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走江夏蔡瑁害君 跃檀溪的卢救主-卷二 三顾茅庐-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二 三顾茅庐
第一回 走江夏蔡瑁害君 跃檀溪的卢救主
    第一回 走江夏蔡瑁害君 跃檀溪的卢救主
    曹操发兵攻打汝南,刘备虽有关、张、赵、三勇将,但毕竟寡不敌众,在曹操四面围攻之下,于建安十一年春天,刘备终究在汝南失败了,伤亡惨重,将一万有余的三军败得只剩下五百名左右弟兄,败到了汉江边。正是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
    在这种危难的处境下,有人向刘备献计,倒不如赶去江东投靠孙权。孙乾同刘备说,有得去江东,何不摆过汉江,到荆州投靠刘表老大王。刘备说,不知他肯收留我否?孙乾回答,刘景升老大王一向仗义,又同你主公是汉室宗亲,乃是同宗的弟兄,想必定然肯收留。大家同意孙公侯的说话,因此叫来了很多船只,所有人都摆渡过江。队伍一过汉江,直往荆州而来。
    再说,刘表也是当时虎牢关上十八路诸侯中的一位英雄。他占有荆、襄九郡四十二州,共有人马三十万。今日闻听刘备到此,要紧亲自带了众将三军,出荆州城来迎接刘备。
    皇叔在马上见到刘表聚众来接,立即下马向刘表马前跑了过去,见老大王文左武右,亲自坐在马上,方面大耳,三绺清须,年已五十有余。刘皇叔要紧抢步上前,对着马上的景升老大王双手一拱,说:“兄王在上,小弟刘备何德何能,有劳兄王远道来接,实是不该,我有礼了!”
    刘表在马上连声招呼着刘备,说:“贤弟,我与你乃是同宗弟兄之情,恨未一见。今日贤弟到此,足见你不见笑你愚兄,理当出关迎接,请贤弟上马!”
    刘备:“小弟无能,汝南一仗,又被老贼曹操打得我损兵折将,何劳兄王夸奖?”
    刘表:“贤弟哪里话来,胜败乃兵家之常事。何况我弟一向以汉室为重,愚兄素来佩服。今日我弟的到来,愚兄实为高兴,请上马一同进城而去吧!”
    刘备:“谢兄王!”
    刘备一面上马,一面命关、张、赵、文武众将,一齐下马拜见刘表。老大王在马上一一还礼,叫他们一齐请起上马。刘备等人跟着刘表进了荆州城。
    大堂上设宴款待刘备等一行。中间一席,刘表陪同刘备、云长二人。其他文有文陪,武有武伴。荆襄刘表手下的文武同刘备带到荆州来的众人,在席间亲如一家。特别襄阳人氏姓文名聘,人称“金枪将”,是刘表手下一位忠实的大将,今天见到赵云,两人一见如故,谈起了枪法,真是话得投机。两人虽然彼此没有说明,无形中已成了莫逆之交。
    可是,就在这种场合里,有一个人闷着吃酒,并不说话。他便是刘表的郎舅,荆襄的水陆大都督名叫蔡瑁。这个家伙,仗着姐姐蔡氏的淫威掌握了兵权。因为刘表前妻陈氏生下一子名叫刘琦,如今蔡氏也生下一子,名叫刘琮,弟兄尚称和睦。倒是这蔡氏从中作鬼,她靠着略有三分姿色以及刘表对她的宠爱,常常想要杀害长子刘琦。因此,今日蔡瑁见到刘备来到,更为妒忌。
    但是,刘表对待刘备,却象同胞手足一般。他对刘备说:“贤弟,不嫌愚兄怠慢的话,在此荆州你我无分彼此!”
    刘备:“多蒙兄王错爱,小弟暂且寄身一下荆州。”
    就这样,弟兄谈谈说说,一方面刘表命手下打扫公馆,安置刘备等人住了下来。
    当夜,蔡瑁进见刘表,对老大王说:“刘备在过去先从吕布,后去曹操处,近日投奔袁绍,结果一言杀吕布,又叛了曹操,再反了袁绍,此人反复无常。我看他此来荆州不怀好意,日后必有并吞荆襄之心,还是早日叫他离开荆州。”
    刘表:“我弟玄德,一向忠心汉室,非吕布、曹操、袁绍所能容之。此番来荆州,与以往完全不同,你不可对他怠慢!”
