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砍大旗怨恨国贼 陷马坑将军脱险-卷四 长坂坡-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四 长坂坡
第十三回 砍大旗怨恨国贼 陷马坑将军脱险
    第十三回 砍大旗怨恨国贼 陷马坑将军脱险
    赵云钻打许褚以后,单骑冲出战场。他一心想要找到中军帐的文聘。现在挑去枪王以后,寻找的目标又乱了。他跑到前面一看,在大营前立好一个高大的人,口不开,拦住子龙的去路。子龙这时杀得性起,不问青红皂白,对此人高喊一声:“贼将让路,赵云来也!”紧接着起枪搠去。
    前面这人巍然不动。赵云也觉得不是刺在人的身上,他对前面定神一看,不觉好笑。他想,不要混叫他一次,即便叫它叫到夜,也不会理睬我。原来,在大营前,是一根装在大车上的旗杆。难道那时是夜里不成?非也。正是中午时分。为何要将旗杆会当成人呢?就因为刚才挑枪王,在光天化日之下破去百鸟枪,再自己用蛇盘七探枪,弄得头昏目眩,眼花缭乱。现在战马跑到此地营前,上面篷帐遮蔽,故而误将旗竿认作人了。
    子龙抬头对上面一看,这面旗非常大,足足有两丈见方。一面三军使命的大旗。旗上:“大汉丞相、理内外事”,中间象圆台面大小一个“曹”字,大旗迎风飘动。这面旗的两边,还有两面小旗,左面的旗上写着“奉旨出师”;右面的旗上写道:“吊民伐罪”,随风飞舞。子龙二话不说,上去就砍倒两面旗。为啥要三面旗砍倒两面?因为见上首一面旗上写着“奉旨出师”,上面有着奉旨二字,这是代表皇帝出师,尽管这是曹操的遮羞布、挡箭牌,子龙无论如何不敢砍;否则便有欺君之罪。首先要砍的便是中间一面大旗。你曹操是奸雄国贼,欺君害民,谁认你是大汉丞相!我赵云非砍不可。第二面旗上写道:“吊民伐罪”,实是挂羊头,卖狗肉。按理说,你应该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讨伐奸人贼子,才是吊民伐罪。目前你一手遮天,兴师动众,来追剿爱民如子的刘皇叔,致使数十万百姓蒙难。你吊的什么民?伐的是谁的罪?你这是道道地地的害国害民。
    子龙想,这斗口大小的旗杆,如何弄断它呢?他对自己腰里看看,有了。一口好剑在此,莫说是木头的旗杆,哪怕是铁杆的,同样砍它个一剑两段。想收转长枪,可是刚才用力太猛,一下子拔不出来。他便象摇螺丝钉一样,把枪左右摇动,旋了出来。然后左手执枪,右手把腰中宝剑抽出,就对这面大旗的旗杆上一剑,真象菜刀切豆腐,绝嫩地一下,已经断了。子龙恐怕旗杆倒在自己一面,顺手起枪钻一点,这面大旗直倒地倒下去,营盘篷帐压倒一大片。连下来对“吊民伐罪”这面旗的旗杆上又是一剑一钻,只听得“嘎……咣当”。子龙放声大笑:“哈……”
    你赵云岂能砍倒这两面大旗呢!因为这些旗,共有四将看守、保护,你不来侵犯,他们并不同你交战。现在旗倒帐塌,当然要打听是谁砍倒的,也不得不出来和你算帐了。否则丞相面前难以交帐。这四将便是焦触、张南、马延、张[岂页]。他们知道赵云本领高强,一个一个打,决非他的对手,故而他们要四打一,将他活擒,献给丞相。
    四员守旗将各自上马,焦触高举巨斧,张南手执大刀,马延一条枪,张[岂页]一口刀,四骑马冲出营来。只见于龙还在营前发笑。焦触第一个上来:“呔!赵子龙你好大胆,竟敢砍倒丞相的大旗:我们来将你拿获。”说罢,四个人一起上来,把子龙一个包围。赵云要想走,已经无法脱身了。他便把宝剑入匣,双手抱枪,准备迎战。
    焦触一斧直向子龙正面砍来:“赵云你看斧!”子龙便起银枪招架:“且慢!”当啷!刚掀开巨斧,背后张南的大刀,往子龙脑后劈来:“赵云看刀!”“且慢!”子龙转身起枪招架。“当啷”掀开大刀。左面马延的枪望准子龙腿上直刺而来:“赵子龙看枪!”
