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曹孟德新野驻军 徐元直樊城劝降-卷三 孔明初用兵-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三 孔明初用兵
第十二回 曹孟德新野驻军 徐元直樊城劝降
    第十二回 曹孟德新野驻军 徐元直樊城劝降
    曹操大队到新野,离城五里安营扎寨。只见新野城内还在焚烧,丞相传令救火,把死尸掘土埋葬。曹操升坐大帐,心里想刘备、诸葛亮都在前面樊城,我只要把火救熄之后,穿过新野,跨过樊河,就可把他们一股擒之。因此,丞相拔令在手,对武将班中一看:“于、毛二将听令!”
    于禁、毛玠从旁闪出,到曹操面前:“丞相在上,于禁在!”“毛玠有!”
    曹操:“老夫付尔等将令一支,带兵一万,在樊河之上架设一十二座行军大桥,老夫来朝兵进樊城。”
    于禁、毛玠:“得令!”
    两将接令后退出大帐。在文官班中的徐庶,听到此令,不禁心中一震!心想,六十五万军队杀到樊城,玄德、孔明插翅难飞。照理新野一烧,他们就应该跑了。为什么不走呢?莫非孔明还有办法对付六十五万人马?我看不可能了!烧新野,就是他最后一着棋子。玄德公只有新野、樊城两地,烧了新野,就说明是准备撤退的。那为什么到现在曹操军队杀到此地,他们还是安之若素?啊呀!会不会孔明把希望寄托在我徐庶的身上,认为我反正不会眼看他们被曹操消灭,总要想办法帮忙的?的确,我是肯帮忙的。但是,帮忙也要心中有数才行啊!这样吧,让我先把曹操的军队阻挡一下,然后亲自到樊城去和孔明碰个头,摸清他的意图,再想办法。徐庶想到此地,立即从旁走出,到曹操面前一躬到底:“徐某见丞相!”
    曹操一看,是徐庶。心想,元直啊,你到了我这里的日子不算短了,我待你从来不薄!但是吃了我的饭,老是不肯帮我的忙。有时你的说话听听很有道理,结果是给我上当。尽管如此,我掮了你的木梢,一句怨言都没有。你应当明白,我不是不懂,而是爱慕你之才能,希望你能够回心转意,帮我曹操。哪知你竟是铁打心肠,无动于衷。现在我要兵进樊城,你平时老是闷声不响的人,突然主动出来进言,是不是知道刘备、诸葛亮已经在我手掌之中,你又想来给我上当?曹操十分警惕地问:“元直公,有何说话?”
    徐庶:“丞相,诸葛亮火烧新野,将子民迁于樊城,丞相大军杀过樊河,是否准备屠城?”
    曹操想,你的眼光是厉害,看到我的心里。此番我就是恨透了这批刁民。如果当时他们不肯搬家,诸葛亮不见得连他们一起烧死。刘备究竟待你们好到什么程度,你们居然愿意全部搬光,宁可自己房屋家园都不要,让诸葛亮烧光我十万军队?我此番一到樊城,确实要把刘备的这班刁民斩尽杀绝。曹操毫不隐瞒自己的想法:“元直公听了,老夫大兵杀至樊城,确要屠城。”
    徐庶:“那末丞相,你乃奉旨出师,理所当然。然而,堂堂王师,赫赫天兵,若是将两县子民杀死,岂不被天下人唾骂,说你丞相不仁不义,残杀生灵?徐某倒有一个两全之计在此,使丞相屠杀之后,天下非但不会责怪丞相,反将罪责归咎于刘备、诸葛亮。”
    曹操想,这话不象是你徐庶讲出来的嘛。如果颠一个倒,那末还差不多。肯定又是想给我上当。便问:“请问元直,有何妙计?”
    徐庶:“请丞相派一能言善辩之士去往樊城,劝说刘备、诸葛亮归降,若愿降者,命他们充打头队,将功赎罪;若不愿归降,丞相大军杀往樊城,鸡犬不留,到此时天下人只说是诸葛亮、刘备之过,非你丞相之责。此乃先礼而后兵,未知丞相以为然否?”
    曹操一听,原来如此。你既不是为我曹操着想,也不是为两县百姓考虑,而是料到刘备、诸葛亮此番无法逃遁了,不是死于乱军之中,定是被我生擒活捉。你想,与其如此,还不如劝他们投降。不过,这个主意对我倒也是有利的,如果他们肯降,我就可以免动干戈;倘然不肯降,我也得了民心。但是,曹操转而一想,慢!徐庶的话往往听起来很好听,弄到最后要上当受骗的。这番话是否会上当?曹操想了一想,觉得不会。我派人去劝降,一来一回最多一、两天时间。刘备、诸葛亮也逃不到天边去的,上什么当呢?不过,要派一个能言善辩者去,这个人倒不大好找。有的没有这个口才;有的缺乏这种胆量;而且去者,须与刘备有些交情,否则他们很可能见都不见,甚至把使者杀了,或者扣押起来。曹操想,那现在派谁去呢?哎,对!倒不如就派徐庶去。他与刘备、诸葛亮有交情,他的话他们容易听信。那末,他会不会一去不返呢?也不会。他母亲的坟墓在我京里。他知道一走之后,母亲的坟墓是要保不住的,他是个孝子,绝对不肯这样做的。否则,他早就好逃走了,我又不派人看住他,何必要用了计逃走呢?曹操想之再三,觉得没有问题。便说道:“元直公,言之有理。老夫欲请元直公前往樊城劝降刘备、诸葛亮,未如意下如何?”
