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郭奉孝相前献妙计 关云长飞马斩颜良-卷一 千里走单骑-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一 千里走单骑
第四回 郭奉孝相前献妙计 关云长飞马斩颜良
    第四回  郭奉孝相前献妙计  关云长飞马斩颜良
    曹操正在焦急的时候,大营上有二员大将早已作了准备,这便是曹操的左右护卫,一个是张辽,即:张文远,一个是许褚,即:许仲康。所说曹操每逢亲自带兵出战,没点他们二将之名以前,张、许二将绝对不离开大营,就是防止有这样的情况。今朝黄河的这座大营,幸得张、许二将,营墙上早已乱箭齐发,象雨点一般地向营外射去。那前排退下来的都是曹兵曹将,见到营上乱箭射来,就晓得连自己人都不可进得大营。所以向左右分开,避于近郊。
    颜良冲到曹营前,当然,他绝不退让,一心想占领曹操的大营,带领八名副将,在马背上舞动各种武器拨开乱箭。虽然一枝箭都射不到他们身上,但乱箭象倾盆大雨一样,颜良带领众将三军,三进三退,无法攻进营去。
    夕阳已经渐渐西下,颜良心想昨天初次交战,连斩三将。今日二次决战,一仗取胜。时光不早,可以收兵了,待明天再战吧!哪里知道,所谓风头,你只有两次。让颜良收兵回营、摆酒庆功,一面向袁绍再次报捷。
    曹营上见颜良退兵,收住了乱箭。曹操一看,感到自己在用兵上,总算是早有提防,暗自庆幸。因此,带众文官回归大营,升坐大帐。
    这时,营外战将军士归营。曹操表彰了张、许二将的功绩,夏侯惇站在侧旁暗中担心,恐怕曹操追究责任。但是,在这点上曹丞相决不怪罪于战将,认为颜良确实是骁勇善战,若要战胜颜良,定要谋略。在没有决策之前,曹操命令在营墙上,高悬免战牌,暂且牢守大营,闭门不战。
    颜良得报,心中大喜:谁能打得曹操免战牌高高挂,恐怕只有我颜良。一面向冀州报喜,一方面等候曹操除去“免战”。哪里知晓,“免战”一连挂了五、六天,还是高悬于营墙。颜良心痒难抓,带兵去营前讨战。可是曹营之上,仍是乱箭齐发。一连数天冲不破曹营,颜良只得回营等待机。
    莫说你颜良等得心焦,就是曹营战将都感到奇怪。今日在大帐上,有人询问曹操,说:“丞相,你的用兵从来没有连日免战,这样不是扫尽了营中大将的面子,连你丞相脸上也无光彩。即使颜良凶猛,也要设法战胜于他。”
    曹操回答:“若要取胜颜良,老夫看来,定要用计。”所说《三国》这部书。从头至尾,少不了一个“计”字,数十年的战争,各式各样的计,反反复复,大体上要用上数十余次。
    有人问曹操:“请问丞相,可有妙计?”
    曹操:“老夫在此详察。”
    曹操嘴里说,我在研究详察,其实他一对眼睛横扫过来,对文人班中一人观看。此人二十余岁,年纪虽轻,却是曹操手下一名上大夫,姓郭名嘉,字奉孝。所说曹操一生有三个智谋高超的能人,可惜一个都没有好好得到他们的相助。第一个就是第一回所提到的司马懿。因曹操一生疑他,忌他,因此没有得到他的一臂之力。第二个是郭嘉,曹操虽然重用于他,可惜奉孝寿命不长,再隔两年就夭寿身亡。第三个尚未出山,即是徐庶,虽有大才,但他终生不愿助曹。现在郭嘉见丞相对他一看,就从一旁向曹操走来,跑至虎案前对丞相一躬到底。
    郭嘉:“丞相,下官有计在此!未知丞相容纳否?”
    曹操想,郭嘉到底是个聪明能干的人,我只要对他一看,不须唤就走了上来,而且口称有其一计。心想,奉孝之计,定然全美。
    曹操:“请问奉孝,有何良策?”
    郭嘉:“照我看来,要颜良非一人不可!”
    曹操:“老夫未知何人?”
    郭嘉:“云长也!”
    孟德想,这一点么,我心中早已有数,只是我不能使他立功。因此回答说:“老夫早已明白,能战颜良,唯有云长。但你可知道,若然被他军前立功,今后万一他走,老夫何能留他?”
    郭嘉:“丞相放心,对于这点下官早已想到,就因为关羽长期不忘旧主刘备,因此,斩颜良非他不可!”
    曹操:“老夫不详奉孝之意!”
    郭嘉:“丞相,袁绍虽同丞相作对,然数年来一直有虚无实;为何此番却风声全无,突然兴师?以我看来,袁绍命颜良来犯,其中定有缘故。”
    曹操想,你说得对!我在接到告急信以后,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一下研究不出来。
    曹操:“有何缘故?”
