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河北将颜良出兵 白马坡曹操危困-卷一 千里走单骑-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一 千里走单骑
第三回 河北将颜良出兵 白马坡曹操危困
    第三回  河北将颜良出兵  白马坡曹操危困
    张辽方才退出,相府手下急匆匆送来一信。曹操接到手中一看,原来是第五关上送来的一封告急信,所说在许昌外面,在河北方向必经五座关厢,名为:第一东岭关,第二洛阳关,第三汜水关,第四荥阳关,第五滑州关。拿外面说来,滑州关是第一关;从里面讲起,称它为第五关。目前滑州关守将是曹操部下,有名的刀祖宗蔡阳的外甥,曾称“金宝塔”,其名秦琪。秦琪虽然本领高强,听到颜良出兵,未免也有三分胆寒,因为颜良是河北名将四庭柱之一。现在丞相看到信上写明,颜良雄兵十万,屯兵在黄河外白马坡前,威胁滑州关。曹操感到奇怪!心里想,河北袁绍,虽然一向与我曹操对立,时常放出谣言,要来侵犯我曹操。但几年来只听得风声,从无事实。为什么现在一无风声,二无预兆,颜良突然出兵,犯我疆界?孟德一时难测其详。
    莫怪你曹操一时难以分明,其实此番颜良出兵,确实是有人挑起来的。究竟是哪一个呢?就是刘备!刘备他没有死,自从他徐州兵败,弟兄失散,逃至河北,避难于袁绍身旁。所说刘备颇有人和,袁绍收留了他,而且对刘备敬如上宾。有一天,袁绍与刘备正在书院中谈话,刘备想起徐州兵败,弟兄失散,勾起了心事,不觉长叹一声:“啊!可恨哪,可恨!”
    刘备字玄德,是琢州柳桑村人氏(注一),今年四十六岁。他早年丧父,织席扶养老母。母亡后拜卢植为师,学医行医为生,曾经亦传过道,就是到处宣扬忠孝节义的故事。后来遇到关羽、张飞。为了扫除“黄巾”,重兴汉室,三人志同道合,在桃园中义结弟兄。他是汉室宗亲,是当今万岁刘协的同宗叔父,因此天下人都称他为皇叔。自从受万岁衣带血诏以来,欲灭曹操。但是,历年来心有余而力不足,因此连连失败。特别此番徐州败得寸土全无,所以避难于河北冀州袁绍身旁。他站立平地八尺左右,生一个四方脸,两条剑眉,一对龙目,鼻正口方,两耳垂肩,腮下三缕清须。头戴龙冠,身穿龙袍,腰悬玉带,挂上一口龙泉宝剑,足上粉底乌靴。现在袁绍听见刘备长叹一声,口称“可恨哪,可恨!”便问:“玄德公,缘何长叹?”
    袁绍想,自从你到了我这里,经常听见你长嘘短叹。难怪有人说,你这家人家就是被你刘备叹气叹光的!袁绍想,我从来没有问过你,今朝倒要问问明白了。刘备想,讲起来真是一言难尽,既然你问到,说给你听听。
    刘备:“袁侯!”
    因为三国是各路诸侯的军阀战争。袁绍是河北省之主,因此刘备称他袁侯。
    刘备:“你哪里知道刘备受圣天子衣带血诏,常想灭曹,直至今日曹操未灭,反被曹操分兵十二路,犯我徐州,遭到一仗大败,二弟、三弟不知生死如何,家眷也无法去想他了。万民遭灾,天下不安,上不能报答君皇,下为万民忧虑。袁侯!刘备岂不要长叹?!”
