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赵子龙枪挑韩浩 诸葛亮火烧博望-卷三 孔明初用兵-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三 孔明初用兵
第三回 赵子龙枪挑韩浩 诸葛亮火烧博望
    第三回 赵子龙枪挑韩浩 诸葛亮火烧博望
    赵云看你进来,心中暗暗高兴。是不是马上把你结果呢?时间还不到,一定要孤山上军师传令后才能动手。但是,子龙看到周围的形势,他心中明白,我只能把韩浩一枪挑去,要是耽搁一些时间,埋伏四起,恐怕我连躲避的时间也没有了。想到军师临在发令的时候,命令我只能一枪挑去韩浩,才有大功;两枪便是功过相抵;要是三枪的话,就有罪了。当时我认为军师命令太严,到现在看来,原来军师为了我赵云的安全,故而嘱咐我只能一枪。虽然赵云还没有看到诸葛亮火攻的厉害,所说他是个智勇双全的名将,亦是富有经验的巧将,联想到此番孔明先生一系列的布置,说明我的手脚越快越好,否则水火无情,连我都要烧死。想到一枪挑韩浩,那究竟怎样一枪呢?用回马枪吧,不行了!虽然各种各样的回马枪我都会使用,由于说话在前,敌将韩浩定有提防。再说此地都是些荒坟丘墓狭谷山套,回马不便。同时再要把韩浩拖延一定的时间,因此他最后决定用杀手枪。赵云的杀手,众所周知,乃是蛇盘七探枪,实际上这类杀手,在赵云人生中只用了一次半。何谓一次?便是七探枪全都显出来。这事要到长坂坡,遇到北地枪王张绣才用。还有半次在后段《三国》,子龙连营救驾,以“一条蛇”用于战场,枪挑了番将沙漠王,这称为半次。那末,今天他的什么杀手呢?所说名将,绝不会只有一种杀手。赵云是个德将,因此不到绝路之时,决不轻易拿出他的蛇盘七探枪。常用杀手的人,不称为名将,更谈不到德将。因此,赵云在家乡年轻的时候,就苦练基本功,日以继夜地练枪法。有一次他一人在荒郊跑马播枪时,发现一棵大树上躲着一只猴,树顶上躲着一只老鹰,猴子在下面要想吃上面这只鹰,它窜上树顶,扑了一个空,只抓到鹰身上的一把毛,却被鹰飞逃而去。鹰虽然是鸟,它受到了欺凌,也懂得要报仇,它便飞向沙滩,降落下来,然后扑开翅膀在沙滩上乱滚了一番,在羽毛中滚满了细沙,然后飞向原来的这棵大树,伺机报复。见到下面这只猴子仍旧躲在那里,这只鹰象人一样故意在上面叫着,引诱下面的猴子,待等猴子抬头向上看的时候,这只鹰象只公鸡一样,把浑身的羽毛放松一抖,夹在它羽毛中的所有沙子,似雨点一般纷纷落了下来。不需要多,只要有一粒沙子落到猴子的眼睛里,这只猴子就闭上了眼睛用前爪乱抓着。其实,不要说猴子,即使人的一对眼睛,也最吃不起苦。正当猴子在抓拭眼睛之时,这只鹰扑了下来,用它锋利的嘴尖拚命地在猴子头顶脑门囟上连啄数口──猴子和人一样,这个地方最碰不起。顷刻间脑浆直流,结果了它的性命。这只鹰,象战胜了敌人一样,翱翔而去。子龙远远望去,看到此情此景,若有所思、这放在一般人的眼里,只当作对奇特的大自然的一种欣赏,认为在荒郊所在是常见之事,不足为奇。所说有志者事竟成。子龙是《三国》的名将,他在处处地方都要改进他的枪法。就从老鹰战胜猴子这点上,他受到了启迪。子龙认为,不要说大将在战场上战胜敌人要费心血,你看一只飞鸟为了报一把毛之仇,也能想出这样的办法来。我倒可以将它作为一种枪法的起源,手中长枪可作为是只鹰,敌将是只猴子。从此,赵云研究成功一种杀手,取名谓“鹰猴枪”。在今天的环境之中,适宜用这枪法,为了便于自己作准备,不使韩浩大刀开四门的便利,所以子龙带领长枪手,总是同他迂回于狭隘的山套之中,迫使韩浩象猴子撑伞一样,高举着大刀,而自己拖着银枪,枪钻在前,枪头将要落地而不曾落地。一路飞马而跑,但是双手用力播动长枪,枪风四起,把枪尖后面留情结下的红缨,象鹰身上的毛一样松了开来,把地上的沙子全都吸进了枪缨。这样等到枪刺出去的时候,红缨中的沙子迎面扑去,便能使后面的韩浩双眼难睁,这样便可一枪击中。既不违反了军师的将令,又能争取时间登山避火。韩浩哪里懂得赵云这种绝妙的枪法,他只以为这小将把枪尖在地上象刀一样磨擦,打算磨快了枪尖准备刺我。所说这就是匹夫的想法,哪有在沙场上磨枪的道理。炊事员在厨房,为了菜刀不快,在水缸边上磨上几磨,这是常见的事。他万万料不到就是这个小小的动作,结果了他的性命。
    这里,由赵云骗着韩浩在博望坡山套之中迂回着。
    话分两头。曹兵报至夏侯惇马前:“报禀夏侯都督!”