    郭嘉:“我看是被一人扇出来的。”
    曹操:“何人?”
    郭嘉:“刘备也!”
    曹操听到刘备二字,不觉心中一怔!于是,他脱口而出:“难道刘备没有死么?”
    郭嘉:“我看刘备没有死。只是一时没有消息,至今连云长尚且也没有听说过刘备的生死。但是,刘备善于笼络人心,借着他所谓皇叔之名,确能到处避难。袁绍一向又同丞相不和。因此,我看刘备定然避难于冀州,又见袁绍兵多将广,刘备必然从中挑拨,借袁绍之力,复自己之仇,否则颜良岂会突然进兵,丞相以为是否?”
    曹操感到郭嘉言之有理,因此连连点头,命郭嘉将妙计继续阐明。
    郭嘉:“丞相,我们既知颜良之军,是出于刘备之意,但云长至今不知刘备生死,为此颜良非他不可。要是关将军到此白马坡,斩去了颜良,河北兵将败回冀州,告知袁绍:‘斩颜良者乃是刘备之弟关羽也。’袁绍岂不要怀恨于刘备?!伤他上将,恼怒之下,定将刘备杀死。只要刘备死讯传到皇城许昌,关羽闻知,定要同刘备复仇,必服丞相,要你丞相出兵代兄报仇。要是张飞不死,闻得其事,亦然赶奔到此归顺丞相。丞相,你看此计然否?”请看:这个奉孝,可象是个短寿命否?!
    曹操听完放声大笑。心想,郭嘉之计,万一成功,好处不是一件。第一,斩勇猛将颜良。第二,解白马坡之围。第三,杀去刘备。第四,除去枭雄。第五,刘备是我的内患,从此无忧。第六,得到关、张二将。第七,剿灭袁绍。第八,踏平河北。第九,得到河北兵马粮饷。第十,到那时候,我可称雄兵百万,战将千员。此计真可谓十全十美也!曹操对郭嘉翘起个大拇指头:“奉孝。此计果是良策。请退下了!”
    曹操马上修书,但是信中内容很简单,只说我与云长兄好久未见,实为思念,请你接信后,立即来黄河营中赴宴,切莫推辞,老夫在此专候。然而军情之事,特别是同颜良作战之事,却一字不提。写好信封,信封上:“皇城关将军收纳”,左面“黄河大营操”。命一心腹手下,立即赶往许昌送信,丞相慎重地吩咐他:“在关将军面前,千万不要说出同颜良交战大败之情。要是泄漏一点,定然将你问斩。”
    手下问丞相:“要是将军问起此事,如何回答?”
    曹操略一思索,命令手下人:“要是问起,你只说胜败不分。意思是小的接触,有胜有败,将军必然相信。”
    他万万料不到,我短短几天会败到如此地步!手下遵命,拿了书信,渡过黄河,泼马向皇城飞去。
    这里曹操马上布置。第一,命许褚、夏侯惇两人,待到云长来此大营同我畅饮之时,我用言语相激,万一云长有过火的语言,你们在旁可以冷言冷语对他进行挑剔。好在云长知道你们一向所谓心直口快,呆头呆脑,决不怀疑。第二,命手下心腹,云长一到,就将营墙上高悬的免战牌除去,颜良不见免战牌定会来讨战,这样就能使云长出马。第三,等到颜良在营外讨战时,命手下人连报三次。现在曹操一切布置定妥。
    再说许昌将军府内的云长,自从曹操出兵之后,确实感到寂寞。因为被他小宴大宴,倒弄成了习惯。尤其得不到大哥的讯息,更是千头万绪,日思夜想。现在正坐在厅堂之上,想曹操你去至黄河,抵挡颜良,不知胜败如何?至今为何音讯全无?
    外面门公报道:“丞相有信。”真是说着曹操,曹操就到。
    关将军立即传话:“命他来见。”
    送信人到里面见过将军,将丞相书信呈上。云长拆开书信,从头至尾看完,信上只是请我营中赴会,军情一字不提。想想曹操你的笔头太懒了,多写几句也不妨,难道与颜良至今未战?想来是不会的!好得送信的是从黄河到来,定知一二,问他一声,岂非一样?
    关羽:“关某问你:黄河沙场胜败如何?”
    送信人心想,不出丞相所料!果然你要动问,讲出来吃败仗要杀头的。因此,按照曹操嘱咐回答将军。
    手下人:“禀将军,黄河沙场胜败不分。”
    关羽:“嗯……。”
    所说关将军是个老实人,信以为真,短短几天,小胜小败,不足为奇。这是军家常事。心想,我本来感到寂寞,一准让我黄河营中赴会,倒不是我贪吃酒,主要我这个人在皇城之中,恰似笼中之鸟,外面消息一点也不通,赴宴为名,能不能乘机打听一下皇叔的消息。因此命送信手下:“关某即日就到!”
