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 把酒论天下-江东四杰卷-漫话三国人物-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二 把酒论天下

    江东四杰首先都是战略家,论起天下大势来不比在许昌的郭嘉或者在隆中躬耕垄亩的诸葛亮差。而说到四杰之首,当然是鲁肃鲁子敬。
    历史上的鲁肃虽然是儒将,但是却绝对不是诸葛亮那样只会摇摇羽毛扇子的纯书生,而是身有武功的全才。早年因为他讲武习兵的事情被同宗的老头子们臭骂为:“鲁氏世衰,乃生此狂儿”,这点倒有些象曹阿瞒。后来鲁肃举家迁徙,让老弱先行,自己断后,州郡派兵来追,鲁肃先礼后兵,说道:“你们追上我们回到州郡里也没有什么奖赏,追不上回去也不会受罚,何苦和我们为敌呢?”说毕,“植盾于地”,引弓设盾,箭箭洞穿盾牌,和传说中的养由基能够射穿多重铠甲也差不多了,追兵不想自己的身体和盾牌一样来个透心凉,于是纷纷退走。不过是鲁肃的智商足以使他成名,以至于人们后来都忽略了他的武艺了,就如同孔夫子据说受了能够力举千斤闸父亲的遗传,可以“力能叩关”,但是不以力闻(这还不是孔子的徒弟说的,是有些瞧不起他的庄周说的,应该可信)。后来因为荆州的事情和关羽放对的时候,鲁肃又武勇了一把,单刀赴会,索要荆州。当时关羽的一个手下说:“夫土地者,惟德所在耳(却不知道大耳朵除了无耻还有什么品德),何常之有?”鲁肃厉声呵斥他,关羽挂不住,操刀而起,不过不敢对鲁肃,而是说自己的手下:“此国家事,是人何知?”让他滚下去。所以说应该是鲁大夫单刀会,而不是什么《关大王单刀会》。
    建安五年,鲁肃在周瑜的引荐下见孙权,谈了没有多久就被孙权引入密室,合榻对饮,谈论天下大势。孙权倒很直接,想成就齐桓公和晋文公那样的事业(还不是取而代之,就是当权臣),问鲁肃该怎么办。鲁肃更直接,说道“汉室不可复兴,曹操不可卒除”,让孙权别去招惹曹操,而是先在平定江东的基础上控制荆州,也就是尽占长江天险以后再伺机而动。这番话很务实,毕竟以当时经济不发达和人口相对稀少的江东还很难与足智多谋的曹操为代表的北方集团争霸,占据长江之险,先保证能够割据一方的形势才是孙权所应该解决的问题,也就是兵法上说的先立于不败之地。
    鲁肃的战略眼光是相当敏锐的,一句就点出了长江战略的急所——荆州。另外三杰也看中了荆州,不过周瑜、吕蒙和陆逊对荆州处理态度上是和鲁肃不同的。后者三人更强调对荆州的占有,然后以荆州为基地,西可取巴、蜀,北可威中原。鲁肃之所以没有如后三人那样坚持对荆州的完全收回,与他认为“曹操不可卒除”的根本观点是分不开的。东吴的兵源非常有限是一直到三国后期都没有能够解决的问题,赤壁之战孙权才凑出三万兵马,夷陵之战才凑出五万兵马,诸葛恪招了几万山越人当兵就成了可以大书特书的功劳。而除非实力达到一定程度,否则占有荆州攻守易势,需要耗费大量的兵力防守,反而会使战略上变为被动。在兵力不足的时候,控制比占有要有利得多,以有限的兵力无限拉长战线不但补给会成为问题,更容易被兵力相对多的一方分割;另外收起拳头再打人的蓄势待发,较之那些把手伸到不能再伸的“强弓劲弩之末,不能穿鲁缟”的力道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事实证明了东吴在建安十三年击破黄祖军后也没有能力继续西进;赤壁之战后,曹操把进攻重点放在了合肥、巢湖一线,东吴更陷于被动。相反,曹操赤壁之战失败的一个原因就在于荆州的割据势力形成了东吴的缓冲区。同时荆州的战略位置虽然重要,但是是属于易攻难守的地面,不是有强大的实力作为后盾而成为进攻的基地的话,属于绝对的鸡肋。对于东吴来说,在还没有强大到不需要长江天险就可以和曹操决战之前,一个作为缓冲区的荆州远比占领区的荆州效果要大。老子的“将欲取之,必固予之”,“为而不恃”的道理还是鲁肃吃得透一些。
    周瑜也并非不知道曹操的厉害,在建安七年曹操责令孙权派儿子到许昌当人质的时候,周瑜并没有劝孙权起衅,而是让他等待观望:“若曹操能率义正天下,将军事之未晚也。若图为暴乱,兵犹火也,不戢将自焚,将军韬勇抗威,以待天命,何送质之有?”只是周瑜对于刘备的反复无常颇有些不忿,加上积极进取的性格,对占有荆州更感兴趣。周、鲁二人对于曹操的对抗更多是处于对孙策、孙权的感情使然,理性上都不大觉得虽然可以在具体的战役上击败曹操,但是要彻底消灭曹操是很不现实的事情。两个人更多的是在知不可为而为之。而周瑜后来打算挟刘备以令关张的想法倒是很有创意,比吕蒙的硬上要圆滑。
    行伍出身的吕蒙,在战术上是不成问题的,战略上也有自己的见解。如在孙权询问他可不可以攻打徐州的时候,吕蒙知道可以取得一时的胜利,但是考虑到曹军的骑兵占有很大优势,就是留七八万人防守徐州也不一定够用,是得不偿失的,建议孙权放弃攻打徐州的念头显示出非凡的战略眼光。但是由于是武将出身,对很嚣张的关羽是很不服气的,因此提出“蒙为国家前据襄阳,何忧于操,何赖于羽?”已经有了意气之争的味道了。因此吕蒙在战略上要稍逊鲁肃半筹。
    陆逊从小寄人篱下,深沉方面要远远超过吕蒙,在战略上和鲁肃是不相伯仲的。因此在大败刘备于夷陵之后没有穷追猛打,而是迅速回师,因为他料到了自己战线过长,曹丕随便在长江哪个点上砍上一刀他就回不了家了。
    可惜因为士为知己者死的原因这四个罕见的天才都没有选择投奔曹操,虽然他们知道曹操的胜面很大;也可惜这四个人偏偏遇到了本身就是军事家又极善用人的曹操作为对手,曹操在死后政权平稳移交,没有给巴望着中原大乱的东吴一点机会,虽然陆逊当时还活得不错。历史不容假设。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