    徐庶想,我的用意就是要讨这个差使。但是,不能马上答应。答应得越爽快,曹操越疑心。所以说:“丞相,徐某无能,还望丞相另请高明。”
    曹操想,你越是不肯去,我越要你去。你若抢着要去,我倒亦不让你去。曹操的脾气,被徐庶掌握住了。
    曹操:“元直休得客套。此去劝降倘能成功,其功非小。若刘备、诸葛亮执迷不悟,亦非先生之过。拜托,仰仗了!”
    徐庶想,你一定要叫我去的话,那我就要提条件了。就说:“既然丞相命徐庶前往,请丞相暂将于、毛将令收回。”徐庶的意思是,这十二座行军大桥无论如何不能让你架起来的。没有桥你的大军就一时无法过河的,就可以暂时把你挡在此地,等你发觉上当,重新下令架桥,至少又可以耽搁你半天多的时间。
    曹操一听,认为徐庶这个要求提得对的。这条将令是应该收回的,否则就显得我的劝降是缺乏诚意了。于是就把于、毛的令箭收回。然后问徐庶:“元直公,你何日前往樊城?”曹操想,你倘然要过三天再去,那就是存心放走刘备、诸葛亮。徐庶明白你的意思。便回答:“丞相,徐某看来,事不宜迟,迟则生变。徐庶意欲来朝便去。丞相以为如何?”
    曹操:“甚好,那末何日归来?”
    徐庶:“此去樊城,路途不远,当日便能归来。”
    曹操:“既然如此,老夫在此等候尔的消息。”
    徐庶:“丞相,请放心便了。”
    曹操吩咐退帐。有几个心腹文武到曹操跟前讲,岂能放徐庶前往樊城?他定然一去不复返的了。曹操笑道:“老夫自有道理。”心想,我派徐庶去劝降刘备,成功的可能性是不大的,主要做给百姓看看。可惜徐庶一人前往,只在衙门里谈话,百姓在外,根本不知道,岂非白费心机?曹操一动脑筋,决定派出四个心腹旗牌,跟徐庶同往樊城,主要是在百姓中宣扬我曹操的仁义。四旗牌遵命。
    徐庶出帐之后,先派人去雇好一条民船。到第二天清早,元直一身道家打扮,手执一把纸扇,从本帐出来。
    四个旗牌迎上来:“徐老!徐老!”
    徐庶一看,是曹操的四个心腹。
    徐庶:“兄弟们怎样?”
    四旗牌:“徐老,丞相命我们跟你一起去樊城。时光不早,咱们走吧!”
    徐庶一听,明白曹操的用意。心想,这倒是一个麻烦的问题,被你们一到樊城,事情就要弄僵,因为我去劝降是假,实则要去问问孔明的打算。你们跟在身边,我们谈话就有困难,而且被你们在老百姓中一散布空气,要弄得人心惶惶。但是,不让你们去的话,曹操又要疑心。一动脑筋,我有一个办法,可以使你们人虽然去了,而嘴巴都没有带去。因此,徐庶对他们点点头,说道:“兄弟们走了!”
    徐庶带了四个旗牌出营,到河边下船。船往樊城进发。徐庶在舱中与四个人谈谈说说:“兄弟们,丞相命你们跟我同往樊城,不知有何公事?”
    四旗牌:“丞相叫我们到百姓之中,去宣扬他的仁义。如果刘备、孔明不降的话,丞相大军杀到樊城,要全部杀光。”
    徐庶一听,心里想,不出我所料。心中暗暗好笑:“喔喔,原来如此。”
    四个旗牌想,徐先生善于相面,倒不如趁此机会,请他给我们相相面。便说:“徐老,能不能劳你的神,给小的们相一相面?”
    徐庶想,曹操和文武百官叫我相,我都不相。上次夏侯惇出兵之前叫我相,被我骂了他一顿。我岂会给你们相!但是,为了联络一下同你们的感情,到时候可以塞住你们的嘴巴,那末不妨就跟你们敷衍一下。因此,装模作样,对一个旗牌看看:“兄弟,你要发财了!”
    旗牌:“啊!我要发财啦?”
    听说发财,口水滴滴嗒嗒在落下来,问:“请问徐老,小的怎么能发财呢?”
    徐庶:“你只要在丞相跟前办事认真,说话听从,得到丞相的信任,定然能够升官发财。”
    四旗牌:“对!一点也不错……”
    就这样,谈谈讲讲,倒也不觉得沉闷。船绕过半个新野城,穿过樊河,到对岸,带缆穿跳,五人上岸。船在此间等候。徐庶带了四人直往樊城而来。到樊城城河边,只见城门紧闭,吊桥高悬,城墙上刀枪密布,挡箭牌一斩齐,如临大敌。徐庶站定身子,对城上喊道:“城上有人吗?”
