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翼德暴怒逞鲁莽 子龙轻装显智谋-卷二 三顾茅庐-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二 三顾茅庐
第十一回 翼德暴怒逞鲁莽 子龙轻装显智谋
    第十一回 翼德暴怒逞鲁莽 子龙轻装显智谋
    张飞话音刚落,他手提甲栏裙,便象一只出山的猛虎一样,向三班当差们扑了过去。二十四名手下人见势不妙,要紧掉转身体向将台上逃去。这个年轻当差,方始来孔明台前交差。他把将令送上虎案,开口说:“军师,小人们无能拿捉张飞,真是该死,请军师恕罪!”
    孔明想,我是知道你们拿不到张飞的。目的是不要被他溜走了,真正要捉拿他,我早已有人,便收还令箭,命令退下。这时的张飞连窜带蹦地来到了中军门外,只见闭门上锁。他想我决不走侧门,一定要从正门而进。他准备打开中军门,突然抬头看见上面挂着三块虎头牌。火光中看得清楚,上面写着“张飞误卯一次”、“张飞误卯二次”、“张飞误卯三次”。这时的三将军,心火冒穿天灵盖!他想,三卯不到,按军规论要斩。但是你们把登台拜将之事在我张飞面前一点风声不漏,要是没有卖饭的当差讲出来,我至今还蒙在鼓中。可是,你们在这里又点起我的卯来。这分明是蓄意暗算我张飞。这时的三将军哪里忍得住这口恶气,他依仗自己人高手长,便把上面挂着的三块虎头牌一块块地丢在地上,被他踩得粉碎。又见旁边贴着斩将令,上面写着:“闻鼓不进,闻金不退,举旗不起,伏旗不按,此谓之违军,犯者立斩;探事不清,报事不明,知其敌情,怠而不报,此谓之懈军,犯者立斩。……”十七条斩将令,每条四款。张飞还有什么心思从头至尾看完。只看得两条八款,早已伸手上去,把所有的斩将令撕得干净,然后起手拉起铁锁飞起一腿踢开了中军门。他一个箭步窜了进去,吓得将台脚下的赵云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这时候,将台上的两旁文武都惊慌失措,见张飞闯了过来。大家对上面诸葛亮看着,认为军师请你赶快避开,否则危险了。孔明当然看得清爽,他想自古以来相同的事情确是有的。在前汉中,汉高祖请韩信登台拜将,遇到殷涧闯辕门,今天我碰到张飞闯辕门,一个主将遇到这种事情确实不容易对付。特别是遇到这样的人,要是立起身来就走,被人讲起来,好象我堂堂一家军师,见到一个匹夫之辈就吓得逃跑。再说,连到这种目无法令的自己人都无法对付,那我今后怎能安邦治国?!但处于目前这种情况,不走吧,看到张飞如此蛮横,不可不防。孔明对左右一望,见刘备、云长二人在彼,因此定下心来。因为,我这个军师是由皇叔邀请的。他们绝不会放肆自己的兄弟无理。孔明想到这里,更安心端坐中央。这倒是事实。刘备本来非常难受,又见张飞这样胆大妄为,皇叔心里也十分不满,认为三弟啊!你看不起诸葛亮就是看不起我刘备,要知道这位军师是我请他当的。目前,你闹到如此地步!要是再闯上将台来冒犯孔明先生,那我真的对不起他。更重要的是都按照你三弟这样自空一切,还有什么军规,还有什么国法?皇叔想到这里,正巧见三将军抬起头来准备跨上将台,刘备乘着此时,对张飞龙目一弹,口虽未开,左手撩须,右手用两个指头对准三将军一指──此名为“驾官”,这意思是警告他不准上来无理,否则,我要与你不客气了!坐在孔明旁边的关云长,他虽然不服诸葛亮,但是,在礼貌上他是丝毫不马虎的,亦感到三弟太过份了。现在见大哥这样的表示,关将军亦乘机对兄弟“驾官”一指。将台下赵云见他们二位兄长对张飞这样的态度,他也在旁助威,起手抽出了腰里半口宝剑。三将军见到这种场面,他方始停止了脚步,想我上将台准备得罪诸葛亮。但是,二位兄长在旁,肯定他们要上来阻挡,甚至把我拦腰抱住。我又不好把他们乱打一通。到此时,岂不要弄成僵局!因此,他就站立在将台之下。孔明看到张飞突然立停,感到奇怪,但见到刘备、云长这种表示,心中想,果真不出我之所料。张飞的两个兄长还是讲道理的。再说。他们也是在帮张飞的忙,祸闯得越大,他的罪责越不轻,就是按照目前这些罪行,也足够处罚他了,应该立即把他拿下之后再来问罪。当时,刘备、云长见三将军站定,认为三弟你还有理智。所以,各个收回了对张飞的“驾官”,以为事情可以收场了。哪知道军师不肯如此草草收场,一声令下:“子龙听令!”
