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赵云枪挑裴元绍 周仓复仇遭三枪-卷一 千里走单骑-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一 千里走单骑
第十七回 赵云枪挑裴元绍 周仓复仇遭三枪
    第十七回  赵云枪挑裴元绍 周仓复仇遭三枪
    周仓奉命招安两路人马,到今朝首先路过卧牛山。他拾头一看,见山上“裴”字旗高飘,他心里在想,我是不是先去相见裴大哥。再一想,暂且不必了,因为山上人多,带了他们赶去黄河渡口诸多不便,倒不如让裴大哥在山上多等几天,我先去廖化处,将他人马领了回来,在路过卧牛山的时候再上山去招安于他。因而周仓绕山而过,泼开双腿直奔黄河渡口而去。
    在前几回书中早已提到过,廖化的巢穴被蔡阳扫一个精光。周仓所遇到的一小股弟兄只有五、六百人数,从他们口中知道廖化已经不知去向。周汉寿想,他不听主人的说话。因此没有办法去找到他,只得带了这班弟兄准备回去,欲顺路招安裴元绍。
    再说,裴元绍自投奔君侯之后,确实弃邪归正,一点坏事都不做。为了一匹战马他倒是大动脑筋,准备有马贩路过,出银两买一匹良马,骑往军中去不愧为关君侯手下的大将。所以。他一直命令弟兄下山打听。今天弟兄报上山来,对裴元绍说,下面来一个马贩路过此地卧牛山,约有三百多匹马。裴元绍问,其中可有好马?弟兄回答,看来一般是平常,唯有马贩自己骑着的马看来倒是一匹良马。裴元绍说,与我买了下来。弟兄回答说,这马贩讲,一般的马匹,若然你山上大王要,他送也肯送的。唯有他胯下的良马,哪怕金银再多,他也不卖的。裴元绍一听,感到为难,问弟兄们说:“你们看怎样?”
    有两个弟兄回答说:“既然他好说好话不听,那没有什么客气,我们就下山去动手抢。”
    裴元绍说:“被君侯知道,岂不要前来问罪!”弟兄回答说:“因为他不卖,所以我们只好抢,这是被他逼出来的。还有一个办法,将马抢了下来,我们不管他要不要银两,给他一些便可!”裴元绍毕竟是绿林出身,少有管束。而且他求马心切。但他也想到,马贩一般都有相当的武艺。因为,做这买卖的人要长途赶路,所遇到的山头巢穴在路上是很多的,要是他没有一定的本领,他所有的马匹岂不要全被抢光?所以裴元绍又问弟兄:“你们看,这马贩有多大的本领?”弟兄回答说:“请你裴将军放心,来的是一个小小的马贩,身材矮小,象面白书生。照你将军的这种身材,压也要把他压死。”裴元绍信以为真,立即下令带马扛锤。弟兄们带上了一匹老马,扛出了一对锤头。裴元绍整盔理甲,飞身上马,双手接过一对锤头,带领弟兄从寨门中杀出。他在马上向下一看,见山下果真有着五六十名马夫,带着三百多匹马,为首的一个马贩,确是象一个大孩子一般,浑身武生打扮,手中抱一条一丈二尺长的鼠白烂银枪,见他胯下一匹马,浑身毛片雪白,在马头之上有着象碗口大小一撮毛片,血喷大红的颜色,此马名谓“鹤顶龙驹”马。
    岂知这个马贩不是别人,便是《三国》中第一条名枪,此人河北常山人氏,姓赵名云,字子龙。赵云本是公孙瓒手下的一名战将,如今公孙瓒过世以后,赵子龙名义上出来贩马,实际上他是要找寻刘备因为早在刘备徐州助陶谦的时候,为了曹操攻打徐州,刘备与公孙瓒乃是老友,所以向他借过赵云,在前《三国》中就有这样一段书,其书目就叫《借赵云》。现在子龙找不到刘备,但是耳闻古城有个“都大王”,听人传说好象三将军张飞。他想,要是真正的三将军,我象见到刘备一样,因为他们弟兄早晚要聚会。因此,带了这些马夫与马匹去往古城,路过这里卧牛山,谁知道裴元绍不问情由,当他真正是一个小小的马贩。
    裴元绍一面飞奔下山,一面对着山下马上的赵云高喊:“呔!小小马贩,留下良马,放你过去。若不留下良马,可知晓本大王的家伙厉害!”
    裴元绍自从投顺关将军以来,命令弟兄们叫他将军,但是现在为什么又称大王呢?因为下山抢马只可称大王!下面的所有马夫,见到山上强徒杀下来,他们一点都不怕。因为,知道自己的主人一路上从来无敌,遇到再凶猛的强徒,在他的枪上总是丧命。所以。大家不慌不忙地将所有的马匹扣住,站定了身体,对马上的赵云喊道:“老板将军嗳,强徒来了!”
