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何晏敬献“三峰药” 曹爽举荐司马懿-第十章 诈病诛曹爽-司马懿大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史传小说 > 司马懿大传 > 第十章 诈病诛曹爽
一 何晏敬献“三峰药” 曹爽举荐司马懿

    曹爽的智囊团是一伙浮华友;何晏献“三峰药”讨曹爽欢心;曹羡写举荐表,对司马懿明升暗夺权……
    曹芳即位,曹爽为大将军,司马懿仍官居太尉,同辅朝政。二人各统禁兵三千,轮流进宫宿卫,同受乘舆人朝。剑履上殿的殊荣,百官不得直呼其名。
    表面上,他二人同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辅臣,权势相当。但是,朝野上下都清楚,司马懿才高德隆,威仪如日升高,如木参天,才是大魏社稷须臾不可离的栋梁。那曹爽不是傻瓜,他心中岂不明白他靠的是什么?所以,对司马懿以长相待,心怀敬畏,做到朝中大事,每事必问,不敢专行。
    司马懿也胸怀坦荡磊落,尊重曹爽是曹真之后,宗室贵胃,而谦逊礼让。朝中一度相安无事。
    曹爽门下有清客五百人,其中不乏有点名气和背景的人。头一个便数何晏。何晏字平叔,是汉灵帝时那个请董卓进京的大将军何进之孙。其父没什么名气和才干,早亡。其母尹氏因貌美被曹操纳为第九个夫人,他被曹操收为义子,又把女儿金乡公主嫁与他。他不像他那屠户出身的父亲,自幼便聪颖好学,加之在曹府那样良好的环境中生活,有条件读了很多书。他因长得白晰漂亮,又聪慧博学,曹操的几个儿子象曹丕、曹彪、曹林等,便嫉妒他,不喜欢他,有时还合伙欺负他。尤其是曹丕,对他多次以太子服饰打扮,更是恼恨万分,见面不呼他名字,而叫他“假子”。河晏自感卑下,又自命清高,便常常独处。曹操有时带诸子出去,他也是拉在后面,或者干脆不出去,潜心研究学问。在当时崇尚舌辩清谈的文人风气影响下,他竟首开了“玄学”,以清谈玄侃,博得了曹爽的赏识。
    再一个清客是丁谧,字彦靖。他是曹操在渭水渡河时,马超追来,危急之中,那个在渭水南岸放出牛羊,使关西兵回头争抢而救了曹操的丁斐的儿子。丁斐救曹操有功,又是同乡,受到赏识和提拔。丁谧也父荣子贵,被曹爽收于门下。
    第三位叫邓飏,字玄茂。是汉光武帝手下名将邓禹的后代。第四位叫李胜,字公昭。其父历任上党郡、巨鹿郡的太守。第五位毕轨,字昭先。也是出身于官宦之家,其父是典农校尉。
    还有一位人物,姓桓名范,字元则,官拜大司农。此公世为冠族,性格刚烈,颇有资历。
    他自建安未年,人幕丞相府。明帝时,升迁为中领军尚书,后迁征虏将军、东中郎将,持节都督青州、徐州诸军事。
    治所在下邳,属徐州地界。他一到任,便看中一处院落,偏不巧与徐州刺史郑歧发生纠葛。他脾气暴烈,就要杀郑歧,郑歧一个报告打给天子,天子此刻不管自己如何侈华,却正倡导百官清廉自守呢,岂容桓范胆大在为?就把桓范降为究州刺史。充州归冀州管辖,冀州又统属镇北,而镇北将军吕昭,无论才干、业绩、名望,都远不及桓范。桓范性烈,对屈居不如自己的人手下,感到忿懑耻辱。在家中,对妻发牢骚:“哼!我桓某宁可在朝中作个一般的官员,向三公跪拜,也不能在这里忍辱含垢受吕子展的指使。”妻劝他说:“君先前在下邳当东中郎将时,你要杀徐州刺史。大家都说在你手下作官真难。现在你又以屈居人下为耻。看来,当你的上司也很难呀。”桓范正怏怏不乐,想找个人发泄发泄,不料妻不宽慰他,反而抖出自己最恼恨的事来。不禁恼羞成怒,拔出墙上挂着的大刀,用刀背击向妻的腹部。妻已有五个月身孕,怎经得起他的愤愤一击?当下惨叫一声,堕胎而死。桓范毫不悔恨,对上称有病,也不赴翼州拜任。直到曹芳即位,曹爽因同乡,举荐他为大司农,他才高高兴兴出来上任。但曹爽并不喜欢他的倔犟性格和清俭作风,平素很少来往。
