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刘备被困汉江边 关羽独挡汉津口-卷四 长坂坡-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四 长坂坡
第十五回 刘备被困汉江边 关羽独挡汉津口
    第十五回 刘备被困汉江边 关羽独挡汉津口
    张飞见曹操退兵,便吩咐弟兄们:”快把这顶桥梁拆掉。”小兵又不懂得进出的,自然听你张飞作主。弟兄们正要上前动手,张飞叫大家闪过一旁。原来他见长坂桥年深月久,跑到桥畔,起手中长矛,望桥板的缝隙中就是一矛搠进去,然后用力一撬,这座桥板到了张飞的矛上,再用力向河对面把矛一甩。只听得“哧嗵”一声,只见桥板已在急流之中往下游漂去。张飞远望曹兵大队退去,方才放心带兵而去。
    树林之中的文官武将也同刘备一样,一个个提心吊胆地等待着张飞的消息。忽闻一声巨响,后又听得一片人喊马嘶的嘈杂之声,把沉睡中的赵云惊醒。见自己的头枕在皇叔的腿上,感到疚愧难当,急忙从地上跳起来。又见银甲洗刷一新,子龙想,皇叔啊,你待我真是亲如骨肉,情同手足,我赵云何德何能,竟能“君股臣枕”,就是肝脑涂地,亦难报其恩。赵云心中更是感激不尽。自此君臣更是肝胆相照。赵云马上穿好银甲,青釭剑腰内插好,上马提枪,准备迎敌。  皇叔与文武全都上马,甘夫人抱小主上了军车。一切整顿齐备,待命出发。
    就在此时,张飞带兵赶到:“大哥啊!”
    “三弟,你竟回来了。那曹操怎样?”
    “大哥啊,曹操百万贼兵,被兄弟吼叫一声,吓退了。”
    “三弟,竟有此等事么?哈……真是古今少有的了。”
    “大哥,放心吧,曹贼永远不会前来了。”
    “三弟,你怎见得老贼无法追来了?”
    “这座长坂桥被兄弟拆去,没有了桥梁,他还有什么办法过来呢?”
    皇叔一听,就知道张飞又犯下错误了。因此对他说道:“呵呀,三弟,你又把军师的话忘怀了!你一拆桥,曹操马上就来!”
    张飞听了大哥刘备的话,才恍然大悟,原来我自己用了计反而自己又去拆穿,便同刘备说:“拆也拆了,曹兵若来,兄弟再去抵挡,现在赶快走吧。”
    张飞、赵云保了皇叔和甘夫人、小主等,同众文武、子民、汉兵一起往前赶路。百姓们扶老携幼在前,立往东南而去。走不多远,只听背后炮声隆隆,杀声震天,曹操的大队果然追赶前来。
    刚才,曹操同众文武被张飞的吼叫声吓破了胆,闻风而逃。后来发现张飞没有追上来,曹操便传令停队,方才松了口气,重整旗鼓,一面命小兵再去打探军情。曹操便问旁边文武:“你们为何一起后退?”文武曰:“丞相你自己高喊‘啊哟’,我们以为你见张飞害怕,叫我们后退,所以大家都退了下来。”曹操说:“我因侄儿夏侯杰被马踏死,因此‘啊哟’。你们都弄错的了。”曹操想,这都是我叫了一声的不好,幸得张飞未追上来。
    这时,探兵已回来,将探到的情况一一向曹操察报:“相爷,面前不要说没有火攻,就是张飞的人影都不知去向,而且一顶长坂桥都被他拆去的了。”曹操想,我又中了阿憨的计策,刚才全队冲上去,料他无能抵挡我八十三万大军。不过现在还来得及,他拆桥就是怕我追赶上去,到底是阿憨,岂不想想,我百万大军要造几顶行军大桥,还不是易如反掌,即使造-百顶也花不了多少工夫。待我造好桥梁追赶上去,亦不为晚矣。
    曹操一面命令小兵上前将夏侯杰的尸首抱下来,买棺成殓。此番虽然打了胜仗,可是棺材倒要买不少。另一方面吩咐手下,立即在长坂河上架起十二顶行军大桥。这种行军大桥,不是用砖头石头砌成,而是用粗竹编扎而成。这些行军桥早已造好,随军带来,所谓逢水架桥,只要把编好的竹桥搭在河面上,就可过河了。因此,十二顶大桥片刻之间齐备。