    “且慢!”子龙又掉转身来招架马延的枪。刚应付完马延,右面的张岂页,又使大刀向子龙的肩膀上一刀砍来:“赵云看刀!”“喀啷”又把大刀来招架。就这样,四个打一个,忙得赵云上下前后左右,四面八方穷于招架,不亦乐乎。由于刚才同枪王打,他的精力已经大部分都消耗了,现在再遇到这四个曹将四面包围,子龙实在是只有招架之力,并无还手之能,而且连招架都持久不了。没有多少时间,赵云就气力不佳,招架不周了。他眼睛看得分明,见左首马延的长枪往自己的腿上而来,但手里还在招架张南的大刀。要是平常出战,这种情况的发生,赵云足以应付。现在他已经精疲力竭,再要用四倍的速度,四倍的力气去招架,当然是应接不暇了。只要稍微慢一点,就要挨打了。赵云想,我自出山以来,只有我枪挑别人,从未中过别人的家伙。看来今朝要中他一枪,尝尝吃枪的滋味了。因此他将左腿用力一屏,准备受你一枪。不料,就在这危急时刻,救星到了!
    在马延的枪头距离子龙的腿不满三尺的地方,突然“当啷”一声,一条钩镰枪把长枪拖到横里。马延一呆,他想,赵云的本领倒真不小,连横里都有家伙的,他的双眼沿着拖过去的方向一看,不是别人,而是河北将张郃。张郃奉丞相之命,来引诱赵云去中圈套。他一路上寻到这里,见四个打一个,心里有点急,恐子龙受伤。心里想,我为了要活捉赵云,设下陷马坑,自己又多次操练,先后跌了几次。若然被马延刺中一枪,赵云必然被你们四个擒住,我的陷马坑白挖,跟斗白跌,苦头白吃,功劳半点全无。让我来帮帮赵云的忙吧。所以将马扫上来,起手中的钩镰枪留情结上面的钩子,往马延的枪上一勾,拖了过来。马延回头对他看看,怎么样?张邰对他眼睛眨眨,嘴巴歪歪,表示我奉相爷之命,早已准备好陷马坑将他活擒。你这一枪刺上去,子龙腿上定然见血,到时相爷定要问你之罪、斩你之首。原来,曹操早已吩咐,不准将赵云打伤。故而四名守旗将只得圈马回营。
    赵云正在山穷水尽之时,见有人前来相助,心中不胜之喜,不知是哪一个?见四将全部走开,便收转银枪,对门前一看,原来是河北将张邰。心里想,我与他素无交往,缘何在此急难之际,肯如此相助了我?就因为你我都是河北人吗?子龙现在是百思不解其意。不过子龙也想到,他几番与我交战,这次却相救,不怀好意,要提防中计。既然前来帮助,应该酬谢。战场之上,别无所取,赏了你手里一条长枪吧!子龙把手中长枪顿了一顿,一言不发,向张邰一枪刺过去。张部想,你这个人真是蛮不讲理,帮了你的忙,反而见恨于我,请我吃枪。好在我本来要与你交战,不管我能否赢你,我总归要圈马而逃,要诱尔上钩中计。因此起枪招架上去:“且慢!”
    “当啷!”赵云的枪动都不动,一个打一个还是打他不过。张郃圈马收枪而走。子龙见他往中军帐而去,认为文聘在那里等他,因此挺枪纵马追了上去。嘴里还在喊着:“贼将慢走,赵云来也!”
    张郃见子龙果然紧追不舍,暗暗高兴。同时,曹兵已上山向曹操禀报:“报丞相!”
