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刘太守巧阻云长 关云长险劈秦琪-卷一 千里走单骑-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一 千里走单骑
第十一回 刘太守巧阻云长 关云长险劈秦琪
    第十一回  刘太守巧阻云长 关云长险劈秦琪
    云长过了荥阳关,带着胡班走不到多远,胡班突然向云长告退。
    胡班:“小人多蒙君侯宽恩,收留了我。但我虽无家眷,君侯亦明白,我尚有二老在堂。此番投顺君侯,我乃遵照老父之言弃暗投明。但在荥阳关,君侯斩了王植,这事情必然被曹操知道,那我父母就住在许都附近的郊外,对二老有着性命的危险。为此,并不是小人三心二意,请君侯先走一步,由小人混过四关,去到家乡,请老父迁居别处,逃免其灾,然后小人定来冀州拜见君侯,马前效力,望请君侯应允,小人感激!”
    关羽:“尔知孝道,某岂能不允。但你回进四关,路上须要谨慎。某在冀州等候尔的到来!”
    胡班:“谢君侯!”
    云长就命华吉在箱笼中拿出一些银两,交给胡班以作盘费。胡班辞谢君侯,然后转身就跑。所说他路径熟悉,终于回到了家乡,进庄见了父母。老父胡华见子回家,问他:“可曾遇到君侯?”胡班向老父—一告禀。老父大怒道:“尔能见到君侯,亦非容易之事,既已收留了你,何必再思回家!”胡班说明:“为了二老的安全。”胡华对儿子说:“你亦非曹操的要人,更不是朝廷的大官,曹操决不会来寻找我们。即使避难,我自有主张。你要明白,下次再要见到君侯,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了。你与我当天回去追赶君侯。”胡班的老母听了,就命自己的儿子,“既已到来,就在家中耽搁一宵,多带一些银两在身,以防万一,明日再行动身。”胡班到了明天,听父母之言,复返追赶君侯。
    事实上不出他父胡华所料,在前半部《三国》中,刘关张确实东荡西杀,少有安身之地,加上在这时代,交通甚是不便,通信更其困难,因此胡班要到张飞下川的时候再行出场。胡员外待儿子一走之后,他就从胡家庄迁居到襄阳郊外,也在后书再提。
    再说,关将军在一路之上可称很少休息,到今天离开滑州关并不太远了。君侯在马上心中暗暗盘算,四关将被我所杀,滑州关上守将秦琪听说是当今刀祖宗蔡阳的外甥,蔡老与我向来不睦。云长想,我应该避免与秦琪的接触,万一伤了他,岂不是又多了一个不必要的冤家吗?尤其滑州关与荥阳关相同,可以在关外绕过城去,这条大道便叫延津道。因为黄河两岸渡口很多,前番在黄河对岸延津道上救过曹操。但是在黄河之内同样也称为延津道。在延津渡口,听说有一位滑州关的太守,是个文人,名叫刘延,我前番除去文丑,同样保全了他渡口的安全。今日请他办些船只,想必他定能相助。只要摆渡过黄河,可以说已经脱离了五关,过了曹操的地界。关将军打定主意,命家将把车辆走向延津大道而去。
    但是,探马已经往延津渡口大营,向太守刘延禀报。刘太守听说云长不别而行,四关斩了五将,现在不走滑州关,向我大营而来。心想,姓关的果真聪敏,他知道滑州关的秦琪本领高强,恐怕不能取胜,所以来欺侮我这个文人。哪怕现在去通知秦将军也来不及了,我根本无法阻挡他。前守关的太守都为丞相而死,我要是放他过去,岂不要被丞相治罪吗?刘延急得在大营中手足无措。毕竟是个文人,常言道:“文能克武,柔能克刚。”被他想到了一个笑里藏刀的方法。立即命手下准备一席酒菜挑在后面,自己上马执鞭,带了一席酒,前来迎接关将军。没有走到三里之遥,只见前边车轮滚滚,家将左右拥护,关将军在马上缓缓行来。太守刘延立即飞马赶奔上前,对将军满面笑容地说:“啊!来者关君侯,下官尚未远接,马上有礼了!”