    将台下面的赵云,看见三将军不敢上去,也就把宝剑入匣。现在听到孔明传令,要紧跨上将台,来至虎案前把手一拱:“军师在上,末将赵云在此!”
    诸葛亮:“本军师付你将令一支,立即拿捉张飞,不得有误。违抗则斩!”
    子龙一听,起初感到孔明太凶了。为什么一定要我捉张飞?而且不准违抗。后来,看到军师的一对眼神在暗暗对他示意:你不要忘记是个头营上将、临时军政官,谁人闯辕门则一律要拿下。赵云方始明白上了诸葛亮的当了!看来张飞闯辕门,孔明是预先料到,防止我要违抗,先给我一个“木梢”。心里想,先生你真好刁,不接令我有罪,接令一定要捉住张飞。三将军确是个力大无穷的虎将。但是,我赵云有办法把他擒住。然而,按照张飞今天的罪责,加上他过去经常轻视孔明,看来军师不会饶恕于他。万一被杀之后,岂不要伤了他们刘、关、张桃园之情,皇叔面上如何交代?这倒难了!子龙仔细一想,有了!幸得刘皇叔就坐在旁边,倒不如我来看看他的表情。赵云侧过头来对刘备一看,意思是,皇叔啊!你一定也听得清楚,现在军师要我捉你三弟张飞。你若然同意者,便把头点点;不同意者,你就把头摇摇。我看你点头便接令,摇头便违令。哪怕被孔明杀我赵子龙,我也不能伤你们弟兄之情。刘备也是个聪明人,懂得赵云的涵意。但是,皇叔想,叫我如何表示呢?他对张飞闯辕门,心中也十分恼恨,然而毕竟是生死弟兄,不忍去捉他;不同意你接令吧,我带头叫你赵云违抗军令,也是十分错的。怎么办呢?最后,刘备一想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由你赵云自己来决定。现在,你对我看,我不对你看。所以,皇叔便把头低了下去。不好了!你在这个时候把头一低,子龙认为皇叔是在点头同意,暗示你快接令吧。这就是叫聪明反被聪明误。
    赵云一声应允:“末将得令!”
    皇叔对他一看,心里想,你既然要接令,那何必对我看呢?其实,刘备你的头低下来低坏了。这时,将台上所有的人,大家都要看一看赵子龙如何捉住张飞,想来定要一场恶战,两将打一个不休。
    再说,赵云接令在手,转身来到将台口。这时,张飞正在进退两难的时候。他想,进来的时候象猛虎一般。可是,将台上有两个兄长在彼,也奈何不得孔明。要是回去吧,灰溜溜地跑,要被人笑,象“偎灶猫儿”一样。一时,倒上场容易下场难了。赵云见张飞呆呆地立在下面,他先叫了一声:“将台之下三将军!”