    曹操在红罗伞盖下,文武左右簇拥着丞相,一彪彪、一队队整整齐齐,过行军桥,追了上去。
    刘备带领文武也在向前进发。前面已见两座山峰,叫飞虎山。这时刘备坐在马上:心事重重,闷闷不乐。心想,原打算到江夏那刘琦公子那里去避一避,可是自己败到如此地步,有何面目!不觉已到飞虎山下,本来要转弯走的,但是前面百姓领路,他们不知如何走法,只是一直向前走。直走了十来里路,方才知道走岔了路,百姓都在叫喊:“不好走嘞!不好走呀!”大家站定,抬头一看,面前白茫茫一江阻隔,但听得一片白浪拍岸之声。
    汉江到了,刘备独自思忖:我与这条江的缘份确实不错,上次兵败汝南,
    也是困到汉江,不过是另一头。今天兵败长坂,又被困在汉江。看来今天不能脱险了,命该如此。见江面上一无船只,这样阔的江面,更谈不上桥了。后面的炮声、喊声越来越近,曹操大队已经离此不远了。真是前不能进一一江水滔滔;后不能退一-敌兵杀到;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倘然再回转飞虎山,绕道而行已经来不及了,那时正好曹兵赶到,岂非自投罗网。
    大家都无法可想,一个个眼睁睁地望着刘备。皇叔长叹一声,想我自从桃园结义以来,扫黄巾、战虎牢,受圣天子衣带血诏,欲灭曹操。谁料想败小沛、徐州、汝南、当阳,尤其此战败得不可收拾。看来我刘备今生无能为力,只能被曹操所灭。他便对所有文武说道:“众位先生,列位将军,尔等皆是文可安邦,武能定国。跟了刘备,耽搁尔等锦绣前程。待刘备一死,尔等把刘备的首级送与曹操,尚可保命。曹操与我是冤家对头,与你们无干的。”说罢,刘备的手捏到腰悬的宝剑柄上,“哐”把剑拔出半口,准备一死。护卫在旁的赵云立即-把抓住剑柄,便与刘备说道:“主公,你何必英雄志短?老贼到此,我可与三将军一起抵挡。”
    文武都异口同声劝说皇叔:“千万不可如此。”张飞想,我与你是结义弟兄,同生共死。所以对刘备说道:“大哥,你一死,我也要死的。”子龙把刘备抽出的半口剑推了进去。刘备想,我败到如此地步,手下文武为我吃了不少苦头,可是目前情绪还这样好,对曹操个个咬牙切齿,并无惧敌之心。倘然我一死了之,这班文武叫他们何处投身呢?难道叫他们弃明投暗,降曹助虐吗?他们跟了我多年以来,肝胆相照。对大汉基业赤胆忠心,我这未竟的事业叫谁来完成呢?虽说眼下的局势于我不利,但我的一班人马尚全,还有孔明军师,我自己不能灰心丧气。
    常说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假如过此难关,日后步步高升
    也未可知。因此刘备逐渐坚定了信念,决定同众将在此背水一战。旁边的张飞也在动脑筋:今朝都是我拆桥的坏处;要是不拆桥,曹操也不会马上赶来,大哥也不会想到拔剑自刎。见到这种情景,他实在忍不住气了,说道:“大哥啊:请你放心在此等候便了,来者贼兵贼将,待兄弟前去抵挡。”
    “三弟,你怎样抵挡曹兵呢?”刘备想,你刚才一拆桥,把计策全部戳穿,还有什么办法去抵挡曹操。倘若你有个三长两短,我刘备更是危险。“大哥,你不要担心,兄弟自有主张。”张飞说罢,圈马飞奔而去。此地都在等候他的消息。三将军一人一骑,扬鞭催马,十里路不消片刻便到,已经来到了飞虎山
    两峰中间的山路之上。见曹操大队逶迤而来,他扣马横矛。心里想,曹操赶来,我怎样对付呢?再用计吧,根本无计可施,况且曹操也不会再上我的当了。只有拼死一战。
