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张翼德樊城用计 魏文长襄阳造反-卷三 孔明初用兵-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三 孔明初用兵
第十四回 张翼德樊城用计 魏文长襄阳造反
    第十四回 张翼德樊城用计 魏文长襄阳造反
    曹操大队向樊城进发,派出两个探子在前面打探。张飞在桥面上看见探子,心想,此时没有工夫杀小兵,让我来叫一声,吓退他们算了。便说道:“呔!来者贼兵,老张在此!”
    两个探子本则低着头在赶路,听到声音,抬头一看,只见张飞立马桥头,怒目横眉。两个家伙吓得别转身来就逃。因为晓得张飞杀起小兵来干净利落。所以直往来的方向奔回去。曹操带领了头队已经渡过樊河,向樊城而来。
    探子到丞相马前:“报禀丞相!”
    曹操:“何事报来?”
    探子:“前面樊城南门外吊桥之上,黑厮张飞横矛勒马拦阻去路,请丞相定夺!”
    旁边徐庶一听,啊呀!孔明兄还没有走掉,否则叫张飞留在这里做啥?现在元直想,诸葛亮叫张飞如何挡住曹操,让我跟到前面,一看就能明白。曹操听说张飞横矛勒马立在桥面上,感到奇怪:“我六十五万军队杀到,他一个人在桥上做啥呢?难道诸葛亮又有什么花头?让我亲自上前去看他一看。好得张飞是个匹夫,我一看就能明白的。不料,这匹夫比你还要聪明!这条计连诸葛亮都想不出的,只有他敢用。曹操传令,随老夫大队前进。来到樊城南门外,丞相下令停队。马队扣马,步兵止步,刀枪旗幡落下来。
    曹操带了文官武将,点马上前,靠近吊桥脚下。实际上还有一段距离,真正到了桥堍的话,张飞一矛搠过来了。现在,彼此讲话听得见,动手还够勿着。曹操对张飞看看,如果是你二哥关云长的话,虽是敌人,但互相客气,懂礼节的,我打个拱,他总是还个礼;我叫他“君侯”,他回一声“丞相”。现在碰到你张飞,是对你客气好,还是不客气好?讲骂的话,我骂你不过,我最多骂你一声匹夫,可是,你却曹贼、国贼、奸贼、老贼……骂起来一连串的。再一想,还是同你客气些吧,你若然要骂,那随便你的了。因此曹操在马上身子一侧,对桥面上的张飞把手一拱:“桥梁之上我道是谁,原来是翼德三将军。老夫有礼了!嘻……”
    张飞一看,曹操倒挺客气。我要不要骂山门?称我心上最好大骂他一顿。但是,今天是用计,主要是与他磨时间,让大哥和老师等人,安然过江。因此,张飞把长矛往鸟翅环上一架。心想,你叫我三将军,我叫你什么?称你“丞相”?你这个“丞相”我不承认;叫你曹操吧,好象跟你这一声“三将军”不大相称。喔!想起来了,曹操的小名叫阿瞒。他过去又同我们刘、关、张同过事,叫他一声小名,也算是老朋友的意思。但是,好象觉得还不够客气。我对人家的尊称,是在前面冠以一个“老”字的。我自己称“老张”,子龙称他“老赵”,那末,就称他一声“老瞒”吧!只有张飞想得出来。说道:“嗨!前面马上是老瞒哪……”
    喔唷!曹操想,我倒从未听到过有谁人叫我这个名字。怎么被你想得出来的!边上的文武中,资格老些的,都知道曹操叫阿瞒。年轻些的都不知道。所以,在那里交头接耳:“哎,张飞在称我家丞相什么?”
    《三国》中有三个“阿”是最为有名:曹操曹阿瞒;刘禅刘阿斗;后三国中江东有个大将叫文鸯,小名叫阿鸯。其他什么阿大、呵二、阿猫、阿狗,我就不知道了。
    张飞还在那里客气呢:“老张还礼了!”
    曹操:“将军少礼!嘻……”
    曹操对文武看看。张飞今日居然会给我还一个礼,真不容易。便假惺惺地说道:“请问将军,在此吊桥之上作甚哪?”
    张飞想,你问我在这里做啥?那末,我就问你,到这里来干啥:“哎嗨,老瞒!尔带领人马到此何事耶?”
