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诸葛亮江夏借兵 张翼德代理军师-卷四 长坂坡-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四 长坂坡
第一回 诸葛亮江夏借兵 张翼德代理军师
    第一回 诸葛亮江夏借兵 张翼德代理军师
    今天是建安十三年九月十五。刘备带了四十万百姓逃至当阳道。此地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当阳道包括的范围很大,地名也有三个:中间一段叫当阳道,又名汉阳道;前面东南一段叫长坂坡;靠西北侧一个大村庄,名为霸陵村,村前有座桥叫霸陵桥。有的说“张飞喝断霸陵桥”,其实并无其事。因为曹操的军队从西北来,刘备带了百姓向东南撤.曹兵既在长坂坡中;刘备等人当然不可能还在霸陵村。所以只有张飞独当长坂桥,而喝断霸陵桥乃是讹传。靠东北方──亦即行军方向的左边,全是山峦,连绵数百里,名为景山;山上有座庙,名为养由基庙。据说,战国时楚王曾在此围猎,遇见过一只能够接箭的猿猴。楚王连发三箭,竟然都被这只猿猴接住,楚王大为惊奇,就命人把百步穿杨的神箭将军养由基请来,命他来射。此时,养由基虽然已经封箭了,但是楚王之命,岂有不从之理。只见养由基刚一挽弓搭箭,那对面的猿猴,双眼便流泪了,似乎已经知道自己性命难保。后来,果然被养由基一箭射死。这是他一生中射的最后一箭.养由基去世后.楚王就在此地为他立庙树碑,谓之“养由基庙”,待等曹操大队到后,中军帐就设在这所庙前,营头从山坡上扎下来,沿山路直扎到山套外面。因此,到时赵子龙冲营,进去容易出来犯难.简直就象鱼入罗网一样。
    此刻,当阳道山路之上遍地是百姓,太阳刚刚偏西,百姓已经在叫了:“皇爷哎,走不动来;皇爷哎。明天再走吧!”上午太阳升得老高才动身,现在已经要停队了。就这样每日不过十里路程。往常孔明总要命令他们再跑三里,再走二里,意思是,你们多往前面跑一步,就能多活一点时间、所谓“生在人间-刻,胜死一千年”。老百姓不理解孔明的一片好心,以为你军师反正坐了车子,我们要靠两条腿跑,有的还带了老的,抱了小的,多定半里路都不简单,你每次要叫我们再多走一会儿,那我们干脆提早点叫停队、所以一天比-天叫得早,停得早。正在此时,突然天上乌云密布,狂风骤起。大家抬头一看,原来不是乌云,乃是无数鸟雀,大到鹞鹰,小至麻雀,各种各样都有,遮天蔽日,刮起狂风。鸟群过后,重见太阳;原因是曹操的军队在后面追来,炮声响亮,鸟雀受惊而逃,越聚越多,几十里路过来,聚得不计其数。孔明心里明白,曹操先头部队迟至下半夜肯定赶到,因此传命停队。刘备-看,太阳还挺高。心想,今天军师怎么特别迁就,老百姓这么一叫.他就下令停队了?殊不知,话葛亮是准备要走了。先生想,到了这个地步,我本事再大也无能为力,一场惨败就在眼前,这是不可避免的。但吃过败仗之后怎么办。这下一步的事情需要早作安排。所以我必须先走一步。
    待等安好营,扎好寨,诸葛亮升坐大帐。刘备旁边坐定,文武站立两厢。孔明便问刘备:“主公,亮命关君侯前往江夏借兵怎么事到如今还不回来?”
    刘备想,我也正在纳闷,救兵如救火,即使是三弟张飞也都懂得这个道理,何况熟读《春秋》的二弟云长!为何迟迟不来?
    “军师,刘备也不知二弟何故还不回来?”
    孔明想,不瞒你说,是我叫他不要来的。但是,因为我现在提出要走,你肯定不放,所以只好以此为理由,以便脱身。
    刘备又问道:“那末军师,二弟不来,你看如何?”
    “亮欲亲往江夏一走,会同君侯带领人马前来接应主公。”
    “军帅也要前去么?”
    “正是。”
    “啊呀,万万不可!”
    旁边张飞也在对刘备摇手:“不要放他跑,要死一道死!”
    刘备想,这倒不是我要拖人落水,只为你孔明威信最高,办法最多,你在这里,大家有根主心骨,文武都胆壮气粗的。你一走,大家心里就不踏实,士气大受影响。所以,你是千万走不得的!孔明早已料到刘备不会一下子就同意自己走的。便对玄德说:“我用兵虽好,但用兵者必须有兵,否则,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现在我到江夏借到兵,同时又有关将军一起前来,那样还能抵挡曹操。如果你不让我去,等到曹兵一来,我也一筹莫展。”皇叔觉得此话也有道理,故而沉吟不语。最后一想,罢!让你走吧。你真正要变心,用绳索都系不住你的。因而问道:“军师,可要多少日期回来?”
    “主公,亮少则三日,多则五天。”
    “军师,那末三五天之中,曹兵可会到来?”
