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送荆襄刘表明义 效重耳公子避难-卷二 三顾茅庐-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二 三顾茅庐
第七回 送荆襄刘表明义 效重耳公子避难
    第七回 送荆襄刘表明义 效重耳公子避难
    刘皇叔在新野城内,早为孔明先生准备好了公馆。诸葛亮一到新野县便问刘备:“请问皇叔,手下现有多少人马?”
    刘备并没有知道徐庶在孔明面前已经撒了谎,因此听到孔明试问,便以实情相告,而且还带着三分自豪开口言道:“先生听了,备现有人马九百五十人,过去只有五百人也!”
    诸葛亮听刘备说只有九百五十人,心里想着徐庶上次来卧龙岗,亲口对我说刘皇叔有着十万人马。九百五十与十万之数的差距太大了!这种大谎,只有徐庶撒得出来。所说上了自己人的当,就象敲落牙齿往肚皮里咽,半句话都没有。但是孔明想,我的用兵就算比人高强一点吧,作它一有三用,九百五十人也只不过三千人的兵力,能干出什么大事来?今后怎么办?为此,诸葛先生便请刘备买牛,两天买一只,三天买两只。起初,刘备以为孔明喜欢吃牛肉。他心里想,我刘备虽穷,毕竟是一家皇叔,新野县的主人,买些牛的能力还是有的。事实上用兵好的人,什么都能起作用。并不是孔明要吃这许多的牛肉。当时,刘备还没有知道诸葛先生的用意。另一方面,孔明请刘备继续招兵,不料招了很多日子的兵,一个都没有招到。九百五十人要想凑满它一千都没有能达到。真是可发一笑!
    当时,刘备就对孔明说;“先生,我刘备确是孤穷,过去徐元直到此,没有举什么大礼就拜了他为军师,今日先生也就这样作为我的军师吧!”
    刘备得到了一次便宜,他以为都可以这样的。不料,孔明劈口就回答刘备说:“皇叔听了,这是个大事,岂能凭一句话就好算是军师呢?再说,我虽然出山到此新野,今后是否久留在此,还没有一定。”
    刘备见诸葛亮这样地回答,他感到孔明和元直性格不同。但是,有一点刘备可以相信,就是诸葛亮既然被我请来了新野,他是肯定会相助于我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出山了。就是他没有象徐庶那样地马虎!这点是看出来了。不管孔明答应不答应拜为军师,刘备自从他出山来到新野以后,一直对待诸葛亮是敬如上宾,同桌而食,早晚相伴,终日不离他的身。
    孔明感到当时刘备的力量太弱了,自己年纪亦轻,看到有些将士们不太服他,想到我是要相助刘备到底,不是一年半载之事,所以要慎重,不可草率从事。这倒并非要在刘备面前摆架子。他虽然没有答应拜为军师,但是每天帮助刘备操练人马,把这九百五十个人训练得个个精壮。空闲时间,诸葛亮便同刘备出新野县,到四郊远近翻山穿林。不明白的人,认为孔明吃饱了饭到处游山玩景。事实上孔明在察看地形,有所准备。诸葛亮做事他一生谨慎、沉着、冷静、严密。他的打算,往往连刘备都不知道。那何况目前刚出山不久,莫怪有些文武要造成错觉。其中特别是张飞,本来在三请诸葛亮的时候,他对孔明就有看法,现在又见他吃了不干事,张飞更是恼怒在胸。所说他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别人不服都放在心里,唯独张飞都放在嘴上。虽然没有当了孔明的面,但是在孔明走过之后,或者以半真半假的口气咕着锐:“吃饭摆架子,是个懒夫、牛鼻子,没得用的……”
    这几句说话,成了张飞对孔明的口头语。但是,被刘备听到了,总是要喝住于他。不过,诸葛先生听到了当作耳边之风,满不在乎。就在诸葛亮出山没有多少日子,荆州老大王刘表因旧病复发,命人来到新野,请刘备去荆州议事。刘皇叔就同孔明两个人共去荆州。到了荆州,刘表将刘备、孔明二人接到了内室,摆酒赴宴。刘表初次见到孔明,就问刘备:“贤弟,这位是谁?”
    刘备:“禀兄王,他便是当今号称伏龙、诸葛亮先生的便是。”
    孔明再次见过了刘表。老大王听说“伏龙”二字,放声大笑,便向孔明还了礼。等到酒过三巡之后,刘表便与刘备说:“贤弟!”