    怎样称呼他为“老板将军”呢?赵云为了不使别人知道自己的姓名,而且现在又在贩马,这不是老板吗?但我是将军出身。所以称为“老板将军”。这一点也不错!这种称呼。也只有赵云想得出来。子龙听说有人前来抢马,心中明白,刚才喽啰来问过要买我胯下的良马,我没有同意,故而现在胆敢前来抢劫。子龙抬头一看,见对面马上强徒身材高大,手拿两柄短锤,赵云就明白,在马上凡是用短家伙的都是武艺高超的,但见他胯下确是骑一匹老马,心想要是我这匹马如果被他乘骑了,可称十全十美。但是凭你本领高强,赵云从不惧怕,回答裴元绍说:“嘿!来者蟊贼听了,你若要老板将军胯下的良马,枪上领取!”说罢,就起手中长枪对裴元绍面前一抖,裴元绍感到这马贩子人虽小,胆量倒不小。这时他的马匹已经跑到了山脚下,直向赵云冲去。
    子龙且看他来势凶猛,又见他是短武器,那我应该先下手为强,所以播动手中长枪,只听得风声响亮,枪花四飞,直刺裴元绍的当胸,口中喊一声:“蟊贼看枪!”
    裴元绍一看,这马贩儿枪法出奇,出手迅速。他立即将双锤一绞,对准赵云的枪头上叉了上去,喊一声:“马贩儿,你与我且慢!”说罢,招架了上去,只听得“当当”之声,两柄锤头一下子很难招架开赵云的银枪。裴元绍感到这马贩儿人小力气大。一般说来,我根本不需要用这么大的力气,任何武器我都能招架开来。赵云也在想着,这个蟊贼倒也本领不小,还能够将我的长枪叉住。但是赵云用足两臂之力,将长枪在裴元绍的双锤上使劲地向下逼去。裴元绍感到这马贩还在那里加一把力,他哪里肯干休,同样起两膀使尽全力,准备用双锤将对方的长枪弹出去,要知道一个人在用力的时候,所有的分量都压在马背之上,加上你裴元绍身材魁梧,再如此地使尽全力,对面赵云所用的力气,都压到了裴元绍乘骑的这匹老马身上,可怜这匹老马象人一样早已老弱无用了,怎能担负得起这样的重量。顿时只听得“括”的一声,只见那马的背梁脊骨已经给裴元绍沉重的身子蹲断了,马嘴中喷出了鲜血,四只马蹄弯了下去。在这紧要关头,战马岂能出毛病!裴元绍坐在马上,他的身体同样随着马匹也沉了下去。本来他的两柄锤头叉住了赵云的长枪,现在他的身体向下沉,两柄锤头亦然向下一沉——原来被他又叉住银枪上的留情结。这时,直探进门,被赵云的长枪一无阻挡地刺了过去。本来当胸,现在正巧枪尖刺中了裴元绍的咽喉,只听得“嚓”的一声,五指开宽的枪头把裴元绍的喉管都刺了两段,见他双锤落地,连人带马摔在卧牛山脚下,顿时气绝身亡。这名谓“枪挑裴元绍连人带马”。赵云收转银枪,见枪尖上鲜血直挂。
    卧牛山上的众弟兄一时乱了起来。有几个头目在商量说:“裴将军已经丧命,关君侯哪里还会用我们,今后如何是好?”有一个头目说:“你看这马贩本领这般大,要是我们能够将他请上山来,做了山上的寨主,即使君侯不来招安,我们也有办法了!”商量定妥,大家一齐向赵云马前奔来,学着这班马夫对他的称呼,一齐喊着:“老板将军嗳……”
    子龙准备要走,听到喽啰们的叫声,也是叫我老板将军,因此扣马横枪,开口问道:“叫我何事?”
    有几个胆大的小头目跑到赵云的马前,就对他说:“我们的大王被你枪刺丧命,山上有弟兄数千,今后怎么办?现在我们想请你老板将军上得卧牛山上做我们的新大王。”子龙听完这几句话,面孔一板要想将他们大骂一顿,突然间也想起了自己的处境。赵云认为,皇叔到底在哪里,我还没有知道。古城的“都大王”是不是张飞,很难确定。万一不是三将军,那我准备到哪里去呢?再说我有着这数百只马匹,五、六十个马夫,一下子倒很难安身。子龙想到这里,看来卧牛山倒是个好地方,我并不是落草为盗,而是暂且作为安身之处,尚可命人去打听古城是不是张飞,这不是一举双得吗?子龙决定就如此。因此脸上露出了笑容,向这几个小头目说:“弟兄们,此话当真?”
