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 儒将料强敌-江东四杰卷-漫话三国人物-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三 儒将料强敌

    孙权还在回味着年初消灭黄祖部的胜利的时候,荆州方面传来了刘表的死讯和曹军南下的消息。孙权一则以喜,一则以惧:喜的是大对头刘表死后荆州成了眼前的一块大蛋糕;惧的是大蛋糕后面是大老虎曹操。曹操来江南肯定不会是来游山玩水外加作诗的,孙权感到自己东吴土皇帝的地位有点玄乎。鲁肃不失时机地跑来给孙权支着,意思是培养刘备当荆州的第五纵队,帮东吴架空刘表的儿子,然后一起对付曹操。鲁肃这条计策中想的主要还是策反刘备,因为鲁肃也明白刘备是个有奶便是娘的的家伙。要知道当年公孙瓒和刘备是拜把子的兄弟,而且一直扶植他,陶谦给了刘备四千兵,刘备就投靠了陶谦。后来公孙瓒就死在袁绍手里,刘备从徐州溃败以后最先想到的并非汉室宗亲刘表,而是投靠了杀义兄的仇人袁绍,不是他一双手长有些象长臂猿就和长臂猿一样忘性大,是大耳朵这种东西本来就没有什么良心,只要利益驱动杀妻灭子的事情固然可干,腆颜事仇或者认贼作父未尝不能。刘表这样的老官僚对于刘备这种人是看得很透,知道他来投靠自己是因为袁绍不行了,绝对不是什么弟兄感情。于是就放他到新野和关张一起当看门狗,以咬曹操。因为就反曹操这点刘备是坚决的,一方面是因为刘备妒忌曹操,另外一方面是曹操不会放过这个外君子而内小人的家伙。刘备过得不如意,故可以策反;刘备反曹坚决,故可利用。
    孙权采纳鲁肃的建议并派他出使的速度很快,大耳朵逃跑的速度也很快,可惜曹操的铁甲军更快。鲁肃是没有来得及看到刘备浩浩荡荡十几万的老百姓,看到的是诸葛亮带的几十条丧家犬般的败军。鲁肃虽然不是很市侩,但是面对实力不济的刘备还是有点失望,不过想一想,至少刘备还能够起号召作用,在精神上支持孙权一把,就在安慰之后还表示了收留的意思。刘备自然是感激涕零,满口答应。诸葛亮可能还想玩一下深沉,被鲁肃一把抓住手说自己是他驴脸哥哥诸葛瑾的朋友,言下之意,你是什么东西我很清楚,诸葛亮就只好改口为一定要亲自去东吴和孙权把事情敲定。
    鲁肃带诸葛亮回到东吴后正赶上孙权接到曹操的一封信,信上说:“近者奉辞伐罪,旄麾南指,刘琮束手。今治水军八十万众,方与将军会猎于吴。”意思是要让孙权也学刘琮束手,争取宽大处理,不然,让孙权想想自己有多少兵,是不是八十万人的敌手。可惜孙权不是刘琮,而且还对刘琮颇有些看不起,当然不愿意和刘琮学,但毕竟对八十万众有些害怕,就想让手下的谋士给自己壮壮胆子。而以张昭为首的谋士习惯于政治解决,对曹操开战是不敢的,不过希望通过谈判保证现行一帮人的政治待遇。孙权紧张得要上厕所,鲁肃跟出去,对孙权说,我们都可以投降,反正是给曹操当大臣和给你当大臣待遇没有什么不同,但是你投降了土皇帝是不要想的了,可谓一语道破天机。
    后来诸葛亮见孙权也是一番做人要有骨气的话,说得孙权腰杆挺得格外得直,觉得自己不能够当狗熊。可是想想曹操的八十万,孙权的头还是抬不起来,虽然诸葛亮说什么曹操跑得太快,“行百里必蹶上将军“,但是孙权心想,人家现在不是在荆州歇着吗?诸葛亮说曹操带领的都是北方人,不习惯水战,但是孙权知道新投降的荆州兵可是地道的南方人,而且曹操信中点明了是水军八十万。所以后来虽然孙权剁了桌子角,但还是心虚。因为摔摔打打的行为都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或者无理。
    最后解决孙权思想问题的还是周瑜。周瑜告诉孙权最重要的信息就是曹操根本没有什么八十万众,认为曹操自己的军队“不过十五、六万”,刘表的降兵也不过“七八万耳”,两者相加最多二十几万。而且这些部队是指在荆州地区的全部部队,根据周瑜对曹操一贯战略的研究,以真正能够投放到正面战场的最多三分之一,所以周瑜有精兵三万到五万足以制之的推断。应该说周瑜的推断是完全正确的,原因就在于,东吴强而刘表弱,东吴仓促间也只能凑起一支三万人的精兵,就是说刘表的降兵七万也是夸大的说法。而以曹操的用兵策略,此次征伐在于荆州,开始根本就没有考虑到东吴,不然肯定会分兵在合肥一带作为攻击点;关西的马腾、韩遂等部随时有威胁许昌的可能,加上要防备忠于汉献帝的军事政变,肯定要留下重兵驻守;而曹操一向看不起刘表,认为他“虚名无实”,收拾刘表能够带十万兵已经是看得起他了,所以长阪追击刘备的仅仅有五千骑兵。大胆点推断,曹操带来的北兵很可能就是八万人左右,写信的时候顺手在中间加个十字就是八十万。周瑜还有一点料敌很准,就是“以疲敝之卒将狐疑之众”十个字,曹操自然不会放心新降的荆州兵守故土,一般是采取荆州将官带北方军,北方将领带荆州兵的政策,这样至少在开始的一段时间内部队指挥协调上就会存在一定的问题。而北方兵不善于水战,所以如果是水战只能是战斗力不强的荆州军作为先锋。况且因为年初对黄祖的战斗,荆州军对东吴军是有畏惧心理的。因此东吴战略上利于速战,以打击原荆州军为主要目标。孙权一听原来战役就是收拾手下败将原荆州部队,自然信心百倍,下了打仗的决心。
    刘备在樊口眼巴巴地终于等到了周瑜的水军,腆着脸要跟周瑜套近乎,没有想到周公瑾没给他面子,让他如果乐意就自己来见,不乐意周大都督军务在身,就两免了。刘备只好坐上小船去见周瑜,看着周瑜的人不多,就问带了多少人?周瑜淡然一笑:“三万人。”大耳朵自然失色:“恨少!”周瑜道:“此自足用,豫州但观瑜破之。”刘备看到周瑜英气逼人的样子,知道是劝不了,于是就想找给过他好脸色的鲁肃兜售多多益善论。又让周瑜给一口回绝了:“受命不得妄委署,若欲见子敬,可别过之!”大耳朵很懊恼,估计在肚子里面大骂了几千遍“周瑜狂徒”,并且坚定了周瑜要是战败就伙上关张去东吴抄周瑜家的决心。
    此刻的刘备在周瑜眼里不过是只丧家犬,看门狗还不够格。扬帆远去的周瑜想的是尽快和曹操的水军决战,免得曹操站稳了脚跟就大势不妙。所以在到夏口还没有遇到曹操水军的周瑜没有停留,而是继续行军,终于在赤壁与曹操水军遭遇了。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