    曹操:“若问老夫末,呃呃……”
    曹操想,这阿戆倒一点不戆。啥人说他戆,他自己先戆。你看,他在反问我来做啥。这反问得多少厉害!你既然问,那末,就讲点你听听:“将军听了,令兄命诸葛亮火烧皇师二十万,龙心大怒,命老夫带兵前来拿捉令兄,金殿议罪。只因老夫与令见以往十分莫逆,在万岁驾前屡次讨情,无奈圣上不允。因此,老夫只得奉旨前来。请问将军在此何事?”
    张飞想,你全部在热昏!烧掉你的贼兵,你说是皇师。你把皇帝掮出来,谁来信你!皇帝叫我大哥杀你这老贼,这才是真的。你在我面前瞎说,我也跟你瞎说,你推在皇帝身上,我就推在老师身上。所以,张飞回答:“哎,老瞒听了,老张奉军师将令镇守在此,要把尔的人马杀个片甲不归。只因老张和老瞒是何等的要好,屡次在先生面前讨情。无奈军师不允,因此,老张只得奉令前来。”
    曹操:“喔唷,匹夫!”曹操想,你倒学得快的嘛!他一气之下,漏出一声匹夫。
    张飞想,你骂人?那好,我已经忍耐了半天,早已忍耐不住了!现在你已经骂人了,那跟你大家对骂好了:“呀……呸!我老张把你这老贼、奸贼、国贼、汉贼……”
    曹操:“匹夫!”
    众文武对曹操讲:“你们要骂山门的话,我们要去休息了。等你们骂畅了我们再来。”张飞想,这样骂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早点把他吓跑了拉倒。便大声说道:“老贼听了,实不相瞒,老张奉军师将令,在此埋伏地雷八颗,架起一十六门大炮,要把你老贼的人马打一个全军覆没。老张早已在此等候你长久了!你与我来,来,来,来哪!”说罢,单手执矛对城头上一指。意思是,你看得出否,这是十六段树干。看得出,我佩服你。看不出,你上我当!曹操撩须对城头上一看,只见十六门大炮架好在那里,打下来的话,我在前排,肯定先完蛋。而且还有八个地雷,大概就埋伏在这城河边。爆炸起来;我与这班文武全部死光,剩下些小兵,四散而逃,倒是可算得全军覆没。再对城里一看,浓烟密布,隐隐约约的人马在川流不息,看来军队不少!哪知道,一共只有一百个人在兜圈子。
    曹操想张飞的说话,到底是真是假?让我问一问文武:“列公,尔等看来可有埋伏?”
    众文武想,孔明的事情我们吃不准的。加上你曹操的脾气,如果我们说有埋伏。你马上退兵;结果倒没有,你要怪罪于我们;我们说没有埋伏,你冲了进去,万一有火攻,我们更加吃罪不起。所以,大家不肯担责任。回答说:“丞相,某等无能,请丞相自己观看。”
    曹操想,我就是因为看不准才问你们的。你们这些家伙都是些黄牛肩胛。
    张飞看见曹操在和众文武商议,他有点心虚了:万一计策被他着破,就完完大结。其实,你既然用了疑兵之计,自己就不能心虚。如果你这条是非常周密、巧妙的,那你只管让对方去观察、分析,不怕他不上当;假使你计是有破绽的话,那末,越虚越要露底。张飞毕竟初次用计,缺乏经验,而且性子太急,恨不得曹操听了他的说话马上就退兵。稍微迟疑、考虑一下,他就等不及了。心想,不能让他多看、多想。要立即赶他滚蛋,便骂道:“老贼,你又不进!”
    曹操一听,心想,我就是不进,你怎么样?
    张飞:“你又不退……”
    曹操想,我偏偏不退,你又如何?
    张飞:“你是何道理?”
    曹操想,我要看看清楚,可以吧?
    张飞:“来来来,谁到老张的家伙之上交战三百回合?”
    曹操想,别说三百,三千也有人跟你打的。你本事大,我的将多。一个不行,有十个、二十个……现在我考虑的不是对付你张飞的问题,而是要研究诸葛亮是不是有火攻。曹操看了半天,觉得好象是疑兵之计。但是,诸葛亮的计策怎么会这样蹩脚呢?不可能。兵法云:虚则实之,实则虚之。会不会是孔明布置了火攻埋伏之后,怕我不上他的当,于是再故意装得疑兵计的样子,诱我进城?这倒亦未可知。究竟如何?难下结论。
    曹操最后一想,有了!究竟有没有埋伏,让我试他一试!我命令队伍佯攻一下,如果他真有埋伏,张飞跟上必然要得意洋洋,认为我中计了。我看到这种神色,立即命令停止冲锋。假如他是虚张声势,我六十五万人马冲上去,他一定会露出惊慌之色,那我就把佯攻变成真攻,指挥军队长驱直入。曹操考虑定当,便一声令下:“来,传老夫将令,大队前冲!”