    “何事报来?”
    “张郃将军领了子龙望陷马坑而来。”
    曹操命曹兵退下。心里想,只要赵子龙上钩,将他引下陷马坑,就能生擒活捉。千方百计要使他归顺。这样,我一百万军队有了赵云这种大将为头队先锋,那今后打到江东去,剿灭孙权,便可长驱直入,势如破竹,一举成功。曹操想到这里,不觉好笑起来
    :“哈哈哈:列公,赵子龙要归顺老夫了。”
    两旁文武听了感到好笑,赵子龙还在下面作战,怎么说已经要归降你呢?真是想昏了头。
    再说下面张郃已经把子龙带至陷马坑边,见前面地上有石灰的痕迹,便知埋伏所在。张颌将马一拎,战马便前蹄一点,后蹄一蹬,连人带马向前一蹿,跳过了陷马坑。只要你张颌将马一拎,这战马心里就明白,我要跳了,不跳要“哗啷当”掉下去的。赵云何等灵敏,见张郃在平地上突然一跳,马上觉得不对头,又见前面石灰印,心里已经明白:陷马坑!危险!让我快点扣马。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子龙与张郃的马首尾相衔,骑马都是在飞驰。等到张邻跃马过去后,子龙开始疑心,但马儿还在奔跑。直到想着扣马,战马已经扫到了陷马坑的圈内。只要两只马蹄一踏空,马儿往下一沉,子龙晓得要跌了。子龙暗地对马儿讲:“马啊,你跌吧。但愿你的跌相好一点,我们都可以少吃痛苦,少受些损失。”就在龙马掉下去的一刹那,赵云的两条腿在鹤顶龙驹马的两边腹部上用力一夹,紧握缰绳的左手将马头直拖到自己的胸前,一条银枪右手一执,右臂膀遮住阿斗的小脑袋,恐怕上面的砂石掉下来,撞开他的头。这匹龙马与子龙配合得非常默契,它两只后蹄一缩,象兔子那样一蹲,──直从上向下躺。子龙往下看看,还好。这是一个三丈多深的活陷坑,一无乱刀乱枪,看来曹操还想叫我投降。马还没有到底,子龙先用银枪往下面一插,让战马借一点力,减轻一点身上的负担,以免分量过重,战马受伤。这样鹤顶龙马平稳到底,然后四蹄立直。马伯伯回转头,对背上的主人看看,你看跌得如何。赵云对它望望,你有本事,不愧为龙驹宝马!不象跌下来,活象是抬下来的。子龙虽然丝毫无损,但要想逃走,看来一下于还逃不掉。
    前面的张郃,跳过陷马坑,听得后面“锒铛”一声巨响,心里明白,子龙中计了。便圈马回到陷马坑边,想你子龙本领如此高超,却不知中计,定然跌得马翻人仰。走到坑边往下一看,奇啊!只见马在下面如立平地,子龙在马上坐得极稳,人不仰,马不翻。这种跟头只有你赵云跌得出来。不过落到陷马坑里,凭你有天大的本领,也奈何不得了。张郃此时心花怒放,此功非小,对下面大喊一声:“呔!赵子龙你还能逞强么?”
    子龙抬头见上面陷马坑边得意洋洋的张郃,心想,由你摆布便了,故而理都不理他。张郃见子龙一声不响,心里好笑。刚才我救你一枪,你却回敬我一枪,这口气我咽不下。因此捡起枪来就对子龙头上刺去:“赵云看枪!”音落枪到,在子龙头上“嚓”一枪。子龙想,刚才马延的一枪给你劝脱,现在你仍旧要补上这么一枪,很好!我反正要中一枪,就随你便吧,我也不用躲避了。虽然说,我中家伙,开天辟地还是第一遭。不过,中了家伙是什么样的滋味,我完全能够体会得到,先是“阴当当”,然后“麻辣辣”,最后“别别别”,血流如注。现在一点也没有感觉,怎么这一枪倒如此舒服?起左手伸到头上一摸,原来这一枪皮肉都没伤,哪来血流呢!
