即帝位,宠为后妃。她自恃正宫,不免任性冲撞。
    “朕就是要喜新厌旧。来人!”曹睿勃然大怒,一时性起,竟吩咐武士将毛皇后绞死,当即册立郭夫人为皇后。
    御花园里正一喜一悲地闹腾,尚书令陈矫急惶惶跑来,奏报一个惊人的消息:幽州刺史毋丘俭上表称辽东太守公孙渊造反,自号燕王,改元绍汉元年,建造宫殿,设立官职。
    已兴兵入寇,摇动北方。
    这消息可比百官的劝谏有效。曹睿闻报大惊,推开怀里的郭皇后,急召太尉司马懿入宫计议。
    “公孙渊在辽东背反,以大将军卑衍为元帅,杨祚为先锋,起辽兵十五万犯关。毋丘俭进军讨贼,遇雨而返,不过,他终非公孙渊的对手,要破逆贼,只有劳卿辛苦一趟了。”
    “臣愿领马步军四万,克日破贼。”
    曹睿一听,十分吃惊地问:“什么?卿以四万对十五万,行吗?”
    “现今国库空虚,不敢以大军靡饷。”
    曹睿一听,你这是在讥讽朕呀。好,朕知道错了还不中吗?
    司马懿看出曹睿面露愧赧之色,便说:
    “兵不在多,在于设奇用智。臣托陛下之洪福,渊贼可唾手而擒。陛下不必挂虑。”
    嘿,一个打四个,怎不叫人挂虑?曹睿不放心,问:
    “卿料那公孙逆贼将作何计?”
    “公孙渊仍庸碌之辈,臣擒之如囊中探物,瓮中捉鳖。臣料此次讨贼,他弃城而逃,是上计;据守辽水以拒大军,是其中计;坐守襄平不动,是其下计。若是后者,他这是作困兽斗,必被臣所擒也。”
    “卿如此有必胜信心,莫非知道他将采用何计?”司马懿胸有成竹道:“公孙渊吃多少屙多少,臣了如指掌。此次背反,他是利令智昏。一定认为我大军远征,不能持久,而会采取先拒辽水,而后死守襄平的战术,此为中计。”
    曹睿点头颔首。问:“依卿之见,此次远征,要多少时日?需准备多少粮草?”
    “陛下只要停止修建宫室,体恤百姓,便不必耽心粮草。
    洛阳距辽东四千里地,大军长途跋涉需百日,攻战擒贼需百日,得胜还朝需百日,再让士卒休整六十日。如此需要一年。
    粮草足够用了。”
    曹睿欲喜又忧。喜的是:司马懿果然胸有成竹,胜券在握,连征战的每一步都考虑到了。忧的是,如果吴蜀知道辽东背反,他们相机来犯怎么办?所以,他皱起了眉头,欲言又止。
    司马懿看出皇上的心思,忙说:“臣知陛下所忧,早已定下守御之策。郭淮、陈泰驻长安、邵雍,拒西蜀;犬子司马师协助胡遵防东吴。陛下可以高枕无忧了。”
    曹睿大喜,亲斟美酒,与司马懿壮行。司马懿双手接杯一饮而尽。曹睿送到丹墀,见丹墀下司马懿的坐骑一般,忙令从西羌进贡的御马中挑出一匹枣骝马,饰以金鞍丝辔赐给司马懿。但见此马全身黑里透红,四条腿弯处有一圈雪白的毛,站在那里不动,也给人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它胸阔腿长,腰背有力,鬃毛高耸,关节精壮,具有剽悍的骏马气质。
    司马懿爱马如命,尤爱红马,可惜那匹火焰驹已经老死,早想换一匹红马。却一直找不到红色的好马。今得御马,高兴万分,骑上一试,追风掣电,又快又稳,十分满意。当下谢魏主道:“臣得此马,定然马到成功!”