    曹操对两旁文武看看,示意这是假的。众文武想,跟了你那么多年,这一点还会不懂?你的令旗拿在手中没有动,只是袍袖一抖。这就是假的冲!真的冲锋的话,你的令旗要向前挥动的,不但众文武懂,这一点,下面的小兵也明白,这是假冲锋!虽然是假的,然而声势要象真的一样,刀枪旗幡全部举起,如森林一般,一望无际,马队将马一拎,马打羊桩,嘶声起伏,步兵准备起跑,全军一声呐喊:“杀──”声如山呼海啸相仿,
    徐庶见到此景,为张飞着急!他想,阿戆,这是假的,你能不能沉得住气?不要被曹操试出来!张飞毕竟不能与孔明相比,以为自己的计策已经被曹操识破了。心想,罢了!你往桥面上冲,我就往桥堍下冲,跟你冲锋相对。我冲下来见一个杀一个,杀一个捞回本钱;杀两个,对本对利;杀三个,一本两利。搠杀一万个,一本万利!但是,我首先要对准你相貂紫袍的搠,戳掉你曹操,天下太平。张飞回头对城里高喊一声:“来,与俺起埋伏!”
    城内小兵想,有屁的埋伏!但是,晓得此时三将军弄僵了,我们应该一起帮帮他的忙。就把那些烂稻草抖抖松,本来烟雾漫漫,现在一抖,“轰!”全部烧旺。这时张飞长矛一荡,将马一拎,也来个假动作,并没有真正冲下去,提高喉咙对桥堍下面大喝一声:“呔!曹贼哪里走,老张来也!”
    这时,曹操正在察颜观色,只见张飞回头一声吩咐,城门里面火光一亮,曹操吓了一跳!不知是什么名堂,同时看见张飞准备冲下桥来,曹操有点吃慌了。心想,我现在站在最前排,他冲下桥来,肯定第一个就要搠掉我。曹操刚想后退几步,缩到大将中间去,哪里知道后面一个人,比你还要紧张,谁呢?就是与曹操撑红罗伞盖的小兵。此人的官阶不高,薪俸倒不小,而且曹操出外时,他打打伞,平时一点事情都没有,非常惬意。所以,人家称他“站着的曹丞相”。这家伙看见张飞这副样子,心想;他一冲下来,大家只保护丞相,没有人来保护我的,而且张飞是杀小兵的祖宗,我的性命危险!那末,我还是自己保护自己,赶快逃吧。所以,他把红罗伞盖一丢,转身就逃。这家伙拆烂污,这红罗伞盖被他从后面向前一丢,等到落下来时,伞的竹竿朝上,伞盖朝底,往曹操的马前罩下来,不偏不倚正好套在他的马头上。曹操见面前血喷大红的一样东西落下来,以为是城墙上发下来的埋伏,加上战马惊起一个羊桩,差一点把他翻下马来。曹操一吓,他脱口叫了一声:“喔唷,有埋伏!”
    大家本来都在紧张,你不但“喔唷”,还叫一声“有埋伏”,文武个个惊慌,以为诸葛亮的火攻来了,全部掉转马头往后退。边上有人迅速替曹操把马头圈转。大将手中的武器钻头在他的马屁股上轻轻一拍,战马便往前蹿去。曹操抱牢了自己的头,拚命地逃。
    前面一声“埋伏”,便影响到了后面,后面的人都是耳朵当眼睛的。要紧喊:“埋伏来了,逃啊!”立即后队作前队,前队变后队,卷旗息鼓,大队倒退。徐庶跟在曹操的后面,知道城中毫无埋伏。但是,帮帮三将军的忙,所以连连喊道“啊呀,丞相!张飞来了!”
    “喔唷!”曹操亡魂丧胆,把手中的令旗当作马鞭,在马屁股上排命抽打。这时的张飞觉得奇怪,“嗨嗨!”我正在心虚吃慌,怎么你们比我还要慌?三将军趁势在吊桥上高喊:“老贼慢走,老张来也!”
    曹操不敢回头观看,俯在马上抱头鼠窜。六十五万大军望风震栗,溃不成军,旗幡络乱,尘沙荡扬。城里一百小兵听见这种声音,圈子不兜了,集合起来,到吊桥堍见三将军:“恭喜三将军,贺喜三将军,曹操被你吓退了!”