    弟兄:“我们真心请你上山!”
    赵云:“既然如此,与我马前带路!”
    这班喽啰们真是感到出乎意料,只费两三句的说话,这位“老板将军”竟然愿意上我们的山寨,因此头目们领看众弟兄,从山下到山上排开队伍迎接新大王。赵云带了马夫等上山进寨,在草堂上坐定了下来,恐怕喽啰们下山去干坏事,他立即向头目们传下三个口令:第一,将过去的大王连人带马好好埋葬;第二将我数百匹马都要去者斫草来好好地喂养它们;第三,过往任何客商一律都不去抢劫,谁人违令,立斩不饶。”弟兄们听到最后一条命令,大家感到失望,请你上山的目的就是要你带着我们去打劫客商,照你这样的命令,山下这些粮草吃尽之后,难道叫大家等死不成?但是谁都不敢违抗。有几个头目想,连这个新大王的名姓都没有知道,所以走上前去问赵云:“请问新大王尊姓大名!”
    赵云:“这个……”子龙想,不要说现在不留名,我过去在沙场上一向是不喜欢留名。若然,现在将赵云二字讲了出去,今后不是要被人所耻笑吗?哪知道头目们连连追问:“新大王,你到底姓甚名谁?”问得赵云发了火,对着弟兄们两眼一弹说:“不要问!”
    正巧赵云回答他们只有三个字,加上山上的喽啰们识字的很少,他们误以为这位新大王,姓不名字叫要问,所以大家叫他“不大王”。赵云笑在心中,想着这样也很好,不到底就算了。何况我不是做强盗,的的确确不是大王!就在子龙挑去裴元绍的第二天,周仓带着黄河的一班弟兄赶来卧牛山。他远望山上所有旗帜全部拔掉,尤其不见裴大哥的旗帜,周仓感到奇怪。就将带来的黄河渡口的数百名弟兄,在离卧牛山还有一段路的地方停了下来,自己一个人先去问讯。他到得山脚之下,看见几位弟兄正在斫草。仔细一看,却原是茅草岗的弟兄,因为他在归顺君侯之后,有五百名弟兄叫他们来卧牛山暂且安身,想不到裴元绍一点情面都没有,就要叫他们斫草做工,难道吃你几天白饭也不行吗?你也太不仗义了!因此,周仓跳上前去开口问道:“呔!弟兄们还认识我么?”
    从茅草岗来的几个弟兄,回头见到是周仓,要紧站起身来说:“原来是周爷!”
    周仓:“你们与我通报裴大哥,说我周仓来了!”这几个弟兄悲伤地回答周仓说:“周爷,裴将军已经死了!”
    周仓听说裴大哥死去的消息,他的人顿然发呆。想裴元绍好端端的身子,怎样死得这样的快?要紧追问弟兄说:“裴大哥生的什么毛病?”弟兄们告诉周仓:“裴将军并非生病而死,为的是要抢劫马贩儿的良马,被马贩儿一枪刺死!”
    周仓想,裴大哥他在黄巾党中好算本领高强的一个了,怎会死在一个马贩的手中?有点不可思议,想必这个马贩儿一定生得三头六臂,要不然怎样战胜于他?因此,惊奇地问弟兄说:“这马贩儿生的是怎样的相貌?”
    弟兄们:“周爷,这马贩儿身材矮小,好似一个面白书生的模样。”
    周仓更觉奇怪,心想一个小小的马贩,有这么大的本领?!他真是半信半疑,继续问弟兄说:“这马贩叫什么名宇?”
    弟兄:“这马贩叫‘不要问’!”
    周仓虽然有点“戆大”,听见这种名字,心中也觉好笑,再问弟兄说:“这个马贩现在何处?”
    弟兄们:“这个人现已在卧牛山上,当上了新大王!”
    周仓想,我一定要与裴大哥报仇,即使没有本领,也要想方设法捉住这个马贩儿,何况我这一身步战的本领,连我家主人关君侯也难以胜我,难道怕你这小小的马贩不成吗?打定主意,对着弟兄们说:“你们与我回上山去,说道有一个姓周的前来与裴元绍报仇,命这马贩下山送死!”说罢,他已经抽出了腰中的一对锤头。
    这几个弟兄听到周爷要为裴将军报仇,他们心想,今日是一场恶战!上面这个新大王的枪法好得出奇,自己周爷步战的本领也是天下无敌,两个好手交战起来,这不是一场恶战吗?所以飞报上山。
    子龙正坐在巢穴之中,弟兄上前禀报:“报……‘不大王’!”
