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张翼德两次救驾 赵子龙初冲当阳-卷四 长坂坡-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四 长坂坡
第三回 张翼德两次救驾 赵子龙初冲当阳
    第三回 张翼德两次救驾 赵子龙初冲当阳
    张飞向高览右腿一矛刺去,若是一般的角色,早就中矛落马了,高览毕竟是名将,久战沙场,对突如其来的行动他知道如何应付,只见他坐在马上高举巨斧,钻子朝下,矛尖刚到右腿边上,他这一对铜铃大眼的余光已经带到。高览想,刘备手下的将都是刁滑之辈,打仗专讲发冷枪的。高览动作极其敏捷,立即圈起右腿,起斧钻往矛尖上“当仓……”点上去。一时哪里点得开!张飞矛上吃到分量,双臂用足十分力气,“当啷……”往上抬。两柄武器卡住。
    张飞这条矛,三国中称为一杆秤,五十斤起花,六十斤也可以称,一百斤时称秤砣到秤梢上。许多名将的武艺都要到他这杆秤上来衡量一下,如:虎牢关的吕布,西凉的马超,古城时自己二哥云长,包括今天百万曹兵的头队正先锋高览,等等,都在这杆秤上掂过分量。现在高览的分量足足一百斤,张飞心想,大哥若然遇到这曹将,一百个刘备死掉五十双。高览也在想,刘备手下蹩脚将多,现在后面这个是谁?我用足力气竟点不开他的武器!如果此人保护刘备,我难以生擒玄德。瞪着钢铃大眼回头一看,正好张飞也抬起头来,睁大环眼对他看,四只大眼睛碰头。高览一看,原来是张飞,怪不得厉害。张飞一望,原来是高览,果然不错。大家心里都佩服。但张飞是在拣外快,戳一矛试试看,戳得到赚,戳不到就算,没有心思多打,找大哥要紧。高览也不高兴多打,心想,我现在先要捉刘备,捉牢刘备后,再同你打上一日一夜!张飞想,救到大哥后,同你打三天三夜!大家收回武器,背对着背跑开。跑了一段路,高览心想,张飞到底不错。回过头来看看。张飞想,高览真乃河北名将,话不虚传。也回过头来望望。自己人看见了是“再会再会”,敌人相见怎么样?骂山门!高览骂一声:“呔!你这黑脸张飞!”
    “嘿,你也是黑脸!”
    高览想,我倒忘记了,我自己也是黑脸。骂了一句,大家各走各的路。
    高览找刘备没有找到,张飞倒找到了。三将军马扫过来,听得一片呐喊之声:“拿刘备啊──”张飞一听,知道大哥肯定在那里。冲过来一看,见大哥被贼将劈得只能招架,无法回手,而且只听得刘备一面在招架,一面在叫“喔呦,慢来!”“喔呦,且慢!”
    张飞想,只有你打仗打得叫“喔呦呦”的,坍了我们两个兄弟的台。对这曹将看看,你这家伙连我家大哥都打不赢,你今天不死,明天也稳死的。但是阿哥已经打得发急了,让我先来安慰他一下。张飞反正天生喉咙响,高喊一声:“呔!大哥不必惊慌,小弟老张来也!”
    “小弟”二字是叫给大哥听的,“老张”二字是叫给敌人听的。
    曹兵听见这一声喊叫,立时四散而逃。
    张飞马还未到,先大叫一声:“贼将看枪!”其实还距离一段,虚张声势。
    陈泰听见张飞到,而且家伙已经搠过来,连忙回头观看。你后脑上不长眼睛的。刘备本来只招架,不还手,现在听到兄弟来,立即吊起一股虎劲。一看陈泰扭过头去,心想,莫非你后脑上装铁板的?我倒不相信。马冲上来,“照孤的家伙!”往他后脑两锏。
    陈泰来不及回过头来,“咯!啡!”,脑袋开花,脑浆直进,刀“当啷”,人“得儿……啪”溜缰马“啊达……”──刘备一生一世战场上就打死过一个人,就是陈泰。这家伙也算死得运气,死在昭烈皇帝手里,因此我今后还要提到他,如果死在别人手里,这种蹩脚将根本没有人记得他了。刘备第一次打死敌将,得意得不得了。见张飞过来,他眉飞色舞地说:“三弟,你看这贼将被愚兄打死了,愚兄本领如何?“
    张飞想,你刚刚在发急,现在又要吹牛了。便说道:“大哥,你的本领不差,老张听到你在叫喔呦呦!”