    猛然间,飞虎山上,“当!”一声炮响。张飞一吓,想曹操的用兵果然不错,山上已经埋伏好了人马。那末,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既然这里有敌人,就先战了再说。张飞马上抓紧长矛,睁大环眼对飞虎山上望去,只见左面半山腰里排出一千马队,排成一字长蛇阵,马头斩斩齐齐,马上小兵个个精神抖擞。号衣上,胸前一个“汉”,背后一个“刘”字,手里有的长枪,有的大刀。等到马队排好后,又是一声炮响。在左面下来一层山套排出一千步兵,每人手执一口钢刀,在马队前面排得齐齐整整,人人斗志昂扬。
    无多片刻,又是一声炮响,再下来一层山套,排列出一千弓箭手,每个小兵前胸后背有两个大飞羽袋,胸前二十五支箭,背后二十四支箭,弓弦之上一支箭,严阵以待。三千兵排好,最后-声炮响,排出五百校刀手,二十名关西汉。上首里走出一匹银鬃马,马背上坐着浑身雪白,银盔银甲,手执一口银板刀的公子关平。下首里,立好一个周身墨黑,头戴一顶蝴蝶盔,倒拖红缨,刘海带头颈里贴好,身穿银丝软甲,甲上丝带吊挂,腰里插好两柄锤头,双手捧一口八十三斤重的青龙大刀,弹出-双电光眼,露出两只獠牙,一个黑脸蛋子,云长马前步将周仓。中间推出一辆大车,车上一面绿缎子大旗,旗上写着“大汉、汉寿亭侯、前将军”。旗帜中央一个圆台面大的“关”字,临风飘扬。
    耳闻一声战马长嘶,只见一匹血喷大红的赤兔龙驹,到大旗前扣住,马背上坐着云长,见他头戴青巾拖红缨,身穿鹦哥绿战袍,玉带围腰,腰悬一口龙泉宝剑,足蹬粉底乌靴。周仓立即跑到关将军马前,双手便将龙刀呈上。关云长起右手在龙刀柄上抓牢,周仓退过去,双手拙出腰间锤头,上下一分。云长便把龙刀换到左手,向背后一执,右手撩着长须,红脸上,蚕眉扬,凤眼明。正是:手执青龙偃月刀,飞虎山前独挡曹。
    山下的张飞看得清清楚楚,不是曹兵杀出,原来是红脸二哥。心里想,二哥,你好不威风啊:敌兵将到,此任全拜托你了。因此张飞放下心来,把长矛架好,对山套上的云长把手一拱:“山套上二哥,兄弟有礼了。”
    关羽看见山路上的张飞,心里很快活,过一会儿,弟兄可以团聚了。叫一声:“下面三弟!”
    “二哥!你看,曹操大队从那边而来,我家大哥兵困汉江,兄弟无能抵挡。二哥你看怎样?”
    “三弟,请你回复皇兄,来者曹兵,自有关某在此。”
    张飞圈马回转,兴高采烈地来到汉江边与刘备说:“大哥啊,没事了!”
    “三弟,怎样不死了?”
    “兄弟回到山路之上,听得山上一声炮响,杀出一彪人马。大哥,你可知道是谁来了?”
    刘备想,叫我一下子哪里猜得中呢?“莫非是你家先生诸葛军师来了?”
    “非也!乃是我家二哥红脸。他请你大哥放心,曹操前来,由他抵挡。大哥啊,现在不是没事了吗?”
    刘备听完,松了口气。自从孔明长坂坡一走,好比房子抽去了一很庭柱,没了主心骨,以为他临阵脱逃。原来他早有妙计安排。有了二弟,我就更放心了。
    再说,曹操的大队早已过了行军大桥,往飞虎山而来。曹操的两个探子,看见飞虎山上排满军队,威风凛凛,又见关将军手执龙刀,怒目相视,吓得他们魂飞魄散,掉转身躯往后就逃。
    关云长打仗与别人不同。见两个探子伸头缩脑,东张西望,山套之上连兵带将三千五百二十三人,声音全无。探子回去,来到曹操马前:“报禀丞相!”
    “何事报来?”
    “前面飞虎山套上,有红脸关将军拦住去路。请丞相定夺。”
    曹操听说前面有关云长挡住去路。心想,自从云长当年在我许昌淹留六十三天以后,至今数年未见了。现在此地飞虎山下相遇,何不前去会他一会。尤其近几年来,手下降将较多,都不知道我与云长是老朋友。话要说回来,曹操对于关云长的为人是十分钦佩,甚至崇拜的。他以自己有这样的朋友而骄傲,感到很有面子。因此招呼一声:“列公。”
    “丞相。丞相!”