    四旗牌:“呔!关厢上有人吗?咱们徐老在此!”
    城墙上移开两块挡箭牌,小兵朝城河对面一看,认识是徐庶。刘备的手下对徐庶都有感情的,第一位军师,诸葛先生的介绍人。因此,对徐庶满面笑容地喊道:“原来是徐老!”“原来是单老!”
    四个旗牌一听,大家感觉到徐庶在这里的人缘确实好的。只要从汉兵们一看见他都那么热情,还“徐老”、“单老”地喊个不停,可以说明。
    城上汉兵问道:‘徐老,你今天到这儿来有什么贵干哪?”
    徐庶:“有劳你们通报皇叔,徐某有事求见。”
    小兵:“好!请你等一下,咱们马上去通报。”说完,一个小兵立即奔下城来,直到樊城衙门大堂。只见孔明正坐在中间,上首里皇叔刘备,下手里关君侯,文武站立两旁,堂上鸦雀无声,空气比较紧张。因为按照孔明的意思,烧新野时就要撤退的,但是刘备一定要带了两县子民一起跑。诸葛亮不同意,因此双方屏僵在这里。到现在,曹操六十五万大军已到新野,要走都走不掉了。孔明只得另作打算。现在他正坐着在等候徐庶的到来。只见小兵奔到虎案前:“报禀军师,曹营之中徐老到,请军师定夺!”
    旁边刘备,连忙插嘴问道:“哪个徐老?”
    小兵:“回皇爷,就是徐庶、徐元直先生。”
    刘备哈哈一笑。心想,徐庶总是在我弄僵的时候到我这里来。一面命令小兵退下,一面同孔明讲:“军师,元直先生到来,我等理当同往城关相迎!“
    孔明摇摇头:“主公,区区徐元直,何用我等同去相迎?只消派遣一将前去,将他引领已足够矣!”
    皇叔一听,心里想,你这说话讲得太无良心了。徐庶是你的好朋友,没有他,你我也不会认识,怎么能只派一个大将去带他进城来呢?不过想,此地到城外,路是比较远,带了全体文武一起去,的确不大方便。再说,现在孔明因为和我意见不一,心里不大高兴。众文武因为大军压境,忧心忡忡,情绪不佳。那末,就算了。一准先派个大将去接他进来,等他到了此地衙门口,我们再一同出接。
    刘皇叔问道:“哪位将军前去迎接徐元直先生到来?”
    旁边张飞一听,心里想,让我去。一来,我同徐先生是很有感情的;二来,我既可以代表大哥,又可以代表老师。所以,张飞从旁闪了出来:“大哥,小弟前往!”
    刘备:“三弟,你须要客气些许!”
    张飞:“大哥,放心便了!”
    三将军想,我绝对不会得罪徐先生的。张飞出衙门,上马,来到城关跟前,一面下马,一面命令放下吊桥。
    徐庶看见吊桥铺平,便带了四个旗牌过桥。心想,孔明,你在为难之时,我来帮你的忙;你肯定带了全体文武在城门口接我。现在见城门打开,徐庶望里一看,只有一个张飞,心中起初倒有点想法,转而一想,到这里来接,路太远了,一定在衙门口等我。因此,便上来招呼三将军:“三将军,徐某有礼了!”
    张飞:“徐先生,老张还礼了!”
    徐庶:“将军请了!”
    张飞:“徐先生请!”
    张飞旋转身来,与徐先生并肩而行。
    元直眼梢对后面四个家伙一扫,见他们也准备进城门。他立即对张飞眨眨眼睛,歪歪嘴。
    张飞见他挤眉弄眼,心里觉得奇怪,心想,你过去一向很大方的,怎样现在到了曹操那里之后,也染到了点奸气,学得贼骨牵牵的?再一看,徐庶的纸扇对后面指指点点。张飞回头一望,只见背后有四个旗牌。这下阿戆明白了,徐先生叫我不要让这四个家伙进城,这便当得很!张飞回转身来,楞眉暴自,对四个人一指:“呔!你们四个人乃是奸细!”
    四个旗牌被这突然而来的吼声倒一吓,连连摇手:“咱们不是奸细!不是奸细哎,徐老,徐老!”
    张飞早已双手分开,将他们拦住。象赶鸭子似地:“走走走!快走!”把四个人拦到老远,自己旋转身来,往城里面一跑。四个人再要进来,两扇城门“砰”地关上了。
    四旗牌:“王八旦张飞!黑脸的混账!”他们一面嘴里骂山门,一方面想,既然不能进去,那末先回去吧,但是不知道徐先生什么时候出来呢,所以,别转身来一看:“哎哎哎……”只见吊桥已经“嘎……”扯起来了。这下要死了,前不能进──城门紧闭,后不能退──吊桥高悬,呆在这城河边上,怎么办呢?四个人在那里转来转去,转得肚皮倒饿了。正在此时,只听得远处传来:“卖油炸菜卷唻……”卖油炸菜卷?四个人心里想,这家伙做生意做到城河边上来?在这不进不出的地方,有谁来买你的菜卷呢?嗐!你们不知道,这做生意的,在昨天、明天都没有的,只是今天有,就是专门卖给你们的。四个人一看,见这小贩沿城河脚边过来,头上戴顶遮阴草帽,身穿一套蓝布衫裤,手中端一只藤匾,匾上兜一块白布。四个人想,不知什么样的油炸菜卷,叫过来看看再说:“来来来!”
