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徐元直一计缓兵 夏侯惇三赴南阳-卷三 孔明初用兵-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三 孔明初用兵
第十三回 徐元直一计缓兵 夏侯惇三赴南阳
    第十三回 徐元直一计缓兵 夏侯惇三赴南阳
    曹操问徐庶:“先生有何妙计?”
    徐庶:“诸葛亮自以为天下第一个能人。此番,非但断送了我的一大功劳,还把我臭骂了一顿。现在,也要叫他知道知道我徐某的厉害!”  曹操一听,心中暗暗高兴。怪不得你今天这么起劲,原来是受了诸葛亮的奚落!那这条计献出来肯定不会差的。所以,连连问道:“元直公,究竟什么妙计?”
    徐庶:“丞相听了:徐某素知诸葛亮,家住襄阳西门外,离城二十里,南阳卧龙岗。请丞相命令一个上将带兵前往卧龙岗,将他家眷拿住,带至营中好好款待。孔明闻得家眷被擒,或许便会归降。孔明来降,刘备就不在话下。即使诸葛亮依然不肯归降,然而必定方寸大乱,用兵不周。到那时,丞相兵进樊城。定能一仗成功。丞相看来如何?”
    曹操听他讲完,心中有点好笑。这条计,并不是你徐庶的发明创造,而是你的切身体会。当初我把你的老娘骗到许昌;你就无心再在刘备那里帮忙,只好投到我这里来了。现在,你反过来用这个办法来对付诸葛亮,倒也非常合适。不过,会不会再给我上当呢?不会!首先,这里离南阳很近,到卧龙岗当天可以打来回。成与不成,都不过一天时间。你哪里知道一天不成,要两天;两天不成,定然三天!徐庶正好完成诸葛亮交给他的任务。现在,曹操打定主意,叫徐庶退下,自己拔令在手。
    曹操:“哪位将军带兵前往南阳卧龙岗,捉拿诸葛亮的家眷?”
    夏侯惇:“小侄愿往。”
    夏侯惇想,诸葛亮烧了我两次。我拿他没有办法,不是他的对手。但捉他的老婆我是绰绰有余的。所以,主动争令。曹操对夏侯惇看看,这是一桩现成的功劳;你吃了两次败仗,我没有好好处罚你,文武中间有些议论。现在,给你这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也可以堵堵众人之口。便把令箭交给夏侯惇:“元让,老夫给你将令一支,带兵三千,去往南阳卧龙岗捉拿诸葛亮的家眷,需要当心了!”说时,丞相眼睛一直在对他看,意见是你懂不懂?这桩功劳是特地照顾你的!独眼龙哪会不懂,心想,你放心,我不会坍你台的,保证把诸葛亮的老婆、儿子捉到你的面前。其实,诸葛亮还没有儿子,要今后进川之后,孔明才生了儿子,名叫诸葛瞻。
    夏侯惇接过令箭,曹操退帐。
    一宵已过,直抵来朝。夏侯惇点好三千兵,自己上马提枪一一早就离了大营来到了南阳卧龙岗。在卧龙岗下,抬头一看,绝妙的山景。心想;怪不得诸葛亮要住在这里,真如仙境一般,将来我帮叔父打平天下之后,也可告老还乡,到这里来享享清福。的确,这种地方要有福之人才能住的,孔明要想隐居在此,结果也被刘备请出了山,而且一去之后,就今生今世回不来了。夏侯惇带兵上卧龙岗,走不多远,只见前面一并排三间草屋,大门前一片庄场。庄场外一圈竹篱笆围住。夏侯淳在马上抬头一看,只见庄场上摆着一桌酒,坐着四个老者,身上都是穿着道家打扮。一只眼不知这四个是何许样人。其实,面对夏侯惇的便是孔明的岳丈黄承彦,他的对面是博陵崔州平,上首是颖川石广元,下首是汝南孟公威。黄承彦昨天接到女婿孔明来信,叫他作好一切准备。前书中已经讲过,孔明的家眷早已搬到了西川口上鱼腹浦去了。黄老今天准备与几个老朋友告别一下,他也要走了。不料,刚喝了几杯酒;夏侯惇已经赶到。
    黄承彦站起身来,招呼三位朋友道:“曹兵曹将来了,我等走吧。”说罢,四个人一起往草屋背后而去。夏侯惇一看,四个老头儿要逃掉了,命令前队赶快冲上去抓住他们,问一问诸葛亮的家在何处。头队上一千小兵,一声呐喊,直奔庄场而来。因为人太多了,来不及从篱笆门里一个个进去,就把篱笆推倒,一起拥上庄场。不料,篱笆倒坍之时,连前排的小兵也一起倒了下去;第二排跟了下去;第三排连了下去;第四排滚了下去……一连串倒下近千人,堆得象堤岸似的半圈。
    后面的小兵走过去用脚踢踢:“我的哥,起来!别装死!”叫了几声,一点声音都没有,一个人也不动,仔细一看,半点也不是装死,确确实实已经全部死了。连忙回来报给夏侯惇听:“报禀夏侯将军,前面弟兄跌死了一千左右,请将军定夺!”