    “啊?”原来都被他听见了。
    “大哥,快走吧!”
    “三弟请。”
    张飞在前开路,领着阿哥从横路上扫出来,往东南而去。
    路上百姓很多,看到刘备来,都哇喇哇喇地喊:“皇叔哎,带咱们一起走哎。”
    张飞不住地招呼刘备:“大哥,你跟着小弟!“”大哥,你不要去管他!“一面叫,一面马在前面跑。
    刘备被老百姓叫得心软了。心想,我把他们带到了这里,结果他们仍旧遭难,如果我问都不问,自顾自跑,岂不要被百姓咒骂,说我假仁假义、见死不救:所以连连高喊:“三弟慢走!三弟慢走!”
    张飞没有听见,径直往前驰去。刘备将马扣住:“子民们,皆是刘备不好,连累尔等背井离乡,奔波避难,在此当阳,又遭曹兵屠杀。如今跟随刘备同往东南去吧!“
    岂知你刘备一刻也不能离开张飞。此时,各路曹将越来越多,越追越近了。老百姓不懂军事知识,看见刘备就喊:“皇叔,皇叔!“等于在叫给敌兵听‘突然,从横刺里冲过来一标军队,”拿刘备哦!“”捉刘备啊──“百姓四散而逃。刘备发觉不对,要想往前跑,来不及了,已经被曹兵团团包围。皇叔抬头一看,迎面来一员曹将,遍体盔甲,胯下青鬃马。刘备想,这下不会再那么巧,仍旧碰到陈泰这种鳖脚货了。
    果然,从这员曹将手中的家伙就可以知道他本领不小。他手执一柄金顶罩阳槊。分量共有一百零四斤,顶上面一百零八颗刺,每颗刺五寸长,半斤重,共合五十四斤;一根柄要有一丈二尺长,也要三十斤重;上面一个金顶──实际是铜的,重二十斤。共重一百零四斤。曹操手下的五虎弟兄,老大叫淳于琼,老二叫淳于安,老三叫淳于普,他是老四,叫淳于导,还有个小兄弟叫淳于吉。最小的却死得最早,在刘备兵败汝南时,周仓失守羊角尖,赵云大战磨盘山,枪挑淳于吉。弟兄五个都用这一武器。这柄家伙,哪怕不用力气丢下来,也要一百零四斤,可以把你脑袋钉得象马蜂窝一样,何况凡是用这种武器的人,都是力大无穷的猛将。
    刘备明知吃不住,但又跑不掉,戆兄弟眼睛一眨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但皇叔还是正气凛然,横眉暴目:“呔!从奸将通上名来!“
    ”刘备听了,大将军复姓淳于,名导。你速速与我下马受缚!“
    刘备想,死就死,下马受缚谈都不要谈:“贼将休得狂言,只管放马便了!“
    ”刘备照打!“说罢,舞动金顶罩阳槊,向刘备当头一架,只用五成力气。
    刘备仍旧起两柄黄金锏剪刀式招架。”且慢!“”当啷!“武器一碰,刘备就两臂发抖,无论如何抵挡不住。
    淳于导为了要捉活的,所以力气慢慢地加上去,六成、七成……逼得你丢掉武器,下马受缚。
    刘备一面招架,一面高叫:“谁来搭救于孤?谁来相救于孤!“
    正在这紧要关头,救星来了。那一边冲过来两员大将──
    ”刘兄请!“
    ”龚兄请!“
    原来是刘辟、龚都二人。中队冲散后,他们在乱军中横冲直撞,准备寻到刘备,然后一起往东南赶路。这两个人本领也平常得很,所以一搭一档,不肯分开,这样还可以抵挡敌将。现在听到曹兵在叫”拿刘备“,方始看见皇叔已被敌人包围,而且十分危险。两人虽则本领一般,但跟随刘备多年来,一向忠心耿耿,所以毫不犹豫,两匹马冲进包围圈。刘辟手脚来得个快,招呼都不打,就往淳于导脑后一刀。
