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张飞镇守长坂桥 赵云二冲当阳道-卷四 长坂坡-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四 长坂坡
第五回 张飞镇守长坂桥 赵云二冲当阳道
    第五回 张飞镇守长坂桥 赵云二冲当阳道
    自从赵云一走,张飞一个人在桥上十分寂寞。但是约好了明日太阳当顶为期,一定要等到那个时候。张飞接上马背,捧了条矛,不住抬起了头朝子龙去的方向了望,侧着耳朵倾听,不一会左边有杀声,一会儿右边有杀声,隐隐传来。阿戆想,老赵人比我小,胆比我大。心中为子龙担忧,嘴里自言自语:“老赵哇,曹兵百万,你匹马单枪,我看是凶多吉少,定要送掉老命──啊呀!他送了老命,二嫂与侄儿便怎样?老赵不会死,不会死的!”
    这倒并不是张飞一个人在发神经病,因为大家是大将,同样是吃这碗饭的,深知其中的难处和危险,所以很为子龙着急。阿憨一个人守在这里,没有人陪伴,确实闷得慌,一会儿看看,一会儿听听,一会儿伸手到皮袋袋里抓把东西吃吃。到明天这个时候,吃得皮袋翻过来,阿戆用舌头舔了。实在感到无聊,骑了马在桥下“啊达……”兜兜圈子,耍上一通长矛,或者跳下马背,抽出三尺青锋,舞上一路剑。白天还好一点,四周看得清爽,一到晚上──今天不象昨天那样的暗星夜,而是万里无云,碧天如水,皓月当空,繁星密布,是象赵子龙出风头的日子。一般都说十五的月亮圆,其实是最圆在十六,称正圆──月光下望去,远近都是死尸堆。长板河里偶然有条把鱼跳起来,“咕冬”一下,张飞一吓,明明知道没有鬼的,但一个人在这死尸的包围中,总有点汗毛凛凛。遥望西北角上,火光冲天,炮声震耳欲聋。听到有杀声,张飞就比较定心,知道赵云未出危险,因为在曹营中冲杀的只有子龙。好不容易挨到东方发白,张飞在马背上伸了个懒腰:“呵,天明了!”
    已是正月十七日。见曹营上的标灯渐渐熄灭。刘备派人来问张飞,究竟作何打算?张飞叫小兵回复刘皇叔:我与老赵约好,等到他太阳当顶。张飞眼看太阳冉冉升起,不觉已将当顶。对西北方望去,赵云影踪全无。张飞想,老赵到此时不回来,肯定战死在敌营之中了。待我赶快保着大哥走吧。其实,赵云此时正是最危险的时刻,是他在长扳坡中碰到的最大的难关,即相遇北地枪王张绣,子龙被迫使用从未用过的煞手枪:“七探蛇盘枪”。如果你张飞一走,赵云冲出长扳坡,回到这里无人接应,那就危险了。张飞刚要想走,转念一想,且慢,既然一天一夜都等下来了,不妨再多等他一个时辰。到太阳偏西,如果子龙再不来,我保了大哥跑,我也对得起他了。即使老赵不死,以后碰到我,埋怨我为啥“半吊子”、放生,我就好说我等到你太阳偏西才走的。这样我就没有错处了──
    幸得张飞多等一个时辰,否则赵云要弄僵了。阿戆从现在起,的确逐步聪明、细心起来了,到将来进西川后,人家称他赛孔明呢。
    这里我未来先说,已经说到了九月十七日的中午了。这样,等我说到赵云冲出长扳坡,回到长板桥时,书的话头就可以把牢。所谓“说书容易种根难”,要靠事先作好铺排。
    回过头来再说赵云。子龙别了张飞直往当阳而来,抬头一看,只见一座大营拦住去路,营墙上“高”字大旗飘扬。赵云想,莫非高览又活转来了?刚才明明被我冲得帐坍旗倒,而现在又整整齐齐,而且仍然是“高”字旗飘扬。奇怪!子龙依然冲上原来那座土山,察看敌营。到山顶一看,树枝上的斧头没有了,高览的死尸也不见。真的死后复苏了吗?被我在咽喉口这么一枪,我想总不会再活转来了吧!
