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赵子龙救主回营 张翼德拒水断桥-卷四 长坂坡-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四 长坂坡
第十四回 赵子龙救主回营 张翼德拒水断桥
    第十四回 赵子龙救主回营 张翼德拒水断桥
    子龙请张飞让路,三将军便在桥上马头带侧,虽然一座板桥,但比较开阔,两骑战马足以平行通过。子龙将马一拎,鹤顶龙驹在张飞旁边擦身而过,向对岸而去。
    赵云自从曹营出来,已经体力不支,为了保护小主阿斗,他还勉力而行。现在一道长坂桥,到了自己的地界上,一切心事全无,子龙顿觉骨散筋弛,连自己的身体都不能支撑,两条手拖了两柄家伙,人磕在马背上,呼呼大睡起来。战马虽然也是四蹄沉重,还努力背着主人直往前跑。二里路后,穿过一片小树林,再跑了二里左右,便见一大片大树林。树林外面有些汉兵百姓坐在那里,看见前面跑来一人一骑,起初都有些惊慌,不知来者是谁。近则看清,原来是赵将军。要紧喊他:“赵将军哎!赵子龙将军哎!”
    子龙正在好睡,忽然耳闻喊叫之声,一时清醒不过来,以为曹兵在叫“捉拿赵云哎!”长板桥相遇张飞,已经忘得一干二净。打了一天一夜多,没有闭一闭眼,精神极度疲劳,记忆力也十分差,又好象驰骋在当阳道上。听到叫喊,他破口就骂:“贼兵贼将,常山赵子龙来也!”
    “赵将军哎!我们是自己人哎!”
    “让路者生,挡路者死!赵云来也!”
    这些汉兵和百姓知道赵将军已经杀昏了。一个小兵要紧进树林来禀报皇叔。
    这时,刘备坐在树林之中,正在等候子龙回来的消息。心里想,我这次虽然败得寸土全无,但是人还比较齐全。除刘泌老将军遇难外,其他的人总算无差,就只等子龙把我糜夫人、阿斗救来,那真是万幸的了。
    小兵进来票报刘备:“报皇叔!”
    “何事报来?”
    “赵将军回来了,可是人已打痴,我们喊他赵将军,他骂我们贼兵贼将。请皇叔定夺。”
    刘备听说子龙回来,倒有点忐忑不安,未知二夫人、阿斗凶吉如何。所以急忙立起身来,带领文武出树林,来看看子龙究竟怎样。甘氏夫人听得赵将军回来,也跟随出来,要打听一下孩儿的生死如何。
    待到刘备等出树林,赵云已经赶到。这战马自觉停了下来。刘备见子龙磕在马背之上,跨上前去,在龙马嚼上的金刚圈上一把抓住,连声喊道:“子龙住马!子龙醒来!”
    大家看到子龙打得从头到马蹄浑身上下血迹斑斑,不问可知,此番前去,定然是腥风血雨,一场苦战。个个心里钦佩万分。子龙隐隐约约听得刘备的叫喊声,要紧睁眼定神一看,果然刘备立在马前,后面还有文武众人,旁边汉兵、百姓围绕。再闭上双眼,仔细想一想,啊呀,我遇到张飞,曾与他说话来,这些事情我怎么都忘却了呢?适才恰似做梦一般。这时子龙方始从梦中醒来,自己已经到了皇叔身边,是自己人的地界了。
    他双眼重又睁开,对刘备望望,心里想,皇叔啊!我为小主阿斗,出生入死,几番险遭陷害,现在让我把小主公交给你吧,我实在是筋软骨酥,疲惫不堪了,让我找个地方睡下来吧。赵云双手一松,一枪一剑“当啷”双双落地,两只手把住马鞍,慢慢地跨下马背,立在地上两腿发麻。你想,他自从昨天下半夜救得小主上马,一直到现在从未下马,岂不要感觉麻木呢?皇叔抢步上前,双手将他搀扶:“子龙,你慢慢地讲来。”
    赵云双手抓紧拳头,在自己大腿上一撑,略微歇息片刻,然后对刘备把手一拱,说道:“主公听了,末将此去敌营,一枪挑去二高,枪挑晏明钻打晏腾,遇到冷箭两条,银枪击走韩琼,夺槊三条,枪挑王雄王飞,鞭打徐晃大骂曹操,遇到文聘指路,进得第三重的山套,遇到二主母糜氏……”子龙说到这地方,顿了一顿。刘备要紧问道:“怎样?”“啊!末将真是该死,竟被她赴井身亡的了。”子龙说完这句话,他对着刘备看。大家听说糜夫人投井自尽,都感到十分可惜。刘备听到二夫人投井而死,心里当然难过之极。但他为了不使子龙难受,很快地脸上收去哀容,装得很平常,连问子龙:“后来怎样?”
