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设巧计孔明诱敌 进山套夏侯中计-卷三 孔明初用兵-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三 孔明初用兵
第二回 设巧计孔明诱敌 进山套夏侯中计
    第二回 设巧计孔明诱敌 进山套夏侯中计
    所说刘备不知详情,他在孤山上惊慌失措,心急如焚。其实是孔明把你放在山上,作为引诱夏侯惇进博望的钓饵,所以不能放你走的。再说敌军怎样来的呢?话分两头。君臣二人到得博望山上,已经是夕阳西下。现在这里,还是太阳当顶之时。敌人头队先锋韩浩带领一万曹兵,离新野三十余里,其实离博望只有十里左右了。在行军路线上一定要讲清!韩浩坐在银鬃马上,手提六十斤重的一口大刀,他遍体蓝扮,青铜胄盔甲,是个匹夫之辈,在马上一声令下:“来!传向导。”
    旁边小兵喊道:“先行将传向导!”
    向导官到韩浩马前应道:“向导在!”
    韩浩:“本先行问你,此地离新野县还有多少路途?”
    向导:“禀报先行将的话,离开新野还有三十里左右。”
    韩浩:“与我退下了。”
    向导官退下。韩浩在马上抬头一看,太阳当顶。他想,还有半天时间,到夜可以赶到新野,一到刘备所在处来一个包围,等到明天一早再攻城。因此,他便传令三军:“来!传本先行的将令,大军到新野城外,埋锅造饭。如今加击战鼓,前去打探。”
    三军们听到传令兵前前后后敲锣传令,就是韩浩命令,赶到新野县才能吃饭,现在要加紧行军。因此战鼓咚咚,军号响亮,炮声隆隆,一方面越是接近刘备的地界,越是要仔细打探。探兵在出发时一起向前,逢到三岔路就一分为二。前面每逢分路都是这样。所以大小路上密布探兵,现在一百多名探兵向前方进发。其实,走不到一、二里路,前面就有一片树林。
    诸葛亮的第一个埋伏就在这里,便是孙乾,他同带来的五十个马兵,都换上了老百姓的打扮,肩上都背着小包和雨伞,他自己更是打扮得象一个乡下的老伯伯一样,一共五十一人,都坐在这片树林之中。
    孙乾命令五十个马军说:“等敌人到来的时候,你们一律称呼我老孙便了,千万不能叫我孙老。”
    不要看得简单,好象只是把这两个字颠倒一下。其实,这里大有进出。要知道喊老孙只是一般的称呼,叫了孙老,便是当官的称谓了。好得孔明布置出来的计划是不会有丝毫差错的。五十马兵想,孙先生出来的时候同我们讲过,叫我们步行得来,骑马回去,不知马在什么地方?总之,我们一切都看他的样子。正在这时候,只听得树林外面一阵罗唣的脚步声。一看,赶来一大批敌人的探兵。
    这时,孙乾便把手一招,发出一个暗号。大家从地上站起身来,装得象看见曹兵到来,要忙乱逃跑的样子。其实,一个都不会走远的,就在等他们上来。一下子象锅子里炒豆一样,“哗──”的一阵混乱,五十一人的嘈杂声,也足够热闹的了!惊动了赶来的敌人。
    曹兵探子见树林里人头济济,防止奸细,要紧从身上都抽出了雪白的钢刀,窜上前去把他们一个包围,嘴里还高声喊道:“慢走!”“站住!”顷刻间,把五十一人全部用钢刀拦住,开口问道:“你们是什么样人?”回答说:“我们是新野县里的好百姓!”意思是良民。问道:“你们到此干些什么?”回答说:“逃难,但要想发点小财。”曹兵探子一听,感到奇怪,想遇到兵灾,还能发什么小财呢?可是看他们全都是老百姓的装束,问来问去就是这几句话。敌人小兵不理解,也不要你们理解。有懂的人在后面。
    其实,孔明早已掌握了夏侯惇的心理,所以在锦囊上写明:“只能说这两句话才能达到预想的目的,不能随意加减,否则,有性命危睑!”所以,他们说来说去,总是说这两句话。这班官兵想,只有押他们去见了韩浩再讲。便对这批假百姓说:“不管怎么样,去见我们的先行将。”
    刘家兵一听,就知道是去见韩浩。他们装得胆小心慌的样子,都向着孙乾说:“老孙,乡亲弟兄们,为什么要抓定我们啊?”孙乾装得象一个上了一些年纪的长者,算是一个稍有些见识的人,回答大家说:“乡亲们放心吧,我们都是百姓,没有什么危险的,跟他们走就是了。”众人说:“对!老孙讲得不错。我们都是新野县的好百姓,常言说得好:叫‘真金不怕火来烧!’老孙我们走吧!”“走走走!”就这样,五十一人,被曹兵押了往头队韩浩方面返回来。
    一个弟兄先到韩浩马前禀报:“报禀先行将!”
    韩浩扣住马匹,开口问道:“何事报来?”
    小兵:“我们在前面树林之中,拿到五十一人,据他们来说,都是新野城内的子民。但是见他们鬼头鬼脑,恐怕碰上奸细,因此把他们带来,请先行将定夺!”