    关将军见到刘延赶来迎接,心想,对一个文人更要客气。所以将龙刀架好,马上回礼。
    关羽:“关某何德,有劳太守远迎?万万不敢,关某回礼了!”说罢,将军的龙马已经绕到了车辆之前。
    刘延心中一切明白。但是他装作不懂的样子,问云长:“下官请问君侯,车辆上是哪一个?”
    关羽:“二位皇嫂!”
    刘延:“君侯与皇嫂,莫非从许都而来?”
    关羽:“冀州寻兄,保二嫂已过四关。如今来到太守的大营,欲请太守准备一、二条船只,关某渡得黄河,下回补报!”
    关将军因为一路上费了许多口舌,都是弄得不欢而散。如今到此延津渡,他并不是来欺侮你一个文人,一是想必你已得报,所以对路凭之事,这种已成为废话,不必多此一举。二则前番我解了你之围,你亦理该为我效劳一些。
    刘延听完云长的话,心中明白:果真红脸要渡过黄河。而且听他说话,并不十分客气,因为料我这文人也无可奈何于他。好得我早已准备对付你的说话,一面装得恭维的样子对云长说:“下官方知君侯为了寻兄到来,真是可敬可佩。所说办二条船只,此乃小事,下官理当从命。请君侯只管过去!但时光尚早,君侯请看,下官早准备酒肴一席,请君侯到渡口大营,下官为君侯送行,待等酒罢之后,请君侯渡得黄河,不知意下如何?”
    云长想,到底是文人,礼貌到家。我倒并不是想要吃你什么酒,主要过了你大营之后,我就可以结束这五关。的确可以小休一下。所以,将军向刘延道谢:“太守想得周到。关某定然领情,太守请了!”
    云长与他并马而行。车辆在后跟随。挑酒的弟兄匆匆走在前头。其实刘延想,要是被你过了我的地界,我还能活命么!事到如今,快把我想好的说话对云长谈。因此,他在马上对将军把手一拱,笑道:“君侯真是五常俱全,下官钦佩!”
    关将军听到突如其来的赞扬,倒是意料不到,所说一个人一生要做到一个字已很不凡,你却说我五常俱全,倒要请教一下。因为关将军生平不喜欢言过其实,开口就问太守:“请教何谓五常?”
    刘延:“乃仁义礼智信也!如今君侯是仁义礼智明!”
    将军一听,感到奇怪,谁个不知五常乃是仁义礼智信,你为何把最后一个信字改为明字?倒要问个明白:“某仁在哪里?”
    刘延:“君侯龙刀只斩大将,不杀小卒、此乃仁也!”
    将军想,你说得有理!问:“某义在何处?”
    刘延:“君侯今日保皇嫂千里寻兄,岂不是义也!”
    关羽:“此乃桃园结义,理当如此。请教何为礼也?”
    刘延:“君侯在将军府,秉烛达旦,一宅分两院,敬嫂如敬兄。这不是将军之礼吗?”
    关羽:“此乃人之常情,理当如此。请问智在哪里?”
    刘延:“君侯受丞相之恩,又是早晚要去寻找皇叔,用何来补报丞相之恩?君侯前番斩去颜、文二将,解了白马、延津之围,补报了丞相之恩。这不是君侯之大智么?”
    关羽:“大丈夫者,有恩报恩,有德报德,即使与丞相两下对敌,亦应报答。这为了今后更好地忠心皇兄,此乃微不足道。请问某家明在哪里?”
    刘延听说将军问他一个明字,他只是对着将军微微好笑,知其不解,只是说:“这个明字,毋须下官多言,君侯心中自然有数!”说完这一句,对着将军继续发笑。
    云长心想,我目的就是要问你最后的一个明字,为什么你定要把这五常改去最后一个字?一再询问,他只是对我这样的表示。关将军知道,他笑中含着另一种意思。所说关将军最不喜欢华而不实。俗语说,嘻皮笑脸!所以,连连逼问:“请太守从实讲来!”
    刘延:“君侯定要下官讲么?”
    关羽:“常言道:‘为人者畅所欲言’,何必如此吞吞吐吐?请太守快讲,关某明在哪里?”