    送信人回去复命。云长拿书信进中门,来见二位嫂嫂。何谓中门?因当时第一天到这里,曹操虽然为我早巳准备好一幢大宅院,但是来不及内、外隔开。其实是当时曹操设下的圈套,希望云长日期一长,叔嫂不分。万一你云长失足,今生难见刘备之面。这样,关云长这身体只可买在我这里。所说云长处处设防,特别在这些方面更加注意。因此当夜只请二位皇嫂内室安寝。他自已带头,命马夫华吉、二十名家将,一个都不能睡,齐集在大厅之上,灯烛辉煌,云长独坐中间,面前半桌上红蜡高烧,揭开《春秋》一书,一夜看到天明。后来人称赞他谓“秉烛达旦”。到来朝,请人来将一幢房廊分为内外二进,叫一幢分二院,中门上用看门人。老妈妈日夜看守,任何人不得私闯内院。云长每逢早晨进中门,见二嫂请安。这是关将军的大礼也!所以,现在进中门来见二位皇嫂。说明曹操来信,命我营中赴会,要二位嫂嫂身体保重。
    二位皇嫂回答云长,二叔一路当心。不过去营中赴会,要打听一下皇叔的消息。云长遵命,退了出来。一看时间尚早,就命华吉带马扛刀。
    所说这匹赤兔龙驹,同去年赠马之时大不相同,被华吉精心饲养,膘水顿长,毛片格外血红,銮铃嚼环,驶缰鞍彼,尽行齐备。
    云长出将军府,上赤兔,提龙刀。但是此番云长并不知道会去打仗。要是准备出战的话,必然将自己的大纛旗带去。就因为没有带去,颜良就死在这点上。那为什么要拿龙刀呢?在乱世年间刀要防身,马要代步。家将不带,只带一名马夫华吉。主仆二人,离皇城过五关。
    曹操早已命令五关上,凡是关将军到,都要接送,路上并无耽搁。到过黄河,来到丞相后营。
    手下人要紧禀报曹操说:“丞相,云长已到。”
    曹操带文武出接,见云长早已下马,立在营前。孟德对关将军一看,心里想,我这次全靠你赶来解围。但是神色上依然如旧,踏步上前:“关将军驾到,老夫尚未远接,望不见怪,有礼了!”
    关羽:“丞相,哪里话来,关某还礼!”
    曹操:“将军请!”
    关羽:“丞相请了!”
    曹操:“挽手同行!”
    关羽:“倒可使得!”
    云长说罢,伸手过去,曹操抓住关将军之手,旋转身来并肩而行。文武上前见过将军,云长略欠身子,把手一招。文武在前,曹操云长在后,心腹手下跟随直到大帐。文武两旁站立,中间早已摆上一筵席。两人手一松,分宾主上下坐定,手下敬酒。
    曹操:“将军,别来无恙。”
    关羽:“丞相你好?”
    曹操微笑一声,“将军之福,倒也好!”曹操想,我嘴里说好,实在大大的不好!便说道:“将军请用酒!”
    关羽:“丞相请了!”
    大帐上正在你一杯、我一盏。曹操的心腹手下,按丞相嘱咐办事,要紧奔上营墙,拿去免战牌。
    所说颜良常命小兵出营,探听曹营虚实。现在发现曹营上除去“免战”,要紧向颜良禀报。颜良闻听,心里想:曹操你这老贼,为何今日除去免战牌?难道你请到了什么名将,敢来会我颜良?不管是哪一个,要是能战胜我颜良,恐你曹营上并无此将。好久未战,颜良求战心切如火,立即点兵二万,带八名副将。出大营来到沙场。旗门设立,单刀匹马靠近曹操营前。
    曹营上看得清楚。曹兵想,不出丞相所料,只要免战牌除去,颜良果来。所以,心腹手下开始报第一次。奔向大帐。
    小兵:“报丞相,颜良营前讨战。”
    曹操心中明白,但是若无其事地回答手下:“退下了!”
    云长在旁一听,感到奇怪。对曹操看看,敌人讨战,这是大事,你一不命人抵抗,二不令人提防。将军要想动问曹操,再一想,我刚才到此,何必多管闲事。哪里知晓今天就是要你问,要你管。曹操见云长不动声色,对外一看,手下立即二次报进。
    小兵:“报丞相,颜良讨战,请丞相定夺!”
    曹操:“老夫明白了。颜良讨战,由他便了!”
    关将军听得暗暗好笑,这样紧要的军事,怎说由他便了。通常说,由他便了就是随便他。这种事岂能随便!万一颜良冲进大营怎么办?到这时,关将军忍不住气,准备开口问曹操。不料,第三报又来了。连珠三报,就把颜良这条性命报掉。
    小兵:“报丞相,颜良还在营前讨战!”