    夏侯惇:“何事报来?”
    曹兵:“先行将战胜孤穷小将,前边就是博望坡,先行将为了追赶白袍将,进了山套,请都督定夺!”
    夏侯一听,博望坡已到。刚才这班百姓为什么对我说要有六十里路?喔,明白了!说得路远,才能骗我的马匹。真是一班厉害的刁民。刘备是不是在里面,将我前去,亲自一看。因此,他传令大队前进。无多片刻,来到两山环抱之处,他和李典二人扣住丝缰,对博望坡里面四周一看。他想,韩浩你在这种地形之下为什么不问情由冲了进去?我是大队的主将,应该探个明白,再下结论。他一声令下:“来!与我里面打探!”
    两个步兵探子跨进了两山环抱的山套,一路向前行,只见在他们周围都是些茅草。其实就在茅草之中,有的在土山背后,埋伏着四百汉兵。毛、苟、刘、龚四将,他们见到曹兵探子前来刺探,丝毫没有动静,根本不来阻挡你们。否则夏侯惇绝不会进来中计。两个探子大约定了两里多路,只见前边一座孤山,他们站定身子,一个探子开口说:“我的哥,你看对面一座小山头,好象山上有人,我们快打瞟远镜观看。”两人取出瞟远镜,对山上望望。
    甲兵:“我的哥,你看见了没有,山顶上有篷帐一座,还有酒肴一席,在上首坐着的人他身穿龙冠龙服,看来是刘备。”
    乙兵:“不错!是刘备。可是你看,中间坐的一个全身是道家打扮,他是哪一个?”
    甲兵:“恐怕就是诸葛亮。”
    乙兵:“我们大军十万杀到。他们君臣二人还在那儿喝酒,胆子倒真不小!”
    十万兵杀到,还定心吃酒,难道当曹操的兵将都是纸头做的吗?
    甲兵:“快回去禀报!”
    两个官兵把瞟远镜在腰中挂好,很快从原路上回出来,到夏侯惇马前说:“报大都督!小卒们到里面打探,离此不远,孤山上有刘备、诸葛亮,在那儿喝酒。请都督定夺!”
    夏侯惇:“此话当真?”
    甲兵:“小卒们看得明白,不敢胡说!”
    夏侯惇:“退下!”
    乙兵:“是!”
    夏侯惇一听,刘备果真在里面,看来他无能抵抗,因此离开新野躲避在这里。我奉叔父曹操之命,主要就是来捉他们君臣两个,让我大队进山套围困孤山,料他们君臣插翅也难飞。夏侯惇不加思考,便果断地传他的将令:”来!传本督将令,大队全冲!”
    十万兵就死在他一个“冲”字上。称到冲,就是说不论遇到什么障碍都要往前进。传令官立即敲锣传令:“呔!大都督有令,大队全冲!”
    顷刻间杀声四起,战鼓隆隆,炮声响亮,号声响彻九霄,刀枪旗幡举得象森林一般,排山倒海,势不可当。夏侯惇正要纵马进山套,被旁边的李典顺手扣住了他的马匹。
    夏侯惇转过头来便问:“李将军,缘何把本督的龙马拦阻?”
    李典:“都督,你好枉空!”
    夏侯惇:“枉空在哪里?”
    李典:“你忘了丞相兵书上讲得清清楚楚:较狭处须防火,低处流水冲,树木森森谨防火攻。你看博望坡里头树木兴旺,茅草丛丛,难道你不怕中敌人的计吗?”
    俗语说:一言而兴邦,一言而伤邦。李典确是个聪明人,孔明的火攻险些被他几句话道破了计谋。因为曹操是个《三国》中的军政家,他独创了一本兵书,今后被西川贤士张松所烧去,日后再提。但是曹操命令部下都要读他的兵书,读熟之后战场上可以避免很多损失。因为他是汇集了自己数十年的经验。夏侯惇听到李典背着丞相兵书上的几句要领,他立即传令:“大队停下!”