    孔明想,这句话倒难回答了。我现在的威信的确比较高,每一句话人家都相信的。如果说今晚三更曹兵必到,那你无论如何不肯放我走了;倘使我说曹兵今夜不会到,你们大家懈怠,丧失战斗意志,待等曹兵杀到,毫无准备,措手不及,死伤更重。看来我只好说句摸棱两可的话了──
    “主公,今夜曹兵料想未必会到。”──都是虚字眼。
    “莫非不会赶到?”刘备连忙问道。
    “非出。倘然曹兵杀到,主公请往东南逃生。”倘然二字又是虚拟语气,但后半句却是要紧的真话。现在大家都未在意,等到三更时分高览杀到,就想到孔明这句话了:敌人从西北来,大家都往东南逃,出了长坂坡,有一条横向的长坂河,河上一座古老的木桥便是长坂桥。张飞守在桥面上,自己人统统放过去,曹兵曹将一个都不能过桥。在张飞这样的布置下,人多活了不少。
    刘备又道:“那末,请军师安排一下再走。”
    孔明想,安排是要安排的,但只能把几个主要的人交托一下,其他的人只能让他们听天由命了。
    “主公放心,待亮发令部署。”
    孔明想,有三件事最要紧:第一桩就是刘备,败仗虽吃,但他的性命一定要保住的;第二桩是刘备的家眷,两个夫人,一个刘阿斗;第三桩是四十万百姓。虽然这些百姓肯定保不全,但是主公为了他们弄到如此地步,现在我也不得不加以考虑。照理,刘备是最要紧的人,但是在当阳的情况下,他却下降为第二位了。因为他毕竟戎马战场多年,也会动两下手,至少逃走的本事是有的。而两位主母、一个小主是既不会骑马,又不能步行,车子也跑不快。所以,要把他们列为第一位的重点保护对象。把他们交给谁呢?按理应该是张飞,因为叔叔保护嫂嫂、侄儿,礼节上可以马虎一点。但是孔明对张飞看看,你虽然拜我为师,但毕竟还太鲁莽,将主母与小主交托给你,我还有点不放心。再对站在张飞旁边的赵云看看,这支将今看来只有交给你了。但是,叫你保护主母与小
    主,也是有利有弊。利者,你不但武艺好,而且心细,只有你或许还能在三个人中保住一个到两个,交给别人恐怕-个也保不牢的;弊者,你是臣,他们是君,而且男女有别,礼节十分复杂,你要与主母说一句话都相当麻烦,这会给你增添许多困难。实际上,这条将令对赵云本人来说,倒也是有利有弊的,利者.通过长坂一战,子龙名震天下,虽然他本领一向很高,但不经过这一场大的激战,人家未必知道,往往都只晓得关、张两位将军。这一仗虽然打得很苫,然而今后在战场就方便得多了,一般敌将看见这而旗号,便要退避三舍。弊者,要急得他魂灵出窍,冷汗直冒,杀得他人困马乏,精疲力竭。要使曹操佩服喊好,倒也并非容易之事,自然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孔明考虑停当,拔令在手:“子龙听令!”
    赵云从旁闪出:“军师,末将在!”
    “子龙,请把手伸过来。”
    赵云不懂他是什么意思。走上一步,将右手伸了过去。
    孔明将羽扇一放,右手执令,左手握赵云的手。──握手礼在今天的社会里是极普遍、极普通的,但在一千七百多年前还不曾时行呢!统帅发令时与大将握手,从未见过,孔明也是第一次,表示有重任相托。
    旁边张飞看得好笑,今天老师发令又有新花样了。要搀牢了手来了。看来今天每个接令的人都要握手的。因此,张飞撩起战袍,把手揩揩干净,准备与老师握手。
    孔明握住了赵云的手,目光注视着他,问道:“亮有重任拜托,将军有此肝胆担当否?”
    赵云觉得奇怪、心想,我对你的将令从未有过半点犹豫,今天为何还要这样问我?若是我经常讨价还价,拈轻怕重,那末你这样问我还有道理。既然你对我不够放心,还是让我表一点心迹给你听听:“军师听了:为将之道,受命之时,即忘其家;两军阵前,即忘其亲;突阵冲锋,即忘其身。请军师吩咐便了!”
    孔明一听,连连点头,“好子龙!”心想:我没有看错人,这才是大将的气魄。而且我知道他绝非是一时冲动,信口开河,他这样讲到,一定能这样做到。于是诸葛亮便对赵云讲:“亮付尔将令一支,保护二位主母、一位小主,须要当心!”
    子龙想,这条将令应该发给张飞的,怎么给我呢?不过,军师肯定已经深思熟虑,而且他如此郑重其事,必有道理。因此,赵云便接令迟下。
    孔明再拔令在手──“翼德将军听令!”
