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二请诸葛酒肆揖二翁 三顾茅庐隆中定三分-卷二 三顾茅庐-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二 三顾茅庐
第六回 二请诸葛酒肆揖二翁 三顾茅庐隆中定三分
    第六回 二请诸葛酒肆揖二翁 三顾茅庐隆中定三分
    刘备带着二位兄弟,赶去卧龙岗二请诸葛亮。这年是建安十二年的三九天气正当严寒季节。走到半路之上,突然大雪飘飘。顷刻间北风似刀,朔风凛冽,遍地积雪。张飞在马上心中怨恨诸葛亮,你不应该躲在隆中不出山,害得我们弟兄三人冒着这样的鹅毛大雪再赶去卧龙岗,他忍不住气对刘备说:“大哥,这样大的风雪,我们回去吧!”
    刘备:“三弟,你要知道,孔明时常云游四方。前番未能相见,如今这样大的雪,料他定在家中,我等赶去才能相见。何况已经走至半路,俗语说,不要半途而废。”
    张飞:“大哥,这样冷的天气,难道你不怕吗?”
    刘备:“愚兄为了相请贤能,再大的风雪也是不怕,要是三弟怕冷的话,那你先回转新野!”
    刘备以为张飞真的怕冷。哪知三将军是同孔明有气!你真正叫他回去,他便环眼圆睁地对着刘备说:“大哥,兄弟在沙场死都不怕,难道还怕什么冷么?”
    皇叔一听,感到好笑!一时叫冷,一时叫不怕,都是你一个人在讲。刘备还没有察觉到张飞对孔明的恼怒,皇叔想,既然如此说,皇叔便回答兄弟说:“三弟,既然不怕冷,有得回去也要走一半路,那末何不赶去卧龙岗。”
    关将军自从刘备对他比上了一段古典,他再也不讲什么了。弟兄三人就这样冒着风雪,顶着寒风来到卧龙岗。到卧龙岗后,车辆停在下边,刘备抬头一看,正是:山披银装,林如玉琢!与初请诸葛亮时换了一个世界。弟兄三人一齐下马,带着马匹慢慢地上得卧龙岗。
    皇叔对岗上四处一看,周围远近积满了大雪。天上还不断地象梅花一样在朵朵飘飞着。这正是:彤云层层,冷风惨惨。刹时间,烂银盖顶,遍地一色,四下难行。也不见树木山根,獐狍野兔皆伏山岭。大小门户都未开,乡间草屋尽关闭。皇叔刘备不觉“喔唷”地透了一口冷气,幸得前番来过一次,即使无人也不必问讯了。皇叔在前,关、张在后,直往孔明府上而来。半路上经过二间草屋,外面悬挂着一块招牌,上面写道“酒铺”二字。
    刘备与两个兄弟说:“二弟、三弟,我们三人浑身堆满了雪,何不到酒铺前略歇片刻?”
    弟兄三人,就带马来到草屋的外面,站定了身子,各自将身上的雪拍一个干净。皇叔正在抖着龙冠上的雪时,只听得酒铺里面传来了声音:“大雪飘飘无处游,在此畅饮一解忧!”
    刘备听到这两句话,要紧戴上了龙冠,回头对里面一看,只见两位先生对面坐着,都是道家打扮。一个是白脸长须,一个是青脸卷须。皇叔一见,认为其中两人必有一个是诸葛亮,因为他们在说道天空下雪,只好在此饮酒。心想,我幸得冒雪赶来,天好的话,孔明可能又要出外了。因此他掉转身来,走进了草屋,到这两位先生的酒席前一躬到底,开口言道:“二位先生之中,哪一位是卧龙先生?刘备在此有礼了!”
    这两位先生见到刘备这样动问,真是可发一笑。他怎象猜谜语一样的问讯。一个白脸长须开口问道:“将军莫非刘皇叔?”
    刘备:“原是刘备!”
    石广元:“你要见诸葛亮么?”
    刘备:“是也。”
    石广元:“我等两人都非孔明。”
    刘备想,又是行了一个白礼。开口问道:“那二位先生尊姓大名?”
    石广元:“我乃颍州石广元,他乃汝南孟公威,与孔明皆为老友。”
    刘备:“刘备久慕二位的大名,但不知卧龙先生在家否?”
    石广元:“长久不见了。今日大雪,他可能在家,皇叔既已到此,可以前往北去,便是他的住处。”
    刘备:“备前番来过,不劳费心,再见了!”