    蔡瑁感到刘表对刘备此来荆州,一无防备之心。他要想同老大王继续说明刘备的来意。
    刘表继续回答他说:“我主见已定,你不必多言,与我退了出去!”
    蔡瑁暗中向姐姐蔡氏讲明刘备此人不可久留荆州,我对老大王再三劝说,大王却不听。蔡氏就命兄弟蔡瑁在暗中一有机会,就将刘备处死。正巧,在刘备来到荆州的一月,有人报来向老大主说,江夏太守被黄巾强徒杀害,城关被蟊贼占领。
    蔡瑁在旁听到这个消息,就向刘表说:”老大王。江夏郡是个要地,怎么能够被强徒占领。照本都督看来,二主公刘皇叔,他常要为你老大王效力,这是一个机会。他手下人材也很多,何不请他带兵前往江夏剿匪,想必二主公定然愿意带兵前往。”
    蔡瑁想乘此机会把刘备等人送到黄巾党手中,欲加害于他。老大王刘表根本没有理会到蔡瑁的叵测之心,认为让自己兄弟为我出一点力,免得蔡瑁等人小看于他。
    在旁的刘备,这时候还没有觉察到蔡瑁要杀害于他,相反感到是个机会。想到兄王如此地宽待于我,理当为他效劳。因此他主动向刘表讨差,走到老大王面前说:“兄王,小弟理当效劳于兄王,请付我将令一支,由小弟带兵往江夏,剿灭黄巾,复取城关!”
    刘表见到玄德如此诚心,所以就拔令在手,对刘备说:“贤弟,愚兄付你将令一支,带兵三千,去往江夏。取胜回来,必有重酬!”
    刘备接令,到来朝带领了关羽、张飞、赵云等大将,还有毛、苟、刘、龚、关平、周仓等本部五百人,三千荆州军兵,浩浩荡荡向江夏进发。到今日已江夏城外。时光尚早。刘备就在城外安列旗门。但见江夏城关上两面大旗高飘,一面”张”字旗,名叫张武;一面”陈”字旗,名叫陈孙,这两个都是黄巾党张角部下,一向在江夏四郊。此番,竟然杀去太守,占领城关。闻得刘备带兵到来──
    张武就对陈孙说:“刘备乃是打黄巾的好手。今日到此,你我还是守关为好!”
    陈孙:“刘备新败汝南,有什么可怕!再说,我们的天公将军张角,就是被他们弟兄所杀,他既然到来,以我主见出关一战,要是拿到刘备,可为张角报仇。若不能取胜,可退守关厢。”
    张武看到陈孙勇气百倍,也就同意了他的主张。立即命令一千喽啰到江夏城外设立旗门。他们二人上马,各执兵器。张武用枪,陈孙用刀。出城关,两人立于旗门之前。
    皇叔在马上见蟊贼胆敢出关抵敌,就对着自己的旗门问了一声,”哪位将军出马?”
    皇叔话音刚落,只听得一声炮响,一将已经飞马上阵。不是别人,正是赵云。张、陈两个蟊贼,见来者是一员白袍小将,手抱着长枪。
    他们两人一起冲了过来,对着赵云喊了一声:“来将通名!”
    赵云:“呔!大胆蟊贼,擅敢杀去太守,强占江夏,先与我留下名来!”
    张武、陈孙各自报了自己的名宇。
    赵云:“尔等要知道大将军的姓名:在枪上领取也!”
    张武、陈孙一齐冲了上来。张武起枪直刺子龙马头;陈孙同时刀劈子龙马蹄。这时赵云起枪头点开了张武的枪,用枪钻迅速地招架开陈孙的刀,还没有战到三合,一个人从皇叔旗门跳到了战场。他便是周仓!他一上阵,毫不客气地就起锤头向张武右肩打来,只听得他叫一声”招打”,张武已经被他从马上打了下来。同时赵云将陈孙咽喉中一枪。无多片刻,这两个家伙双双都丧了性命。这时的刘备在后面旗门,看得清楚,见张武胯下的这匹战马生得极其雄骏,立即命小兵上阵将这匹溜缰马带了过来。近则一看,果然是匹好马。
    刘备间云长说:“二弟,你看此马如何?”
