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斩张飞文武求情起保 追三弟兄长劝说知返-卷二 三顾茅庐-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二 三顾茅庐
第十二回 斩张飞文武求情起保 追三弟兄长劝说知返
    第十二回 斩张飞文武求情起保 追三弟兄长劝说知返
    当差们从将台上赶下来,到赵云面前听他吩咐,便把三将军绳穿索绑,子龙方始松手。虽然捉张飞只有短短的一眨间,赵云已经头上汗都挂下来了,说明他每个动作都要用着全身力气,不是任何人可以胜任的事情。他命令当差押着三将军往将台而来。子龙先上将台换好了盔甲,取了令箭前来交差。到孔明案前,赵云对先生看看,现在你总可以满意了,听你的话把张飞已经捉到。但是,心里想,孔明先生,你只好对三将军教训一番,千万不可杀他!否则,我也在刘皇叔面前难以为情了。这时候,子龙缴令说道:“军师!张飞已经拿到,末将缴令了。”
    孔明先把令箭收还,满意地对子龙看了一看,说一声:“子龙你此功非小,退过了!”
    赵云想,谢谢你!这种功劳是不好立的,请你下次少差差我。他谢过孔明退了下去。当差们已经把三将军押到了将台脚边。张飞想,我自以为天下无敌,今日竟被赵云活擒,而且又要被诸葛亮治罪,岂不要被众人所笑!因此,他准备一死了之,便犟住在将台下面不愿上去。这班当差也就把他左右拖住,看守在两旁。孔明望下来看得清楚。见张飞面对外,背对将台挺身而立,一副倔强的样子,他便开口问罪:”将台下张飞!”
    张飞:“老张在!”
    诸葛亮:“你见了本军师为何立而不跪?”
    张飞:“老张不服!”
    诸葛亮:“你胆敢口发倔强之言,来!”
    差人:“在!”
    诸葛亮:“与我用军棍打!”
    当差听到孔明下令,便起手中军棍准备向三将军脚上打去。
    张飞:“且慢!”
    当差听他喊“且慢”,便留住了棍子。这点上是看刘皇叔的份上,你毕竟是皇爷的三弟,所以容情。要是别人的话,只要上面命令下来,半点不留情!张飞在这种地方非常想得通。他想,吃什么零碎苦头!所以自觉地跪了下来。
    孔明对着下面三将军问道:“张飞,你今日目无军规,藐视军法,还胆敢口出倔强之言,你再不与我知罪么?”
    张飞:“老张不服你!要杀就杀,要斩便斩!”
    三将军也有他的道理,认为我刚才叩过头,赔过罪,你诸葛亮还不罢休,暗中又命令赵云来捉拿于我。这岂非你孔明有意在作弄于我。因此我不服!诸葛先生一听心里想,既然你不服,那本军师就无情了!常言道:将军虽好,我偏不用!孔明一声冷笑地说:“嘿……不法将听了,要知道皇法无亲,军法无情,不服者立斩!来人!”
    差人:“在!”
    诸葛亮:“把不法将张飞推出中军门斩了!”
    当差听到孔明的传令,就把张飞从地上拉了起来,向外推出去。张飞同时也听得清楚,果然这妖道要把我杀了。他想,死倒并不怕。但是,把话要讲清楚,因此,他对当差们说道:“且慢!岂不是要砍我的脑袋了?”
    差人:“三将军说得对,军师传令要斩!”
    张飞:“要斩便斩。可是,老张还有几句说话要讲。”
    差人:“三将军,你有话讲么?”
    张飞:“正是!”
    差人:“那末,有话请快讲!”
    张飞掉转身来,面对着将台,高叫一声,“将台上听了!”
    这时将台上大家都看得一清二楚,见张飞被五花大绑,听他有话要讲。但不知要讲些什么,也不知他要同何人说话,因此所有的人都看着听着。这时,三将军虽然说有话要讲,可是他对孔明看看,认为同他根本没有什么好讲。再对两位兄长看看,心里想,我等桃园弟兄三人同生共死。可是,今天我被孔明又骂又打又要杀,你们竟坐在旁边一言不发,无动于衷。看来都是“半吊子”忘恩负义的家伙。只怪我张飞眼睛虽大,可是不识人,也没有什么多讲。最后一想,同赵云倒有两句话要同他谈谈,所以他压低了声音叫一声:“老赵啊!”
    子龙一听就明白,听来张飞声调低,其实他火气之旺已经要冒穿天灵盖!赵云想,今天我捉了他,这冤家结得不可再深了。总之,我捉你不好。所以,跨出一步,对张飞拱拱手,应声道:“将军有何说话?”
    张飞:“老张要砍脑袋了!”
    赵云:“是啊!”
    张飞:“老张在生不能食尔之肉了。”
    刚才我张飞说过,不死要吃你的肉,现在看来不行了!因为就要杀头了。赵云想,你在生吃不到我的肉,不知你死了之后便怎样。所说只有子龙问得出来:“那末,三将军,不知你死后便怎样?”