    皇叔回出了草屋,与二位兄弟说:“里面两位乃是孔明的好友,我二次到卧龙岗,前后见到了很多山林隐士,唯不见孔明。”
    皇叔说完了这几句话,带着马匹在前面,关、张在后,向孔明的住处而来。过小桥,穿庄场,将马匹全都拴上了竹林。皇叔上前轻轻地叩着大门,只听得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知道是前番初请诸葛亮时遇到的那位小僮。听他口中嘀咕道:“我当风吹竹,原来人叩门。”说罢,将门开了,果真是这个小僮!
    皇叔上前打了个招呼,说:“啊,小僮,刘备又来了!”
    这小僮见到他们弟兄三人,他心中亦非常佩服。认为外面这样大的雪,你们竟然会赶来卧龙岗。因而面带笑容地还了一个礼说:“原来是刘皇叔。这样的风雪,赶来此地,不知有要事?”
    刘备知道这个小僮说话很俏皮,前次我已领教过了。我分明前来相请你家先生,今日你还装作不知。皇叔陪笑着说:“请问小僮,诸葛先生可在里面?”
    小僮:“在里边草堂之上。”
    刘备对张飞看看,意思是幸得没有听你的话,要是在半路上回去了,岂不要错过了机会?我知道下雪天他是不会出去的。所以对小僮说道:“请问小僮,刘备可以进去么?”
    因为前番被他触过霉头。所以,招呼打在前头。小僮微笑地回答说:“不必通报,皇叔只管进去便了!”
    刘备就命二弟、三弟在草屋外等候。云长与张飞就在屋檐下拍着身上的雪。
    刘备跟着小僮跨进了草屋,只见里面一副对联,上一联写着:“淡泊以明志”;下一联是:“宁静而知远”。皇叔见到这副对联,已经知道孔明是一个好静不好动的性格之人,因此随着小僮跨进了第二进草屋,只见草堂上生着火炉,火炉旁坐着一人,年龄尚轻,约来二十青春,腮下无须,他抱膝而坐,口中又象读书又象在唱歌似的,因为他没有拿书本在手,但是念得很认真。皇叔只听得他在那里念道:
    “凤翱翔于千仞兮,非吾不栖;士仗处于一方兮,非主不依。东躬耕于陇亩兮,吾爱吾庐;聊寄傲于琴书兮,以待天时。”
    皇叔听完他的吟诵,知道孔明先生确有高志,他就在等待时机。皇叔想,你有着这样的大才,现在正当用人之时,我又真心前来相请于你,正是你有心,我有意,让我赶快上去相见吧。因此等不及小僮禀报,跨上前去对着这位先生看看,刘备心想,我为了你孔明,不知行了多少个白礼,想必现在我这个礼,不会白行了。所以,他深深地一礼,并说道:“伏龙先生,刘备有礼了!”
    这位年轻人要紧站起身来,问道:“皇叔,你莫非要见我家二哥么?”
    刘备想,不管二哥、三哥,我只知道要见诸葛亮。因此问道:“先生究竟是谁?”
    诸葛均:“我家弟兄三人,大哥叫诸葛瑾,字子瑜,现在江东相助孙权;二哥诸葛亮,字孔明;我乃排行第三,诸葛均的便是。”
    刘备一听,就差一个字,对小僮看看,我要见的是诸葛亮,你怎么领我见了诸葛均?小僮对皇叔看看,意思是你刚才对我说的是要见诸葛先生,这不是诸葛先生么?你说要见诸葛亮,可是你这个“亮”字没有说出来。我并没有错啊!皇叔也拿他没有办法。
    诸葛均立即招呼刘备说:“皇叔请坐!”
    刘备在炉子旁坐了下来,小僮送上了一杯茶。皇叔想,这天寒地冻,吃一杯热茶也能暖暖肚。因此就问诸葛均说:“可知令兄哪里去了?”
    诸葛均:“我家二哥,从来是往来不定的。”
    刘备:“那何日回来?”
    诸葛均:“他回来的日期从来也不定的。”
    刘备想,我这里已经来过两次,不要孔明先生回来之后,等到我问讯赶来,他倒又出去了。这样,今生难以见面。一想有了!倒不如让我留下字条,让孔明回来可以知道我来请过他两次了,这样他可以在家等候我刘备。皇叔便对诸葛均说:“先生,可否借来笔墨一用?”