    整个队伍停止了前进。夏侯惇复返看着里边的地形,想着兵书上的几句要领,再对李典看看,心想,兵书是要读的,但变化无穷,要是为了里面树木茅草兴旺,就放弃了捉拿刘备、诸葛亮的良机,单凭这一点理由我岂能在曹操面前缴令?万一丞相问道,你远道而去,可曾遇到刘备、诸葛亮?我回答,地势可怕,恐怕中埋伏,所以回来了。曹操要问,你可曾发现敌人的埋伏?我回答,没有。这样的答复不仅有罪,而且要杀的。这便是临阵退缩,探事不明,不要说我是一个主将,即使一个小卒同样有罪。照你李典的这种说法,只要敌人躲藏在地形可怕的地方,你就可以避而不进,这样还象一个带兵的将领吗?看来你被兵书吓偏了心。刘备一向孤穷,哪来这点力量来抵挡我十万大军?充其量,诸葛亮把刘备放在这可怕的博望坡里,要想借此险恶的地势来吓退我夏侯十万人马?!你李典的说话,听来好象谨慎用兵,其实恰巧是中了诸葛亮的疑兵退敌之计。再说他们的白袍小将也在里面,即使有火,不是同样也要被烧死吗?而且韩浩他先锋将已是一马当先,我身为一家都督,反而畏缩不前,岂不被他人所笑?他想到这里,回答李典说道:“李将军,你的胆子太小了。常言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刘备、诸葛亮躲在里面。哪有不进之理?你若胆惧,留在外面,由本督带兵前往。”
    这家伙自以为富有经验,还要训斥李典。说什么“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谁知道,“虎子”未得着,叫你火里去兜个圈子。李典听夏侯惇说他胆小,要他留在外面。他想:曹操命令我为副将,就是要我在紧要关头指点于你。可是,你不听,大权在你手中,真是没有办法。因此,火烧博望之后回去缴令,罪名是夏侯惇一人担当,李典是无罪的。但是明知中计,也只好跟随你一起过去,要是留在外面,万一真的遇到火攻,我逃也有罪。别的不想,只希望没有埋伏。李典无可奈何地对夏侯惇说道:“都督定要进山套,那末请吧!”
    夏侯惇认为这是多此一举!然后,他再次传令:“全军冲锋。”一面催促着李典说:“既然这样,李将军请!”
    就这样,两人同时将马一拎,首先冲进了两山环抱之中。后面的曹兵蜂拥而来。说笑话,不是进的博望坡,好象进的鬼门关,进去容易出来难。曹兵一进山套就四面分开。因为两山环抱的地方虽然开阔,毕竟只有一个进口的地方。所以,到了里面分成四面八方,目标都向孤山进发,因此,茅草丛中聚集了越来越多的曹兵。不过,距离刘备的地方还有数里路。刚才在前面提到刘备在山上,发现曹兵,他不知道怎样会杀来博望坡的。其实,事情就是这样,皇叔如在梦中。现在一看,曹兵已经进得山套,又见孔明好象在另一个世界里,还在那里自斟自酌。皇叔站起身来惊慌地叫着:“啊呀!军师,曹兵大队已经进山套,我们快走吧!”
    刘备认为,这时候我与你两人下山后,我上马你上车,还能够逃往新野,如等到敌人到了山下,要想走已经来不及了。但是先生微微一笑,他心里想,夏侯惇所以要进博望坡,目的就是要捉你刘备,你象是鱼钩上的钓饵,万万不能离开此地的。他只是用安慰的口气说道:“主公。放心便了!曹兵到来,来得正好,请主公坐下畅饮三杯!”
    刘备想,死在眼前,还吃得下什么酒!不懂你孔明到底动些什么脑筋。因此对他双手乱摇地说:‘军师,事到如今,刘备滴酒难咽,我与你二人快走吧!”说罢,转身要走。
    孔明放下羽扇,起手拖住皇叔的袖口,对刘备说:“请主公坐下,亮自有道理!”