    当然,高览是不会活过来的了。而是曹操的大队已到此地,头营上将名叫高平、高槐,就是高览的两个堂房兄弟。原来高览手下的三万骑兵,除了死掉的之外,有一部分就留在这座营里。高平、高槐听说阿哥高览被一白袍小将枪挑,心中非常恼恨,嘱咐那些小兵说,你们如果见到那个杀死高大将军的白袍小将,立即前来禀报,我们要替兄长报仇。现在营墙上的曹兵中,有几个就是原先高览手下的,发现土山上又是那个白袍小将在探看大营,连忙奔下营墙去禀报。
    高家弟兄坐在帐上。两人都是黑脸,身高都要九尺开外。高平善用一杆长柄锤头。一部《三国》中只有两个人用这种武器,除高平外,还有一个是西川镇守近天岭的大将邓铜。一般的锤都是短的,而他们的长锤柄长一丈二尺;兄弟高槐使的是一字镏金镋。古代作战有这么一句话,叫做“锤镋之将不可轻敌”。就是说,使用这两种武器的大将,都是好本事。但是在长扳坡中,再好的大将都不是赵云的对手。并非说书的故意把他说得好,子龙确实是三国中数一数二的名将,非但战法精通,武艺超群,而且聪明灵巧。因此,高氏弟兄两打一,却被赵云一枪挑去两个。
    现在,弟兄二入正在谈论:“大哥,”
    “贤弟。”
    “我家高览兄长,本领如此高强,竟被小将枪挑,实是可恼:倘若高览兄长英灵有感,命这小将前来领死,我等弟兄出马,与兄长报仇雪恨!”
    正在此时,小兵奔上帐来:“报禀二位高将军!”
    “何事报来?”
    “小卒在营墙上发现,那个白袍小将又在土山上窥探咱们大营。请二位高将军定夺:“
    高平问道:“就是那个小将么?”
    “不错。”
    弟兄二人放声大笑。
    “贤弟,高览兄长果然有灵。待我等弟兄出马,结果了这小将。”
    “来,与我等带马扛家伙。”
    小兵把两匹马带过来,另外四个小兵扛来两柄武器。高氏弟兄站起身来,整盔理甲出大帐,上马背,武器拿到手中。高平在前,高举长锤,高槐在后,倒拖镏金镋。营门开,躺板平,两声炮响,一千小兵冲出来,设立旗门。
    子龙正在土山上看营,但见前面营寨层层迭送,直到山上,总有几十里长。因为山套有宽有狭,宽的地方扎营,狭的地方就成为通道,所以营头并不是接牢的。头营到二营就相隔了一条三、四里长的山套。故而赵云冲杀交战时,曹操从山上望下来可以看见:如果营寨紧紧相连,曹操就看不见了。现在赵云听见炮声响,见营中冲出两将。仔细一看,方知是高览的两个兄弟。于龙振作精神,捧着银枪,看他们如何。
    高氏弟兄到土山脚下扣马。抬头一看,果然是一员白袍小将,而且小得出奇,照这种样子,高览兄长怎么会死在他的手中?莫非真是前世的冤家?高平对赵云喝道:“呔,土山上孤穷小将,竟敢把高览大将枪挑,好不知生死!我等弟兄前来与他报仇,你下山领死!”
    子龙明知他们是谁,但战场的规矩,一定要通姓道名的。故问道:“呔!从奸贼将报上名来!”
    “小将听着,丞相帐前头营上将高平!”
    “高槐!”
    “小将通名。”二高喝问。
    “大将军的名姓,稍停停去问高览便了。”
    两人一听,这小将个子虽小,嘴巴很厉害,讲话很刁钻,叫我们等一下去问死了的高览,言下之意,我们也马上要死的──
    “呸!小将你休得猖狂,下来送死!”