    曹操:“狗头,老夫早已明白,你可知道关将军在此畅饮。为何多报!再要啰苏,要作违令而论!”
    小兵:“是,小的该死!”对曹操看看,心里想老贼,是你叫我报的。
    所说这就叫“串戏”。只要曹操这几句,关将军已停止吃酒。想你曹赏罚不明,有事不报,无事乱报,这才是违令有罪。现在正当的军情来报,你岂能说他违令,更不好听的是一句什么我在这里吃酒,就可一切不管了。万一大营被颜良冲垮,我是担当不起。被人说来,丞相是为了陪同关云长赴宴,连军情大事都误了,那还当了得!再对两旁众将看看,也没有一个讨令出战,都站在旁侧,听而不问,视而不见。回头对曹操仔细一看,你一向做事从不含糊,为何今日如此大意。再一想,你在信上没有提起作战一事,是不是你已经败给颜良,不敢出战,推托陪同畅饮,躲在营中将责任推向与我?我倒一定要问个明白。因此将手中酒杯放在桌面上,对曹操起手一拱:“请问丞相,与颜良交兵以来胜败如何?”
    曹操听云长问起军情。有意识地装作吞吞吐吐,难以启口的样子。
    曹操:“问起与颜良交战么?这个……呃呃!那个……哑哑!不分胜败。”
    关将军一看曹操讲话如此的为难,知道大高而不妙,所以紧紧追问一句:“常言说道:胜不足喜,败不足忧。胜败乃是兵家常事。望丞相要从实地讲来!”
    曹操听云长这么一说,装得好象无可奈何的样子,一声长叹:“啊——将军哪里知道,自到此黄河以来,初战连伤三将,二次出战一仗大败,因此高悬免战牌直至今天。现在只得由他便了。”
    云长心想,败到如此地步,还要说胜败难分硬要面子。事实上见颜良怕到连营都不敢出去。但再想,你可以多命几员大将出战,为何不发一兵一将?
    关羽:“丞相,何不命上将出马?”
    曹操一听更是长叹不绝,“唉……将军你要明白,颜良本领高强,武艺超群,刀法精通,战法奥妙,乃是天下第一名刀。要是命战将出马,嘿……一个个都要在他刀下而亡!”
    旁边所有战将听见,心想,你这老贼,就是这点不好!说得我们都象纸头人一样。
    特别云长听完这番话,实是心中不服,认为你曹操言之过份。你要知道我关某也是名刀。你说颜良是天下第一名刀,那我姓关的最多第二,一个不巧,连第二都排不上去,你的话太气人了!
    曹操所说的目的就是要气气你!
    云长此时,再好的酒肴也吃不下去了。心想我倒要去看看颜良,到底何等威风,何等逞强?云长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对曹操说:“关某要上得将台,观看颜良有何等的气概?!”
    曹操:“嗳!将军,请不动怒,你我只管饮酒,颜良由他便了!”曹操想,只一句话,云长就被我激上了。只要到了将台上,再添上几句,不怕你不上战场。明知关将军生平心如烈火,说了去看,定要去看的。却是有意做得来解劝一般。曹操的做功确实不错。
    哪知云长心急如火,即对曹操:“丞相,饮酒乃是区区小事,请丞相以军情为重!”
    曹操:“将军定要上将台观看末,老夫来奉陪。”他明明要想关云长帮忙,却做得象别人的事一样,说一声:“将军请!”
    这时候,手下人带路,文武跟随云长、曹丞相出大帐,一齐上了将台。文武分在两旁,云长与曹操并肩立在中间,从高望远,看到营前战场清清爽爽。曹操也假装对战场看了一下,回头对云长说:“将军,你看这班河北三军,个个身强力壮,能征惯战,嘿!将军你看如何啊?”
    关将军一生最恨是长他人志气。本来心中就有气,给你这么一说,倒要看他一看。立在将台上,左手撩长须,用凤眼对战场旗门河北三军仔细一看,的确不错,个个精壮。但是,这时候云长心中有了气,即使再好的军队,在他嘴里也不会赞一声“好”,相反感到曹操有点大惊小怪。心想,这种军队我看得多了,所以回答曹孟德:“丞相,关某观看,河北三军好似泥鸡土犬。”
    好比无锡买来的泥菩萨一样,只可让小孩子去玩耍而已!曹操一听,知道云长说这一句话,他的火已到了七成。心想:一定要激到你十二成,必然上阵出战。一面嘴里在和调:“是啊!关将军说得有理,确象泥鸡土犬也!”
    曹操继续对敌人旗门一指,问关将军:“将军,老夫看来,河北将个个骁勇,美髯公你看如何?”
