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云长拖刀诛文丑 刘备修书关君侯-卷一 千里走单骑-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一 千里走单骑
第六回 云长拖刀诛文丑 刘备修书关君侯
    第六回  云长拖刀诛文丑 刘备修书关君侯
    曹操一面逃,一面连连喊叫,再说从土山上逃下来的文人,赶回曹营说明丞相遭难,一部分曹兵奔上战场,送信给众将。曹兵从后排传到前排,众将得报,都无心应战,连兵带将退了下来。河北众将认为已经战退敌人,但是不见文丑,一时都回转自己营前,等候文丑回来。
    这时候的曹操,已经被文丑逼出丘陵了,沿黄河边的一条延津大道,方向对着前面的河北大营,文丑随后紧逼。虽然曹操无法回营,由于他毕竟是个将军出身,数十年来纵马疆场,加上他胯下的坐骑是匹良马,文丑一下子倒也追赶不上。但是望到后面来救的曹兵曹将,还远远地抛在自己之后。所说曹操被敌人逼昏了,看来前面这条大道五马并行,却是一条死路,可称谓六面无路:第一上天无路;第二入地无门。靠左边乃是滔滔的黄河,跳了下去连人带马必然淹死。靠右手吧,都是一片泥泞的潮湿地带,因为黄河历年有灾,时常潮水冲进大道,因此都成了泥泞之地,跨过去必然马蹄被淹,正是不可自拔,那必然被文丑赶来一枪,性命又是不保。向后逃吧,文丑就在背后,岂不送到他枪尖之上。向前吧,离此不到三里,便是文丑扎下的军营,将大小各路早已封锁,赶到他营上,不要说我一个曹操,即使有了上将保护,恐怕也难保性命,岂不是死路一条。可那时的丞相还未察觉。后面的文丑,虽然一时无法擒住曹操,但他不慌不忙,用目四处观望,被他发觉,这是一条难以脱身的死道。心中有说不出的高兴。文丑想乘机把曹操来威吓一下,好使他早些受缚。对着前边的曹操高叫一声:“呔!前边老贼听了,此地乃是绝境,我看你往何处去逃生?”
    丞相听到“绝境”二字,这就是说一无生路,但心想不可能!这样宽阔的大道,岂能成为绝地?我想你文丑不要来哄吓于我,要是我放慢马速,你可乘机上前来擒住我。但丞相一面跑,一面在马上从上到下,从前到后,从左到右地仔细一看,不觉“喔!”地一声,果然绝境。起初想,有得被你枪挑,我还是跳入黄河自尽,再一想不好。俗语说:跳到黄河里,即使死了,也一世洗不清。回头看到后面,倒有一条小路,可惜已经错过了机会,见到自己的众将,虽然赶来营救,可惜太远了。即使你们赶到,也是在文丑的后面。再说现在连我的马速都不能放慢,不需要多少时间,恐怕我曹操早被文丑逼到了他的大营前。曹操想,今朝总难活命,但是一样的死,我情愿送到你营上去死。为什么?因为到你营上,还有一段时间。常言道:“生在人间一刻,胜死地府千年。”所以只管向前,连连加鞭。所说曹操一生之中,每遇到大难还是非常冷静,一有机会就想死里逃生,果然机会来了!只见在前面十几丈之外,大道之中有着一个圆形的鱼池塘,池塘对面有几棵百年的老树。其实不是鱼塘,因为黄河每年要决口,当地老百姓为了安全,就将大道上的泥土,挖到河边去筑坝,年深月久,挖出了一个池塘。冬天下了雨,下面积了水,一般讲来总说它是鱼塘。曹操毕竟是丞相之才,感到鱼塘就可使他活命,因为我在前,先可绕过鱼塘,在对面等着文丑,待他追到与我相隔一个鱼塘,他的长枪刺我不到,要是他绕鱼塘来捉我曹操,好比送我回去,因为鱼塘是圆的。他从左面来,我从右面回去;他从右面来,我从左面兜回去;他不追,我也不跑。这样,就能等自己的救星赶到。曹操此时放声大笑,俗语说:“曹操又活了!”打定主意将马一拎,加快速度,绕到了池塘对面,野树旁侧,扣住了马匹,等候文丑。文将军见曹操勒马不走,到近一看,原来中间相隔一个鱼池塘。文丑虽然勇而无谋,但在这点上亦明白,曹操这老贼,想借机会死里逃生,这倒确实要仔细考虑一下,所以亦然扣马。曹操见文丑一时无法可想,因而隔了鱼塘就破口大骂:“文丑你这匹夫,老夫的洪福来这么一个鱼塘,你能把我怎样?!”