    孔明想,敌人十万军队,我准备把它分为二八开,就是放进博望坡八万,还有二万不要他们进来了,是不是便宜他们了呢?诸葛亮的用兵,从来没有给敌人便宜占。主要二万兵留在外面,有着云长的五十只火牛,大抵对付这二万曹兵也差不多了。但是,八万人马不是能在片刻之间就进来的。所以,在这关键时刻,更不能让你皇叔离开这里。现在,孔明从山上望下去,虽不能完全精确地答出数字来,但他毕竟是一家主帅,大体上可以确定敌人已经过来了二万左右,距离八万还有一段时间,我的酒可以停止饮了。因此,吩咐手下说:“来!将残肴收拾了。”
    片刻间,手下人把残肴收拾干净。刘备坐在旁边,听到孔明吩咐收拾,想只要你命令车子侍候,我就立即命令带马。可是,声息全无,皇叔回头一看,只见坐在旁边的孔明一手撩须,一手轻摇羽扇,在闭目养神。这时刘备真是哭笑不得,认为事到临头,你还养什么神呢?刘皇叔在旁提醒说:“啊呀先生!你看下面曹兵接近孤山了。”
    诸葛亮象一般吃酒的人一样,吃过之后,闭着眼睛。这种称为”酒迷”。被你皇叔高声喊叫,把他惊醒了过来。他对下面一看:多了,多了!曹兵约进来了五万人马。但是,看到刘备已经急得面如土色,坐立不安。先生为了不使刘备过份受惊,但又要等待着多数的曹兵进入山套方可动手,好得我有所准备,因此安慰刘备说:“主公,请暂坐片刻。亮来帮助主公下山攻打头阵。”刘备想,你好象说梦话一样,有什么本领可与夏侯惇交锋呢?便问:“军师,有何本领?”
    诸葛亮:“本军师有万夫不当之勇!”
    皇叔想,看你不出,文质彬彬倒有着一万个人战不胜你的本领。今天倒要饱饱眼福,看你一看。但不知你用的是什么武器?便问:“那末,先生有如此大的本领,你用何家伙?”
    诸葛亮:“请主公观看。”
    孔明一声吩咐:“来!家伙侍候!”
    刘备一看,两个推车的小僮拿来了一张七弦琴放在孔明面前的桌子上,把外面的琴裳除去。诸葛亮放下了羽扇,撩起衣袖,对刘备说道:“主公,何必如此惊慌!待亮来试弹一曲,请主公静听了。”说罢,摆出一到操琴的姿势。刘备一,心里想,在这个时候,再好的琴我也听不进去。其实,孔明出山时间还不长,皇叔从来也没有听到他的琴曲,直要到芦花荡三气周瑜之时,刘备方始第一次聆听到孔明绝妙的琴声。到那时,他才回过头来懊悔以往没有耳福听到孔明的妙音。如今,他哪里有心思听此弹琴!皇叔便起两手,用力在七弦琴上按住,用苦求的口气对孔明说着:“先生,凭你妙音,刘备过日请教。”
    话音刚落,七根弦已被皇叔按出朗朗声响。孔明一看这种样子,我也操不成什么琴了,便把手一招地说道:“真是扫兴!收过了。”
    皇叔想,你还有什么兴致。小僮过来套上琴裳,收过了瑶琴。孔明耳闻下面杀声震天,举目观看,约有六万曹兵。这时的刘皇叔,同样看到下面遍地皆是敌人,象成千上万的蚂蚁一般集中在博望坡里面。他想,这时候,恐怕要逃也来不及了!我冒雪冲风把诸葛亮请出了卧龙岗,不但没有得到他的帮助,看来今天相反要送去我这条性命。年轻人干不出好事情来。因此,他眼睁睁地看着孔明,吓得一言不发,心想,只能听天由命了。
    这时,孔明心中好笑,笑的是主人刘备他枉空是扫过黄巾,战过虎牢的堂堂一家英雄,逢到大难竟吓得呆若木鸡。实际上,只怪你孔明的用兵古今少有,即使是英雄虎胆,也要被你吓得心寒胆裂。先生再看下面曹兵已有七万左右了,是否定要等满八万?不必了!恐怕刘备真要被我吓死了,我就提早一些时间动手吧!你想,孔明的用兵何等的厉害,不要说敌人,包括自己的主人在内,也要吓到如此的地步。他认为,可以早下手一刻,而在预先绝对不露口风。俗语说来,耐性好极哉!他对着刘备,用郑重的口气回答说:,“主公,亮自有抵敌的武器在手!”
    刘备一听,对孔明看看,你横一个有办法,竖一个有武器。事到如今,刘皇叔也狠下了一条心,苦笑地问着孔明说:“你究竟有什么武器?”
    诸葛亮:“主公听了,实不相瞒,亮的家伙胜过十八般兵器,能杀人不见血。”
    皇叔一听,认为孔明一定有什么绝招在手,不然哪有这样神态安详而稳如泰山。因此开口便问:“军师究竟有什么武器,可能给刘备一看?”