    刘延:“下官大胆讲了出来,请君侯万不能见怪!”
    关羽:“常言道:‘言者无罪’,请教了!”
    刘延:“君侯失带路凭。守关将阻挡君候,被君侯逢关斩将。如今到了滑州关,闻得秦将军刀法精通,武艺超群,君侯恐难取胜。因此,向延津大道而来,知道下官是个文墨之辈,手无缚鸡之力,只得放君侯渡得黄河。这不是君侯之明么?”
    关将军听完这番话,不觉“啊”的一声,勒住了丝缰,后面的车辆停下。
    刘延问将军:“将军缘何扣马?”
    云长对他一看,心想你这个人,说话真太气人。我已知道你把这信字改为明字,定有你的想法。果真如此!但是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是为了避免与蔡阳结仇作冤,因此绕关而过,走延津大道。并不是害怕秦琪。秦琪虽勇,难道他胜过颜、文二将么?你不但贬低了我关某的身价,而且把我看作是以强凌弱的小人,来此欺侮你一个文墨之辈。照你这么说法,即使过了黄河,岂不被天下人要耻笑我关某吗?这时的关将军,即使你刘延下马恳求,他也绝不会再在这里通过。云长一气之下,对刘延并不多作解释,略为回答了他几句之后,说:“太守只管放心,大丈夫人不赖人,关某重走滑州关!”
    云长随即吩咐家将马夫:“速将车辆掉转头去,关某重走滑州关!”
    家将、马夫等知道自己主人的性格,被你太守这番冷言冷语的说话,不要说自己的主人,就是这班家将、马夫等听了后,也是一肚皮气!因此很快将车子掉转头回去。云长圈转马头,临走时对刘延把手一拱,说了一声:“再见了!”
    车马直往滑州关而去。刘延见到此景,待将军走远,不觉在马上放声大笑:“哈……,常言道:‘六战俱全’。不论马战、步战、水战、阵战、车战、舌战,这六战之中好算舌战为先,凭我三寸不烂之舌,说得红脸掉转马头回去,真是刀枪锋利,哪能比得上舌剑唇枪!”
    刘延保全了渡口,当然也保住了头上的纱帽。带着微笑,命挑酒的小兵一起回营中,独自去畅饮他的杯中之物了。
    云长还未行到滑州关,在半路上已遇到了秦琪。金宝塔在关厢中得报关云长已绕关而过,他与刘延同一个想法,以为关云长是见他害怕,所以不敢穿关而过。所说秦琪年不满四十,虽然学到了他母舅蔡阳的本领,可是一个匹夫之辈。凭他血气之勇,认为姓关的欺侮文人,是个小人之辈,我定要将他追赶回来。因此全身披挂,上马提刀,带兵三千,出了滑州关绕道追赶而来。关将军已经在马上看得清楚,立即命令停下车辆,自己扣马,等候秦琪到来。
    已有小兵报知秦琪马前。秦琪确是气概,立平地八尺有余,胯下一匹黄骠,手提一口七十五斤重的金刀,浑身金盔金甲,因此称他谓“金宝塔”。听到小兵说红脸就在前面,秦琪感到奇怪。心想,红脸怎样又回了过来?那免得我追赶。不容细想,他在马上下令停队,设立了旗门,一马当先跑了上来。一看,果真云长已在前面。
    那关将军早有打算,想到这里是最后一关,是不是可以得免交锋,所以点马直向秦琪马前而来,将近他马前,扣住赤兔。心想,我先用婉言来相劝,免伤和气,因此对秦琪把手一拱:“前边马上秦将军,关某有礼了!”
    这时候的秦琪,本来认为作云长见他害怕。如今见到将军对他彬彬一礼,秦琪更其目空一切,在马上非但没有还礼,相反横蛮无理地对着关将军说:“呔!姓关的,你逢关斩将到此滑州关,知道秦将军刀法精通,本领高强,你欲思绕关而过。秦将军本是来找你性关的,为四关守将报仇。不必多言,与我放马较量!”