    刘备:“兄王,怎样?”
    刘表:“贤弟,愚兄与你虽非同胞,然而乃是同宗弟兄。”
    意思都是汉高祖刘邦的子孙,同一个祖宗,因此称谓同宗弟兄。这时的刘备已经看出刘表有着重要的事情要和自己相谈,因此便从说话中应了上去。
    刘备:“兄王,你我虽非同胞,然兄王对小弟一向亲如手足,胜过了同胞。不知兄王此番命小弟来到荆州有何吩咐?”
    刘表:“贤弟说得太好了!愚兄想,汉室近四百年今被曹操占其大半,天下不安。愚兄身患疾病,无能为力。这里荆襄九郡位于犄角之地,非英雄而不可镇守也!如今吾弟文有伏龙先生,乃有定国安邦之才,武有关、张、赵之勇将,武艺超群。我虽有二子,但看来皆非治世之才。今特访请贤弟到此荆州,愚兄准备把荆襄九郡之地让与贤弟。这样,不单能保全汉室之地,更重要的是,贤弟能将九郡之兵马同老贼曹操决战。若能灭此老贼,也尽了你我弟兄之力,不负祖先于九泉。贤弟看来如何?”
    刘备听完刘表这番说话,立即对着老大王双手乱摇,说道:“兄王请放心,小弟从无篡夺兄之荆襄之心;取同宗之地乃是不仁不义,况且有两位侄儿在,刘备岂能干出这等事来,万万不可!”
    刘表:“贤弟,请不必慌张,愚兄乃是出于真心,请贤弟应允了。”
    刘备:“兄王听了,不管怎样,小弟是不能从命的!”
    这时坐在刘备旁边的诸葛亮,听到刘表把荆襄九郡送给刘备,心中大喜。可是听到刘皇叔劈口回绝不肯答应。孔明要紧在桌子底下用脚踢踢刘备。皇叔回头对他看看。孔明用头微微点了一点,再对刘备丢了一个眼色,意思是叫他赶快答应下来。这是一个好机会,中间可以免去很多的麻烦,你也可以少吃许多苦头。讲得再现实一点,就是目前刘表荆襄九郡共有人马二十八万,号称三十万,孔明想,这些军队放到我手里作它一有三用,那近乎要有百万人马的力量了,再说现在你的新野县只有九百五十人,实在太穷了。可是,刘备对孔明先生看看,把头摇摇,意思这件事干不得,要是我答应了下来,被人家评论,说起来我刘备存心不良,叔父夺取侄子之财,即使到了荆州来,恐怕九郡的人心不会向我刘备的。他不同意诸葛先生的做法。因此在酒席上,刘景升一共提出了三次,将荆襄送与刘备。可是,皇叔三次都拒绝了这件事。这是当时历史上有名的称谓“刘景升三送荆襄”。哪知道,刘皇叔始终没有接受下来。要是今天把荆襄接收下来,今后不可能有长坂坡的兵败,更没有江东鲁肃来三讨荆襄,这个大的转折就在这里。现在刘备不收刘表送他的荆襄九郡。接下来到了赤壁战争之后,孔明再从曹操手中取还荆襄。这样,就同江东有了牵连。直到最后,为了荆州送去了关云长的性命。俗语说来,前因后果,这是刘备没有早按孔明之意办事,导致《前三国》的变化,主要的原因就在于此。当时,刘表见兄弟刘备执意不肯收下荆襄,那也没有办法。在酒席上聚了聚旧情,到天色傍晚散席后,刘备与孔明就住在荆州城内官驿之中。
    突然一人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到刘备便放声大哭。说道:“请叔父大人救命!”
    刘备抬头一看,进来的原是刘表之长子,名叫刘琦,当然称呼刘备是叔父的。皇叔要紧问他说:“侄儿,为何悲伤?”
    刘琦:“叔父大人,你可知道我家母亲要加害小侄?请叔父大人救命!”