    “老张在也!喏喏喏!”连忙把手伸上去。
    诸葛亮对他看看,发赵云这条令箭,我为了格外郑重,所以跟他握手,跟你就用不着了。但是,孔明想,这阿戆有时有点小孩子脾气,我如果不与他握一下手,他要吃醋的。免得他想,军师与老赵握手,与自己的贵门生倒不握,必有缘故。那末,就跟他握一下吧。所以,孔明将张飞的手握住。
    “嘿……”张飞窝心了。
    孔明想,既然同样搀了手,那连说话都不能两样。便说:“三将军,亮有重任拜托,将军有此肝胆担当否?”
    张飞想,方才老赵这几句话讲得多有气派!现在我也要说几句有气派的话给老师听听:讲什么呢?喔,有了──
    “军师听了:接令者身负重托,受令后当忠于行事。学生就是死了,也死而无怨!”
    孔明一听,也不错,虽然简略些,但很真诚。
    “将令一支,保护主公。须要当心!”
    “来不及了!”张飞轻轻地嘀咕了一声。他的意思是:自从桃园结拜以来,大哥的安危我每时每刻都在当心,如果等你现在来交代,早就来不及了!哪里知道,你太鲁莽,尽管你心中想保护好大哥,但还是要出细漏,刘备性命险些送掉。张飞接令退下。
    孔明想,四十万百姓交给淮呢?还是交给他们原来的父母官、樊城县令刘泌老将军吧!因为他当了二十年樊城县令,爱民如子,深受百姓拥戴,说话颇有威信。便说:“刘老将军听令!”
    刘泌从旁闪出:“老朽刘泌在!”
    “将令一支,与令甥儿一起,保护四十万子民。须要当心。”
    “刘泌遵命!”老将军接今退下、
    孔明发完三条令,心想,我走之后,军师叫何人代理:蛇无头不行,鸟无翅不飞。因此问道:“帐上哪位将军代理本军师?”两旁文武你对我看,我对你望,面面相觑。心想,你孔明的本事太大,我们和你相差都太远,没有资格可以代理你的职务。张飞想,只有我来代理,学生代老师,名正言顺,理所当然。我早就想做一次军师了,今天的机会真是千载难逢,良机莫失。阿戆面皮老,不怕难为情的,说道:“军师,老张代理便了。”
    孔明想,一准让你代职。就把孔明军师的大印移交与张飞。诸葛亮登台拜将时,刘备把新野县知县的印权作军师的印交给他,今天他又交给张飞。哪里知道,三天败仗一吃,阿戆连这颗木头印都败没了。刘备长坂坡这一仗败得实在厉害,遗失一颗印也不足为奇。幸好,印是木头的,完全是象征性的,人家拿去也只能当柴烧,
    孔明布置停当,这才带了五百兵准备动身。这五百兵运气,跟了诸葛亮最多赶赶路,苦头不吃了。刘备带文武相送军师。孔明到营前上四轮车,对呈权讲:“主公不须远送,我就要回来的。”众人对孔明一一道别。
    先说孔明带五百兵往江夏郡而去。一到江夏,关云长迎接。对军师说:“公子刘琦身体不好,所以救兵慢一点发。好在你锦囊交代,有救兵也要等你来了再作安排的。”孔明便去见刘琦,告诉他:“你家叔父在我与他分手的那天晚上就吃败仗。”刘琦连忙问道:“叔父大人可有性命危险?”孔明说:“生命料来无妨,最多受些惊吓。请公子爷借一万兵给我。”刘琦向来与刘备感情很好,使说:“先父在世时给我五万兵,你需要的话,可以全部带去。”孔明说:“只要一万够了。”军师把这一万兵交给云长,再给他一封锦囊。命令关将军立即启程,渡过汉江,到长扳坡的后面,有两座山,名为飞虎山。这在京剧中叫做汉津口。孔明说:“你整顿一万兵埋伏在飞虎山上:到九月十七日,你家大哥与众文武败至飞虎山下,困在汉口之滨,君侯照锦囊上的安排杀出,挡住曹操百万追兵。但要记住,不须出战,只要把我锦囊上的话从头至尾背诵一遍,锦囊背完,曹操军队退光。”关羽听得暗暗发笑,心道,你也讲得太具体、太容易了,一封锦囊岂能赶退百万曹兵?我不相信。但是军令不能违抗。云长领命而去,带领一万江夏兵和自己带来的三千兵,再加上五百校刀手,二十名关西汉,以及关平、周仓,连自己在内,共计一万三千五百二十三人,立即向飞虎山进发。云长走后,孔明也起身辞别刘琦:“公子,亮改日再来拜望。”
    公子问道:“军师何处去?”