    “后来救得小主人无……”说到这里,他又顿住了口。侧耳静听勒甲绦里的刘禅的鼻息可有。他想,自从我与张绣交战的时候,小主人哭了几声,一直到现在未曾有过声息,不要我现在同刘备说,救得小主无恙,拖出来却变成一个冰冷梆硬的新鲜活死人,那末叫我如何向皇叔交差?因此住了口,先要看一看小主怎样。只听得阿斗在勒甲绦内“呼呼”好睡。子龙便接着说道:“救得小主人无恙。”说罢,左手拉开勒甲绦,右手伸进去把小主抱出来。不料小主刚抱出来,随之一股臭气熏天的粪便味扑面而来。赵云拉开勒甲绦,对里面一看,简直象个小茅坑一样。然后把小主刘禅双手递给刘备。
    刘备失去二夫人,虽然极其悲伤,现在见儿子刘禅安然无恙,一脉香烟尚存,故而心中略觉宽慰。要紧接过儿子,抱到手里。这时子龙两条手撑在膝盖上,等候刘备发落后,要歇息了。刘备把阿斗抱在手中,心中有说不出的高兴。感到自己今年四十九岁了仅有这个公子,传宗接代全靠他,因此平时视若珍宝。俗话说:“三十无子平平过,四十无子冷清清。”况我年近半百,一旦膝下无子,叫我如何是好?目前父子相聚,真是天伦之乐也:可是这天伦之乐,又是从哪儿来的呢?还不是靠子龙将军拼命夺得来的?
    这是来之不易的啊。因此对着怀中的阿斗长叹一声:“啊!为了你这狗头小儿,竟连累我家四弟子龙,要你何用!”
    本来刘、关、张弟兄三人,现在刘备一声“四弟子龙”,变成了刘、关、张、赵四弟兄。顷刻之间,赵云身价百倍,脸上飞金。刘备说这句话并非因为赵云救了刘禅之命而拍他的马屁,而是出于对赵云由衷的感激。特别在这种最艰难的环境下,更可以借此机会,鼓舞将士齐心协力,渡过难关。想当初,徐州新败,赵云只身投奔我刘备,平时屡屡建立功勋,与我刘备是患难之交。虽说他是我手下的大将,忠心赤胆,却又情同手足,称他一声四弟并不过分。刘备说罢,便将小主在手里荡了二荡,望自己身后—抛。
    子龙感到奇怪,若然要丢出去的话,总是往前抛,怎么皇叔向后抛呢?原来甘夫人立在他背后。他这样抛到甘夫人怀里,好让她给儿子喂奶去了。还有一种说法是,刘备把儿子接到手中,长叹一声:“为了你这狗头小儿,连累我家大将子龙,要你何用!”说罢,便将阿斗掷到地上。若然这样说法,子龙岂不要对皇叔产生误解,我把你的儿子当作宝贝疙瘩一样,悉心保护,拼命从乱军之中救出来。可是你倒象若无其事,不放在心上,还要掷于地上。早知如此,我何必冒死冲锋,多此一举呢?故尔这种说法欠妥。
    赵云救小主,原是臣救君,下对上,目前刘备叫得一声四弟,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变成是叔救侄,长辈对小辈。因此说一声“要你何用”,语言之中越来越显示对子龙的看重,表明我刘备虽然爱子如命,但在父子、弟兄关系的权衡上,我宁可舍子得赵。就这样,子龙跟随刘备和众文武进得树林。见得草丛,倒头便睡,头一着地,鼻息已浓。
