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困兽犹斗终须死 魏师百日奏凯旋-第九章 百日征辽东-司马懿大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史传小说 > 司马懿大传 > 第九章 百日征辽东
五 困兽犹斗终须死 魏师百日奏凯旋

    雨过天睛,魏军攻城;公孙渊遣使求和,司马懿严辞痛斥;公孙渊孤注一掷,首山丧命……
    数日后,果然雨住天晴,横空里出现了一条美丽的彩虹。魏营中一片欢腾,人人摩拳擦掌,只待都督一声令下,便杀向襄平。
    当夜,司马懿步出营帐,仰观天文。忽见一星,其大如斗,拖着雪亮的长尾巴,自襄平城西北上方流于东南,坠于梁水。值夜的将士看了,无不惊骇,不知是何吉凶。司马懿却是一阵狂喜。马上回营召集众将,说:
    “连阴雨终于停了,大战既将开始。现在你们各自回去准备,听我的号令发动攻城。五日之后,落星处必斩公孙渊。”
    说罢,他命夏侯威率本部人马连夜在城北筑土山一座,山成即派八百弓弩手向城中劲射,用马钧制造的抛石机向城上辽兵发石。命牛金率部连夜向城中挖地道,准备炸城。
    命夏侯霸装云梯,立炮架,正面攻城。
    三日后,一切准备停当。司马懿令旗一挥,各路人马一齐行动,土山上飞箭如雨,飞石如蝗,攻城的军士困了一个多月,争着舒展筋骨,齐声呐喊,奋力攻城,如猛虎出山。
    城中辽兵久被围困,粮草不济,已到了宰军马人相食的地步,哪里还有斗志?现在,突然受到魏军的猛烈攻击,伤亡惨重,人人抱怨,军心涣散。那些个曾被魏军放回的军卒鼓动军曹伍长,要割下公孙渊的首级,献城投降。潜入城中的十几个魏兵伙同贾府家人四处撒帖、呐喊,把城中闹得地覆天翻。
    公孙渊又惊又忧,万般无奈之下,令相国王建、御史大夫柳甫出城到魏营求降。
    魏营见城上缝下二人,早有军卒上前擒了,带到中军大帐。
    司马懿端坐帐中,指着王建、柳甫二人说:“你二人可是公孙贼派来求降的?”
    王建、柳甫二人挺胸腆肚,一副来使的派头,说:“正是。我家主公说了,请都督退兵二十里,我君臣自来投降。”
    司马懿久闻这二人老迈无能,眼下见他们死到临头,还出言不逊,勃然大怒道:“呸!身为叛贼,何谈君臣?你们已成砧上之肉,还敢提什么条件?!”喝令武士将二人推出去斩首,将首级交从人捎回,并带给公孙渊檄文一道。
    公孙渊在城中惶惶不安等着王建、柳甫的消息。不一会儿,盼到的却是两颗血淋淋的人头和一道檄文。他颤抖着双手展开檄文,睁大了双眼,想从文字中找到一线光明。却见檄文上写道:
    魏征西大都督、太尉司马公檄下公孙渊:尔乃天子上公,不思图报,背恩谋反,实属不赦。今令建、甫求降退兵,二人老耄,传言失礼,已被吾斩之。如意归降,可自缚来。
    稍有迟延,悉皆诛戳!故檄。
    公孙渊看的大汗淋漓,急召文武计议。众文武望着血淋淋两颗人头,人人战栗,哪个说得出话来?
    公孙渊见状,不禁仰天长叹:“天绝我矣!想不到手下竟是一群无用的奴才。”
    忽然,百官行列中站出一人,朗声道:“主公勿忧,臣愿往。”
    公孙渊看去,原来是侍中卫演。心中大喜,道:“爱卿,事成之后,朕擢升你为御史大夫。”他召卫演近前,吩咐他此去要诚恐而不失威仪,谦恭而不失大度,务必拖延时日,以图东山再起。
    卫演领命来到魏营。司马懿端坐中军大帐,两边威风凛凛站立着夏候霸、夏侯威、牛金、司马昭等大将。
    卫演自帐外膝行时步,趋于帐内,跪拜道:“下官卫演,受主公差遣,叩见太尉。”
    司马懿哼了一声:“讲。”
    卫演:“愿太尉息雷霆之怒,罢虎狼之威。我家主公的意思,为表示归降的诚意,愿送世子公孙修为质当。太尉先解围,而后我君臣自缚来降。”
    司马懿冷笑一声道:“你休在我面前巧言令色。回去传话给公孙渊,问他懂不懂领兵打仗的五项要略?这要略是:
    能战当战,不能战则守,不能守当走,不能走当降,不能降当死。眼下,他不肯自缚而降,只有死路一条。我不需要他的世子为质。送客!”
    卫演脆生生碰了一鼻子灰,灰溜溜回到城中,照实回复了公孙渊。公孙渊见大势已去,黔驴技穷,只得孤注一掷,决定亲率一千精壮人马从南门突围,往东南方向的带方郡逃遁。
    当夜二更,公孙渊命人将城中一切能吃的东西都搜罗来,让一千精兵饱餐了,打开南门,悄悄往东南而去。起初,公孙渊见一路无人,暗自庆幸。到了首山下,猛听的山上一声炮响,鼓角齐鸣,一支盔甲鲜明的队伍拦住了去路,熊熊的火把映照着一位红袍白髯的将军。
    公孙渊定睛一看,唬的魂飞魄散,差点儿从马上跌下来。原来是司马懿来在面前,一左一右站着大将牛金、司马昭,甚是威风。
    司马懿朗声大笑道:“哈……本都督在此等候多时了,还不快快下马自缚?”
    公孙渊哪里敢答?急拨转马头,寻路便逃。早有夏侯霸兵到,左有夏侯威,右有张虎、乐琳。公孙渊一千兵士哪里是对手?有如热锅上的蚂蚁,急惶惶,团团转,找不到出路,只得缴械投降。
    司马懿望着跪在尘埃中瑟瑟发抖的公孙渊父子,鄙夷地迸出几个字:“以卵击石,不自量力。”接着,又是对公孙渊又是对自己部下说,“怎么样?那日我见天星落于此处,说五日后公孙贼必于此处受戳。今夜王申日不是应了吗?”
    众将听了齐呼:“大都督神机妙算!”
    司马懿指斥公孙渊道:“反贼,你今日死,实在是天命呀!来人,将反贼父子斩首!”
    杀了公孙渊,大军直逼襄平城。
    魏先锋大将牛金正在急攻襄平城。他站在土山上,向城中高喊:“城中叛贼听着,反贼公孙渊已被司马大都督斩首,尔等如要活命,快快献城投降,可饶尔等活命,否则,大军荡平城池,尔等俱成韭粉。”
    城中不满公孙渊的将士及百姓即刻响应,开了城门,焚香欢迎。牛金率兵进入城中,在内应的指引下,将公孙渊宗族及死党一伙一一抓获,单等司马懿来到发落。
    司马懿进城,出榜安民。斩杀公孙渊宗族和所有叛将死党。又下令厚葬贾范。伦直,并打开仓库,厚赐其家属。
    安顿了襄平,司马懿又分兵四路,一一平定了辽东、带方、乐浪、玄菟四郡。算算时日,才用了九十六天。司马懿见大功告成,一面差人回京奏报,一面令士卒休整。
    这时,京师传来十万火急诏书,命司马懿火速赶回京师面圣。他刚刚平静的心顿时紧张起来,预感到京师出了大事。他正要向牛金和夏侯兄弟交待一下,诏书又接二连三送到。他见事情紧急,不敢怠慢,连夜向洛阳赶来。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