    诸葛均就吩咐小僮,取来笔墨与纸张。刘备一看砚台中的水已经结成了冰,说明今日的天气好算冷的了。他就靠在火炉旁的椅子上解一解冻,方始磨墨提笔,写上了一张便条留给孔明,内容是:秋天相请先生未能得见,冒雪冲风二请先生,遇见了令弟。希先生回府后在家等候,刘备隔日再造府相请。皇叔将便条交给了诸葛均说:“这张便条,费心先生等候令兄孔明回来交付于他,多谢了!”
    诸葛均:“些些小事,何必客套!”
    皇叔坐在草堂上,他感到别有风味。因此,东看西望,根本忘记了要回去。你哪里知晓,虽然在乡村农夫之家,规矩也非常大。诸葛均看刘备坐着不走,便向他直言不讳地说:“皇叔,家兄不在,不能多留外客,皇叔可以自便的了。”
    刘备一听,这地方的规矩远远胜过了我新野的衙门。没有坐多少时间,已经向我发逐客令了。刘备只好含笑地站起身来,连声应允道:“是是是,刘备告退了!”
    诸葛均:“在下相送!”
    刘备在前,诸葛均在后,将皇叔送至大门口。皇叔向外一望,见天上的大雪还象倒灰一般地落下来。云长与翼德见自己大哥被一个青年送了出来,要想开口问他是不是孔明。刘备先向两个兄弟介绍说:“二弟三弟,孔明先生仍旧没有回来,这位便是伏龙先生的胞弟诸葛均先生,你们见过了!”
    云长、张飞一听,心想,又是空跑了一趟。因此,听大哥所言,二人见过了诸葛均。正在这时,只听得小桥之上有人作歌而来,刘备正在向诸葛均行礼告别时,听到歌声转身便望,只见一个老人,头戴道巾,身穿道袍,骑上一只骡子,在小桥上踏雪而来,手执葫芦,口中高声作歌:“正是一夜北风寒,万里彤云厚。上空雪乱飘,盖尽江山旧。仰面观太虚,疑是玉龙斗。片片鳞甲飞,顷刻满宇宙。骑骡过小桥,独叹梅花秀。”皇叔听到这支歌,又看到他的方向往这里而来。他想,孔明回家了!因此,冒了大雪向这位先生的面前奔去,半句都不问,只管一揖到底,满有信心地说:“伏龙先生,刚才有令弟殷勤招待,以为先生过日回来。不料在此相见,真是有幸得极,刘备有礼了!”
    骡子上的老人笑着问道:“皇叔,你莫非要见我家小婿么?”
    刘备想,我不管大婿小婿,目的是要见诸葛亮。所以,要紧问道:“先生是哪一个?”
    黄承彦:“孔明是我小婿。老汉黄承彦便是!”
    只听后面的诸葛均带着紧张的声调对着刘备说:“皇叔你不要弄错了,他不是我家二哥,乃是我家二哥的岳父大人也!”
    刘备听到他们两人的说话,再对骡背上的人仔细一看,喔哟,见他须髯都白了!年龄少不了六十,诸葛均看来最多二十青春,哪有弟兄相差四十年纪呢?原来他是诸葛亮的岳父,想我为了想请孔明,怎么象发了痴一样,心中感到惭愧,要紧改口称道:“原来是黄老先生,可知道令婿在哪里吗?”
    黄承彦:“好久不见了,老汉今天提酒踏雪而来到孔明家中,也是来找我小婿的呀。”
    皇叔想,诸葛亮这个人真不简单!他的去向,连他的岳父都不知道。看来只可下次再来了。便对黄承彦行了一个礼,说了一声:“老先生再见了!”
    皇叔便与两个兄弟从竹林里牵了马匹,无精打采地离开了这里。这样大的风雪,张飞这个人他气过了头,反而倒要寻些乐趣出来,他知道自己大哥这次又没有遇到孔明,心中亦很不舒畅,让我来使他开心一点吧。因此便对刘备说:“大哥,他们山林之人,不管春夏秋冬,风霜雨雪,总是作歌。兄弟今天也要来唱歌哉!”
    刘备想,你兄弟这时候作歌,真算得是苦中作乐!刘备待两个兄弟一向是爱护的,尽管自己闷闷不乐,绝不愿扫兄弟之兴。所以,对张飞说道:“三弟有兴作歌?请了!”