    袁绍听完这番话,因为他与曹操也是冤家,所以连连点头。
    袁绍:“足见玄德公忧国忧民,孤家实是钦佩。”
    三国中刘备最能鉴貌辨色、随机应变,感到袁绍虽然独霸河北全省,统带七十万军马,手下名将众多,有四庭柱、一正梁:颜良、文丑、张郃、高览,以及一根正梁名叫韩琼。真是兵精粮足,要是这些势力摆到我刘备手中,曹操早已被我消灭。所说袁绍是个凤貌鸡胆、无用之辈。俗语说,有了家产,无能发展。想到他同曹操亦是向来对头,尤其我今朝这番说话,他听得连连点头,何不趁此机会说得他命上将出兵,借他之力与曹操作战,想定主意,对袁绍欠身拱手:“袁侯,你一向忠心汉室。目前正在春和日暖之际,袁侯何不乘机命上将出兵,屯扎黄河。若能灭曹,天下人谁不佩服袁侯也!”
    所说袁绍不但凤貌鸡胆,而且是耳软心活,大家称他棉花耳朵风车心。被你刘备这么一说,他就立即摆出当年虎牢关前盟主爷的姿态,一声令下:“来!传令升堂!”
    刘备暗暗得意,想我能同样达到灭曹的目的。因此跟随袁绍一起往大堂前来。
    袁侯府前三声炮响,大堂上钟鼓齐鸣。顷刻间聚集河北将士,分立两旁。麒麟门开,刘备从里面走出,在袁绍右面坐定。袁绍中间坐稳,文武见过袁侯,原地站立。
    袁绍:“堂上众位,曹操欺君,天下应伐之。孤家世食汉禄,理当报效。现在正当进兵的良机,孤家欲命上将带兵,去黄河讨伐曹操。”
    两旁文武一听,心里想,很太平的日子,还要打啥仗?!所说袁绍虽然待刘备不错,但有些文武看勿起刘备,认为他吃了败仗,躲到此地河北来,自己没有能力与曹操作战。看来今朝发兵之事,又恐是刘备挑动出来的。可是袁绍一向是独断专行。现在袁绍不管两旁文武同意还是反对,己经拔令在手。眼睛对大将班中一望,嘴里已喊了出来:“颜良听令!”
    从大将班中闪出一位上将,身高八尺有余,年龄将近四十,紫铜色面孔,两条浓眉,一对虎目,狮子大鼻,一张阔口,两耳招风,腮下虎须分在左右,全身金盔金甲,足上虎头战靴。他便是颜良,四庭柱中为第一,善用七十五斤重的金板大刀,曾在虎牢关前扬名一时,因此天下闻名。现在踏上前来,到袁绍虎案前,一躬到底:“袁侯在上,颜良在!”
    袁绍,“孤家付你将令一枝,带领马步十万,为行军大都督。”
    一般说来,就是带兵的主帅,在三国时代,总称为都督。其实,职权是一样的。
    袁绍继续说:“你去带兵屯扎黄河,能拿到曹操的脑袋,回来赏你千金。”
    颜良:“请袁侯耳听捷报!”