    其实,张郃要叫赵云吃这么一枪,还没有这么大的胆。看他来势汹汹,也不过是威吓你一下。他一枪下来,用枪尖旁边这只钩子,将赵云头上的银盔勾牢,打算用力把子龙从陷马坑底拉上来。子龙想,我无奈跌下这陷马坑,中了贼计,但是你要想把我拉上去,没有这么便当。俗话说:“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子龙在下面,他不愿上来,你张郃就无能为力了。张郃到底是一个大将,要钩起一个身材矮小的人,这点力量还是绰绰有余。因此运一起力,把枪向上一拉。奇怪!我连一个人都拉不起,如此看来我怎样能驰骋疆场。
    子龙在下面,觉得张郃用力拉自己的头盔,因此双腿拼命夹牢鹤顶龙驹,不让他拉上去。可想而知,要靠张郃一人一枪,把下面子龙、阿斗和龙马拉上来,是如何不可能。
    但是,子龙这顶头盔被他用力钩牢,盔上一根刘海带扣在头颈里,盔越向上,带子勒得越紧,简直与上吊一般无二。子龙牙关一咬,用力屏住。头颈骨硬也有好处,不过不要瞎硬,否则是要吃苦头的。应该软的地方,还是软点好。然后将右手伸上去,把张郃的枪抓住,不准他向上拉,这样可以拖延些时间。
    陷马坑边的张郃早已不用力了。自从子龙掉下去以后,就有五十个小兵,每人手里拿一根长竹竿,竹竿上一只铁钩,名为挠钩,上来帮张将军的忙,准备用挠钩把赵云拖出陷马坑。按理说,陷马坑里拖出来的人,大多是皮破肉烂,都是由于钩子放下去,钩到什么是什么,只要把人拖上来就是了。而且也不消五十个人,只要有十来个人,尽足够的了。现在情况不同,非但要捉活你子龙,而且不能有一处皮肉受伤。这五十个人到陷马坑,左右分开,看清目标,方始将钩子放下,一齐望准赵云左右勒甲绦上“喀嚓嚓”钩牢,然后又大家用力向上拖,──-“嗨!嗨!”一下子不管你怎样用力,总是拉不起赵云来。
    手下要紧报到山上:“报丞相。”
    曹操正在等待把赵云带上山来,见手下匆勿报来,要紧问:“何事报来?”
    “报丞相,连张将军在内,一共五十一人,拖不起赵云。请丞相定夺!”
    曹操想,这真是咄咄怪事!难道赵子龙跌下去生了根不成?否则为什么五十一个人,竟然拖不起他呢?就是两人一马又有多少分量呢?这些人真是些饭桶。
    这是怎么回事呢?当然,事情讲穿了也没什么奥妙所在。原来这五十个小兵抛钩子下去,又不象我们在平地上那么容易、准确,乱七八糟,自己的钩子扎牢别人的钩子不计其数,真正扎到力点上的钩子并不多。故而他们虽然象拔河那样拼命向上拉,只觉得分量轻得很,原来钩牢的是别人的钩子;再说,子龙在下面把长枪插在泥土中,自己的身体往下沉。这样,上面的人就一时拉不动了。
    张郃一时也惊呆了,根本想不出这种简单问题的原因何在。旁边五十个小兵站在旁边,更是呆若木鸡,只管死死地挺住竹竿。因此,报到山上,也觉神乎其神了。正如有人冷不防问起你姐夫的岳父应该怎样称呼,往往有些人仓促之间张口结舌,叔叔、伯伯乱说一通,连自己的父亲都忘了。时间一长,容你思考片刻,那还不是极简单的问题?!