    皇叔只听得“唰唰”之声,一阵凉风拂面而过,又听得孔明的微微笑声,指着他手中的羽扇在说道:“主公观看,这便是杀人不见血的家伙。”
    刘备一看,原来是他手中的一把扇儿。皇叔想,这把扇子岂能称为武器,更谈不上什么杀人不见血了。实际上孔明一点也不夸张,今天博望坡羽扇一摇,夏侯惇十万兵烧剩九十六个,二次用兵火烧新野,羽扇一摇,张辽十万兵全军覆没。赤壁之战七星坛借风。羽扇一摇,百万曹兵败剩二十七人,曹操逼走华容道。曹操一年之中,被孔明连烧三次。孔明出山的第一年,连用三次火攻。因此,留传到今有句俗语叫“新官上任三把火”,究其出典就在于此。但是,诸葛亮烧的是敌人,有的新官上任烧的是自己人,这就不象诸葛亮了。因此,诸葛亮的一把羽扇可称自古以来最凶最厉害的武器了。所以,今后他到江东舌战群儒的时候,当着东吴士大夫众人的面说道,羽扇一摇,三百万敌人尽化齑粉矣!当时,江东文人认为诸葛亮夸张大口得无边无际了。其实,半点也不夸张。因为他早已周密布置。今朝说来,他把羽扇一摇,就象近代的电钮一样,起一种总开关的作用。因此,这把羽扇就决定了一切。目前,刘备不但第一次听到他这样说,而且博望坡所有布置好的埋伏,他也没有看到,岂会相信呢?到了今后不但完全相信,甚至哪怕天塌下来,只要诸葛亮在旁,拿着羽扇,他就好象铜墙铁壁,岿然不动,丝毫不感到有什么危险了。
    这时的孔明,不管你刘备相信与否,开始下达他动手的命令。但是,孔明心中想,本来二八开,现在将十万曹兵三七开,少进山套一万,按照关将军的火牛阵,留在外面的三方贼兵本来也不会留下多少了。我说话在前,本来十万兵确实可以杀得一个不留,就因为早下手,结果剩下九十六个。孔明便将手中羽扇,真象大将手中的武器一样,上下左右舞动起来。不懂的人真当他是道士画符一样。
    站在旁边的公子刘封,见到军师挥动着羽扇,知道这是命令。因此,迅速跑到篷帐后面,吩咐手下人说“来!军师扇摇,快点炮!”
    在篷帐后面早已准备好号炮一尊,又称信炮,就是发信号的炮。一个当差从竹管中抽出一个火把,放在风中舞动,火把顿时点旺,就在号炮的药线上点燃,很快火药线窜进炮管,刹时间似天空中巨雷一样,“轰”的一声炮响。照理在放炮时应该对皇叔讲个明白。不要说放炮,即使放炮仗也应预先打个招呼,可以使胆小的人把耳朵按起来,可是孔明先生连放炮都不打一声招呼。刘备现在正急得手足无措之时,突然听得后面“轰”的一声,震得他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认为敌人已经由后山杀上来了。他“啊”的一声,撩须回头观看、一无其他动静。返回转身来再对下面一看,整个博望坡已燃起了熊熊的烈火。所说,孔明的用兵称得上迅雷不及掩耳矣!
    那末,这熊熊烈火是怎样烧起来的呢?还是从头至尾讲吧!首先要说赵云,在这种地方往往容易把赵子龙忘记了。一古脑儿地烧啊,烧!曹兵烧光,给果连赵子龙也一起烧死掉。其实,孔明的用兵,不但是紧张,而且非常有秩序,轻重缓急有条有理。山上一声炮响,下面韩浩死去了一半,为什么这样说?因为他始终钉住手子龙不放。突然听到炮声,他情不自禁地抬头对孤山上面一看,不见其动静,再往前看却不见了白袍小将。
    原来,子龙仍旧在你马前。那为什么会看不见呢?早已说过,“老鹰”身上的无数沙子已飞了出来,阻挡了视线。于龙听到炮声,心领神会,知道动手的时间已到。他不是用的回马枪,而是叫回身枪。本来他背对韩浩。如今掉转身来向韩浩透去一枪,刚才枪缨中吸满的沙子,如今顺着枪风,向韩浩迎面而去。这便是鹰猴枪的奥妙。只要使你韩浩在一刹那看不清对方的目标,一时也就无法招架,等你听到枪风,子龙的银枪已经刺中了他的咽喉,只听见“嚓”的一声,韩浩三管已断,鲜血直冒,大刀落地,人从马上摔下来。
    赵云扣马收抢,哈哈大笑。见韩浩跌于马后,动也不动。前面一个马兵跳下马来,腰中抽出单刀,跳上前去很快地割下韩浩的首级,送至子龙的马前:“赵将军,敌将韩浩的脑袋在这儿!”