    子龙以错为错,开口问道:“何事报来?”
    弟兄:“山下来个姓周的,说要与过去的大王报仇,要请你立即下山交战!”
    所说,今天周仓吃亏的主要原因在于这两个弟兄没有报清,只要说明关君侯马前步将周仓,赵子龙绝对不会与他交战。因为他本来要找寻刘、关、张,现在只说姓周的,世界上姓周的不是周仓一个人,子龙认为来人大概同过去的大王是知交好友,充其量不过是强徒,那有什么惧怕!立即命令带马扛枪,弟兄们带上了鹤顶龙马,两人送上长枪。子龙上马抱枪,众弟兄寨门大开,聚满在半山上。
    子龙飞马冲下山去,心想,说到报仇,定然山下人山人海,现在向下一看,见到下面只有一个人,而且是个步将,提了一对锤头在那里跳来蹦去。事实周仓在遛动两腿,子龙开口对来人喊了一声:“下面来者姓周的听了,‘老板将军’来也!”
    周仓听到声音抬头一看,只见马上果真是一个身材矮小的面白书生。照这样的身材,你裴大哥怎会丧身在他手中,这也算是你的倒霉!周仓睁大了一对夜光眼,怒容满面地喊道:“呔!小小马贩,你胆敢将我家裴大哥枪挑,俺前来同他报仇,快快与我下山领死!”
    刚说完这两句话,子龙已到了山脚之下,马匹还役有扣住,周仓已经跳了上来,蹿到了子龙马前,便起两柄锤头向他马头打了下来,口中叫一声:“马贩儿,招打!”
    子龙看他先下手,要紧起长枪招架他的锤头,说一声:“姓周的,你与我且慢!”说罢,枪头已经碰上了他的锤头。周仓便将两柄锤头象剪刀一样剪住了子龙的枪头,准备用力拔去他手中的长枪,哪知道子龙用力起长枪向上一枭,周仓毕竟是个超等的步将,他的步战技巧变化很多,就趁你枪向上枭的时候,他就两足一蹬,再借你枪头上之力向上腾空而起,子龙抬头一看,心中不觉称赞一声:“好!”感到他身轻得象飞鸟一般,说明他的功夫到家,我轻轻地一枭,他就能跳得这么高。你还在想的时候,周仓已经从上面回了下来,起两柄锤头上的钉子直刺子龙当顶,喊一声:“马贩儿去吧!”
    子龙赶紧起长枪招架了上去,只要你枪头一碰到他的锤头上,周仓已经翻到了马后,身子还未立定,两柄锤头又在子龙的马屁股上打了上来。子龙翻身起枪招架。周仓感到打不着战马,他就打一个旋风,翻到了子龙的右面,向子龙的右趟打来。子龙很快地提起枪钻招架了上去。周仓收转锤头,身子蹲倒,在地上一滚,从子龙的战马肚皮底下滚到了左面,起身来就在子龙左腿上打了过去。子龙眼明手快,侧过身来,起手中枪尖招架。就这样,周仓从马前马后,马左马右,上上下下打得赵子龙只有招架而无法回手,锤头越打越紧,越打越急,真象暴风骤雨一般向子龙四周打来。子龙的长枪越舞越急,好象闪电相仿,招架得水泄不通。看得卧牛山上的所有弟兄掌声如雷,喊声震天。一口气周仓打了三百多下,但是无法打中子龙一下。周仓在想,这个马贩确有道理,当时我在茅草岗,我家主人关君侯尚且要被我打得叫我住手。可是,今天的马贩儿越战越狠。这时的子龙也在想,这样好的步将还是第一次遇到,我本领虽好,缺少一名马前步将,要是这个姓周的当了我的马夫,今后我沙场可以借他三分之力。但赵子龙哪里知道,这位周将军早有主人了。这时的子龙一心要想收服他,但是心中也明白,我不给他一点厉害看看,他岂肯服我?再想,现在我只能招架而无法回手,他根本也不会服我。因此子龙一面招架,一面在寻找回手的机会。
    大家知道,赵子龙,即赵云,在《三国》人称“巧将”。他不慌不忙地在琢磨着周仓的锤法,一般看来好象周仓是乱敲乱打,一无规律,事实上任何战法,都有他的一套或一路的规格。结果被赵云摸熟了周仓的战法,他是一路八十下的快锤法。他的第一下总是从马头开场,然后上下左右前后,四面八方象风车一般地、循环不断地打着,打满了八十下,他又要从打马头开场。赵云想,在这一路锤法之中,七十九下我只可被他白打,无法回手,就在这第一下打马头的时候,我招架上去,他总是向上一蹿,就在这一蹿之间我便可回手,但是起手一定要快,万一刺他不成,又要被他打满了八十下再有机会,这是何等的困难!老实说只有你赵云才能捉住这个机会,《三国》中并无第二个可使周仓吃亏。再说赵云能够琢磨到这一点,已经是从被周仓打了不知多少个八十下,方才得到的收获,象做生意一样,本钱很大。因此,赵云一面招架,一面等待着还手的机会。果然,周仓马头上倒打下来,他那时候万万想不到已经被赵云捉住了他的破绽,他照常办事,蹿上前来叫一声:“马贩儿招打!”说罢,双锤打了过来,子龙全神贯注地招架上去,口中喊一声:“姓周的且慢!”话音刚落,枪尖已经招架了上去,用力一枭。
