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保子民刘泌殉难 战曹将玄德遇险-卷四 长坂坡-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四 长坂坡
第二回 保子民刘泌殉难 战曹将玄德遇险
    第二回 保子民刘泌殉难 战曹将玄德遇险
    刘备匆匆奔上大帐,两柄鼓槌抓到手中,拼命击鼓,“咚……”鼓声急迫,张飞在营外,那里早有一尊号炮放着,三将军点旺药线,“当──”信炮响亮。顿时一片混乱。当时虽乱,但我说书者要把它一处处理清。
    头队上赵云听见炮响,立即从躺车上一跃而下,整顿盔甲,抓过长枪,钻子一点,飞身上马。两位主母上芦轿车,甘夫人在前,糜夫人怀抱小主阿斗随后。刘禅虽是甘夫人所生,但是常由庶母抱着,箱笼物件装在车后。起子龙带五百兵在后保护。糜夫人的车子旁边,有糜竺、糜芳二位大夫相随,兄妹之间说话比较方便。小兵推动车辆,直往东南赶路。
    中队上人最多,一万左右弟兄起营拔寨,一切行装、军需装载车辆,推的推,拉的拉。刘备卸下龙冠龙袍,改作差官打扮,手捧两柄黄金锏。旁边张飞在马上怀抱长矛。所有文武紧随皇叔周围,跟着头队往东南赶路。
    第三队便是老将军刘泌,金盔金甲,手执金刀。旁边外甥刘封,银盔银甲,手捧银枪。舅甥两人保护四十万百姓。百姓们跟在最后,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背包负席,扶老携幼。平常赶路都哭声不绝,现在曹兵来到,更是哭冲震天,呦声动地,直震得山摇谷荡。“不好啦,曹兵曹将杀得来啦!快逃命哪!”争先恐后,你拥我挤。任你道路宽阔,四十万百姓,哪里一下子走得光,前后足有数里路长。
    后面曹兵到了,就是高览的三万马队,北边道上的军队,马高人大;灯笼的长梗插在背上,灯笼挂在面前,蜡烛火明亮:手中都是长枪、大刀。从十四日追到现在,马不停蹄赶了十多个时辰,终于赶上刘备。冲在前面的曹兵,见路上挤满百姓,连忙一齐扣马。曹兵们们道,刘备肯定就在前面,但是被这几里路的百姓堵住了道路,要捉刘备,必须叫百姓让开。手中家伙对百姓一扬,喊道:“老百姓,让路了!”
    百姓到这个时候倒不怕了,特别是逃在最后面的,反正是横坚横了,再说也没有地方好让。所以回过头来对曹兵看着:“你看好不好让。我让了,前面的不让。你除非从人头上走过去。”
    曹兵一听:“你这嘴巴真会说话!”
    “不是会讲不会讲,就是这么回事嘛!”
    “不让的话,咱们要动手杀了!”
    “那也只能凭你的良心了!”
    “好,那末看刀:”说罢,举刀在百姓头顶上“呼,呼”掠来掠去,枪在头顶上舞动,吓吓他们。
    老百姓见他们这样,以为他们不敢杀,胆子就越来越大:
    “你要杀咱们,咱们有老将军保护的。”
    曹兵根本不管你什么老将军小将军,他们之所以不杀,是因为还未接到命令。队长吩咐手下;“你去禀报先行将,对这批老百姓怎么办?”这个曹兵圈转马头,往后面扫去。到高览马前,跳下马道:“报禀先行将!”
    高览在马上象牛那么一条,手中的开山斧有半个车轮大小。见小兵来报,将马扣住。
    “何事报来?”
    “回先行将,我们要追赶上前捉拿刘备,可是被几里路的老百姓拦住了去路。请先行将定夺!”意思是,不杀百姓就捉不牢刘备──这批百姓就死在这报事兵手里。
    高览想,丞相发令时对我眨眨眼睛,叫我对这批百姓见一个杀一个。现在他们挡住我追赶刘备的去路,更加非杀不可了:
    “来,传本先行将令,与我大队前冲!”