    这伙人出身高贵,崇尚清谈,被世人称为“浮华友人文帝和明帝在位时,很瞧不起他们的作为,尤其是有才无德的何晏,只给他做了个品阶极低又无实权的冗官。
    曹睿一死,这些蛰伏在曹爽门下的浮华友,蠢蠢欲动,在曹爽身边多次煽凤,才得以升迁。丁谧由度支郎中升为散骑常侍,何晏为散骑待郎,邓飏由颖川太守升为大将军长史,李胜由洛阳令转河南尹,毕轨由黄门郎转并州刺史。可是,他们并不甘心,还要掌握更大的权力,进入台。阁中。
    他们认为司马懿是个阻力,就天天聚在一起,搅尽脑汁想办法对付司马懿。
    忽一日,邓飏想到自己的先祖邓禹曾因战功显赫,被汉光武帝拜为太傅的故事。太傅是皇上的老师,位在三公九卿之上,但却没有什么实权。如把司马懿推为太傅,不就可以把他架空,让大将军曹爽独揽朝中大权了吗?
    邓飏把想法向何晏、丁谧、李胜、毕轨他们一讲,大家齐声叫好。又叫来曹爽的几个弟弟曹羹、曹训、曹彦,和他们商定轮番在曹爽耳边吹凤。
    今儿个丁谧向曹爽讲:“太尉可不是一般人啊,心有山川之险,胸有城府之深。有大志而得民心。天子年幼,这朝中大权说是同辅朝政,说不定哪天人家就一把抓过去了。”
    明儿个何晏悄悄道:“想当年,先父就说过,司马懿有‘狼顾’之相。还梦见三马同食一槽。槽者,曹也。三马指谁?现在该清楚了,是指司马懿和他的两个儿子呀!”
    后儿个曹羲快快他说:“唉,曹氏天下,岂可委托异姓!”
    一连数日,说得曹爽心里直发毛。不置可否他说:“你们说的这些,我何尝没有想到?只是,司马公功高盖世,又与我同受先帝托孤之命。我怎么能把他怎样呢?”
    何晏和邓飏说道:“明公太良善啦。你身为大将军,手握军政大权,正是施展抱负,鲲鹏展翅,扶摇直上的时候。
    只可惜还有一重牵时,无法专意而行,如不及时采取对策,万一出现不测,便会噬脐莫及了。昔日先公与司马懿同破蜀兵之时,屡受他的气,生生气死。这仇你难道忘啦?”
    要说仇,曹爽怎能忘?又何止这一桩?还有少年时的洛阳校场之辱,和南阳“月旦评”之辱呢。只是……他实在想不出斗司马懿的办法。
    何晏见他心动,忙献媚讨好他说:“大将军,我近日得一养生秘方,极有趣呢,极刺激哪!”
    曹爽明白他说的刺激是什么意思,立刻心里痒痒起来,眯了眼笑问:“是何秘方?又是消魂妞儿吧?”
    “嗨,明公府中多的是,那算什么?比那美妙的多呢。”
    “是么?快,快说。”
    “嗯……”何晏故意扭捏作态,卖关子。
    曹爽最看不惯何晏的娘们气。一个大老爷们,终日唇红颊白,顾影自怜,自作多情,实在令人作呕。便忍不住道:
    好,好,你快说,仲达的事我明日就奏明圣上。”
    何晏这才兴奋又神秘他说:“此事我只能对你一人说。”
    二人来到一边,悄悄咬了会儿耳朵。只见曹爽的面孔由庄重而好奇而淫喜。你道何晏说的是何养生秘方?是“三峰药。”何谓三峰药?