    小贩:“要买莱卷吗?”小贩跑到他们面前。
    四旗牌:“对对。”一个旗牌掀开白布,见匾里共有八只东西,都是尺把长,用面粉所做,从印板里刻出后,再放在油里炸的。拿起一只来一看,相貂蟒袍,大块头,三角眼,阿胡子……是自己丞相啊!樊城的人都吃咱们丞相的吗?便骂道:“混账!你卖这东西是犯法的,要砍你的脑袋的!”
    小贩:“什么犯法不犯法!我不卖了!不卖了!”他说罢,就从这旗牌手中把油炸曹操抢了过来,放到匾里,转身就要走。旁边一个旗牌,便拉拉同伴轻声说道:“现在肚皮饿的时候,‘丞相’也要吃的,又不是我们做出来的!再说,此地目前还是刘备的地界,我们管不着人家的,自己都在这里吃官司呢,还是安逸点吧。”被你这么一讲,便把小贩喊回来,四个人就把八个油炸曹操全部买下来。小贩扬长而去。每个旗牌拿了两个油炸曹操,看看做得实在象,“嘿嘿,倒有趣!”一面说有趣,一面“叭”的一口,已经把一个“曹操”的头咬了下来了。但是,没有完全咬断,看见中间还有东西连着。心想,里边是什么馅子?拉出来一看,一束稻草。诸葛亮的意思是,曹操肚里一包草!只见稻草中掉出来一张纸条。连忙拾起来,拽开,四个人八只眼睛一看,纸条上八个字:“及早回头,免致后悔”。四个人不懂是什么意思。诸葛亮是想用这油炸曹操来阻止真曹操的六十五万人马的。你们不懂,拿回去给曹操看了,他会明白的。孔明的意思是:你六十五万人马杀过来,我们是要吃败仗的。但是,你也要在赤壁挨烧的,不要到那时后悔来不及,还是现在不要过来的好。四个旗牌怎会明白这个含意。反而觉得好奇。另一个旗牌想,我这两个“曹操”肚子里不知什么东西?“呱”把一个“曹操”的头拗断,拉出一束稻草,中间一张纸条,上面同样是这八个字。就在这时,忽听城墙上的汉兵在讲话──
    小兵甲:“我的哥!”
    小兵乙:“怎么样?”
    旗牌甲:“嘘……别吵!上面在讲话,咱们来偷听偷听。”
    另外几个旗牌想,对的,丞相叫我们跟徐庶进城的,现在被关在这不进不出的地方,回去难以交代,如果能听到些什么消息,回去禀报丞相,还好将功补过。所以四个家伙聚精会神在城脚下侧耳倾听。城上果然继续在讲──
    小兵甲:“咱们军师真好厉害,烧了博望烧新野,烧了新野又要烧樊城了!”
    下面四个家伙一听,心里想,倒烧得起劲的嘛!
    旗牌甲:“我的哥,听见了没有?回去要回复丞相的。”
    旗牌乙:“噢,记住了。”
    上面城墙上还在讲:
    小兵乙:“关君侯准备了八个地雷,一十六门大炮,要把曹操这老王八旦的胡子都要轰掉它!”
    旗牌甲:“哎哟!要把咱们丞相的胡子都要轰掉?”
    旗牌乙:“有八只地雷、一十六门大炮呢!”
    旗牌丙;“对了!回去别忘了禀报丞相!”
    他们在这儿偷听,暂且不提。再说徐庶见四个家伙被张飞关在外面,心里很高兴:“三将军,你怎么知晓他们乃是奸细?”
    张飞:“你虽然未曾讲话,然而对着老张挤眉弄眼,分明就是这个意思。”
    徐庶:“将军竟能明白徐某眉目之中的意思?”
    张飞:“嗨嗨!如今老张乃是我家军师的贵门生,今非昔比,粗中有细。”
    徐庶想,孔明是有道理!你一当军师,戆大都聪明得多了。不过,自称“贵门生”倒是第一趟听见。张飞吩咐小兵带一匹马过来让徐庶骑,两人并马而行,直至衙门,下得马来。张飞对徐庶说:“请先生稍等片刻,待老张过去禀报。”三将军上大堂,对刘备说:“徐先生来了。”刘备回过头来对孔明道:“先生,我们同到外边去迎接元直先生吧。”
    诸葛亮:“主公请了!”
    刘备:“众位先生、列位将军,跟随刘备一同出接!”
    众人:“皇叔请!主公请!”
    众文武跟了刘备向外。诸葛亮的动作缓慢,大家都走出大堂了,孔明才刚刚立起身来;众人往外走,他往里面跑。刘备以为他跟在后面,因为他向来走得慢,而且脚步轻,所以没有注意。
    到衙门口,刘备抢上一步:“啊!元直先生,久违了!先生今日到此,刘备有失远迎,还望勿怪!刘备有礼了!”
    徐庶:“徐某何德何能,敢劳皇叔出接!在此还礼了!”