    既然是冲锋,别说是百姓,哪怕刀山剑林也要奋勇上前。高览用这“冲”字来代替那“杀”字,算是好听一点。
    小兵重新上马,回到队伍前面传令:
    “弟兄们听了:先行将有令,叫咱们大队前冲!”
    曹兵听到这条命令,可以放手杀百姓了。但是所谓“头难头难”一开始总还有点手软,一面马往前面冲,一面嘴里喊道:“呔老百姓们闪开了!”
    老百姓还以为他们不敢杀的,仍旧回答道:“跟你说没有办法让的!”
    “那咱们动手了!”
    “随你们的便吧!”
    曹兵还是刀掠来掠去,枪吞吞吐吐,但是刀枪之上毕竟是不长眼睛的,现在又是黑夜之中,灯笼的光线能有多少!一刀掠过去时,那边一个百姓的个子比较高,刀口正好在他太阳穴里,只听“喀嚓”一声,这百姓脑浆直迸,跌倒在地。照这么说,长的长吃亏罗?矮的也没有便宜占的,踩都要踩死。这种乱军之中还有什么吃亏、便宜可言,任何身材都不会有什么好处的,只有希望不要遇到这种场面。眼前一个人被劈死,那只角上的百姓都惊叫了起来:“怎么,你们真的敢杀人!”
    曹兵一看,反正已经杀的了,杀一个也是杀,杀光他们也同样是杀。于是提足杀性,绝灭天良,挥动武器,刀劈、枪刺、钻打、杆敲,如砍瓜切菜相仿,只见脑袋象滚西瓜,鲜血象飞浪花,物件象播谷种……人群象倒篱笆……曹兵边杀边冲,杀一批,冲一阵,马蹄在死尸、活人身上践踏蹂躏。
    这时的老百姓都剧哭剧叫了:“不好睐,老将军救命哪!贼兵贼将杀人啦!救命哪!”
    当然,四十万百姓-下子是无论如何杀不完的。哭叫声传到前面,刘老将军虽然听见,但听不清他们在叫什么,毕竟年岁大了,耳目迟钝。而且百姓们原来一直在哭的,现在不过声音急些。所以老将军并没有引起注意。旁边公子刘封听见,觉得这声音不对。在马上回头一望,只见刀枪挥舞,百姓成批地倒下,火光中鲜血飞溅。心想,我们奉军师之命保护百姓,如今子民遭灾,应当去救。娘舅大概没有听见,我来跟他讲:“母舅大人!”
    “外甥儿,怎样?”
    “子民们啼哭喊嚷,乃是贼兵贼将在肆意残杀百姓,我等速去相救!”
    老将军一听,什么,曹兵曹将已经动手杀百姓了?我倒没有注意。单手执刀,撩着银须回头观看。看得刘泌怒火中烧,银须乱甩。心想,曹操,你能成得了天下我无论如何不信!这数十万百姓跟我们皇叔逃了几百里路,就是要想活命,哪里知道,到了此地当阳道,竟会遭到如此的毒手。刘老本是二十年的樊城县令,爱民如子,现在看到这种情况,如何忍耐得住。
    “外甥儿,速速相助愚舅前去杀退贼兵贼将,搭救子民!”
    “母舅大人请!”
    刘泌圈转马头,对人群中叫一声:“子民们让路了,刘泌来也!”说罢,将马一拎,往后冲去。公子在后紧跟。
    老百姓虽然拥挤,看到救星来,大家向两边靠拢,中间让出一条路:“老将军来罗!刘老将军来啦!”