    夏侯惇一听,跌死?打仗跌死倒从来没有听说过;即使有,也是偶尔个把。哪有千把人一起跌死的?里面定有花头。便命令手下:“来,与我上前观看,他们身上究竟中了什么埋伏?”
    小兵过来一看,果然不出夏侯惇所料,死者身上都中了暗器,少者中二、三枝,多者中十几枝,全身各处都有;露在皮肉外面有一寸光景长,用钳子钳出来一看,是三寸左右长的竹签,不懂是什么东西。便拿了一枝到夏侯惇马前:“夏侯将军你看,死的弟兄身上都有这个东西。”
    夏侯惇长枪一架,接过竹签,放在手心里。一只眼仔细研究,看了半天,不识货。要不要再冲?不行。未到诸葛亮家里,已经死了三分之一,再过去更危险,不要又是弄得全军覆没。还是把这个东西拿回去给丞相看了再说。于是下令:“收兵回营!”
    夏侯惇带领两千士兵回到新野城外,天已经黑了。吩咐各自回营,自己上大帐来见曹操。大帐上灯烛通明。曹操在等夏侯惇回来。
    独眼龙走上前来:“叔父丞相,小侄带兵前往卧龙岗,见庄上四个老儿在那里饮酒。小侄下令冲上前去,哪知未上庄场,就跌死了一千弟兄。请叔父丞相定夺!”
    曹操想,你碰到的事怎么都很特别!跌死人末顶多一个两个。你竟会跌死一千弟兄?丞相毕竟有经验的,便问道:“跌死的弟兄身上可有异物?”
    夏侯惇:“不出丞相所料,弟兄们身上都有这东西,小侄不知此乃何物,带回来请丞相观看。”说罢,从身边取出竹签,送上虎案。
    曹操撩着胡须在烛光之下,仔细对这根竹签看了半天,也不懂是什么东西,便叫两旁文武都来观看,究竟是何物。文武走上来看了之后,面面相觑,也不懂得这是什么东西。徐庶也一起上来看。他一看就知道,哦,原来如此!但故意装得不懂,跟别人一样,只是摇头。你不讲,旁边有一个人倒也懂的。此人姓蒋名干,字子翼,与江东周瑜是九江的同窗,过去曾拜过水镜先生为师,学了几年道,自以为已经都学会了,便辞别水镜,投靠曹操。他天文也有点懂的,不过是大略而已。地理也晓得一点皮毛。兵书也读过几部,但是不熟。所谓“猪头肉,三不精”。他看了这枝竹签,便对曹操讲:“丞相,下官识得此物,名谓地弩。”
    曹操想,不错,长者为之箭,短者为之弩;装在地上发射的弩,便叫地弩。又问蒋干:“那末尔可知晓,此乃何人所创?”