    文丑想,这老贼,稍有一些太平就要发凶。不过长枪确实无用,就架枪左手取弓,右手拔箭,准备射死曹操。孟德想,我刚巧活着,又要死了。但一看,一棵大树在旁,就连人带马,很快地转到树背后,遮住了身躯,心想你箭头也没有办法,除非将这棵大树射穿。文丑一看如此,只得挂弓插箭,重抱长枪,以为在这时只要有个小兵,在左面挡住,我从右面兜抄过去,曹操就无法逃遁了。可是,哪里有什么小兵呢?现在真叫独木不成林!
    曹操见文丑不射箭了,就连人带马从树背后转出,但是他口中还是连连叫着:“谁来搭救老夫!……”
    后面的曹将虽未赶到。意料不到的救星倒真的来了。曹操只听得一声洪亮之声:“丞相不必惊慌,关某来了!”
    这时的曹操,认为自己在做梦,因为关将军远在荥阳关,这个时候岂会到此?!但听这声音,一点没有错!就在马上抬头观望,只见在文丑的后面,也就是刚才错过的右面小路上,飞来一人一马,向文丑冲来,见马上之人头戴青巾,身穿绿袍,胯下赤兔,倒拖龙刀,这明明是关君侯杀到。在这点上,曹操一时难以猜测关将军是怎样到此,真正从天上飞下来的吗?不可能的!其实,自从你曹操离开荥阳关,没有隔多少时间,云长就带了华吉同样也赶来黄河,目的是要想到外面来,打听一下刘备的消息。一到此地,见到丞相大营,云长并不赶来,免得曹操又要设宴赴会,反而被他缠住身体。因此主仆二人一马一步,在重重的丘陵之中兜抄曲折,心里想能不能遇到远道来往的客商,打听一下大哥的下落。忽听得杀声震天,云长明白两军正在交锋,但不知胜败如何,所以命华吉登高观看。华吉奉命上了丘陵,只见一批曹兵曹将向延津大道赶去,他的目光只望着远方的曹将。不料,离他不远传来了呼救之声,应声望去,相隔一片烂泥地,见曹操一人在池塘野树旁侧,急叫连连;在曹操的对面,有一员黑脸上将,正执枪虎视于他……
    华吉很快回到云长马前,将此情景—一向主人讲明。
    关将军闻说曹操蒙难,感到真巧!不想见他,恰恰反而在这里遇到了他。究竟危险到怎样地步,让我亲自去一看。因此,掉转马头,带着华吉,跑上了上山。按着华吉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见曹操被文丑看守在池塘对面,确在危急之时,见死岂可不救,又是立功的机会,更不能放弃。云长认为能斩颜良,想必也能战胜文丑。关将军万万料不到、当时斩颜良是你一个机会。今天你与文丑交战,是很难取胜的。这就叫做出乎意料。关将军把长须套人须囊,作好一切准备,见土山下有一条小道,能横穿到大道之上,因此将马一拎,赤兔马如飞一般冲了过去。
    华吉随后紧紧跟上。
    关将军上了大道,先向曹操发出营救之声。丞相哪里知道,云长是这样来到的。
    这时候的文丑,同样也听到从他背后来了曹操的救星,耳边已经闻得马铃之声,心想,此人来得如此迅速!当然对曹操只得放松一时,待杀退了来将再设法缚住曹操。
    这个时候的曹丞相,即使你叫他跑,他也不愿跑,认为云长一定是马到成功,待他斩去了文丑。我只管大大方方地回营去。
    说时慢,当时快,文丑掉转马头,对来人一看,因为他虎牢关见过云长,所以一见面就立即认了出来,果真是刘备的二弟关云长来了。不问可知,颜良确是被你所杀,我本来要找你,谁知你自己赶来,想必颜良英灵有感,所以他对着云长,高喊一声:“来者莫非姓关!”
    关将军看得清楚,确是文丑,立即回答:“原是关某。”
    文丑:“姓关的,你将颜良斩首,实是大胆!本先行奉袁侯之命,来同颜良报仇,哪知晓你自来送死,与我放马较量!”
    关将军想,我来到当然与你打。你这几句话完全是废话!云长的性格,一向不喜欢与敌人多谈,对着文丑只说两个字:“放马!”
    文丑先动手。他刚才同曹洪交战,只拿出八成本领,现在遇到云长,用出了十二分的功夫,起手中长枪上下四周用力播动,只见枪花四飞,连地上的尘土也吸了起来,向云长劈面刺了过去。一声怒吼:“姓关的,去吧!”