    张飞想,你问得出好算辣手。他弹出环眼,狠狠地说道:“老张死后,定要找你老赵的魂魄啊!”
    旧时代的人讲起来,意思就是我变了鬼也要捉住你赵云的魂!其实,这种是没有用的说话。两旁当差,看他不象再有什么话了,所以问他:“三将军还有说话吗?”
    张飞:“没有了!”
    差人:“那末,我们外面去吧!”
    张飞:“好!”
    三将军被当差们押了来到中军门外,就是刚才被张飞碰去辕门的地方。三将军双膝跪下,捆绑手便把他头上顶盔除去。张飞发髻高挑,一个刀斧手站在他旁边,手执一口雪白铮亮的鬼头刀。军牢手准备了一门斩魂炮,又称谓落头炮。到这时候,整个校场的老百姓大部分已经回去了,因为天将亮,剩下来少数百姓他们象看戏一样看僵了。现在见张飞被法绑出来,知道要把他杀了。因此,一时非常罗唣,议论纷纷,蜚蜚扬扬。有的讲,三将军今天确实犯了大罪,莫怪军师要发怒;有的感到杀去三将军是可惜的,因为他是一员虎将;也有的百姓认为诸葛亮太凶了,连到刘皇爷的三弟都要杀头……老百姓各有各的看法。这时的三将军,跪在地上正在想,所说一个人到临死之前,必然有种懊悔的心理,张飞想我在家乡时,开着酒肉店,老婆儿子都有,可称小康之家,突然为了汉室兴旺,同刘备、关羽拜起弟兄来了,结果离乡背井,抛妻别子,弄得如今家破人亡。他顿时间英雄气短起来,环眼中挂下了两行眼泪,在左右的三班当差都看得明白。这班子下人想,世界上看来人都是怕死的,甚至堂堂勇猛之将张飞也流下了眼泪。其实,张飞并非怕死。他是怨恨自己,不应该弄到如此地步。当差们都和刘、关、张三弟兄有感情的,所以有一个当差他出于好心,认为让我去对他说几句开心的话,使三将军放开一点,只有这个家伙想得出来,一个人要杀头的时候,还有什么话能使他开心呢!
    差人走到张飞面前说:“贺喜三将军!恭喜三将军!”
    张飞对他看看,心里想我和你是什么冤家,在我临死之时还要来讽刺我?三爷想,听他讲些什么,要是讲得不象活,我虽然两手绑住,可是脚镣没有戴上,我就飞起一腿,把你的脖子都踢去。所以他冷冷地问道:“喜从何来啊?”
    差人:“三将军你今夜要升天了,到天上去做天将,可以统带天兵,这不是一桩天大的喜事么?”
    张飞:“那好极了,我们一起去吧!”
    差人:“这个……是是是!三将军你请先走一步。”
    张飞对他看看,谁要你来拍这样的马屁,叫你一起去,吓得这家伙连连倒退。
    这时候,一定要孔明下令,便可动手把三将军斩首。一个接令的军政官上将台到军师案前,单腿跪下请令:“禀军师,一切齐备,请行刑令!”
    孔明先生将羽扇放在虎案上,然后拔令在手,传话下去:“把张飞立斩。将首级来见本军师!”说罢,便将行别令丢了下去。军政官接令转身就跑。这是规矩,接了令箭一定要跑的,不可以慢腾腾地走的。
    外面三爷回头看见上面已经下令,他相反把两只大眼睛张得更大。为什么呢?三将军想,我听人家说过,一个人被杀头之前,要是眼睛先闭,等到头下来之后反而眼睛要睁开。倘然我死了后眼睛睁开,被人家要讲我张飞死得口眼不闭。事实上,一死就算了,我只怪自己。因此,死得一点不怨。那末,现在眼睛张大些,等到一刀下来,我还可以定定心心地双眼闭拢来。他不知从哪里听来的,只有张飞想得出来。
    这时,张飞在外面准备死了,事情并没有这样简单。接令官刚奔下将台,坐在孔明右边的刘皇叔立了起来。那他为什么不早点立出来讨情说好话呢?所说皇叔对张飞的横行不法所作所为的一举一动也极不赞成,感到他的胆子太大了。因此,让三爷在外面多跪些时间,警戒警戒他,好使他下次不再如此。现在,看军政官拿了令已经下了将台去,这里到张飞那里并不远,不可再返了!因此,皇叔高声叫着:“喔……嚯……与我刀下留人哪!”