    “下官不知道。”蒋子翼连连摇头。这就叫“猪头肉,三不精”。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若要盘驳,性命交托。其实,地弩乃是孙武所创,当初孙武子常常住在山洞里。晚上有豺狼虎豹来侵扰。他便发明了地弩。竹签上涂了毒药,开了沟,埋在地下,装上了踏板,野兽踩上了踏板,地弩便一齐射起。装一百枝,射一百枝。装一千枝,射一千枝。只要中一枝,便可见血封喉,不论射在哪里,当场毙命。夏侯惇的一千军队,碰上几千枝地弩,所以冲上去的一千左右人,全部死光。
    曹操再问其他文武:“可有谁知道地弩的来历?”人人摇头。他即命手下人退下。文武退过两旁。曹操命令夏侯惇:“你明天再带兵一千,与蒋干一起前往,到卧龙岗拿捉诸葛亮的家眷。”曹操想,子翼他毕竟是个文士,懂的东西多。可以请教请教他。
    到第二天清早,一文一武上马,点好一千兵向卧龙岗进发。到卧龙岗,上岗子,来到昨天的老地方,一看,昨天的死尸都在那里。夏侯停命令手下弟兄用挠钩把死尸钩钩开,辟出一条通道。然后,同蒋干带兵冲上庄场。对四下一望,人影全无。这时可以断定,外面这三间草屋就是诸葛亮的住宅了。但是望到远处,只见房屋重重叠叠。夏侯惇命令五百兵围住草屋,手执皮鞭、军棍,要是里面诸葛亮的家眷逃出来,左脚出来打左脚,右脚出来打右脚。他同蒋干下马,手中提了长枪,打开大门冲了进去。里面一个人都没有。这草屋门面虽然只有三间,但是有个后门,他们走出后门之后,便直奔前面的一个山坡,夏侯惇便与蒋干将五百军兵各分一半,向重重叠叠的房屋赶去。他们以为是孔明的家宅,其实是孔明老丈人黄承彦的住宅。
    说起黄承彦,向大家作一简单的介绍:他是东汉黄元霸的后代,精通阵图,家底富裕,住宅房屋有四十余间,在卧龙岗一带颇为闻名。现在夏侯停将黄承彦的房廊当作孔明住宅,带兵而来。话分两头,我先说夏侯惇,后说蒋干。夏侯停进了黄承彦住宅向东备弄而去,只觉得越走越暗,越走越黑,到后来伸手不见五指。走在前的小兵腿有点发软了,一点一点慢慢地摸进去。不料一脚踏空,人往前面一冲,左面墙脚边蹿出来一样东西;往他脚踝骨上“啊呜”一口,咬得这家伙疼得蹲下来,吹喇哇喇直叫:“夏侯将军不好了,有狗咬脚!”
    夏侯惇想,有狗为什么不叫;胡说八道!便叫小兵退回来。他自己领头。夏侯惇走到刚刚的老地方,也是一脚踏空,身体一冲,脚踝骨上“啊呜”一口。夏侯惇想,确实有狗。心里想,诸葛亮家里的狗都很刁,不叫只顾咬人,幸亏我穿的是战靴,否则肉都要被啃掉了。里面黑铁墨塔,一点都看不出来,夏侯惇下令退出去。到外面拿了火把重新进来,一看,只见左右墙脚边有着四、五只狗头,都是木头做的,原来踏板下都有钩子,只要一脚踩上去,钩子一松,几只木狗头一齐伸出来,上面四只钉子象钉耙一样耙你一下,因此在黑暗中当作狗咬。这是黄承彦装在那里防备盗贼的,并不是为了曹兵要来捉孔明的家眷而布置的。
    夏侯惇命令小兵把这块踏板撬起来,把钩子拿掉,这几只狗就算死掉了。然后再往里面跑进去,慢慢地倒又有光线了,越走越亮,到后来完全正常了。突然,走在前面的曹兵喊道:“不好走嘞!不好走嘞!”