    “来也!”子龙话音未落,已经纵马冲下山去。
    刚才赵云与高览打时说什么也不肯下山,现在为啥那么快冲下去呢?这就是赵云名将的经验。因为山上地方小,一个对一个,在上面的是占便宜。现在他们有两个人,如果一个上前山,一个上后山,我的马在山上兜不开,就要吃亏。打仗的地形很重要,要根据不同的情况随机应变,善于利用地形。
    高氏弟兄见这小将说来就来,向后退了几步,以为他要冲过来。
    不料赵云一下上山就扣住马匹,再冲过去又吃亏了。现在背靠土山,面对敌人,虽然对手有两个,但只要对付一面,没有后顾之忧。子龙对二高喊道:“来来来,尔等来呀!”
    高平、高槐今天的死,也是死在轻敌上,认为这么一员小将能有多大能耐,杀鸡焉用牛刀,一个人上去尽足够矣。高平回头对高槐讲:“贤弟,待愚兄上前,一锤结果了他。”说罢,向赵云迎面冲来。挥动长锤,起个盘头,只听得风声呼呼,连地上的灰沙都飞了起来。喝一声:“小将照打!”当头一锤。
    赵云一看,知道此将力大无穷,如果举枪向上招架,肯定掀不开的。称子龙为巧将,就巧在这种地方。他用枪把锤往里一“逼”。用枪之道,最厉害的是“封”和“逼”,向右曰“封”,向左为“逼”。譬如我们打出一拳,总是竖向的力量大,横向的力量小,倘然竖向是一百斤的话,横向只需要四分之一──二十五斤就可以把这一拳挡开──当时子龙反应很快,喊一声:“且慢!”一枪“逼”去。只听“当啷”一声,高平的长锤向右后方直荡地荡出去。
    达时兄弟高槐看得清楚,知道阿哥有危险,连忙拍马上来帮忙。他救兄心切,没有注意高平的长锤在甩过来。这就是匹夫,只顾其一,不顾其二。再说,他也万万想不到这小将有这么大的力气,会把老兄的长锤弹得如此之远。等到发觉,要想扣马,已经来不及了,急忙把头一偏,一锤已经着了。高平的长锤被赵云枪一“逼”出去,自己根本作不了主,只听得后面“当!嗳哟!啪!”眼梢往后一瞟,啊,怎么把兄弟打死了?弟兄感情很好,看到自己失手打死了兄弟,不禁想哭一声贤弟:“贤……”──-战场上打仗,不是灵堂前吊孝,不容许你哭什么贤弟贤兄的──“贤”字刚出口,“弟”字还在喉咙口……
    赵云想,既然你们弟兄感情那么要好,那就赐尔一枪。弟兄双双同赴黄泉去吧。子龙动作真快,银枪甩过来就对高平咽喉里,”贼将去吧!”“唰”一枪,“三管”齐断,血如泉涌,尸落马背。赵云收转长枪一看,枪头上鲜血淋淋。“哈哈。”子龙付之一笑,但也有点事后紧张。心想,高平高槐也是河北名将,竟被我一枪挑抹两个,真是侥幸!看来搭救主母、小主还有希望。因为事情都那么凑巧,高览一斧会劈在木桩上,而高平又一锤打死了自己兄弟。子龙充满自信,勇气倍增。将马一拎,往旗门冲来,远者枪挑,近者钻打,边冲边叫:“贼兵贼将听着:让路者生,挡路者死,大将军来也!”