    周仓双锤在他枪头上一点,两足一蹬,一股旋风,向上蹿了上去。
    这一刹那间,赵云就起手中长枪,在枪钻上用左手向上一拍,这条银枪象腾空的蚊龙一般,同样也蹿了上去,他起右手紧紧地握住枪钻,名谓“单手执枪”,向周仓刺了上去,因为枪有一丈二尺长,加上赵云坐在八尺高的马背之上,再将右臂高高伸直,足足连人带枪要将近三丈,足够刺中周仓,而且赵云并不伤他之命,目的要使他信服自己,所以刺上去的长枪对准了他的左腿小膀之上,只听得“嗖”的一声,周仓在赵云的枪头之上摔了下来,跌倒在卧牛山脚之下。山上众弟兄看得清楚,大家惊奇地喊道:“周爷中枪了!”
    赵云见到自己枪尖上有着鲜血,知道姓周的果真被我刺中了一枪。这时的周仓。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挂彩。他双锤撂在地上,人从草地上坐了起来。他因为打动了性,并不感到十分伤痛,随即起左手将自己的左腿扳了起来,仔细一看,中枪的地方连外面的绕腿布都戳破了,他松下绕腿布,只见小膀上被他一枪刺得象一张嘴似大小,心中暗暗佩服这马贩,想他能够在我这样急打的锤头下还我一枪,这确是不简单!但在这种场合之中,他哪里肯说出“佩服”这二字,尤其他从不带有止血药,一般说来称为“金枪药”。现在看小腿上流血不止,就在身旁抓了一把泥土按在伤口上,把脱下来的绕腿布翻了一个身,将它紧紧地裹了起来,左腿伸缩了几下,口中不觉说了一声:“还好!”
    这时,赵云看到姓周的包扎好这条左腿,以为他已经佩服我了,因此开口问他:“姓周的,你可佩服我老板将军么?”
    周仓:“俺岂肯服你!”
    赵云:“那你再敢来么?”
    周仓:“俺来也!”说罢,在地上拎起两柄锤头,向赵云方向蹿了过去。子龙见他仍旧蹿跳如飞,好象没有中枪的样子,心中明自,这个家伙也是个英雄性格!那我今天,一定要使你服我不可。刚想着,周将军两锤已经向马头上打了下来,叫一声:“马贩儿,你与我招打!”
    赵云起枪招架,周仓照老样子借他之力,两足一蹬,一个旋风向上腾空而起,子龙准备再刺他一枪,不料没有第一枪那样还手得迅速,银枪刺了一个空,子龙明自又要被他打满八十下我才能乘机还手。
    周仓被你刺了一枪更其心火直冒。从上面打下来,双锤对着赵云用力地打个不住,口中连连骂道:“你这个马贩儿,竟敢枪刺俺老周。今天定要你的命!”他连驾带打地很快一路锤法打满了八十下。
    这时,赵云知道他一路八十下锤法已经结束,就在等他第一锤的机会。果真如此,周仓双锤又向子龙的马头狠狠地击来,赵云在想,这一个机会千万不能错过了,所以十分当心地起枪招架了上去,枪上的力气改轻了一部分,但是仍旧起枪向上一枭,无形中改慢了周仓蹿上去的速度。因此,长枪跟着周仓一起刺了上去,巧极了,第二枪不但还是刺中在他的左腿小膀之上,而且仍旧是第一枪的伤口上,连刚才的一把泥土也刺了进去,这样的剧痛凭你英雄也忍受不了。周仓口中急叫连连:“哇呀——!”他的人从枪尖之上又摔了下来,山上众弟兄见到他连中两枪,大家发了呆,吓得声息全无。认为这个新大王可称天下无敌了!当时的赵云,见到姓周的又被我刺中一枪,想必他一定服我了。周仓跌倒在地上,双锤脱了手,痛得在地上睡了一会,等到一阵剧痛过后,他方始坐起身来,将腿上绕腿布重新松了下来,只见布上枪洞无数,对马上的赵云两眼盯住不放。他在中第一枪的时候认为是披马贩偶尔刺中,所以心中不太佩服,现在又被他刺中了一枪,这说明马贩的本领确是在我之上,一般聪明的人就应该不再交战了。所说周仓从来役有吃过亏,加上他鲠直的性格,又见山上众弟兄都在观战。他哪里肯下这面子,因此咬紧牙关仍旧在地上抓了一把泥土按在伤口上,将右面腿上的绕腿布换到了左腿上,继续把受伤的左腿活动了一下,自己感到不便得多了。
    赵云坐在马上看得清楚,见他包扎完毕就开口问他:“姓周的,你服也不服?”