    刘备见他疲乏到如此地步,不愿惊醒他。刘备想,睡觉总要有一个枕头才觉得舒服,尤其他三冲长板坡,人已脱力,今后曹操追来,还要大将出力。我来安排睡好这一觉。皇叔找来一个小座位,放在子龙头边,自己也坐了下来。然后伸出一条左腿,双手轻轻地把子龙的头,抱到自己的腿肚之上,自己静静地守护在子龙身旁。文武在旁见此状,个个惊讶不已。
    自古以来,只有“君枕臣股”,哪有这“臣枕君股”,想你子龙啊,皇叔多么器重爱护你啊,想那云长、翼德二将,主公也未必会如此做法。
    刘备见子龙酣睡安寝,又命小兵把子龙身上的甲卸下来,再清洗晾干。小兵们小心冀冀地把甲上的钩子、短竹拿掉,松开甲带,脱去银甲,然后放到小河之中冲洗干净,放在树枝上吹干。──等子龙起来一穿,浑身又是雪白。
    刘备将子龙身上全部擦洗干净后,再命小兵去给鹤顶龙马喂料、饮水、擦枪等等,一切停当。小兵手捧一口青釭剑到刘备面前,请刘备观看。刘备一看便知是好剑,肯定是子龙在敌营之中夺取来的。只可惜剑匣不能匹配。刘备想,我有朝一日,一定要为这口宝剑配一个剑匣,以表我心。
    以后皇叔来到江夏郡,便照样子打好剑匣,赠与赵云。所以这口剑是曹操的,匣是刘备的。那末,子龙这么一睡,到底要睡多少时间呢?约来也不过一个时辰。等到长坂桥上张飞吼叫一声,吓退曹兵百万,树林中的子龙,被他从梦中惊醒。可见张飞的喉咙有多少响亮,相距三、四里之遥,尚且如雷灌耳!
    自从赵云走后,张燕带兵赶到。曹兵见桥面上张飞立马横矛,回来报给张燕说道:“前面长坂桥面上,张飞横矛立马,拦阻我们的去路。请将军定夺。”
    张燕听到张飞在此,心里想,人称我赛张飞,一个赛字总归不及真张飞好,如果把“赛”换成“胜”字,那就成了胜张飞,就好听了。换一个字很容易,不过换了这“胜”字,没有真本领也是枉然:否则“伸”到棺材里去。张燕明摆
    着三千乱箭手不用,倒也要想在张飞身上动脑筋,企图争名夺利,真是自不量力,前来送死。张燕传令停队,小兵立定。他独自跑马到长坂桥下,对上面张飞高喊一声:“呔!桥梁上黑脸张飞!”
    “你也是黑脸。”张飞想,你这个人倒奇怪透顶,自己是个黑脸,还要骂我黑脸,不等于自己骂自己吗?张飞对他看看,更觉奇怪,这贼将不但是黑脸,而且面孔也与我相仿。张飞的打仗,与众不同,他有时喜欢寻寻开心、打打趣,实际上也是一种心理战。
    “呔!你这贼将的脸蛋子,与老张倒有些相仿。你姓什么啊?”张飞开口问道。
    “大将军姓张!”
    “阿是你也姓张啊?”
    张燕想,只有你可以姓张,别人就没有资格姓张。其实张飞不是这个意思,而是在想,怎么姓张的都是黑脸呢?
    “你叫什么名字啊?”
    “大将军名叫张燕,人称赛张飞。”
    张燕这个人真有点不知羞耻,别人叫他赛张飞,不过是个绰号,他却当作金字招牌来吓唬别人,到底不登大雅之堂。他还自以为有面子,出风头。
    三将军想,你叫赛张飞,这个雅号也不错,让我来触触你的霉头:“张燕啊!老张与你老实讲了吧,我没得儿子,你的脸同我又差不多,就做了我的寄儿子吧。”
    张燕想,倒被你占了便宜去了。因此,破口大骂:“呀呸!你在那里胡说八道!”