    事情是这样的:刘琦是刘表的前妻所生,前妻亡故后,又娶一名乃是荆襄都督小奸蔡瑁之妹蔡氏夫人。蔡氏与刘表生一子,名叫刘琮。她凭着自己略有几分姿色,加上刘表对她的宠爱,因此蔡氏掌握着荆襄九郡的大权,一心要把刘表的基业交给自己生下的儿子刘琮。为此,把长子刘琦看作眼中之钉,屡次命蔡瑁、张允两人伺机杀死刘琦。大公子刘琦不敢同自己的父亲刘表实言相告,恐怕更要引起蔡氏对他的杀性。刘备在刘琦的心目中是个一向敬重的有办法的人。因此,特地到来当面求救。刘备亦明白大公子刘琦的处境,但是一下子也无能为力,便与刘琦说道:“侄儿,你要明白,愚叔毕竟是个局外人,尔等母子之事我不可多言。请侄儿只要孝顺自己娘亲,想必不会过份于你的!”
    刘琦想蔡氏一心要拿父亲的荆襄霸占给自己生的儿子刘琮。因此,我再尽孝也是得不到她的宽恕。这一点,刘备岂有不知道之理!明白自己的嫂嫂蔡氏是个没有知识的泼妇,不要说她对你刘琦,就是对我刘备她尚且心存不良。我即使同你的父亲刘表是个同胞弟兄,那你们母子之间的事,我身为叔父也是客气的。何况我与刘表是同宗弟兄,更是难以启口的,弄得不好不但加深你们母子之间关系的恶化,又恐要引起刘表对我的误会。可是,这时的刘琦缠着刘备不走,边哭边求,定要皇叔与他作主。皇叔见他哭得伤心,自己一时又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他急中生智,对刘琦用两眼一眨,嘴巴一歪。刘琦见到刘备旁边坐的是诸葛先生,正在那里闭目养神,公子也是个聪明人,他懂得刘备的意思,便收住了哭声,向皇叔告辞而去。到明天,刘备与诸葛亮准备回归新野,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个人,对着刘备说:“禀皇叔!”
    刘备问:“何事?”
    手下人:“公子刘琦邀请皇叔和诸葛先生,今天去他公馆赴宴。请皇叔同先生一定要去,公子在公馆恭候你们。”
    刘备听说刘琦请客,便与孔明说:“先生,既然今天我家侄儿有请,那末我们应该前去,明天回新野吧。”
    诸葛先生点头应允,两人起身便走,刚走到官驿大门口,刘备忽然双手捧住了肚腹,皱着眉头。孔明见此情形要紧问道:“请问皇叔,缘何如此模样?”
    刘备:“先生,我刘备忽然感到腹中疼痛,请先生先走一步,免得我家侄儿在家久等。让刘备回到里面去,歇息片刻或者大便一次,在后即来。”
    孔明一听,心里想这是日常可能碰得到的小事,为此便请皇叔速速回过去,我先走一步,有手下带路。孔明一个人来到公子刘琦的公馆。大公子到外边来迎接,却不见刘备同来,就问诸葛亮:“请问先生,我家叔父大人在干些什么?他为何不来?”
    诸葛亮:“公子,要知道你家叔父刚要出官驿,忽然腹中疼痛,命亮先来一步,免得公子久等。”
    刘琦听罢嘴里咕了一声:“原来如此!”微微地一笑,便将诸葛先生恭恭敬敬地接到了里面,在厅堂上早已摆好了一桌佳肴。刘琦便招呼孔明中间坐定,自己在旁相伴,等了许久,不见刘备到来。公子就同孔明说:“先生,怎样到这时我家叔父还没有到来?”
    诸葛亮:“是呀!你叔父腹中疼痛得不知怎样了,可要请人前去看望一下?”
    刘琦:“先生请放心,我已命人去探望了。时光不早,请先生先用酒吧,想必我家叔父就要到来的。”
    刘琦说罢,便执壶在手,同诸葛亮敬上了一杯。孔明见刘琦这样地款待于他,便开始同公子谈起家常来,边谈边饮。忽然间,刘琦对着孔明放声大哭起来:“啊呀先生,你可知道我母亲要杀害于我,恳求先生救命啊!”