    周仓顿了一顿,眉头一皱,回答子龙。
    周仓:“老周不服!”其实他心中已经服了!
    子龙对他笑笑说道:“那你不服,再敢来否?”
    周仓:“俺来也!”
    事实上明知战不过他,这第三枪是多余的了。赵云见他再敢来交战,心中反而佩服了他,看来刺死他也很难服他。不管怎样,你敢来我就敢刺。周仓提锤在手,果真跳了过来。要是换了其他人可以明显看出这条左腿早已要失去灵活,因为周汉寿人称“飞毛腿”,一下子还不那么显著。实际上,他只用一只右腿跳到了赵云的马前。所说,刚才中枪的原因主要在于马头开场,你应该改变一下打的方式。要知道,他的锤法一下子很难改变过来,尤其中了这两枪,他心中又气又恼,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两锤头仍旧在马头上打了下来。腿上受了伤,两臂气力也减少了一些,赵云长枪招架上去,周仓向上蹿的速度也大大地减慢,子龙这一枪毫不费心地刺中了他的左腿,巧的是三枪全刺在同一个伤口之上,刺得周仓两眼发黑,头脑发胀,人未落地,双锤已经脱手,连叫声也没有哼一哼,从上摔了下来,躺在草地上动也不动,事实上剧痛过头。
    山上的弟兄们认为周仓已经死了,大家高声喊叫:“不好咧,周爷死了啊——”
    周仓听到喊叫声,要紧从地上坐了起来,回答说:“老周没有死嗳!”
    这时,周将军对自己的左腿看也不看,只是对马上的赵云弹出愤怒的双眼,一言不发。但是,他心中在想,莫怪裴大哥在他枪上丧命。我报仇不成连中了三枪,丢失了面子,一下子倒无可奈何。
    赵云也在想,我看你这个硬汉服与不服。所以再一次问他:“姓周的,你服我否?”
    周仓没有一句话,相隔了片刻之间,伤痛略微好一些,他拾起地上的锤头,人从草地上勉强地跳了起来,对着赵云恶狠狠地回答说:“你这马贩,把俺老周连刺三枪,俺还是不眼于你,如今你这马贩在此等候,待俺老周去请我家主人前来报仇!”说罢,他脚步踉跄地向古城方向奔了回去。
    赵云听他说,叫主人来报仇,莫怪他不服我,原来他早有主人了,想必他的主人定是个强徒中的魁首。子龙想,凭你天下勇猛之人,我都要会他一会。因此圈马上山,也役有去问弟兄们姓周的主人到底是哪一个。现在让你赵云在山上等候。
    再说,周仓忍着痛没有跑出多少路,见到古城方向飞来两骑战马,原来是刘皇叔与关君侯。他们自从周仓离开古城的五天之后,不见他回来,云长担心周仓是个傻瓜,不要在路上出了什么事。特别华吉已经死去了,云长把周仓象华吉一样地爱护,因此亲自赶来。皇叔愿意陪同自己二弟一起前往,带领五百古城的弟兄。到今天在马上只见前边奔来一人,远看好象是周仓,但是云长感到他行路为什么这样地缓慢。
    这时,周仓的夜光眼已经看得清楚,见到主人与皇叔来了,他象小孩子见到父母一样,直向云长马前扑来,还等不到他们弟兄扣马,他已经在马前跪了下来,叫一声:“皇叔、主人在上,小人拜见!”
    云长与刘备扣住马匹。弟兄们在后排列。关将军想,我命你去招安两路人马,你怎样一个人去仍旧独自回来,一下子还没有注意到周仓腿上受伤,所以云长开口动问:“汉寿!”
    周仓:“小人在!”
    关羽:“关某命尔招安两路人马,怎样尔一人回来?廖化裴元绍现在何处?”