    关将军看得清楚,明白他这一枪确是力大无穷。由于云长一向常胜,认为凭你力大我总能招架,所以很快起龙刀的刀钻,看准目标对着他的枪尖后面留情结上使劲点了上去,口中一声:“且慢。”
    只听得“当啷啷……”,只见火星直爆。云长两膀发震,一下子很难将长枪点开,本来想点开他的长枪,反手就是一刀,即可取胜,如现在看来,不要说无能还手,连招架都一时很难。因此,两柄武器挺住。文丑用全身之力,把长枪压在云长的刀钻上,关将军使劲地点住他的长枪。这时二将的战马,象推磨一样双方打着圈子,名谓两马相交。约来回绕了十余圈,云长勉强将长枪点开,然后起龙刀用力向文丑当头劈去;文丑很快起长枪,枭开了云长的龙刀。一般看来,好象打个平手,其实文丑要比关将军硬气一点,因他招架并不过份用力。
    曹操在池塘对面看得清楚。丞相认为今天的关云长,与斩颜良的时候大不相同,莫怪在关云长斩去颜良之后,有人说他是偶然侥幸。今日看来有些道理。曹操想,打仗变化无穷,要是云长败给了文丑,我又难以保命,倒不如趁他们两个打得不可开交之时,乘机逃了回去。因此,曹操转过池塘,沿着大道边,将马一拎窜了过去。当时,文丑虽然看见,因为有云长龙刀劈来,只得招架。心想,颜良之仇未报,今日反被曹操脱逃,岂不可惜!所以,一切之气都出在关将军身上。
    待到曹将赶来,丞相已经脱险逃了过来,众将见到曹操都连连赔罪,说:“丞相,小将等相救来迟,望丞相恕罪!”曹操想,今日没有关云长,我是定死无疑,就在当地安下阵来。
    这时的关将军,已经被文丑乱枪四射,逼得只招架而无还手。所说云长的春秋刀法虽好,乃是一路真功夫。今日遇到力大无穷的文丑,用花枪、乱枪夹杂在一起,能够招架到现在已经不轻容易了,要是一般的大将早已被伤命。
    曹操和众将在后面看得清楚。特别是张辽,心中十分焦急,认为丞相你往日很会命人助战,今日云长救了你的命,又打到了这个地步,你岂能袖手旁观?!所以,文远向曹操讨令:“丞相:我看云长兄难以取胜,可要末将上前助战?”
    曹操当然同样看得清楚。所说他对关将军,常有两种想法,一是爱慕他,希望他早日能归顺于我;另一方面,想到云长始终不忘刘备,终究要与我敌对,所以又要害他。因此,对张辽看看,不能同他实说,关云长虽然今日救我之命,我料他的心里是要想早日离开此地,既然如此,由他去与文丑拚杀,好得我已脱险,谁胜谁败,都是一样!当然,曹操知道张辽与云长是多年知交,这种心里话对谁都不能讲,只得用假言推托来阻挡文远的助战,便说:“文远,待且放心!关将军刀法精通,岂会败于文丑?我看他定能败中取胜。”
    张辽想,我也是用刀的,身为大将难道这一点都看不出吗?明明是你丞相不同意我上前,但又不懂丞相存的什么意图。当然不敢违抗,只得心中焦急!你要知道,比你焦急的人还在后面。哪一个呢?就是刘备!再说皇叔,随后催粮已到,他在马上耳闻杀声连天,知道在前面双方已经打了起来,因而连连催促军士们,迅速将粮车推动,好不容易到了文丑大营。粮车归营,刘备下马准备上帐交令,听营前小兵同他说,文丑不在大营,刘备要紧上马赶来旗门,撩鞭下马,从旗门的人群中挤到了前排,按众人的目光,望前边的大道,只见文丑与一员上将在厮杀,一看就明白,果真是二弟云长。刘备惊喜交织,喜则喜今日还能见到二弟;惊则惊被你杀去了颜良,我性命险些不保,倘然你今日里再将文丑杀死,我命休矣!现在一看二弟战不过文丑。只是招架,并无回手。二弟一死我一切也就完了。回头对旗门众将一看,心想只有我去恳求众将,敲锣收兵,这样才能免得两败俱伤。因此,皇叔匆匆来到众将马前,一躬到底:“众位将军,刘备有礼了!”
    河北众将,看到刘备已经赶来。大家想,颜良一死,你绝不承认被你二弟所杀,现在关云长在你的面前,我们倒要问个明白。
    高览开口先问:“原来是刘备。我问你,同文先行交战的红脸,究竟是哪一个?”
    皇叔想,到了此时,难以抵赖,只得如实回答:“众位将军听了,这红脸便是我家桃园义弟关云长。”
    高览想,你事到如今,只可承认:“那现在你准备怎样?”
    刘备:“想我家二弟与文先行,都是自己人,何必两下交战!?依刘备看来,二虎相争,必有一伤。倒不如清众位将军传令敲锣,彼此收兵。不知你们看怎样?”
    河北众将一听,世界上聪敏人只有你刘备,见到关云长不能战胜文丑,你就要我们传令收兵;要是云长胜了文丑,恐怕你又要装模作样了!现在,好得文先行完全有把握战胜你家云长,只管让他与颜良报仇。因此,高览回答刘备:“刘备,你家兄弟能斩颜良,本领一定高强,我们倒要领教!领教!”