    颜良接令下堂,立即去校场调兵齐备,准备明日出兵。袁绍退堂,刘备回到自己公馆,暗中哈哈大笑,给我三言两语,竟然袁绍差名将颜良带兵十万,比我刘备亲自带兵伐曹要好得多。所以,今宵安安地睡了一晚。
    但是,到今朝早上起来,突然想着一件重要的事情。刘备在这几天,听到人家蜚蜚扬扬在传说,说我家二弟云长在曹操军中,不过我不信,因为我们弟兄三人,都是吃曹操之苦。不要说我家二弟熟读《春秋》,即使我家三弟张飞勇而无谋,也绝不会投降曹操。但尽管我刘备不信,常言道:无风不起浪。人心难测。颜良本领虽好,万一要是遇到我家二弟,那也恐怕不是云长的对手。要是颜良被杀,袁绍岂不要与我刘备算帐?因为这次颜良出兵,全是我刘备挑出来的,哪怕袁绍是个无用之辈,在这点上,他岂不怀恨于我?说起来我阿哥叫他出兵,我兄弟斩他之将,他岂肯放过于我?想到这里,刘备不觉急出了一身冷汗。怎么办?急中生智。有了!不管这消息是真还是假,倒不如我来写上书信一封,给我家二弟,托颜良带在身边,请他在战场上,要是见到我家二弟,立即交付云长。这样即使我家二弟要与颜良交战,想必他还能念桃园之义,在龙刀上容情三分,这样可以避免一场杀身的大祸。刘备拿定主张,要紧提笔,草就一信。写罢,耳闻校场炮声响亮,知道颜良已经准备出兵了。刘皇叔要紧提龙袍,拿书信,匆匆出了公馆,上了马背,赶出州城来到校场?但见军马整肃,旗幡招展,颜良早已祭过旗,身披戎装,单手执刀,胯下黄骠,准备出发。皇叔一看,嗬唷,好险!要是慢一步来,已经来不及了。其实你这封信,不给颜良带去,颜良倒可以不死,死就死在你刘备这封信上,真叫“断命信”。刘备要紧丢鞭下马,执书信,跨大步,赶到颜良马前。虽然他皇叔身份,所说刘备一向待人和气,尤其避难于河北,更为谦逊,所以对颜良一躬到底,叫一声:“啊呀!颜都督,备此有礼!”
    颜良根本看不起刘备,认为他无法可想,在此吃白饭。所以礼都不还,相反直呼其名:“刘备,到此何事?”
    刘备:“都督,刘备闻得道路之言,说我家二弟云长.现已在曹操军中,备不知虚实。如今有书信一封在此,望请都督带在身旁,到得黄河沙场,倘然遇见我家二弟,请都督将此书信交付于他。费心,拜托,仰仗!刘备感激!”说罢,连连打躬,将书信呈上。
    颜良一听,刘备要我带封信给关云长,他感到不是一桩大事,尤其一封信,不是一件麻烦的东西,因此他伸出一只右手,弯下腰去,用两个指头将刘备手中书信夹到左手,顺便藏在胸前。回答刘备只有一个字:“好!”说罢,将马一拎,把手一招,礼都不还,传令出发。
    等到刘备抬起头来,颜良连人带马已走去很远了。刘备闷闷一气,心想,我是皇帝的阿叔,即使在金殿上连连鞠躬,想来万岁也要还礼。可是,今天颜良连手都不招一招,真欺人太甚!颜良死就死在这个地方,刘备对你打躬,你好不还礼吗?他今后是个昭烈皇帝。你颜良这点寿,被刘备几个连连不断地打躬,打得干干净净。其实是劝人不要看轻穷人。常言道:“瓦爿也有翻身日,困龙也要上天庭。”让刘备回归公馆。
    再说颜良白天行军,夜里定营,路上迅速赶路,到今朝前军报来,大军已抵黄河。颜良选中地点,名叫白马坡。传命安营扎寨,昼夜炮声隆隆,消息很快传到黄河南面的滑州关上。守将秦琪得到颜良杀到的消息,感到军情吃紧!因此急告曹操。
    现在,丞相接到此信,一下研究不出颜良兵马怎会来得如此之快,立即命人到将军府,请关将军来此,目的要想问问云长,可知颜良出兵的原因。主要询问一下他可曾得到刘备消息。关将军到相府见过曹操,两人坐定。
    曹操:“将军,令兄消息得到么?”
    关羽:“尚无下落!丞相你可听到否?”
    曹操想,不要说我不得讯,即使得着消息也不会同你讲。
    曹操:“老夫也在为将军打听!”——这句是假话。
    关羽:“请问丞相,命关某前来何事?”