    孔明说:“容后相告。”
    其实,大家不问可知,“败当阳,奔夏口”,孔明便是到夏口去。夏口离江夏不远,是个小县,县令叫刘贤。谙葛亮便对刘贤晓之以大义,明之以利害,说:“我主刘皇叔乃汉室宗亲,当世英雄,与你又是同姓,五百年前共一家,曹操托命汉相,实为汉贼,若投身于他,必遗臭万年。况且我主虽则兵败,但不久便可大胜。贵县今明辨是非,审时度世,及早弃暗投明。”刘贤被他说服。孔明便与刘县令借了五千军队以及大小船只,从汉江上驶去接应刘备。
    刘琦听说叔父要败到飞虎山来,也抱病亲领一万军队,乘船到汉江边来迎接叔父。
    江夏这一边我全部交代明白,才能让刘备在长扳坡吃败仗,否则败下来要走投无路的。
    再说当阳道上,自从孔明一走之后,张飞与刘备坐在寝帐里一言不发。三将军呆顿顿在动脑筋:看来老师一走,事情不妙。难道非败不可吗?我难得代理-次军师,一定设法不吃败仗。现在最麻烦的就是这些百姓,大哥早些听老师的安排,不带百姓,我们早已远走高飞了。现在是否可以补救一下?我看只有这样:趁曹兵还未杀到,我叫大哥带了文武众将先走,我在最后压队,上马执矛,拦住百姓,他们要跟上来,就眼睛弹出,告诉他们:“你们不要来,来的话我要杀的。”听听好象我很凶残,其实是为了救他们性命。因为大哥在前面跑,曹兵肯定要去追,老百姓就只要在他们经过的时候到山套里面去躲避一下,等他们一过,就太平无事了。而大哥他们丢下了百姓也可以跑得快些,不至于被曹兵追上。这样,两全其美,大家都可以保全。否则,象现在这样拥在一起的话,曹兵一到,统统死光。张飞考虑停当,一声吩咐:“来,与俺起鼓升帐。”
    刘备想,兄弟啊,这个时候你不要寻什么开心了,你算要过个军师的瘾,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局势。但是,权在他手中,刘备也无法阻拦。听得帐上鼓起,只得坐了出去。文武听说张飞坐帐,也都感到好笑。真是“家无主,扫帚颠倒竖”。不知他坐帐坐出点什么名堂。大家在帐上两旁站好。手下虎威连连:“三将军升帐罗:喔──喂──”
    张飞从寝帐步上大帐,居中坐定。文武看得发呆,忘了上来见礼。张飞想,你们当我木头人?招呼道:“哎,你们大家快来参见哪。”
    被他一提醒,大家上前见过代理军师。张飞把手一招:“罢了罢了,站过两旁。”
    文武两边立好。张飞拔令在手。大家想,孔明发令之前总要先讲几句话的,你这个学生怎么一声不吭的,到底难得做统帅,外行!
    张飞叫一声:“大哥听令:”
    皇叔站起身来:“刘备在此。”
    “老张与尔将令一支,带领文官武将、全体人马,速往东南赶路。”
    皇叔一听就明白,他只叫我带文武、军队,只字不提百姓。故忙问道:“三弟,这班子民便怎样?”
    “大哥听了,这班百姓劫数难逃,总要‘老掉’,由他们便了。”
    张飞心想,照我这样做,百姓反而不会死,但是其中的道理一时与你大哥讲不清楚,干脆一句话回答了你拉倒。
    刘备想,你在胡说八道,什么百姓总要死掉。如果让他们死,我何不留他们在樊城?带他们跑,就是想免他们一死,现在已经带到了此地,再把他们丢在半路,我万万不能,要死与百姓一起死。
    “愚兄不能从命!”
    “大哥,你莫非要违抗军令么?”
    “愚兄违令,你便如何?”
    “违令者要斩。”
    刘备想,我本来就活不下去了,死在曹操手里,口眼不闭,被你兄弟杀掉,我心甘情愿。因此,刘备旋转身来,双手反剪──“请三弟将愚兄斩了。”
    “这……”张飞发呆掉了。心想,如果把你杀了,那我们大家也都可以散伙了。我的目的就是要保全你的性命啊!阿戆想想算了,我第一次当军师,发第一条令箭,就碰到大哥违令,我有啥办法?如果是别人的话,这下就非窘杀他不可,现在张飞还能自己落场:他把令箭往令架上一插,叹一口大气:“唉,军师只有诸葛亮来做的!”说时,自顾自站起身来往里面一走了之。
    众文武又气又好笑,纷纷退出大帐。刘备回到寝帐坐定,对张飞讲:“三弟,你休得糊涂!愚兄岂能遗弃子民?”
    张飞想,我一点也不糊涂,今天的事情都被你大哥搞僵的,本来连夜赶路,现在只好在此等死!
    就在这时,听得外面老百姓一片哭喊之声,刘备连忙命人打听,何事喧哗?
    小兵回来凛报:“回皇爷,百姓带来的粮食,吃到今天差不多都吃光了,现在没有晚饭吃,所以都在哭。”
    刘备就将粮队官毛仁、苟璋叫来,问他们:“军粮可吃多少天。”毛、苟回答:“一万弟兄还可以吃二十多天。”刘备吩咐:“把军粮分发给没有晚饭吃的百姓。”毛、苟说:“大部分百姓都没有粮食了,一分发的话,要全部发光,明天我们要没有吃的了。”刘备说:“明天没有吃,到明天再说,今天先要安一安百姓的心。”
    张飞一听,心想,曹操不用杀来,我们已经完了,已经到了断粮绝草的地步。
    毛、苟奉刘备之命去分发粮食,百姓以为没有吃只要哭,一哭就会发粮食。哪知道这是最后一顿了。
    刘备横下了心,准备与百姓同归于尽。正在此时,外面进来一个老头儿。因为皇叔一向爱民如子,尤其现在是在间经患难之际,与百姓更是亲密无间。孔明也经常相请一些德高望重的百姓来商量事情,百姓有时也主动向皇爷、军师提些意见、建议等。所以,他的营头里百姓常出常进,是不加阻拦的。这位老者到刘备面前:“老汉见皇爷有礼了。”
    “老丈,你从哪里而来?面见刘备有何要事?”