    韩浩一听,在前面碰到了这样一件事,所说他虽然是个匹夫,但是在这点上他还是懂的,应该带来盘问一番,因为我是头队先锋,是有责任的,不可不防。他便将手中大刀在马上架好,传令:“来!传本先行将令,大队停了!”
    头队一万人马从头至尾全部停队。韩浩再命小兵将五十一人带至马前。无多片刻,曹兵把他们全部押至韩浩马前,对五十一人气势汹汹地喊道:“见我们先行将,跟我统统跪下!”
    这班假百姓都叫着:“老孙跪下吧。”孙乾说:“乡亲们大家跪下。”这时,他们有的把肩上的包裹放在地上,有的把手中雨伞放下,口称:“先行将在上,新野县百姓见先行大将叩头哉!”说罢,统统跪倒在地。
    韩浩坐在马上对下面、看,只见马前地上前前后后跪满了人,身上全是老百姓的打扮。他一声喝道:“与我全都抬起头来!”
    小兵:“我们先行将叫你们抬头,跟我都始起来!”
    孙乾:“乡亲们,请大家抬头吧。”
    五十一人一齐抬起头,面对着曹将韩浩。他们心中都在想,诸葛军师叫我们这样做的,而且叫我们步行到此,骑马回去。对韩浩看看,你有没有本领看出来我们都是刘皇叔手下的马军。现在韩浩看了一下,没有什么破绽,他开口便问:“本先行问你们,究竟是何许样人?”
    汉兵:“我们都是新野县里的好百姓!”
    韩浩:“到此何事?”
    汉兵:“到这里是逃难,但是想发点小财。”
    韩浩:“唉!这是何意?”
    韩浩听到这两句话感到奇怪。他们自称好百姓,这是可以理解的,哪怕是刁民,他们也自称是好人的。可奇的是为什么在逃难的时候还想发什么小财呢?从哪里去发财呢?他想了很久,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再问他们,也只有这两句,没有第三句。
    正在这时,中队上的人马已经赶了上来,行军大都督夏侯惇在大旗之下坐在马上,手抱长枪,在他左边并马而行的便是副将李典。他手执三尖两刃刀。夏侯惇见头队停止了前进,要紧问手下为了何事。小兵一打听,立即向他禀报:“禀大都督,前面先行大将遇到刘备方面的子民五十一人,正在那里盘问。请都督定夺!”
    夏侯惇听到这一点,他想,刘备非常奸诈,韩浩是个匹夫,不要中了敌人之计,倒不如让我亲自来盘问。其实,你自己不比韩浩聪明多少。目的就希望你亲自顾问。因为你是十万曹兵之首,抓住你这个头,就可以来对付你十万兵。夏侯惇哪里料得到呢!他便扣马架枪,传令停队,命令把五十一人带至大都督马前。
    曹兵来至头队,与韩浩讲明,说夏侯都督他要亲自盘问。韩浩感到这班百姓很难对付,要是中了敌人之计是我的责任。现在夏侯都督他要亲自盘问,那事情再好没有。因此他命令曹兵把他们押往中队,自己带领头队缓缓而行,等待着夏侯惇还有什么令来。
    再说,一班曹兵对地上的汉军喝道:“你们都站起来,到前面去见我们大都督。”这班汉兵听说去见都督,心里明白去敌人的主将夏侯惇,非但不怕,相反希望见到他,我们才能骑马回去。可是在形式上一定要做得象真正受惊的老百姓那样。大家对着孙乾说:“老孙,为啥要会见大都督呢?”孙乾安慰他们说:“乡亲们,来也来了,这是没有办法的。大家不必惊慌,去就是了。”说罢,大家把包裹、雨伞都背上了肩,跟了曹兵来到中队夏侯惇的马前,一声令下:“大家跪下!”“老孙跪下!”“乡亲们跪下了!”五十一人在马前一齐跪了下来。夏侯惇一看,果然都是百姓打扮,他便传令:“与我一起抬头!”
    小兵:“大都督传令,把头抬起来!”
    五十一个假百姓一齐抬头。他们见到夏侯惇只有一只眼睛,心中更高兴。他们想,刚才韩浩两只眼睛都没有看出来,何况现在你眼睛只有一只呢?的确是这样,夏侯惇同样看不出什么毛病来。他开口问了几遍,回答的说话也是这两句。
    “独眼龙”便将这两句话反复地研究着,他首先以为这班人确是老百姓。但是,自称好百姓,他认为这班人肯定是新野县内的刁民,而且是批无赖。百姓应该有男有女,现在他们全部是男的,年龄亦相差不多,个别略大一些。就在这点上,足以说明这批人是新野县内不务正业的懒汉,成群结队在一起,茶坊酒肆常来常往,俗语说:日里吃太阳,夜里吃月亮。因此,一遇到兵荒马乱的年代,他们趁火打劫,从中可以捞一把。所以他们自己说:“逃难发点小财。”对!夏侯惇想到这里,他自信地笑了一笑。难道他们要想到我这里来发财吗?否则在远处发现我军大队赶到何不避开呢?想到“避开”两字,夏侯惇想到刘备。他在新野县内,必然得报我军杀到。他要是没有力量的话,一定要避开。不要我远道赶来扑了一个空。但是,不知道刘备是否在新野,或者躲藏在哪里。我看,这班百姓久在新野,定然知道刘备的去向,亦可能他们就是为了这一点,来我军前送讯,借此机会,干他们所谓逃难可以发财的勾当。夏侯惇越想越对路。哪里知道,你的想法是对了孔明的路。夏侯惇伏在马背上,面带笑容地问道:“子民们听了,本督有话问你们。”
    汉兵:“大都督有话请问。”
    夏侯惇:“新野县内有个叫刘玄德的吗?”