    张飞想,曹操走,我也要跑了。命令弟兄把城门口的火浇灭后,带了一百兵穿樊城而去。到襄江边一看,只见岸边箱笼物件遍地,江面上船只飘满,但人影全无。心想,大哥他们已经去远了。
    张飞下马,带弟兄们下船,渡过襄江,到对岸高舟登陆,上马捧矛。回头一看,江面上船只无数。心想,曹操发觉中计之后,马上要重新追上来的。这些船留在这里,正好给他们的军队利用。如果曹兵追过襄江,大哥他们仍旧危险。因此,下令将大小船只与我全部拖上岸来,聚在一起,放火焚烧。然后,三将军带着一百小兵追赶大队,半路上追着刘备等人:“大哥,小弟来了。”
    刘备正在挂念兄弟,见到张飞来了,非常高兴:“三弟,你竟回来了!”
    张飞:“是,兄弟回来了。”
    张飞又到四轮车边上来见孔明:“老师,老张回来了。”
    诸葛亮:“曹兵怎样?”
    张飞:“被老张吓退了!”
    诸葛亮:“如何吓退曹兵?”
    张飞:“老张用计。”
    诸葛亮:“用的什么妙计?”
    张飞从头至尾讲了一遍。孔明听完笑笑。心想,你跟了我一百天,就能用这么一条计,不错!非但懂得针对曹操生平多疑的毛病,用这疑兵之计,而且能把我从前所布置的东西,利用起来,前后呼应──诸如:八个地雷、十六门火炮,使曹操更加相信。说明你平常就有心在注意我的言行。我告诉你,用计心要细,胆要大,这两点你基本上都做到了。尽管你这条计还不够完美,但是放在你张飞身上,曹操的确要上当的。总的来讲,应当肯定和鼓励的。因此,孔明连连点头:“我说将军满腹计谋,果然如此!”
    不料张飞是三个铜钿白糖──一蘸(赞)就光!阿戆想,我这计连老师都说好,那是天下第一条妙计了。便说:“军师,曹操是永远不会来了!”
    旁边皇叔一听,想你老师的计谋这样的好,也从来不敢讲曹操永远不会再来。莫非你这条计能使曹操想想怕,坐坐怕,立立怕,吓得他永远不敢再来吗?!说道:“三弟,怎说曹操永远不会来?”
    张飞:“襄江面上的舟船都被老张烧光,曹操不能渡江,故而是永远不会来了。”
    孔明一听,啊呀!你怎么能把船烧掉呢?便说:“将军,你将舟船烧尽,曹操立即就来!”
    张飞:“军师,此话怎讲?”
    孔明说:“曹操生平多疑。你若将船只全部拴在对岸,给他穿好跳板,请他来。他倒不敢来了,只怕中计。现在你这么一烧,全部露底,等于告诉曹操我们没有埋伏。本来你挺好的一条妙计,现在美中不足了。”
    张飞:“这……”
    张飞想,我好心、仔细,反而成了画蛇添足,而弄出漏洞来了!现在烧也烧掉了,无法挽回。便说:“那末,我等快走!倘若曹兵追来,老张再去阻挡。”
    刘备想,哪有这么容易!曹操毕竟不是个笨蛋。今天,诸葛亮给张飞指出了这个漏洞,阿戆并没有记取教训,下来兵败长坂坡,张飞在长坂桥面上,吓退曹兵百万之后,又把桥梁拆掉,重蹈覆辙。
    此地孔明、刘备带了百姓军队望前逃,我再说曹操,六十五万人马,狼狈逃窜,最后被张辽叫住。文远对曹操讲,张飞没有追来,我们这么多人。怕他什么?曹操说,樊城之中有火攻啊?张辽说,有火攻,我们可以不上当的。是否停了队伍先派人去探个明白,再作道理。于是,丞相传令停队,但是天已晚了。曹操回头向北一望,只见樊城方向火光冲天,便对文武讲,你们看,樊城果然有火。其实是张飞烧旺船只。到第二天,曹操命令张辽带兵三千,到樊城去探听虚实。
    张辽领兵到樊城一看,吊桥仍旧平铺着,城门大开,城头上十六门炮还架在那里。张辽想,怎么人都走了,炮还架在那里?命手下上城墙去察看。小兵到城头上,除去炮衣一望,全是树干。下来回复张辽,乃是十六门假炮。张辽带兵穿过樊城,到襄江边,见对岸全是烧毁的船只。文远回来,回禀丞相,如此这般,一无埋伏。说明昨天的火光是他们在烧船。