    刘备完全明白,你们目的要杀死我家二弟,因而说出这种漂亮说话。刘备急得无法,回转身来对旗门三军讲:“弟兄们,请速速敲锣。”
    小兵:“皇爷,你也知道,没有大将命令,我等不敢敲锣,要敲你自己去敲。”
    正在这时候。刘备回头对战场望去,只见二弟云长,已经圈马拖刀,逃了下去。当时的关将军,实在无法取胜文丑,心中十分懊悔。今天,不但失败于文丑手下,连斩颜良的威望都也削弱。想到这里,定要败中取胜。所说关将军的春秋刀,刀法实在奥妙。虽然力不能胜人,想到自己可用杀手刀!在古代的名将,越是威望大,越是不肯轻露出自己的杀手,即使取胜,也会被天下人评论。真正在无可奈何之下,方肯一试。现在云长想,我只能用最后的一刀,名谓“拖刀技”。不过在这大道之上,耳目众多,又恐被人纷纷议论,倒不如让我诈败回去,逃往刚才所来的一条小道。从这里可以通向土山树林之中。文丑要是追来,我就在那里动手。可称人不知,鬼不觉,从拖刀上取他的脑袋。关将军拿定主意,收龙刀圈马而走。所说云长骑着的赤兔龙驹,真正要逃的话,早把你文丑不知抛到哪里去了!但现在他并不逃快,恐怕文丑追赶不上,因此将速度稍微放慢些,以引诱文丑,象鳌鱼上钩一般。他一面跑,一面从眼梢上注意着后面追来的文丑。大家知道眼睛只能看三面,就是前、左、右。唯有云长天生一对凤眼,他不需要回头看,只要用眼睛从眼角上偏向后面,就能看得清清楚楚。文丑就在这点上中了云长之计,性命要不保了。
    当时在曹操旁边的张辽,实在忍不住气,要紧对曹操再次讨令:“丞相,云长兄已兵败回来,我看还是让末将上前助战吧!”
    曹操想,我早就不要你前去,你何必啰苏!因此,他继续骗着张辽:“文远,请放心!老夫早说他是诈败,恐怕将军准备去用杀手刀了!”
    世界上是有这样巧事情!今天的曹操一连几巧。刚才在大道蒙难的时候,来一个鱼池塘,绝处逢生,乃是第一巧;后来连连呼救,恰巧云长赶来,乃是第二巧;目前果真,云长是准备去用杀手刀,乃是第三巧!俗语讲得好:“无巧不成书!”确然如此。张辽听完,心想,不知道你丞相从哪里看出来云长是要用杀手刀?但急在心中,又不敢违命。
    这时候的刘备,倒看得明白,毕竟是多年弟兄,见二弟显然败退下去,但他的双眼始终用眼角偏向后面,注意着文丑,加上云长骑着的一匹良马,好象有意地放慢马速,从这两个方面,刘备就想到二弟有一手绝招,这便是拖刀。瞒得过别人,怎能瞒得过我桃园的义兄。又看到云长跑去的方向,是想从小道穿向树林中去下手,这是毫无疑问的了!这时的刘备,真急得手足无措,立即转身回头对众将一躬到底:“啊呀,众位将军不好了!”
    这班河北将一听,到底好弟兄,看见兄弟吃败仗,刘备恐怕急得要流泪下来。又是高览,开口便问:“刘备,你为何惊慌?”
    刘备:“众位将军听了,我家二弟败逃下去;文先行追赶上前。如此,文先行的脑袋要不保了!”
    刘备心一慌,话未说清楚,照理应该说:云长要去用杀手刀了,文丑上前是中计。刘备以为自己说得很清楚。别人听了,当你在触文丑的霉头,或者你是吓昏了,说话颠三倒四。因此,众将对他笑笑,回答刘备说:“那好吧!看你家兄弟怎样取胜!看文丑怎样死!”他们的回答也是反话,目的是取笑刘备。
    皇叔一听,死有什么好看!既然你们不信,我只能设法逃命而去。刘备想二弟会树林之中,真正杀了文丑,他必然穿林面过,我倒不如绕到树林口,等候他到来。一旦能弟兄见面,说明连斩颜、文二将,我岂能回转冀州,恳求他能看在桃园结义的份上。离开曹操。我们弟兄双双远走高飞,今后若能寻到三弟张飞,我们弟兄三人再能重整旗鼓。想到这里,皇叔很快地回到了旗门背后,执鞭上马飞奔向村林那边而去,准备赶到预想的地方,等候云长。但是这班河北众将,对刘备的行动,看得清楚,心里明白,真正文丑有三长两短,你也插翅难飞!一下子并不去追赶他。这时,双方阵势都全神贯注,只见两匹马一前一后,已经穿过了小道,进入了树林。谁都看不见了。到了树林中究竟怎样,关将军如何下手,只有华吉赶上前去,跳上了树林,才见得自己主人用的是杀手,除此之外,也只有两匹战马见到。
    两匹马进得树林,吓得乌鸦乱飞。这时候,夕阳正当西下,关将军见时机已到,准备动手。何谓拖刀?有的说关将军圈马到文丑后边,将他杀死,这不是拖刀,而叫回马刀了,不能称谓绝技。现在云长败的在前,文丑胜的在后。但是云长仍在前面下手。位置一点都不变。而且要你后面战胜者先下手。才能中他之计,称到拖刀技。加上云长天生凤眼,因此除了他今后的亲生儿子,名叫关兴,也同他生得一样的凤眼,一般是无法效学的。这时候的云长将龙刀钻子,在马头上一压,赤兔龙马早已训练成熟,懂得主人刀钻压在头上,要我马膝前蹄。一般说来,叫我马跌一个跟斗。因此,赤兔象人一样的做功,非常逼真地顿然马嘶一声,两只前蹄一踡,马头向下一沉,云长乘势身子向前一伏,好象急行无好步。但是他的凤眼,牢牢盯住后面文丑的动作。
    这时的文丑,完全中计,认为关云长急于逃命,所以马失前蹄,见机会已到,所以飞马上前,起手中长枪,直刺云长脑后。
    文丑:“姓关的,去吧!”