    “皇爷,老汉从霸陵村顺来、敝村众百姓相请皇爷前往一行。”
    刘备想,我一路逃过,却带累沿途不少百姓跟我-起倒运,因为曹兵一到要滥施杀戮。我以为,凡是认识我刘备、相信我刘备的,都是我的子民,所以统统带了一道走。现在看来不行,首先是粮食已经没有了,那么让我跟这老者去一趟,向百姓作一番解释。所以立起身来:“老丈,前面带路。──三弟同往。”
    “好。”张飞想,我奉命保护你,你不叫我去,我也要跟牢你的。
    老者前面带路,出营头,往西北霸陵村而去、此时,太阳刚下山头,天上霞光万道。走不多远,前面一片树林。刘备跟在这老者后面,低着头一路向前,一路在想如何向百姓们解释,所以没有注意前面的老者。这老汉年纪虽大,却步履轻健,一进树林东绕西弯,转眼之间竟不见人影。刘备想,这么大的一个人,怎么会不见?便尚声喊道:“老丈在哪里?老丈哪里去了?”‘
    张飞见找不到老者,便对刘备说:“大哥,回去吧c”
    刘备非要找寻不可,一路往林中进去。老者还是不见,却看见许多车辆。每辆车上至少有十石米,都插着一面三角小旗,旗上四个字:“蒋琬献粮。”刘备一看,“哈哈!”笑出了声。俗话说:吉人自有天相,我刘备末干坏事,所以在急难之中有人助我。刘备知道,蒋琬,字公琰,乃是当阳县的县令,也是我兄长刘表的属下。
    蒋琬,是三国中一个杰出的人才,将来是诸葛亮的接班人。虽然他出身官卑职小,但是孔明慧眼识英雄,一眼便看出“蒋琬,社稷之器,非百里之才也。”将他破格提拔,连连晋升,委以重任,并一再说:“公琰托志忠雅,当与吾共资王业者也。”临终时,给后主刘禅上表说:“臣若不幸,后事宜以付琬。”蒋琬接替诸葛亮当了蜀汉丞相之后,“既无威容,又无喜色,神守举止,有如平日,于是众望渐服。”成为蜀汉后期的一根金梁。
    蒋琬估计刘备从樊城逃到这里,肯定要断粮了,于是便把粮米装上车辆,放在这里,命人去把皇叔引领到此。他自己却已离开当阳。因为荆襄已为曹操所占,他不愿在曹操手下为官,所以挂印而走,赶奔西川,投效刘璋去了。其实,他料定刘备今后必将入川,故而先到那里去等他了。当时,许多有识之士也和蒋琬一样,纷纷入蜀。因此,皇叔尚未入川,蜀中已有不少人在盼望他了。当时,有这样的童谣:“要吃新米饭,待等使君来。”这“使君”,便是指的刘备。所谓“吃新米饭”者,并非川里没有粮食吃,而是说刘备来了能过好日子了。
    现在刘备看见这许多粮米,回头对张飞说:“三弟,不妨事了!”