    子龙单手执枪,伸手接过血淋淋的脑袋。这个小兵复返回上了马背。子龙立即传令:“军士们,速速登山避火。”
    赵云带着五十名长枪手,兜抄小路上了孤山的后山,并不来见诸葛先生,因为不是缴令的时候。子龙就在后山下马,长枪插在山上,把韩浩的脑袋结在枪杆上,龙马拴在一旁。然后,坐定在山石上观看下面的火攻。五十名长枪手同样如此。再说,刚才孔明这声号泡引出了下面几声子炮,意思是回答军师,我们已明白要立即下手了。
    这时候,跑在最前的夏侯惇与李典,因为博望坡虽然是周围十里的山套,但土山纵横,山坡不平,曲曲弯弯,不能一下子直冲到孤山之下。他听到山上的炮声,起初心中一惊,对上面一看,并没有什么变化,他又放下了心。
    哪知道,就在两山环抱的左右茅草丛中。窜出了毛、苟、刘、龚四将,他们手中各执一口宝剑,跳进了曹兵的队伍之中,来一个剑劈剑刺,目的把十万人分一个段落,劈一个一剑两段。讲得明白一点,进来的敌人不放出去一个,没有进来的敌人阻止他们在外面。四将虽然本领平常,曹军毕竟是小兵,哪里是他们为将的对手。顷刻间,被四将杀得尸横遍野,贼兵喊叫连连:“孤穷将厉害!孤穷将厉害啊!”
    官兵进了博望坡的都往前四逃生,后面的敌人吓得退了出去。中间成了一条界线。四将传令指挥着四百汉兵按军师计划办事。事情很简单:每一个汉兵手中拿着两个燃烧着的火把,窜到茅草野树之中,随心所欲没有规定,可以把火把丢进茅草堆,又可以将火把抛到野树上。每人丢两个火把,工作就算完毕。但是刘辟、龚都带着二十名弟兄很快地窜到了两山环抱的山上。早在前面说过。这两山环抱的地形是一半天然,一半人造。在上面架着天桥,桥上堆满稻草、茅草和硫磺烟硝引火之物。二十个汉军把手中的火把丢上了天桥。刘、龚二将起手中宝剑斩断了撑在天桥下的木桩。然后二将与二十名士兵飞奔下山。
    这四将带着四百汉兵,在山沟中很快地向刘皇叔的孤山奔去。一到山上,孔明便将他们布置一下。四将各带一百小兵,就在离皇叔、孔明的篷帐四周两百步的地方按了下来。每两个小兵手中拿着一根九节长的竹竿,在前面的小兵单腿跪在山上,后面的立着,把这根竹竿两人一前一后扛在肩上。在这根竹竿的前端拖着一根药线,只要药线燃烧过去,竹竿就能一节节地爆开来,每节可射出短小的火箭五十枚,直到九节爆完才算无用。这是孔明从卧龙岗带出来的拒敌武器,名谓“龙节喷筒火箭”。诸葛亮确是我国古代善用火攻的军事家。他的火攻,不仅烧法不同,还有各种火攻的武器。因此,后世人称他为“用火的祖宗”。
    现在,前后左右都是一百个兵,五十个喷筒火箭。为什么要这样布置?孔明知道,火攻开始之后,夏侯惇为了逃命,必然自卫,并一定向这里赶来。那末,我与皇叔就有危险。现在,有了这些埋伏,就能抵挡夏侯惇的狗急跳墙。下面的火已经燃烧起来,先说两山上的天桥被烧断后,从上面塌了下来,其势象从空而降的一把巨大的火刀,将两山前后隔绝,好比大门封闭起来一样,闸在里面的休想逃出来一个,闸在外面的暂时算侥幸。总之这里是博望坡的前门,后门到底在哪里,接下去再说。被这些汉兵数百个火把丢到了茅草丛中,正是风干日燥的天气,尤其山谷中野风拂拂,风顺火、火借风,所有茅草翻起熊熊火浪,滚滚浓烟,从后卷向前面,顷刻间博望坡里成了一片火海,正在茅草中的曹兵,被突如其来的火浪卷着,个个吓得丢魂丧胆,手拍脚跳地拍打着身上的火星,在地上乱叫乱跳:“不好了!哪儿来的火?那还了得!快走快走!”