    云长见到刺来的长枪,当然要偏让,但是又不能快,快了就要被他发觉,可以收转长枪;慢了被他刺中。拖刀的绝技就看这时候了,要不快又不慢,要使敌人的任何武器出了手,一下子收不回去,又不能被他击中。就在这一刹那,云长将身向右面一偏,文丑用力太猛,刺着个空,不但长枪难以收回,相反自己连身体向前一冲,同时,云长起双手将龙刀象船上的篙子向后面搠了过去,但搠出去后,云长只用一只右手,紧紧抓住龙刀钻子。这所谓“单手执龙刀”。文丑感到云长动作迅速,他的刀已经翻向我右面颈项,不论何人见到从右面来的凶器,总是朝相反方面偏让。不料,此时云长的龙刀。是刀背朝里,刀口朝外,趁你就在偏让的同时,他就把龙刀很快地在你头顶上翻一个身,这正好在你左面,变成了刀口朝里,刀背朝外。文丑的头向左一偏,恰恰凑上了云长的刀口,关将军乘机便将龙刀向前使劲地一拖,这就名谓拖刀。只听得“唰——!”的一声,鲜血从文丑的左面颈项上,象喷泉一样地直滮出来。长枪滚地,尸体从马上滚下,溜缰马惊慌地窜出了树林。关将军收龙刀,拎起赤兔,见文丑的死尸躺在马后。这时,躲在树上的华吉不觉也吓出一身冷汗,感到主人的杀手,果真厉害,从树林上跳了下来,抽出钢刀奔了上去,割下了文丑的首级,送至关将军马前。
    华吉:“主人你好厉害!文丑的脑袋在这儿!”
    云长单手执刀,提着文丑的首级,带了华吉从原路出来。关将军你哪里知晓,你家大哥刘备正在对面树林口等着你。要是今天弟兄见了面,也没有日后的古城相会了。
    再说,外面双方阵营,正在想着一红一黑,不知谁胜谁败。就在这时候,见一匹乌骓马窜出了树林。大家感到奇怪。特别是河北众将,认为文丑早已战胜了关云长,为何相反他的战马逃了出来?正在猜疑的时候,只见关云长在夕阳光下,骑马出了树林,血淋淋文丑的脑袋,提在他的手中。河北兵将都呆若木鸡,一时谁都不敢冲上前去,所有仇恨之气,都集中到刘备身上。因此四面寻找刘备,认为只有将他捉住,才能见袁侯交差。
    可怜的刘皇叔不见二弟到来,相反看到河北兵将四处来搜寻于我。按时间来计算,肯定二弟杀去了文丑,想必他已原路回去,所以河北众将四处来搜捕我了。这时的刘备,顾不得一切。也追赶不上自己的兄弟,只得策马而逃。但是你哪里避得过河北众将的耳目,你刚才从那边转过马来,已被高览远远望见,只听得一声喊叫,带上部分三军,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高览:“呔!刘备,你家兄弟好大胆,又将文先行杀死,你还想往哪里逃生?高览来也!”
    刘备:“啊呀!高将军,刘备早说,先行将追赶上前,他的性命要不保了。”
    高览:“你要知道,全被你骂死的!”
    刘备想,只有你说得出,骂岂能骂得死?曹操这老贼,被天下人骂到今天还没有骂死。分明你们不敢寻找云长,只好在我刘备身上出气。刘备还来不及同他辩论,高览已赶了过来,就将刘备一把衣领抓住,从马上拖了下来,小兵推来一辆囚车,把刘备关进了车内。马上起营拔寨,从延津渡收兵回去。认为这次文丑虽死,事实弄清,斩颜、文二将的仇人,果真是刘备的二弟关云长。因此一路上押了刘备回转冀州。
    再说曹操见云长果真又取胜了文丑,心想,虽然他转败为胜,毕竟保全了我黄河一带的安全,所以回头对张辽说:“文远,你可相信老夫的说话,关将军败中取胜了!”