    刘泌直冲到后面,见曹兵在杀百姓,便挥动大刀,把曹兵乱劈乱砍。虽然吃败仗,毕竟是大将,曹兵人虽多,到底是小卒,哪里是刘老的对手,一下子被刘泌杀了二、三十个。曹兵只得暂时后退,“老头儿厉害啊!”纷纷回马逃跑。
    其实,刘泌你何必追赶,只要断在后面,护住百姓就行了。但刘老一时义愤填膺,怒火难遏,竟直赶曹兵而去。追到前面,事情不好了,正好撞着高览。高览发现自己的部卒,都乱纷纷向后逃来,一看,背后一员孤穷老将,须眉雪白。心想,刘备手下没有好将官的,老的老得抖抖瑟瑟,小的小得黄毛末蜕。高览叫弟兄们闪开,自己一马当先冲上前来:“吹!老头儿,住马!通上名来。”
    刘老听到喊声,将马扣住,横刀抬头一看,前面一员曹将,手执开山巨斧。刘泌想,军士杀百姓肯定是你下的命令,我刀上能够劈掉你,就可保全子民。其实,至少要两个刘泌才可以跟他打一打,这家伙是百万大军的先锋将,何等厉害,只有等一下,让赵子龙来收拾他。哪知老将军此时根本不考虑这些,回答高览道:“从奸贼将,你先报名来!”
    “老头儿听着!俺便是丞相帐前头队正先锋高览也!老头儿通名。”
    “听了!本将军奉军师将令,保护四十万子民,樊城县今刘泌是也。”
    “老头儿放马!”
    “贼将看刀!”说罢,刀起盘头,直往高览盖顶一刀。
    高览身体带偏,“老头儿且慢!”起斧头钻子往刘老刀盘上一点。
    只听“当啷”一声,刘老的刀直弹地弹出去,要收转,来不及了。高览手脚快,甩过斧头就往老将军腰里“去吧!”“喀嚓”一斧,挥为两断,大刀落地,尸体翻下,马溜缰而逃。
    公子刘封刚刚赶到,眨眼之间,娘舅已经死了马下。自己知道没有本事替娘舅报仇,圈马便逃。
    高览看得清楚,放声大笑:“哈哈J哈哈!啊哈……”杀了老将,吓退小将。传令道:“弟兄们,与俺大队前冲!”
    曹兵重新冲上来。刘老虽然阵亡,但也救到了一些百姓,逃得快的,在前面四散而奔。
    公子刘封本领不强,脑筋不错。心想,看来杀死娘舅的大将,只有叫三叔张飞与他交战,还能取胜。因此直往中队而来。其实,现在不是替你母舅报仇的时候,每个大将都各人行各人的职责,你去一搅,就把阵脚搅乱了。刘泌一死,第三队就算完了;你到中队去一叫,中队也完;再到头队,头队也散。刘备的三队人马,被公子这么跑几趟,全部跑光。
    中队上的刘备与张飞、众文武等,距离百姓更远,加上后面各种车辆的声音相当嘈杂,所以起初根本不知道曹兵在杀百姓。现在曹兵两次冲锋,百姓的哭叫声更响,距离也比较近了一些,有些文武听到了,觉得后面的哭声不对,估计是曹兵在杀百姓,要想同刘备讲,被张飞摇手摇掉的。三将军也觉察到后面情况不妙,但是故意不响。心想,若被大哥知道,定要叫我去相救;我一走,大哥就有危险,这中队就要散掉,虽然还有不少文武在此,但都起不了大作用。刘备一则是被众人围在中间,二则是心事重重,所以尚未注意到后面情况的变化。
    就在此时,公子刘封赶到:“父亲住马!父亲慢走!”
    刘备听到儿子的叫声,立即将马扣住。公子已经赶到他面前。刘备见他惊慌失措,便问道:“儿啊,何事惊慌?”
    “啊呀,父亲,贼兵贼将滥杀子民,母舅大人前去救护,不幸被贼将所杀。孩儿无力抵挡,只得前来禀报父亲。请父亲速派三叔前去相救子民!”
    皇叔一听,百姓已经遇难,刘老将军已经捐躯,我在前面一点都不知道!定神一听,果然后面传来了惨叫之声。刘备对文武看看,我气昏了没有听清,难道你们也都没有耳朵?如果你们早点同我讲,我马上派兄弟去,百姓可以少死不少。众文武对他望望,我们早想告诉你了,被张飞摇手摇掉的。刘备回头叫一声:“三弟!”