    曹操听完,又气又好笑,我竟会上张飞的当,死了鬼都没有做的。那末,你也吸取点教训啊,这次上了当,下次可不要再上当了!下次照样上当。张飞的计虽然蹩脚,但是针对曹操刚刚正好──曹操一面命令手下,到四面去捉船;一面写封信,命人送到襄阳。叫蔡瑁、张允派船来襄江接应。
    数天之后,襄阳大批船到。但曹操倒并不急于渡江。他想,刘备烧去新野,抛弃樊城,已经一样都没有了,窠没有不说,现在他连树也没有了。已经无处栖身落脚。但是,我初到南方,必须要收买民心。你刘备把新野烧光,我把它重建起来,让天下人来评论,究竟是你刘备爱民,还是我曹操仁义。反正我有六十五万军队,哪怕凭空造一座城池出来也不难!何况新野毕竟没有全部烧光,修建起来更加方便。一面命军队动工兴建,一面四下贴榜,招纳百姓。因为曹操懂得,有了地盘没有人,这地盘完全是废物。他认为原来此地的百姓,都已被刘备教坏了,必须要换一批才行。原来的百姓即使他们不逃光,我也要把他们杀光之后,重新招纳的。十天左右,百姓倒是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但都不是本地的人,而是四乡八镇农村里来的,把两座城基本恢复起来。过了二十余天,曹操方始大军渡江,继续追剿刘备。
    再说前面的刘备,过江之后,走了不多几天,遥望前边高大城墙,一座关厢。照理这座城市刘备应该认识的,但是他逃得昏头转向,方向都搞糊涂了。问孔明:“军师,前边这座关厢乃是何地?”
    诸葛亮:“主公,乃是襄阳城关。”
    刘备想,我真该死了;我在襄阳住都住过,怎么竟会不认识了!不觉吃了一惊:怎么走了那么几天,才到襄阳?此时。刘备相信孔明的意见是正确的了。的确被四十万百姓拖累了,特别是些老弱病残和妇女、孩子,走不快。刘备想,新野本是襄阳的属地,倒不如让我到襄阳城内去走一趟,说服他们。将这批走不动的百姓收留到襄阳。我再带了年轻力壮的赶路。便对孔明讲:“军师,刘备欲将子民中老弱妇幼的留在襄阳,军师看来如何?”
    孔明知道他的意思。但是心想,主公啊,你不要妄想了。襄阳现在不是刘家的地方。他们绝对不会收留的。自去一趟,不高兴;叫你不要去吧,以后吃了败仗你又要怪我的。所以他说:“以亮之见,不如主公一人先往襄阳,商议定当,再作道理。亮在此等你便了。”
    孔明回头对赵云看看:“子龙,保护主公前往。”
    赵云:“遵命!”
    刘备想,我一个人先去也好,吩咐道:“鸣锣传令,晓谕子民,老弱妇幼跟随刘备同去襄阳。”传令官“嘭……”敲着锣,喊道:“子民们听了,皇叔有令,叫老年的和女人小孩,跟了皇叔一起去襄阳城里。”百姓中有近五万人愿意跟刘备去襄阳的。皇叔就在赵云的保护之下,带了百姓,直往襄阳城关而来。到襄阳城外,扣住马匹,抬头一看,只见城门紧闭,吊桥高扯,城头上刀枪旗幡林立,挡箭牌排满,戒备森严。皇叔想,我曾经警告过蔡瑁、张允,不许与曹操往来。现在,他们这样严阵以待,大概是为了防备曹兵的进攻。其实不是防备曹操,恰恰就是防你刘备。是叔还在梦中。他在马上高声喊道:“关厢上有人否,城楼上有人吗?”
    小兵:“呔!城关上有人吗?”
    喊了半天,只听见城头上“当”一声炮响,城头上的挡箭牌三块中抽掉一块,五块中撤去两块,只见上面站满大将,左右分开。“锵……”铠甲声响,中间站出一个人来。此人脚踏悬空板,手靠护心栏杆,捋着小胡子对城外一看,只见城关前立了无数百姓,还有刘备、赵云坐在马上。刘备抬头一望,原来是蔡瑁,见他帅盔帅甲,神气活现。刘备对他把手一拱道:“呀;城关之上蔡都督,刘备有礼了!”