    关将军听完这番话,气得火上心头。心想,你不但有礼不答,相反口出狂言。我是看你母舅蔡阳的份上,岂是见你害怕?看他这样的蛮不讲理,知道即使用婉言相劝,看来也是无济于事。再想,也罢!四关将已被我斩,难道我就杀不得你秦琪么?为了早日渡河,免得浪费时间,所以回头对家将们说:“将车辆与我退后了!”
    家将、马夫,包括在车辆上两位皇夫人,都知道关将军又要交锋了。但是大家明白五关上的秦琪,确实可称最勇猛之将,都为关将军担心。家将立即把车子退后一箭之路。
    云长对着秦琪说:“你真是黄毛末退,血迹未干,擅敢在关某马前阻拦,既已前来,请只管放马!”
    关将军说罢,龙刀早已提在手中。秦琪一听,感到红脸倒也很爽快,同样也喊一声:“姓关的你就放马较量!”
    这时两马相交。关将军心中有所准备,知道他学到了一些蔡家刀法,确要小心提防。我不与他多战,要是在十个招面之后不能胜他,我当用杀手拖刀。事实上,关将军的杀手,一生之中除了斩文丑,今后在长沙与黄忠交战,只用过两次。今天,只不过思想有所准备。
    哪里知晓秦琪,也不准备与云长多打,他也知道云长确是厉害,我今天若要取胜他,就应该拿出杀手刀来。所说蔡阳传授他共有二路杀手刀,一路名谓偃月刀,一路是连三刀。他自已知道偃月刀学得并不十分有把握,其实这偃月刀要到古城会时,蔡阳战云长,他亲自用这刀法,可称无敌,但是被关将军所破,因此关将军的龙刀上加上了“偃月”二字,现在只说青龙刀,斩蔡阳之后方始好称谓“青龙偃月刀”。现在秦琪感到连三刀我是学得母舅蔡阳一无两样,尤其我年轻力大,在这点上恐怕已胜过了自己的母舅。因此就用这路刀法出来,不怕不将你红脸的脑袋砍下。
    这时候,两马已经碰头。秦琪先下手,他将金刀四门一开,用足生平之力,第一刀向关将军当顶劈来,口中怒吼一声:“姓关的看刀!”
    云长见刀光闪闪,刀风嗖嗖,尘土四起,明白他竟使尽全力。关将军双手起龙刀钻子也是极尽全力,凤眼看准他的刀盘,点了上去,口中也同时叫一声:“且慢!”
    只听得“当”的一声,火星直爆。果真枭开了秦琪的金刀。云长欲思还手,等不到你龙刀劈来,所说连三刀就是连劈三刀,绝不能给你回手。他是练就一法,趁你招架他的金刀时,他的金刀虽然被点了出去,点到哪里,他就从哪里还手。现在金刀被关将军点向右面,秦琪就趁势将右面的金刀从上往下落了下来,向关将军拦腰趁势劈了第二刀。
    关将军正起龙刀要还手的时候,见他的金刀从腰间而来,那云长趁势便将龙刀的刀头,在他的金刀上点了上去,目中叫声:“慢来!”
    只听得“当”的一声,又被关将军招架开来。照理来说,应该每人先下一次手,谓之一合。现在两刀都被秦琪一人所劈。关将军想,那下一个回合我也可以连劈两刀。这时两马相交而过。不料,刚才交叉而过,却又来了。所称到连三刀,就是连劈三刀,根本不同你战第二个招合,称到杀手,大都是打一个冷不防。虽然秦琪背对关将军,他趁将军不防之际,在马上反手一刀,劈向后面关将军的颈项之上。他以为稳稳取胜,所以高叫一声:“姓关的去吧!”