    一般来说,大将是小兵之胆,但又要靠小兵为他助威。那末长扳坡中赵云一兵一卒全无,谁给他呐喊助威呢?就靠他自己。现在他边杀边叫,犹如劳动中喊号子那样,自己给自己鼓劲。所以,这两句话,赵云从现在起,到冲出长扳坡为止,一直挂在嘴上的。
    曹兵抱头鼠窜,赵云在后追赶,逃进营,追进营,逃出营,追出营。营中主将一死,这座营就没有保障了,所以曹兵都往二营上逃:“白袍小将厉害哦!”“小将厉害啊!”……
    这里赵云在往前冲,曹兵已经蚂蚁传讯报到山上。山坡上帐篷很多,中间是曹操的中军大帐。丞相一到此地,就把那剩下的一百多员偏、稗、牙将全部收了回来。现在曹操坐在中间,文武站列两旁。小兵报进来:“报禀丞相。”
    “何事报来?”
    “今有白袍小将冲营,一枪挑去二高。”
    “白袍小将冲营,一枪挑去二高,晤……”曹操持着阿胡子,三角眼打转。感到今天怎么都是特别新闻!我刚刚到,小兵就来凛报,说高览抓住了小将的枪自杀,现在又是一枪桃去二高,枪是有留情结的,戳死了一个之后,要把尸首甩开,才能再挑第二个。如果说其中有-个是被钻子打死的吧,那应当说”枪挑××,钻打××”,为什么说”一枪挑二高”?是否手下探事不清,报事不明?倘然如此,那是有罪的。因此问道:“怎样一枪能伤二高?”
    “回丞相,高平失手打死高槐,小将再枪挑高平。”
    “原来如此!”曹操想,照这样阿哥打兄弟的话,别说一枪挑两个,即使他一枪不发,我的大将也会全部死光的。
    正在此时,手下又来禀报:“报禀丞相:白袍小将冲到二营,枪挑晏明,钻打晏腾。正往三营冲来。请丞相定夺。”
    曹操听完禀报,心想,刘备是比我厉害,我一百万兵,一千员将,没有哪个敢去冲刘备几千人的营头,相反,他只有几千兵,倒敢来冲我百万大军的营头。在这一点上,我不如他。这白袍小将究竟何许样人?倒要出去看他一看。所以命报事军退下,招呼众文武:“列公!”
    “丞相。”
    “白袍小将冲营,尔等跟随老夫出外观看。”
    曹操领头,众文武在后,出大帐,到正对前营的山坡高处,丞相中间站好,文武分列两旁。这条山套比较长,曹操向山下远处望去,只见自己的小兵狼狈逃窜,白袍小将在后追赶。赵云本来个子矮小,曹操从老远望过去,更觉得他小了。但是看他那气势,却似下山猛虎,出水蛟龙,远者枪挑,近者钻打,凡是碰到他枪上的人,都象土鸡瓦犬似地顺着路跌倒,真是所向披靡,锐不可当,如入无人之境。曹操一向十分爱才,不论是文的武的。看得出了神,一下子竟忘了赵云是在冲自己的营,杀自己的兵,只感到他是神气、威风,便对两旁说:“众位先生,列位将军,尔等可曾看到,来者白袍小将,宛如拔山举鼎之项羽,恰似威震草桥的姚期,又好比鸿门宴上的樊哙,尔等哪个比得上他的威风?”
    曹操不顾自己人的面子,说得这些大将一钱不值。曹将们心想,白袍小将在杀你的小兵,你还要为他喝彩,真是老十三点!但是大家知道他的脾气,所以也不响。曹操想,本领这么好的小将,我连他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待我问问左右看:“列公,可知白袍小将姓甚名谁?”
    两旁毫无回音,大家都不熟悉。
    “尔等都不知晓么?”曹操觉得奇怪,照这小将本领,应该是名闻天下的,怎么会一个都不认识他呢?有几个大将站出来对曹操讲,丞相,这小将我们曾在战场上遇到过的,但他不肯留名;问他名姓,他总是回答两句,一句是“枪上领取”,一句是“去问阎罗天子”。所以大家不知道他的名字。“哦!”曹操心中暗暗称赞:这小将年纪虽轻,资格极好。往往有些人本事不怎么样,却把自己的名字哇喇哇喇叫得应天响;而他恰恰相反,一身好武艺,名字不肯留。你越是不留名,我越要打听明白。
    曹操持着阿胡子,三角眼看着两旁文武,一个一个排队。看到文官班中的徐庶,心想,你一定知道的。因为你做过刘备手下军师,移姓改名叫单福,缠得我头疼脑胀,吃掉我三万三千人马,临走还介绍个诸葛亮给刘备。刘备手下的大将都听过你的将令,你没有一个不认识的:“元直公。”
    徐庶走上两步,“徐某在!”