    张飞虽然说出了作歌,但是,一下子想不出恰当的歌词来。他四处一望,见到天空中不断地飘着大雪,倒被他想出了歌词。便对皇叔说道:“大哥,我的歌词来了,请你听好!”
    刘备:“请三弟速速唱来!”
    张飞:“大哥听了:一片一片又一片……”
    刘备:“这算什么意思?”
    张飞:“兄弟唱的是老天下的雪,不是一片一片的吗?”
    皇叔想,倒也形象得很,继续问道:“三弟,唱下去!”
    张飞:“没得了!”
    刘备:“只有一句岂能成为歌?至少要有两句,请三弟想来。”
    张飞:“太麻烦了。”
    刘备想,这个麻烦你自己找来的,这里又没有人逼着你唱歌,既然唱到,一定要唱象,因此命张飞说:“三弟,第二句一定要请你做出来。”
    张飞想了长久,对刘备说:“大哥听了,一片一片又一片,两片三片四五片。”
    刘备想,照你这样象加法一样地唱下去,不要说两句,你一直可以唱到新野县。
    后面的云长对张飞说:“三弟,待愚兄来助你一句,叫‘飞入水中都不见。’”
    张飞听完放声大笑说:“好得很!”
    皇叔想,到底我家二弟,这一句更加形象了。因为雪落入水中,顷刻间全部融化。因此称为“飞入水中都不见。”二请诸葛亮就这样地结束了!这正是:“一天风雪访贤良,不遇空归意感伤。东屋溪桥山石滑,寒侵鞍马路途长。当头片片梨花落,扑面纷纷柳絮狂。停鞭回首遥望处,烂银堆满卧龙岗。”弟兄三人下了卧龙岗,带着手下,推着车辆回转新野。文武与子民认为已经请到了孔明,都出城迎接。不料,仍旧设有把这位先生请到新野。大家为皇叔的空跑一趟大扫其兴。但是,刘备绝不灰心。他想,总有一天孔明要回转卧龙岗。
    光阴如箭。辞旧岁,迎新春。到了建安十三年的春天,手下人匆匆赶来新野,向皇叔禀报说:“这次我们打听到确实的消息,诸葛先生果真回转了卧龙岗。而且现在家中。”刘备听到这个消息,他准备了礼物,问两个兄弟:“你们卧龙岗愿意同去吗?”他们回答说:“大哥愿去,我等理当奉陪。”子龙与皇夫人说:“希望这次能把先生请来新野。”皇叔想,初请诸葛亮在去年的秋天,二请诸葛亮正在隆冬天气。今日三请诸葛,正在风和日丽、春光明媚的季节。弟兄三人到了卧龙岗,因为来过两次,不需要问什么讯了,直往孔明府上而来。过小桥,穿庄场,皇叔正在向前走去,前面匆匆跑来一人,刘备一看,便知是在二请时见到的诸葛均先生,皇叔立即向他招呼说:“先生,去冬一别,今春再见。刘备在此有礼了!”
    诸葛均本来低着头,没有注意到。忽然听到刘备的声音,抬起头一看,果真是皇叔。心想,他们弟兄三人可算得一片诚心了,为了我家二哥来此卧龙岗前后三次。因此,恭敬地回了一礼,说:“皇叔驾到,在下失礼了!”
    刘备:“闻得令兄在家,特来相请!”
    诸葛均:“我家二哥现在家中,皇叔可去一见。在下有些俗事,失陪了!”说罢,他就在皇叔身旁擦身而过,匆匆而去。
    这时,张飞虽然一起到此,认为孔明已经知道了我家大哥前来请过两次,他还不赶来新野,再要我等来此相请,架子可算天下最大的了。又见到他的兄弟,对我家大哥聊聊几句,转身就跑,他实在忍不住心头之气,脱口而出说了一声:“好大的架子!”
    刘备立即向他喝住,说:“三弟,千万不可无礼!等你见了孔明,切莫出语伤人而使前功尽弃,误了大事!”
    弟兄三人拴好了马,皇叔又来亲自叩门,只听得里面小僮走了出来,把门打开。皇叔一看,真巧!三次都是这个小僮,知道他喜欢俏皮,因此今日皇叔讲得十分详细,对着小僮说:“小僮请了!伏龙、诸葛亮、孔明先生可在里边?”