    夏侯惇想,怎么会不好走呢?走到前面一看,只见劈面血红的两扇朱红漆大门关着。因为当时封建时代,只有皇宫才能用红漆大门,百姓家里是不准用的。所以,小兵不敢上前去随便开门,只说不好走了。夏侯惇想,难道诸葛亮的祖上做过什么样大官,封过什么公侯,因此有朱红漆的大门?不去管它!今天随你什么门都要打开的。一只眼不管三七二十一,端起手中长枪,往两扇门中间“当”一点。里面没有什么闩,只听得“嘎,得儿……”两扇门打开。夏侯惇对里一望,雪雪白,墨墨黑。雪雪白是一幅中堂,墨墨黑是中堂上的五个字。第一个字象斗口大,第二个字象碗口大,第三个字象酒盅大,第四个字象铜钱大,第五个字比瓜子还要小得多。为什么要这样?如果都一样大,你一眼看清,还来得及逃。所以,故意要让你觉得奇怪,先是一楞,再仔细看。等你看清,埋伏已经来了。上面三个字,一目了然,第一个便是春夏秋冬的夏字;第二个是公侯将相的侯字;第三个是诚恳惇厚的惇;第四个字要跨上一步了,一看是阳光普照的照字;最后一个字看不清楚。夏侯惇想。“夏侯惇照──”照什么东西?再跨上几步,凑到轴子面前一看,“照──炮”看清炮字,炮火已经来了。那末炮在哪里呢,就在中堂轴子下面,缩进一段。大家都被这雪雪白、墨墨黑,字迹大小的中堂吸引住了,没有注意到架在下面的炮。门不开,炮没啥,门一开,炮就响。因为两条火药线,是装在两扇朱红漆大门的门臼里的,门臼和门梗头上都包了铁皮,门的份量很重,你把门一开,门梗一旋,铁与铁一磨擦,爆出火星,药线就旺。药线在“飞……”烧过去时。夏侯惇正在全神贯注地研究“照”什么东西,没有察觉。现在看清“炮”字,才发现下面的火炮,自己的人就立在炮门口,不远的地方,而且马上要放了。怎么办?旋转身来跑?来不及,背上打中,仍旧要死。两面是墙,备弄很狭,没处跑,没处躲。幸亏夏侯惇从博望坡回来后总结了经验;对付大炮,叫直里逃十步,不及横里偏半步。横里也无处偏的话,干脆往地上扑。说时迟,当时快。独眼龙丢悼长枪,就往炮口前的地上一扑,嘴里还自言自语道:“入土为安。”刚刚扑下去,“咚”一地从他的头顶上打过去,二百五十个小兵打得一个都不剩!炮声响过之后,夏侯惇还不爬起来,他算老经验的,恐怕再连一炮。不料,这一下你过于小心,反而吃苦头了。这种炮是火炮,里面都是火药、铁片,一炮打出之后,里面还有些火屑,从炮口上滚下来,这家伙的头就在炮口下面,火屑刚好掉到他的头颈里。夏侯惇感到痛,连忙用手去撸,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得“飞……”连火烧博望、新野时所保留下来这六、七根胡须也烧光了。一只眼跳起身来,拖了长枪往外就跑,从二百五十个小兵身上爬出备弄。这里二百五十个小兵全部死光。蒋干的二百五十个小兵也同时报销。
    当时蒋干带了二百五十个小兵进西备弄,同样越走越黑,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前面的小兵一脚踏空,人往前一冲,右边墙上伸出一只手,往他脸上“啪”一记耳光。这家伙还以为是后面的弟兄同他开玩笑,讨便宜呢。“混账!哪个王八蛋打嘴巴?”后面的曹兵都莫名其妙,问:“谁打你的嘴巴?”前面的家伙再一想,确实这记耳光不象人的手打的,有点发硬、发木的。这家伙吃耳光也吃出经验来了。所以,回头喊一声:“蒋老,有人打嘴巴!”
    蒋干想,你们这批兵油子,跟了我文人,就肆无忌惮,油腔滑调,在寻开心,打耳光。还是我自己来领头吧,于是叫小兵退回来,他跑在第一个。走到老地方,同样一个踏空,人一冲,“啪”一记耳光。“啊呀……”蒋千也觉着不象人打的,立即下令退出去。到外面拿了火把重新进来,一照,两面墙上伸出了六、七只木头手,问题就在这块踏板上。使命手下把这踏板撬起来一看有一根羊肠拉在里面,马上把这些羊肠割断,木手就此不会动了。再往里走进去,越走越亮,后来豁然开朗,一个大花园,园中堆满了假山。曹兵一看在假山对面,有一排房子,里面传出来“咿呀”“噼啪”的机杼之声。“蒋老,你听,看来诸葛亮的老婆还在那里织布呢!”蒋干一看,无路可通,要去捉孔明的老婆,必定要从假山中穿过去。便命令道:“你们迅速穿过假山,前去捉拿诸葛亮的家眷。”
    小兵:“是。走走!”
    假山洞很多,有的前左,有的朝右,二百五十个小兵全部分散,三五成群地钻了进去。最后,剩蒋干一人。他要想跨进假山洞,突然脚步收住,觉得这假山异乎寻常。但是,又说不出特殊在什么地方,顿时生疑,为了谨慎起见,还是不进去的好。因此,他就在这儿等。二百五十个小兵进了假山之后,顺着里面的路径,忽上忽下,忽左忽右,一是为了捉诸葛亮的老婆;二是顺便在假山里游玩一圈。可是,奇怪得很,刚才分散进来的,走来走去,哪里要想走得出!“咦!你也来啦!”“你也来啦?”……蒋干在外面听得他们的声音都还在假山之中。心想,这批家伙在那儿游玩了。因此,提高嗓门喊道:“兄弟们,可曾看见诸葛亮的家眷?”