    汉兵:“大都督,我们在新野县里,不是夸口,可以说所有的人都认得。不过,这刘玄德是什么人倒是不熟悉。”
    夏侯惇:‘就是刘备。”
    汉兵:“喔!就是刘备、刘皇叔。”
    夏侯惇:“正是!”
    汉兵:“你讲了刘玄德我们不知道,原来是刘皇叔。我们不但认识,而且经常见到。请问大都督,你要问刘皇叔干什么?”
    夏侯惇一听,他想老百姓往往只知道刘备、刘皇叔,换了“刘玄德”三字就不熟悉。因为在封建时代,略有一点身价的人,他的名字别人就不便乱唤了,更不要说是皇叔的地位。从这点上来看,这批人确实是老百姓了。其实,说明诸葛亮的用兵,在细节问题上他也不露破绽。现在,夏侯惇听到百姓在问我缘何问起刘备,他想,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何不详细打听一番呢?
    夏侯惇:“刘皇叔现在哪里?”
    汉兵:“原来大都督要打听这个消息!”
    夏侯惇:“是也!快讲!”
    有一个“百姓”,装得要讲的样子,跪在他旁边的另一个“百姓”把他身体一推,轻轻地说道:“老兄啊!刘皇叔待我们不错,我们经常在弄僵的时候,只要到衙门口转着几圈,皇叔马上命当差送出来银两。现在他躲藏的地方岂能被大都督晓得,一讲出来,皇叔就有危险了,千万讲不得的。”被你这么一说,这个“百姓”就对夏侯惇俏皮地一笑,回答说:“大都督,我们不知道。”
    夏侯惇一看,心里佩服刘备善于拢络人心。一个要讲了,一个提起刘备的小恩小惠,马上就不讲。那末,我也来给点好处于你们,让你们达到“发点小财”之目的。所以,夏侯惇说道:“你们听了,只要把刘备躲藏的地方讲一个明白,本督赏你们金银便了。”
    这班“百姓”,听到有这样的赏赐,都满面堆笑。有几个抢着回答复侯惇说:“大都督,你的说话是真是假?”
    夏侯惇:“只要你们讲的是真话,本督言出如山,决无抵赖,只要拿到刘备,一定金银重赏。”
    汉兵:“既然这样,那末,我们为了要点好处,使坏了良心。请都督你听了,刘皇叔不在新野县。”
    夏侯惇想,不出我之所料,刘备果然避开去了!幸得遇见这批人。否则,定要扑空。但是,不知刘备现在哪里?便问道:“刘备不在新野,他躲藏到哪里去了?”
    汉兵:“大都督你听好了,刘皇叔躲在博望坡。”
    夏侯惇:“博望坡?”
    汉兵:“是的。”
    夏侯惇想,博望坡不知在何方,不知离此有多少路。这倒事实,因为在前面早已表过,博望坡是个无名的山套,不要说夏侯惇,即使新野县周围的人,也不一定全都知道。他哪有不问之理!就问道:“博望坡离此还有多少路程?”
    汉兵:“离开此地,要有六十里地。”
    其实,只有十里不满了。要是老实一说,就无法骗取到马了。马倒小事,主要骑了马才能脱逃。因此,要讲得那么路远。但是,夏侯惇继续问道:“你们怎样知道刘备在博望坡呢?”
    汉兵:“你大都督的大队人马杀到,老百姓四处避难。我们这批人逃难路过博望坡,见皇叔在里面山上,他的手下在山下,我们碰到这班手下人,方晓得皇叔避难在这里。他们叮嘱我们在外面千万不要泄漏。现在贪图了一点赏赐,就讲出来。大都督你捉住了皇叔,要是赖脱我们的赏,可就不象个大都督了!”
    夏侯惇听完这番话,他想,不知刘备的两个兄弟可在一起?因为关云长、张翼德都是勇猛之将,要是也在博望坡,我要捉刘备就成问题了。倒不如让我乘机也来问他们一下:“本督问你们。”
    汉兵:“大都督还有什么话?”
    夏侯惇:“新野县内还有一个关云长,可知现在何处?”
    汉兵:“大都督你问的人是不是关君侯?”
    夏侯惇:“正是!”
    汉兵:“大都督听了,关君侯去荆州,问荆州的皇爷去借兵了。世界上有多少皇爷,我们不知道。”
    夏侯惇一听就明白,原来关云长去向荆州的刘表借兵了,你们是老百姓,当然只听得皇叔,皇爷的称呼,一般的名字不一定都知道。但是,还有个张飞不知在哪里,应该再问一下。
    “你们可听得刘备的三弟张飞,现在何处?”