    蔡瑁见到刘备对他打拱。他心里想,曹操来信叫我捉你。这话要不要同你讲穿?一想,不必了。因为见赵云捧枪在他的旁边,看来是抓不牢他的。故而假仁假义还礼道:“下面我道是谁,原来是二主公,蔡瑁还礼了!请问二主公,到此有什么公干吗?”
    刘备:“都督,刘备烧了新野,又败曹兵十万。怎奈这老贼百万贼兵前来,孤无法抵挡,故而带领两县子民,暂离新野、樊城而走。只因年老体弱和妇幼等,行走诸多不便。刘备欲将他们留在襄阳城内。都督若能救济者,再好不过了。若不能救济,让他们做些生意买卖,找一个糊口生计就是了。而且新野本是襄阳之地,料想都督定能应允。”
    蔡瑁一听,要把百姓留在此地。哼!你想得太好了!便说:“二主公,你知道襄阳城关小,怎么能收留这么多的子民?你还是怎么样带得来,怎么样的带回去吧!”
    刘备:“暧!都督听了,常言道:上苍有好生之德,难道都督无侧隐之心么?”
    蔡瑁:“二主公,你听了;我实在没有办法,你还是听本都督的话。回马走吧!”
    刘备见蔡瑁不答应。心想,孔明大概早已料到,所以他不肯来空跑一趟。但是,刘备还不死心,还要继续恳求蔡瑁这时,小奸蔡瑁见他缠绕不休,实在按捺不住心头的厌恶和仇恨。心里想,我本来与你是冤家,现在干脆跟你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于是他面孔一板说:“刘备!”
    刘备:“啊!”皇叔一呆。心想,这家伙如此不认人,倒真是枇杷叶面孔──翻过来就毛,居然对我实呼其名。说道:“你便怎样?”
    蔡瑁:“嘿嘿,老实告诉你吧,丞相早就来信,叫本都督生擒于你!”刘备听到这句话,气得人都发抖。心想,我早就警告过你,不准与曹操往来。你非但不听,还敢用老贼的信来向我威吓!刘备气过了头了,便问蔡瑁道:“那末,你何不下手?”
    蔡瑁:“本都督早就想下手了。可是……”
    他说到这里,目光对赵云一瞟,只见子龙楞眉暴目,眼光象火一样射向自己。蔡瑁心里想,要不是你赵子龙站在一旁,哼哼!不过现在嘴里是讲不出的。所以,顿了一顿:“可是……看在先大王刘表的份上,今天就放了你。”
    刘备想,你这叛贼,心目中还有我兄长!这时,站在最前排的老百姓听得清楚,知道即使进了城也没有好日子过的。所以,对刘备喊道:“皇叔哎,咱们不进城了!进了城也没有好日子过的。城头上这家伙不是好东西!短命鬼!吃不到年夜饭的!”
    老百姓只能这样骂两句解解心头之恨。但是,倒被他们说中了。蔡瑁确实吃不到年夜饭了,到十一月初四,蒋干偷书,曹操中周瑜的反间计,就把他和张允一起杀在赤壁了。
    蔡瑁听了老百姓的骂声。冷笑一声,对刘备说:“刘备,你说这是两县的子民,哪一个是老百姓?”
    刘备:“不是子民,是什么?”
    蔡瑁:“你自己干的事,你自己心里明白!”
    刘备:“刘备作事光明磊落,你与我讲个明白!”
    蔡瑁:“你别装腔作势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什么老百姓,都是你的三军改扮的,要是放你们进城的话,到三更时分,你们来个里应外合,襄阳就不保了!”
    刘备:“啊呀!……。”
    皇叔想,你这家伙还要来血口喷人,恶毒诬蔑!便说:“你睁大了眼睛看看,老的老。小的小,男的男,女的女,难道军士扮得象吗!”
    赵云对刘备说:“主公,不必与这种赖小人多讲,这个小奸依仗了曹操,无法无天,只有今后再想办法来收拾他。主公,我们回去吧。”
    刘备无可奈何,摇头长叹一声,与赵云转马回去,众百姓旋转身来跟了就跑。
    蔡瑁见到刘备去远,得意洋洋,自言自语地道:“滚吧,滚吧,今天就便宜了你。”
    就在此时,关厢之上一个大将,肚皮都要气破了。此人姓魏名延,字文长,是老大王刘表的心腹,一向非常敬重刘备。魏延样样都好,可惜,有一个毛病,十件事情干好了九件,一件一定要拆烂污的。他一生前后造反三次,今天襄阳他初次造反,战长沙二次造反。这二次反,都是为了刘备,唯有最后一次造反,他是背叛蜀汉的。方才蔡瑁与刘备对话,他听得分明,心想,照我的心意,非但要收留百姓,连刘备也应一同迎进关厢。人家败到这个地步,你还要趁势踏沉船,还要恶言中伤!魏延恨不得抽出剑来就把这恶贼一剑。但是,一看两旁蔡家的人不少,万一动手不成,反而造成麻烦。一想,有了,让我下城楼,趁蔡瑁不防,开城把刘备、赵云放进来。想到这里,拎甲拦“锵……”下关厢。大家并没有注意,魏延到了城下,跨上战马,手执大刀,到城门洞口喊道:“来!与我开关!”