    当时,将台上的所有文武都很紧张,杀掉张飞就象断去刘备的一条手臂一样。大家都想上前讨情,但又想不出有力的说话,不敢贸然上前。现在看到刘皇叔的出场,大家定心了,认为这里的面子是他最大,看来军师定要见情的。再说这接令官,听到刘皇叔叫“刀下留人”,他马上站住。这是汉高祖刘邦行出来的规矩。早已说过刘邦访韩信登台拜将,遇到殷涧闯辕门,韩信传令拿下便要杀掉。高祖想,一个有功之臣难免也有违法之时,应该把他功与过评一评,否则太不合理了。而且主帅在杀部下的时候,难免也有过火的地方!所以,他立出这样一条规矩出来,逢到类似的事情要让在场的旁人出来说说情,目的是讲一讲是否有这样严重的罪责,以免错杀。所以,现在接令官停止了脚步。要等到讨情不准,然后再传令出去。目前,刘备虽然叫了刀下留人,但心中也有三分紧张。因为他已经知道,这位先生是不容易与他讲话的。再一想,我毕竟是他的主人,谅来能听从我的。所以,对诸葛先生彬彬一礼,开口说道:“啊,军师!备有礼了!”
    那末,让我在这里首先要讲一讲孔明是否真的要杀张飞?不可能的!诸葛亮出山目的就是要扶汉兴刘,为皇叔的事业而来的,尤其现在刘备手下的大将少得可怜,张飞又是一个难得的上将,沙场上屈指可数的佼佼者,哪里肯轻易杀掉他呢!他的目的是为了严明军纪,使将士们都要受命。这样,才能同仇敌忾齐心杀敌。但是,这些道理孔明是放在心里的,表面上定要治三将军之罪,然而不杀张飞也不能简单收场。孔明料到会有好多的人出来为张飞讨情的。但其中有一个原则,他不卖面子,主要听说话,倘然他的说话道理不通,我还是要杀的;说得有理的人,哪怕他是个小兵,我照样同意不杀张飞。否则,军规仍旧不严,军纪不明。这是所谓要杀张飞的真正的动机。所以,现在看见主人刘备立起身来,知道他要讨情,孔明照样十分严肃地问道:“主公怎样了?”
    刘备:“啊,军师听了!想我家三弟今夜三卯不到,闯辕门打去虎头牌,撕去斩将令,打倒中军门。如此大胆无礼实为可恨,理当斩首。然我家三弟多年来跟着刘备南征北战,立下了许多汗马功劳,可能将他在刘备面前之功,来赎今夜军师帐下之罪否?请军师看在刘备的份上,就饶恕于他吧!”
    孔明先生听完刘备这一番说话感到情理不通。根据刘备的意思,要把张飞以往的功劳来抵过今天的罪责。孔明想,张飞在你面前的功劳岂能赎我面前之罪,这不是等于象做生意那样把款子划来划去吗?要是今天我同意这样做了,那今后我怎样来压束部下!?因为,在场的文武,都是你刘备手下的老人马。俗话说来,同过患难,吃过泡饭。除我诸葛亮以外,谁没有尺寸之功劳呢?今天要是听了你皇叔的说话,今后大家都可以依仗过去的功劳,目空一切地为所欲为,闯了大祸可以把过去的功劳来抵赎当前之罪,困在功劳簿上,谁都可以不服从。这样,我不要说为兴汉办事,连发号施令也无能为力了。因此,这理由很不通!不通就是不听。孔明回答刘皇叔说:“主公听了,三将军在你面前之功,岂能来抵赎本军师当前之罪?因张飞在我帐下毫无寸功,只有其过,请主公不必多言。请坐一旁。”
    刘备:“是……!”
    刘皇叔心里想,这下弄僵!涨得满面通红,连连拱手,坐了下去。他对下面接令官看看,意思是请他帮帮忙,我的说话军师不听,那末,让我来另叫别人讨情。接令的军政官对皇叔望望,意思我尽量不走,要是军师再传令,我是没有办法的。这时,皇叔坐在旁边对孔明左边坐着的关云长看看,刘备有意咳了一声嗽,意思是要云长上前为三弟讨情。
    关羽完全懂得自己大哥的意思。他想,你皇叔的最大的面子,他尚且不卖情,那何况是我!再说我自己知道不擅长讲话,而且非常要面子,要是在这种场合孔明先生同样不听,那我很难落场,不要一波未平,又起一波。然而看到自己大哥在不断地暗示催促,云长想,罢了!看在桃园弟兄的份上,即使不成功也要上前一试,真正失面子,那看在大哥、三弟的份上。关将车略为想了一想,在孔明准备再次下令斩张飞的时候,旁边关君侯已经开口了:“刀下留人!”
    事实上,接令官还在那里等着。然而,这是规矩,一定要叫住之后再可说话,方始上前对孔明一躬到底,叫一声:“军师在上,关某有礼了!”
    先生听云长站起来讲话了,他想你家大哥枉空当今一家皇叔,说出话来一点不通,想二将军云长乃是《春秋》熟读,定然通情达理。因此,先生倒对他抱有希望,所以把身子向他方面一侧,问一声:“君侯怎样?”