    曹操:“河北颜良屯兵白马坡,犯我疆界。书信在此,请将军看来。”说罢,将书信交与云长。
    云长仔细一看,心中感到,立功的机会来了,我若能将颜良人马杀退,解除了白马坡之危,岂不是补报你曹操?万一得到兄讯,说走就走,这就一无牵挂了。所以将书信一放,让我来讨差,要是我不主动开口,曹操是不敢命令我的,因为我早有言在先,不听他的指挥。
    关羽:“丞相放心!有关某带兵前往,去会战颜良。”
    曹操一听,请你来的目的,主要来问问刘备消息,张辽早已与我讲过,绝不能让你立功,我也知道颜良虽勇,恐怕不是你的对手。虽然白马坡危险可解脱,我这样宽待你的一切,也就给你将情还个一干二净了。所以对云长双手乱摇:“将军,老夫岂仰仗,不劳费心!”
    出乎云长意料,老实说,不是为了我大哥,莫说我自己讨差,即使你来登门相请,我关云长也绝不会帮你一分之力。现在,相反被你当面拒绝,倒一时很难落场。云长脸色顿然两样。
    曹操看到此情,知道关将军生气了。曹操想,尽管我不让他立功,但说话不能如此,因而立即向将军打个招呼:“将军请勿见怪,老夫岂敢藐视云长兄,因你乃是金枝玉叶,待老夫先行出兵,若能取胜那是最好,要是不能战胜颜良,到时再来相请你将军。”
    被你这样一说,云长就平心静气。俗语说:“一句说得笑,一句说得跳!”古人称:“一言而兴邦,一言而伤邦。”特别最后一句,曹操说得很妙,妙就妙在最后来请将军。下来果然如此。云长回转将军府。曹操思索一下,先命夏侯惇带领他的三个兄弟:夏侯渊、夏侯德、夏侯尚,带兵三万出五关、过黄河,先同颜良大营对扎。过一回,曹操带领文武领兵七万,来到黄河夏侯营中。弟兄四人等出接,大营扩建,将台高筑。
    再说颜良,自从屯兵白马坡,一直在等候作战的机会。今天营上小兵见到对面曹营上,曹操的大旗高飘,要紧下营墙,来到大帐,禀报颜良。见颜良坐在帐上。
    小兵:“报!大都督。小卒在营墙上见到曹操的旗幡,请大都督定夺!”
    颜良:“这老贼来了!”
    颜良想,等你长久了。既然曹操到,理当立即出战。袁侯说过,拿到曹操之首,可领赏千金。所以一声令下,点兵一万。自己站起身来。全身甲胃整顿,上马提刀,出得大营。带兵来到曹操营前,旗门设立,颜良一马当先,横刀勒马,命令小兵高唤要曹操出马。
    曹营上看得清楚,小兵报知大帐:“报丞相,颜良讨战!”
    曹操想,我不来没有事情,我一到他就来讨战。我在虎牢关曾见过颜良一面,不可轻敌。因此带领文武出大帐,上将台观看。直到将台上,文武立在两旁,以高望下,看到营前清清爽爽。见颜良身先士卒,阳光下金刀闪闪有光,果真威风。
    曹操有个毛病,逢到他赞成的人或事,喜欢放在嘴上,恐怕别人看不出来,而且一好说得百好。同时也不顾两旁人的面子。
    曹操:“列公,老夫早闻颜良威名,今日重见,越发威风了。两旁众将,谁及得上他的气概!真是可笑!”