    关将军心想,曹操这个人到现在还没有听出来。我与你是不同的看法,你却先赞兵,后赞将。云长的火又增添了二成。心想,你越是说得好,我越要贬低对方,故而回答曹操:“丞相,以关某看来,河北众将犹如金弓玉箭。”
    听来说得好听!虽然金弓值一定的代价,却不能起作用的,白玉的箭是射不死人的。意思是这般众将全是装饰品,只可看不可用的。曹操听此言,知云长更为怒了。但一下子还抓不住他的错处,因为火还没有直冒,只要再激上一激,肯定达到预想之目的,所按云长所说之言,说道:“是啊,将军说得有理。这辈众将,确是金弓玉箭一般,说得有理。”
    丞相再对下面望望,装得十分紧张的样子说:“将军,你看!在我大营前不远,金盔、金甲,手执金刀,胯下黄骠马,这便是颜良。老夫两次大败,被他伤将数员,他的刀法确是无敌,战法实是精通,老夫营中谁也非他对手,将军你看如何?”
    被你先赞兵,后赞将,再赞颜良,云长心中似火上加油,已烧到十二成。真是火冒三丈!关将军想,我上将台目的。就要看一看颜良到底气概到何等地步。这时,云长被曹操激讲到蛾蚕眉竖,丹凤眼弹,长须飘动,连头上戴的那顶青扎巾上的红缨,也在微微抖动。他身体向前跨上一步,双手撩须,对下面沙场中的颜良看看。所说一个人气过头,说话必然过份,他提高喉咙对着曹操说:“丞相,关某看颜良似‘插标卖首’。”
    有的说,不是插标卖首,说颜良乃是亡命之徒。事实这样讲不符合当时云长的心理。因为亡命之徒的意思是在拼命,不要同他去噜苏了。倘然这样说,好象关云长害怕颜良。现在说插标卖首的意思,也就是说颜良插草标,在卖自己的脑袋,敢在我关某面前逞强。这句话,说得确是有些过份。曹操一听,云长这句话,被我抓住了话柄,这一机会,千万不能放过。一面顺着关将军,嘴里说:“插标卖首,说得有理!呃!……”
    一面对许褚、夏侯惇两位将军在咳冷嗽,眨眼睛,甩袍袖,意思是赶快扳错头。许褚、夏侯惇想,我们两人,从下面跟到上面,总算机会来了。现在看到丞相对我等暗示,许褚第一个开口,装得不真不假地:“呔!不要说插标卖首,这是夸张大口。”
    夏侯惇也开了口:“我夏侯惇乃八虎上将,尚且没有几个照面,就败了回来。说得到,办得到才是大丈夫也。”
    许褚也继续接上去说:“你讲得一点也不错!我痴虎大将,尚且吓得不敢出去。只说不做,是个懒小人!”
    这两个家伙一搭一档,一吹一唱。冷言冷语,说个不停。曹操一听,暗暗赞成。但是,深怕关云长听出来我们在串戏,所以对他两人三角眼一弹,高声喝住:“嘟!你们两个匹夫,擅敢胡言乱语,再要在此多说多话,莫怪老夫治罪。”回转头来打云长招呼:“关将军千万不能见气。”
    一面打招呼,一面还对许褚、夏侯惇两人连连甩袖子,意思你们要再加上几句。这标准是又做师娘又做鬼。
    两将继续说话不三不四。关云长起初听到他们两人的说话,确实心中见气,但退一步想,不能怪他们,大丈夫确是要说到办到。只说不做,人家是不服的。再说两旁文武很多,他们不开口,不等于没有同样的看法。我关羽一向听不进冷言冷语,我想你颜良,难道比虎牢关的华雄还强吗?今天不取你颜良的首级,莫说收不回这句插标卖首的说话,今后则留下话柄,被人说关某只会说空话。心里再一想,任何事情,很难预料,我是来黄河赴酒宴,完全没有想到会临阵出马。事情已发展到如此,无可回避。云长拿定主见,一声吩咐:“华吉,与关某带马扛刀!”
    曹操听到带马扛刀这四宇,就明白关云长事到如今,忍不住气了!带马扛刀,分明是出营与颜良交战。看他已考虑再三,想必出战定有把握,因此心中暗喜,云长已中我计。但是为了解除他的疑虑,所说曹操做功一向很好,装得不懂的样子,向着将军:“请问关将军,带马扛刀,干些什么?”
    事到如今,只有这个老贼问得出。总归是打仗,岂非是废话!
    关羽:“关某出营,会战颜良!”
    曹操:“哎!由他便了。下将台还是用酒去吧!”
    关羽:“丞相请勿拦阻,待关某取胜回来,共饮贺功喜酒。”
    曹操:“将军难道为这两个匹夫之言,心中见怪?”