    关羽:“军师听了,想我等弟兄三人,桃园结义,誓以共死。今日军师要是杀了我家三弟,那愚兄等愿从于地下。望军师格外宽恩了!”
    诸葛亮听完云长这番话,对他看看,认为你的《春秋》是白读的,讲出来的话比刘备还要没有道理。皇叔的意思还要将过去之功来抵偿今日之罪。目前云长的意思根本不讲什么功过评论。一句话就是不能杀张飞的。为什么呢?道理是刘、关、张三弟兄在桃园结拜,早已讲好三个人一起活、一起死,倘然你杀了张飞,我们两个兄长马上要同他一起死的。既然我们一起要死,你就不能杀张飞。孔明岂不要笑出来!他对红面孔看看,幸得你们结拜弟兄只有三个人,要是你们一百个人结拜,杀了一个,其他九十九个都要一起陪他去死,我诸葛亮买棺材都来不及!这话怎样被你说出来的。你的说话是歪理。这样看来,关将军真是个老实人,不会讲话的。当然孔明同样不准,对着云长摇摇头,说:“君侯听了,桃园之情乃是私,今日是公,先公而后私,公重而私轻,大丈夫岂能以私而废公,以公而济私?望请君侯公私要分清,不必多言,旁侧坐下了。”
    这时,云长被孔明驳得哑口无言,好得他本来红脸,大家也看不出他面色的变化。云长一声没有,只得原位子上坐下去。他对刘备看看,意思是:我早已晓得不成功的,这个面子是多失的。但是,明知今天是张飞不好,由于弟兄之情,云长想,孔明,你要是真正杀去我家三弟,大哥的一家人家可以说一半被你拆去了,还能打什么天下!那末,莫怪我云长也要不服气了,我就准备折断行刑命,出外松绑三弟,拖了大哥刘备,我等弟兄三人深山隐居,削发为增,永不为将。关云长准备拆人家了。他的这种想法,主要是丧失他的威信。在这点上,说明关云长的自尊性太强了。因而,他坐在旁边满面怒容,双手拂着袍袖。孔明看得清楚,他想你关将军不怪自己不会讲话,相反感到我不卖面子,这完全说明不单单是张飞不服我,你这也是不服的表现。孔明想,你们弟兄两人都说话不通。老实讲,能说能话的人就在后面,我就靠这个牌头,当然没有你们讨情,我亦有其他办法的。
    就在这时,大家只听得一声高叫:“刀下留人!”
    不是别人,便是赵子龙将军。他在旁边已经考虑了长久。他见到皇叔和云长脸上都不高兴,心中十分难受。他想,都是我捉住张飞的不好,弄得他们两个兄长为了三弟张飞要杀,而如此地恼怒。要是我不出去讨情说话,更要引起刘备、云长的误会,好象我赵云在歧视三将军。那末,只有出去讨情。想想刘备和云长他们两人的面子都不卖,难道听我赵云的话吗?但是为了避免误会,即使不成功,也要上前去讲的。然而,子龙的性格一向有独到之处。他认为既然开到口,总希望军师听他的说话不杀张飞。因此,他回忆刚才孔明对张飞说过的“本当”二字,这里面就包含着军师可以不杀张飞的想法,那末,为什么不听皇叔、君侯的话呢?子龙一琢磨,被他研究出来了。他们两人都含着私意,要是我走他们的老路子说话,岂非如出一辙,同样无用。想到这里,巧将已经摸准了其中的原因。他方始叫了一声,喝住了军政官,然后从旁闪出,到孔明台前一礼:“末将见军师有礼了!”
    孔明见到赵云,他便回头对刘备和云长看了一看,意思是你们的道理不通,通的道理来了!请你们好好地听一听。但是,在表面上,诸葛亮先生仍旧严肃地问道:“子龙将军怎样?”
    孔明先生一对眼睛看着子龙。心里想,今天,我是全靠你了!
    赵云开口道:“军师,我看今日张飞三卯不到,又闯辕门,再干出了这种无法无天的事来,要是不将他斩,怎能号令?不杀岂能指挥?不杀岂能用兵?不杀还有什么军规?应当杀,杀得好!”
    旁边刘备一听,心里想,放你妈的屁!你同张飞什么冤家!照你这样说,不死也要死了。这时候的孔明也对子龙看看,心里也在想,我本存心靠你的牌头,怎么你……是不是又来寻我开心了?