    “来者白袍小将,元直公可知他姓甚名谁?”
    徐庶想,他姓赵名云,字子龙。但他自己不肯留名,我何必去说穿他?名字还在其次,我在考虑的是为什么不跟刘备跑,却一个人来冲营?他本事确实好,但这里毕竟人多。冲进来是有精神的,回出去不但精力不足,而且曹操也不会放他过门。因此,一进来就休想活着出去,这是明摆着的事情。即使是有勇无谋的张飞,也会懂得这是飞蛾扑火,以卵击石,何况子龙是个聪明人:他这样孤注一掷,又是什么意思呢?难道因为发生了什么意外,使他非冲不可……徐庶略作思虑,随口回答曹操:“丞相,这白袍小将的名姓,徐庶一时忘怀,想不起来了。”
    曹操一听就知道他在胡说。我这里千员大将尚且记得清清楚楚,刘备那里只有几个人,你竟会忘记,这分明是有意不告诉我。那末我派人去问。
    “元直公退下了。”
    徐庶退过一旁。曹操对武将班中间道:“哪位将军前去问这小将名姓?”
    “末将张郃愿往。”站出来的是河北四“庭柱”中的第三根。现在也就剩这一根了,颜良、文丑早已死在关羽刀下,高览在今天天亮之前被赵子龙一枪挑去,只有张郃寿命最长。
    曹操想,一员河北名将,去问个姓名的资格总有的吧。便对张郃讲:“须要当心了!”
    “遵命。──带马扛枪!”
    小兵把马带过来,枪扛过来;张郃上马提枪;炮声响,冲下山去。马到中军营时,营中守将文聘把他叫住。问他往哪里而去。张郃告诉仲业将军,是奉丞相将令去问那小将的名姓,间他可知道否。文聘想我怎么不知道,不用见面就知道来者是赵子龙,因为我与他是好朋友,但是山上的徐庶也明明知道的,他为什么不说?大概是有意要瞒住。既然徐庶不说,那我也不能讲的。所以回答张郃不知。张邰不以为意,拍马穿过中军营,跑过第四营,扫出第三营,只见白袍小将已经离此不远。赵云所到之处,营兵望风而逃,张郃看了也有几分害怕,故而扣住马匹,晚喝一声:“呔!来者白袍小将住马!”
    子龙将马扣住,抬头一看,认得是张郃:“贼将竟敢拦住大将军的马头,莫非前来领死!”
    “呀呀呸!大将军奉令前来问尔姓名。速速与我报上名来!”
    “若问名姓,枪上领取。”
    此时的张郃对赵云还不买帐,心想,领就领。一顿,叫一声:“放马。”摇动手中钢镰枪,用足平生之力,“白袍小将看枪!”一枪直刺赵云劈面。
    子龙见他一枪刺来风声大作,连鹤顶龙驹的项鬃毛都被枪风激动,情知这一枪力量不小。子龙同样用足全身功劲,举银枪招架,“且慢!”“当啷……”
    张郃用力一屏,“哈!”要想把赵云的枪撤下去。
    子龙咬紧牙关,大叫一声:“呀嗨”两膀一抬,把张郃的枪掀开。
    子龙淮备回手,张都圈马就逃。上了山,到大帐前下马──此时曹操与众文武已回进帐去。张郃上帐见曹操。
    “丞相,末将败阵而归。”
    曹操想,什么,连你都那样快就败回来了?小将确是厉害。但我不是叫你去打,而是叫你去问名字的,败了没有关系,名字大约问到了,便问:“那末这小将姓甚名谁?”