    小僮抿嘴一笑。因为,刘备上次说了诸葛先生,结果成了诸葛均。今天他是吃苦学乖,连姓连名带字号都一齐报了出来。小僮想: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今天,总算被你等到了。所以,回答刘备说:“我家老师早已回来!”
    刘备:“可能进去相见?”
    小僮:“皇叔只管请进!”
    刘备:“二弟、三弟,请在外面等候,待愚兄一人进见!”
    刘备跟着小僮进了草屋,走到第二进的草堂口,对上面观看。只见这位卧龙先生高卧在那里,他面朝外,背对里,睡在一只竹榻上。小僮准备上前禀报,刘备便将他一把拖住,轻轻对他说:“小僮,请勿吵闹先生,让他好好地安睡,刘备在此等候便了!”
    就这样,皇叔站在草堂之下,躬身而立,声息全无。小僮一看,心想,刘备可称得诚心诚意的了。当时皇叔想,既然孔明就在眼前,早晚可以同他见面说话,何必心急呢?说笑话,你就是睡到明天这个时候,总是要起身的。我既然到此,稍等有何妨!
    你刘备有这样的耐心,外面的张飞感到自己大哥,进了草屋已久,为什么到现在不见他出来?因此,他与云长说:“二哥,待兄弟到里面观看一下?”
    云长虽然也感到孔明架子太大,但是他在礼貌上还是十分注意的。大哥命我弟兄二人站在外面,这就说明不可失礼。尤其三弟生性鲁莽,万一闯出锅来,大哥岂不要责备于我?因此,关切地对张飞说:“三弟,你往里面千万要注意,不可无礼!”
    张飞:“二哥你放心便了,兄弟前去悄悄地一看。”
    张飞恐怕被刘备发觉,他就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他到得第二进的草堂之下,只见自己大哥象身犯重罪的犯人一样,低头站立着一声不响。可是见到上面一个道家打扮的人,想必定是孔明,只见他高高地睡在那里。这时的张飞,顿时环眼怒睁,咬紧牙关,真恨不得跳上前去,一把将他从竹榻上拖下来,一想不对!因此他又怕被刘备发觉自己闯了进来,只得耐住性子回到了外面,见到云长,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可恼啊,可恼!”
    关羽:“三弟,恼从何来?”
    张飞:“二哥,你哪里知道,我家大哥他象囚犯一般地站立在草堂之下,这个南阳的农夫高高地睡在草堂之上。他有多大的本领,竟敢于藐视我家大哥?!这样的风和日暖,他还在呼呼大睡,真是一个懒夫,待老张去拿一把稻草,放上一把火,将这老棚烧掉它,看这妖道还起来不起来!”
    云长一听,虽然同样心中感到有气,但是你三弟这样的做法不但得罪了孔明先生,也是违抗了大哥的命令。因此,用阻止的口吻对张飞说:“三弟,岂可如此无礼!昔日大哥与我们说道文王聘请子牙之事,三弟忘了么!我等应与大哥一样,不可藐视贤能之人!”
    幸得被关将军阻挡,要不然张飞的性格说到做到,果真要放火,这样不是要弄出事来了!现在,他见到自己二哥对他的劝阻,只可连声叹气,但他不敢妄动!
    再说,里面的皇叔立了好久,只见上面诸葛先生身体微微地动着,翻了一个身,好象是苏醒过来了,但是还没有站起身来。他的口中自言自语地说着:“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刘备一听,心想,你自己做的梦,当然只有你自己知道。其实,不是这样解释的!他的意思是:俗语说,人生如梦。尽管它象个梦,但这个梦怎样来做法,都是由自己来支配的。自己的命运由着自己来掌握!一个人连自己的命运都不能掌握好,那是多么的危险。孔明这两句,就是表明他能自己掌握自己的一生命运。皇叔认为这是两句空话。但是,只听他继续说道:“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这是表明春天日长的意思。最后听他开口问着说:“有客来否?”
    小僮听到动问,立即上前禀报先生说:“早有新野县刘皇叔到来,等候已久了!”
    诸葛亮:“何不早报?”
    小僮:“恐怕吵闹于先生。”
    诸葛亮:“贵客到此,待我更衣相见。”
    方始他从榻上起身后走向里面。小僮将竹榻移到了旁边,刘备等着先生。无多片刻,只见孔明从里面走了出来。皇叔看到他立地八尺左右,脸如冠玉,两条剑眉,一对俊目,正土鼻,四方口,两耳贴肉,腮下三缕清须,头戴一项纶巾,身穿鹤氅,腰中一条丝带,足上粉底马靴,手执羽扇,飘飘然似神仙一般,真有仙风道骨之气,看得刘备心明眼亮,要紧走上前去,对孔明深深一礼,开口说道:“伏龙先生,刘备久慕大名,如雷灌耳。今日得见,如鱼得水。刘备有礼了!”
