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拒辽东公孙渊失算 袭襄平司马懿立动-第九章 百日征辽东-司马懿大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史传小说 > 司马懿大传 > 第九章 百日征辽东
三 拒辽东公孙渊失算 袭襄平司马懿立动

    任他森严壁垒,我却纵马卧槽;一着妙棋,乱了公孙渊的阵脚……
    司马懿率大军日夜兼程。这日,来到秦皇岛盂姜女庙前。天色将晚,司马懿令安营休息。他有感于孟姜女的动人故事,便下马进庙观看。
    庙堂前的一副对子,引起了他的兴趣。
    上联是: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下联是: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司马懿驻足良久,咀嚼品味着。司马三儿在旁边看了半天,看不明白,忍不住说:“这上边写的什么呀,怎么写字的人只认得长、朝?”
    司马懿听了哈哈大笑道:“看来是你不认得长与朝啦。
    这上联的长字,是两个念法两个意思,第二第五个长字念生长的长,其余的念长短的长。是写浮云出现和消失的变幻规律。下联的朝字也是两个念法两个意思。第二第五个朝字念潮,其它的朝指清晨,是说潮水涨落的规律的。你再念念,明白了吗?”
    司马三儿依司马懿讲得一品味,叹道:“这看似简单,还怪有意思呢。”
    司马懿转身望着洪波涌起的大海,感慨万千他说:“多么绝妙的对子。写出了浮云海水变化涨落的规律,暗含了人生的法则,长即是消,消即是长;生即是死,死即是生……
    人之生死荣辱,皆有定数呀!”
    司马三儿见天色已晚,催道:“都督,天色已晚,海风阴凉,还是回去歇息吧。”
    司马懿望着辽阔而辉煌的天空,晚霞似斑澜的长龙,将落日的火球含在口中,无比壮丽地横亘在天地之间。立时,他感到了人生的壮丽、与渺小。一股只争朝夕,建功立业的紧迫感袭来。他翻身上马,对坐骑猛抽几鞭,枣骡马箭一般地射向前方。红马红披风很快融人了火红的晚霞中。
    辽东公孙渊见连日大雨,辽水暴涨,逼退了毋丘俭和乌丸单于,正自得意。公孙渊是辽东公孙康之子。建安十二年,曹操讨袁,袁尚投奔公孙康,公孙康惧怕曹操,便斩袁尚首级,献给曹操。曹操就封公孙康为车骑将军,襄平侯。
    公孙康死,其子公孙晃、公孙渊尚幼,便由其弟公孙恭继职。公孙渊长大以后,习文尚武,性刚强,好厮杀,夺了他叔叔公孙恭之位,被曹睿封为扬烈将军、辽东太守,后孙权派遣张弥、许晏带上金玉珍宝来拉他,许他为燕王。可是公孙渊畏惧中原,思虑再三,还是斩了张、许二人,将首级送给魏主。魏主感其忠烈,加封他为大司马、乐浪公。这是很高的职位,位列三公。这下,公孙渊头脑发热,飘飘然起来。自以为辽东土地肥沃,地域广大,天之一隅,正可自立,何必听任曹睿那小子的摆布?便自号为燕王,改元绍汉元年。
    侍中贾范极力反对,谏道:“主公不可如此。中原以爵加封,不为卑贱。今若背反,实为不祥。又兼司马仲达善能用兵,诸葛孔明尚且不能取胜,何况主公呢?”
    公孙渊闻听大怒。你岂能如此小瞧于我?叱左右缚了贾范。
    参军伦直忙出班谏道:“贾侍中之言极是。圣人云:‘祸福将至,善,必先知之;不善,必先知之。’今国中累见怪异之事,主公岂不察乎?近有犬戴中债,身披红衣,上屋字作人行,一不祥也;城南乡民造饭,饭瓶中有一小儿蒸死于内,二不祥也;襄平北市中,忽陷一地穴,涌出一块肉,周围数尺,有头有面,有眼有耳,有口有鼻,却无手足。往来之人,刀箭不能伤,亦不知何物。卜者占之日:‘有形不成,有口无声,国家亡灭,故现其形。’夕有此三者,皆不详之兆。
    孔子云:‘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半亡,必有妖孽。,主公当避凶就吉;今若背反,必丧身矣!”
    公孙渊勃然大怒,叱武士绑贾范、伦直斩于市曹。
    这日,听到探马来报,魏主派太尉司马懿率军来讨,公孙渊立刻心里发了毛。他想不到司马懿花甲之年会亲自挂帅出征。此人太厉害啦。有曹操的雄才大略,而智谋又远远胜过曹操。他的能忍善断,更是天下无双。连诡诈的诸葛孔明都不是他的对手,我公孙渊岂能抵敌得了?