    周仓叹了一口气,口答主人说:“哎!主人听了,一言难尽!小人赶到黄河,廖化不听主人之言,山寨被蔡阳烧个干净,俺就领着他的部分弟兄赶回卧牛山,准备在回来的路上将裴大哥招安回古城。哪知晓裴大哥也不听主人的说话,下山抢劫马贩的良马,被这马贩将裴大哥枪挑身亡。小人要为他报仇雪恨,哪知晓这马贩本领高强,小人非他的对手,在左腿上连中三枪。”
    周仓说罢,人从地上站了起来,把一条左腿抬了起来,对.着刘备与云长说:“请皇叔、主人观看!”
    刘备一看,不觉“喔唷”一声。心想,你中了三枪还能赶路,确是个英雄。
    云长见他腿上鲜血还在淌下,知道受伤不轻,要是不说中枪,一下子还看不出来。周仓他果真是个硬汉!想到周仓的本领,我都拿他没法,这马贩竟然能够连刺他三枪,说明此人的本领在我之上。云长问周仓说:“周仓,这马贩可对你讲些什么?”
    周仓:“他要小人服他!”
    关羽:“你可服否?”
    周仓:“莫说刺俺三枪,除了你主人之外,我谁都不服!”
    云长想,说明周仓是重义之人。当时要是没有普净和尚的推荐,恐怕我也收不服他。旁边的刘备听得清楚,他根据二弟的介绍。说周仓是个超等的步将,一般贩马的人哪能连刺他三枪?想到用枪的只有一个人,便是当年我的老友公孙瓒手下银枪将赵云,我在徐州同他相聚过一段时期,此人不但为人忠厚,而且枪法可称无敌。当时,他就想跟随于我。我曾劝说于他:公孙瓒是我的老友,既然愿将你赵云借于我,我岂能割朋友之爱。劝他安心帮助公孙瓒。如今听说公孙瓒已经亡故,我本来在打听赵云的去向。刘备想到这里,有意地问周仓:“汉寿,备要问你,这马贩生得何等模样?”
    周仓:“小人禀皇叔,这马贩身材矮小,面白书生的模样,与一个文人相似!”
    因为刘备在想子龙,被你这样一说,感到这个马贩各方面都象赵云,尤其也是用得一条好枪,奠非真是子龙?所以继续问周仓:“你可知道这马贩姓甚名谁?”
    周仓:“听弟兄们讲,他叫‘不要问’!”
    刘备与云长听到这个名字,不觉笑了出来,更疑心到是赵云了。因为我家三弟尚且在古城也不肯留名。赵云更其懂得这一点!因此,就对云长说:“二弟,你可听得,照汉寿所说的贩马人,好象当年赵云的模样。”
    关羽:“大哥,弟也在这样地想!”
    刘备:“要是子龙,那就更好了!”
    云长就对刘备说,卧牛山近在眼前,倒不如命周仓领往前去看一看,即使他不是子龙,他有如此大的本领,请大哥也要劝他出仕皇家。今后兴汉也能借他一臂之力。弟兄商量妥当,就命周仓领去卧牛山,叫这马贩下山。周仓误以为主人为他去报仇,困此忘记了腿上的伤痛,更谈不到去包扎一下,因而转身就跑。云长与刘备带领随从弟兄随后跟上。周仓很快到了山脚之下,对山上高声喊道:“呔!山上听了,我家主人来了,命这马贩儿下山送死!”
    山上弟兄一看,周爷倒又来了,听说他叫了主人前来,弟兄们都明白他的主人便是当今关君侯,要紧飞报到草厅上。
    赵云刚才休息得不多时间,弟兄们报给他听,说:“刚才姓周的叫了他的主人来了,要你新大王下山。”赵云也没有去问他的主人究竟是哪一个,只管命他们带马扛枪,准备再下去厮杀一场。他上马提枪从山上冲了下来,总以为现在山下一定来了无数强徒,但目前对下面一看,可发一笑,仍旧是这个姓周的一个人在那里跳来蹦去,好象刚水的三枪不是刺在他的,身上。赵云想,你不服我,我倒佩服你了!因此对他喊了一声:“唗!大胆姓周的,刚才你中了三枪还敢前来缠绕。老板将军来也!”说罢,马已扫到了卧牛山下。
    周仓见到这马贩儿,毕竟心中有些害怕,就对着君侯来的方向一指,开口对赵云说道:“呔!小小马贩,你且听了,我家主人来也!”