    早已说过,《三国》中云长相马第一。
    关羽对这匹马仔细一看,就回答刘备说:“大哥,此马确是一匹良种。可惜,马眼下有泪槽,额边生白点,其名称谓:'的卢',骑则妨主!”
    据说这匹马,逢到吃的时候就要流泪,额头上生着白斑,过去说来称它为带着孝的马,是不吉利的马,骑着它有性命危险。所以关羽劝刘备不要乘骑。
    但是,刘备并不相信,回答云长说:“二弟,你要知道,一人生死天数,何怪于马?”
    云长听大哥不相信自己的话,也没有办法。从此,刘备就骑”的卢”。因为自从刘、关、张桃园结拜以来。有个马贩名叫苏双,送给他们弟兄三人三匹战马,一直骑到现在。关将军已经换了赤兔。张飞这匹”登云豹”,就是当年苏双送的,确实是匹良马,马的年龄尚轻,因此三弟不想掉换。唯有刘备乘骑的这匹马,历年在战场上多次受伤。因而需要掉换一匹良马。因此在这匹”的卢”称了皇叔之心。再说杀去了两个蟊贼,喽啰四处奔逃。皇叔乘机复取了江夏郡,进关厢盘点钱粮,出榜安民。肃清城内残余的喽啰。临走时留下两千军兵镇守江夏,然后带领所有众将三军回转荆州。
    刘表得报玄德取胜回来,就命人出关迎接,并亲自出辕门来迎接刘备,大堂设宴款待于他。在席面上刘备将去江夏的情况对刘表讲了一遍。要求刘表再派兵前去镇守。刘景升一面夸奖自己的兄弟旗开得胜,马到成功;一面听他说话,就派两员副将带兵一万前去镇守江夏。
    刘备在酒席之间对刘表说:“小弟此去江夏,靠你兄王洪福,才能一仗取胜;同时我得到了一匹良马,名谓'的卢'马,兄王可要一着?”
    刘表听说有匹好马,一时酒兴,所以命手下人将”的卢”马带到堂下让他一看。手下便将”的卢”带到了大堂之下。刘表将此马从头至尾一看,连声称赞:“好马啊,好马!”
    刘备见景升如此喜爱此马,就对他说:“兄王,要是喜爱此马的话,小弟应该敬赠于兄王!”
    刘表:“贤弟来之不易,愚兄岂能割爱?”
    刘备:“汝南兵败到此,兄长看作手足,一匹战马算得了什么。请兄还不必客套,收下便了。”
    刘表谢过刘备。到明朝,刘表骑着这匹”的卢”马去往荆州城外校场.观看操练人马,直到中午回进城内,临巧在辕门遇到了他手下文人蒯良。
    蒯大夫也是《三国》中有名的相马人之一。他一见此马,就说:“大王,此马哪里而来?”
    刘表:“是我家玄德弟所送!”
    蒯良:“大王,此马称谓'的卢'。你看它两眼有泪槽,额上生着白点,乘骑它十分不利,请大王还给了他吧!”
    所说刘表也相信这一点,正巧被后面跟来的蔡瑁听见,他就乘机挑拨地说:“大王,本都督早说刘备此人存心不良。将此不利的马匹赠送于你,便可知其毒心。”
    这一点,刘表绝对不相信,认为刘备决非此等之人,尤其这匹”的卢”马、并非他有意送我,乃是我自己应允下来的。所以对蔡瑁的说话不放在心上,但是他当天便将”的卢“马命人送回刘备的公馆,推托说,贤弟常要纵马疆场,应该由贤弟乘骑。刘备也不以为奇,认为刘表是客套。
    几天后,刘表设宴与刘备畅饮;在酒席之上刘表对刘备说:“贤弟,愚兄虽然坐镇荆襄,但是东要防孙权,北要防曹操,荆襄位于犄角之地,可称谓四面受敌。贤弟你以为然否?”