    人跑得再快,也比不上火浪的速度,加上曹兵七万左右,四面八方都挤在一起,争先恐后,结果谁都跑不快。其实,茅草是烧不死你们的,看来气势很大,一烧就光。这班曹兵好象祸中得福一样,露出了惊喜交织的表情,相互说道:“好了好了!没有关系!”
    有关系的事情来了!茅草烧不死你们,但一定都烧死你们在茅草上面。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所有的地雷火炮的药线全都结在茅草上。茅草烧完了,药线也就都燃着了。地雷当然埋在地下。现在燃着的药线向泥土中窜了下去,地雷爆开了。在古代,地雷爆炸前,导火线上的浮土有的飞了起来。起初曹兵见到这种情况一下子还很好奇,摸不清这是怎么一回事。因为在三国年间还是刀枪时代,象诸葛亮这样的火攻简直从来没有碰到过。因此,这班贼兵只是感到好奇,一下子根本想不到避开来。主要是没有尝到过这地雷的滋味。说时迟,当时快,只听得一声巨响,──一轰!黑土四溅,就在炸开的地方,一大堆曹兵被炸得血肉横飞,身首落地。顿时,在地上出现了圆台面大小的一个土坑。这里地雷刚炸响,外边和后面的一尊火炮同时打了出来。从前的炮的威力远远不能同近代相比,但在当时来说,杀伤力要算大的了。大炮竖里有威力,横里没有多大威力,因此有句说话:避大炮向前逃十步,不及横里让半步。因为一箭可射百步之路,大炮足有十箭之远,就是足足能打出千步之外。这样说来,一炮能伤曹兵百余人。这种情况敌人都是第一次遇到。只听得“轰隆”一声,象山套里窜出来一条巨龙,炮火所到之处,两旁曹兵尸横遍地。一时间这里地雷,那边火炮,震得山摇地动,树木乱撞,吓得战马瞎蹦乱跳,马嘶之声响彻山谷,马军都从马背上一个个摔下来。所有曹兵他们不知到底往哪里逃生。因为地雷、火炮从四面八方而来。真是哭的哭、嚎的嚎,跳的跳、逃的逃。整个博望坡,一片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所说,烧完这批曹兵,单靠地雷、火炮还是有限的,绝大部分依靠树木森林。博望坡里有的是树木,可称树木森森,其中还有千年老树。古木参天。早说这些树身上全都涂上了油,树桠枝中藏着火药包,周围的茅草燃着了树木,在风中一吹,树枝上的火药包着火炸了开来,其中火箭向四处射去。所射到的地方立即都又着了火,真是风风火火烧一个不休,这些树木烧旺之后,恐烟你一下子无法来扑灭它,因为孔明军师他把博望坡的地形早已察看过,只要有树木的地方就利用它来烧死敌人,没有树木的地方便用地雷、火炮,因此这班曹兵确实走投无路。他们为了避免地雷、火炮都向树林涌去,现在树林一烧,又象一批野牛钻进了火阵一样,在那里东窜西逃,力气小的曹兵无法挤入人群,都被推向烧旺的树木上,烧得象焦炭一样。地雷、火炮把曹兵的死尸飞上了树林,血肉模糊地挂在那里,真是惨不忍睹,哭声震天。
    曹兵:“大都督哎!埋伏厉害啊!地雷、火炮厉害,我们往哪里逃生啊!火攻厉害啊!”
    这时候的夏侯惇与李典两人,幸得跑在最前面。起初听说后面孤穷将杀出,要想回马去救,可是被数万人马阻拦。现在大火顿起,他方始清醒过来,果真中了诸葛亮的埋伏。对旁边李典看看,心想,悔不听他之言。我活了四十余岁,二十年的战场中从未遇到这样厉害的火攻。被这班弟兄们的呼喊声、哭叫声,弄得夏侯惇心慌意乱。他情不自禁地转过头来对李典说:“李将军,本督果真中了孔明之计,我等往何处去逃生?”
    李典又惊又喜,惊则四处埋伏。跟了曹操十余年来,从未遇到过的埋伏。确实现在生死难卜。喜则夏侯惇才相信我的说话。现在不是自相埋怨的时间,只有寻找出路为妙。幸得跑在前面,一下子还能避开火攻,因此他安慰夏侯惇说:“大都督,事到如今只有寻找生路。”
    夏侯惇:“生路在哪里?”