    “嘿……张燕啊,你今年几岁啊?”
    既然你讲不过张飞,就不要同他多说多话,何必与他缠绕不清,拾其牙慧!张燕反而认为张飞这个人也很有趣,有点阿憨脾气的,我的年龄与他又有何干呢?告诉了你,看你又有什么话来?便说道:“张飞你且听了,大将军今年四十有三。”
    “四十三岁?”
    “正是。”
    “没有的,没有的。”张飞自说自话。
    张燕想,我自己的年龄怎么会忘怀呢,我自己不知道,倒是你知道吗?倒要问问看:“怎样没有呢?”
    “你且听了,老张今年四十三岁,你也四十三岁,老子儿子都是四十三岁,父子哪有同年的?”
    “呀……呸!”
    张燕他听了气啊,搞了半天名堂,又被你讨了个便宜去。不过他看见张飞只顾说笑话,不顾我手中的家伙,是个鲁莽匹夫,我嘴上占不着便宜,何不来一个出其不意,叫他尝尝我手中家伙的厉害,叫他防不胜防,死于非命。口里一面还在敷衍:“父子没有同年,父子确实没有同年的。”一面手中捡起丈六点钢矛,望难张飞的腹部“嗖”一矛,刺了过去。
    你说张飞是匹夫,那末你自己更是一个道道地地的匹夫了。三将军嘴里同你罗苏,他手中的长矛一直挺在那里,环眼圆睁,盯着你的一举一动。现在见你神色不对,知道要动手,便起丈八蛇矛招架上去,口内还在打趣:“阿是你想谋杀老子啊?慢来!”
    “当”把张燕的长矛招架开,然后迅速向张燕翻手一矛,直刺咽喉。只听得“咯察”一声,张燕家伙脱手,溜缰马扫了出去,死尸荡在张飞的长矛尖上。口内还是自言自语、自艾自怨:“暖:张飞啊张飞,你真是个匹夫,一个匹夫!一个寄儿子被你挑掉了。暖!都怪他忤逆不孝,不要他了。”说罢,长矛一撩,把矛尖上的死尸甩了出去。
    曹兵见大将被刺,群龙无首,乱纷纷,个个抱头鼠窜。张飞立在桥面上,见曹兵四下逃命,乘机放开嗓门乱喊:“啊也!老张来也!”
    曹兵听见张飞喊叫,吓得屁滚尿流,一片混乱:“逃啊!”直往曹操大队而来。
    这时,张飞已经望见曹操大队炮声隆隆,浩浩荡荡向此地长坂桥而来。他想,走吧?不行!我一走,曹操趁势追上来,大哥逃都来不及;不走吧,只有和子龙一样,冲进大营乱杀乱砍,把他们杀退,我保大哥向前跑,这样可以逃得远些。这也不行:第一,我最要紧的任务是守住桥,万一我冲过去,却被他们冲过桥来,大哥一点都不知道,这不更是危在旦夕了吗?第二,赵云冲营是为了救出主母、小主,是出于无奈,只好去拼命冲杀。现在只要保住这一座桥,完全没有必要去拼杀。这就要想出一个两全之计,既要守住桥,又要杀退百万曹兵。张飞想,在樊城吊桥我独当一面时,身边还有一百个小兵、十几个树桩桩,可以用计,现在一样东西都没有,真叫我无计可施。曹操的大队越来越近了,这便如何是好?──“哎,这倒难了。”
    三将军正在焦急的时候,只听得有人在叫他:“三将军,三将军。”
    张飞抬头一看,只见一队马兵二十五人迎面扫来,而且是自己的弟兄。张飞想,我家大哥败到如此地步,哪来这样整肃的一队马兵呢?原来,这队弟兄在月半之夜,遇到敌人冲锋之时,有的战死,有的逃跑。他们见敌众我寡,知道少不胜多,所以避其锐气,暂时到霸陵村上去躲避一下。等到今天,前来寻找皇叔的主力。见一河阻隔,他们沿着河边寻找桥梁,现在找到了桥梁,同时也看见了桥上的张飞。
    张飞见来了一队马兵,便计上心来,喊道:“来呀!”招呼他们。
    “三将军有何吩咐?”