    旁边大将一听,你曹操就是这点不好,喜欢长他人锐气,灭自己威风。曹操手下这班心腹,都听惯这种说话,倒也并不多心。只是旁边有一将,乃当年吕布马前的副将,名叫侯成,自己本领平常,但眼界很高。因为他看惯吕布到处无敌,认为颜良算得了什么!事实上吕布是勇,但是吕布不等于是你。世界上往往有这种人,拿自己当别人,这就叫自不量力。所以他在一旁便闪到曹操面前说:“丞相,休长他人志气,而灭自己威风。颜良有多大的本领,待小将出马生擒颜良。”
    曹操对他看看,往往说大话的人,干不了大事。说得如何如何,弄得一场无结果,草鞋式,脚穿出。一点不牢靠,这就叫口气比力气大。想到关云长这样好的武艺,只说得一声“会战颜良”。你倒要把颜良“生擒”,真是好大的口气。
    那末,曹操你既知侯成不能取胜颜良,就不要同意他出战了。不!曹操的脾气就是这样,因为你说得如此有把握,我倒要看看你的厉害!即使你不能取胜。那就算你没有出去。万一你被颜良斩去,老实说,象你这样的大将,我身边多得很,死去一个也算不了什么!同时也可以看看颜良,究竟厉害得怎样!曹操一向欢喜打大算盘的,莫怪有人听了书,说他有点“老洋盘”。所以命侯成带兵三千去会战颜良。
    侯成下将台,上马,手执一柄三尖两刃刀。营门开,带三千兵出营,一声炮响,杀奔战场。
    颜良见曹营中冲出一员大将,并不熟悉,立即高喊一声:“来将扣马留名。”
    侯成扣住马匹,回答颜良:“呔!你休在丞相大营前逞强,大将军叫侯成!”
    颜良一听,心想是个无名之将,竟胆敢出战,说一声:“无名之将,前来领死。放马!”
    侯成直冲颜良马前,起手中三尖两刃刀,直劈颜良的马头。颜良很快地圈转马头,双手起金刀的刀钻,用一半之力,对准侯成刀尖上一点,侯成的刀不但向下一沉,连身体向前一伏,连刀也来不及收转,被颜良的金刀拦腰砍中,将侯成尸分两段,连人带刀落下地来。颜良的刀上鲜血淋淋,他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啊哈哈……”心想,此人岂是我的对手。将台上的曹操也看得清楚,心想,我早就知道他,说得再好,命也难保。但是打开了场,曹操岂肯罢休。所以问一声:“哪个出马?”当然吃你的饭,是有人出去的。旁边闪出两将,一个叫宋宪,一个叫魏续。宋宪用刀,魏续用斧头。
    现在两将对曹操说:“丞相,待我等出马!”
    曹操:“需要当心了!”
    两人遵命,下将台上马,一个提刀,一个执斧头出大营,直扑颜良而来。
    颜良一看,去掉一个,又来两个,心中大喜,心想斩去两个再来四个,这样不消几天,曹操营中之将,就可被我斩尽杀绝。所说颜良的胃口不小,他在战场斩将象做生意一样,要想成倍地涨价。当然关云长没有来之前由他逞强,因此颜良大喊一声:“来者贼将,留名送死!”
    宋宪、魏续:“颜良休得猖狂!竟敢前来侵犯我丞相的大营,可知道我宋宪、我魏续来也!”话音刚落,已到颜良面前起刀就砍。
    颜良用刀钻一枭,叫声:“且慢!”宋宪手中的大刀已经抛到马后去了;颜良横转就是一刀,正中宋宪颈项,劈他个身首分离。后面的魏续一看,一惊一呆,本领已吓去一半。既然来到战场,岂可临阵退缩。他见颜良斩去宋宪,还来不及收回金刀,就乘机冲上去起大斧向颜良右臂劈去,喊一声:“颜良去吧!”颜良毕竟是名将,刀法精通,见斧从右肩来,他将劈向左面的金刀很快收回,用刀尖对准劈来的斧头上名谓“一勾”,那魏续手中的大斧,哪里还抓得牢,双手一脱,飞了出去。他心里明白,看上去我要与宋宪一道去了,便使劲地将马一拎,连人带马从颜良右面肩旁,擦肩冲过。心想,虽然吃败仗,但性命还算保住了。不料这个念头刚想完,却被颜良翻手一金刀,劈中了他的头部,魏续再也想不出什么了。因为脑袋已经落地,脑浆直流,死尸滚了下来。正是眼睛一眨,颜良连斩三将。