    张飞听到有人叫他,抬头一看,原来是赵子龙。见他在手抱着一条将令,张飞想子龙啊!刚才你对我抽出了半口宝剑,助长诸葛亮的威风。老实讲,我是看在大哥二哥的份上,所以不上将台,并不是见你害怕。现在,你手抱将令,难道你也站到了孔明的一边?要是这样的话,我本来同你是个好朋友,如今一刀两断。因此,翼德将军弹出双眼,开口便问:“老赵啊!你莫非奉了这妖道之命,来捉拿于我?”
    赵云:“赵云奉令是来捉拿于你!”
    子龙想,既然接了令,只好背一背脸了。张飞一听,想果然如此!刚才三班当差被我吓跑之后,孔明知道这班手下人是不行的,因此命赵云前来擒我。三将军想,子龙确是个好手!但是,我张飞决不会见你害怕!你帮孔明便是我的冤家。莽张飞的老酒非但没有醒,一闹事之后,反觉头昏脑胀。这时他咬着牙关对着将台口的赵云把手招招,说道:“好!老赵,你既然前来捉拿手我,那末,你来来来也!”他说罢,只听“吱”的一声,已经将腰中宝剑抽出了一大半,喊一声:“老赵,快到老张宝剑之上交战三百照面,打一个你死我活,快来呀……”
    他一时把剑抽出,一时又把剑入匣。抽出拍进,暴跳如雷,准备着拚死一斗。赵云想,你有宝剑,我腰中也有。是否定要这样动手呢?子龙毕竟是个智勇双全的名将。他想,二虎相争定有一伤,挫伤了谁都是对皇叔不利的。但是,今天怎样会造成我同张飞的矛盾呢,这不全是被军师弄出来的么?所说,子龙一生也喜欢斗智的将土,他用眼梢对上面的孔明先生看看,心里想军师啊!你使我赵云难堪,我倒也要难难你先生,俗话说来,看一看谁刁得过谁。我要是真正把张飞绳捆索绑之后,你当然可以一副朝南面孔来打官腔责问于他。现在我用另一个办法,就是用好说好话把张飞骗上将台,让他散手散脚地立在你诸葛亮的面前,看你怎样!要是对他打官腔,三将军必然不服,一不巧莽张飞便要动手动脚。你孔明吃不消他,这样相反弄得你手忙脚乱。子龙想到这里,便收转了脸,满面笑容地对三将军说:“将军你弄错了!赵云一向同你是朋友之交,怎样会来捉拿于你呢!”
    张飞是个爽快的性格,又见赵云如此说笑,也就息了一半火,认为我张飞与你子龙的朋友不是一朝一夕,远在过去你赵云助公孙瓒的时候,我家大哥为了助徐州太守陶谦,便向公孙瓒借了你共伐曹操。从此起,我和你子龙结为好友,想必你不会听从孔明,而来伤害多年朋友的情义。但又不知你到此干什么?便问:“那末你来何事?”
    赵云:“请问三将军,你不是与我赵云朋友么?”
    张飞:“是朋友便怎样?”
    赵云:“那末将军你今天错了!”
    自古以来软功总比硬功狠。给你赵云婉言一问,张飞便肯听下去。他开口便问:“老张错在哪里?”
    赵云:“将军你今夜三卯不到,带到辕门,打去虎头牌,撕去斩将令,打倒中军门,请问将军错也不错?”
    一个人有了感情,就好讲得多。三将军想,我今天的确祸闯得不小。但是,不知你赵云对此是如何看法?又问:“那末,错也错了,你便怎样?”
    子龙一听就明白,行了!只怕张飞不认错。因此他很快讲下去:“将军这倒不妨,你只要跟我上将台到军师面前叩一个头,赔一个罪,也就算了!”
    张飞听到要与孔明去叩头,他一下子哪里受得了!把手一撩,叫一声:“呔!叫他来叩头!”