    张郃想,我倒不相信,这么些人竟拉不起你一个人!因此,自己突然起枪,叫弟兄们一起用力,向上一拖。你张郃不用力还则罢了,一用力就出了大事情。子龙在下面突然觉得头颈里扣紧,要紧头颈骨屏住。子龙头颈里这条刘海带由于长期流汗,已经不太牢了。现在加上你张颌猛一用力,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拉力,刘海带“叭”一下断开。顿时子龙的头盔从下向上飞出来。张郃在马上一下子坐不稳,身体向后一仰,险些栽下马来。
    就在这时,子龙觉得头上一松,发带滑脱,发髻蓬松,披头散发,知道头盔已摘去。必定长枪也不在头顶上了。心想,机会到了,此时不走,后患无穷。很快把枪掉换到左手,右手抽出腰问青釭,望准缠住身体的钩子上的竹竿,用力四下一撩,顷刻间竹竿全断,上面的小兵一个个仰面朝天,跌在地上。子龙迅速拔起长枪,掉转枪钻,在陷马坑里,竭尽全力一撑,助龙马一臂之力,然后两腿把龙马一夹:“宝马快走!”
    这匹宝贝龙马也同子龙一样,早已受不了这种怨气,跃跃欲试,归心似箭。见赵云把枪钻在地上一撑,觉得肚皮上两腿一夹,知道主人要我跳出这害人坑。便把马头一抬,四蹄一蹬,长嘶一声,向上猛蹿上去,跳出了陷马坑。
    上面的张颌和五十个小兵,刚要坐稳和立稳。突然问,陷马坑内一道红光紫气冲天而起,随后便见赵云稳坐马背,当胸露出刘禅的小脑袋。张郃想,怪不得赵子龙如此厉害,几番死里逃生,原来怀抱真龙天子,有一条真龙保护。所以张郃不战自退。
    在古代,人们不懂得科学,多数人都有点迷信。他们见到一道红光紫气,马上联想到,刘备乃是大汉皇叔。现在与曹操抗衡,日后必成气候,定是一家君皇。认为刘禅是刘备的儿子,是今后的皇帝。皇帝是“金龙星”,因此生死关头,金龙出现。《三国演义》上有诗为证:
    红光罩体困龙飞,征马冲开长坂围。四十二年真命主,将军因得显神威。
    其实,这是赵云手中舞着“青釭”,紫气红光乃是阳光照射在“青釭”之上所致。所以说,这都是无稽之谈。照了这种迷信的说法,岂不把赵云苦战一昼夜在当阳的血汗功劳,全部归属于刘禅了吗?
    不过,赵云从陷马坑中跳出来的时候,幸好手里舞着青釭宝剑,在已经偏了西的阳光中闪出了看上去是那样一道金光。曹兵曹将以为是“天子气”,因此大家都士气不振,意志涣散。
    子龙一出陷马坑,已经辨别出了方向。因为昨日冲营就是冲到中军帐为止,所以现在径直往东南而去。
    张郃见子龙从陷马坑里跳出来,现在往东南夺路而去,心想,叫我如何去回复曹操?思前想后,只有给小兵上个当,自己方可脱此难关。因此同弟兄讲:“你们可曾见到陷马坑里射出来一道红光?”小兵回答说:“我们都看见的。”张郃又说:“这是金龙出现,你们快去回复远相,赵云已经逃走。”弟兄以为,这样我们可以卸脱责任了。一个小兵飞报到大帐之上:“报丞相。”
    曹操见小兵来报,谅必赵云已经擒获,故而喜形于色,要紧问道:“可曾把赵云拿到?”
    “报丞相,金龙出现,赵云跑掉。”
    “金龙出现,赵云跑掉,唔……呀,大胆狂徒,擅敢胡言乱语。来!拖去斩了。”
    一声炮响,小兵被拖出斩首。丞相下令把脑袋挂在营前号令。第二个小兵倒又报了上来,到曹操面前:“报丞相!”
    曹操对这个小兵看看,你识相点,要是不识时务,我同样要杀:“何事报来?”
    “报禀丞相,金龙出现,赵云跑掉。”
    “来,拖去斩了。”拖到外面,一声炮响,人头落地,号令三军。第三个小兵刚要禀报,见两个头挂了出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要紧打听为什么要杀他们。旁边的弟兄讲:“他们报了‘金龙出现’,就被传令斩了。”这个小兵十分机灵,想了一想,奔进大帐,到丞相面前:“报丞相!”