    话音未落,一丈多长的七十五斤重的金刀加上他的二臂千斤之力,已经劈向了将军的后面颈项。云长只听得一阵刀风,心中明白,莫怪不给我回手,原来是蔡家的连三刀法。莫说招架,连看都来不及。我倒还要战了十个回合之后,再用杀手。哪知他起手就是无礼,一动手便是杀手。说时慢,当时快,将军只得把头一低,整个身子向马上一伏,凭你快,本来劈中你的颈项,现在至少劈中你的后脑。照这样说法,关将军岂不是要送命吗?谁知关将军将龙刀钻子在赤兔龙马的头上压了上去,所说关将军的的赤兔龙马已经驯练成熟了,凡是刀钻压在马头上,便是命令赤兔要马膝前蹄,这是用杀手拖刀动作的准备。因此龙马一刹那,前蹄一膝,跌了一跤。这样,关将军人坐在马上,顿然低了下去。片刻之间,秦琪的金刀刚好在关将军的头顶之上劈了一个空。因为他用力太大,不但金刀向后荡了过去,连秦琪的身体都在马上向后一仰。关将军乘机提起龙刀钻子,对准当顶荡过去的金刀的刀盘上,用力点了上去。秦琪的金刀脱了双手。飞了出去,关将军趁势回转马头,秦琪在慌张之中也掉转了马头,两人正巧成了面对面。秦琪准备拔剑抵挡,但已经来不及了!云长在掉转马头的时候,顺手便是一刀,正中秦琪的腰间,只听得“喀嚓”一声,秦琪已经尸分两段,跌在血泊之中。关将军收转龙刀,见刀口上鲜血直淌,后面的马夫华吉和二十名家将,都看到自己主人破去连三刀,劈去了秦琪,不觉都惊出了一身冷汗。包括二位皇嫂,在车辆上,从帘子中望到外面,也看得清楚,同样也吃了一惊,立即以袖遮面,心中祈祷,好险!
    前面三军见秦琪被杀,一片混乱,将军赶上前去安慰他们:“三军们,不必惊慌,只要前去开放关厢,关某一个也不斩!”
    三军们谁敢违令,赶回关厢,一切照君侯吩咐。关将军保驾二嫂,提着龙刀,顺利地通过了滑州关,到得黄河渡口,早有三军准备船只。云长与皇嫂、家将、马夫等,就在渡口饱餐完毕。赤兔马也饮水喂料。方始安然地渡过了黄河,踏上了河北的土地。走不多远,听得连声叫喊,只见从旁边小道上飞来一人一骑。
    孙乾:“且慢,君侯住马!”
    云长回头看,原来是孙乾赶到。关将军扣住了马匹。
    孙乾已到马前,对将军说:“君侯为何不在许都等候下官,幸得在此渡口相遇,否则要两误了!”
    关羽:“汝南别后,我接到皇兄的书信,为此等不及公侯的到来,辞曹操,过五关、斩其六将,刚渡黄河,靠皇兄之福,与你公侯在此相会。今后的路途之上,这千斤重担望请公侯代某也要担当一二。”
    孙乾就对关将军说:“我已见到了皇叔,他一准在冀州等你君侯。今后路途之上,下官理当同君侯一起担负,来保护二位皇夫人。至少也得与君侯并马而行,能解君侯的寂寞。”
    关将军想,的确,虽然人有几十,但骑马的只有我一个,有了你孙乾,逢事可以商量,无事也可以谈谈说说。否则千里迢迢,路途之上确是寂寞得很。让你们暂时往北而进。
    五关上死了秦琪后,一面向渡口刘延太守处去禀报,刘延闻讯,赶来滑州关,帮助料理丧事。另一面他写好一封禀报丞相的书信,正想命人去送。这时候,送路凭的张辽已经又赶到了滑州关。文远闻得关将军已经过得关去。秦琪同样阻挡不住他,被云长破去连三刀,将秦琪劈死在关外。心想云长兄,你赶五关,我也陪同你连过五关。但是路凭没有送到你手中。我这样赶五关,真是徒劳无功。当然是曹丞相的责任,与我张辽无涉。但是关将军过了黄河,我是否再要赶上去呢?起初想,即使赶上了他,过了五关,渡了黄河,这张路凭是无用的了。但是,我为关将军送路凭,这样的长途跋涉,他是一点也不知道的。想到这一点,即使无用,我也要继续追赶他!见到了云长兄,使他可以明白,我张辽为朋友之情,不负寸心。这还是次要,主要让他明白曹丞相忘却了送路凭于他。否则云长兄要恨曹操,认为丞相有意刁难将军。打定主意,在刘延手中拿取了一封禀报曹操的书信,藏在身上,不觉张辽暗暗好笑。丞相给我一张路凭,我却换来了这许多的报丧信。想定立即渡黄河,还可以赶上云长兄。事实上这张路凭,过了黄河,还是起到一定的作用。幸得你张文远继续追赶,要不然,关将军过了黄河还是要遭到危险。让张辽随后赶来。
    再说关将军与孙乾保了两位皇夫人,正在并马而行谈话之际,突然在延津渡方向赶来一彪人马,直扑关将军这里而来!