    守城小兵见魏延吩咐开关。心想,城外有刘备在,开城要有都督的命令。所以问道:“魏将军,可有都督将令吗?”
    魏延:“将令么?”
    小兵:“是啊!”
    魏延想,我哪来什么令箭呢?便拍拍腰间对小兵说:“将令在我囊中。”
    小兵想,你的口袋这么长,能放一支令箭?不管怎么样,我们要见到了算数。说道:“请魏将军拿出来看一看。”
    魏延:“定要观看么?”
    小兵:“那当然。”
    魏廷就起手中红铜大刀,拉开四门,刀尖触到小兵的鼻子上:“你看仔细了!”
    小兵吓得倒退两步。看他这种样子,有个小兵想把他吓退:“怎么,你造反了吗?”
    不料这句话,吊了魏延的心火。文长一怒之下,不顾一切:“你说俺反,俺就反了!”说罢,手起刀落,小兵尸分两段,旁边的守城兵一看,晓得不对头,大家高喊:“不好嘞!魏延造反罗!”
    魏延想,你们喊,那我就杀。反正弄僵了,横竖横拉倒。便挥动大刀,乱劈乱砍。片刻之间,杀了十多个小兵。文长想,慢,这时不是杀小兵的时候,先要把刘备、赵云放进了城才是道理。因此过来自己开城。他便一刀,把城门上的一把锁砍去。右手执刀,左手抓住风圈,把一扇城门拉开,马扫出城门洞,一看,吊桥扯在那里。再回上城头去放桥是不可能的。魏延眼快手快脚快。两足在踏蹬上用力一点,“啪”跳到了马背之上,大刀往上一送,单刀抓住刀钻。马高八尺,人高九尺左右,刀有一丈开外,正好够得着,刀口往两条吊索上一勒,绳索断,吊桥“哗啷当”倒下。魏延脚一脱,坐稳马背,刀收转,冲上桥面。抬头一望,刘备、赵云已经去远了。心里想,我如果追上去,等我们回来时,吊桥肯定又扯起来了。这时,魏延感到事情失策了,但是已经无可挽回,箭在弓弦上,不得不发了。因此,提高喉咙喊道:“赵将军请回来,子龙将军回来!”
    你这样叫,赵云根本听不见,走在后面的一些老百姓隐约听到声音,回头一看,见桥上一员大将在向这边招手。就对前面喊:“皇叔,赵将军,后面有个大将在桥面上招手。”赵云回头看了看,但听不清他在叫些什么,也看不清面目。再则,赵云根本不希望百姓进城,而且还得提防城内蔡瑁不要玩弄花招。我奉孔明之命保护皇叔,那我就应该好好地保他回去。所以,子龙并不理睬。你们就这么走了,却苦了魏延。说时迟,那时快。蔡瑁正趴在栏杆上自得其乐,忽听下面一片罗唣。刚想命人去问,只听城外“哗啷当”一声巨响,仰出栏杆一看,吊桥倒下,魏延已经立马桥上,同时,城下小兵跌跌冲冲奔上来:“报禀蔡都督,不好,魏延造反了!还杀了十多个弟兄。”
    蔡瑁:“什么,他竟反了!?”一听,魏延在桥上大叫大喊,在叫赵云回来。蔡瑁心想,我不放刘备他们进来,你竟然杀了弟兄,打开城门,放下了吊桥,去叫赵云回来。你准备叫了赵云来与我拚命吗?你想一起动手吗?如果赵云真的冲进城来,我还活得成?那可不得了!这家伙眼睛骨碌一转,喊一声:“蔡中、蔡和!”
    蔡中:“有!”
    蔡和:“在!”
    蔡瑁:“你们弟兄带兵一千,全部弓箭,马上下去把魏延这个叛贼射过吊桥去,把吊桥扯起来!”
    蔡中、蔡和:“是!”