    汉兵:“大都督,你虽然第一次到此,怎么这里的人你都认得,倒也奇怪的!”
    夏侯惇想,你们懂什么!不要说认得,而且很熟悉。因为刘、关、张三弟兄,过去他们在我叔父曹操处,吃过一年左右的白饭,岂会不相识呢?这些事情不必同你们多讲,因此追问一句:“张飞在何处?快讲!”
    汉兵:“大都督,只要你不赖去我们的赏赐,那末全都同你讲了吧,三将军不在新野,也不在博望坡。”
    夏侯惇:“到哪里去了?”
    汉兵:“三将军到樊城去拿米了。拿了米来吃饭之后,方始同你大都督干一下子。”
    夏侯惇听得好笑,我们叫催粮,这班百姓叫“拿米”;我们称打一仗,他们叫“干一下子”。这种是象百姓的口气。夏侯惇他完全相信。因为关云长去荆州借兵,张飞去催粮,两个兄弟都不在身边,刘备就象鸟儿一样,没有了翅膀无法飞逃。因此只得躲进博望坡里去了。他完全相信,刘备确实不在新野,而在博望坡里。但是对这班百姓看看,他心里想:你们对我来讲是有功劳的,但是反过来说,刘备待你们不错,可是为了一点好处,你们竟然把刘备之恩情全都丢掉,说明我的眼睛虽然只有一只,还是十分识人的,你们确是一批无赖。老实讲,现在我要利用你们一下,等到拿使刘备之后,定要把你们斩杀一个干净。现在离博望坡还有六十里,尤其博望坡在什么方向我一点都不清楚。夏侯惇问过向导官,回答说不认识。他想只有命令这班人马前领路,这样不但免走冤枉路,主要是抓紧时间,早一些拿到刘备,以免被他再另躲别处。所以决定叫这班百姓带路。夏侯惇说:“你们要拿重赏者,速速与我马前领路,领至博望坡,赏赐一笔交付你们便了。”
    这班汉兵听说要他们领路,都用冷眼对孙乾一瞥,意思是老孙啊!诸葛军师确有办法,把夏侯惇的鼻子一下子已经牵住了。所以,大家异口同声地说道:“好!……我们一准马前领路。老孙啊,大都督叫我们领路啊!乡亲们、兄弟们领啊!领啊!大家领!领……”
    这班汉兵,嘴里叫着领路,心里都在暗暗地咕着:“领路,领领领!领到你们‘鬼门关’。”一面从地上站起来,一面把包裹、雨伞都背上了肩。夏侯惇立即命人传令头队韩浩暂时停下,改换方向,要他们跟这班老百姓一起往博望进发,然后命令一百零二个曹兵看住五十一个百姓,即是两个押一个往前面带路,中队开始亦缓缓进军。
    这班汉军马兵,在孙乾带领之下慢慢地走着。两旁有曹兵押队,早已说过,从这里到博望坡不满十里之路,但其中还分为两个阶段:孙乾领十万曹兵走五里左右,然后把整个敌军交给大将赵子龙,有赵云负责把敌人引进博望坡里交给孔明军师,最后由诸葛亮把他们消灭掉。现在,孙乾带头走着,他虽然是个文官,但是在刘备手下多年,是个富有战场经验的人物,特别此番有了孔明的锦囊妙计,他更是胸有成竹。抬头看看,太阳还是高悬天空,他心里当然明自,军师的博望之火一定要在傍晚才能开始烧,照这样赶路,没有多少时间便要走完五里路。赵云这五里路更是很快可以走完。照这样的速度,敌人到博望时间太早。他想起孔明在锦囊中之吩咐,用兵能否环环扣紧,主要在掌握恰当的时机,因此,时间一定要扣准,要做到不早不晚。现在怎么办呢?不妨的,想到军师锦囊之上早有办法,万一时间早一些,可以按妙计来对付。孙乾想到这里,便把肩上的包裹放了下来,人在地上坐下。只要你坐下来,这班马军都按你的动作办事,一个个放下包裹雨伞,前前后后坐了下来,看得这班曹兵一时不知所措,还没有等你们开口问时,孙乾便开口了。他双手抱着肚腹喊道:“喔哟!跑得腹中饥饿了。”
    只要你一说肚子饿,五十个马军一齐叫着肚子饿。好象来了一批难民一样。
    汉兵:“肚皮饿哎!肚皮饿哎!肚皮饿啊!……”
    曹兵:“你呢?”
    汉兵:“肚皮饿!”
    曹兵:“你呢?”
    汉兵:“肚皮饿!”
    曹兵:“混蛋!怎么会一起肚子饿的?”
    汉兵:“我们一道吃,当然一起饿!”
    曹兵:“他妈的,讲得有理.叫你们领路,快走!”
    汉兵:“肚皮饿,跑不动,还能领什么路?”