    李典想,你已经吓昏了,我要是知道了生路,何必用“寻找”二字。他回答夏侯惇说:“生路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只有和你两人向前去找寻。”
    夏侯惇、李典二人惊慌催马,连窜带蹦,兜抄曲折,在博望坡里四处找寻。所说,皇叔在孤山上只见得下面的埋伏四起,究竟怎样烧起来的,就是以上所讲的。不要说你夏侯惇直接在孔明的圈套之中,遇着这样的火攻因而十分惊慌失措,就是作为战胜者的刘备来说,也未免有三分紧张。这正是:
    浓烟弥漫四面飘,烈焰升腾九重霄。
    佑求火灵显神威,孔明军师计谋高。
    深山埋伏用火攻,热锅蚂蚁无处逃。
    风助火势雷声隆,只为兴汉灭尔曹。
    刘备着看在眼里,脱口而出:“喔唷,军师!你好刁啊!”对孔明看看,你年纪轻轻,手段竟如此般厉害!我刘备活到了四十九岁,不要说从来没有见到过象你这样的火攻,就是听也没有听到过。照这样的埋伏,看来十万曹兵剩下不会多了。想到自己只有九百五十人马,能被孔明消灭曹兵十万,我看历史上管、乐之用兵,也未必及你孔明。皇叔不觉感到侥幸起来,要是孔明相助了曹操,我刘备还有容身之地吗?想到自己刚才急到如此地步,有些好笑。再想到他有了这样的拒敌埋伏的本领,却从不在我面前炫耀半句。真不容易!难怪他神定自若,不动声色。回过头来,只见先生仍然执着羽扇,撩着清须在微笑,说明他深谋远虑,胸中自有百万雄兵。皇叔想到水镜先生、徐元直等山林隐士,在我面前所谈起孔明之贤能,真是片言无虚,句句是实。他不愧是一位兴汉的伏龙先生。因此,皇叔情不自禁地放声大笑:“哈……军师,真是用兵如神,古今少有的了!”
    诸葛亮:“主公,夸奖了!”
    他们君臣二人在孤山上观看火攻,谈笑风生。夏侯惇进来的七万曹兵,即使烧光,也要一段很长的时间。让他们在里面烧,我话分两头。
    自从两山环抱一烧两断后,外面还留下三万曹兵,粮车上装载大粮六万石。催粮将名叫乐进。他是个勇而无谋之辈,俗语说来是个“戆大”。但是,跟了曹操十多年,也是曹营中一员名将。现在他发现前面已经被烧断,所有弟兄都退了下来,集中在他的周围。乐进在马上背着一口开山巨斧,睁着一对铜铃大眼,他远远望去博望坡烧得满天通红,里面的地雷、火炮声震耳欲聋,曹兵的哭声听得他提心吊胆。乐进想,我面孔虽黑,额角还算亮,要是一起进博望坡也难保命。他想着进去的夏侯惇、李典和韩浩,恐怕去则有路,回则无门。他无意中望到四周,约有人马三万。所说他是曹操的多年心腹,虽然在逢到有生以来第一次的大败,可是他心中决不甘休,认为刘备兵微将寡,即使打了胜仗,他已经是全力以赴了。想必他所有的兵将都集中在博望坡里,他的老巢──新野县肯定无人镇守。刘备一定认为我们所有的人马,连兵带将都封进博望坡里,恰恰我乐进靠丞相的洪福,没有中诸葛亮的计。他虽是个匹夫,一时倒聪明起来了。认为自己还有三万人马,乘诸葛亮不备去夺取他的新野县。孔明、刘备他们虽然打了胜仗,但是,一旦他们的老巢被我所取,我们虽然大败,却迫使刘备失去新野,而无立锥之地。兵法云:败中取胜。那末,刘备是胜中反败。这倒是事实。要是别人用兵,可能被你达到目的,倒楣的是你恰恰碰在了诸葛亮的手中,那真是双叉将进了热锅里──死蟹一只。你乐进这个念头,是现在想到的。但是诸葛亮在昨天就已经预料你必然有这种想法。
    乐进打定主意,他一声令下:“来!与我兵进新野县!”
    三万败兵集中在博望坡外面,看到博望坡里面这样的熊熊大火,个个都魂飞魄散,惊慌失措。现在听乐大将军说要兵进新野县,这班曹兵都丧失了战斗力,认为十万兵还没到新野,只剩下了我们三万,看来到新野县去,恐怕连我们这点人马都难保。可是,乐进的命令谁都不敢违抗,因此一部分弟兄把粮车推的推,拉的拉。乐进一马当先,带领曹兵前进。火把灯笼照耀,战马答答,人声喧哗,粮车滚滚。乐进在马上抱着败中取胜的心理,洋洋得意地向新野县进发。
    究竟下情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