    淳于导听得风声响,知道有人救驾。心想,你这孤穷将要末早点来,要末晚点来:早来,我还未碰到刘备,尽管跟你打;慢来,刘备已被我捉牢。现在正是尴尬时候,我如果不招架,即使我把刘备打死,我自己也完蛋了。与刘备同归于尽,我不愿。所以旋转身来,起钻子往刘辟的刀上招架。”且慢!“”当啷!“一声,刘辟大刀弹出。淳于导想,那末就先杀掉了你,再捉刘备。横过槊来,往刘辟拦腰一架。
    刘辟收转大刀都来不及。幸亏旁边还有龚都,甩起大刀就往淳于导脑袋上一刀,淳于导来不及打刘辟,只好先招架龚都。又是”当啷!’一响,龚都的刀也弹出。
    淳于导预备先敲掉龚都。刘备一看,哈哈!吉人自有天相,此时来了刘、龚二将救我。
    他们帮我的忙,我也要帮他们的忙。叫一声:“照孤的家伙!”往淳于导肩上就是两锏。淳于导连忙招架……君臣三人搭了档,一来一往。常言道:“一人难敌四手”,意思是怕人多。淳于导本领不错,但遇到三个不如他的人,居然也会被打得只能招架,而不能回手。这边三个人也一个都不能脱班,一个脱班,三人都要完蛋。好在他们相处多年,彼此熟悉,虽则个人技巧都不怎么样,然而配合倒是十分默契,一点不曾脱班,打得淳于导手忙脚乱,应酬不迭。
    这四个人杀在一起,我再说张飞。他还不知道刘备早巳不在后面,还在一路跑,一路叫:“大哥随我来!”“大哥跟我走!”跑到前面,听见百姓在叫:“三将军哎,不能走睐!”张飞扣住马。抬头一看,一水阻隔,横贯长扳坡。张飞知道,这条河叫长扳河。只见河上一座宽阔的板桥,逃得快的败兵、百姓都已集中在这里。望到河对面,大约三、四里路前面,树木森森。三将军想,在这乱军之中跑来跑去不是桩事体,要有个立足之地,聚集、整顿一下队伍,方能再往东南逃生。倒不如请大哥带了弟兄、百姓先过桥,到树林中等候,我一个人来守住这座桥,自己人统统放过桥去,曹兵曹将来,我统统挡住。等到人聚聚拢,归好队,再往前去。张飞考虑停当,回过头来叫大哥:“大……”“哥”字未出口,一看没有人。
    败兵、百姓问张飞:“三将军,你可是找皇叔?”
    “着啊!”
    “没有看到刘皇叔来啊!”
    张飞想,啊呀,糟糕:大哥怎么又离开了我,我一路叫他跟牢跟牢!张飞立即回马向西北方冲去。冲到此地一看,哈哈,又在打了!只见这员曹将又高又大,手中的武器分量又重,但是居然被这三个鳖脚货打得疲于招架,可见得其本事也不过如此。张飞想,大哥啊,究竟是你遇到危险后,刘、龚二将来救你的呢,还是你看见刘辟、龚都打不过敌将,算上去帮忙的呢?你这帮忙是越帮越忙,虎牢关三战吕布时我领教过了。不过,不管怎样,总是这贼将倒霉,你不在这里,我不会来的。张飞人长矛长,从圈子外面搠进去——
    “贼将去吧!”一矛直刺脑门。
    淳于导本来打得七荤八素,哪里来得及招架!看都来不及看,已被张飞一矛戳得脑袋对穿对。武器脱手,溜缰马冲出去,死尸吊在张飞矛尖上;曹兵四散而逃。
    刘备想,怎么突然又多出一柄武器来了?回头一看──
    “三弟,你竟来了。”
    “大哥,你看这家伙多么厉害,若无小刘、小龚,你性命危险!”
    张飞把死尸撂掉。心想,这下我要当心了,不要大哥又要半路不见。看到有刘、龚二将,有办法了。便招招手:“小刘、小龚,尔等过来。”
    两将跑到他面前:“三将军有何吩咐?”