    赵云:“所以说,本当要杀!……”
    诸葛亮听到这几个字,心里明白了!会说话的人,往往要用这两个字。前面这一番话就是首先肯定孔明杀张飞,是完全正确的,有这些罪责就是应该杀,只说不能杀张飞,那么变成军师错了,肯定了张飞这样做是合理的了,这样的结果不单否定了孔明,而且全部都被否定,规定了的一切法令法纪岂不成了大问题?接下来用“本当”两字,就要反过来为张飞说情了。这样便是以公办事,秉公而断,决非讲私情了。通不通,道理还在后面。诸葛亮便仔细听他讲下去。
    赵云:“本当要杀!何奈夏侯惇十万敌兵马上杀到,常言道:未破敌军,先杀自己大将,于军不利。张飞又是个勇猛之将,照末将看来,请军师暂时把张飞的脑袋留在他的颈项之上,命他带兵沙场前去杀敌,若能杀退夏侯惇的人马,便可将功赎罪。这名谓戴罪立功;若不能取胜,便可两罪并算。望请军师格外宽恩!”
    戴罪立功,就是头上顶了罪名去立功劳,也可称带罪立功,同样的意思。例如做生意一样,借了债去经营,要是赚钱的话可以还债,如果亏本的话变成倾家荡产。用近代的话来说,便是给张飞一个赎罪的机会,主要是正巧夏侯惇杀到,加上张飞本身武艺高强,这样不杀张飞的理由便通极了。但是,其中还有一点,便是今后学样的人多了,一碰到类似情况,亦能效学张飞戴罪立功,你戴罪立功,我也如此戴罪立功,人多了,这样就美中不足了。当然,这个漏洞若然有人来补是最好,无人来补那也马马虎虎,也可以过得去。孔明先生也有马虎的地方。因此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然而一下子还没有同意。赵子龙被先生这种变化着的表情弄得捉摸不定。看他的微笑,知道自己的讨情看来军师是满意的。但是,为什么只是笑,而不开口应允呢?所说,赵云的一番话,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楚,无不暗暗赞成子龙确实讲得有理。就是刘备、云长,也感到赵云有道理。他的说话,真是面面俱到。那孔明缘何不允呢?旁边文人班中孙乾也是个聪明人,他感到军师这种表情和子龙的这番话,完全可以断定不杀张飞了!为何孔明一时不说话呢?后来他想,是否军师恐怕今后有人照样,若然只为此一点,那让我上去补其不足。想想不妥当,因事情已经被赵将军缓和得多了,不要我上前去偏偏漏洞没有补好,相反又去弄出个大窟窿来,再想不可能吧。他为了能早些解决问题,孙乾便对两旁文武一看,意思是一齐上去。这些面子,孔明先生总要给的了。所说,三将军除了他的鲁莽性格以外,为人心直。俗话说,他与周围的人的关系都很好,加上都看在刘皇叔的份上。因此,一齐同孙公侯先生一起上前,见过诸葛亮。孔明在这点上便看出,张飞的为人还算不错,因此,对众文武把手一招:“众位罢了!前来何事?”
    大家虽然一起上来,但是都由孙先生一人来代表讲话。孙乾便再对军师深深一礼说:“军师请听了,刚才赵将军也讲了许多。下官亦不必多讲了。总之,今夜军师第一天登台拜将,请多多宽恩,免杀了张飞。”
    孔明一听,心里想,好!对孙公侯看看,意思你真正聪明,一句要紧话已经补了上去。什么话呢?就是“第一天登台拜将”一句,笑话说来,张飞犯罪正巧碰到第一天你做军师,象新开店一样,可以便宜一点。今后,逢到有人效学张飞,我就可以回绝。原因是当初新开张,今日是老店了,没有便宜再可占的了。借此来回绝对方。这样,就无法效学了。孔明本想马虎一点,现在成了十全十美的理由。早已说过,不看面子大小,只听理由对否。道理通,当然不杀张飞,因此,便开口问两旁将士:“既然如此说情,那末尔等可愿为保?”
    说到这个地步,便是同意了。这一点,大家都同意的,所以异口同声──
    众人:“下官愿保!”“小将愿保!”“愿保!”……
    诸葛亮:“愿保者,请退过两旁。”
    众人:“谢军师!”“谢军师!”……
    刘备坐在旁边一听,想你们的面子比我大。我倒不及文武起来了。其实,是你们弟兄俩不通道理。文武退回原地,接令官听说不杀张飞了,立即来将台缴令。外面当差们知道赵将军等说情,军师饶恕三将军。一个当差又来说好话了。他对三将军亦是连连贺喜、道喜。张飞想,你这个家伙的马屁倒多得很,要紧问他:“又有什么喜事来了?”