    官兵你对我看,我对你看,心里明白这是都督的命令,要他们带路,不敢得罪,只有去回复夏侯惇,让都督来决定。因此一个小兵飞报到中队,到夏侯惇马前:“报禀大都督,这班子民一起肚子饿,他们不肯带路,请都督定夺。”
    夏侯惇一听,这班百姓都喊着腹中饥饿,倒是一件好事。因为夏侯惇也同曹操一样生平多疑,感到这班百姓说话老练,到底是百姓还是刘备派来的奸细?现在肚皮饿,在这点上倒可探个明白。我只要立即命人送米上前,叫他们烧饭,要是他们会烧饭的话,全是刘家军队所改扮。因为老百姓烧饭与军队不同,会烧饭的话,说明他们都是当兵的,那将他们斩尽杀绝。因此夏侯惇命令曹兵送五十一袋米到前面。曹兵听着这班百姓还在乱叫,立即喝住他们:“你们别叫了!”
    汉兵:“肚皮饿,岂不要叫!”
    曹兵:‘你们看,这是什么东西?”说罢,便把青布小袋拉开。
    这班汉军一看,每袋都是一升米,因此笑着回答说:“这是米!”
    曹兵:‘叫你们烧饭,吃饱之后马上带路。”
    汉兵:“老孙,到底大都督,当官的和气得多,晓得我们肚皮饿真难过,马上送来了米。好!”
    他们对着曹兵说:“既然米拿来了,请问灶头在哪里?”
    所说这班北兵,不懂得什么是灶头,好奇地回答说:“什么叫灶头?”
    汉兵:“烧饭岂不要灶头?”
    曹兵:“行军之中哪有什么灶头?”
    汉兵:“没有灶头,可有行灶?”
    曹兵:“也没有。”
    汉兵:“样样都没有,请问你,生的米怎样变成熟的饭?”
    这班曹兵,听到这两句话,他们都相对地笑着,并回答说:‘哈……照这么一看,你们真是关厢里的老百姓了。”说罢,他们每人从腰间取下了一只小锅子,对着汉军说;“你们看,有这个东西。”
    汉兵:‘哈哈,小锅子。”
    曹兵:“对!就用它来烧饭。”
    汉兵:‘老兄,既然有了锅子,可有小风炉?”
    曹兵:“没有。”
    汉兵:“没有小风炉,用手抓住锅子鋬岂不是连手指都要烧脱?”
    曹兵:“你们这些老百姓,真是一点都不懂。”说罢,一个曹兵抽出腰里单刀。
    汉兵装作一吓:“老兄,不烧饭没有关系,用不着拔刀的。”
    曹兵:“请你们不要怕,一看就明白。”说罢,他便用刀头在地上用力一插,向四面一转,地上挖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泥坑来,然后插好腰刀,用两手把四面的泥土石子在土坑上面筑成了一条边,便将锅子向上一放,成了一个小地灶,然后指着地灶对这班百姓笑着说:“你们看,这不就能烧饭了吗?”
    汉兵:“哈哈,老兄,我看你当个小兵实在是可惜,照你这样聪明要做大将的,怎样被你想得出来,就地做个灶头出来,佩服佩服!”
    他们嘴里这样说,其实心里在骂着;你们这班笨蛋,还要在我们面前显本领,老实说,我们掘起地灶来要比你们快一倍。事实上古代的长途行军称谓的埋锅造饭,就是指的这种地灶做饭。等到一吃完饭,收拾锅之后,便将四面的泥土草皮把土坑填没,然后行军。因此有经验的用兵之将派自己的探子在四面观察,凡是遇到这种痕迹,便知道在自己的附近有敌人部队的踪迹;不但如此,还能从痕迹上计算出敌人有多少部队,甚至连日期都能算出来。现在这班曹兵不但没有看出他们是假扮的百姓,相反确信他们都是新野县内的一批老乡。想到都督早有命令:是百姓者,一个都不能得罪。只好满面笑容地回答说:“好了!好了!你们是子民,不懂得这一点,我们来代你们烧饭。”
    这班汉兵一听,心想,夏侯惇还有一只眼睛,你们全都象瞎子。形式上装得感激的样子,个个对曹兵拱手说道:“老兄费心,费心!”
    五十一个曹兵,解下五十一只行军锅,同时掘好地灶,把米放进锅内,从腰里解下葫芦,把水倒进锅里,四处割些野草,顷刻间烧好了五十一锅饭,对着汉兵说:“好了,好了,你们吃吧!”
    汉兵:“筷子可有?”
    曹兵:“有!”
    每人从竹管中倒出了一双小竹筷,汉兵们接到手里,就开口问道:“可有小莱?”
    曹兵:“这不是菜吗?”