    这时,刘备多饮了几杯酒,不觉脱口而出道:“请兄王放心,小弟虽然将士不多,但是有关、张、赵之勇将,足可相助兄王。照弟看来,命我家二弟云长镇守荆州,三弟翼德把守襄阳,子龙将军可去南郡,这样何惧孙权,也不怕曹操,不知兄王意下如何?”
    刘表听得连连点头,赞成刘备诚心相助。哪里知道,就在你们饮酒的地方,屏风后被一人听见,此人使是刘表的后妻蔡氏,早已说过她准备刘表一死之后,让自己生下的儿子刘琮接位。自从刘备到此,她一直看作眼中钉,所以每逢他们弟兄谈话的时候,她只要条件许可,总是暗中偷听或命人代她窃听。现在听到刘备要把自己的大将安插到荆襄要地,更说明他有并吞之心。就在这天晚上。她与刘表争吵了起来,要刘表将刘备等人驱逐出荆襄,要是不然,蔡氏扬言要将刘备得罪了!所以说刘表一向惧怕蔡氏几分,甚至荆襄的兵权也掌握在她的手中。尽管他自己相信兄弟刘备是一个仁义之人,为了避免刘备被蔡氏非难,所以答应蔡氏,一有机会便叫刘备等人离开荆州。蔡氏一再嘱咐兄弟蔡瑁,命他一有机会便将刘备处死,以免后患。
    时间很快,两个月又过去了。正当炎热的暑天,属于襄阳管辖之地的一个小小的城关名叫新野,知县病故,报来荆州,要求刘表命人前去把守。老大王感到是个机会,倒不如命玄德前往新野,以避开蔡氏,以免在其间中伤了我们弟兄之情,因此请玄德来府商议。
    刘备进见刘表,开口便问:“兄王,命小弟到此何事?”
    刘表:“贤弟,自从你来到荆州,代我复取江夏,命人代为巡逻,可称忠心于愚兄。但贤弟一向以汉室为重,久留愚兄荆州总非上策,如今新野县少有人镇守,贤弟可能代我之劳,前往新野,愚兄感激在心!”
    刘备听到刘表要命他去新野,心中十分高兴。他本来在想,寄身于他人之处,总难图大事。新野虽小,但是可以由我一人作主。只要志不移,不怕事不成。所以,回答刘表说:“兄王差遣,小弟敢不效力!”
    就这样,刘备回公馆,与关、张、赵、孙乾、简雍等,讲明了刘表要我去新野之事。大家都感到这是一个机会,否则在此荆州总是在他人手下吃饭,把自己的大事只能搁在一旁。还是去新野重整旗鼓。
    刘备见大家都与自己想法相同,因此把本部五百名弟兄,一切行装、粮饷整顿,辞别刘表去往新野。刘备一到新野之后,修理城墙,开宽城河,救济贫民,操练军马,没有多时,距离新野四郊的子民纷纷迁居城内,市容焕然一新,人口日益增多,不论男女老少无不夸奖刘皇叔。  因而刘备在新野民心大得,尽管兵不满千,将不满十,士气却是十分高涨。
    再说荆州的蔡氏,听说刘备离荆州而去新野,在她心中还是感到不安,因为刘备离此不远,好象猛虎眠在身旁,认为还是早晚有危,因此常常命蔡瑁想尽办法除去刘备。蔡瑁一直在等待着机会。可是皇叔到了新野,俗话说,新野称谓”龙潭”之地,地方虽小,前《三国》阶段,却是刘备发展势力的好地方。此话暂不提。
    先说建安十二年春,刘表在荆襄每隔三年,要在襄阳开科一次,今年正当开科考期临近。来自九郡四十二州的举子约数百名会聚到襄阳,不巧刘表生病,无人代理去襄阳监考。蔡瑁在旁感到机会来了!他准备将刘备骗到襄阳来杀死。
    因此,蔡瑁对老大王说:“老大王,襄阳开科考试三年期,每期大王亲自前去监考。此番,你有贵恙在身,要是大王不去,应该命人代理。监考毕竟是大事。本都督看来。二主公刘备前番在此盘桓,颇有威望,请大王命人前去新野,相请二主公来此,共去襄阳代理监考,不知大王意下如何?”