    张飞一看,旁边还有一席酒。张飞看见有酒最高兴。“大哥,回去命弟兄前来,把粮、酒拉往营中去吧。”
    两人回到营里,命弟兄把粮食、酒看运了回来。粮食交给毛、苟,一席酒菜在刘备寝帐里摆好。
    张飞招呼道:“大哥,用酒吧。”
    “愚兄吃不下。”
    “大哥不用,老张也不吃。”
    因为张飞见大哥自从军师一走,情绪十分低沉。三将军想,事情既已到了这个地步,曹兵要来,也阻挡不住;他不来,也请他不到。你这样愁眉苦脸有什么用呢?只有吃饱了肚皮,曹兵追到还可以抵挡厮杀。
    刘备心中明白三弟的意思,但一滴酒都喝不下。心想,我不吃不要紧,你三弟是大将,吃饱了才能打得动仗。所以刘备拿起筷子,略为动了一动。
    只要你动一动筷,张飞就算你吃了,于是便放足了张飞有名的“三大”,就是嘴巴大、喉咙大、肚子大,吃了个杯盘狼藉。这一桌酒极其丰盛,凭你张飞食仓大,也只吃掉了三分之一。手下人士来准备收拾掉,张飞说:“慢来!”阿戆立起身来,在寝帐中走来走去,双手拚命在肚子上不停地揉。刘备想,你吃到如此地步,总可以停止了。哪里知道,张飞把裤带松一松,然后再紧一紧,重新坐下来再吃。真吃得下吗?古代的大将就是这样,在战场上杀一日一夜不叫肚子饿。有得吃时,三顿并一顿,照样吃,而且还不会撑坏肚子。张飞心想,趁这时多吃一点,万一曹兵杀到就没有工夫吃了。然而,肚子毕竟是有限的,一席酒吃了半席,实在一点都吃不下去了。刘备想,幸亏我不想吃,就是要吃的话,看见这副吃相,也被你吓得不敢吃了。手下人准备来收拾,张飞还是说:“慢来!”小兵对他看看,心想,今天你能把这桌洒菜全部吃下去,我也服你!现在,你又吃不下了,不收掉放在这里做啥?这时候,张飞从帐壁上摘下一只皮囊,有近两尺深。皮囊的口子象大号的碗口那么粗。张飞叫小兵把口袋张开,他自己象倒泔脚一样,不管是鱼是肉,连汤带水,统统往皮袋里倒下去,半桌酒正好满满一袋。张飞把袋口扎紧,旁边挂好。有人问:今朝张飞为啥这样贪吃?不,不是贪吃。因为眼前情势紧急,曹操大军压境。现在吃了一顿,下一顿不知啥时候能吃,确实很难预料。别的不说,单说赵子龙连头带尾杀了三天,他的吃从哪里而来?喏,全靠张飞这一只皮囊袋。等一下曹兵一杀到,张飞上马时,就把这只皮囊袋挎在肩上,挂在腰间。他想,上马之后,不知啥辰光才能下马。打到后来,曹将肚子饿得打不动了,我却可以边吃边打,一手发矛,一手伸到皮袋里抓来吃的。这叫“左右开弓”!后来赵云杀了一夜之后,在长板桥头碰到张飞。阿赣听说老赵还要冲进曹营去救嫂嫂、侄儿,就把皮袋拉开,特地留给赵云一口气吃了半袋。张飞自己也吃半袋。赵云吃了半袋再杀一天一夜。张飞吃了半袋,在桥上独挡曹兵,“哇呀呀”叫一声,把百万曹兵吓退。没有这半袋东西,是叫不动的。所以,这只皮袋倒是要紧东西,定要交代清楚的。──一桌酒全部撤空,手下把空
    碗盏收拾掉。
    张飞对刘备说:“大哥,睡觉吧。”
    刘备想,你这个人不上心事的,吃饱了就要睡。
    “愚兄睡不着。”
    “大哥不睡,俺也不睡。”
    刘备想,你不睡是不行的。所以就身体一倒,臂肘撑在桌上,拳头托住太阳穴,算是睡了。
    “大哥,你睡了?”
    刘备不应,假作睡着了。
    “要睡到里面睡,这里要着凉的。”
    刘备仍旧不响。张飞想,大哥睡着了,我也睡吧。但是为了保护大哥,他也睡在寝帐里,叫手下把躺车推到寝帐里。当时军队在行军作战中,统帅有行军床,大将、文官是一辆躺车,小兵就是一条毯子。张飞坐上躺车,对营帐四周一看,几盏油盏火光摇曳,帐壁上黑影憧憧,外面秋风瑟瑟,把军士们的阵阵鼾声送进帐来,张飞感到满目疮痍,死气沉沉,不觉有些心神不定。一声招呼:“来人。”
    “是。”
    “传老张将今:今晚睡眠,将不卸甲,马不取鞍。”
    刘备并未睡着,听到兄弟的话,觉得这条令传得有道理,在目前情况下,确实应当随时作好厮杀的准备。张飞传过命令后,就躺下去了。多吃了几杯酒,一会儿工夫就鼾声如雷。刘备抬起头来,一看,在闪动的火光之下,张飞这副模样实在有点可怕:面孔墨黑,眼睛半开半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没有睡着呢:只见嘴巴张并,虎须铺在胸前。刘备想,好兄弟,我真佩服你!前脚传令时百倍警惕,后脚马上能打呼噜,好福气!你睡吧,我到外面去散散心。
    玄德一路走出侧营,抬头一看,天空漆黑,心想,幸得是在秋天,几十天没有下雨,否则的话,百姓们更加苦不堪言。营外的地上七横八竖地倒满百姓,刘备一路走,一路当心脚下。心想,让我来听听百姓们有没有怨言。侧耳听了一会,只有呼吸之声,并无谈话之人。刘备心中暗暗叫道:“还好。”信步走来,忽见前面一点灯光。因为是暗星夜,别说一盏灯光,即使一点香火也老远就可以看清。刘备有意无意地向这灯光方向走去。走近一看,并非一间瓦房,原来是个坟堂屋。在古代,筑了一座坟墓后,外面造几间房屋,供守墓人住宿。正好这个看坟人白天是在这里的,晚上便住到霸陵村去了,事先点好一盏灯,差不多正好可以点到天亮。刘备一看,原来是一所坟墓。穿过坟堂屋,见里面-座坟墓,坟前一块墓碑。皇叔凑近墓碑,一看,上面凿着几个字:“刘表景升之墓”刘备一见这几个字,顿时两腿发软,鼻子发酸,眼泪夺眶而出。刘备的哭是颇有名气的!现在败到如此地步,就是不爱哭的人也要流泪了。顿时,皇叔双膝跪下,哭叫──声:“啊,兄──王啊……小弟未知兄王坟墓在此。倘然事先知晓,定然备了三牲前来祭奠兄王。自从兄王归天之后,大公子刘琦病倒江夏。你的小儿刘琮,只因听信蔡瑁之言,瞒过小弟,暗自降曹。小弟未能保住兄王基业,有负兄王重托。如今小弟带领新野、樊城两县子民,兵败到此。兄王在天之灵,万一贼兵杀到,伏望兄王保全四十万子民太平无事,就是让小弟一人千刀万剐,我死也心甘情愿的了!”