    孙乾:“君侯,你刚才与我言道,五关上的守将,逢关阻挡你君侯,说明这班曹将知道你去寻找皇叔,今后必然同他们对敌。因此,他们要杀害君侯。现在前面来的一彪人马,肯定是曹操命令守在黄河渡口的兵将,前来阻挡你君侯的。君侯,你看怎样?”
    关羽:“公侯,言之有理。他们已经接近此地了,即使躲避已经来不及了。公侯,你与家将、马夫保护二位皇嫂先从小道而去。关某随后即来!”
    孙乾:“君侯需要保重了!”
    孙乾想,在这千里迢迢的河北道上,还是要全靠你君侯。所以要请他万事小心。自己便带了家将、马夫、车辆直往小道而去。
    关将军见孙乾等一走,心里想,不管来的何许人,为了二位皇嫂,我先要将他们挡住在这里。所以在大道上横刀勒马,等待前来的人马。近则一看,见大纛旗上“夏侯”二字,明白曹操命夏侯等弟兄四人,守在此地黄河的延津渡口,防止河北袁绍再来为颜、文二将报仇。的确,自从关将军斩了秦琪之后,探马报至夏侯营中,夏侯等闻听红脸不别而行,将叔父曹操的五关守将,被他斩尽杀绝,又听说已摆渡过黄河,因此他带领三个兄弟,弟兄四人领兵一万追了上来,准备将关云长捉拿回去。现在远望过去,大道上一人一骑,近则一看,原来就是关云长,感到奇怪!为何他在这里等着我们?那也好,免得我们追赶了。夏侯立即传令停队。弟兄四人跑至将军马前,早说夏侯惇右眼一只,对关将军开口便骂:“姓关的,你好大胆!我家叔父待你不薄,你胆敢五关斩去六将。夏侯特来将你活执回去!”
    关将军听到夏侯停这番说话,又看到这种场面,明白他存心前来与我交战。也不需要同他多说,因为二嫂已经从小道而去,没有我在旁保护,不要有什么三长二短。让我早些杀退了夏侯的人马,回去保护二嫂。因此,关将军毫不客气,对着夏侯惇回答说:“夏侯,你既然带兵前来,那就速速放马交战!”
    夏侯惇一听,关云长打出了瘾头哉!既然如此,就动手吧。但是,明白我一个人是难以战胜他。因此对着三个兄弟喊一声:“兄弟们请一齐动手!”
    大丈夫一个对一个,这家伙竟然四个打一个,被你这一声命令,三个兄弟连夏侯惇在内,一齐冲了上去,将关将军四面包围。夏侯惇在关将军正面,起手中长枪先行下手,直刺云长的马头:“红脸,看枪!”说罢,长枪刺了过来。
    云长很快起龙刀钻子点开了他的长枪,后面的夏侯渊起大刀,向关将军的后脑劈来:“姓关的,看刀!”