    差人:“三将军你可知道?赵子龙将军等讨情,现在军师不杀你了。你又要做大将,立大功了。这不是一桩天大的喜事吗?”  张飞想,我死了做天将,不死做大将。你这个人倒确实会讲的。所说,子龙讨情,三将军想,捉我张飞是你赵云,不杀我张飞也是你赵云,你这个人与我是亲家还是冤家?弄得我糊里糊涂。照你这样的做人,倒确实是不容易的。当差先同三将军戴好了头盔,收拾了一切,把张飞从地上扶了起来,但是还不能松绑,一定要到里面当了军师之面才能松绑,这是规矩。所以,押了张飞来到中军门内,准备押上将台。可是,张飞犟住了不愿上去。他以为自从跟了大哥刘备,多年来,从没有失过这样大的面子。当了众人的面,不但又打又骂,竟要把我问斩。现在又不杀我,是否要想借这一点吓倒我张飞吗?难道再要我上将台去见这妖道低头求赦吗?所以,他不上去了。当差想。既然到了这里,上面军师亦看得清楚。因此,便把张飞松了绑。但大家只见三将军摩拳擦掌,认为这是谁都懂的规矩,应该上去谢一声不杀之恩。难道你忘记了吗?因此,几个当差好意上来指点他说:“三将军,你要上将台去谢一声军师不杀之恩。”
    张飞:“呸!要杀就杀,要斩就斩,哪里有什么叩头赎罪之理。除非是叫他来叩头!”
    出乎意料之外,张飞仍旧不服。相反要孔明去向他赔罪。这样,就称谓是三闯辕门的意思。吓得当差们都避到了两旁。诸葛亮一听,心里想,这个匹夫确是倔强。是不是再叫赵云将他捉起来呢?一想不必了,一来子龙也未必再肯接令,主要是天将亮了,敌人将近,今天晚上准备要火烧博望坡的,不能为张飞一个人而耽搁大事。那末,怎么办呢?很简单,免得他在此缠绕不清,孔明便指着下面的张飞严厉地说道:“唗!不法将,本军师看在两旁文武的份上饶恕于你,哪知你还如此大胆。将军虽好,本军师不用!”
    孔明说到这里,便一声传令:“来!把这不法将张飞用乱棒打出中军门,赶出校场!”
    两旁当差听到军师传令,便用皮鞭军棍,向张飞当头打来。三将军起双手一甩,高叫一声:“与我且慢!”
    当差们把皮鞭军根一齐收回。张飞听得清楚,孔明要把我赶走。他心中好笑,大概诸葛亮认为我张飞是个无用之辈。因此,他把我又打又骂。现在,还要赶走于我。三将军暗暗地想,不是自己夸口,我这身本领到处有饭吃。你们不要自以为是。我倘然去曹操处,肯定这老贼要亲自来迎接于我。他一气之下,所以叫住了当差之后,张飞对将台上面说:“呔!将台上听了!”
    上面所有的人都听着他讲些什么话。
    张飞:“刘、关、张谁人不知,哪个不晓!”
    上面刘皇叔一听,感到三将军这句话是多讲的。但是,知道他其中还有意思。所以,听他讲下去。三将军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如今要改了啊!嘿……改了!”
    刘皇叔越听越奇怪,桃园结拜便是刘、关、张,现在要改什么?刘备想,这有什么改头呢?刘、关、张,张、关、刘,关、刘、张,改来改去不是一样吗?在大家还没有弄懂的时候,翼德将军狠狠地讲了下去:“要改刘、关、诸葛亮!”
    皇叔听到这里,知道三弟不但不服孔明,包括我们弟兄二人在内他也误会了。这倒是事实。三将军在没有清醒的时候他认为我们三弟兄何等和好,自从来了诸葛亮就大变了样。特别在今天,孔明把我张飞弄到如此地步!可是两个哥哥竟然默默无言。三将军想,我们三个都是武将出身,其中缺少文人。因此,要把我张飞排挤出来换过孔明。所以,他说要改为刘、关、诸葛亮了。皇叔和云长听了当然心中大大的不乐,感到三弟在怨恨我们。难道他的酒还没有醒吗?看你酒醒之后,如何来交代。
    这时的张飞,还是理直气壮地说:“此地不容人,自有容人处。凉亭虽好,非久留之地也!待老张赶奔许昌,料想曹操也要重用于我。同尔等再见了!”
    三将军说罢,对将台上一拱手。他掉转身体气冲冲地走出中军门,三脚两步匆匆来到校场中间,见自己的马匹还拴在长矛杆上,就把马缰一松,对战马说道:“宝马啊登云豹,你与我飞奔许昌!”
    他说完,双手拔起插在地上的长矛,用矛钻一点,飞身上马。两腿用力一夹马腹。龙马一声长嘶,向北飞驰而去。手下当差们要紧上将台禀报孔明。
    当差:“报禀军师,三将军怒气冲冲飞马往北去了!”
    众人听到这个消息惊骇不已,都看着孔明。诸葛亮想,这个匹夫竟敢去曹操那边,他的鲁莽倒也少见,认为你不要意气用事,一时之火去赶往许昌,要晓得去时容易回来困难。不要说你莽张飞,就是徐元直这样有才干的人,去了也无法脱身。到你明白的时候,恐怕来不及了!这时的刘备,听见三将军张飞欲去曹营,他心中明知今天是张飞错的,但是多年的好弟兄,毕竟有深厚的感情,所以相反认为诸葛先生对他三弟太过份了。他对孔明看看,意思是怎么办?