    “大哥。”
    “速速前去相救于民。杀了贼将再来保护愚兄也不为迟。”
    “大哥,小弟去不得!俺奉军师将令保护大哥,不可擅离职守。”
    “嗳!三弟,子民们如此哭叫,难道你竟见死不救么7”
    张飞想,你阿哥早听我的话,百姓可以不死。因为你与百姓分为两处。到现在我只有保牢你!这不是我张飞没有良心。便说道:“小弟无有本领相救。”
    刘备想,我虽然吃败仗,但你的本领没有败掉,曹将中能有几个是你对手?你不能救,还有谁能救?百姓如此惨叫,时间不能耽搁。你不肯去,我也不要你保护了。
    “三弟当真不去7”
    “小弟不去。”
    “果然不去?”
    “不能前去。”
    “那末待愚兄前往。”
    刘备想吓吓张飞,以为他听说自己要去,肯定说“与其你去,还是我去”。
    不料三将军现在唬、吓、骗都不吃。张飞想,你有什么本事去救?别说碰到厉害的大将,一般的也吃不消。所以张飞对他笑笑:“大哥,你要前去,去就是了。”
    刘备此时无可奈何,话已说僵,只得自己去了。所以马头圈转,招呼公子;“儿啊,保护为父同去相救子民,杀退贼兵贼将。”
    “父亲请了!”
    老子在前,儿子在后,两匹马直奔西北方向,一面喊道:“子民们让路,刘备来了。”
    “皇爷来啦!”百姓们往两边闪开。
    刘备头都不回,渐渐去远了。
    张飞这时紧张了。原以为大哥不敢去,不料真的去了。连忙高声喊道:“大哥,回来,待小弟前去!回来!回来!──啊呀,不好!”
    连叫数声没有回音,张飞急忙圈马追了上去。
    不料,已经来不及了。刘备没有笔直走。因为刘备想,孔明说,西北方是死路,东南方是生路,我不要与阿戆斗气把性命斗掉了。那末回去吧。又不行,要被阿戆耻笑“我晓得你不敢去的,只好回来”。一想,有了。马往横里一钻,准备找一个隐蔽地方,或者树林,躲到天亮再讲。刘封也跟着往横里跑。
    张飞以为大哥是笔直跑的:所以一直往前追去。两人走了岔路,再要重新碰头就要相当一段时间了。
    刘备、张飞一走,中队就此完蛋。一是没有了主心骨,人心涣散;二是曹兵第二次冲锋来势更猛。百姓潮水般地向前涌来,一万军队全被吞没。弟兄们丢下军车,四散逃窜。文武们的马屁股上受到撞击,狂奔乱跑,无法控制,纷纷落荒而走。转眼之间,一个中队便冲得无影无踪。
    再说刘备,一离开张飞就有危险。曹操在襄阳发令时,命一百多员偏、稗、牙将各人领兵五百,从各条大小道路往当阳而来。因此,你走错了路都会撞着敌将。刘备还未找到藏身之处,只听得一声呐喊,横里冲来一标人马,火把通明,尽管刘备改换了服饰,毕竟你与曹操过去同过事、认识你刘备的人很多。只要有一两个小兵认出来,大家马上都知道。
    “拿刘备啊!──”刘备看见敌军,要想回马走,已经来不及了。曹兵“哗──”一拥而上,把他团团围住。还好,刘封尚在包围圈外,公子急忙扣住马匹,远远观望。刘备住马一看,前面一个曹将,金盔金甲,手提金刀、面孔陌生,便喝道:“呔! 从奸将,竟敢在孤马前拦住去路,好不知生死?与我报上名来!”
    “呔!刘备听了,本将军乃丞相帐前陈泰便是。”
    刘备一听,陈泰?从未听见过。刘备这点勇气有的,别说是碰到曹将,即使抓到了曹操面前,也不会卑躬屈膝。皇叔剑眉倒竖,龙目圆睁:“从奸将听了,与我让路!”