    关羽:“非也!乃补报龙驾!”意思我耽搁在皇城之中,理当对万岁有所补报。事实上,倒并非是为这两个人冷言冷语,主要是受你曹操之情,早已说过要立功补报。今日机会岂能错过!我这是为了大哥。但是,口头绝不能这样说,只能推托在万岁身上。
    曹操为了使关云长能为他更卖力气,对关将军加倍奉承,做得象煞有介事地对着许褚、夏侯惇一声长叹,“嗨——匹夫!”
    许褚、夏侯惇想吃你的饭,实在不容易的。帮了你的忙,还要匹夫长、匹夫短!
    曹操:“你们看,关将军要出马了!”
    两人想,要他出去也犯难,你发什么急?
    曹操:“老夫要罚你们!”对他们眼睛眨眨,意思是捧捧云长的场,懂吗?两将当然明白,许褚先问:“请问丞相。罚许褚什么?”
    曹操:“老夫罚你仲康,在关将军出马之前,命尔在旗门之下击鼓助战。”
    许褚想,我是痴虎大将,叫我敲鼓,倒尽了锐气,帮了半天的忙,好处没有,弄到个敲鼓。不敢违抗,心想,只有让我敲断几柄鼓柱,敲破几面军鼓来出出气。真正叫鼓足之气!答应一声,立即下将台,准备去敲鼓。
    曹操:“夏侯!”
    夏侯惇:“在。”
    曹操:“老夫要罚你!”
    夏侯惇:“罚小侄什么?”
    曹操:“老夫罚你么?呃……喔……老夫想着了,罚你夏侯在关将军出马之前,点炮!”
    夏侯听完,气得一只眼睛弹出来,心里想只有你阿叔想得出来,叫我放这个老掉?对关羽看看,红面孔害人,我是个八虎上将,放炮是小兵的事情,别的办法没有,今朝只有拿这声炮,放得特别响,将你关云长的马魂也吓掉。同样答应一声,下将台,准备去放炮。
    曹操再对张辽一看,叫一声:“文远,老夫也要罚你。”
    张辽对丞相看看,心里头想,我立在旁边,屁都没有放一个,为啥要罚我?
    曹操对他看看,你是个聪明人,连这点都不懂。为了云长更好地战胜颜良,为他打气。所说张辽同云长是好友,什么事都肯做。
    张辽:“那请问丞相,罚小将什么?”
    曹操:“罚你文远同关将军带马!”
    张辽想今日都改行了,大将变马夫,应一声“是!”下将台,准备去带马。
    曹操:“公明!”
    徐晃:“丞相,徐晃在!”
    曹操:“老夫也罚你!”
    今朝象分家当一样,大家一人一份。徐晃想,不知罚我点啥?不过,晓得不会有好差使的。
    徐晃:“罚我什么?”
    曹操:“罚你公明与关将军扛刀!”
    徐晃想,真正“好”差使,算我倒楣!亦然下将台,去准备龙刀。给丞相这样一来,今天的华吉倒很省力,反而一点没有事了,就等待跟主人一起上战场了。
    最后,曹操对关将军郑重地说:“将军,老夫在旗门为将军来舞动旗幡。”
    三国中大将出战,只有云长在这次白马坡出战场面最大了。你看,痴虎将击鼓,八虎将点炮,二虎将带马,无敌将扛刀,一品当朝的丞相为他舞旗,可算威风的了!但看来是威风,其实,曹操还另有用意,想颜良毕竟河北名将,万一关云长战不胜颜良,他想到这样大的场面,有何面目回营?他的性格必然拔剑自刎。这样即使刘备不死,也断去了他一条臂膀。所以今日里只能取胜,不能失败,这是曹操今天这样对云长的主要原因。所说称曹操是个奸雄,奸就奸在这种地方。而且他比郭嘉之计,更进一步地毒辣。
    曹操传令结束,与关将军说:“将军,你且准备,老夫先去营前等候将军出马。”说罢,便带文武下将台。