    “跟了老夫上前一看。”一路带领文武上前,来到飞虎山下传令停队。抬头见云长在山套之上,丞相带文武又跑近一点,然后扣马。大家见山套上的关将军,果然名不虚传,赫赫威风。曹操对云长把手一拱:“山套之上,我道是谁,原来是二将军、君侯、云长兄、美髯公。”
    真是丑人闲话多,丑戏锣鼓多,称呼叫了一连串。曹操能叫出这许多称呼来,不无道理。最初时,刘、关、张曾与我曹操共过事,关云长在三弟兄中排行第二,便叫他一声二将军;后来在白马坡斩颜良,皇上封他为汉寿亭侯,我便称他君侯;我领他上殿见驾,皇帝见他两根须髯漂亮,称他真是美髯,我便呼他美髯公,加个“公”字更拾高他的身价;唤他一声云长兄,这是老朋友之间称兄道弟,乃家常便饭──“别来无恙?”这一句话,曹操每逢碰着云长,总要讲的。表示分别以后,我一直很牵记你,你的身体一定很好的意思,也可以在文官武将面前,显示一下自己同云长的亲密关系。“老夫有礼了。哈……”
    云长听得清楚,看得分明。见曹操百万人马象一望无边的大海那样暂时平静了下来,刀枪旗幡又似大船的篷帆──样落了下来。听得曹操打招呼,心里想,曹操啊,我不能同你老实说,孔明先生早已给我锦囊一封,命我照锦囊背诵。等
    到锦囊背完,你的人马逃得精光。我心里有点不相信,背锦囊能背退百万大军,这好象有点神话色彩了。对曹操看看,请你与我配合好,我背完一段或两段,你就退兵吧。哪里知道诸葛亮真是神机妙算,一点不错。说到三段背完退兵,绝对不会听了二段半就退兵。
    云长想到这里,把手中龙刀在鸟翅环上架好,将身躯在马上一侧,绿袍袖子一抖,对山脚下的曹操把手一拱:“下面丞相,关某还礼了。”
    “将军少礼。哈……啊,君侯,带领人马在此有何事啊?”
    关将军对他看看。你曹操就是这点不好,喜欢装腔作势,装聋作哑。明明你要剿灭我等弟兄,却反问我干些什么。那末我也来问问你看,为何兴师动众?”
    “请问丞相,带兵到此何事?”
    “若说曹某末,哦……”
    曹操心里也在转念,红面孔倒也非常厉害,我问他干什么,他倒先要问我干什么。
    算了,大家都是明白人,不必再兜圈子了,有话就明说了吧:“将军听了,令兄刘备烧皇师二十万,龙心大怒,欲命老夫拿捉令兄。当阳被刘备脱身,老夫带兵追赶,不料在此途遇将军。请问君侯在此何事啊?”
    云长一听,想,你这老贼真是老奸巨猾:当了我的面,横一个刘备、竖一个刘备。既然你实说,我也同你打开天窗说亮话:“丞相听了,关某奉令带兵在此飞虎山前──”
    “何事啊?”
    “拿捉──”
    “拿捉谁啊?”
    这个老贼一点不识相,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真是赶老虎上山──
    “拿捉丞相!”云长说完,面孔板,凤眼弹,起右手一把抓起鸟翅环上的龙刀,对下面的曹操将刀一指挥:“已在此等了你长久了!”
    “这个末……”曹操见云长红脸铁板,知道他火冒了,一下子无言可答。没有了落场势,独是这个那个。关云长知道曹操的贼脾气,让我背一段锦囊给他听听,但愿他听了就跑。将龙刀重又架好,口中念念有词:“丞相听了,关某奉军师将令,埋伏火攻在此飞虎山前,要把你丞相的人马,烧个全军覆没。本当早巳下手,因在皇城受你六十三天之情,因此未曾下手,特此关切。望丞相大队速退,不然后悔莫及。”
    “火攻!这个……”曹操想,刚才长坂桥上遇到你家三弟,也说奉命埋伏火攻,结果是虚惊一场。现在你也说有火攻,这话要是放在别人嘴里,我只当他是放屁:你从不扯谎,说到有火攻,倒要让我思考一下。心里想,诸葛亮用兵虚虚实实,料事如神,我不得不防。因此信疑参半。这是买你关云长的面子。那末退兵吧?千万不能退我这里阵脚一乱,他趁势一追,百万大军肯定溃不成军,自相践踏。况且凭你这句话,半点火星都未见到,我一退兵,岂不要被人耻笑我曹操气壮如牛,胆小如鼠,打仗不动脑筋。因此只是敷衍,却不动身:“多蒙君侯容情,老夫立即退兵。”
    云长一看,曹操口不应心,嘴说身不动。心里想,孔明是有道理,用人恰如其份,知道我适应这种场合,定能吓住曹操,并且料到留操现在还不会退兵。  曹军前排的文武和将士,听说这里有火攻,消息不翼而飞,一会儿传到了后队。诸葛亮的两把大火,确实把曹兵都烧怕了,一旦听到火,心已经寒了。两旁文武呢,也是将信将疑。有的想,横一个火攻,竖一个火攻,看来真的要烧一次才罢休。尤其见关云长一本正经,煞有介事。也有的想,有了火早就烧了,也不会等到现在。不过,大家虽然各持己见,又不敢下结论,因此一个都不作声。云长见第一段背后,曹操不退兵,只有再背下去:“丞相莫非不信么?”