    “你们听了,曹操从前面而来……”
    “那末三将军,我等快走罢。”
    张飞:“尔等要明白,大哥在树林那边,要是我等赶路,要被老贼大队追来。”
    “那末将军,不走便怎样?”
    “老张准备吓退了曹兵,然后再走。”
    这样一讲,小兵不明白他的意思,问道:“那末请问将军,你如何吓退曹兵呢?”
    “老张用计!”
    “三将军会用计吗?”
    “老张一向诡计多端。”
    张飞又要说大话了。小兵想,不知他要用什么计,能够吓跑百万曹兵,这条计恐伯就是你家老师诸葛先生,一下子也想不出来,便说道:“请问三将军,计将安出?”
    张飞立即叫他们过桥,到距此两里路的一片小树林里,每人折一根树枝下来,不能长不能短,长了会折断的,短了派不着用场,要坚持到底,即使大小便也要熬一熬,不要下马,若被曹操看破是计,杀过来大家要没有命的。
    张飞所想到的法子,确实也可称得上是一条计。他关照小兵把折下来的树枝,一头结在马尾巴上,另一头较细的树枝拖一点在地上,象把小扫帚一样。然后每人上马,手执马鞭,在树林之中四周来回奔跑。二十五匹马,一百只马蹄,加上二十五根树枝拖在地上,当时正值深秋天气,经这批马兵这么来回不停地跑动,二十五根树枝在地乱扫,顿时可以卷起一股沙尘,遮天蔽日。在长坂桥看过去,肯定也是落叶飘零,浓烟密布,恰似千军万马在奔腾。
    张飞这么布置完毕,吩咐他们速去照办。小兵问张飞:“请问三将军,这是一条什么计?”
    “这是一条吓曹操的妙计!”
    “那末叫什么名目呢?”
    张飞想过之后说道:“我家先生常说,曹操生平多疑,这一条名谓‘疑兵之计’。你们快去准备。”
    小兵们马上过桥,走二里,进树林,一切按照三将军的吩咐办事,扎树枝,上马背,连连扬鞭。不消片刻,树林之中已是烟尘四起,落叶飞扬。起初大家觉得这个办法既简单,又有趣,因此精神抖擞,快马加鞭。时间一长,沙石劈头盖脸而来,空气中泥土弥漫,令人窒息。到后来,大家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三将军的脾气大家都知道的,所以没有命令都不敢下马。只是一面跑,一面嘴里骂着张飞:“断命张飞,想得出这条计来,真是绝子绝孙的!”
    他们骂归驾,跑归跑。长板桥上的张飞等马队走后,不一会儿,见后面小树林中已经浓烟四起。心里想,曾操啊,你有百万大军,我只有二十五根树枝,同你比试一下,到底谁强。他振奋精神,在桥面上等侯曹操到来。
    逃回去的张燕手下的小兵,见曹操率大队己到,急忙到马前禀报:“报丞相!”
    “何事报来?”
    “前面桥梁之上,黑脸张飞横矛立马,拦住去路。张燕将军被他枪挑。请丞相定夺。”
    “前面桥梁之上有张飞拦住去路?”
    “是!”
    “这个么……”曹操想,孔明你先叫白面孔赵云到我大营冲杀一昼夜,现在又派黑面孔张飞守在桥面上,算给我点颜色看看。你诸葛亮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种打法从未遇到过,真叫我丈二和尚,摸不着个头脑。曹操自从樊城桥上中了张飞的计后,心里明白,近来张飞一点也不憨。还听说他拜孔明为师,也懂得了用汁。此番上前要小心。
    虽则张飞的计策蹩脚,但对于曹操来说,总是很适应的,今朝这个当又要上得不大不小。
    曹操命令小兵退下,传令大队上前。近则,抬头一看,果然黑脸张飞稳坐马背,独立桥头。传令停队。炮声一响,大队从前到后全部停下,刀枪旗幡纷纷落下。
    “列公!”
    “丞相!”