    刘备伤心地哭泣而言,泪如雨下。毕竞年纪也不轻了,今年已经四十九岁,年将半百之人,尤其败了一个月,路上辛苦,心中愁闷,身体本来赢弱,现在过度伤心,一时支持不住,突然眼前一黑,咽喉噎注,昏倒在墓前,人事不省。如果旁边有人呼唤,很快就能将他叫醒,现在四周无声,那就要过相当一段时间才能苏醒过来。
    你晕倒在坟前不醒,营里的张飞倒醒过来丁。本来张飞喝了酒之后睡得很死,就是你在耳上敲锣都不大会听的。今天他也心事重重,除了担心曹兵杀到之外,还挂念着刘备这样伏在桌子上睡着了要着凉的,现在秋寒入骨,不可大意。一个人穷虽穷,败虽败,身体要当心。所以他突然梦中跳醒,眼睛闭一闭,重新除开来,头脑还未清醒,嘴里先在叫了:“大哥,要睡到里边去睡,外面要背冷的。”
    一听没有回音,转过头来一看,桌上人也不在了。张飞以为大约大哥觉得冷,已到内帐去睡了。于是跳下躺车,“登……”往内帐走去。推开内帐门,轻轻跨到里面。内帐地方不大,一张桌子、一张床。不管有人无人,天一黑,值帐小兵便把蜡台火在帐内点好。张飞一看,行军床的帐子两边挂起,床上空无一人。这一下三将军着急了,大哥哪里去了?回出内帐,问小兵,可曾看见我家大哥?弟兄说,只见皇爷出侧营去的,不知到哪里去。张飞想,我睡着了这么一会儿,不要大哥去寻死路啊?!倘然大哥有什么三长两短,别说老师回来要间我的罪,就是我自己也对不住大哥。因此,连忙按照小兵所讲,跑出侧营,在黑暗今高声喊叫:“大哥!兄──长──!”
    一路喊,一路往树林跑,只见前面一点灯光。张飞想,大哥会不会到那里去了?他心情烦闷,走出去没有数的。于是就从躺在地上的百姓们的空隙中穿过,直往灯光方向走去、到那里一看,原来是三间坟堂屋。穿过屋子到后面,只见一个坟堆,坟前一块墓碑。张飞目光好,借着屋内射来的一线光亮,一下就看清,“刘表景升之墓”。原来是老大王的坟,那大哥肯定在此。正想定睛向四下搜寻,刘备在他的脚边也苏醒了,喉咙口的气在回过来:“呢!哑!”
    “喂!”张飞低头一看,黑楚楚的一段,什么东西?
    刘备还未完全清醒,嘴里就在哭了:“兄王……”
    张飞一看,果然是大哥。要想弯下身子去搀,再一想,慢。人家都说我大哥善哭,我倒也要仔仔细细来听他哭一场呢。所以站在旁边,一声不响。
    刘备刚刚醒来,糊里糊涂,也没有察觉到兄弟就在身后,从地上爬起来,还在自说自话:“兄王,小弟之言可听得否?若能保全四十万子民太平无事,小弟一人千刀万剐,死亦心甘情愿也!”
    张飞暗暗叹了一口气,心想,我老师本事这么大,都保不住四十万老百姓,你去同死人商量有什么用?你相信鬼神,我却不信,今天倒要与你开开玩笑呢。张飞两个指头把鼻子一捏,这样,声音可以改变一些,轻轻叫一声:“贤弟!”
    刘备此时神思恍惚,视听模糊,分不清声音的南北东西,以为是坟里的刘表在开口了。忙问道:“莫非兄王?”
    “正是愚兄。”
    “小弟的说话,兄王听得否?”
    “愚兄听得清楚。”
    “那末,可能保全子民无恙?”
    “这班子民劫数难逃,总要死的。”
    “啊呀,这便如何是好?”
    “请贤弟速往东南逃生。”
    “唉!我家军师临行之时嘱咐小弟往东南逃生,如今兄王也是这般指点,如此看来,阴阳一体也。”
    张飞见大哥真会相信,心中乐不可支,不由得露了马脚:“此话乃是军师讲的。”
    “阿?”
    “大哥!”
    “啊呀,……”原来是你这匹夫!