    “俯耳过来。”张飞与他们耳语道:现在我来带头跑,大哥在中间,你们在后面。大哥如果跟了我跑,那最好;如果他扣住马匹,你们就用刀背往他的马屁股上打。“
    刘备不知道张飞在搞什么鬼.”三弟,走吧!“
    ”大哥请!“
    张飞头里跑,皇叔紧随其后,刘、龚在最后,武器拿在手上,准备”拍马屁“。路上败兵、百姓看见刘备的马过来,都南声叫嚷:“皇叔哎,慢点走哎!‘喊得刘备心中不忍,将马扣住。刚刚立定,刘辟、龚都的刀钻在他的马屁股上“啪,啪”每人一下。
    马伯伯挨到家伙,往前冲去。张飞回头一看,“嘿……”这下你立不定了:刘备想,原来你与刘、龚咬耳朵就是搞这个名堂!这样一来,路上毫无耽搁,直到长板桥前。
    此时,东方已经发白。大家扣住马。张飞指给刘备看;“大哥,你看,此乃长坂河,此桥即是长板桥。”
    刘备一下子还不明白张飞的意思:“三弟,你意欲怎样?”
    “请大哥与小刘、小龚带领此间的弟兄、子民,过桥以后往那边树林中去歇息。”
    “三弟你要怎样?”
    “小弟镇守桥梁,自己人到来。叫他们统统过桥;倘若贼兵贼将到来,老张一枪一个,他们休想过得桥来。”
    刘备想,这倒是个好办法,这样混乱,你找我,我寻你,不知到何时才能了结。还是在一个地方集中一下,等齐了再走。所以点头道:“甚好。”于是,张飞命令手下敲锣传令,把附近的弟兄、百姓统统集中过来,准备跟刘备过桥。
    就在此时,沿长坂河过来一人,喊道:“皇叔慢走!三将军慢走!带了下官一起过桥!”
    刘备一看,是小阿舅糜芳,见他纱帽歪,锦袍扯,当胸鲜血淋淋,步行过来,连忙问道:“子衡怎样?”
    糜芳说,头队冲散之后,我在乱军中乱跑,遇到一个敌将,对我咽喉一箭,我头偏得快,嘴角边带着一点,虽是浮伤,但血流了很多,当时心中一慌,落马翻身。
    刘备想,因为你这张嘴喜欢瞎说,是要给点苦头你吃吃。便说:“既然现在来了,那就跟我一同过桥吧。”
    但是糜芳说:“皇叔,赵云他竟反了。”
    张飞一听,已经环眼瞪出了,厉声问道:“怎么,老赵他竟反了么?”
    “是啊,赵云确是反了。”
    “尔怎样知晓?”
    “三将军,自从敌军冲来,后面两队全被冲散。你将军与皇叔一时分离,公子刘封前来求救于赵云。子龙先是不肯前去,后被主母一再催促,要他救了主公再来保护。赵云无奈,在临行之时对乱军中高声喊道:’投主去了!‘三将军,投主自然是投奔曹操,赵云岂非反了?”
    张飞听完这番话,气得须发皆立。心想,吃败仗时应当大家齐心协力,才是正道,即使你赵云不愿随我大哥,那也不可勉强,但是你去投奔曹操,我决不与你甘休!张飞想到此时,故意放轻嗓音对刘备讲:“大哥,你且先过桥梁。”
    刘备想,我本来要过桥的,你何必多讲一句?!毕竟二十多年的弟兄,张飞的性格刘备岂有不知,便问道:“三弟,愚兄过桥,你便怎样?”
    “老张前往乱军之中找寻老赵。”
    “找他则甚?”
    “不见老赵,还则罢了……”
    “见了子龙,你又怎样?”