    赵云想,你家主人在哪里,我倒要看他一看。子龙向周仓指的方向一看,说也奇怪,强徒并不是叫来的强徒,却是两位官家的打扮在并马而来。近则一看,一个好象皇叔刘备,在他旁边的好象是二将军关云长。在这点上,子龙一下子搞不清楚了!这时的皇叔与云长也看得清清楚楚,马上此人果真是常山赵子龙。双方看清,原来都是自己人,子龙要紧丢枪下马。周仓看得好笑,他还以为到底主人的威风,吓得他从马上跌了下来。这时的刘备、云长,同样丢鞭下马迎了过来。子龙跑到刘备面前一拱到底,口中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皇叔、关将军,小将赵云有礼了!”
    刘备:“啊呀!子龙,果真是你,正是天各一方,人生何处不相逢?刘备还礼了!”
    云长同样还了一礼,就在不远地方的山石上,三人坐了下来。周仓见到此景,他虽然是“戆大”,这一点他也懂得,看来皇叔与我家主人和这马贩过去就熟悉了,因此跑过来站在自己主人的背后听他们的谈话。子龙就问:“皇叔与关将军,你们弟兄二人,今日怎会到此?”刘备就从徐州失散,到古城相会,向子龙讲了一遍。再问子龙:“你怎样在这卧牛山?”赵云同样把公孙瓒去世以后,为了寻找你皇叔,借着贩马为名:“不料这里山上的大王欲思抢劫我的良马,被我枪挑以后,今天来个姓周的为他报仇,我将他连刺三枪,目前下山正巧遇见了你皇叔与君侯。”刘备就对子龙说:“这里山上的大王,早已归顺了我家二弟,今日被你连刺三枪的人名叫周仓,乃是我家二弟马前的步将。”赵云听完这番说话,知道打了自己人,倒感觉不好意思了。想这里的大王,好得他已经死了,难为情的便是这周仓,今后我归顺了刘皇叔,要与他天天见面,这倒更为难了。赵云想到这里,立即站起身来,走到周仓面前叫了一声:“原来是周大将军,小将赵云多多冒犯,望勿见怪,我在此有礼了!”
    周仓想,你刺我三枪,结果对我打一个招呼,这笔账怎么算?既然自己人,也没有话好讲。周仓亦是个老实人,所以只是对赵云双手摇摇,连声说道们没得关系,没得关系!”说罢,转身就跑,向弟兄们听到裴元绍的坟墓,他上前叩了四个头,对着坟说:“裴大哥,你眼睛也没有睁开,碰到了自己人的枪上,死也只好白死,老周与你来世再会!”然后,他回了过来立在云长的后面。
    这时的刘备问子龙说:“子龙,如今你怎样?”
    赵云:“小将本来要找寻你皇叔。今日既然见了面,再也不愿分开,终身跟着你皇叔共图大事!”
    刘备听到赵云这番说话,又见他如此决意要跟我,放声大笑说:“哈……刘备有了子龙相助,汉室定能重兴!古城是我家三弟处,我们一起前往!”
    子龙就将数百匹马送与刘备云长就命周仓将腿上的枪伤好好地敷药医治。在卧牛山上下来几个弟兄,暂且为周仓洗清了伤口,敷上了金枪药。当然,今后还要请医服药。总之,这三枪伤势确实不轻,今后痊愈下来周仓的左腿终究打些折扣,他的老伤直要到后《三国》中,名医华佗为关将军刮骨疗毒时,同时与周仓除去了老伤。此话不提。
    卧牛山上所有的弟兄包括被周仓从黄河带来的数百人,一起跟往古城,编入了队伍之中。张飞在古城听说大哥二哥带了赵云一起口来,所说张飞在过去就同赵云十分知交,从今以后在刘皇叔手下被称为“黑白二将”,便是他们两人。
    这时,刘备在古城的军队,包括所有的弟兄编制在内,要有一万人马左右,准备就在古城重整旗鼓,与曹操再决雌雄。
    当时,孙乾对刘备说:“古城位于河北,靠近冀州,城关又小,恐怕袁绍要起兵前来攻打。我们虽然聚会在此,但是立足尚未稳妥,到时很难抵挡,倒不如放弃古城,迁往汝南,可以避免袁绍的攻击。刘备、云长等感到孙乾的说话有理,因此上至皇叔、二位夫人、文官武将。下至弟兄三军、兵马粮饷及一切行装,全部迁往汝南。在汝南的刘辟、龚都,本来是孙乾的手下,现在当然列队迎接皇叔等一行。皇叔到了汝南,虽然避去了袁绍的攻打,可是被曹操得到了消息。所说,《三国》之中,刘备与曹操一向敌对,曹孟德哪里肯放过刘备!他亲自带领数十员战将,起兵十万,向汝南的刘备大举进攻。
    要知下情如何,且看下集。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