    众文武都向徐庶拱手作礼,徐庶—一还礼。刘备一看,咦,孔明怎么没有出来?这个人倒真滑稽,要好朋友来了。反而避而不见!大概仍旧在堂上。我们进去了再说。
    刘备:“元直先生请了!”
    徐庶:“皇叔请了!”
    刘备把徐庶请到大堂之上,命手下摆上座位,请元直坐定。
    徐庶坐下一看,中间位子空着,诸葛亮人面不见。心想,我主动来帮你的忙,你反而摆我的架子,算什么意思?便问刘备:“请问皇叔,孔明兄现在何处?”
    刘备想,诸葛亮你太不懂道理了!你对我有怨气是可以的,可是徐先生又没有得罪过你,怎么好对他这样冷淡呢!?便说:“来,相请军师!”
    手下传话进去,等了一会儿,不见出来。
    刘备:“与我再请军师!”
    手下再次传话。等了一会,仍不见出来。皇叔想,吃败仗就在眼前,逃命都来不及,你还要三请!──一想,不!败仗管败仗,三请还是要三请的。从卧龙岗三请之后,三请已成了规矩了,一直要三请到底,两请半都不行的!──刘备无可奈何,只好重新开口:“来,与我三请军师!”
    手下第三次传话后,孔明才慢慢地踱了出来,纶巾鹤氅,羽扇轻摇,来到刘备面前:“亮见主公!”
    刘备想,我跟你是天天见面的,刚刚还在一起,何必这样客气。真正的客人坐在边上,倒不去相见,你这个人真是古里古怪的。便说:“军师少礼,请坐了。”
    诸葛亮中间坐定,一手撩须,一手轻摇羽扇,闭目养神。边上张飞也在想,老师今朝为啥这样不高兴,而且好象有意回避徐先生?喔!刚才说只要派一个大将去接,莫非是想把他弹回去的?不料我竟客客气气,把他接到了此地,所以老师心里不高兴……
    其实,张飞完全在瞎想,元直与孔明的感情不在于此,特别在这种环境之中,主要他们两人是在互相揣测对方的打算,并考虑怎样开口。这时,刘备对两人看看,都是道家打扮,想当年徐庶帮我用六百兵杀敌曹兵三万三千,诸葛亮从九百五十个起家,烧去曹兵二十万。两个都是大本事,而且是好朋友,为什么今天见了面口都不开?还是让我来搭个桥梁吧:“军师,元直先生来了!”
    诸葛亮:“哪个元直?”
    刘备想,你连徐庶都不认识啦!连忙说:“便是徐元直先生。”
    诸葛亮:“在哪里?”
    徐庶想,我这么大的人,坐在你对面,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便接话道:“孔明兄,我在这里!”
    张飞一听,喔唷!两个人好象在抬杠!
    诸葛亮这才慢慢地睁开眼睛:“哦,元直兄,只因事务繁多,有失礼仪。但不知元直兄到此何事?”
    徐庶:“特来请教孔明兄。”
    诸葛亮:“有何下问?”
    徐庶:“百万曹兵虎视樊城,吾兄作何打算?”
    诸葛亮:“难了!”
    徐庶:“难在哪里?”
    诸葛亮:“两县子民,如之奈何!”
    徐庶:“可要多少日期?”
    诸葛亮:“非横川而不可。”
    徐庶:“多则不能承当,若横川之期,全在小弟身上。”
    诸葛亮:“费心!费心!”
    徐庶:“不妨!不妨!”
    诸葛亮:“有何良策?”
    徐庶:“珠帘倒挂。”
    诸葛亮:“妙哉!妙哉!”
    徐庶:“府上可曾齐备?”
    诸葛亮:“不能安家,焉能治国?”
    徐庶:“惭愧啊!惭愧!”
    诸葛亮:“勿怪啊!勿怪!”
    徐庶:“既然如此,徐某告辞了!”
    诸葛亮:“路上当心!恕不远送。”
    徐庶立起身来,对刘备把手一拱:“皇叔,徐某告辞了!”
    刘备立起来,一把抓住徐庶:“慢走!方才你们二人讲些什么?刘备一句也未听得明白。”
    诸葛亮:“主公,你让他走吧,我们已经谈妥了。”
    其实,两人所讲的也并不是什么“隐语”,“暗语”之类,而只能称为是“省语“或“简语”。即用语特别省略、简要。因为相互间十分了解,心照不宣,故而用不着全部讲清楚的,只要只言片语,对方就完全明白了。刚才先是──
    徐庶问孔明:百万曹兵杀来,为什么不及早转移?现在准备怎么办?
    孔明说:因为刘备要带两县百姓一起跑,我不同意,现在曹操已到新野,我们要跑也跑不掉了。
    徐庶问,那末要多少日期才可以安全撤退?
    孔明回答:“横川”,“川”字横过来,就是个“三”字。即是只要能够阻挡曹操三天,就能安全撤走了。这一句可以算是“切口”,但懂的人也是很多的。
    徐庶说:三天时间,我可以担保。
    孔明便敲钉转脚:“费心!费心!”
    徐庶包拍胸脯:“不妨!不妨!”
    孔明问:你有什么办法拖住曹操三天?