    刘景升信以为真,认为兄弟刘备确能代理此事。再说,这种大事命他代我一办。想必他也是十分愿意的。所以回答蔡瑁说:“那末,孤就命你派人,前往新野相请我弟,赶往襄阳代理于我!”
    老大王一方面命刘琦、刘琮二子去往襄阳,待等玄德一来,代我父亲一接。两子遵命而去。再说蔡瑁一面派人去新野县相请刘备,另一方面他带了一班文武和刘琦刘琮先赶到襄阳。他一到襄阳之后,立即暗中布置。在襄阳的东门,他令蔡中、蔡和弟兄二人,带兵一千,等到刘备一到襄阳,你们守在那里,要是刘备逃来东门,立即将他杀死;南门派蔡勋领兵一千,同样如此;北门命蔡烈带兵一千,也是依此而行。只有西门没有派人去守。因为西门外离城不远,便是一条数丈阔的溪河,名叫檀溪。即使刘备逃往西门,也是死路一条。蔡瑁再在襄阳辕门内外布置着数百名刀斧手,准备刘备到来寻机杀他。
    再说刘皇叔在新野,听到刘景升相请他去襄阳代理监考的事情,就与文武商议可要前去。
    孙乾说:“主公。下官前番跟你在荆州,感到刘表的舅兄蔡瑁,时常不满你主公。尤其老大王一向听信蔡氏之言。此番主公赶去襄阳,下官认为不妥。”
    刘备回答孙乾说:“备与蔡瑁无仇无冤,想必他不会无故害我;再说兄王刘表有病在身,往日待我不薄,命我代理,岂能不去?”
    云长也对刘备说:“大哥说话有理。但小人之心,不可不防!兄长定要前去,我看命上将保护方可!”
    刘备听他们都有这样的看法,心想,常言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所以问两旁说:“哪位将军保刘备共去襄阳?”
    赵云:“小将赵云,单枪保护主公共去襄阳!”
    刘备:“有了子龙,备就放心了!”
    到来朝,刘备带了赵云出得衙门,其他人送到新野城外,一再嘱咐皇叔须要小心。刘备与子龙将军直往襄阳而来。
    今天刘备离襄阳三里左右。蔡瑁已经得讯,假装带了刘表两个儿子出城迎接皇叔,见刘备带了赵云一起前来。他心中一怔,知道子龙将军一身好武艺,有他保护,杀害刘备就比较困难了,但他刹时间毒计在胸。他就飞马跑到了皇叔面前,装得满面笑容地说:“二主公,本都督尚未远接,在此有礼了!”
    刘备:“啊!大都督,你太客套了,刘备还礼了!”
    蔡瑁:“不巧老大王身子欠佳,有劳二主公远道赶来,本都督代表老大王相请皇叔!”
    刘备:“大都督,我家兄王之事,刘备敢不效劳?何劳都督如此客套?”
    当时刘琦、刘琮这两个孩子倒是一片真心,上前见过了叔父大人,同时也见过了赵将军。刘备命子龙见过蔡都督。
    这样,蔡瑁接了刘备与子龙,在众人陪伴之下进丁关厢,到了辕门,一齐下马。到大堂上,刘备见摆满了酒肴。蔡瑁招呼刘备中间入席,与刘备同席者除了两个公子以外,只有几位文人相伴。蔡瑁与几位战将陪同赵云一起畅饮。
    其实,蔡瑁是准备把赵云与刘备分隔开来,用酒来灌醉赵云,这样便能动手将刘备杀死。谁知道,子龙将军向来谨慎从事,此番又是一人保护皇叔,因此更是小心,他哪里肯多喝酒!蔡瑁一再斟酒,赵云只是敷衍而已。刘皇叔感到太平无事,他倒满不在乎。哪晓得,蔡瑁一直在等待机会!