    曹操在将台上看得火冒,连问三遍:“哪位将军出马?”可是一个都没有出来。其中有两个原因:第一,有本领的大将感到一向取胜,今天出战不要说送了性命,即使胜不得颜良,面子有关。第二,本领差的大将当然不必出战了。曹操见颜良如此气概,而我手下众将却避而不战,心中当然不快,但想时间已不早,待明天再与他战场打一仗,因此传令下将台。
    颜良在战场上等了许久,不见有人出营来战,而见曹营,营门紧闭,躺板高挂,又见夕阳西坠,时光不早,颜良收兵回营,命军土打扫战场。回到营中立即写捷报,命人送往冀州,去向袁绍报喜。一面在营中,有八名随颜良来的副将,早已传令摆酒,为颜良设宴庆功。一夜过后,到第二天。因为昨日打了个胜仗,今朝士气更足,颜良点兵二万,带八名副将,来到战场设立旗门。胯下黄骠,手执金刀来到战场之中,后面旗门下八名副将各执武器,端坐在马上。这八名副将是:高平、高槐、吕旷、吕翔、马延、张顗、焦触、张南,他们都是河北袁绍手下有名的大将。
    曹兵报至大帐,曹操得讯心中暗想,今朝又不知要死哪几位战将?但是不管怎样,再要战他一仗,不过让我来亲自出营指挥。因此命人点兵二万,带领文武一齐上马,出了大营,来到旗门中间扣马。曹丞相对战场中一望,见颜良早已等在那里,心想,我来亲自去劝说颜良马前归降。要是能够成功,不但战事可以结束,而且得一上将,岂不两全其美吗?因此一声吩咐:“列公在旗门观看,待老夫上前劝降。”
    众人问丞相:“可要命人保护?”
    曹操:“毋须了!”说罢,曹操执令旗,将马一拎,向颜良马前而来。虽说马前距离颜良尚有一段,要是真正马前太危险了。但是互相谈话彼此听得见。曹操勒住马匹,将马头侧转,以防万一。颜良见曹操亲自来到沙场,反觉奇怪,倒要听他说些什么。
    曹操看颜良不动声色,就在马背上把手一拱,口称:“将军听了,尔主袁绍,世食汉禄,不思报效,而无端造反。尔颜良有如此的本领,帮助袁绍,实是埋没。听老夫良言谏劝,丢刀下马,卸甲归降,老夫驾前表奏,保管尔加官进爵;若不听良言谏劝,踏破尔白马营头,管教尔颜良死无葬身之地!”
    颜良一听,你简直在一片胡言乱语,就凭你这几句话,难道就吓倒我颜良吗?分明你无法战胜,前来威胁于我。
    颜良:“嗐!老贼,你擅敢在本都督马前胡言乱语。颜良奉袁侯之命,灭你这老贼,哪知晓你前来送死。老贼。看刀!”说罢,举刀纵马向曹操冲了过来。
    丞相一看,劝降不成,又见他蛮不讲理,所说他早有准备,圈马就逃,连连加鞭,一面对旗门用手中令旗一招,命令一声:“哪位将军出马抵挡?”
    旗门前众将看得清楚,不需要你传令,一将已挺枪泼马而出。不是别人,乃是曹操的长侄、八虎上将之一、双姓夏侯名惇。过去在战场被敌将放冷箭一条,伤其左眼,当时夏侯惇立即将箭拔出,不料把一只左眼带了出来,夏侯惇便将它吞入腹中。有人讽刺说:人家两眼观外,唯独夏侯惇两眼分工,一只观外,一只看腹内五脏六腑。虽然剩下右眼睛一只,还能称到上将,这确是不易。见他浑身乌油盔甲,胯下战马。手执长枪冲了出来,将颜良劈面拦阻。
    曹操安然回到旗门,回转马头见夏侯惇与颜良交起锋来,但看二将战平,其实夏侯惇勉力抵抗,只是招架,很难回手,但已经不容易了。曹操见夏侯惇难以取胜,传令命人相助。
    曹操:“哪位出马助战?”