    “跟了老夫上前一看。”
    “丞相请!丞相请啊!”
    曹操带领众文武和极少数侍从,点马来到长板桥下。虽说是桥下,距离张飞还有一段路,要动手一下子还够不上,而说话都听得清楚。丞相与文武一齐上马。曹操在马上身体带侧,一对三角服的眼梢,向张飞望过去。心里想,我们都是老相识,老打交道了,不用再介绍了。起两手对张飞一拱:“桥梁之上,我道是谁,原来是翼德三将军。老夫在此有礼了。哈……”
    张飞见曹操对他行礼,睬都不睬。本来还要叫你一声阿瞒,还你一个礼也无所谓。今朝你又把我家大哥在长坂坡打得一败涂地,无藏身之地;二嫂嫂由此投井身亡。我恨不得立即冲下桥来,杀你一个痛快,方出老张心头之恨!不过老张今朝为了守桥,有一条计谋在此,毋须同你硬拼,这条计策成与不成,还需你这老贼从中相助。计成,你退兵;计不成,随你便。反正我死守此桥,准备象赵云一样,与你老贼拼一个你死我活,休想有一个曹兵过桥。张飞转定念头,对桥下的曹操破口大骂:“呔!桥梁之下你这老贼!”
    “啊呀!你这匹夫!”
    曹操听张飞出言不逊,也不示弱,连忙回敬。我客客气气叫一声“三将军”,有礼在先,你却非但不回礼,反而骂我“老贼”,真是一个匹夫,气死老夫也!今天我不与他多烦,让我想办法来对付他。
    三将军站在桥上,面对曹操,怒目圆睁。眼梢对桥那边树林里看看,尘土遮天,烈烟滚滚。心想,好啊!曹操,我请你看戏了:“老贼,你且听了,老张奉我家军师将令,埋伏火攻在桥梁那边树林之中,要把你老贼带来的人马,烧一个焦头烂额,片甲不归。我已经在此等候你长久了,你与我来来来!往那边观看!”张飞说罢,便起手对桥那边一指。
    “火攻?”曹操一听又是火攻,早已毛骨悚然。自从出了个诸葛亮以来,每逢交战必有火攻,博望、新野两把火,烧掉我数十万人马,今朝又有火攻伺候,真叫我有点吃不透是真还是假。抬起头来对张飞指的方向一看,“喔哟!”只见“呼──”黑烟四起,好象还见一彪军来,一彪军去,川流不息,络绎不绝,恰似万马奔腾──“这个……”曹操实在无法判别真伪,只好问两旁文武:“列公。”
    “丞相。丞相!”
    “可有埋伏?”
    文武见烟雾弥漫,心里也惊慌不已,大家也在商议,到底有没有火攻,他们也摸不准。刘备虽然在长坂坡败得狼狈不堪,不过他的大将多数未露过面,还有很大的实力,尤其他的军师诸葛亮影踪未见,神出鬼没。现在见我们长驱直入,却在前面树林之中设下火攻,也未可知。也有可能张飞借了军师之威,来威吓我们,叫我们不战自退。大家听得丞相动问,又不可以不讲,倘然讲错,百万大军葬身火海,我们如何吃罪得起?心里都在想,你丞相脑子也是极其聪明,有火无火你自己去决定吧:所以一个个都说道:“啊!丞相,下官无才……”“末将无能……”“请丞相自己观看。”
    曹操也知道大家一时也难以料定,也就罢论。旁边徐庶一看就知道张飞的计是假的。赵云救了阿斗出营,刘备要是去远,那张飞不可能再在此地阻挡。肯定刘备就在对面,或者还没有去远,所以张飞想出一条疑兵之计,要想把曹操挡一挡,然后再同刘备一起撤走。徐庶想到这里,点马到曹操面前,把手拱拱:“丞相,照徐某看来,丞相过桥起火者,定有火攻;丞相不过桥不起火者,那末并无火攻。”