    “小将名姓,叫‘呀嗨’。”
    曹操想,莫非是外国人?怎么叫“呀嗨”?从未听到过这种名字。
    “哪里有什么呀嗨的姓名?”
    张郃说,他叫我“枪上领取”,我发一枪,他叫一声“呀嗨”,我的枪弹了出去。”
    曹操想,这是你吓昏了,他这一声“呀嗨”等于挑担的叫一声“吭哟”一样,是借一股劲,哪里是什么名字!便叫张郃退下
    旁边走出一员大将,姓曹名洪,字子廉。他在战场上遇到过赵云几次,而且中过一枪,就是徐庶初用兵时,他被赵云的枪尖在额上挫过一挫,断发穿冠。曹洪想,我额上的伤疤也快一年了,但这小将的名字仍不知道。现在我来问他去──
    “叔父丞相,待小侄前去间来。”
    “须要当心了!”
    曹洪到帐外上马提刀,下山坡到中军营,文聘一看,张郃刚走,曹洪又来,大约又是去问名姓。便问子廉:曹将军下山何事?曹洪说:奉丞相之命,去问小将名姓。你可知晓否?文聘想,你们一个都问不到的。省得你左一趟右一趟地忙了,还是我来讲了吧。但是再一想,不行,要讲的话,应该方才对张郃就讲,现在告诉你的话,张郃要误会,以为我拍曹操侄儿的马屁。所以金枪将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将军请去问来。”今天曹洪这一枪等于是被文聘中的,而且这一枪还为明天种下了“根”,故而赵云明天挑枪王时竟会吓退曹洪。现在子廉将军穿过中军营,直往前去……
    赵云到三营门前,正要想冲,听得山上炮响,知道又有大将下来,那末干脆等他来了以后再讲吧。
    不一会儿,曹洪己到三营之前。过去吃过苦头,这次相当谨慎,远远地就将马扣住。心想,不要跟他多罗苏,只要问清名姓,我马上就跑,打是打他不过的。两匹马相隔三条枪的距离,曹洪再也不往前走了。
    “呔!小将通上名来。”
    子龙想,若要留名,何须等到现在!我早就讲了,还用你来问!回答道:“小国贼,若要名姓,枪上领取!”
    曹洪想,我就是因为见你的枪怕,否则早就来了。
    “小将听着:大将军要问名姓后再战。”心想,你报了名姓,我就不同你打了。
    “小国贼听了,大将军要战了再留名姓。”心想,一交锋我把你杀了,也不用报名了。
    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各人打各人的算盘,僵在那里总不是桩事情。曹洪想,今天不问到名姓决不罢休。便将手中的大刀四门一开,盘头一起,对子龙道:“小将听了,你若不留名姓,曹大将军宝刀之上不斩你这无名之将。”
    子龙想,你用骗小孩的办法来骗我了。别人称我无名之将倒还气得过,你是我手下败将,还敢出此狂言!但是这一声“无名之将”却引起了赵云另一种想法:我为了救主母、小主,确是来挤命的,万一战死敌营,这里一个人也不认识我,真把我当作无名小将,与其他死尸一起草草埋葬;主公、军师却以为我失散了主母、小主不辞而别逃走了,岂不冤哉枉也!想到这里,子龙觉得这名字倒要留一留的。并不是说给你曹洪听,而是要让这一百万人都知道我的名姓,万一我身遭不幸,主公与军师也可得知,明白我赵云是忠于职守的,救不到主母、小主,宁可战死敌营之中。这样,我在接令之时对孔明讲的话也兑了现了。不过,同样的留名,留在你这败将面前我倒有点不愿。有了。现在曹操为了要弄清我的名姓,再三派大将来问,如果曹洪问不清楚,他一定还要命人下山。