    曹睿高兴他说:“好,好,朕明日亲送你出城。”
    翌日,司马懿点齐四万精兵,浩浩荡荡出发。曹睿亲率百官送大军出了西明门。临别,曹睿猛然想到大军要路过温县,而温县是司马懿的家乡,又特意让司马孚、司马师带上谷帛牛酒,欢送大军直到温县。
    大军来到温县,司马孚、司马师叔侄会同河内、温县的官吏已在孝敬里村西的虢公台上摆下了盛大的酒宴。
    这貌公台是春秋时期虢公仲被晋国驱赶出国后,在这儿修筑的。虢公在台上率兵誓师伐晋,人称虢公台。台高三丈,东西长一百六十丈,南北宽百丈。四周是一望元垠的田地,显得此台格外地高大壮观。这几天,刚收割了麦子,一块块褐色的土地上,站着一队队士兵,和一群群百姓,汇成了五颜六色的人海。高高的台上四周插满了旗帜,中间一面大旗上,写着大大的隶字“大都督司马”。台上摆着两大溜二十张桌案,上边摆满了酒菜。桌后坐满了出征将官、地方官和村中推举的老者,以及司马懿的几个弟弟。
    胡须花自的司马忠忙来跑去,不时地瞅空向乡亲们卖弄一番,讲述他跟随司马懿南北征战的经历,讲司马懿的神机妙算,讲和诸葛亮斗智斗勇的故事……
    酒宴开始了。司马孚首先代表皇上向哥哥敬酒。接着是郡守、县令敬酒,百姓代表敬酒,最后是他的几个弟弟司马馗、司马恂、司马进、司马通、司马敏敬酒,他们有的在郡里任职,有的在县里谋事。席间觚觥相交,杯盘叮哨。司马懿酒酣性起,豪兴大发,面对这热烈的场面,想起即将到来的战斗,拔出佩剑边舞边歌起来:
    “天地开辟,日月重光。
    遭遇际会,毕力遇方。
    将扫群秽,还过故乡。
    肃清万里,总齐八荒。
    告成归老,待罪午阳。
    台下观看的百姓看着老而弥坚的司马懿,听着他气吞万里的雄心和抱负,有的拍掌叫好,有的唱和呼应,有的感慨万端:“想不到咱孝敬里也是龙虎之地,出了这么个匡世英雄。”
    忽然,嗵嗵嗵三声火药铳响,台下过来一队汉子,袒胸赤膊,擂着三尺大红鼓,拍着锅盖大的铜钹镲,咚咚锵锵地敲打起来。
    那鼓声震得人心一个劲儿地狂跳,那擦拍得人热血滚烫奔涌。啊,这真是个盛大的节日,男女老少都比过节还高兴。
    晚上,司马懿在父母灵位前焚香祭拜。又给弟弟以及侄儿侄女们说了会儿话,勉励他们自强自主,发扬光大司马家风。
    回到住室,他激动地怎么也睡不着,听到窗外有动静,就问:“谁在外边?”
    司马忠领着孙子司马三儿进来,以恳求的声调说:“都督此去长途征战,身边少不得人照应。老奴已老不中用了。
    是不是让三儿来伺候大人?”
    司马懿也觉得司马忠忠心耿耿在自己身前身后忙碌了一辈子,该好好颐养天年了。见他领来的后生长得眉清目秀、机灵精壮,便有几分喜欢。
    “今年多大啦?”
    “一十七岁。”
    “识得字吗?”
    “识得。还读过一些书。”
    “嗯。骑马呢?”
    “晚辈平素在庄里常练骑射。”
    “好。你就留下吧。”
    司马忠悬着的心落了地,催孙子:“快,给大都督磕头。”
    司马三儿就扑通跪了下来磕头。
    司马懿欲拦,不及,说:“我既收下,就是自己的孩子啦,还多什么礼?”又拿出二百两银子给司马忠,“拿回去修修房子,颐养天年吧。”
    司马忠千恩万谢,老泪纵横地走了。
    大军出发那日,红日东升,天气晴朗。司马孚率文武官员雁翅般排列两侧。司马昭的中军卫队是一支三千人的铁甲劲旅,排成方队,站在中间,精神抖擞,威武慓悍。
    已时正牌,号炮三声,鼓乐高奏,颂歌扬起。貌公台上,司马师指挥着仪仗,高举九锡,簇拥着身穿金甲,威风凛凛的司马懿。司马懿举起令旗,望空一挥,立时,号炮震天,军歌高唱,将士翻身上马,浩浩荡荡出发了。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