    “何事报来?”
    “狂风顿起,赵云跑了。”
    “狂风顿起,赵云跑了。唔……哈……老夫赏尔银牌一块,免五日当差。”
    “是。谢丞相!”
    周围好多人都不懂这是什么道理,怎么说实话倒要斩首,而谎报军情却又邀功领赏,五天不当差,逍遥自在。这简直不可理解。其实,曹操他做贼心虚,知道刘备乃是皇室宗亲,如果说是出现“金龙”,那就象征着刘禅是名正言顺的“真龙天子”。所谓“吉人自有天相,能够逢凶化吉,化险为夷”。若然大家都顺应天意,倒戈投降刘备。那末助我曹操,就变成了逆天行事,因此报“金龙出现”要斩。说狂风四起,比较符合实际。战场之上,风雨不测,狂风一到,飞砂走石,弄得大家眼睛都睁不开,等到狂风过,赵云已经逃跑了。这样说,与我曹操无伤,又报了军情,解了围。曹操心里也明白,第三个小兵比较调皮,而前头两个的话,却对自己不利。
    听到“金龙出现”,曹操暗自思付,我一心思一统天下,就是刘备与我势不两立。倘然留得刘掸,日后于我定然不利。想到这里,曹操决定把赵云,尤其是刘阿斗要除掉,以免后患无穷。曹操想,要你一个活的子龙困难,现在要你一个死的赵云那还不是轻而易举,宛如翻掌么。便拔令在手,对武将班中叫一声;“哪位将军,带领弓箭手追赶上去,把赵子龙乱箭射死?”旁边走出一员大将,人称赛张飞,名叫张燕。因为他的面貌与张飞相似:三将军生个黑脸,他也是个黑脸;张飞生个豹头,他冲额角;张飞有一对环眼,他也有一双突眶大眼;三将军生的虎须,他腮下胡须拉搭。十之七八象张飞,本来用口斧头,为了象张飞,他改用一条丈六点钢矛。赛张飞由此而出名。听见丞相发令,因此前来接令。
    曹操付他三千弓箭手,命他追赶上前,把赵云乱箭结果,拿首级来见我曹操。张燕接令,上马提矛,带领三千弓箭手立即追上去。一方面曹操传令大队整顿,随后接应。
    当然百万人马要全部出发,不是一时半刻就可以动身的。现在,曹操带领先头部队,催动百万大军向前开发。丞相上马,文武左右,后面队伍起营拔寨紧跟上来,一下子炮声四起,战鼓声声,杀声震天。暂且不提。
    子龙在马上仗剑执枪,一路之上,远者枪挑,近者剑砍,杀得曹兵惊恐万状,四散逃命。就在这时,后面张燕带兵追赶上来。赵云闻听得远远的传来喊杀之声:“拿赵云哎!捉赵子龙哎!赵云招箭啊!……”罗咤之声,不绝于耳。
    子龙回头一看,阿呀!乱箭来了。心里明白,刚才曹操擒拿不成,现在他丧心病狂,要我的命了。所以心里也在打算,我救出了小主,枪挑张绣,斩数十员曹将,本钱已经捞足,倘若遇难,如愿以偿,在所不惜。不过我己杀出了重围,现在回转长坂桥已有把握,没有必要再与你们厮杀,何必再白白送命!因此只管策马而归,连连催促鹤顶龙驹说道:“宝马啊,你快走!”
    这时子龙求生心切,龙马也是归心如箭,尽管人困马乏,可还是勉力飞驰前去。幸得这里的营盘早已在枪王来的时候尽数拆毁,一路之上除了少许曹兵之外,并无敌将耽搁。
    子龙看看后面的敌将还远远赶不上,因此额手相庆。总算百万曹营之中未遭毒手,尚能侥幸与小主一起生还,真乃一生中之大幸!驰马出得曹营。
    才出曹营,突然前面有人喊叫:“呔!赵子龙,尔往哪里走!”