    汉兵一看,每只碗里放块萝卜,两根冬菜,个个眉头一皱,说:“一块萝卜,两根冬菜就可以吃饭了吗?老实说,你们不要看我们穷,没有荤腥不吃饭。”
    这个汉兵说罢,丢下手中筷子,背起手中包袱就走。有的说,这种米糙得象砻糠,老实说,我吃惯猪油拌饭囫囵吞,这种饭不要吃;有的说,这个饭太硬了,我吃惯烂饭的;有的说这饭大烂了,我吃惯硬饭的……一句话,一个都没有吃,都从地上取了包裹、雨伞,跟着孙乾往前走去,把锅子抛得满地都是。这班曹兵,个个敢怒不敢言。他们心里想着,你们这班刁民,不要吃,烧什么饭?时间费了很多。哪知道,目的就是要把时间拖晚一些。这些曹兵,哪里知道其中的道理。因此,一部分曹兵赶上前去,看押着这班百姓,一部分把锅子中的饭匆匆地吃光,收拾一切,紧紧地赶了上去。
    大概跑了五里路左右,孙乾抬头一看,前面一片小树林,最高的树枝上隐隐地飘着一面小红旗,知道赵将军的地界已经到了。时间已差不多了,后边这班马军都在暗暗地想着:把敌人领到这里,我们可以走了,但是靠两条腿是逃不快的。孙先生早已对我们说过:“步行到来,骑马回去”,到现在不知马在哪里。你们正在想着,前面的孙乾倒又坐了下来,见他双手抱着两腿,连连地叫着:“喔唷!跑得两腿痠痛了!”
    只要你孙乾一开头,后面五十个个同样如此,一个个都坐了下来,都在那里喊着。
    汉兵:“脚痛哎!脚痠啊!脚痠痛啊!”
    曹兵:“你呐?”
    汉兵:“脚痛。”
    曹兵:“你呢?”
    汉兵:“扭坏脚。”
    曹兵:“你呐?”
    汉兵:“旧年冬疮,今年变春疮。”
    曹兵:“现在夏天了!”
    汉兵:“我是夏疮。”
    这班曹兵想,这些百姓实是可恶,干不得一点事情,都督叫他们带一点路,他们来胡闹!刚才肚皮饿,现在是一齐脚痛。分明都是假装,看来没有拿到赏赐,有意刁难。现在不和你们算账,待等到了目的地,非将你们杀完不可。厉声喝道:“快站起来赶路!”
    汉兵:“你这老兄一点也不讲理,脚痛如何好走路,你去问问你家大都督。”
    曹兵想,是要把这情况报告夏侯惇。因此,一个曹兵回到中队上,直至夏侯惇马前:“报大都督,这班子民不会烧饭,烧好之后嫌好嫌坏,又不吃饭。现在,一齐叫着脚痛,坐倒在地,不好带路,请都督定夺!”
    夏侯惇听完这番话,他还是以为确是一班刁民,他们图的是捉拿刘备以后多拿一点赏赐,所以想出了很多的花样来。他抬头一看,太阳已经偏西,到博望坡还有六十里路,不能再耽搁了。他最后一想,一声令下:“来!与我带马五十一匹,送上前去,叫他们骑马带路,要是他们再有意刁难的话,将他们全都杀了。”
    哪知道,他们骑上了马保证跑得比你们还要快.曹兵立即叫五十一个马兵改为步兵。其实正是为了五十一个步兵变成为马军,这都是在诸葛军师的计划之中。现在曹兵将马带到了前面,只听得这班百姓还在叫着:“脚痛哎!”“不能带路哇!”
    这班曹兵厉声喝道:“不要吵了,你们看马来了!”
    汉兵:“马怎么样?”
    曹兵:“叫你们骑马带路。”
    这班汉兵都对孙乾看着,意思是我家军师真有办法,果真叫我们步行而来,骑马回去。早已说过,这些汉兵都是超等马军,只要骑上马就象生了翅膀一样,谁都赶不上他们。但是为了避免敌人对他们的提防,一定要装得象不会骑马的百姓那样。其中有一个汉兵做功最好,他见到马拍着手笑道:“老孙!”
    孙乾:“兄弟怎样!”
    汉兵:“现在大都督叫我们骑马领路,这样还算讲道理。说笑话,我自人出世以来从未骑过马。”他说罢,就对面前的官兵把手招招,喊道:“来来来!老兄,拿只马拉过来。”
    曹兵:“马称带的,不叫拉的,你真是老乡的说话。”
    其实,他们比你们懂得多。所说,诸葛亮布置的一切,就连小节细处,出言吐语,都要象老百姓。
    曹兵将马匹带到了他的面前:“来!上马吧!”
    汉兵:“你可有梯?”
    曹兵:“要梯子干什么?”
    汉兵:“老兄你看,马这样高,我生得这样矮,不用梯子怎样爬得上马背?”
    一句话,引得曹兵们都笑了出来。回答说:“用不到梯子的,你在这上面跨上马背。”他说着,用手指指两旁的马踏镫。
    汉兵:“叫我从这上面上马吗?”
    曹兵:“那当然。”
    这个汉兵走过来,一手抓着马背上的马鞍。照理战马在他的面前,而且马头在右边,马尾在左边,你应该先用右脚跟上踏镫,再用左脚跨过马背。现在这个汉兵有意用左足踮上踏镫,再用右脚跨过马背,这样就成了倒骑马背。可是他还连连地骂道:“你这个家伙与我什么冤家?为什么带来的马没有马头的?”