    赵云险些笑出来。心里想,你真是个匹夫!要孔明先生来与你叩头,我看今世是办不到的事情。但是,已经开始同他讲了道理,应该继续讲下去。赵云笑着说:“三将军你要知道,大丈夫知过必改。今天,你这个罪不认,礼不赔,天下人不服,军师的气不平,刘皇叔、关君侯火不退,文武也要看不起你,包括我赵云亦不相信你和我是个至交的朋友,要是上去叩过了头,赔了个罪,天下人皆服,军师、皇叔、关君候都平息怒气,两旁文武个个佩服你将军确是个英雄好汉,我赵云永远相信你三将军!”
    被赵子龙一席话,弄得张飞一时方寸全乱、糊里糊涂。莽张飞一听,想我今天这个头不叩,大家不服气,今后也难做人!叩了个头,成了一面打墙多面光,全都和我做了亲家。这时赵云在旁,看到张飞正在琢磨,他想十有八九可以达到目的了!在紧要关头,更要加紧一步。所以,他斩钉截铁地说道:“三将军,你今天同军师叩了一个头,我赵云到明天叩还你十个头。你看如何?”
    张飞一听心里想,倒可以赚九个头。他弄得象做生意一样!其实,三将军心里很清楚,闯了这么大的祸,要是叩一个头就能全部了结,这也算是个便宜货了。因此,他回答赵云说:“好!既然这样,老赵你与我带路。”
    他说罢,便跨上了将台,赵云暗暗好笑。他想,张飞被我骗来了,看你军师怎么办!好得你的命令只是叫我捉拿张飞,并没有叫我一定要将他绑起来。因此,子龙先三脚两步地走到孔明面前,双手奉还将令:“军师,末将缴令。张飞来了!”
    他单说一声“来了”,如何来,并没有讲。意思是请你看吧。先生收还将令,命赵云退下。孔明抬头一看,见张飞放开手脚大步走了上来。诸葛亮对旁边赵云一看,心中佩服他,你比我还要刁,存心来寻我开心。从今以后,孔明倒相反始终重用赵子龙。因为,他能捉弄我诸葛亮,确实是个巧将。再说,张飞到底是个莽夫,不可不防。军师对左右三班当差看看,目的要他们在旁助威。吃啥饭当啥心,三班手下完全懂得这道理,因此,顷刻间虎威之声连连──
    众当差:“呼──哎──”
    这倒确有威力。在过去的主帅堂上,或大帐上,只要一声“虎威”,即使猛勇之将,亦要有三分心寒之感。今天,毕竟张飞闯下大祸,带着几分心虚。因此,他侧过头去,对武将班中赵云看看,意思是我听你的话前来叩头赔罪了,为什么再要有这样的“虎威”?子龙对他看看,眼睛眨眨,意思你只管上去叩头,两旁的呼声与你无干。
    三将军想,既已来了,叩一个头就算了。现在看到孔明坐在中间,张飞想,我当他死人,看在大哥刘备的脸上作为吊孝,都也要叩一个头的。在这点上,就是戆大的想法。他走近虎案,便双膝跪下。但是想我称呼他什么呢?称他军师我不服,叫他诸葛亮不象来赔罪。最后想,我任何称呼都不用,就简单来个开场白。因此,他对着中间的孔明喊一声:“呔!”
    孔明对他望望,想我的名字叫“呔”吗?其实,是三将军的上场势。接下来说了声:“老张叩头了!”
    旁边刘皇叔见到自己三弟跪了下来,他心中十分高兴,对赵云看看,感到子龙真不简单,能说得张飞跪下来叩头,你算得上一张巧嘴了。再对孔明先生看看,意思是今天虽然我家三弟错了,但是这个人的性格向来是鲁莽异常,请你军师要从宽处理,另眼看待。孔明怎样想的呢?先生认为皇法无亲,军法无情,张飞的罪行还是要责问他的。所以开口道:“张飞!”
    张飞:“有!”
    诸葛亮:“你可知罪么?”
    张飞:“老张知罪。”
    刘皇叔一听很好,我家三弟他已伏罪。认为军师请你就马虎一点吧!所说,事情不象你刘备想象得那么简单。孔明为了能使将士服从,一定要把是非弄清,否则军法不可严明。因此对着跪在将台上的翼德将军开口说道:“张飞!”