    曹操对徐庶看看,心里想,你的说话最通,讲了半天,等于没有讲。看来你也吃不准,只好这样讲。
    曹操再作思量,明白了。不管有火、无火,刘备就在桥那边。孔明为了保证刘备的安全撤走,所以叫张飞在此埋伏、但是究竟有火,还是没有火?记得夏侯惇兵进博望坡,被大火一烧,十万人全军覆没;张辽带兵十万三冲鹊尾山,横说有火,竖说有火,结果只是吓唬一下;后来兵进新野,一把大火把十万兵烧个精光;我上次亲自到樊城,遇到张飞,他说有火攻、我信以为真,结果是假的;今天末……曹操想到这里,心寒胆战。如果火攻按照这个规律来烧的话,今天应该是真的火攻。
    打仗哪有规律可循?若然诸葛亮的用兵只不过如此简单,何能助刘备得此三分天下?也难怪曹操要见孔明怕,数十年来他一向打胜仗,有他的一套战略战术。突然近来连遭大火焚烧,几经挫折,总难彻底消灭刘备,又孔明有经天纬地之才,安邦治国之能,胸怀六稻三略,熟知天文地理,自己虽非庸碌之辈,到底略逊一筹。所以他钻到牛角尖里去了。
    既然逢到是真的火攻,那末就退兵吧。曹操不愿、恐被别人笑他。再一想,有了!让我把人马向你桥上冲一冲?好象我已看破机关,虚张声势来试他一试。要是真有火攻,我大队一冲,张飞必然开心,认为我中计了。见你开心,我便退兵:要是火攻是假,见到我八十三万人马冲锋,你毕竟是人包的胆,而不是胆包的人,总要露形。等到这时,我趁势冲。对。曹操立即传令:“来!与老大大队前冲!”
    曹操左手执令旗,起右手的袍袖向前面一抖,发出了假冲锋的信号。尽管是假的,但声势浩大。大将备执手中兵刃,长短武器都起着盘头,开着四门。本来刀枪全部落下,刹那间,从前到后,刀枪旗幡统统高举。马队将马一拎,马儿昂首嘶叫,准备泼蹄。
    步兵准备开步走。正是:号角吹,战鼓敲,炮声隆隆,一片喊叫之声:“冲──!”真是地动天摇,震耳欲聋。曹操在桥下定神观察张飞的神情。
    虽说是假冲锋,但百万大军的声势实在太大了。张飞以为曹操已经看破机关:但怎样被他看破的呢?一想,肯定树林里的这队马军马尾巴的树枝掉了,或者哪个下马来大小便,被曹操看破;或者听见曹兵的喊叫,吓破了胆,故而露出破绽。要是被他们冲过桥来,那末阿哥阿嫂、文官武将会一网打尽,子龙又打得精神疲乏,难以抵敌,眼睁睁地、看着我家大哥彻底完结,叫我于心何忍?你曹操要冲上桥,我张飞也不逃,索性冲下去,杀你一个落花流水,打一个鱼死网破。张飞是横眉目暴,眉头高挑,虎须倒竖,须发皆张,威震敌胆。张飞也作了一个准备冲下来的姿势,你不上来,我也不下去。毕竟张飞一个人,没有人助威呐喊。因此他把文八蛇矛手中一抱,嘴里一声吼叫:“哇呀……
    !”如虎啸,似龙吟,登时飞禽落地,走兽失足。
    这一声喊叫,张飞自己还未意识到威力如何。只见曹操身边的小侄夏侯杰,他本领寻常,在马上手执如意拐,猛听张飞一声吼叫,心胆俱裂。他的坐骑又非久战沙场,听得猛兽般的叫声,马屁股往上一掀,一个后羊桩,夏侯杰从马背上倒栽下来,正巧滚到曹操马前。曹操的马虽然不差,但听得叫喊,两耳直竖,心里也十分紧张。突然脚边有一样东西滚来,吃惊不小,要紧缩蹄,放下时正好踩在夏候杰的胸部,当场踏死。曹操正注目察看张飞的神态,见他一声叫,又觉自己马儿前蹄动,低头一看,见自己的侄儿已丧命,因此一个忘形,高喊一声:“啊呀!”