    孔明想我别的不怕,只怕张飞在半路上遇到夏侯惇的人马。因为在盛怒之际,一定要乱说一通,而且敌人听他说要去曹操处,定要问他为什么,张飞在夏侯惇面前一定要讲我诸葛亮得罪了他。夏侯惇知道我们内部不和,他首先要打听新野县有多少兵马,张飞肯定要讲现在九百五十,过去只有六百人。被他这样一讲就完了!这里的底细全部暴露无遗。我还能变什么花样来呢?孔明准备叫刘皇叔上前把张飞追回来。可是看到刘备脸上的表情,知道他怀着弟兄手足之情,同我也有些矛盾了。恐怕他不愿追上去。不要紧!常言道:“遣将不如激将。”孔明便拔令在手,一声吩咐:“子龙听令!”
    赵云想,不要多讲了,令箭总是叫子龙。他走上来应声:“末将在!”
    诸葛亮:“本军师付你将令一支,带兵五十,立即追赶上前,把不法将乱箭射死,首级回来缴令!”
    子龙想,冤家做到底吧。所以毫不犹豫地接令。
    刘备一听要射死张飞,要紧立起身来,急急地叫道:“啊呀军师,请且慢!既要命我家三弟回来,那何必命子龙上前。喏诺!待刘备追赶上前,叫他回来也就是了。”
    诸葛先生一听,心里想我本来是要叫你去,恐怕你要斗气。我有意如此!这时,孔明便把子龙手中令箭收回。子龙退下。先生便把令交于云长将军,叫他保护主公前往。因为,刚才张飞临走的时候他讲到刘、关、张改为刘、关、诸葛亮。说明张飞对刘皇叔也非常不满,不要在他火头上被他一矛刺死。老实讲,他在古城会的时候能对云长动手,刘备不是一样的哥哥吗?真正刺死了刘备,那末真的完了。所以命云长保护。关将军接令之后,弟兄二人下得将台,上马扬鞭追了上去。皇叔在马上想,要是追不到张飞的话,那就完了!所说,按时间来说是追不到的。因为,战马何等迅速。等你们从后追来,张飞已影踪全无。那怎么办呢?不要紧!幸得三将军自己回来了!
    再说,张飞他一时之火,飞马而去。但是,被早晨的凉风一吹,把他的酒都吹醒了。只见四野里一件大雾,迷迷蒙蒙,自己不知走往哪里!三将军一想不对,赶紧勒马。叫啥一个酒醉的人,一旦醒过来,必然要从头至尾地想一想。哪怕没有事情的人,也要想想我是怎样吃醉的。何况张飞从昨夜起一连串闯了这么多的祸,岂会醒过来一点都不知道呢?再说,一个吃酒的人,能走路,能讲话,还算不得是真正的醉,最多是糊涂;或者感情用事、自说自话……真醉的人是要躺下来路也走不成了。为此,现在张飞清醒过来,他要紧将马扣住,口中连声叫着:“慢来!漫来!如今大雾重重,老张自己不知去往哪里!”
    他想,我们弟兄三人多年来就是吃曹操之亏。今天,我怎么能去曹营助贼呢!这是没有志气,要被世人所笑。那末,回去吧!总算是迷途知返。再一想不好,出来的时候话已说僵,啥“你处不容人,自有用人处”。结果悄悄地一个人回去,更要被孔明看不起我了。他会认为我走投无路,只得去依靠他们。那末,回归家乡仍旧去开我的酒肉店吧,摸到衣袋中少有银两,心里想,没有本钱怎么能回去开店呢?这时候的三将军,感到是进退维谷而踌躇不前。所说,酒一醒他要想了。今天闯辕门到底是哪一个错?起初认为是大哥刘备的错。他为何要请诸葛亮登台拜将?再想,大哥错什么!他要孔明帮助灭曹兴汉。一想,是老酒错的,弄得老张酿叮大醉,闯下如此穷祸!再想,老酒在甏里,我不去喝怎样会到肚子里去?不要瞎怪别人了,总之自己错了!因此,现在只要有一个人来劝他几句好听的话,他便会乘此下场。因此,张飞回头一看,只见大道上冷冷清清,静悄悄人影全无。他埋怨自己的战马说:“马啊。你跑得太快了!”
    正在这时候,刘备和关云长从后面飞马追了上来。当时,天刚蒙蒙亮。由于路途迷雾,实在难以眺望。刘皇叔靠着东方的霞光,渐渐地望到前面大道之上,只见隐隐约约地好象有一人一骑。他要紧问同行的云长说:“二弟,你的眼睛比愚兄好得多。前面马上,你看莫非是我家三弟?”
    关将军的一对凤眼向前一看,确是张飞。他便与刘备说:“大哥听了,前面正是三弟!”
    皇叔放下了心。一面继续向前跑去,一面对前方张飞连连喊道:“前面三弟,愚兄来了!”