    徐庶说:我用“珠帘倒挂”之计。这是一句兵家的术语。
    孔明一听就晓得,是叫曹操派人到卧龙岗去捉他的老婆,便连声称赞:妙计!
    徐庶倒有点不放心。问孔明:你卧龙岗上可曾准备好?不要把你的老婆捉了去,我可担当不起!
    孔明说:你放心,我出山之前早就安排好的。因此讲:“不能安家,焉能治国?”
    徐庶以为孔明是在讽刺他,说他没有把家里安排好,所以母亲被曹操抓到了许昌,所以说:“惭愧啊!惭愧!”
    孔明连忙打招呼说:对不起的意思,“勿怪啊!勿怪!”
    徐庶见事情已经商量好,就起身告辞。孔明想,曹操一定派人跟你来的,你路上还要想办法去封住他们的嘴。所以对他说:“路上当心!……”
    他们商量得清清楚楚。刘备听得稀里糊涂,要想问个究竟。孔明想,他有重任在身,你不再要跟他多烦了。让他早点回去吧。刘备听孔明说,他们已经谈妥了。心想,那末,我等一下问你就是了。刘备要送,徐庶一定叫他留步。张飞说:“大哥,仍旧我来送他吧!”张飞送徐庶出去。
    孔明先生立即发令。令架上拔一条将令在手,袖中拿出早已写好的一封锦囊:“君侯听令!”
    关羽:“关某在!”
    诸葛亮:“将令一支,锦囊一封,带兵三千,五百校刀手,二十关西汉,公子关平,副将周仓,前往江夏,向大公子刘琦借兵一万,前来接应本军师,一切按锦囊行事,不得有误!”
    关羽:“遵命!”
    关云长接了令和锦囊退出大堂。孔明在锦囊之上交代他:你到了江夏之后,不论是否借得到兵,都不要回来了,留在那边等我到来,然后再行安排。
    再说张飞,把徐庶送到城门口,那四个旗牌正在着急,心里想,徐庶不知什么时候出来?我们这官司要吃几天?现在一看,吊桥放平,城门大开,徐庶来了。四个人趁机对城里一看,只见不少汉兵手执火把,三五成群向百姓家里进去。心想,会不会烧樊城与烧新野县一样,也是在百姓家里起火的?
    这时,徐庶已经跑到他们的面前了:“兄弟们,在此等候我长久了。”
    四旗牌:“徐老,都是黑脸张飞把我们关在这里。要是你三、五天不出来,咱们都要被饿死在这里。”
    徐庶:“是啊!徐某知晓你们未曾进关,心中十分担忧。所以公事完毕,急忙出关前来,我们回去吧。”五个人到樊河边下船,往新野而去,坐在舱中徐庶见四个人手中都拿着什么东西在往背后藏。心里明白,诸葛亮一定有什么花头。徐庶:“兄弟们。你等手中都拿的何物啊,可能让徐某一看?”
    一个旗牌把油炸曹操递过来说:“徐老,你看!”
    徐庶接过来一看,暗暗发笑。心想,诸葛亮真想得出来!这里面肯定还有什么东西。便问:“兄弟们,这里可有什么东西啊?”
    四旗牌:“有,有一张纸条,上面八个字,‘及早回头,免致后悔’。徐老不信的话,请看!”
    灵不灵当场试验。旗牌将“曹操”的头拗断,拉出来一束稻草,稻草里一张纸条,交给徐庶。元直一看,果然不错,徐庶想,孔明兄要想用它来挡住曹操的人马,只怕未必有效。但是,对我倒有用处的。因为四个旗牌没有跟我进城去,回去如何对曹操讲?现在,就可以利用这个东西来做文章了:“兄弟们,你们奉丞相之命跟我进关,然而被张飞阻在城外,尔等如何回复丞相?”
    四旗牌:“是啊!咱们也在发愁呢?”
    徐庶:“我看你们就说是进得城关的。”
    四旗牌:“要是丞相不相信呢?”
    徐庶:“不妨,你们把这个东西拿给丞相观看,就说我等唯恐你丞相不信,特地进城买的凭证回来。”
    四旗牌:“那徐老,丞相看了会怎么样呢?”
    徐庶:“我看定有赏赐的。”
    四旗牌:“那好极了!”
    徐庶想,赏赐多也没有的,两记耳光差不多,寻寻你们的开心。便说:“兄弟们,那末你们在城外可曾听到些什么消息吗?”
    四旗牌:“听到的。他们弟兄在城关上讲,诸葛亮烧了博望烧新野,烧了新野又要烧樊城,还说什么红脸关云长准备八个地雷,一十六门大炮,要把丞相的胡子都轰掉!”
    徐庶:“既然如此,你们须把这些重要的军情,—一回复丞相。”
    四旗牌:“是的。”
    路上谈谈讲讲,傍晚时分,船抵新野。付了船钱,离舟登岸。徐庶叫四个人先去见丞相,说,我要到本帐去一趟。
    此时,营上已经点起了标灯。大帐上帐灯最亮,虎案之上红蜡高烧。曹操坐在中间,正在等徐庶回来,有人同曹操讲,徐庶不会回来了。曹操想,徐庶一定会回来的,但是四个手下不知有没有照我的话去办事。正在此时,四个旗牌进来了,手里都拿着油炸曹操,准备来领赏赐,来到曹操面前:“丞相,我们回来了。”
    曹操:“回来了?”