    诸葛亮:“山人年幼无才,何劳闻名?我还礼了!”
    孔明吩咐小僮在草堂上摆着两只座位,招呼皇叔坐了下来。小童送过茶水。刘备先开口对孔明说:“先生,刘备前两次登门拜访,未能相见,留便条于令弟,料想先生览过了?”
    诸葛亮:“山人见得皇叔的留条,知道皇叔忧国忧民,恨亮无才无能,辜负了皇叔一片仁义之心。”
    刘备:“前日相遇司马徽老先生,早已谈及先生是当世之奇才。元直在临行之时,与刘备言道,先生有子牙、子房之才,想必他们决不会欺骗于我。先生何必客套?”
    诸葛亮:“司马徽老先生与元直兄都是良才。皇叔缘何弃凤凰而求鸦鹊,抛美玉而求顽石,实为可惜也!”
    皇叔听到孔明这番说话,他想起了初请诸葛之时,遇到崔州平的一段话。看来孔明也无兴汉之心,莫非他并不是客气,是借此推托?刘备想,我要兴汉,非要将你请出山不可!为了请你孔明,我受尽了风霜之苦。今天见到了你的面,一定要说得你孔明出山扶助。皇叔见他年龄既轻,却有如此之才,再称到伏龙,岂会徒有虚名而实无真才!我刘备见你孔明是如鱼得水,当作唯一的生命。刘备想到这里,不觉流下了眼泪,对孔明哭泣着说道:“如今天下大乱,万民招灾,干戈不息,皇业欲堕。刘备奉诏灭贼,十余年来屡遭颠沛。要是先生不愿助我刘备,那汉事何日能兴,刘备又有何面目见天下人喔?”说罢,刘备涕泪交流。
    他这样伤心地流泪,孔明倒一时很难说话。他想,刘备与我初次见面,竟会如此表示。因此,今后孔明出山之后,逢到必要的时候,就常常命刘备作此表示。因此有人说:刘备的眼泪是他的法宝。这不过是笑话罢了!事实上,孔明早有助刘备兴汉之心!主要是听到皇叔为汉室的重兴一片诚心,此乃是责无旁贷。此等是大事,要不即使你再哭也是没有用的。到这时,孔明对着刘备说:“皇叔仁义之心,亮早已明白。又受你三顾茅庐之恩,我理当出山扶助!”
    刘备听说诸葛亮愿意出山了,他便停止了悲伤,对孔明说道:“先生愿意扶我哉,乃是苍生之有幸也。”
    他说罢,便笑了起来,“哈……!”孔明看到刘备这种时而哭、时而笑的情形,他也笑了起来。皇叔见到此情,便将自己的座位向孔明身边移了一移,靠近他问道:“请问先生治乱之计!”
    诸葛亮站起身来走向里面。不一会,他拿出了一件东西挂在草堂的中间。刘备一看,只见上面写着“西川五十四州全图”。所说刘备在一生中,他看到了三种主要的图。今天在卧龙岗见到了孔明给他看的西川图,往后张松出川献给皇叔的又一种西川图,到今后刘备为关云长报仇扎下的连营图。前两图对皇叔是有利的,后一张图是对他不利的。孔明在原位子上坐定之后,对刘备说:“皇叔请听了,如今曹操自从灭袁绍以来,雄兵称百万,战将有千员,挟天子以令诸侯,独霸中原,暂时只能避其锐气,待机再战。江东孙权,三世占领南方六郡,有长江之天险,始终只能和而不可战。因为曹操北方平定,必有平定天下之心,并吞东吴。皇叔应当东联孙权,北据曹操。此乃兴汉之大纲,千万不可违矣!荆襄位于崎角之地,它四面受敌,如今刘表坐镇,但不久长矣。”孔明说到这时,他倒过身子,指着中间这幅图画对刘备说:“皇叔请看,这便是蜀中五十四州全图。”孔明继续对刘备说:“皇叔,西蜀地险民强,人才出众,土地肥沃,所产之物传于天下,进能伐,退能守,今是刘璋为主,此人胸无大志,结底要归于皇叔。依亮看来,先取荆襄为基地,然后长驱西蜀,西川定,东川翻掌便可占领,则三分天下定也。”
    这便是孔明“隆中论三分”。他不但定出了兴后汉之纲领,而且讲明了取三分天下之层次。按理来说,在这个时期,刘备与曹操的力量如此的悬殊,整个的汉室天下可称已被曹操所代替。在这非常危险的处境之下,今后能被孔明扶汉兴刘,成为鼎足三分。这确实是历史上罕有之事。这并不是孔明只要助刘备成三分天下,而是因为要取这三分天下已经要历尽艰辛,否则莫说重兴后汉,恐怕连刘备自身都难保住。这便是诸葛亮一向主张的“人定能胜天”的精神。
    刘备听完孔明的一番说话,便问他说:“先生真是高见!听你一番宏论,刘
    备顿开茅塞。何奈曹操占其天时,江东孙权占其地理,我刘备便如何?”