    所说翼德将军正在为难之际,听到有人喊叫。他便将手中长矛一架,双手撩
    虎须,回头一看,见两位兄长并马而来。他想,只要一般的人赶来我已经满意了。如今,见到来的是大哥、二哥,好算得面子最大了,让我掉转马头回去吧。正要回头,他顿然笑着自言自语道:“老张也要效学诸葛亮摆摆架子了!”
    真象小孩子一样,也要摆起架子来了!他认为,既然有了落场的机会,倒反而要装得远走他乡的样子。所以,他摆足架子,对后面赶来的两位哥哥说道:“大哥、二哥啊,兄弟不回来了!”
    他说罢,顺手将马一拎,战马又不懂得他在摆架子,便向前飞奔而去。张飞又要紧扣住。心里想,你跑得太快了,又要弄僵的。现在马立停了,他说:“马啊,你太慢了!”这匹战马想,你要我快还是要我慢?!弄得这匹龙马没有办法,就在这条大道之上跳个不停。三将军哈哈大笑。他想,这样才象摆架子!后面看过来,好象我这匹马跑得正快,四蹄腾空,其实是跳死在一个地方。
    那时候,刘备与云长已经到了他的后面,弟兄二人扣住马。皇叔丢鞭下马,走上前来伸手便把张飞的战马扣住,开口道:“三弟请住马!”意思是你不要再跳了。
    张飞看刘备站在马前,也不好意思地叫一声:“啊!大哥你到来何事?”
    刘备:“请问三弟,怒气冲冲往哪里而去?”
    张飞想,我刚才说是要去许昌曹营。现在,若然这样回答,要被大哥说我没有志气。因此,他只说回转家乡去做买卖。刘皇叔问地缘何要回家乡做生意呢?三将军说,为了诸葛亮欺侮老张。刘备问他愚兄们待他怎样?张飞想到了刚才说的话,两位兄长定然见怪,一时无言对答。皇叔为了让张飞早些回去,给他一点面子,刘备便说:“三弟,回去吧!因为诸葛先生在懊悔了!”
    三将军想;孔明懊悔些什么?要紧问道:“请问大哥,孔明懊悔些什么?”
    刘备:“因为夏侯惇大军将要杀到,无人战场杀敌。欲请三弟回去接头令,打头阵,立头功!因此,请三弟速速回去吧!”
    张飞一听,心里想,照这样看来,一个人本领最要紧!老实讲,我不但本领最大,而且到了战场遇到任何敌人我总是勇猛杀敌。那就回去吧!让我立了头功,再与孔明说话。因此三将军说道:“好!大哥、二哥,我等弟兄回去吧!”
    皇叔想,不轻容易!总算把这条犟牛牵了回去。这样大事化小事,小事化无事。刘皇叔复返上了马。弟兄三人在大道之上并马而行。到校场天已亮足。老百姓们已经都回去了。他们三人到中军门外下了马。在一路进来的时候,刘皇叔同张飞说:“三弟啊!你看在我大哥的份上,上将台去同军师再叩一个头,赔一个罪也就算了!”
    张飞:“大哥,我已叩过一个头了,第二个是不叩的。”
    刘备:“三弟,你今天再叩一个,愚兄明天叩还你十个头好吗?”
    张飞:“大哥啊!这种买卖我不要做了!”
    莽张飞自以为再不上当了。皇叔想,你在关键时刻这个头不叩,看来孔明先生不会罢休的。弟兄三人讲得没有几句话,已经到了将台脚下。大家见到把张飞追回来,心里都安定了下来。刘备要张飞一起上将台。三将军立在下面不上来,只是叫二位见长请。他到这时候,也感到有些惭愧,对上面诸葛先生看看。心里想,我又来了!因为他不上将台,刘备没有办法。便同云长两人上来见孔明。云长先把令箭缴上,对先生看看,意思是我把大哥保得去,现在又保得来。孔明收令,便请关将军坐下。刘皇叔上前拜见孔明先生说:“军师,备回来了。如今我家三弟前来,这个……那个……”
    皇叔要想对孔明讲我家三弟前来赔罪了。他说到一半却又留住了。因为,独怕张飞听见说叩头赔罪,他倒又要骂起人来,那事情又要弄僵。因此,他下半句变成了“这个、那个”。
    诸葛亮对刘皇叔看看。他想,不要为难你主公了。看来张飞一下子不会受服。你也不必从中硬拉拢了。所以,招呼皇叔说:“主公不必多言,请坐下了!”
    刘备刚坐下,大事情来了!夏侯惇十万曹兵浩浩荡荡将近新野。外面一名探马飞报而来,说敌人来十万。这里全军不满一千,只有九百五十人。哪怕一个能敌十个,也只好敌九千五百。现在曹兵来了十万人马怎么办?
    要知道后来怎样,且看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