    孔明见到此景感到奇怪,想刘琦见到我这初次来到荆州的客人怎么就如此地表示,但是又非常同情于他。可是处于目前的地位,不便与他多说。所以,只是用婉转的语言对他劝说:“公子,此等家事莫说诸葛,便是皇叔也很难说话的。请公子放心,日后总可解决的。”
    凭你孔明这样讲,公子还是哭个不停。哭得诸葛心绪不宁,又不见刘备到来,孔明便起身向公子告退:“公子,皇叔不知怎样了?你又哭得伤心,叫我怎样还吃得下去,我只有告辞了。”
    刘琦见他要走,便收住了哭声说:“先生既已到来,没有饮几杯,何必匆匆而去,再坐一会。”
    诸葛亮:“公子啼哭,我怎么吃得下去。席上就只你我二人,你哭,我吃,还象什么样子?”  刘琦:“那我就不哭了。”
    诸葛亮:“公子不哭,我再坐一会,等一下皇叔。”
    刘琦又同孔明连敬了几次酒。先生正在吃着,又见到刘琦落下了眼泪,又泣又说:“先生请想个办法,救救我吧!”
    孔明一看,心里想今朝这顿酒要吃出毛病来的,立即把手中酒杯一放,对公子说道:“公子,我早已说过不可多言,告辞了!”
    诸葛亮将台上羽扇拿到手里,立起身来准备要走,被刘琦公子拦住说:“先生,我不哭了,请坐下用酒吧!”
    诸葛亮:“公子,你若再哭,那我定然要走了。”
    刘琦:“是!”
    就这样,公子刘琦便陪同诸葛亮畅饮,酒过三巡,公子对孔明说:“先生,我看到一书,但不知书上这些事情发生在什么时代,今日要请先生指点一下可好?”
    孔明听到这样的要求是比较欢迎的,因为自己是个文人,才学又广博,一向喜欢研究各种学问。所以,听到刘琦公子的请教,他是乐意接受的,便回答说:“亮自幼爱学,略知一二,但是不知公子读到的什么书本可能让我一看?”
    刘琦:“先生,我看的书本在阁楼之上,请先生随我上去一看吧!”
    诸葛先生想,坐着吃闷酒也没有什么意思,倒不如跟公子前往,看一下究竟是什么样的书本。所以便站起身来,跟着刘畸离开厅堂来到公子房中,从扶梯上上了阁楼。一到上面,孔明开口问刘清说:“公子,你看的书本在哪里?请拿出来让我一看。”
    哪知道书本没有拿出来,他倒又哭起来了,苦求着孔明:“暧!请先生救命呀!”
    诸葛亮一看,心里想这又奇怪了!我早已在下面同你说过不能多言,你把我骗到上面来又有什么用,真是在耍孩子气了。因此笑着回答说:“公子呀!我早已在下面说过无法可想。你不要说把我骗上阁楼,哪怕骗上了屋顶也是无用的。”
    刘琦听到这里,便把脸一板地说:“先生,你真的不救我吗?”
    诸葛亮:“公子,请你不要见怪,我并非不肯救你,实在是没有办法。”
    刘琦听到这里,他便把双足在楼板上蹬着,对孔明说:“好!先生,你既然见死不救,那我就死在你的面前!”说罢,他便回过身去,见墙上挂着一口宝剑,他顺手在剑柄上抓住,将匣中宝剑抽出了半口。
    这时候的诸葛亮,也会弄得手忙脚乱。他想,我们两个人上楼来,你一个死在上面,那我一个人还讲得清吗?因此他一面连连劝阻地说:“公子,你万万不可如此,万万不可!”
    他一面要紧匆匆地准备逃下阁楼来。可是走到扶梯口,只见一只扶梯没有了。原来这只扶梯是活络的,可以抽去。孔明想好极了!胆敢拔我的短梯。这倒是不容易的!由此可见,任何人不要自以为了不起。就连诸葛亮这样聪明的人,在一生之中也会碰到拔短梯的事情!孔明想跳下去吧,不是跌死也要受伤;不走吧,刘琦死了我怎么办呢?这一下子弄得他走投无路,只得叫住刘琦说:“公子且请慢,亮有一计在此。”
    这条计完全是被吓出来的。刘琦住了手,回头问孔明说:“先生,有何妙计?”
    诸葛亮:“请公子放了手,我再说。”
    刘琦:“一定要先生说明白了我再放手。”
    孔明一听,心里想,算我倒楣,要我帮他忙,可是还要我听他的指挥。没有办法,诸葛亮便苦笑地对着公子刘琦说道:“公子你要明白,申生在内而亡,重耳在外而生。你家母亲要与你作对,那你何不效学重耳呢?”