    子龙抬头一看,只见面前有数千人马,两将在马上挡住去路。赵云想,老贼曹操的用兵倒出乎意料,知道我要出他营盘,竟已命令大将守候在此。那末,这两员战将是何人?他们并非曹操手下大将,也非曹操命他们守候在此。他们是弟兄二人,兄长叫钟缙,上庸的守将;兄弟叫钟绅,望陵的太守。他们接到曹操调兵的公文,弟兄二人各带三干兵,赶到此地当阳。听得前面喊叫拿捉赵子龙,向前面一看,果然有一人一骑向这里飞马而来。弟兄二人商议,逃来的此人必是子龙,一起上前拦住。他们根本不知道赵云在这里杀了一昼时的厉害,只以为是败下阵的蹩脚将。因此勒马横枪,加以阻挡。
    赵云见二将拦路,也不打话,来之即战。见这两人,一个浑身雪白,一个通体墨黑,倒也黑白分明。叫你们一个白死,一个黑亡。白的用刀,黑的用斧。子龙刚到他俩马前,钟缙便起大刀向子龙当头劈来:“赵子龙看刀!”
    “且慢!”
    子龙起左手的长枪用力点开。当!大刀荡出去,赵云连手拍出右手的青釭剑,往他颈项之中一剑:“去吧!”“啡!”一声,绝嫩的一个白脸脑袋滚落下来。
    “慢来!”子龙眼明手快,挥手起剑招架。“当啷”“啡──”斧头被剑招架后削去一角。子龙左右开弓,一手招架,另起左手的长枪,已经刺进了钟绅的咽喉:“去吧!”
    “喀嚓!”一枪刺入三寸咽喉,鲜血直流,跌于马下。无须点烟沏茶工夫,钟家弟兄,双双魂归九泉。小兵们见主将身亡气绝,无能阻挡,四散逃命而去。子龙纵马直往东南方向,寻找主公。可怜钟家弟兄,死得连曹操都不知道。等赵云冲过之后,这班弟兄方始来见丞相,将刚才的情况一一报明。曹操再命手下买棺成殓。
    赵云从月半下半夜挑去高览开场,直到挑去钟家弟兄为止,前后共挑曹将五十四员!有人说,高览的“览”字,就是叫大家看一看;钟家弟兄的“钟”字,隐出了一个“终”局,表承结束。从三冲长坂坡开始,到这一昼夜过后,叫曹兵曹将看一看,百万营中谁为豪杰,哪个英雄?直到枪挑剑搠钟家兄弟,赵云营救小主已告段落。
    赵云虽然动作很快,枪挑弟兄二人,但后面的张燕马不停蹄,飞奔而来,已经要追赶上来:“拿赵云啊!赵子龙招箭哎!……”
    “啊呀!”子龙想后面追兵又至,怎样出了营盘,长坂桥还未到呢!记得昨日与张飞分手时,很快就到了敌营。难道三将军已经走了吗?或者我迷失路途?其实,这是子龙的心理作用。他一面逃,一面在向后看,不看前面,即使长坂桥已到,他也不知道。
    再说张飞,他等得赵云已经心灰意冷,长长的一天一夜不是好等的。他等得心焦时,就伸手到腰里这只皮囊之中,抓一把东西往嘴里一塞。吃到现在,早已是囊空袋翻。直到太阳当顶,本想时间不早,可以走了,因为与子龙昨天约好的正是这个时候。幸得张飞想得周到,认为赵云到百万曹营中去寻找主母、小主,好象大海捞针相仿,实非容易。我这么长的时间也等下来了,也不在乎再等这么一点时间。诚然,要是张飞真的一走,那末赵云回来见不到他,性命就有危险了。太阳当顶,正是子龙枪挑枪王之时。一个多时辰过去了,太阳已经渐渐偏西。三将军抬头对当阳方向看看,仍旧不见子龙人影,而且发现曹营好象在移动,想必曹操大队向这里来了。想想子龙这样好的本领,为了我家二嫂、侄儿,战死在敌营之中,实是可惜。看来要等他回来是没有希望了。