    张辽一时也弄不清楚,等到关将军回来说明用的杀手拖刀。到那时候,大家方才知道。因此,拖刀诛文丑,流传到今天。
    曹操马上带文武迎了上去。文丑的死尸,当然早就被河北兵将收了回去。曹操将云长接回大营,大家摆席为关君侯庆功。文丑的脑袋,号令半天后掘土埋葬。曹操与云长就在营中住了两天,第三天就命夏侯氏四弟兄带兵三万,仍守驻此地大营,以防万一。其余带了七万人马与众文武和云长,一起回转皇城。
    再说,河北众将在半路上,为文丑的死尸买棺盛殓。路上迅速,很快回到了冀州。文丑棺枋由他家属料理。到时袁绍命人送来抚恤的银两,在此不提。人马驻扎郊外,众将押了刘备来到袁侯府,立即令人报于袁绍。
    袁绍得讯文丑同样被杀,气得双脚直跳。一想文丑比颜良死得还要快。你袁绍哪里知道!文丑一到就打,一打就死,一死就逃,这当然再快也没有了。所以马上传令升堂,齐集文武,命退回来的大将进见。众将见过袁绍。
    袁绍:“罢了!孤家问你们,文丑怎样死?被谁人杀掉?你们怎么样回来?”
    高览代表众将向袁绍回复:“袁侯,我们跟文丑到黄河沙场白马坡,本来想扎营。文丑说,颜良死在这里,是不吉利的地方,要另换地点。”
    袁绍:“那现在文丑他仍旧死的!”
    这就叫迷信。当时文丑的命令,不要扎在白马坡,就移往延津渡扎营。
    高览:“不料,没有几天,曹操带兵就到。文丑他立即带兵出战。曹兵一仗大败,而且曹操被文丑道到了死路上,正要捉拿曹操,突然来了个红脸之将。”
    袁绍:“又是红脸!”
    袁绍想,此番红脸是我的冤家,看来文丑又给红脸杀去。
    袁绍:“红脸来怎么样?”
    高览:“这红脸一到,就同文先行交战。”
    袁绍:“那胜败怎么样?”
    高览:“红脸战不过文丑。”
    袁绍:“文丑厉害?”
    高览:“对!文丑厉害!”
    袁绍:“那文丑厉害,怎么样会死?”
    高览:“袁侯爷请你耐心,我慢慢地讲给你听!”
    袁绍:“那你快讲!”
    高览:“战不到数十合,红脸逃了下去。文先行紧紧追赶,红脸逃进了树林。文先行追进了树林,不多一会红脸出了树林,文丑的脑袋已被他提在手中。文丑怎样死,我们都没有知道。”
    袁绍:“混帐!连文丑怎么样死,你们都不知道,你们该死不该死!”
    高览:“请袁侯爷原谅。因为在树林之中,时间又是很短,我们无法看清。”
    袁绍:“照你这么说,文丑又死得糊里糊涂?”
    高览:“不知道。只可算糊里糊涂。”
    袁绍想,你们去的人都象死人。现在既然文丑已死,死了怎可复生?但不知这仇人,你们弄清了没有?便问:“那杀文丑的,究竟是谁?”
    高览:“在这点上你袁侯放心,我们弄得清清楚楚,看得明明白白。不要说杀文丑是他,就是颜良也是被他所杀,不是别人,确确实实是刘备的兄弟关云长!”
    袁绍:“那姓关的与文丑交战的时候,刘备来了没有?”
    高览想,我们在回来的路上,早已商量好,把所有的责任,要全部推向刘备,否则我们吃罪不起!
    高览:“袁侯爷听好!当时我们见到刘备在旗门旁边。他早已看得清楚,我们问他红脸究竟是哪一个,他推托说不认识的。明明是关云长,他死不承认。后来见到文丑死了,刘备慌张逃命,所以被小将把他捉住,押了回来,现在外边。请袁侯定夺!”
    将一切,刘备的劝阻,及请他们敲锣收兵之事,一句不说。袁绍听完,信以为真,将虎案一拍,大骂一声:“这大耳贼,真好厉害,你们跟我退下。来!将刘备押了进来!”
    众将退过,手下奔到外面,将囚车中的刘备拖了出来,绳穿索绑,推上了大堂。到袁绍虎案前,刘备双膝跪下:“备见袁侯!”
    袁绍:“刘备!你家兄弟胆子不小,斩了颜良又杀文丑,孤家还能饶你吗?我问你:你家兄弟究竟是不是存心同孤家作对?现在我问你:当时你在什么地方?”
    刘备想,此番虽然死,但话要讲讲明白:“袁侯请听了!当时刘备在旗门之下。”
    袁绍:“那好吧!你看得清楚,为什么不叫众将敲锣收兵?要是两下停止交锋,文丑就不会死了,你不是袖手旁观吗?”