    诸葛亮是用一古典来启发刘琦。在战国春秋时代,有位晋国君王,生着两子,大儿叫申生,小儿名叫重耳。后母要杀这两个孩子,长子申生是个忠厚愚孝之人,认为母要子亡,不可不亡。因此,他便上吊死去了。可是,他的弟弟重耳便是一个机智灵活而又有远见的人。他认为后母看不惯我,那末我何必留在她眼前讨厌呢?男子汉大丈夫,什么地方不好去生存呢?因此,他便带领了一班与他见识相同的文武去往楚国安身,在那里逗留了十六年,直到自己的父亲死去他才带着文武回国,接自己父亲之位。这便是列国上有名的晋文公。刘琦公子年纪虽轻,毕竟是老大王刘表之长子。俗语说来是:“将门之子”,对于这一古典还是懂得,而且领会到诸葛亮为什么要对他举这样一个例子,意思就是叫他效学重耳,立即离开蔡氏,到别处去避难。说实话,现在父亲刘表还没有死,等到今后刘表一死,你可以赶回荆州与兄弟刘琮评理。到那时,你是长子,人家总会为你讲话,包括你家叔父刘备也可以出来说话了。总的说来,现在你何必留在荆州等死呢?刘琦公子顿开茅塞,恍然大悟,方始把抽出的半口宝剑推入了剑匣,走到诸葛亮面前拱手笑着说:“真是妙计!多谢先生,先生你受惊了!”
    诸葛亮:“公子,我也不要你谢,只希望你下次短梯少拔拔就是了。”
    两人对笑了一下。然后,刘琦一声吩咐,下面手下过来把一只短梯装上了。刘琦与孔明从阁楼上下来。这时,诸葛亮已经明白这个点子是刘备出的。因此,他到现在还不到来。诸葛亮便向刘琦公子告辞之后回到了官驿。果然见刘备对他微微好笑。孔明心想,我认得你们,叔侄二人串通一气来弄我的头颈。皇叔便招呼他坐下,问起刚才之事。诸葛把公子三次求计和自己叫他效学晋重耳的事对刘备从头至尾讲了一回。皇叔称赞是个好办法,同时代表刘琦再次谢过了孔明。明天,辞过了刘表,刘备与孔明离荆州,回归新野县。
    再说,刘琦自从求了孔明之计,一直在等候机会。正巧,靠近长江的江夏郡也是刘表之地,但是江东的孙权与刘表有着杀父之仇。因为孙权的父亲孙坚,从虎牢关收兵回来,路过荆州,被刘表用乱箭把他射死,为此孙权想到父仇,时常要杀过江来。前番霸占着江夏郡,可是荆襄九郡要连在一起,你单独取了一郡江夏也是作用不大,尤其相隔一条长江,运粮等诸多不便。因此出了一口气,孙权便下令放弃了江夏,收兵回去。
    现在,有人报到荆州,刘表听说无人镇守江夏,因此便升殿聚集文武,问两旁将士:“殿上众位,孙权收兵回去,哪位前去江夏镇守?”
    旁边大公子刘琦,听得自己父亲在问,他感到这是个机会,我应该听诸葛亮先生的说话,离开荆州。所以从旁走了上来,到老大王面前把手一拱,说:“父王请放心,有孩儿前去镇守江夏!”
    老大王一看,大儿子愿意去江夏。当然,父托子事总比较放心的。所以,给他一令,说:“我儿前往,孤放心了,付你将令一支,带兵五万前去江夏,须要当心了!”
    刘琦:“孩儿遵命!”
    大公子接令在手。同时,向父亲邀请了一位伊籍老大夫,帮他共去江夏。从此离开了荆州,避免了蔡氏对他的歧视,而且又有了五万兵马,今后万一有人要独占父亲之基业,我可从江夏起兵,问他们之罪。这一切,都要感激诸葛亮的妙计!事实上,给人方便就是自己方便。今后,刘备长坂坡兵败,可称败得寸土全无,幸得刘琦的江夏郡,不单皇叔有了安身之处,更主要的是今后借江夏之地发展到三分天下。这是孔明早在打算,故意留下的后步。下书再叙。
    不料,诸葛亮被刘备请出山的消息,给曹操方面的探子打听明白。因此,传
    到湖南许昌。所说,曹操与刘备这两个人是天生的对头,只要得讯刘备有一点进展,曹操定要起兵攻打。要知下情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