    所说张飞,是被赵云一番说话硬把他的怒火压下去的。他想叩了一个头,你孔明就应该马上叫我站起来。为什么还要我这样地跪着,而且横一个张飞,竖一个张飞,他已经不耐烦了。他想,要是再不叫我站起身来,那我要跳起来了。三将军心头之怒火又燃烧起来!只听见孔明还在宣布他的罪状:“你今夜三卯不到,闯辕门,打去虎头牌,撕去斩将令,又打倒了中军门,按军法论本当一刀两段!”
    军师说到这一句,张飞跳了起来。其实,孔明是准备从宽处理他了,军师说到“本当一刀两段”,这“本当”两字是婉转语气。例如:本当去看戏,因为有些事情不去了。本当这件东西要买的,现在不买了。本当要斩,现在就是不杀等等。孔明一字一句,一个在水里,一个在火中,真是水火不相容。张飞哪有这种耐性来把孔明的话仔细辨别滋味,却把最要紧的“本当”两字没有听见,只是听到要把他一刀两段。他想,我来叩了头,赔了罪还是要被你杀掉,那我叩什么头呢?认为上了子龙的当,一时克制不住心头之火。他便从将台上窜了起来,这时大家都吃了一惊,认为莽张飞要无理了!刘备和云长注意着他的举动,要是三将军真的要得罪孔明,那还了得。我们要立即制止他!事实上,在这时候翼德将军相反同赵云加深了矛盾。所以,他立起身来,怒气冲冲地对着子龙说道:“老赵啊!老赵也!老张中你的诡计!”意思我认得你这个家伙,上了你的当,叩了一个冤枉的头。他又回转头来对孔明看看,心里明白,同你没有什么好讲的。因为,你现在是一副军师的架子,尽管我不服他,可是上至大哥下至当差,都承认他是最高的主帅。因此,只有张飞吃饱了老酒做得出来,他对着孔明表示不服的意思,开口骂了一声:“我把你这妖道啊……”
    他转身就向将台下跑去。诸葛亮被他当面这样骂还是第一次。他两腮一红,心里想,我本来准备从宽处理,如今你这样无法无天,非严惩不可。他又拔令在手,高声呼唤:“子龙听令!”
    赵云听见先生又在叫子龙,他想这里人很多,为什么总是差我呢,好象令箭是我一个人包下来的样子。其实,捉张飞只有靠你,加上你逃避不了军师早已给你的职责。赵云重又走上前来,应声一礼:“末将在此,有何吩咐!”
    诸葛亮:“本军师付你将令一支,把不法将张飞绳捆索绑押至将台,不得有误。违令则斩!”
    赵云明白,这条令一接,非把三将军捉住不可。军师已经讲清爽了,一定要把他绑起来。但是,真正孔明杀了张飞,事情麻烦!然而,看到孔明一对威严的目光,又不敢违抗。子龙无法,只得对云长看看,意思我刚才问过皇叔,现在真的要动手了,你是张飞的二哥,岂能见死不救,到底他同意不同意。关将军想这件事我更难表态,由你去作主吧!关羽同刘备一样低下了头。赵云认为,今天张飞闯辕门,包括他的二位兄长都不满意。那末,我就接令。所说,他又同刚才一样误解了!
    赵云:“末将得令!”
    这时候,将台上的所有的人,都定神观看赵云如何擒住象猛虎一般的莽张飞。子龙心中早有打算,绝不能动武,动刀动枪不但有危险,恐怕也捉不住他。巧将自有巧计,捉张飞要不费多大时间,而且还要干净利落。他便除去盔甲,浑身换上轻装扎束,头上戴一顶白绸软边巾,身上穿一件小袖口紧身短袄,丝带缠腰,下身穿一条荷包扎脚管裤子,足上换一双软底快靴。这样打扮,轻便得多。然后,赵云暗中吩咐三班当差绳索准备。大家一时感到奇怪!所以心里想,现在张飞还在将台之下,精神抖擞地站着,象生龙活虎一般,难道已经可以把他绑起来了吗?众人一声不响,静观着事态的发展。只见赵云来到将台口。三将军并没有回出去,以为我来者就不怕,怕者也不来了,一走而了,好家我真的一无理由,逃避罪责,因此他站在那里,听候发落。但是,并没有注意到赵云的准备,现在子龙先对他打着招呼:“下面翼德三将军,赵云在此有礼了!”