    陈泰想,有这么便当?今天能碰到你刘备都不容易!哪怕活的捉不牢,捉住死的,你的脑袋也值千两黄金。所以说道:“呀呀呸!刘备,你还想往哪里逃生,速速与我下马受缚!如若不然,本将军金刀无情!”
    刘备知道走不脱了。那末就打了再说,即使被你杀了,也是为百姓而死。便说:“既然如此,贼将你就与我放马I”
    “好,刘备,看刀”
    陈泰刀开四门,对刘备当头一刀。
    公子爷在圈外看得分明,只见敌将一刀劈到父亲头上,鲜血直冒。“啊呀!”父王也死了。圈马便逃。但是耳边听得“拿刘备啊!”“当啷……”唉!父亲已死了,还要捉什么刘备?哪里来的兵刃之声?连忙扣马,回头一看,“嗳哟,还好!”我吓昏了,父亲没有死。因为陈泰金刀劈下来时,刘备起两柄黄金锏用十字花剪刀姿势招架,火光下兵器一闪,刘封以为是血喷出来了。刚才看见娘舅也是一个照面就被高览杀了,所以他吓偏了心了。公子心想,我无法搭救父王,快点去叫三叔。马扫回来一看,中队无形无踪,三叔不知去向。那只有赶奔头队,向赵云求救。刘封往头队而去。
    此地刘备的黄金锏招架大刀,“贼将慢来!”“嚓仓……”,居然把刀架住了。刘备想,既然能够架住,要设法掀开它。咬紧牙齿,“唉!”“喀嚓!”,陈泰的刀弹出去。刘备想,掀开了刀,我也会回手的。
    “照孤的家伙!”对陈泰迎面两锏。
    陈泰连忙收转大刀,“且慢!”刀头往黄金锏上“仓!仓!”拨开。“啊!刘备两柄武器左右荡开。
    陈泰横过金刀,向刘备拦腰砍来:“看刀!”
    刘备又起两柄锏往刀盘上叉上去,“嚓仓……”“哈哈!”皇叔暗暗好笑。心想,曹操手下一千员战将,与我打个平手的大概只有你这个宝货了。我的本领不高,你的武艺也蹩脚,真是花对花,柳对柳,破簸箕相对坏扫帚。刘备想,这样倒也不错,省得到树林中去隐蔽了,跟你打到天亮,亦末尝不可。
    那末陈泰呀,你捉不牢刘备,马上派小兵去叫别人来帮忙呀!那他无论如何不肯的,这样的特等大功,岂能让与他人。心想,我虽然一下子捉你不牢,但打到后来你精疲力尽,跌下马来,就可将你生擒。
    果然,陈泰毕竟是个将,本事蹩脚是从小学僵了,但是经常作战,有长力的。刘备起初不错,打到后来,力气渐渐不支。从虎牢关之后就很少打仗,反正有两个兄弟在身边,遇到敌将根本用不着自己动手,总是云长、张飞出马,所以本事越来越迟,加上现在是孤身一人,没有后盾,也无人助威,越战越怯,而曹兵们喊杀连天,叫得他心惊肉跳。心想,他们不需要叫人来帮忙,我也已经完了。本来两人一来一往,平分秋色,后来刘备招架三下,只能回手一次。到最后,只有招架之能,无有还手之力。陈泰的金刀上下左右砍不停。皇叔招架得气喘吁吁。“喔呦,慢来。”“喔呦,且慢!”──当然,打到这个地步,是要打上相当一段时间呢。
    再说刘封往头队赶去。头队离后面更远,尤其子龙,奉命保护主母小主,其他哪怕天坍下来都不管。五百小兵在他马后,臂膀挽臂膀,象活的照墙这么一堵。赵云在二辆芦车后面点马而行。刘封赶到头队,远远就喊道:“子龙将军住马!赵将军慢走!”
    赵云听见喊声,扣住马匹;车辆和部队都停。子龙回头一看,是皇叔的干儿子──
    “公子,呼唤赵云何事?”