    小兵:“还没有呢,咱们正在找。──走吧,走吧!蒋老在叫我们了。”说罢,大家都顺着假山的山路,往那间房子的方向走去。
    兜了半天,抬头一看,“咦?!怎么又碰头了?”“你也来了?”“你也来啦?”二百五十人又聚到了一起来了。“奇怪!怎么搞的?再走再走!”兜了一圈,又全部集中到了一起……突然一个小兵叫起来了:“不好了,咱们走不出去了!”其他一些家伙还不懂!怎么会走不出去呢?那个小兵便讲:“我方才在这地方小便的。现在地上还没有干,说明方才走过的地方,就是现在的地方。所以说,走不出去了。”有的人还不相信:“你尝尝看,是不是你的小便。”“你还开什么玩笑。我是特地做的记号。”一个队长从腰里抽出钢刀,说:“大家别吵,我再来做个记号,看看到底什么样。”说罢,把刀往亭子中间的石台上一放。“走!”大家再分散走,兜了圈。“啊,还是老地方!喏,刀还在这儿!”这下大家都发急了:“不好喽,走不出去喽!”
    蒋干等了半天,怎么声音还在假山里?便说道:“兄弟们,可曾拿到诸葛亮的家眷?”
    小兵:“蒋老,诸葛亮的家眷连影子都没有看见。我们是走来走去走不出去呀!”
    蒋干听了不懂,怎么会走不出来呢?到底是什么原因?蒋干还没有弄清楚。里面一个聪明的小兵倒发现生路了。说:“别着急,你们看,假山石的周围有小洞,头可以钻出去,但是肩膀卡住。而且这假山石都没有用明矾浆凝牢;就这样迭迭起来的,只要扳掉一块石头,就可以钻出去了。”大家一听,“对对对!”一个曹兵身上解下一根带子穿在石头洞里,拦住两个带子的头。“让开来!让开来!”大家往后退了一退。然后二、三个曹兵拉住带子头,用力一扳。“乒乓!”一块石头扳了下来。以为上面可能还会掉下来几块。不料,这里的还没坍,后面“哗!”的先坍了。
    其实,这不是假山,而是诸葛亮的老丈人在家里摆的乱石阵,又名八阵图。总共用了三千六百五十块大大小小的石头堆成。不知道它奥妙的人,走了进去就跑不出来,拔掉一块就要全部坍光。孔明后来在西川口摆的乱石阵,就是向黄承彦学来的。现在,这个乱石阵全部坍掉。“哗……哗啷当!”声如巨雷,把二百五十曹兵全部压为肉酱。蒋干吓得倒退十多步:“鲇哟!……”额上顿时冒出汗珠,口吃连连:“这……我道是个假山,原来是座乱石阵!”
    人死光了,他再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连忙抽出腰中宝剑壮壮自己的胆,转身往外就逃。逃出西备弄。看见夏侯惇拖了长枪也从东备弄中窜出来。
    蒋干见到夏侯惇,要紧叫住他:“夏侯将军慢走!”
    夏侯惇看见蒋干:“啊!蒋先生你可曾听得‘哗嘟当’的巨雷声音?”
    蒋干:“将军你听得的不是巨雷。”
    夏侯惇:“那是什么声音?”