    云长很快在马上侧身,起刀头用力招架上去。刚巧架开夏侯渊的大刀,在右面夏侯德的开山巨斧已向云长的右肩砍来。关将军再起刀头枭开他的巨斧,在左面的夏侯尚起三尖两刃刀的刀尖,直刺云长的左腿,关云长迅速地将左腿跷起,一面立即起龙刀钻子点开了他的三尖两刃刀。就这样,前后左右四柄武器,象风车一样,不停地向关将军乱刺乱砍。这时的云长双手舞动龙刀,上保头两肩,下保两腿与马头,四面招架,力敌众将赤兔龙马围在中间,泼开四蹄转个不停。顿时间,只见刀光闪闪,金属碰击的声音,正是杀气腾腾。马蹄乱扫,灰沙飞扬。
    关将军虽然武艺高超,毕竟要力敌四将,又加上了刚才与秦琪作战,也耗费了一定的精力,所以没有战到几十回合,关将军已经汗流满面。照这样的恶战,战不到一百合,恐怕关将军要招架不住。
    独眼龙夏侯惇准备等关云长头昏眼花,不是中枪定是中刀,或者滚下马来时,就能将他生擒活捉。
    云长自己心里也明白,心想,我在五关上没有危险。到这里反而要丧命,这真是天不助我。
    将军正在焦急的时候,后面的救星来了!哪一个呢?便是送路凭的张辽。所说文远在这点上与关将军有些性格相同,办事情一定要做到家。所以他继续追赶了前来,过得黄河就听到杀声连天。心想,到了这里还有什么战事发生?飞马赶来一看,方始明白,原来是夏侯氏弟兄四人,在围住君侯混战。文远想,夏侯惇太过份了,不要说不应该阻挡云长,岂能再四个战他一个!张辽气愤得极,看到关将军已经在勉力抵抗,当然我与夏侯惇都是在丞相手下当差的,毕竟不能相助关云长一起动手。再一想,有了!倒不如我赶往旗门,击下金锣。将夏侯惇等收兵回来。打定主意,直往旗门而来。
    旗门三军见过张辽。
    张辽:“军士们,速即与我打下金锣!”
    小兵想,敲锣是收兵的信号。我们没有权力。所以回答张辽:“张将军,要打锣,请你自己去打吧!”
    张辽想,我有路凭在身,这就是丞相同意关将军跑的,有这点证明在身,我是有权收兵的。张辽向三军拿了一面金锣在手,用力地将锣锤紧紧地敲着,顿时间金锣响亮——“当……”
    夏侯惇正在打得出劲之时,突然听见锣声响亮,感到奇怪。想我等弟兄四人都在这里作战,旗门下谁敢敲锣?想必定有事情。要紧收转长枪,对三个兄弟说:“众位贤弟,不知谁人敢乱敲金锣,请你们将红脸紧紧围住,待愚兄去问来。”说罢,收枪圈马,回转旗门。
    张辽见他回来,把金锣与锣锤丢在一旁。
    但是,夏侯惇因为他只有一只眼睛,一下子还没有发现张辽,他在马上气势汹汹,睁大了一只右眼,问着三军:“哪个敲锣?谁人敲锣?”
    张辽:“是我敲锣!”
    夏侯惇回头一看,见到是张辽,心中十分恼怒,以为我正要捉住红脸,你胆敢敲锣,是不是与云长是朋友之情?即使这样,乃是你的私情,今日是公,你敢公私不分,我也要同你评一个理!哪怕回去见了丞相,也要争个明白。所以对张辽冷冷地回答一声:“原来是你文远!你从哪里来?为何无故打我的金锣?”
    张辽:“谁人叫你阻挡关将军?”
    夏侯惇:“他不别而行,岂不要阻挡?”
    张辽:“你家叔父丞相,在三里桥送他之行,怎能说他不别而行?”
    夏侯惇:“为何过关斩将!”
    张辽:“这班守关将不识事务,自取其祸,死不足惜!”
    夏侯惇想,你倒回答得爽快,说得倒轻巧。你没有命令赶来敲锣,我还是不服气的!因此问张辽:“你可有我家叔父的命令?”
    张辽:“我不仅有着丞相命令,而且奉你叔父之命,赶来送路凭于他。”
    夏侯惇想,倘然你拿得出路凭,那只可放关云长走,口说无凭,要看上一看,便说“路凭拿来一看!”
    张辽想,这个家伙连自己人的话也不相信。就从身边取出了路凭,呈给夏侯观看。
    夏侯惇一看,回答张辽:“这是什么路凭?”