    这时颜良在战场等待已久,正在心焦的时候,见曹操营中排列出旗门,约有二万人马。不知哪个出马?只见一面大旗飘出,上面是曹营“相前右护卫,痴虎上将”斗大一个“许”字。一看便知是许褚。颜良想,许褚是曹营中最勇猛之将,难道他与我交战吗?一看勿象,见许褚到旗门前,丢刀下马,走到一面军鼓前,有小兵送上二柄鼓柱,许褚拿到在手,左右分开,准备敲鼓。当然时候不到。照理要出战的上将,上阵之后才击鼓助战,现在所谓摆好一个击鼓的架子。颜良一见,心中一怔!怎么?曹营中最勇的上将,只有击鼓的资格,那今天究竟是哪个出战呢?颜良还在琢磨之间,又见一面大旗,在旗门高飘。旗上写着曹营八虎上将“夏侯”二字。颜良想,夏侯惇是我刀上的败将,难道他今日再敢出马?不料见他丢枪下马,走到一门号炮后面,有小兵送上一个火把,夏侯手中一拿,准备放炮。颜良心中又是一怔!想夏侯毕竟是名将,有他来放炮倒觉奇怪。忽见曹操带领文武,一齐到了旗门,两旁分开,中间让出约有五马并行的通道。营门大开,好象等候出战的上将。颜良正在看时,见曹操点马来到他自已的大纛旗旁,上面写着“大汉丞相”、“理内外事”,约有圆台面大小一个曲日“曹”。这是一面全军的大纛旗。曹操起两手在旗杆上抓住,摆出舞旗的架子。当然,这样大的旗帜,不要说一个人,几个人都舞它不动。事实上不需要丞相来舞,是由负责的几个小兵,用绳子牵动上面的旗帜。曹操这样的姿势。拿他的身份来讲,营中至高无上,出战的大将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不一会他退还原地。
    这时的颜良,真所谓莫名其妙了。一品当朝的丞相为此人舞旗。曹操,你在这几天,到底请来了天下哪一个名将?一时难以猜测。因此,一眼不眨盯住曹操旗门。
    再说关将军从将台上下来,心中打算,今日只能取胜,不能失败。想到一将击鼓,一将点炮,一将带马,一将扛刀,曹操舞旗,我上战场。万一失利,威风扫地。那怎么办?最后决定同颜良决不多战,要是不能立胜,只有用杀手“拖刀”。
    云长对自已周身一看,此番我来时,没有想到出战,因此甲都没有穿上,再一想我除了在虎牢关斩华雄时穿过一次甲,以往上阵经常穿袍的。所说关云长在三国中谓一绝,就是说,身为大将一世,只穿过三次甲。第二次穿甲要到今后战长沙,要与老将黄忠交战,为了防止他的暗箭,所以穿甲。在水淹七军时关云长一生最后的一战,在北伐渡黄河之时第三次穿甲。今天甲也就算了。所说颜良死有很多原因,云长没有穿甲,也是主要原因之一。正在那时候,张文远将赤兔马带了过来。
    张辽:“云长兄,请上马!”
    关将军看见老朋友带马深感歉意,要紧打招呼:“文远,有劳你了!”
    张辽:“自己弟兄,何必客套!”
    张辽见云长踮踏蹬,上马背。张辽自己上马提刀出营,在武将班中扣住马匹。曹操见到张辽,就知道云长已经上了马。
    在这时,徐晃到关将军马前,将双手捧的龙刀送了上去:“云长兄,龙刀在此!”
    关将军想,只有曹操弄得出,叫我两个好友,一个带马,一个扛刀,使我真不好意思。他万万料不到,曹操其中还有害你的毒计!
    关羽:“公明,辛苦了!”
    徐晃:“理所当然,请勿客套!”
    云长说罢,在徐晃手中接过八十三斤的龙刀。
    徐晃方始自己上马提斧,来到旗门对曹操看看,意思是关将军马上就要出战了!
    早已说过,从旗门直到营内,中间让出一条宽阔马路,众人回头向营内望去。许褚准备击鼓,夏侯惇点着火把准备放炮。只听到里面一声马嘶,銮铃叮当,马蹄答答。所说今天的关将军与往常的出战不同,正是全神贯注。就说这匹赤兔龙马也在想,今天我背上的新主人,乘骑了我还是第一次出战,我也要显一点本领给他看看。现在感到主人驰缰溜动,它就泼开四蹄,长嘶一声,象猛虎似地窜了出去。华吉在后,紧紧跟上。等到营前的众人,听到声音,还未看清,关将军连人带马已经到了战场。这真是快得象飞驰一般。所以称谓“飞马斩颜良”。
    放炮的夏侯惇由于他瞎掉一只左眼,恰恰云长在他左边飞马出去,等他一只右眼看见,立即点炮。炮声一响,曹操对他一看,想夏侯惇你连放炮都不会,照理先要号炮一响,方可战马出场,现在马已到战场,你的炮刚才放响,真正是放的“马后炮”!