    “哎呀,子龙将军,不好了!贼兵贼将残杀子民,我家母舅为救子民,不幸阵亡;父亲被敌人包围,三叔不知去向。请子龙将军速去相救父亲!”
    子龙一听,三将军那,军师把皇叔交给你,你怎么不曾好好保护?莫怪军师要把主母、小主交托给我。按理来说,君有难,臣救驾;皇叔遇险,我应当去救。但是我一走,两辆车子出了问题,我如何向军师、皇叔交代?孔明先生说起来,我只叫你保护主母、小主,刘皇叔是三将军的事,与你无关。想到此时,便对刘封说:“公子听了,主公有翼德三将军保护,料想无妨;赵云奉命保护主母、小主,不便抽身──军士们,车辆推动。”
    车子刚要推动,车上甘夫人已经听得清楚,立即吩咐:“车辆停下,有请赵将军!”
    子龙听见主母传唤、立即到车子旁边。照理要下马、撂枪,跪在车辆面前,听候主母吩咐,现在只好马虎点。子龙把枪拄鸟翅环上一架,身子一例,把手一拱:“车辆上二位主母,现在乱军之中,末将甲胄在身。不便下马,马上有礼了:”
    “将军,我儿道及皇叔身遭危险,请将军速去相救!”
    “这个……”子龙想、主母的吩咐,本应服从,但是军师重托,我只能违抗一下主母之命了。
    “主母听了,并非末将违命,因受军师之托,不能擅离主母。三将军定在找寻主公,请主母放心便了──车辆推动。”
    “嗳!将军,皇叔若有三长两短,我等何必活在人间! 将军速去速来,定然无妨。如若不去,我就撞死在你马前。”后面车上的糜夫人劝说子龙,说:“赵将军你是好心,我们也明白,但是救人如救火,看我份上、免得姐姐出车辆拼命舍身。”赵子龙感到十分为难,如果去,车辆出问题,头队与二队、三队一样,被敌人冲光,我要受军法处置:若硬是不去,主母真的跨出车辆,撞死在我马前,我也吃罪不起。真是进迟两难。旁边两位糜大夫也与妹子一样劝说赵云:“子龙将军,你龙驹马快得很,还是去一趟,让两位主母也好安心。”
    子龙无可奈何,也罢。说道:“请问二位主母,末将去后,车辆交与何人?”
    甘夫人说:“有公子刘封在此。”
    公子毕竟年轻,不懂进出,听主母说有他在此,一时忘乎所以。心想,我本领虽则与你赵将军差得远,但我也称为赛赵云,你是银盔银甲,银枪白马,我也同样如此。尽管你武艺高强,但在没有事情的时候,强与不强是一样的。我只要学你的样,跟在车后点马而行,人家远远望来,以为是你赵将军。刘封想得天真,对着赵云招拍胸脯:“子龙将军放心好了,有我在此!”