    张飞听到赵云的声音,他抬头一看,见赵子龙改换了打扮。所说张飞本是个粗中有细的人,他虎目圆睁,责问着子龙:“老赵啊!老赵!我老张中你之计,你倒又来了,如此的打扮,莫非想来捉拿于我?”
    赵云听他这样一问,立即放开嗓门说道:“呔!大胆不法将张飞,大将军奉了军师之命,特来拿捉于你!”
    张飞听他直言不讳地说出果然来捉我。那末,不必多说,快来动手吧!三将军倒退两步,摆好争斗的姿势,一面对赵云说道:“好!你就下得将台前来动手!”
    赵云想,你吃饱了老酒什么都不想想。我绝不会与你相同。子龙将军趁张飞一眼不眨地看的时候,便对三将军两眼眨眨,同时用嘴向外一努,脸上带着为难的表情。张飞要真正是个戆大,倒亦上当了。他只不过是位性格莽撞的人物,而且还自以为聪明,看到子龙将军对他这样的表情,感到其中定有缘故。心里想,赵云嘴里叫着奉命来捉拿,为什么又是对我眨眼努嘴,而且站在上面不跳下来,是何道理?三将军环眼一转,想了一想,他感到赵云是在暗中指点我,意思是你同孔明争吵下去要吃亏的。他依仗军师的权力可以对你张飞强加罪名,谁都奈何他不得。因此,子龙嘴里叫着捉张飞,但是他眨眼努嘴的意思是劝我乘机一走了之。三将军想赵子龙真够朋友,那末回去睡觉再说,有话明天好讲。翼德将军想到这里,掉转身子,刚要走,赵云又开口喊道;“不法将,你往哪里走!”
    张飞:“唉!”
    三将军立即回转头来,对赵子龙看看。心里想,你不是暗示我回去吗?怎么我刚要起步走,你又叫起来了,是何道理?子龙将军见他又回过头来,马上又对张飞眨眼努嘴,弄得三将军一时莫名其妙。他想,赵云啊!你算是什么意思?讲你是准备来捉我吧,但你人不下来,总是对我这种表示。说你放我吧,我刚要出去,你却喊着要捉拿于我。你到底在耍什么花招?三将军仔细一想,他不觉自己笑了出来,自有自语地骂着自己:“张飞啊!你真是匹夫之辈!”
    他为何要骂自己呢?张飞认为赵云是无法违抗诸葛亮的命令。他在表面上是奉令来捉我。其实。暗中放走我张飞。要是被孔明知道,他是担当不起。所以,放开嗓门连连高声叫喊于我,这都是喊给诸葛亮听的。诸葛亮在上面肯定听得这种严厉的声音,信以为赵云真在动手,其实在放我。只要看子龙这种表情,就足以说明他也是无可奈何。莽张飞这样理解赵云的意思,那就完全中了他的圈套。他一相信就毫不怀疑。张飞想,既然赵云是一片好心,那末,你叫你的,我走我的。他转过身去,提着左右的甲栏裙,跨开大步,头都不回向外走去。所说子龙是个有心人,他还在一遍、二遍地继续喊着──
    赵云:“呔!不法将张飞,你往哪里走!”
    张飞:“老张回城内困觉哉!”
    赵云:“赵云奉命特来拿捉于你!”
    张飞:“明白哉,同你明天再会!”