    “暖!将军的说话,老夫哪有不信之理?”
    “信则信,何不退兵?”
    “立即就退,马上就退。来啊!传老夫将令,大队后退了。”
    曹操奸诈,嘴里这么讲,眼睛在对两边示意,我是暂时稳一稳关云长的心,千万不能退,再要看一看,到底有没有理伏。两旁文武心领神会,按兵不动。云长也看在眼里,明白在心里,看来“台词”只好再背:“丞相。”
    “将军怎样?”
    “关某造地雷八个,一十六尊大炮,要把丞相的人马打一个片甲不归,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本当早已动手,因关某当年受丞相之恩,三日小宴,五日大宴,上马相敬,下马相迎,因此至今未曾下手。望丞相大队速退,否则起手无情!”
    “这个……”
    曹操听到这几句话,又相信了三分。因为八个地雷、十六门大炮,不是现在才知道,老早就有所闻听,只是没有见过。当初在樊城,张飞在城头上架十六个树桩,说是十六门大炮;我也听说你造过这些东西,可是从来未用过。想必今天你家兄长刘备在此生死紧急关头,你拿出来用一用,这倒不可不防。      曹兵们听见有地雷大炮,一个个心慌意乱起来。就连那些原来不相信有火攻的文武,也都默不作声了,眼光一下子集中到曹操面孔上,意思是,关云长看在你们旧交情的份上,几番良言相告,所以不动手。趁现在还未动手,我们退兵吧,不要弄得关云长发脾气,是没有便宜可以占的。
    曹操虽然相信十之七八,但不见火光怎么叫火攻呢?还是再等一等。所以说,诸葛亮料到他不吃一点大吓头,他是不会心甘情愿退兵的。因此三段锦囊不可少背一段。曹操对两边文武看看,心里想,多少要见一点颜色。因此嘴里仍在和调:“将军的美意,老夫感恩在心。来啊!与我大队倒退了。”
    云长见曹操还在耍花招,知道他是蜡烛脾气,不点不亮,那末只有象演戏一样,把第三段背出来。关将军面孔一板,声音洪亮──
    “关某屡次关切,丞相不信。如今下手非某之罪也!罢!罢!罢!”
    罢字出口,着脚无救。曹操见云长如此坚决,倒觉懊悔。但是已经弄僵,索性再看他怎样。只听云长一声令下:“周仓!”
    “小人在~”
    “与我山套之中去放地雷。”
    “小人遵命:”
    周仓旋转身来,一个旋风来到山套后面。他做些什么呢?据说拉掉了裤子,蹲下来大便。这是说说笑话罢了。其实是在山套后面有一万从江夏借来的兵,传令每个小兵手里的两个火把,都点上火,一万兵就是两万个火把。这时太阳已经西,天空中霞光万道,彩云朵朵。两万个火把映得飞虎山映得通红雪亮。
    云长又下令:“儿啊!”
    “孩儿在此。”公子关平跑到关将军马前。
    “点炮!”