    刘备一听,心里想,要是当时听了我的说话,文丑绝对不会死的。这一点,我一定要讲个明白:“啊呀,袁侯!刘备一见到是我的二弟云长与文先行交战,我立即请众位将军敲锣收兵,哪知苦苦哀求,众将不听刘备之言!”
    袁绍一听,回转头来,对这班大将看看,心想,你们为什么不听刘备的说话,要是真的这样,那你们倒也有责。
    这时,败回来的众将,听刘备在袁绍面前辩驳,又见袁绍在对他们看,他们要紧都踏了出来,还没有等袁绍开口,他们一起回答袁绍:“回禀袁侯!请你不要听信刘备的一派胡言乱语。高览将军早已说过了,当时刘备不承认是他的兄弟关云长,后来他见自己兄弟取胜了文丑,方始想飞马逃遁。所以,我们才把他抓了回来,请袁侯千万不要去相信他!”
    刘备一听,心中明白,事到如今,你们要将文丑死的责任,完全推在我的身上。我只有一个人,怎么争得过十张嘴,真是咬也要被你们咬死的。只是连连叫着冤枉。所说有些同刘备不对的人也乘机挑拨,对袁绍说:“袁侯,我们早就说过,刘备是个不利的人,留在此地是要倒楣的,没有多少时间,已去了两根庭柱,若再不杀他,倒楣的事还在后头。请袁侯把他杀了,也就算了。”袁绍想,颜、文二将确是他二弟关云长所杀,理该由他大哥刘备来抵罪。现在被大堂众文武你一句、他一言,挑得他已火冒三丈,只想到连伤二员大将,也不去分清什么是非,立即命众人退下。然后一声令下:“来!将刘备推出去斩首!”
    两旁刀斧手、军牢手一齐拥上,就把跪在堂上的刘备拖了起来。刀斧手手执鬼头刀,一下子就把他直往大堂口推出去。
    这时的刘备怎么样呢?好得他此番被押回来的路上,早在心中盘算,知道回转冀州必然一死,心中恨着兄弟关云长,竟被他连斩两将,连害我刘备两次,哪怕一死,也要责问一下关云长,我死也瞑目。那我如何去责问关云长呢?一想,只有首先保住自己的性命。所以在回来的路上,早已想好了一番保住自己性命的办法。什么办法呢?难道又象上次一样的放声大笑吗?不!早已说过,刘备是非常能见机行事的。今天,若用老的办法是无用的了。知道袁绍是个胆小鬼,我要活命,只有来吓他一吓,而且要拿出所谓他的法宝来——就是眼泪!因为他心中早有准备。所以,不等到他们推到外面,还在大堂口,刘备就拚命地站住身体,放声大哭,哭一声:“好苦啊——”
    连下来泪如雨下。说笑话,一个人的眼泪,没有一定的心酸事,是不会轻易掉下来的.可是刘备就有这点本领。哪怕他心中得意,也可以流下泪来。今天的眼泪是半真半假。两旁文武听到刘备的哭声,同情他的人当然也很多,但与皇叔不对的人,以为刘备做功十足,变化无穷。前番大笑,今天大哭,对袁绍看看,意思你袁绍不要去理睬他。要知道袁绍的性格早已被刘备抓住,他岂肯不问?但是还等不到你袁绍开口,刘备哭了一声之后,已经先开口了:“我刘备一死何足惜……”
    袁绍想,你穷刘备这时死去,象死去一只鸡,毫无可惜!
    刘备:“不过刘备一死之后……”
    袁绍想,难道天要坍下来吗?
    刘备:“从此冀州城要生灵涂炭,干戈不息!”
    袁绍一听,你在说些什么!生灵涂炭?意思就是,人要死得无数。干戈不息,是要一年四季打仗,弄得万民遭灾,生活不安。袁绍想,你刘备何等大人物,却杀你不得呢?这两句说话,倒要问问清楚:“跟我回来!”
    有些文武一听,看来又要杀不成功了。
    刘备想,叫我回来,一半已经活了命。手下将皇叔推到袁绍虎案前,叫一声:“跪下!”
    刘备:“袁侯!”
    袁绍:“刘备,我问你:生灵涂炭,干戈不息,这两句话什么意思?”
    皇叔想,不问我也要说,问了岂肯不讲!
    刘备:“袁侯听了,云长与刘备乃是桃园结拜,同生共死,他杀去颜、文二将,一定未曾知道刘备在袁侯手下,要是知道岂会杀去这二将?”
    袁绍想,就为这一点。我也弄不清楚。
    袁绍:“那为了什么?”
    刘备:“他一定听信了曹操之言,有意伤你袁侯的上将。倘然将刘备一杀,我家二弟一定要为刘备报仇。我家三弟闻得此情,也要投奔曹操手下。这曹操得了我家二弟与三弟,好似猛虎添翼,杀来冀州。到那时候,岂不要生灵涂炭,干戈不息呀!”