    旗门下扫出一匹战马,马上便是夏侯惇的长弟,名叫夏侯渊。举刀泼马刚来到战场,被颜良旗门看得清楚。八名副将想,大丈夫一个对一个,虽然颜都督本领高强,要力敌曹营二员名将终究吃亏。因此河北将高平手执长柄锤头迎了上去,挡住了夏侯渊。现在战场上四将打成了两对。曹操想,我命人助战,敌营前也出来一将。曹操再次下令:“哪位出马?”
    旗门前又飞马冲出一将,乃是夏侯惇次弟名叫夏侯德,举斧上阵。颜良旗门前同样冲出高平的胞弟高槐,手执一字镏金镋,力敌夏侯德。曹操一看,心想你们非常可恶,我去一个,你们来一个,我再去一个,你们又来一个,象现在找对象一样,一个对一个。曹操狠狠心又下一令:“哪二位出马?”
    你说两个,是有两个。旗门前扫出二马,乃曹仁、曹洪弟兄二人。曹仁善用一条银枪,曹洪手执红铜大刀,直奔沙场。颜良旗门前也有弟兄二人,便是吕旷、吕翔。弟兄相视一下,提刀冲了上来,敌住曹氏弟兄。吕旷手中金刀,相对曹仁银枪。吕翔的银板刀挡住曹洪的红铜大刀。
    现在战场上,正巧十将打成五对,东南西北中,形成一个梅花形。这时候的颜良旗门,只剩下焦触、张南、马延、张顗四员大将。四人一商量,有得给曹操连连命人助战,倒不如我等先下手为强。因此,一声令下,命三军一起冲上战场。只听得号炮连连,战隆隆,杀声连天,排山倒海杀了过去。
    曹操一看,喔唷!比我还凶!我倒只有一个两个地出去,你们倾巢而出。这当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声令下,除文人以外。也是连兵带将上阵迎战。古代经常有这种两军对峙的局面。曹操手下,虽然战将多于颜良,但毕竟名将少数。因此,兵对兵、将对将,真是势均力敌,混战一场。此时,曹操带领手下文人,移动到右面土山之上登高眺望。如何分清两军的胜败,曹操究竟是带兵的主将,一看就明白,只要看自己方面的号旗,要是向前推进,这便是取胜,号旗倒退,这便是失利。在这数里路的白马坡战场上,见自己方面的旗帜,进退皆有,说明有胜有败。曹丞相见到前进的号旗便放声大笑,见到后退的旗幡,却是怒容满面。因此,在丞相的脸上是喜怒交加。众文官同样与丞相一样看得出神。
    就在此时,在战场之中有一人,实在抵挡不住颜良,便是夏侯惇。夏侯惇想,再要战下去恐要被他伤命。实在无法,只得圈马拖枪,从战场中逃了出来,但是他一时惊慌失措,情不自禁地高叫一声:“颜良,你实是厉害,夏侯惇去了!”
    所说战场上要聚心很难,散心很易。被你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叫,附近一些曹将,误以为又被颜良斩去了几员战将。因此都无心迎战,跟着夏侯惇从战场上圈马退了下来。大将是三军之胆,曹兵见势不妙,也就跟随战将纷纷逃了下来,连兵带将直往曹营撤退。
    颜良趁势双手高举金刀,在马上传令一声:“众将三军,跟随本都督冲往曹营!”
    河北兵将象潮水一般涌了过去。这时候,土山上的曹操急得双手乱摇,心想我今天黄河这座大营危险了。战场中不知哪一个带头来撤退,造成这样的局面。颜良满心欢喜,认为可以趁势走马取营,只要把曹操的黄河大营占领了,他在此地就无立足之地.不但在乱军之中可搜捕曹操,甚至能杀过黄河,一仗而定大局。
    要知下情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注一:此处应为“涿州楼桑村”,疑为张老笔误。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