    “遵爹爹吩咐。”
    关云长与公子关平父子两人,分立左右。关平传令,命五百校刀手分开。本来被他们遮住了后山套,现在一目了然。下面的曹操与众文武望上来清清楚楚。只见十六门炮架子上,矗立着十六门大炮。关平一声令下:“来!与我点炮。”
    旁边走出十六名关西大汉,从背后抽出火把,在风里一闪,火光烁烁,点燃十六门火炮上的药线。
    曹操见火炮药线旺,火星直蹿,一下子急得口都开不出。心里还在责备自已太多疑了。关将军同我多次说明,可是我不相信,把他的一片诚心辜负了。现在完了,十六门炮声一响,我曹操凑得最近,肯定被炸得血肉横飞,粉身碎骨。想到地下还有地雷八个,一定在山脚之下,火炮打,地雷响,我的军队在前排的,都要轰完。见山套后面,红火直冲九霄。曹操心急如焚,对着山套上的云长,只是双手乱摇。屏了好久,方才结结巴巴讲了一句:“将军,且慢!”
    文武想,你这个老贼,人家的好话不信,现在你也急了?你看药线已经着了,快点走吧!再慢一步就要葬身火海了。有人要紧圈转丞相的马头,并用家伙钻子在马屁股上连连打着。曹操双手抱着自己的头,慌忙逃命而去。文武随后紧跟,小兵前队作后队,后队作前队,象潮水般地向长坂桥涌去,望风而退。    在后面长扳河面上的十二座行军大桥,原来上面立满了人。现在见前面人似潮涌向后退来,争先恐后向对岸逃去。
    再说这种行军大桥,只不过暂时行行军还可以支撑,现在大家都要抢先过河,你推我拉,你抢我夺,桥面上挤满逃兵,一下子又都不能全部过去,大家脚里用力,十二座桥顿时断掉,曹兵成千上万向河里跌下去。即使善水的人,这时也施展不开自己的本领,眼睁睁溺死在长坂河中。可是后面的曹兵还在逃过来,见行军桥已断,要想立定不走,可是由不得自己作主,还被后面的逃兵推下河去。就这样,前面的兵,总是被后面的兵一排排、一队队推下河去。不消多时,长坂河面上出现了一条宽阔的大道,曹兵大队就从这新筑成的死尸大道上逃命过桥。这一阵混乱,曹兵被踏死、溺死者,不计其数。
    飞虎山上十六门大炮,直到药线烧完,末闻响声。哪里来什么火炮呢?有了岂会不打?原来又是十六门假炮。云长收拾三军,带了关平、周仓,以及一万三千五百二十名兵士,离开飞虎山,直奔汉江边去见刘备。
    曹操一口气退了数十里路,总以为后面烈焰翻滚,火光冲天,还在拍马奔逃。听得后面有人叫唤:“丞相住马,并无火炮地雷。”曹操方才扣马。他惊魂未定,问两旁文武说:“列公,老夫的首级,可在颈项之上?”
    大家都禁不住笑了出来,说:“丞相无恙。”这老贼吓昏了头。现在听说没有火炮,曹操想想不对:我亲眼目睹药线着,青烟飞,怎么会不打出来呢?莫非又上当?立即命手下前去打探。
    手下飞马到飞虎山上:,不见云长,也无一兵一卒,十六门大炮安然放着。小兵上前一看,炮衣都没有除去。把炮衣解下来一看,原来正是十六个树桩桩,挺立在那里。迅速回来复曹操。
    曹操听得是假老戏,心里怨恨交加。云长阿,我一直以为你是老实人,你的话我总归相信。不料你今天也说谎话了,我中了你的计,损兵折将。你真不够朋友,达肯定是诸葛亮的安排,我佩服。曹操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又不好向手下文武讲穿。若然我埋怨云长欺骗于我,那末肯定有人要说我,一向把云长捧上天,样样好,自己人的说话总不听,现在上当中计,是罪有应得。我说坏关云长,也等于说坏我自己。所以他不但不说穿,相反还要强装笑脸,感激关将军容情,把药线熄灭。
    文武大家都知道曹操分明是在为关云长辩护,也没有人出来点穿。曹操想,这次未能除去刘备,但是打得他落花流水,无栖身之地。料他一时难成气候,那末让我回转皇城整顿兵马,伺机再行出兵。因此曹操大队驻扎当阳道,准备明天班师回朝。
    假如被你这么轻轻松松收兵回去,便宜了你百万曹兵。旁边的徐庶一直在暗中相助刘备。见曹操要罢师,心想,此番你一百万人马,在长坂坡打败刘备,但没有擒住他,以为大获全胜。要想回转皇城,没有这么便当。我有计策在此,定叫你一败涂地,送掉老命。元直在曹操处前后一年多,给曹操上的当不是一次二次,从未象今天这么大,险些送去曹操的性命。而且曹操一下子还不知是计,直要到赤壁烧完,方才明白自己中了徐庶设下的圈套──徐庶走到曹操面前:“丞相,徐某有礼了。”
    “元直公何事?”