    蒋干告诉他遇到一座乱石阵,因此,弟兄二百五十人压得干干净净。
    夏侯惇:“唉!你遇到乱石阵;我也遇到一门火炮,‘轰隆嗵!’一下子就把我那二百五十小兵打得血肉横飞,满地尸首,几乎全军覆没。”
    蒋干想,好极哉!大家都差不多。现在夏侯惇在前,蒋干在后,两人往外逃。夏侯惇被一炮吓昏了,逃到大门口时,忘记了打一声招呼。门外有小兵手执着皮鞭、军棍等在那里,正记牢夏侯惇的命令:“看见里面有人逃出来的话,左脚出来打左脚,右脚出来打右脚。”现在,听见“蹬蹬蹬”的脚步声,“喔哟,来了!”──看见门里跨出一只脚来,一个小兵的动作最快,立即挥起军根往他脚踝骨上“啪”一记。“哇呀!”夏侯惇痛得枪都脱手,脚缩了起来,“啧……”小兵仔细一看是夏侯惇,连忙丢掉棍子,“小的该死,该死!”后面蒋干一看,哈哈!想,夏侯惇啊!怎么逃得连自己的命令都忘记掉了?你真是作法自毙,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蒋干幸灾乐祸.文人有个习惯,一高兴就要擦鼻子。蒋干得意忘形,手里的宝剑也忘记了,“啊,哈哈──啊呀!”真正一擦的话,鼻子都要割下来的。现在,略微碰了一下,已经血流满嘴了,而且这个地方包都很难包的。那时又没有橡皮膏,只好连鼻子、后脑一起横扎一条.夏侯惇胡子烧掉,蒋干鼻子上贴了封条。二搜卧龙岗就这样结束。两人带了五百左右小兵赶回曹营,天已傍晚。两人上帐见曹操,从头至尾把情况汇报了一下。
    曹操此时才明白,上了徐庶的当了,肯定是他到樊城去时与诸葛亮商量好的。但是曹操英雄性,对徐庶着看,我偏偏明天还要叫夏侯惇到卧龙岗去一趟!徐庶懂他的意思。心里想,再好也没有,我知道你一定要憋气的。你想一憋气,我正好达到目的。整整拖住你三天。曹操问夏侯惇:“明天你再到卧龙岗去一趟怎么样?”夏侯惇摇摇头,说:“不去了。”曹操说:“你不要怕!这次我不是叫你去捉诸葛亮的老婆了。你给我去放把火,把诸葛亮的老窠烧光它,我也要出口气。”夏侯惇想,这倒不错,诸葛亮连续烧了我三次,我也要烧他一次。于是便接下令来。
    翌日,夏侯惇竟然带兵三千,再往卧龙岗。到了那里之后,首先传令把第一天“跌死”的一千兵掘土埋葬,然后吩咐把庄子团团包围,放火焚烧。夏侯惇一看火起,便提了枪到旁边一只庙里去休息了,跨进庙门,迎面看见一块石碑立在那里。一只眼要想走过去看看碑上刻的什么字,刚刚跨上一步,脚下的那块方砖向下一沉,石碑迎面倒下来。夏侯惇退得快,总算没有打着。这块碑倒下,后面又有一块石碑竖了起来。上面有字,都象碗口大小。夏侯惇一看,清清楚楚四个字:“你又来了!”一只眼吓得转身就逃。逃出庙门一看,孔明的三间茅草屋烧得最旺。总算这口气出了,便带了三千兵回去。曹兵一走,附近乡邻马上来把火救熄。但是,已经烧得差不多了。一直到将来,刘备平定两川,晋位汉中王之后,才命人前来重建卧龙岗,草屋改成瓦房。刘备称帝后,又命人修建了一次。到刘阿斗即位后,也来重建了一次。夏侯惇回到大营,见曹操缴令。丞相收过令箭,叫夏侯惇退下,随即就将这支令箭执在手,叫一声:“于、毛两将听令!”
    于禁、毛玠:“末将在。”
    曹操:“老夫付你将令一支,带兵十万,连夜在樊河之上架设一十二座行军大桥,老夫来朝兵进樊城。”
    于禁、毛玠接令,对徐庶看看。我们又要去造桥了,你要不要再阻挡?徐庶想,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再出问题,是孔明的责任了。料想他们总已经远走高飞。
    一宵已过,直抵来朝。曹操起营拔寨,自己在头队上,红罗伞盖之下,相貂紫袍,手执令旗,文左武右,保护着曹操直往樊城,后面二队、三队紧紧跟随。一队队,一彪彪,浩浩荡荡,炮声隆隆,号角声声。
    自从徐庶走后,诸葛亮传令全城百姓随着大军撤退,直抵襄江,正欲渡江。
    刘备的探子得到消息,立即穿过樊城,到襄江边来禀报皇叔。原来三天时间还不够,到现在还有几万百姓在襄江南岸,未曾渡过江去。探子到江边丢鞭下马,只见江面上船只无数,穿梭往来。江河之中,停好一只大号官船。船上是刘备、诸葛亮、两位夫人和刘阿斗等。为啥这只船停在江中不动?为了安定百姓的情绪。百姓们见皇叔、诸葛先生未走,就能安心渡江,以免争先恐后,不至于慌乱。
    现在,探子跳下小船,划到大船边,爬上大船,往舱里进来。中舱内刘备、孔明坐在那里,文武站立两旁。探于到他们面前:“报禀军师!”