    “大哥,我家老师本领如此高强,尚且没有办法可想,老大王已经过世,还有何用?快快回营去吧!”说罢,一把将刘备拖起来,转身走出坟基,一路回营。回到营帐,张飞把手松开。刘备在椅子上坐定,张飞往躺车上一坐、:
    “大哥,你快睡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刘备哭了一场,觉得头晕脑胀,浑身疲惫不堪,但是仍旧不想睡觉。还象刚刚那样,往桌上一撑,眼睛闭上,假装睡觉,安安张飞的心。因为刘备是背对张飞,故而三将军以为大哥在动脑筋呢。心想,你不睡,我也跟你不睡。否则,我眼睛一闭,你又不知要跑到哪里去了。张飞坐在躺车上一声不响。
    此时夜幕更深,听得外面已打三更。“呼──”一阵秋风吹进帐米,刘备觉得一凛。抬头一看,只见帐外进来二十名家将,个个手提绿纱灯,后面一人龙冠龙服,方面大耳,三缕青须。刘备一看,呀,是哥哥嘛:你不是已经死了吗?刚才我还到你坟上哭了一场呢!莫非你没有死,是讹传凶讯?刘备要想叫声兄王,但咽喉堵塞,叫不出声。你还未开口,你家老兄倒先说话了:“贤弟,曹兵随即便到,请贤弟速带子民往东南逃生,迟则为虑!”说罢,袍袖一抖,二十名家将候然而去;刘表痰嗽一声,转身欲走。刘备想,你怎么这就走了?至少要将你现在的住址告诉我,我以后好来看你啊!玄德一急之下,竞叫出一声来;“兄王休走也”边喊,边伸出右手一把将刘表拖住。
    “哎哟哟,大哥啊,俺是你兄弟,不是兄王!”原来刘备-把抓住了张飞的手。
    “啊哟!”刘备醒过来。“原来一场梦出。”
    “大哥,做了个梦阿?”
    “正是。”
    “梦见了什么?”
    刘备如此这般地讲了一遍。张飞笑笑,说:“大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方才在老大王坟上哭了一场,因此会做这样的梦,此乃心悸,不足为信的。”刘备觉得兄弟讲得不错,所以也并不介意。张飞突然跳起躺车──
    “哎哟!哎哟!”
    “三弟,何事?”
    “俺要去撒尿了。”
    刘备想,你又不是小孩,便说:“你去就是了。”
    张飞匆匆出侧营。到隐蔽之处,解尿完毕、正经回来,忽听顺风传来“瞪!当!”隐隐炮响。三将军登高-望,只见西北方火光冲天,刀枪林立,在火光中闪闪烁烁。张飞如此猛勇之将,此时也有三分紧张。连忙奔回寝帐一一“大哥,不好了!”
    “三弟怎样?”
    “贼兵贼将杀来了俄!”
    “阿!”刘备大惊失色,“此话当真么?”
    “大哥,你来观看!”
    一把抓住刘备的袍袖,拖着往外就跑对西北方一指:“大哥,你看呐!”到营外面处,松开刘备旅着三塔须,刘备只见西北方漆黑-片,翘足观望:“三弟,贼兵贼将在哪里?”
    “贼兵贼将么……”张飞呆了。声息全无。
    刘备这下有点光火了,埋怨张飞:“你刚才在坟前开玩笑还则罢了,现在这个事情也好寻开心的!你一声”贼兵贼将来了”,我被你吓死了怎么办?
    张飞想,这样看起来-个人只能一辈子老老实实,开了一次玩笑,人家就把你真的也当假的了。方才你大哥睡着了做梦,我清清醒醒,眼睛都没有闭过一闭,绝不会是睡眼惺忪,眼花缭乱的。但是,现在事实上曹兵无影无踪,我有口难辩,算了!就说:“大哥,那末就算小弟的不是,回营去吧。”
    两人正要回营,突然“瞪!当!”,炮声比刚才更清晰了。张飞回头一看,火光比刚才更亮,分明是曹兵来了。
    “大哥,你就看吧!”
    这时不用你张飞解释,刘备不是聋子,也听见炮声了。回头一望:“啊呀……贼兵贼将果真来了:三弟,这,这……这便如何?”
    张飞虽然心中也急,但是知道大哥急不起的,真的急坏了不得了。故意安慰道:“大哥,你放心便了,贼兵贼将到来,自有小弟在此。”
    那末,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因为此处乃是山地,大小山头很多。张飞初次发现的曹兵,是他们队伍的尾巴,前面的大部分人马已绕到了一座山头的背后;等他把刘备拉到营外时,那段尾巴也到了山后。因为全是马队,行进速度很快。隔了一座山,自然炮声听不见,火光看不见了。后来,刘备把张飞埋怨了一通,又过-段时间,曹兵的头队己转到山前,因此炮声又响,火光又起。就是这么回事情,没有什么别的奥妙。
    张飞见情况危急,便对刘备讲:“现在去叫人已经来不及了!大哥休赶快亲自到大帐击鼓,我来点炮。”
    刘备匆匆往营中奔去。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