    “远相此番兴师百万,为什么不能把刘备消灭,这点请丞相仔细思量。”
    不错,这个问题值得一想。刘备被我围困当阳,已成釜底之鱼,笼中之虎,怎样又被他逃遁呢?即使下回再来,恐无此等良机。何况他几遭挫败,定然要设法报仇雪恨。感到徐庶的话,确非等闲之谈,其中大有文章。便问元直:“那你看,此番究竟怎样会被刘备脱逃?今后又如何对付于他?”
    这真叫生病人找鬼商量──死得快。曹操他是上当上不怕。徐庶的话听来总是顺耳顺心,好象金玉良言,到后来又总是上当受骗,大败而归。徐庶见问,回答道:“丞相,依我看来刘备他是兵微将寡,日薄西山,奄奄一息。与他周旋,太合不来。打胜仗吧,他是孤穷之辈,你丞相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不知丞相意下如何?”
    徐庶眼光远,气派好,看问题比我曹操透彻。就说此番当阳之战,虽说我曹操胜了他,但是自己也死伤了数十员大将,相比起来,还是我曹操输得惨。我好比一个腰缠万贯的富翁,而他却是一个惨淡经营的穷汉,我赢了他,也发不了财,反而有可能还要倒贴一点。
    徐庶见曹操不作声,因此继续说道:“丞相,我看只有让刘备自取灭亡。”
    “刘备岂会自灭?”
    “丞相,现在天下尽被丞相所灭,唯有江东孙权,盘踞江南六郡八十一州。孙权好比一裸大树,刘备尚有可能栖息于江东。观在趁刘备当阳新败,还在喘息之机,请丞相挥师江东,一举平定孙权。江东孙权,自从他兄长孙策亡故,即位以来,年数不长。久不用兵,又无作战经验,他耳闻丞相百万雄师下江南,我看只有两条路:第一条投降你丞相;第二条路被你丞相相踏平江东六郡。要是他投降你丞相的话,命他攻打刘备,以功补过;不降者,丞相平定江东。江东一定,就象大树倒下,刘备这只惊弓之鸟无林可投,无案可栖,只是漫天飞逃,结果也是两条路:第一条投降;第二条自亡。这样,一举两得,事半功倍,天下平定在此一着。丞相看来,此计若何?”
    听完徐庶的计策,曹操翻来覆去思虑,实是无懈可击的万全之计。看来我攻伐江东,还有这么深奥的道理,若非元直提及,我更难想到。江东被我所灭,刘备亦无路可走。我此番调齐百万人马,亦非容易。七月出兵,九月回师,刘备未灭,反而损兵折将,有何面目班师回朝?岂不要被天下人看轻我曹操?即使下次再来,恐怕局势有变,到时再要调兵谴将,就不是这么便当的事了!何不趁此机会踏平江东?本来我无法下长江水战,现在刘表去世,刘琮己死,荆州归我曹操,刘表的二十八万水军,足够用于攻打江东。曹操苦思冥想,再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事实上,这确是一条妙计:如果孔明不连东吴,曹操定然达到目的。即使孔明东连孙权,也要大动一番脑筋,才能够打败百万曹兵。因此,徐庶一面献计于曹操,一面也在想着诸葛亮,是否想得到这一着,我已说得曹操屯兵赤壁打江东,你一定要设法联络东吴,想必诸葛亮在这点上在我徐庶之上。否则我事与愿违。
    曹操听了元直之言,问两旁文武,意下如何。文武中有资格的人,都赞成这种看法,确是良策。余者更无异议,亦然随波逐流。
    曹操一角文书到荆襄,把蔡瑁、张允调到军前,封为水军大都督,命一万只战船开下长江。然后大队离此当阳,屯于江北赤壁山。二十八万水军扎在江边,左右两座大的水营,江边二十五座水营门宛如月牙,水营门外木排无数。一万只战船中,七千只是大号二号战舰。三千只是小船,称为浪里钻,水上飞,都是巡哨,或往来通信之用。曹操亲率五十五万陆军驻扎在岸上,大营中将台高筑。真是雄兵百万,战将千员,屯兵赤壁,虎视江东。