    袁绍听完这番话,心中仔细盘算着,想曹贼确实是我对头冤家,说到我此地大将,最勇是颜、文二将,但是就给你刘备二弟云长一个人全部杀死。现在再要加上一个狠天狠地的猛勇张飞,就只要你刘备两个兄弟,已经可以杀得我此地河北落花流水,可以说无人抵挡。尤其曹操的兵将再一起前来,的的确确,要打得冀州生灵涂炭,干戈不息。想到这里,不觉冷汗都淌了下来。对刘备看看,倒真正“看他不象样,倒是个雕花匠”。果然不能碰他一根毫毛!袁绍心里一吓,面孔马上变样,声音变软:“玄德公!”
    刘备一听,心里明白,叫到玄德公,我又死不成了。心想二弟呀!二弟!幸得我大哥这张嘴会说,要不然恐怕两个头都下来了!要紧对袁绍装得可怜的样子:“袁侯怎样?”
    袁绍:“玄德公,幸得你讲明白,要不然的话,孤家倒要闯出大锅,给曹操这老贼得了一大便宜。”
    袁绍这家伙,他又同曹操斗了气。但是想刘备,我不杀你倒可以,主要颜、文二将死得可惜。
    袁绍:“玄德公,你要知道颜、文二将已死了,你看怎么样?”
    刘备一听,就明白他的意思。主要袁绍伤了二将,感到可惜。在这点上,我可以暂且甜甜你的心。只要保住了命,今后再说。
    刘备:“这倒不妨,请袁侯将刘备松绑,待刘备写书信,送去许昌,命我家二弟前来相助袁侯。我家三弟闻得,也一定会到此冀州。二弟、三弟当作颜、文二将,刘备将他们赔偿你袁侯,袁侯你看如何?”
    袁绍一听,我死去二将,他正巧有两个兄弟,两个对两个,象做生意一样,是否合算,倒要想一想。但一想,很简单,云长一个人能立斩颜、文二将,就只要一个已经足够赔偿。现在,还有一个张飞,不是全赚头吗?这个便宜不占,错过机会了!你哪里知道,便宜不好占的。你这家人家,就在占便宜上倾家荡产。可是,袁绍在这个时候,放声大笑,连连点头:“好极了!好极了!来,还不快一点将玄德公松绑。”
    手下人同刘备松绑,送上龙冠。刘备上下整理衣帽。袁绍招呼他一旁坐定,一面准备信笺给他,要刘备写信,便说:“玄德公,那费你的心啦!马上写信给关将军,叫你家兄弟早些儿来,孤家在此等候于他。”
    刘备想,我是为了活命,这是暂且的权宜之计。这封信倘然一写。云长必然前来。难道我们弟兄,就这样地在你袁绍手下,度过这一辈子吗?万万不可!我刘备虽穷。志气尚有,老实说,你袁绍这点势力,真不在我刘备的眼里。万里江山是我们姓刘的汉室大业,而且我早奉圣天子衣带血诏,重任在身。但是现在书信不写,袁绍毕竟不是孩子,他马上知道我是欺骗于他。倘然再把脸一翻,这就更麻烦了!刘备翻转来一想,我事到如今,已不能一下子想得这么周到,干得那么如意,只能见机行事。今后再等机会离开你袁绍。想到这两次的危险,我倒不如一准写信于云长,不仅使袁绍完全相信,我还要在信上责问一下二弟云长。我早说云长根本没有知道你刘备在此冀州,你去会责备他,完全是个冤屈。所以今后关将军收到你皇叔之信,他要泪如雨下。曹操的五关被云长斩去六将,好比死在你刘备的手中。刘皇叔打定主见,就当了袁绍之面,修书给云长。开好信封,呈给袁绍观看。袁绍看完此信,洋洋得意,见到刘备信上,写得非常坚决,照这封信,要是云长接到,定能到此冀州。那这封信究竟写些什么?请读者看下去,待等关云长接到,我再写明。袁绍封好信封,对大堂之上一看,问一声:“哪一位送信去许昌给关将军?”
    一时无人出来,等了片刻,从文人班中踏出一位大夫,姓陈名震。今后此人要投到刘备手下。现在走到袁绍面前,对袁绍说:“为何一时无人送信?因为曹操与你袁侯冤家,送信去许昌,必渡黄河,然后进五关。但是五关上,听说查到凡是河北冀州去的人,大多要扣留起来,弄得不好有杀头的危险,因此无人敢去。因为我能讲河南说话,改扮客商,这样才能将信送到云长手中,袁侯可知道么?”
    袁侯说:“只要你能送到信,那其功非小。”
    陈震接信在手,作好准备,辞别袁绍,赶奔皇城送信。陈震是否能把书信送到,且看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