    子龙连续喊了数遍。只见张飞头都不回一回,直往中军门外走去。俗话说,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赵云便两足一顿,一个箭步跳下了将台,身子蹲倒走着矮步,声息全无,加快速度在张飞后面赶了上去。
    这时候,将台上所有的人都看得清楚,知道三将军上当了。刘备一看就明白,这是趁我家三弟不防之际子龙上前动手。南方人说来,是赶上去作一个“冷刺”。皇叔嘴里不讲,但是心里不赞成,认为赵云带有一种暗算的手段。尤其云长更不赞成。因为他一生喜欢明枪交战,最恨是暗箭伤人。他认为子龙你要是拔出宝剑来同我家三弟战上一百或两百个照面,把我家三弟打倒在地,将他捉住,那末是你的本领。我们两个兄长真正佩服于你。现在,是太不光明磊落了!当然。在这时候,也不便多说。事实上,这是你们桃园弟兄的私情。孔明亦看得清楚。军师明白子龙是个聪明人,为了避免双方误伤,所以用这个办法,不是子龙真正见张飞惧怕。说时慢,当时快,赵云已经到了张飞的背后。只见张飞提起一条右腿,准备向前跨出去的时候,子龙雷厉风行的动作,便起两只手在张飞的左脚小腿上一把抓牢,向后一拖。一个人只有两条腿,现在一只右脚伸出去还没有落地,可是一只左脚又被赵云拖了出去,那还能立得定吗?张飞整个身子向前撞了出去,赵云还恐怕他要转过身来。他便迅速地窜起身来,就起两只手象两把刀子一样,对准三将军后面两肩上用力劈了上去。这样,凭你张飞身材魁梧,免不了要跌一个五官扑地的筋斗。但是赵云并不是要张飞跌下,目的不使你能反抗。所谓先下手为强!只见他要扑下去的时候,赵云很快用两条手臂的六个手指,俗称“擒拿之势”,早在翼德将军两臂的脉门上搭上去,张飞不但没有扑倒在地,相反被子龙用力抓在他的脉门上,只觉得两臂疾麻无力。赵云起自己的左膝在三将军的腰间闭力一抵,张飞的两臂已经被子龙拖到了背后,方始用力紧紧抓住。这些动作,前后不满三分钟,一员勇猛的虎将,已被赵云生擒活捉了。正是强中自有强中手,再有强人在后头!
    这时候,张飞心中完全明白中了赵云之计。他想。赵子龙啊,你分明忠心于诸葛亮,前来假仁假义,耍你这狡猾的手段!当时的三将军恨不能食赵云之肉。但是,凭你一个力大无穷的人,只要双手一反背到后面,力气便无法施展开来,又感觉到子龙双手用力抓紧。张飞心中明白,一下子是无法解脱的。但是,只要能够被我挣扎过来,我就同你赵子龙决一死战。因此,莽张飞压住心头怒火,装得不懂的样子,勉强地笑着说:“哈哈……老赵啊!你不要打趣了!请放手吧,老张要回去睡觉了。”
    乍听起来,好象张飞请赵云不要寻开心了。其实,这正是“寒包火”的表示。三将军想,只要你一松手,我就要你的命!
    赵云想,你当我也是个戆大,要擒住你也不容易,哪能再放手。知道这是张飞怒气过份的说法。他想冤家既然做了,就只好做到底了,因此他真言说道:“三将军听了,赵云奉命是来捉拿于你。谁来同你打趣!”
    三将军听他讲得如此决裂,心想,罢了!便咬牙切齿、摇头顿足地说道:“好!既然这样,老赵你且听了,老张一死也罢!”
    赵云:“那末,将军要是你不死便怎样?”
    只有赵子龙会这样问出来。三将军听了,放声哈哈大笑,回答子龙说:“要是不死的话,咱老张定要生啖尔老赵之肉,方解心头之恨也!”
    赵云一听,他要吃我的肉才罢休。可想而知,他恨我恨到什么地步!不管怎样,捉住了你,我先好在孔明面前去交差。因此,子龙一声吩咐:“三班听了快来捆绑!”
    张飞性命到底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