那末这样:在我报名之时,他肯定只注意我嘴里的话,而不注意我手中的枪。我就把嘴里的名字与手中的家伙同时并发,名字让你听到,枪也让你中到;你一命呜呼,我的名字曹操仍旧不知道,肯定还要派人来问。再来,我再这样干。那倒象做生意那样,可以在这名字上卖一个关子,趁机赚他一票。不过,我报名字的时候,不能光说“赵云”或“赵子龙”,因为两个字、三个字太简单,他容易听清,也容易逃走,我要连姓带名,加上家乡籍贯,一连串一起来,象户口册那样丢一本给他。子龙为了刺他一枪,考虑得很周到。打定主意,便对曹洪说:“小国贼,大将军的名姓,尔且听了……”说到此地,两条腿把马肚子一夹。鹤顶龙驹向前跨了几步。因为距离太远,需要冲上去才搠得到。战马虽则伶俐,毕竟是畜生,立定了那么半天之后,你若要它突然冲刺的话,一定要让它动几步,给他一个“各就各位──预备”的信号。马伯伯接到指令,顿时马头昂起,马耳朵竖立,马眼睛弹出,振作精神,准备发步。
    曹洪感到自己的激将法很有灵验,小将的名姓果然要被我骗出来了。所以赵云叫他听了,他竟象小学生那样洗耳恭听,非常认真,左手执刀,右手摆定,上身前倾──摆好一副吃枪的架子。
    赵云已经选好目标,不戳他的头──因为那怕是大头,也占全身的面积最小,而且最敏感的器官都长在头上:眼睛、耳朵、鼻子等,容易避让。既要致他的命,又要不让他偏,只有捅他肚腹,面积又大,又不容易动。赵云在刹那间把一切都考虑周全,继续说道:“大将军的名姓:河北常山真定人氏,姓赵名云,字子──龙!”
    名字出口,枪已经来了。叫一声:“贼将去吧!”连人带马同枪一起扑上来,“阿达……”“飕──!”对准曹洪腹部就是一枪。
    曹洪做梦也没有料到有这么一下子。迅雷不及掩耳,真可谓出其不意,虽则刀在手中,但要转过来封门已经来不及,只怪自己太懈怠,没有一点思想准备。眼睛看得分明,脑子里也很清楚:肚皮上中一枪要翘辫子的!怎么办?曹洪究属是八虎将之一,知道吃这-枪是无可置疑的了,但要换一个地方来挨,损失尽量小些,手来不及,脚还够得上。说时迟,当时快,左腿往上一圈,正好遮住肚腹。
    赵云那五指开锋的枪尖往他的大腿上“噗”戳进半个枪尖,鲜血直冒,曹洪吼叫连连,回马就逃。方才赵云说的名字全都抛入九霄云外。赵云收转长枪。心想,你虽然未死,但这一枪也够你受用的了。子龙继续冲营……
    曹洪逃上景山,到大帐外丢刀下马。一瘸一拐进大帐,到曹操面前:“叔父丞相,小侄败阵而归。”
    曹操一看,知道他负伤了,鲜血在一路滴进来──
    “你中了家伙?”
    “被他刺了一枪。”
    曹操一想,你付出了一枪的代价,名字大概问到了──
    “小将姓甚名谁?”
    “喔嘿……忘掉了。”
    曹操想,你要死唻!人家说,吃了苦头要记,你吃了苦头还忘记了。曹操既气恼,又惋惜,说了声:“枉空!”
    曹拱感到很委屈,吃了一枪,还要被叔父埋怨。所以他也不去包伤,还在那里回忆白袍小将的名字,定了神想一想,好象还隐隐约约记得只言片语──
    “叔父丞相,待小侄想来。”
    曹操想,对!又没有隔夜,一会儿工夫的事情,怎么会忘得干干净净呢?”那──容尔想来。”
    慌慌张张逃命,一下子怎么记得周全?前面的一大部分完全没有印象了,最后三个字总算穷思极想地想起来了。
    “叔父丞相,小侄想着了。”
    “小将姓甚名谁?”