    那末让我保了大哥走吧:因此,他在桥面上掉转马头,准备过桥而去。虽则大哥要紧,不等到赵云,总觉得有点不愿意离开此桥,故而再次回头并不抱有希望地向后一看。谁料想,就在你这最后望一望的时候,果然有名堂:只见有一人一骑向这里跑来。三将军要紧重新圈转马头,等待来人。但是,一下子看不清究竟是哪一个人。
    怎么张飞竟然连子龙都不认识了?说也奇怪。赵云杀了一昼时,浑身都是血迹模糊,胸前又袋了小主阿斗,两边腰间挂满了挠钩,挠钩之上还连着荡东荡西的断竹竿。尤其头盔已经被张郃挑去,披头散发,经风一吹,头发飘拂,好象穿了蓑衣,戴了草帽,向四面放开。再则,子龙的头又不时地别转,看着后面追来的曹兵曹将。所以,张飞一下子哪里认得出是赵云呢:他心里想,子龙肯定死于曹营之中,他知道我张飞还在此等候他,莫非是阴魂不散,前来指点于我,好叫我保了大哥速离此地。想到这里,倒不觉身体一抖,有些汗毛凛凛。不过再一想,哎!人一死,哪有什么鬼出现?我不要自己吓唬自己。见来人已近,提高嗓门来问一声:“啊也:前面来者,莫非是老赵也?”
    子龙本来在想,怎么长坂桥还不到。听见张飞的大喉咙,他回转头来对桥面上一看,只见桥面上一匹墨黑的登云豹,张飞坐在马上,手执丈八蛇矛,双目圆睁,虎须倒竖,真象一个铁人。子龙向来没有说过发急之言,今朝实在吃不消了,见到张飞,对桥面上放声大喊:“啊,长坂桥上翼德三将军,赵子龙杀得人困马乏,后面曹兵迫近,望将军助赵云一臂之力!”
    张飞听完子龙这番话,不觉暗暗好笑。想你子龙能冲杀曹营,现在也会发急,竟然向我求援。说明这一昼时,如何地难熬!十分敬意,油然而生。哎,我真佩服你!心想,我岂能见人挑担不吃力。我与他都是大哥的最得力的大将,他能一人一骑于百万曹营中往来冲杀,照样能够回来,这不是普通人所能做得到的啊:恐怕我张飞去了,未必能安然而归。到达时的千斤重任,应该由我来分担了。张飞单手执长矛,-手撩虎须,放声对子龙说道:“老赵,你放心便了,来者千军万马,自有老张在也!”
    子龙感到,这时只有你可以抵挡曹兵了。既然如此,那末一切拜托,马上说道:“将军请让路,待赵云过桥梁。”
    张飞想,慢来!你这次去曹营是为了相救主母与小主,怎么你一个人去,仍旧一个人回来呢?到底他们怎样了,这倒先要问一问:“老赵啊!二嫂同侄儿怎样了?”
    子龙想,阿憨啊,我现在哪有精神来同你详谈!但是你的脾气我知道,不讲亦不行。那末就简单与你说说吧:“三将军听着:此番赵云冲往曹营,夺槊三条,挑去王家弟兄,到得景山第三重的山套,遇见二主母和小主。可是二主母她赴井身亡,只救得小主人在此。”赵云说到这里,便把双手左右一分,挺出胸膛。三将军一看,见于龙胸前高耸耸露出刘禅公子的脑袋。张飞放声大笑:“哈──”你子龙真是有办法,把侄儿放在这里,既安全,又能打仗。想到二嫂投井自尽实是可惜,跟了我家大哥,没有过到一天太平的日子。不过救到了侄儿,也算不幸中的大幸了。子龙对我家大哥真是忠心耿耿。
    那末,后面的贼兵由我来对付:“老赵啊!你过桥去吧。后面的贼兵贼将自有老张在此抵挡。”
    接下来张飞如何吼叫一声,吓退曹兵百万?请听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