    “见了老赵,老张要赏他一枪!”与其让他投奔了曹操来打我们,我还是先把他一枪杀了。
    在这种重大问题上,就要看刘备这当家人是否能掌稳这舵了。如果他点一点头,张飞果真要去寻赵云,而且自己人杀自己人最方便,赵云不防,肯定被张飞一矛刺死。即使今后弄明白,人也已经死了。刘备听了糜芳的话,觉得不太可能。第一,我在战场上没有听到关于子龙造反的话;第二,此话出在你糜芳的口中,我实在不敢相信;第三,虽则我现在是吃败仗,但是当初子龙来投奔我时,我也是处于徐州失守刚刚大败之后,弟兄刚在古城聚会,景况并不比现在好多少。如果他嫌我穷的话,也不会来投奔我了。由此可见,子龙投敌之说不可轻信。反过来讲,即使子龙真要去投曹操,那也是无法可想的事情。现在你兄弟主要任务应该是守住这座桥。你一走,我们在树林里就没有保障了。所以刘备将张飞一把拖住:“三弟,不可莽撞,镇守桥梁要紧。子龙究竟如何,日后自有分晓,何必如此心躁。”
    张飞感到自己一走,桥梁无人镇守,大哥要有危险,马上象钉了钉似的赶他走也不走了。
    于是,皇叔带了刘辟、龚都、糜芳和弟兄、百姓,陆续过桥。过桥后一、二里路,有片小树林。穿过小树林哥走一、二里路,一片大树林。大家进树林下马休息。
    张飞一个人在桥面上,虽然不走,但嘴里一直在嘀咕:“老赵啊,你竟反了,老张要与你算帐!”
    你在这里骂赵云,子龙为了救刘备苦头吃足。他离开头队后,往西北方冲去,兜了一个大圈子,未见刘皇叔的影踪,只是杀了一些曹兵。一来当阳地方大,二来刘备早被张飞救跑了。于龙想,虽然找不到皇叔,但没有听到刘备阵亡或被擒的消息,谅必被三将军或别人救去了,我还是快点回去保护主母、小主吧。所以圈马回来。跑了相当一段路,扣马对前面看看,不见主母的芦轿车。再跑一段,望望还是不见,这下子龙着急了。心想,我的马快,按时间来讲,车子最多跑这一点路。难道刚刚路上错过?也不可能,不是一个两个人,军队要五百,车子有两部,还有二位糜大夫,绝不会错过的。赵云就骑着马在附近兜圈子,眼睛四面看,耳朵八方听。
    刚才说张飞他们到长板桥时天已亮了,现在回过头来说赵云,还在下半夜。前面早已说过,今天是暗星黑夜,看不清楚。正在此时,前面不远处有一队曹兵经过,蔑条、火把明亮。赵云借这一点火光对四下一看,只见地上有不少木板。子龙顺手用枪“嚓”戳住一块板,举起来,注目一看,“啊呀!”“啡!”──枪一甩,木板飞得老远。为啥这样着急?因为看到板上有字:“寅字十七号”,这是装在主母车子后面的箱子上的板。刘备虽穷,毕竟是一家皇叔,小百姓逃难也要有不少东西呢。赵云保护主母不是第一次,他是刘备的“主骑”,相当于现在的保卫局长,一向担负着保护刘备以及家眷的重任,此番从樊城撤离时也是如此。一个月来,赵云跟在车后,无意之中已把这些箱子看得很熟了。现在子龙想,箱子既已摔得粉碎,人肯定被踩成肉泥相仿了。想必我一走之后.头队也同后面两队一样,冲得四分五裂。各自逃生去了,主母、小主死于乱军之中。现在我还有什么面目回去见主公与军师! 也罢,干脆我自尽了吧!转定念头,单
    手执枪,左腿一周、右手握住剑把,“刷──”青锋出鞘一半,准备自刎。这时候,你赵云如果一死,倒便宜了五十四员曹将了! 赵云毕竟是智勇双全的巧将,只是一时以为主母、小主已经死了,所以准备拔剑自刎。但冷静一想,且慢! 半截剑留在剑鞘之中。赵云想,主母与小主是否真的死了,我不得而知,如果确是死了,那末我自尽还有道理。现在我仅仅是猜测、认为凶多吉少,但也不一定。或许她们没有死,恰恰正急等我去救,我却已经自刎而死,岂不坏了大事?即使主母、小主确实死了、我也当把贼兵贼将杀一个痛快。我学得这么一身武艺并非容易,就这么白白死掉,我岂能甘心。