    赵云真是又气又好笑,心想,好吧,你见人挑担不吃力,那末,让你试一试,恐怕这副千斤担搁到你的肩上,你别说挑了跑,连站都站不直。我只希望一点,在我回来时、你把二辆车子原封不动交给我,我已感恩不浅了。便对刘封说:“那末公子听了,赵云前去相救主公,去去就来。末将回来之时,务请公子将二辆车辆交还赵云,末将感恩非浅;倘有三长两短,赵云定不与你甘休:”最后一句也只是警戒警戒他,真正出了事情,也拿他没有办法的。
    子龙回过头来告别两位主母:“二位主母,末将相救主公去了。”
    甘夫人说:“如此方为忠良。”
    赵云想,这忠良是难做的,我是不得已而为之。马头圈转,鸟翅环上长枪端起,对人群中高叫一声:“赵云救主去也!”说罢,将马一拎,“啊达……”向西北而去。
    哪里知道,你一声“赵云救主去了”,引起了极大的惊恐,一是以为刘备发生了不知怎样的危险;二是担心此地怎么办。所以顿时“哗──”一阵鼓噪。旁边有一个人听错了一个字,便是刘备的小阿舅糜芳。他往往容易缠错,所以绰号就叫“缠错糜先生”。他把赵云说的“救主去也”听作了“投主去也”心想,你去投主,当然是投奔曹操、而且刚才赵云为了保护主母、小主而不肯去救刘备,糜芳认为是他故意见死不救。心想,大概这次一败,他认为妹夫没有翻身日子了;现在主母逼了他去,他没有办法,索性叫声“投主去也”。我碰到皇叔和三将军一定要告诉他们,赵云叛变投敌了。这家伙也不问问旁边的阿哥糜竺,赵云是不是这样讲的。由于他的瞎缠,差一点惹出大祸来。
    赵云一走,刘封吩咐车辆推动,他在车后抱枪点马而行。他以为赛赵云可以代替真赵云,事实上没有这么便当。首先五百小兵就没有士气了,而且此时曹军正是二次冲锋,冲垮了二队往头队来。本来五百小兵可以挺得住,现在知道马背上的是“滑头货”,就感到浑身无力,缺乏信心,背后的人拥撞上来,有几个小兵手臂一松,往边上一缩。好了,五百兵只要有几个人缩一缩、让一让,这堵墙就有了几个缺口,象河堤决口一样,立即被人流冲垮。刘封和两位糜大夫的马屁股上受到撞击,向前乱冲,三人扣不住辔头。车夫撞倒的撞倒,逃走的逃走,二辆车子“哗郎当”翻身,两位夫人和小主从车子里翻了出来。糜夫人首先还要保护好儿子刘阿斗。其实,如果后面的败卒、百姓拥上来,连你都要一起踩死。在这紧要关头,幸亏刘备的人缘好,逃在前面的汉兵、百姓,看到车子里的主母小主翻出来,挤命用身体往后抵住。但是男的还不能去搀的,男百姓忙叫自己老婆上去救主母。这女百姓动作很快,上去就把甘夫人拦腰一抱,随着人流向上首边避过去。同时,另一个女百姓把糜夫人和阿斗一提,力气哪里来的,自己都不知道,随着人流向下首一避。说起来很方便,左右分开,但是寻的人苦了。赵子龙冲杀一昼夜,枪挑五十四员曹将,就因为两位主母分开了。车子上的箱笼物件踏得满地。三队、二队和头队全部冲光。赵云还加在梦中,以为头队在这一点时间里大概还不成问题。而且等他赶去救刘备,皇叔倒早已转危为安了。
    不提赵云,单说另-个人比你还要着急,就是三将军张飞。阿戆早在你赵云前面,四下寻找大哥:龙驹马速度很快,一个大圈子兜下来,寻不到大哥。张飞想,这样找法不好,地方太大,人太多,天又黑,我寻到东南角。大哥在西北九,找到死都找不到的。找人也得想个办法。张飞-动脑筋,想出一个“织机式”:象梭子一样,横向来回,曲折穿梭,从东北边山脚下向西南角扫,跑到跑不通,再回过来……心想,我马高人长,这样跑总会被我看见的。考虑停当,马在当阳道上来回穿梭。到处都是曹兵,张飞看见就戳。关羽只杀大将,不杀小兵,他什么都要杀的。而且人家的长枪有留情结,一只能捅一个,他的蛇矛没有留情结的,直捅到底。张飞力气大,刺一个连一个,有时往人密的地方刺下去,一矛穿通两三个。矛上死尸太多了,才用战靴往死尸背上一脚,将矛一收,死尸象抹光草杆似的一串捂下来。张飞边跑、边杀、边找。突然,一员大将骑着马从他左边擦肩而过。张飞知道定是曹将,因为刘备手下一共只有几个将。一看就有数的。其实,这员曹将非是旁人,正是高览。你在找刘备,他也在找刘备;你要救,他要捉。高览倒未曾注意到张飞。张飞眼快手快,勒住马匹,回身向高览右腿一矛刺去。
    未知高览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