    就在这时,陪同刘备一起饮酒的人中间,有一位大夫姓伊名籍,号叫机伯,他是刘表手下的多年心腹,非常尊敬刘备,今天蔡瑁的毒计,他完全知道。自从刘备一到襄阳,伊籍就挨到现在。可是,现在蔡瑁在场,我怎能同刘备说明情况呢?一想,倘然再不提醒于刘备,恐怕要来不及了。伊籍想了半天,他装作同皇叔敬酒,使所有人不防,然后他将身子凑近皇轻轻地说了一句:“皇叔可要去解衣?”
    这”解衣”二字,是小便的意思。说罢,伊籍先往里边装去小便,刘备已经领会伊老大夫的意思,因此站起身来也跟了进去。到了里面,伊籍乘四下无人,便将蔡瑁要想杀害他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同时与皇叔说明,蔡瑁在城里城外四门里已经布置了埋伏。
    刘备听到伊籍的说话,一时手足无措。问伊籍说:“今日老大夫对我的营救,刘备感激在心;但不知我现在如何是好?”
    伊籍:“请二主公速速向西门逃往新野,因为其它关厢皆有埋伏。你的马匹,由我去带来。你速去后门等候!”
    伊老就命一个手下人,将皇叔的马匹带来后门,同时命这手下人千万不能泄漏消息。
    顷刻间,刘备已出得后门,上马扬鞭直往西门而去。伊老装作无事回到了席间。
    这时的蔡瑁,发觉不见了刘备。他立即推托有些小事,站起身来往外而去。他刚走到辕门口,西门的守关小兵见到蔡瑁从里面走出,急匆匆向他跑来,说:“大都督,我们在西门关厢之时,突然刘备飞马赶来,没有说明情况,被他飞奔出了关厢。请大都督定夺!”
    蔡瑁一听,便知道有人泄漏了消息。这时,他来不及考虑这些事,心想,要是今日放过了刘备,往后对我不利!因此,他上马提刀,带了数百名军兵追了上去。
    再说大堂上的赵云,不见主公刘备,起初认为他去解衣,但是很长时间没有回来;蔡瑁离了酒席也不见他回席。子龙知道事情的不妙。他随即到外面上马提枪,问了一下辕门口的当差,可曾见到刘皇叔与蔡都督。当差回答说役有见到皇叔。只是见到蔡都督上马提刀赶往西门方向去了。赵云便立即向西门赶去。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当时的皇叔,出了西门一直向大道奔去。跑不多远,只听得前边风声浪声,皇叔心中一怔,将马扣住,抬头一看,只见前边足有五丈余阔,白茫茫的一条大河阻住了去路,耳边听得后面叫喊之声,皇叔回头一看,只见蔡瑁带兵赶了上来,这分明他得讯我离开襄阳,所以追赶前来。
    那时候真是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只听得,蔡瑁在后高声喊──
    蔡瑁:“二主公,为什么你不别而行?这里还没有开考,这个监考官怎么能够跑掉?本都督特来请你回去!”
    刘备想,你当我小孩子一般,哪有这种气势汹汹前来相请的道理,分明是前来杀害于我!可是,见这条大河上一无船只,二无桥梁。眼看蔡瑁已经赶了上来。刘备一面继续向河边跑去,一面回头用恳求的口吻回答蔡瑁说:“啊呀,蔡都督,刘备与你何仇何冤,缘何要杀害于我?今日刘备哪怕一死,也不跟你回去!”
    这时候的蔡瑁已经到了刘备的背后。他明白,今日刘备插翅难飞,所以他得意洋洋地回答刘备说:“二主公,你既然不愿意回去,那本都督就来送你前往。这条檀溪河便是你葬身之地!”说罢,他便将手中银刀起了一个盘头,一下子满脸杀气,对皇叔恶狠狠地叫一声:“刘备看刀!”
    这时,蔡瑁他窜上来,向皇叔当头顶一刀。
    刘备想,正是生有方,死有地。我是当今的皇叔,竟被这小人暗算。无意之中,对着这匹”的卢”说了几句话:“的卢啊的卢!你真不出我家二弟所料,果然乘则妨主!”
    说时慢,那时快,看蔡瑁银刀劈来,刘备习惯地将马一拍,顾不得茫茫的大河,只听得一声马嘶乱叫,这匹”的卢”马四足腾空,象生了翅膀一样,直向檀溪河中窜了过去。
    要知下情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