    这时的所有战将都被张飞这声撕心裂肺的叫声所慑,顿时个个都想起前几年的一桩事来:关云长当时在白马坡前,斩去河北名将颜良。回营时,曹操极力称赞关将军本领高强。关云长就对曹操说:“关某虽好,怎及我家三弟。”曹操问云长:“令弟有多大能为?”云长回答说:“我家三弟吼叫—声,能力涨千斤。在百万营中,取上将首级,宛如囊中取物。”当时,曹操叫大家听好,千万不可忘却,而且曹操把这几句话用笔记在战袍之上。现在大家听见这声叫,个个心惊肉跳,神色慌张,万一他冲下来,我们自己也不是他的对手,如何保你丞相呢。又听得丞相“啊呀”一叫,以为曹操心中害怕,大家误会,都想早些脱身逃命。手下见此状,要紧将曹操的马头圈转,准备逃跑。众文武见丞相马动,好似一道命令,乘机回马。一时间,人头簇动,争先恐后,家伙钻子在马屁股上乱打。曹操的银鬃马吃到家伙,泼开四蹄向前便逃。这样一来,后队变前队,前队变后队,前呼后拥,一片混乱,大队倒退。
    徐庶暗自高兴,一面逃,一面乘机恐吓曹操:“丞相!丞相不好了,张飞追上来了!”
    “喔哟!”曹操慌忙逃跑。
    这时张飞自己倒发愣了:曹操这么好端端的百万大军为何要后退呢?张飞过去在战场之上从未这样吼叫过,今天难得这样喊叫一声,并不知道有多少作用。现在他却如梦初醒,恍然大悟:哦!原来曹兵是被我吓退的。一声吼叫以致能使曹操百万大军被吓退而混乱不堪!其实,又岂止吓退百万曹兵,就连那滚滚东流的长坂河水,被张飞这么一声喊,竟然喝住,朝西滚滚而去。从此有“喝水倒流”之说。到底张飞这声吼叫,有多少威风?前人有几句赞词:长坂桥边杀气生,横矛立马眼圆睁。一声好似轰雷震,独退曹家百万兵。这几句话,是足够想象玩味的。可知其威力究竟有多少!
    话说小树林里的一队马军,正跑得气喘吁吁时,只听得耳边一阵山崩地裂的轰鸣声,大家听得清楚,却不知何物响亮到如此地步。一齐扣马对长坂桥方向看去,只见百万曹兵慌忙而退,正是人似潮涌,马如山崩,自相践踏,不计其数。又见张飞一个人在桥面上横矛勒马高声喊叫:“老张来也!”这队马军立即把马尾巴上的树枝松去,飞马赶到桥头──
    “三将军!三将军!”
    张飞听得有人喊叫,他回头一看,见这队马军已到跟前。他浑身是劲“弟兄们,尔等可曾听得,老张一声吼叫,吓退了曹兵百万?”
    “刚才我们听到的声音,原来是你吼叫的声啊?”
    “是啊!”
    大家朝前看看,敌人确实已经全部退走。张飞独退百万大军,真是古今少有。
    弟兄们对张飞说道:“三将军,既然曹操退兵,那我们也快走吧!”
    “好,我们走吧。”张飞退过桥头,刚刚准备要走,忽然又立定,他对这顶长坂桥看看,想,虽然曹兵百万被我吓退,但不知他们到底为什么退兵。如此看来,这顶桥放在那里,总觉不妥当,倘然我带兵一走,曹操打听下来没有火攻,他肯定马上就追上来,我们还是逃不远。所以他下令把这座桥拆去。张飞拆了桥以后,认为即使你曹操要想追;追上来,已经没有桥了!他就无法可想。其实张飞又犯老毛病了:上次樊城吊桥计成,事后把襄江面上的船只全部烧去,被孔明军师指出,这是个破绽。曹操生平多疑,反而马上追来。你只要把船抛锚带缆,叫他前来,他倒反而不敢。因为你烧船,说明你胆怯,曹操就知道是退兵之计,因此马上就来。现在张飞把孔明的说话又忘得一干二净。今日拆桥,与往日烧船同出一辙,一无两样。
    要知后来曹孟德大队如何赶来。且听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