    诸葛亮:“何事报来!”
    探子:“小卒打听到:曹操的大队人马,现已从新野杀向樊城而来,请军师定夺!”
    诸葛亮:“退下。”
    探子退出。刘备和文武都很急,皇叔对孔明看看,怎么办?诸葛亮想,徐庶能够拖住曹操三天,已是帮了最大的忙了。你皇叔一定要带四十万百姓一起走,以致于到现在还有几万人没有过江。你这算是为他们好吗?恰恰是害了他们,也害了自己!现在叫我有什么办法呢?因此,诸葛亮首先传令,叫百姓们尽快过江,东西不要拿了。一切箱笼物件江边丢喊几万百姓陆续下船。但是,几万百姓过江,再快也要半天左右。那时,曹操的大队恐怕已经要杀到了。怎么办?孔明正在动脑筋如何阻挡曹操,只见张飞从旁闪出来──
    张飞:“军师,曹操到来,待俺老张前去抵挡一阵。”
    孔明看见学生出来,争当重任。灵机一动,计上心来。不过,军师对张飞看看,想你跟我学了四个多月了.不知进步如何。我倒要问问你,究竟用什么办法抵挡曹兵。因此说道:“将军有何良策,能够抵挡百万曹兵?”
    张飞:“军师、大哥,你们放心便了!待老张冲出樊城,杀他们一个落花流水,保护你们安然渡江。”
    孔明想,你这样去蛮干是不行的。一个人怎么能对付那么多的曹兵!只有用计。你拜我为师,不就是为了学习用计么?你究竟能不能学出山,我今天倒要考你一考。便说:“将军,如今敌众我寡,兵力悬殊,拼死一战,难以取胜。只要能够挡住曹兵半日,我等便能安然脱离,如何阻挡,将军唯有用计方是耶。”
    张飞:“用计啊?!”
    诸葛亮:“正是。”
    张飞:“那末,请问老师用什么计?”
    孔明想,你老是伸手向我要计,那永远也不会有长进的。再说:你家老兄兵微将寡,象你这样的大将,将来都是要独当一面的,如果离开了我就寸步难行,那怎么行呢!今天,我就要把千斤担压在你的肩上,逼你一逼,让你自己去动脑筋。因此,孔明对他笑笑说:“将军还要本军师指点什么计谋?亮早知将军今非昔比,粗中有细。将军满腹妙计,善能用计,三十六计,计中生计,不可胜计。”
    张飞被他一连串的“计”,弄得糊里糊涂。
    张飞:“老张遵命!”
    阿戆也不想想,自己到底有没有计,有什么计。他想老师说我腹中有计,那肯定有计的,用不着多想的。
    孔明拿一条令箭在手:“翼德将军听令!”
    张飞:“老张在!”
    造葛亮:“将令一支,带兵一百,出樊城抵挡曹兵百万。”
    张飞:“得令!”张飞接令就走,不加思索。
    刘备倒为他担心:“三弟需要当心了!”
    张飞:“大哥请放心,兄弟前去用计。”
    张飞走后,刘备就问孔明:“军师,我家三弟真有妙计么?”孔明说:“他有没有计,我也不知道。不过主公请放心,凭三将军的威望、气势,他挡在城前的话,曹操的队伍至少要停一停,看一看虚实,等他看清之后,再下令进兵,这里的百姓已经可以全部过江了。因为六十五万曹兵停一停,动一动,就要半夭时间。这就是人多也是不利的方面。三将军只带一百兵,行动便当,灵活,不会有什么大的危险。”刘备这才放心。张飞下小船,到江边,离舟登岸,点兵一百,上马提矛。一百军兵觉得奇怪,现在要渡江,张飞把我们带到哪里去?
    小兵:“三将军,上哪儿去?”
    张飞:“你们跟随老张,出得樊城,抵挡曹兵百万。”
    小兵们听得都发呆了,一百人怎么能抵挡一百万?说道:“三将军,不行的!怎么抵挡得了?给他们踩死都不够啊!”
    张飞:“尔等放心,老张有计!”