    诸葛亮:“皇叔放心!常言道:天时不及地理,地理那及人和。皇叔之德播于天下,人心所向,大事可成也!”
    用现代的语言来说,天时、地理都是客观的条件,人和是主观的因素。因此,孔明在隆中论三分是非常科学的分析。
    刘备问诸葛亮说:“先生何日去新野?”
    诸葛亮:“今天便可!”
    刘备大喜,他立即命关、张进见。云长与翼德从外面走了进来,先见过了刘备。皇叔对他们说:“二弟、三弟,速速上前去见过伏龙先生!”
    云长虽然不服孔明,但是他在礼貌上还是不失的。他走上前来,一躬到底,叫一声:“诸葛先生在上,关某有礼了!”
    张飞本来不愿进见,看在他大哥刘备的面上,他板着脸,称呼都没有,只是对着孔明把手拱了一拱,说一声:“老张有礼了!”
    诸葛先生一看便知道,红黑两将都是小觑于我。但是云长放在心里,张飞放在脸上。一般说来,放在脸上的人比较容易服他;,放在心里的人就不那么容易了,这倒事实。张飞看他气势汹汹,但是等到孔明出山后,第一次用兵称谓初用兵,火烧博望坡后,把夏侯惇十万兵烧剩九十六个,张飞不但佩服了他,而且愿意拜诸葛亮为师。云长一直要到《三国》最大的一次战争,即赤壁之战时,华容道放走曹操之后,他方始从心底里佩服孔明。
    这时候,诸葛均回来了.孔明便对自己兄弟说,我要到新野县助皇叔去了。你在家中好好地耕种田园,以免荒芜。诸葛均回答说,二哥你只管放心,我自有主张。孔明知道他也有出去扶助他人之意。诸葛均他今后要去相助曹操之后代。《三国》中怪事很多,大哥诸葛瑾相助江东孙权,二哥诸葛亮助刘,诸葛均助曹。弟兄三人各有所见,而且都是忠心耿耿。这暂且不提。
    再说,孔明临行出山时,他去拜见了岳父责承彦,一面向他告别,另一面请他老人家把孔明的妻子黄夫人迁离卧龙岗,搬往西川口有个名唤鱼腹浦的地方。孔明早已与刘备说过,今后向西川进展,所以过去那里。这样,孔明为了汉事大业,要与自己妻子分别多年。第二,孔明想我出山相助刘备,要防止曹操派人来卧龙岗威胁我的妻子,这样会影响孔明的事业。徐母的被囚,徐庶的遭遇,便是一个例子,真是前车之鉴。孔明安好了家,然后准备了一些行李,其中主要的东西是四十只大木箱,每一辆车子上装着一只木箱,木箱中并不是什么金钱财物,而是用兵上的要物。大家知道诸葛亮一出山连烧两把火,就是靠十只木箱初用兵火烧博望坡,再靠十只木箱火烧新野县。还有二十只木箱在《前三国》中没有用着它,要今后在进西川、打东川、七擒孟获、六出祁山等时期才用得着,要等后书孔明用着再提。现在皇叔带来的礼物,孔明收下了一半,作为安家所用,一半退还了刘备。就这样,诸葛亮被刘备请出了卧龙岗。到了新野县,赵云等文武众人听说这位大名鼎鼎的卧龙先生终于被请了出来!大家出城迎接。
    诸葛亮帮助了刘备,当然皇叔的事业欣欣向荣、蒸蒸日上。日后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