    曹兵:“你与我掉转身来,不会骑马还要骂人。”
    这个汉兵,回头见到马头,他“格……”地笑了起来。这种装腔作势的做法有着好几个,有的是上马象爬山一样,有的是一上马背就翻跌了下来。总之,弄得这班曹兵头昏眼花,他们心里都在想,主要叫你们领往刘备处,要不然早就杀的杀了,打的打了。不轻容易,总算把他们统统扶上了马背。事实上为了两个目的:一来使敌人相信我们是不会骑马的百姓,脱逃起来你们可以没有提防;二来孙乾仍旧带头,否则恐被敌人发觉。为什么你这个半老头肚皮饿、脚痛,现在骑马都是你带头?这样就可以解除了曹兵对孙乾的怀疑。现在,曹兵在马的两旁,有的在马前,手中都执着马鞭,押着这班“百姓”向前赶路。
    孙乾在马上想,跑快马一定要有马鞭。因此他就对着马前的曹兵开口问道:“当兵的。”
    曹兵:“你骑了马,还有什么话说?”
    孙乾:“我问你,手中拿的什么东西?”
    曹兵:“马鞭儿!”
    孙乾:“什么叫马鞭儿?”
    曹兵:“骑马要用马鞭儿!”
    孙乾:‘既然骑马要用马鞭儿,那为什么我骑马,马鞭你拿啊?太欺人了!快快拿来。”
    曹兵想,不会骑马,架子倒很大,马上还坐不稳,还拿什么鞭儿?给你也不妨。便说:“拿去!”
    孙乾接鞭在手。给你一开头,后面这班汉兵都学着孙乾的口气说:“对对!你看我不起,鞭子拿来!拿来!拿来!”
    曹兵:“拿去!拿去!拿去……”
    就这样,将马鞭都骗到了手。孙乾看见有些曹兵还在马前,万一我们扬鞭策马之时,不要被他们阻住了一部分弟兄。诸葛先生在锦囊上吩咐要爱护三军,不能损伤一个。因此,他又带头问着前边赶路的官兵:“当兵的。”
    曹兵:“拿了鞭,还有什么话?”
    孙乾:“都督叫我们领路还是叫你们领路?”
    曹兵:“怎么到现在你还没有弄清,咱们大都督就是叫你们带路!”
    其实,这班官兵自己没有弄清。因此,孙乾对他们瞪着眼睛说:“好哇!既然叫我们领路,那为什么你们跑在前面?速速与我退下去!”
    曹兵对孙乾看着,心想,你这个刁民花样最多,嘴巴又会说话,到了目的地要多劈你几刀。但是,感到他有理由,只得向后面退下去。这班汉兵同样地说道:“后面去!后面去!”
    这班曹兵,有的怒容满面;有的对这班“百姓”冷笑着,认为你们没有人在旁边,万一马上摔下来命都不保。因为看这班百姓拿着马鞭一无姿势。有的扛在肩上,有的用三个指头提着,在指指点点……不管怎样,在马前一无阻挡。
    就在这时候,已经离赵云的树林不满数百步了。孙乾眼梢对后面一瞥,暗示着五十个马军脱逃的时间已到,要他们注意,千万不可大意,然后他同这班马军几乎在同一个时间,屁股在马鞍上坐稳,两腿在马肚上用力一夹,脚尖在踏镫上一蹬。后面的曹兵哪里注意得到这个微妙的变化。只有五十匹战马,它们虽然不会讲话,但是心里明白,坐在背上的都有马上一等功夫。说时慢,当时快,顿时间五十一人都是左手提缰,右手扬鞭,身子在马上一伏,两腿在马肚上一闪,顺手把马鞭在马屁股上狠狠地抽了一鞭,只听得“唰──”的一声,五十一骑战马马头接着马尾,象出山的猛虎一般,飞驰而去。前后只是一刹那时间,只见灰沙腾空,已逃之夭夭了。看得这些曹兵目瞪口呆,根本忘记了追赶上去。有的竟然忘形地喊道:“嗳!不会骑马,竟跑得干净。”
    他们还来不及考虑的时候,只听得前面树林之中一声炮响,赵云杀了出来。孔明的用兵就是这样,环环扣紧,不给敌人有一点喘息的机会。赵云带领了五十名长枪手马队,早在此树林之中等候多时。现在,只见孙乾骗到了马从树林前面飞奔而过,他便升炮杀了出来。到树林外面,长枪手左右排开,赵云在中间横枪勒马等候着敌人前来。
    现在,这班曹兵要紧分头禀报,一面先报给夏侯惇听。夏侯惇得讯这班子民逃个干净,还认为这般刁民是新野县内的无赖,什么都干得出来。借送刘备之讯为名,来骗我五十一匹战马。拿他们来说,五十一匹马贩卖之后,倒也确实能够“发点小财”。这不是我的倒霉,这是刘备的晦气。拿我来讲,失小得大,捉拿刘备有了目标。现在听说前面杀出白袍小将,看来刘备是在这个方向。因此,传令令头队先锋韩浩抵挡。因为他没有知道诸葛亮的全部埋伏,因此得出这个结论也有他的道理。
    这时,头队先锋韩浩在马上远远望去,一员白袍小将拦住了去路。他便策马上前,高声地喊道:“呔!前面来者寡穷小将,通下名来!”
    赵云:“嗬!前边从奸贼将,先通名来!”
    韩浩:“小将听着!咱便是青州太守,如今头队正先锋韩浩的便是。小将何人?”