    张辽拿回来一看,不觉笑了出来,原来是第三关的一封报丧信,只怪自己身边的东西太多了,重新收回此信,拿出了一张真正的路凭,呈给了夏侯惇。夏侯惇一看,确是路凭。虽然过了五关,起不了作用。但是说明我家叔父同意关云长走的,马上脸上露出了笑容,将路凭还给了张辽,自己拿起金锣,连连敲着。不多片刻,三个兄弟都掉转马头赶了回来,让夏侯氏弟兄四人带兵回转延津渡大营。
    这时的关将军,方始脱离了危险。心想,要是再打下去,恐怕我也抵挡不住了。怎么忽然之间,他们会收兵回去的呢?正在思忖着。
    远远的张辽也在想,今日的云长兄,要是没有我赶到,恐怕要失去他往日常胜的威名。所以点马上前,对着关将军把手拱拱,叫了一声:“云长兄,小弟张辽有礼了!”
    关将军见到张辽,才完全明白,原来是你来了之后才解了围。今日的关将军,对着文远,从心底里感激,便将龙刀架在马上,立即对张辽还了一个礼:“我当是谁,原来文远。关某在此还礼了!不知文远长途赶来何事?”
    张辽:“云长兄,我家丞相因你临行匆匆,忘了送路凭给你云长兄。因此命小弟追赶前来,不料云长兄日夜赶路,小弟追赶不及,直到这里黄河渡口,才赶上了云长兄,请云长兄万勿见怪!”
    张辽说罢,将路凭送给关将军看。意思是你不要当我说的是假话。同时表明我也与你一样,连赶了五关。将军接路凭在手一看,心想五关之上就只要这张路凭,可以免去很多麻烦,但是到了这里,便成了一张废纸,已是无用的了。不管怎样,文远为我朋友之情,也是受了一番长途跋涉的辛苦,特别刚才劝住夏侯氏弟兄四人的恶战,更其对我功德不小。将军把路凭还给张辽,心想我今天也要好好地谢你一谢。这一小节就是《三国志》有名的,谓之“黄河渡口谢张辽”。所说感谢人至少也要满面笑容,倒说关将军这个人的性格与众不同,他相反对张辽是红脸一板。这种表情,要是不熟悉的人,必然要误会。其实,关将军这种表情也有他的说法,认为感激别人应该取尊敬的态度,用不着嘻皮笑脸,所以他在马上非常严肃地对着张辽说:“今日黄河,幸得足下相助,关某常挂在心!”
    好得张辽与他是多年的老友,知道将军的性格。所以对他这种表示心里十分明白,他今天确是十分感激着我。张辽立即谦逊地回答云长说:“自己弟兄,何必客套!”
    张辽哪里知晓,关将军连下来几句,使他感到突然。
    关羽:“下回沙场遇见文远……”
    关将军说到这里,就将龙刀提在手中,对着张辽继续说:“关某龙刀之上,对你文远容情一二!”
    张辽听到以后,闷闷的一气,感到关云长这两句话未免太气人了。心想,你用刀,我也用刀,你是红脸,我也是红脸。说笑话,颜色都没有两样。你本领高强,我也称到二虎上将。难道在战场之上,我一定会被你杀死吗?你这种说话,还象什么感激我的意思!张辽再一想,我要是在这一点上去多他的心,就不象朋友了。你要懂得云长兄这句话的意思,他不是说今后一定能够杀我张辽,主要表明他内心的感激。只有用这样的说话,才能说明他真心的谢意。听说张辽与云长的知交就在这里。因此对将军连连拱手,还礼道谢地说:“多蒙云长兄容情,小弟感激!”
    大丈夫说到办到,就在今后诸葛先生火烧新野,张辽兵败白河边时,就靠这两句说话。云长也就放了他过去。这就是前因后果。张辽对四处一看,只见云长一个人,心想,你的皇嫂哪里去了?张辽好意问了一声:“请问云长兄,二位皇夫人哪里去了?”
    关羽:“早走小路而去!”
    张辽明白,大概你见到夏侯惇杀来,先将二位皇嫂避了开来。现在你文远好意问了将军这一声,接下来关将军寻不到二嫂,就要误解你张辽是别有用心。张辽想,事到如今,我要回去复命曹操。你赶你的路吧!所以回复云长说:“云长兄,你去冀州。小弟回许都。再见了!”
    老朋友大家马上拱手而别。关将军回马去追赶二嫂,哪晓赶了一段路,怎么也找不到二位皇夫人与孙乾家将等人。究竟出了什么事,且看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