    再说,自杀就是“寻短见”,乃是因为见识浅薄而致轻生的一种没有用的行为,完全是属于懦弱的表现。强者要杀敌。想到此时,半口剑已经推进剑鞘,双手捧枪,马一夹转向西北方。不是军师说西北是死路吗?咳,我反正预备死了,还管它什么死路、活路,还是快冲!……为啥我说的要罗苏这么一大堆?就是说明赵云为救主母与小主而三冲长坂坡,这并不是轻举妄动,是有拼出一死的思想准备的,因而无所畏惧又所向无敌。
    子龙圈马扫过来一看,前面一座大营拦住去路。赵云扣住马缰。为什么不冲营?赵云细心,要看一看明白再冲。目光一扫,四周土山累累,荒丘枯坟叠叠,赵云选一座高一点的土山,马“啊达……”扫上去。在山顶之上扣住马匹。恰巧此地常有樵夫、伐木者来锯树,留下的树桩到处可见,高的两三尺,低的几乎和地面一样平。这匹鹤顶龙驹首尾一丈,蹄背八尺,马头颈下面有一个三尺那么高低的树桩,赵云根本没有注意,目光集中在这座敌营上。只见这座营头横里阔,竖里短。掘好壕沟,垒好营墙;营地上刀枪林立,幡幅招展;壕沟上躺板高吊。
    这座营就是曹军先锋将高览的大营。高览冲杀了一阵,没有找到刘备,感到非常扫兴。连续急行军一天多,又冲杀了半夜,确实有些疲劳,需要休息一下,反正已经尽到了先锋将的职责了,待等丞相大队到来,再听新的将令。因此,一方面吩咐在此安营扎寨,另一方面派弟兄料理死尸,再检查一下有没有刘备的尸首。也许他被别人杀掉了,而杀的人不知道他是刘备,尸首就这么丢在那里。如果找到刘备尸体,就把脑袋割下来,等丞相大队到,献到他面前,也可讨得千两黄金赏赐。子龙在土山上看到“高”字大旗,估计可能是高览。因为赵云本身是河北人,但一向看不起袁绍,故相助公孙瓒,后来再投奔刘备。所以他对河北将都比较熟悉,知道高览是河北“四庭柱”之一,有资格担任百万大军的先锋。心想,我如果能把他一枪挑去,那即使我自己再死,不但本钱已经捞回,而且还有利钱──这家伙一个人可以抵两个呢。
    你在那里盘算,并察看营头,考虑如何冲营。高览营墙上的小兵已经看见你了。只见一个小兵“咕…。.”奔下营墙,直往大帐。
    大帐上灯光明亮,高览端坐中间,面前放了一桌酒席.这酒煮得太烫了,放在桌上在等它降温。高览怎知自己面前这酒他活着吃不成了,要死了以后人家来祭奠他了。
    只见小兵奔上大帐:“报禀先行将!”
    “何事报来?”
    “小卒们在营墙上发现一员白袍小将,在土山上鬼头鬼脑窥探咱们大营。请先行将定夺。”
    高览想,一白袍小将算什么东西,犯不着出去,还是喝酒好,倘若是刘备,那是-定要出马的。所以冷淡地回答道:“由他便了。”
    谁知这小兵笑嘻嘻地说:“先行将,我看你还是出去一下,就在营前嘛,一两个照面就可以把他抓来,问他刘备在甚么地方,他不敢不讲,你叫他领路前去,抓住刘备,你官封万户侯,岂不威风?”
    这家伙的一番说话,高览听得非常入耳,心想此话有些道理,小将就在营前,反正酒还太烫,我去把他抓来,丢在酒席前面,我喝一口酒,问一句口供,酒喝好,口供也问好,然后再去捉刘备,倒也不错。于是站起身来:“来,与本先行带马扛斧!”
    小兵把乌骓马带过来,配上鞍桥:拴好肚带。高览整盔理甲,跳上马背。两个小兵把斧头扛过来,高览手中一执。点兵一千。营门开,躺板平铺,“当!”一声号炮,高览的马“啊达……”扫出大营。
    不知赵云如何取胜,且听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