    赵云:‘贼将听着!要知大将军的名姓,枪上领取!”
    韩浩一听,这小将人小口气大,不留名姓。在前段书中早已说过,赵子龙素来不喜欢在敌人面前泄漏自己的名姓。他的名姓一直要到长坂坡冲进百万曹营,才肯留名。子龙的想法是,只要你认识我这条枪,不须你认识我是何人。韩浩想,既然你不留名,大概是个无名之将,打了再说。因此,他将手中大刀拉开,对赵云说道:“小将听哉!竟敢在本先行马前拦阻,刀上领死!”
    赵云:“贼将放马!”
    双方将马一拎,两马相交。赵云心想,军师早已嘱咐我,与韩浩交战,胜则有罪,败则有功。老实说,打胜仗要动脑筋,吃败仗最便当。因此他先下手,枪上只用三分之力,直刺韩浩劈面,口中喊一声:“贼将,看枪!”
    一阵枪风迎面而去,韩浩起手中刀钻在赵云刺来的枪头上用力招架上去:“小将且慢!”
    只听“当”的一声,赵云的银枪荡了出去。事实上,一半是你有力的招架,一半是赵云自己趁势荡了出去。子龙顺势圈转马头,这样就形成圈马拖枪之势,而且装得很象,嘴里叫着:“啊呀!贼将实是厉害,大将军非尔对手,去了!”
    这两句说话,赵子龙一世难得说的,真正看在诸葛亮的面子上。两队马兵跟着赵云一起圈马而逃。韩浩哈哈大笑,他以为自己力大无穷,小将已经无力抵抗,半个照面已经迫使他慌忙脱逃。他一声令下:“来!大队前进!”
    头队一万曹兵,炮声隆隆,军号响亮,喊杀之声随着马后冲了上去。
    赵云在马上想着,军师在锦囊上吩咐我两句话要同韩浩讲的。可是,赵云有顾虑,认为这种话能否这样讲。但是,接到令箭应该服从。让我先来讲第一句试他一试。因此,他一面装着逃的样子,一面回头对韩浩说道:“后边贼将听哉!前边山套重重,名叫博望坡,我家军师埋伏火攻在那里,要把尔等贼兵贼将烧一个全军覆没,你敢来否?”
    后而韩浩一听,心想,自古以来称到埋伏就是要使敌人不防,出其不意地来个袭击。哪有当了敌人的面,象做生意、念佛经一样大肆宣扬?这说明刘备确实在博望,一无办法抵挡我军。你这小将无能抵挡,吓昏了头脑,因而想用这几句说话来吓退我军。这真是笑话奇谈!
    他哪里知道,诸葛亮的用兵,就是这样光明磊落,叫你不要来,来是要烧死的。孔明就是抓住了敌人的心理,你越是叫他不要来,他越是要来,等到烧光了,连话都没处讲。
    韩浩这个匹夫,哪里是孔明预料的对手,他放声大笑:“哈……小将,你休出孩童之言,本先行岂来信你一派胡言,与我慢走!”说罢,他紧紧追赶。
    赵云见此情景,心中佩服军师,不但没有破坏我们的军机,相反这家伙死钉着我不放。看来军师之妙计确能把十万人扣住不放。第一句既然你不信,那第二句你更不会相信了。因此,回头对韩浩带有恐吓的表情说道:“唗!贼将!你胆敢前来,到了前面大将军用回马枪把尔挑去!”韩浩听到这句说话,更觉好笑,感到你越说越不象话了。你与我一个回合都没有打完已经溃不成军,何能把我枪挑?尤其说明用回马枪,那更其办不到。他认为凡是回马枪也好,回马刀也好,都要在后面追来的人不提防的时候,攻其不备方能使用。现在,你说穿在前,不等你回马我早已提防。只怕你连回马枪都不会用,只是为了刘备能在博望坡的安全,所以连连前来恐吓于我。因此,他连声骂道:“呔!孤穷小将,一派胡言,本先行岂会怕你,慢走!”
    其实,赵云所说这两句话,连半点都不假,说前面要烧,确是有火;再说要用回马枪,赵子龙确实要把你枪挑。一个跑一个追,路上很快,前面已到两山围抱所在。这里便是所说博望坡的前门。这时候,日已西落,正当傍晚时分。赵云带着五十个长枪手逃进了两山围抱之中。韩浩抬头一看,里面树木层层,野草丛生,照这种地形确实有利于放火,因此他将马扣住。子龙回头一看,不见韩浩进来。他心中想,你不来,夏侯惇也不会进山套.我没有完成军师交给我的任务,因此,赵云扣住马匹,回头对韩浩说道:“贼将,这里便是博望坡,你敢来否,大将军立即把尔枪挑!”
    虽然这是一种简单的办法,但往往小囝的办法大人也要上当。韩浩认为我不是见你怕。主要在考虑地形。再一想,即使里面有埋伏,你小将在我马前,有火同样要烧死。不要在我的面前横一个枪挑,竖一个枪挑,让我来收拾了你拉倒。他想到这里,便将马一拎,对赵云喊了一声:“小将休得猖狂,本先行来也!”
    就这样,大队曹兵随韩浩进入博望坡。
    要知下情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