    哪知晓,颜良就是死在你这声马后炮上。
    夏侯惇叹了口气,上马提枪观看。还是夏侯惇能看到颜良如何被云长刀劈,许褚就看不见了。因为他听见炮响,就立即击鼓助战,不料鼓声没有几下。颜良的首级,已经提在关将军的手中。如何斩去颜良,许褚没有看到。
    再说颜良听到炮响,只见一人一马已到了马前,感到奇怪。习惯听到炮响,战将刚才出马,今天为什么快到如此地步?你哪里知晓是马后炮也!见到马上之人,一不带盔,二不穿甲,侧坐马背,象一个文人的打扮模样,好象手中一无家伙。难道颜良是瞎子么?不!要知道关将军的春秋刀,就这样出马的架子。因为刀法各有,出手不同,象拳术一样,关家春秋刀是侧坐马背,倒拖青龙,整个大刀拖在后面,在前面只露出一段短短的刀钻,而且在风中被云长的绿袍袖口盖没,一望过去好象马上之人,手执驰缰。因此颜良少有提防,认为来人大概与我马前搭话,所以他左手执刀,右手撩须,在仔细看来人的面貌。可是关将军面部带侧,颜良只见到他一半红脸,而且关将军每逢出战,总是把长须套入须囊,塞进了绿袍。所说今天的颜良,丧失警惕的原因:第一,旗门口没有见到云长旗幡。第二,看他文人打扮。特别见到红脸,立即想到刘备托我带来一信,要我交付与关云长。现在见到来人,要是关羽我理当将书信先交付与他,然后再交战,无奈一时看不清楚。要知道在这一刹那的时间,绝不允许你颜良来考虑。这时的关将军用凤眼横斜看过去,感到奇怪。
    颜良为何不叫我扣马留名?只是对我仔细察看,云长万万料不到,在他身上有着你大哥的书信,要是知道关羽绝不会将他断头。但是云长也准备扣马,所说龙马顺势,一鼓足气,哪里扣得住,心想,既然到了颜良马前,龙马也不愿站定,两将交锋,还有什么客套!?
    关将军乘势回过头去,云长整个面貌被颜良看得清清楚楚,见他两条蚕眉,一对凤眼,脸有七痣,长须套入须囊,果真是刘备之弟关云长。心想,快些让我来叫住他。因此,准备对关将军说:“刘备有信。”要是这四个字讲出来,颜良又可不死。要知道,关将军的刀法实在迅速,待等到你看清他的面目,他连龙刀一起来了。只见云长起双手将龙刀钻子向颜良面部溯去,象猫儿洗脸一样,在他面前一辗,这是个虚拟动作。这一刀名谓“出马刀”。
    “考叔挟车子都忌”。这一刀,说的是列国年间,郑庄公手下大将颖考叔。有一次在出兵之时,他一个人推动一辆载着大旗的军车,在校场绕了数圈,却被个懒小人,名叫子都所妒忌。结果在一次作战中,考叔被子都袖箭伤性命。颜良想你这个红面孔蛮不讲理,话未讲已经动手。早已说颜良单手执刀,象打拳一样袒胸露腹,门户大开,要想收转金刀招架,哪里来得及!颜良口中只喊出一个“刘……”字,“备有信”三字还在咽喉之中,云长已把刀钻向左面一收,就提起后面的龙刀,向颜良的右面颈项之中,反手砍去。
    这一刀名谓“起手刀”,效学开弓养由基。这一刀的姿势,象列国中神箭手养由基开弓的姿势,劈中了颜良的颈项,由于用力过猛,将他的左臂一起砍了下来,砍去颜良一臂一颈,鲜血直冒。金刀落地,尸体落于云长马前,关将军勒住驰缰,收转龙刀,见刀口上鲜红的血,滴……挂了下来。马后华吉一个箭步窜了上去,抽出背上的钢刀,割下颜良的首级,送到关将军马前。
    华吉:“主人,颜良的脑袋在!”说罢,将头呈了上去。
    云长左手执刀,右手接过颜良的脑袋,对他一望,感到奇怪,颜良不象一个名将。为什么在我动手之时,他呆若木鸡似的也不抵挡?其实是为了刘备的一封书信,被你杀一个措手不及。因此,人称他谓“刺颜良于马下”。真正二人交锋,云长要取胜,恐怕没有这么容易。他是河北第一根庭柱。接下来文丑出兵,说也奇怪,云长被他战败。现在关羽回马。关将军哪里知道杀去颜良,好比杀去大哥刘备。
    颜良的旗门前,众将见到颜良被身穿绿袍、手提大刀的一个红脸上将所杀。见他提首级圈马而归,顿时大家吓得目瞪口呆,不知红脸究竟是哪一个?河北三军赶上战场,将颜良的死尸拖了回来,就是缺少了一个脑袋。颜良一死,群龙无首。八名副将指挥三军,起营拔寨,大队兵退冀州。在半路上为颜良买棺盛殓。再说云长回归旗门,营前掌声如雷。
    曹操驰马迎了上来:“将军,真是马不停蹄,白马坡立斩颜良。将军刀法,可称‘绝伦超群’,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名刀。”
    所说曹操很会讲话,刚才说颜良第一名刀,现在说云长才是天下第一,实是可笑。
    关将军见到曹操,心中想,我斩去颜良,解去白马之围,对你所谓之情,今日一仗完全补报了。如今的云长,只知还情曹操,谁知道你大哥的性命危险了!要知下情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