    四旗牌:“是。我们跟了徐先生到樊城去,进城之后,按照丞相的吩咐,在老百姓中宣扬你丞相的仁义。恐怕你丞相不相信,特地从城里买了一样凭据回来,请丞相观看。”说罢,第一个旗牌把油炸曹操递上去,另外三个在后面等。如果他有赏赐,我们就一个个接着送上去。
    曹操心想,到底是我的心腹,办事能干,唯恐我不信,还特地带了凭据回来。丞相把油炸曹操接到手里,撩着自己的阿胡子,眯起三角眼一看,唔,这是做的我嘛,难道樊城百姓都吃我曹操?心里想,你们竟买这样的凭证回来!问道:
    “老夫问尔,这是什么东西?”
    四旗牌:“小的,不敢说!”
    曹操:“只管讲来!”
    四旗牌:“这叫油炸曹操!”
    丞相听他说是油炸曹操,就把手中的油炸曹操往地上一丢。骂道:“大胆匹夫,竟敢买此等东西回来,与我滚了!”说时,“啪”一记耳光,又是一腿。
    后面三个旗牌一见丞相发怒,丢掉“曹操”旋转身来就逃。四个人一起奔出大帐。正好徐庶走了进来。元直在想,我在刘备、孔明面前担保拖住曹操三天,今天是不算在内的,因为天都黑了,要从明天算起,我这条计大概正好差不多,所以笃笃定定往大帐而来。四个旗牌看见徐庶,要紧奔到面前:“徐老!”
    徐庶:“兄弟们怎样?”
    四旗牌:“咱们照你的说话去见了丞相。”
    徐庶:“那末,可有赏赐么?”
    四旗牌:“有啊!”
    徐庶:“多少?”
    四旗牌:“五两一腿。”
    徐庶心想,和我估计的差不多。便对四个人讲:“你们不要走远,少停还要叫你们呢。”说罢,自管自往帐上而去,来到曹操虎案之前:“丞相,徐某回来了。”
    曹操:“元直公,老夫命尔去往樊城,劝降刘备、孔明,究竟怎样了?”
    徐庶:“请问丞相,要徐某从头至尾讲,还是断章摘句讲?是仔仔细细讲,还最粗枝大叶的讲?”
    曹操:“喔唷!嚯……”
    曹操想,你的花头真多!这样重要的事情,当然要从头至尾讲的罗。说道:“你与老夫从头至尾、仔仔细细地讲来!”
    徐庶:“那末,丞相听了:曹丞相六十五万人马在新野城外安营扎寨。意欲兵进樊城,故命于禁、毛玠二将带兵一万,在樊河之上架设行军桥一十二座。徐某从旁闪出。问丞相道,攻下樊城后可要屠杀子民……”
    曹操:“嚯……太罗苏了!老夫要你从见到刘备讲起。”
    徐庶:“丞相,若从徐某见到刘备讲起,此乃谓之斩头截腰而讲。”
    曹操:“斩头就是斩头,休得絮叨!”
    这老贼已被徐庶弄得糊里糊涂了。
    徐庶:“那丞相听了:徐某奉了丞相之命,进得樊城,在县衙之中见到刘备。”
    曹操想,讲了半天,这两句刚刚言归正传。
    徐庶:“刘皇叔询问徐某的来意,徐庶道:‘王师六十五万已在新野城外,指日便可踏平樊城。徐庶念在故交,特来相劝皇叔归顺丞相。’”
    曹操:“刘备便怎样?”
    徐庶:“刘备不降。”
    曹操:“尔便如何?”
    徐庶:“徐某道:‘皇叔倘肯归降,即为头队先锋,若然执迷不悟,丞相破城之日,便要杀尽两县子民。皇叔一向仁义为重,爱民如子,岂能不为子民们着想耶?’”
    曹操:“刘备听了又怎样?”
    徐庶:“刘备想到两县子民,他倒愿意归降了。”
    曹操一听刘备愿降,放声大笑:“列公,刘玄德他竟愿意归降老夫了!”
    有些文武在想,认为丞相你别高兴得太早!要知道徐庶的讲话千变万化的。你先听完了再讲。曹操也自然明白,所以接着便问道:“既然刘备愿意归降,那末降书降表何在?”
    徐庶:“丞相听了:刘备欲拟写降书降表,突然从外面来了一个大将。”
    曹操想,你倒象说书一样,还有关子呢!问:“来了哪一员上将?”
    徐庶:“便是关云长。”
    曹操:“喔!美髯公!”
    曹操听到关羽的名宇,顿时会产生一种敬仰、关切之情,因此脱口叫了一声“美髯公”:“关将军到来便怎样?”
    徐庶:“他问我徐某到此作甚,我道特来劝降令兄。”
    曹操:“云长又怎样讲?”
    徐庶:“关君侯言道,他不愿归降。”
    曹操:“喔!那末尔便怎样?”