    原来,何晏最喜服药。当时的社会风气是王公贵族幻想发生不老,以服食仙丹妙药为时尚。何晏不知从哪儿搞到一种仙药——五石散,大肆宣扬服五石散发热,可增强体力,延年益寿。何谓五石散?乃是石钟乳、石硫黄、白石英、紫石英、赤石脂五种矿物质配合而成。其实,这五种彩色的石头,不仅不能令人长寿,还会要人性命。但是,在那崇尚名人的时代,曹操的“假子”兼女婿,名震京华的美男子何侍郎说好,世人就趋之若骛,把服五石散视作时麾和富贵的象征。
    京城有一妓女,名大玉儿,倾慕何晏的美貌,想得到他。
    可是,凭她的身份,岂能进得了何府?一次,她从嫖客那几打听到汉丞相张苍的养生秘方,便有了主意。第二日,她精心梳洗打扮,来到何府,说有养生秘方进献。
    门人见是献秘方的,不敢怠慢,急忙跑去向老爷禀报。
    何晏听了,便召她进来。一看,却是个美貌女子,便笑道:
    “小大姐为何骗我?像你这样的‘仙药’我这儿多的是。”大玉儿嫣然一笑,燕语莺声他说:“大老爷府中有倒是有。但小女子不点破,你便是守着宝山不识宝了。而且,每日白自扔掉,岂不可惜?”何晏奇怪地问:“小大姐何故如此说?你献的养生秘方到底是什么?”大玉儿神秘地一笑说:“小女子所献的养生秘方,乃是三峰药。”“三蜂药?蜜蜂,马蜂,老黄蜂?”“咯咯咯咯,小女子说的是女人的乳峰、舌峰和阜峰。”“什么,什么?”何晏立刻觉得是受了辱弄,要不是她是个美貌女子,他会立刻命家丁把她打出府去,大玉儿却嘻嘻笑着说:“这滋阳壮阳的养生三峰药,便是舌峰上的唾液,乳峰上的乳汁,阜峰下的……嘻嘻嘻。”
    何晏一想,这小美人儿说的对呀,阴阳互补嘛。他到底是大学问家,很快就敷衍出一番道理。乳汁的营养就不必说了,女人的唾液嘛,唾液即舌生之水,舌水,乃活字也,分明是养生之水。男人吃女人的口水,该是更有益处啦。至于阜峰下嘛,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养生之益,而且似乎还有些污秽。但是,他的丰富的想像已经把他引人意淫的美妙境界,欲火中烧的他已经忍不住了。漂亮女人的身上哪点儿都能滋补男人。他一把搂住大玉儿,接着嘴就曝着对上去吃她的口水。又扯开她的上衣,吃那两颗红嫩的樱桃。直吃的大玉儿性起,双手捺着何晏的头,捺到自己身下。何晏正莫名其妙时,却见粘白的液体从那令人心旌摇动的阜峰下流出,有如芳草地里涌出的清泉,急忙不顾一切地拱上嘴去贪婪地又吸又舔。直弄得大玉儿快活得浑身颤颤,娇喘吟吟,忽地如虎一般,把何晏推倒在地,自己就压到他身上,一上一下疯狂地动作起来,何晏玩过无数女人,却从来没经受过这天翻地覆的阵式,直觉得如腾云驾雾一般,不住口地直叫:
    “我的小亲亲,我的小亲亲。”
    何晏绘声绘色地把这一切告诉了曹爽,直听的曹爽浑身燥热,阳物耸动,直喊:“我的小亲亲。我也要‘三峰药’。对了,这两日司马仲达偶感风寒,在家中休息。我正好现在就进宫面君。”
    “好,我这就派车去接大玉儿过来。”
    “可是,”曹爽又停住了。“我见了圣上,说些什么呢?总不能也说这‘三峰药’吧。”
    何晏说:“好吧,一切都准备好了。”便向曹羲一招手。
    曹羲过来递上一份奏章。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