    “小将姓龙……”
    曹操想,姓龙倒是有的,这一点已经比刚才的“呀嗨”有进步了:“名叫什么?”
    “名叫柿子。”
    曹操撩着阿胡子沉吟道:“小将姓龙,名叫柿子?喂喔,喂……”弄出柿子来了,倒不叫桃子、生梨,变成水果摊了。
    其实赵云最后三个字乃是“字子龙”,这家伙颠三倒四,冬瓜缠在茄门里,变成了龙柿子。
    旁边的徐庶笑得肚皮都痛了。心想,别搞了,我来讲明了吧。故而从旁闪出:“丞相,徐某倒想着了。”
    曹洪对他看看,我枪吃着,你也想着:明知他是放刁,但扳不住他叉头。
    曹操只要弄明白小将的名字,你徐庶想到也很好:“元直公,小将究竟何人?”
    “丞相,这小将乃是河北常山真定人氏,姓赵名云,字子龙。”
    “是啊!”曹操对曹洪看看,怎么到了你嘴里会变成龙柿子?你去给我用冷水洗个脸,清醒清醒头脑吧?
    曹洪退出帐去敷药包伤口。
    曹操还在反复吟诵:“原来叫赵子龙!”
    “正是。”
    “老夫慕名久矣。”
    徐庶想,你这个老贼真不是个东西,不跟你讲,你拼命要问;告诉了你,你又说听到了好久了。分明在瞎和调。
    其实曹操倒一点都不和调。因为当初刘备和曹操是同路。建安四年春天,刘、关、张三弟兄都在曹操那里吃闲饭。刘备受了汉献帝的衣带血沼,要兴汉灭曹,并和另外六个人一起组成了一个秘密团体,叫做“灭奸团”。刘备生怕此事被曹操察觉,有性命危险,故意装作胸无大志,不问世事的样子,带了关、张二人种种菜、谓之“韬晦之计”。有一天,梅子熟了,曹操与刘备二人一起喝酒,谈论天下英雄。──这回书叫做“青梅煮酒论英雄”。当初孟德同刘备讲,别看某人某人有多少家当,都不是英雄,真正的英雄,“唯使君与操耳。”刘备听了大吃一惊,以为衣带血诏之事已经被曹操得知,吓得手中筷子落地。正巧此时天上一声霹雳,刘备就趁机往桌子下面一钻。曹操问他,为何如此惊惶?刘备托词说,我怕打雷的。孟德付之一笑,觉得自己看错了人,你如此胆小,算得了什么英雄?就在这时,有人来禀报曹操,说公孙瓒已被袁绍打败。刘备就问来人:可知晓公孙瓒手下有员名叫赵云、赵子龙的小将,生死如何?来人回答:不知道。曹操知刘备不会无端瞎问的,他问的这个赵子龙,肯定不是等闲人物。便问刘备:赵子龙何许样人?玄德道:我与公孙瓒是好友,故而知道他麾下这位白袍小将赵子龙是个出众的人物,年纪很轻,武艺高超,善用一条银枪,枪法既好,人又精明,我看此人今后杀尽天下无敌。当时曹操并没有注意,他身为丞相,所见名将车载斗量,你提起赵云,他也不过听听而已。但是他的记性很好,现在徐庶一提起,他就想到了:原来今天来冲我百万大军营垒的小将,就是当年刘备所说的赵云。因此,他说一声“慕名久矣!”这句完全是真话。
    这样一来,赵云的名字一传十,十传百……顿时轰动百万曹营,“赵子龙”三字从此后名闻天下。赵云单骑冲营,虽则无有大纛旗,但是这面“常山赵”的旗帜却飘在每个曹兵曹将的心头。
    曹操在上面弄明了赵云的姓名,山下子龙危险来了。
    究竟遇到什么危险,且听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