    徐庶:“我说:‘君侯,尔当初在曹营六十三天,丞相待你不薄,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赠袍赐马,恩重如山。君侯知恩报德,理当归降。”
    曹操想,这是事实。我待关云长确实敬如上宾,再好也没有。你这几句话,或许可以打动关羽之心。问道:“君侯听了怎样?”
    徐庶:“关将军觉得徐庶言之有理。便道:‘倘然大哥愿降,关某也一并归顺。’”
    曹操想,不错!当初关云长不肯留在我这里,就是因为要去寻找刘备。现在,刘备愿意归降,他当然也肯来了。
    曹操:列公,关将军他亦然愿意归降老夫了!──那末降书何在?”
    徐庶:“丞相听了:刘皇叔将降书降表写好,正欲交付徐某,哪知外路吼叫连连,又来了一员大将。”
    曹操想,你的关子真是一个连一个。不问可知,该是张飞了。问道:“莫非是翼德三将军?”
    徐庶:“正是。三将军问了我的来意,我说特来劝说令兄归降。张飞闻言,怒发冲冠,说道老张不愿归降。并把你丞相大骂了一番。”
    曹操象听书似的被他吸引了过去,听昏哉,居然会问徐庶道:“张飞骂些什么?”
    徐庶:“徐某不敢言讲。”
    曹操:“只管如实讲来。”
    徐庶:“那末丞相听了:他说,‘曹操托命汉相,实为汉贼,降曹便是从奸。老张岂能归降这曹贼、国贼、奸贼、老贼!’”
    曹操:“喔唷!嚯……”
    徐庶:“此乃张飞所骂,非徐某所讲。”
    曹操:“老夫明白的。”
    这老贼被徐庶骂到如此地步,竟还在说“明白的”!
    曹操:“后来怎样?”
    徐庶想,骂是骂了,这番鬼话如何来收场?一动脑筋,有了!还是请他出来了局吧。因此说道:‘徐某便道:‘三将军暂息雷霆之怒,略罢闪电之威,想你们刘、关、张桃园结拜,同生共死,如今二位令兄,已经归降,将军岂能不降?’张飞听了徐某之言,也只得顺从了。皇叔便将降书交与徐某,徐庶正要去接……”  曹操想,听你的讲话肚肠都要痒的,拿一张降书,还要讲明一个送过来,一个要去接,全是些废话!
    徐庶:“哪知道就在此时,旁边有人开口了。”
    曹操:“哪一个?”
    徐庶:“唉!徐某的一桩特大功劳,全然断送在他的手中!”
    两旁文武知道他在转弯了。曹操倒还要究根追底:“究竟是何人?”
    徐庶:“便是那个诸葛亮。”
    曹操:“孔明么?”
    徐庶:“是啊。他对刘备言道:‘主公,你既要降曹,何必三顾茅庐?既要降曹,何必命亮登台拜将?既要降曹,何必火烧博望、火烧新野?尔等愿降,亮不愿,宁可回归隆中,躬耕田陇。’刘备听诸葛亮讲得振振有词,正气凛然。他自觉惭愧,便也不愿归降了。云长、翼德见大哥不降,自然跟着反悔。刘备便将降书撕得粉碎。丞相,你看徐庶到手的大功,竟被诸葛亮一语断送,怎不令人可恨哪,可恼!”
    曹操听完,对徐庶看看,好极了!讲了半天,降倒没有降,骂倒被你骂了一通。曹操以为事情经过大致是确实的,只不过徐庶有意借题发挥,添技加叶,夸大其词,兜了那么大的一个圈子,浪费了这许多时间。曹操哪里知道,徐庶完全是在凭空捏造,捕风捉影。丞相想,我原来也估计到劝降成功的希望是不大的,那末,譬如没有这回事情。因此,他说道:“既然刘备、诸葛亮不肯归降,老夫来朝兵进樊城,杀他个鸡犬不留!”
    徐庶:“丞相且慢!”
    曹操:“怎样?”
    徐庶想,我答应保孔明三天之险,岂能让你明天进兵。说道:“丞相,樊城
    之中有火攻埋伏。”  曹操:“火攻?”
    徐庶:“正是。丞相不信,请问四个手下便了。”
    曹操想,对,我派四个人跟你去的,可以问问他们。立即下令传四个旗牌进见。四个家伙进来见过丞相。
    曹操:“尔等在樊城之中,可曾听到些什么风声,见到些什么动静?”
    四个人想,我们本来是要向你禀报的,被你一记耳光加一腿,吓得我们逃都来不及。便说道:“回丞相:我们听到刘备手下的兵卒在讲,诸葛亮烧了博望烧新 野,烧了新野还要烧樊城;红脸关云长准备八个地雷,一十六门大炮,要把你丞相的胡子都要轰掉!”
    曹操:“喔唷!”
    四旗牌:“还有呢!咱们见到不少汉兵拿了火把到民房里去。照小的看来,烧樊城恐怕与烧新野一样!”
    曹操听完,叫他们退出。心想,看来确有其事。诸葛亮准备索性把樊城也烧光了再跑路。便问徐庶:“元直公,你看如何?”
    你去问他,那真是生病人同鬼商量了。
    徐庶:“徐某有一计在此。”
    曹操:“哦?”
    欲知徐庶献何妙计,且听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