    小兵们听说有计,大家以为是诸葛亮告诉他的,马上定心:“好,走走!”跟张飞进城,樊城城内人影全无,直到衙门口。张飞看见衙门,心里倒想起来了,老师说我一肚皮的计,我究竟有什么计?倒不如让我进衙门去坐定下来好好地想想,好得曹兵还在往樊河方向来,时间还容许。三将军便撂矛下马,吩咐五十个小兵留在外面,自己带着五十个进去。走上大堂,堂上空空如也。张飞想,老师坐堂何等的威风。今天,学生也要来坐它一坐。吩咐五十小兵击鼓撞钟,”老张升堂!”小兵想,“家无主,扫帚顶倒竖。”哈哈!张飞也要升堂哉。小兵按他所讲的,顿时间钟鼓齐鸣,五十小兵分在左右,两旁站立。
    小兵:“三将军升堂罗!嚯……嚯……”张飞中间坐定,仔细动脑筋,想了半天,没有计。怎么搞的,老师说我有计,怎么会想不出的呢?阿戆有点火了,手往肚皮上一拍,自说自话道,“嗨!老张奉军师将令,带兵一百,出樊城抵挡曹兵百万,到底有何妙计?快些与我跑了出来!”
    五十小兵听见了一吓,怎么,军师没有教你计策?啊呀,上当了!曹兵马上杀到,你现在还没有计策,这怎么办呢。你这样又叫又敲,有屁用啊!张飞叫了几声仍旧没有计,倒真的有点急了,说道:“这……这倒难了!”
    外面探兵本来想穿过樊城到江边去的,路过衙门口。见有五十个小兵,觉得奇怪。一问,才知道张飞奉命抵挡百万曹兵,现在升堂,所以就不去江边,飞奔衙门而来:“报──”
    张飞看见探子,他心想,老师见探子来,向来十分镇静。我现在再急,也要暂时丢掉,等他报过之后再动脑筋。
    探子:“报禀三将军。”
    张飞:“何事报来?”
    探子:“小卒打听到;曹兵准备渡河,将近樊城。请三将军定夺。”
    张飞:“退下。”
    探子:“是。”
    张飞:“啊呀!曹兵来了,妙计没有,这便如何是好?”
    此刻,三将军心里想,老师啊!你不该给我上这么一个当。你说我有那么多的计,我现在一点都没有嘛!事到如今,我若不把曹兵挡住,大哥、嫂嫂、侄儿、众文武……全部都有危险!刘、关、张仍旧完在曹操手里。这倒有点不服气哉!哪怕要死,也让我张飞先死。否则,怎么对得起大哥!想到这里,张飞呆顿顿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其实,三将军此时的大脑神经极度兴奋,思维活动特别活跃,所谓急中生智。张飞想,老师同我讲过,用计不能千遍一律、生搬硬套,对什么样的人,要用什么样的计。如果敌将是高傲自大的,就用骄兵之计。对方喜欢女色的,就用美人之计;……那末,曹操是什么呢?……喔哟!突如其来:“计来哉!”
    小兵被他一吓:“三将军,什么计来了?”
    张飞:“妙计来了!”
    小兵想,军师用了那么多计,从来没有声张的。你第一次用计,就叫得那么响,人都要被你吓死。要紧问张飞:“请问三将军,想到了什么妙计?”
    张飞:“尔等听了,立即与我去寻找一十六段树干,全部要斗口般大小,架在南门城墙的炮架子上,套上炮衣。再去百姓人家搬些稻草,多多益善,堆在南门城门之内,将他点燃,然而只可冒烟,不可起火。你们只要将此稻草一半干一半湿。”
    小兵想,你老师专用火攻,三将军怎用烟攻?”请问三将军,你究竟用的什么计?”
    张飞想,曹操生平多疑,我就来疑他一疑,回答道:“老张用的疑兵之计,吓退曹操这老贼,快去准备!”
    小兵只得答应,片刻之间,一切齐办。在南门城墙之上架好十六段树干,都套上了炮衣;城门洞中堆了大量烂稻草,火点旺。但是,只让它冒出烟,然后回到衙门禀报张飞:“报三将军,一切齐备了。”
    张飞坐在堂上听得敌人的炮声越来越响,便站起身来出衙门,上马提矛,带了一百小兵到南门。吩咐一百小兵在浓烟之中兜圈子,然后命令放下吊桥。三将军马匹扫上吊桥,在桥梁面上横矛勒马,对前方一望,远远看见对面旗幡刀枪如林,正是曹操的大队在过来了。张飞想,你来吧!你一百万,我一百个,照样要与你见个高低!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