    蔡瑁:“蔡立、蔡新!”
    蔡立:“在!”
    蔡新:“有!”
    蔡瑁:“你们弟兄带兵五百,到魏延家里,杀他个满门,最后拿他的老娘和老婆的脑袋来见我!”
    蔡立、蔡新:“是!”
    这时,旁边一个大将在想,魏延啊,你为啥不同我商量一下?要造反,我跟你两个人一起干,你去叫赵云,我来守桥,这多好呢!这大将继文名聘,字仲业,也是老大王刘表的心腹,而且与子龙是要好朋友。过去刘备在荆州时,文聘与赵云同席饮过酒,相当投机,现在文聘想,此时,我还可以补救魏延,让我来向蔡瑁讨令,只说我去捉他,蔡瑁必然相信,等我与他交战时,对他使个眼色,叫他假装被我杀败逃走,去叫赵云;我守在桥上,等他带了子龙回来,我再装败逃进城关。他们便可趁机跟进襄阳。文聘考虑好,刚要跨出来讨差,正还听见蔡瑁命令两个侄子去把魏延满门斩首,仲业脚步缩住。心想。魏延没有小辈,我还有个儿子呢;弄得不好;要连累全家的性命,在这要紧关头,文聘好听一点是保身价了;不好听点,他畏惧退缩。这时,魏延正在吊桥上喊叫,忽听后面一阵呐喊──
    小兵:“呔!魏延照箭来!照箭哪!”
    魏延连忙身体往前一仰,将马一拎,冲下桥去。等你过桥,箭立即不放,目的只要把你吓过桥。城头上盘车里绳索放下来,小兵重新在桥上连接好索子,人回进城来,吊桥扯起,弟兄进城门,城门关上,换好一把新锁。
    蔡中、蔡和上城回蔡瑁缴令。
    魏延过了桥,知道造反不成。这时,他脑筋清楚了。心想,我干事情太鲁莽了,娘和妻子都在城里,性命必然危险!现在只好待我来讲讲好话,求求蔡瑁,是否可把我的家眷放出城来。他便留转马头,点马到城河边将马扣住,面对关厢,大刀一架,对城上的蔡瑁把手拱拱道:“城关之上蔡都督!”
    蔡瑁:“不敢当!”
    魏延:“魏延一时糊涂,料想都督也不会重用了。”
    蔡瑁想,你这种人,我还好重用啊!但是,他在嘴巴上还要假敷衍:“魏将军说哪儿的话!”
    魏延:“望都督念魏延在你麾下多年之情,是否可将魏延为老娘送出关厢?魏延感恩不尽!”
    蔡瑁:“魏将军你放心吧,你老娘马上就来!”
    文长也急昏了,以为他真的会把娘送出城来的。所以呆顿顿坐在马上等候。再说蔡立、蔡新带兵五百,到魏延府第,来个团团包围,两人冲到里面,从门公杀到丫头为止,一个都不留。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与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一婆一媳哪里想得到儿子、丈夫干事情毫不考虑,竟连累她们婆媳被杀!蔡立、蔡新把她们两颗头颅上的发帚与发帚打一个结,提着出魏延府,回到城上见蔡瑁交差。
    蔡瑁把两颗脑袋提在手中,对城外的魏延喊道:“魏延,你老娘和你老婆一起来了!”说罢,把两颗首级荡两荡,用力抛过城河。
    魏延听说娘同老婆一起来,心想,蔡瑁这一点不错,连我老婆一起送了出来。正想谢谢蔡瑁,他还未开口就感到不对,因为吊桥未平,城门不开,只听“来了”一声。魏延抬头一看,见两颗血淋淋的脑袋从城上飞了下来。因为是从上往下,抛得远,两颗首级落到了城河对面的河边上。此时,魏瑁在马上哪里还坐得住,鲜血从口中喷出来,大刀脱手,人从马上滚下。他膝行上前,抱住两个头颅,放声大哭:“娘啊……”泪如雨下。
    蔡瑁在城头上得意地笑着:“嘻……”
    魏延哭了一阵,忍住悲痛,收住眼泪,一手提了两颗首级,一手在地上一撑,站立起来,指着城头上的小奸蔡瑁,他咬牙切齿痛驾:“蔡贼呀蔡贼!你胆敢杀我魏延的娘亲妻子!待魏延赶上前去,请二主公刘备带了人马杀进城来,拿住尔这奸贼,将你千刀万剐,方消俺心头之恨!”
    蔡瑁:“好吧,我就在这儿等你!”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