    怎么办?他寝食难安,思谋再三,只有借助辽隧城坚垒高、易守难攻之势,坚守辽隧,阻止魏军于城下。待时日延久,魏军疲敝无粮时,再从城内出动精锐,反击魏军。便由老巢襄平抽调精锐,命卑衍、杨柞分兵统领,驻守辽隧,扼守魏军东进通道。
    魏军抵达辽东,东渡辽水,直逼辽隧城下。先锋牛金见辽隧城垒坚固,守军严整,屡屡叫阵而不出,便报知司马懿。
    司马懿冷冷一笑,命牛金构营筑垒,屯兵城下,与敌对峙;在营中多列旗帜,虚张声势。自己亲率大军悄悄从北面泛舟,潜渡过河,绕道问行,直指敌巢襄平。
    诸将听了,不解其意。问:“我大军压境,正好乘势攻城,怎么舍近而求远,去奔袭襄平?”
    司马懿说:“辽隧守将卑衍、杨祚都是勇将,率精锐在此,凭坚城据守不战,这是认为我军长途奔袭,要凭城高垒坚,来耗我军心粮草。若攻之,徒劳而无功。我军何必要让他们牵着鼻子走?他既然大将重兵在此,巢穴必定空虚。我军只有避实就虚,直袭襄平,才可乱敌布署,辽隧之兵必仓惶回救,我于中途伏击,可获全胜。这叫做,任他森严壁垒,我却纵马卧槽。”
    诸将听了,茅塞顿开。各自领命而去。
    辽隧城中,卑衍、杨柞见魏兵被阻,非常得意,二人推杯换盏,谈笑风生。
    若魏兵来攻,我坚守不出,以弓弩炮石相迎。魏兵千里征战,粮草难以为继。日久粮尽必自退。待退兵时,却出奇兵击之。到那时,不愁生擒不了司马懿。”
    “对。昔日司马懿于渭南坚守,生生把诸葛亮逼死。今日正与此理相同。只不过是司马懿想不到他竟要蹈诸葛亮的复辙。哈……”
    二人正得意谈笑间,探马来报。发现魏兵大队人马往北去了。
    杨柞依然笑道:“司马懿还算聪明。见我城坚壁垒,奈何不得,只好绕远路打别处去了。”
    卑衍却大惊失色道:“你好糊涂。这司马懿果然厉害,他是要来个卧槽马,袭我老营。你想,襄平军力薄弱,倘若有失,我军坚守此城还有何益处?”
    杨祚一想,可不是,我咋这么糊涂?司马懿绕道背后,断了后路,我们可是走投无路了。我们坚守这里,不待敌兵粮草不济,反而是我们坐吃山空,只等束手就擒了。还等什么,赶快回去救援襄平要紧。眼下还能与襄平呼应,前后夹击,把司马懿包了肉馅呢。
    二人计议一番,又自以为得计,一面派人飞报公孙渊,一边密令兵马悄悄出城,驰援襄平。
    这边司马懿正率部趟行,后边哨探来报,辽隧贼兵赶来。
    司马懿笑道:“卑衍好听话,知我赶路寂寞,要来送死。
    中我计啦。”便令夏侯霸、夏侯威各引一支人马,伏于辽水之滨,待辽兵赶到,两下一齐出击。
    卑衍、杨祚追到辽水,忽然一声惊天动地的炮响,侧后两边鼓噪摇旗,左边杀出夏侯霸,右边杀出夏侯威。卑、杨两人大惊,摸不清两边有多少魏兵,只得望前奔走。前面司马懿调转马头,掩杀过来。辽兵骤然受三面夹击,立时溃不成军,四散奔逃,死伤无数。
    卑、杨二人死战突围,引残兵奔走,来到襄平城外首山,与出城来援的公孙渊合兵一处,返身杀来。
    卑衍一马当先,欲立首功,对掩杀过来的夏侯霸高喊:
    “汉贼休使诡计。你敢来决一死战吗?”
    夏侯霸闻言大怒:“败兵之将,不下马受缚,还要让爷爷亲自动手吗?”言罢,纵马挥刀迎上。二人战有数合,夏侯霸越战越勇,卖个破绽,一刀斩卑衍于马下。主将一死,辽兵大乱。公孙渊见了,急鸣金收兵,败人襄平城。
    司马懿挥军团团围住襄平。头一仗,致使公孙渊拒辽水却魏军的中策失败,转入困守襄平的下策,陷入孤立无援,束手待毙的绝境。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