    话说刘备在汉江边,听得曹兵人声鼎沸,一片嘈杂。眨眼间,关将军带兵赶到。见过兄长刘备,说道:“我率军师之命,埋伏在飞虎山挡曹。军师预先吩咐,见你大哥走错了路,不必声张,让你大哥困于汉江。曹操追来,命我按锦囊办事。现在曹兵百万尽被兄弟吓退了,请大哥放心。”
    刘备见云长带来的一彪人马,心中大喜。但不知孔明军师现在何处。去了三天,怎么还不前来?就在这时,只听江面上传来阵阵锣声:“乓……”,大家举目观看,木排船只无数,约有万把兄弟,船头上公子刘琦站在那里。原是孔明到江夏,说刘皇叔要败到汉江边、所以刘琦公子带了水兵亲自前来接应叔父。一路沿江过来,果见皇叔等人都在江边。公子见皇叔,要紧船只靠岸,然后登岸到刘备马前:“小侄接应来迟,望请叔父恕罪。有礼了。”
    “啊呀!侄儿少礼。”
    公子到云长面前见过二叔。云长回礼。再到张飞面前见过三叔。张飞回过礼。赵云和文武都见过公子,少爷也一一回礼。正在此时,江而上又是一阵锣声。大家抬头一望:又是一批船只木排,大船头上一坐一立两个人,:立的便是夏口郡太守刘贤;坐的不问可知,乃是孔明先生。刘备见到先生也来了,真是又惊又喜:惊则惊你一走之后,我一仗大败,险些不能同你见面;喜则喜败仗虽吃,救星总算到来。因此要紧跑马到江边迎接先生。
    孔明的船已渐渐靠近了岸。“啊,军师,刘备有礼了。”刘备想,自从你从卧龙岗出山以来,至今分别还是第一次。因此分外思念。
    “贺喜主公!恭喜主公!”
    刘皇叔想,我败到如此地步,还有什么喜事呢?便问道:“请问军师,喜从何来?”
    “主公,当阳一败,从今以后步步高升!”意思是以后你象矮子登梯,一步比一步高。军师继续说道:“往后,只有曹操挨打,决无主公受老贼之气。”这些活,刘备还不十分相信,一定到火烧赤壁后,方才完全相信。
    孔明与刘贤太守一起上得岸来。军师把夏口太守刘贤介绍给刘备,互相见过礼。大家也见过了军师。诸葛亮便称赞赵云:“子龙,你真是其功非小!”
    “军师,末将未能保全二主母,竟被她赴井身亡。”
    “此等败仗是最大的一次,你能保全大主母和小主,已经是不易之极了。”
    赵云暗暗称赞军师足个通情达理的人。孔明见君臣相聚,十分高兴。随即建议主公去夏口郡暂且安身。旁边刘琦一听,要紧劝说刘备去江夏郡。刘备想,我长坂坡败下来寸土全无,现在你拉我夺。一个夏口,一个江夏,到底去哪一处,一时不能决定。便问云长说:“二弟,你看到哪里而去?”
    “以我之见,夏口地方小,江夏毕竟是一郡之地。况本是老大王刘表的领地。荆襄九郡,八郡已被曹操占有,只有江夏郡还是我们刘家守住,还是到江夏好。”云长实事求是在对兄长说道理。因此,刘备决定去江夏郡,孔明想,既然去向已定,那末应该同刘太守打个招呼,今后还望多加联络。刘太守也无意见,辞别皇叔、孔明,带兵回夏口而去。事实上,孔明早就有去江夏的意思,因为他一生谨慎,唯恐今后汉事基业有了进展,刘琦公子要多说多活,说起来全靠我的江夏,否则刘备无安身立命之处。这样他今后就没有话说了,没有江夏,我们还有夏口。尽笛公子刘琦并无这种想法,但诸葛亮考虑得周密,有所防备。
    现在刘备楷兵将百姓,全部下船,一齐开往江夏郡。一别江夏,公子刘琦使把兵符印信交与皇叔,说道:“小侄无能,江夏印信由你叔父执掌。”
    刘备无论如何不肯接受这颗印。说道:“贤侄啊,此地江夏乃是你父亲的基业,愚叔只是在此权宿,印信还是公子执掌。”在刘备的再三谢绝下,刘琦只得作罢。  
    一到江夏,人马都安顿下来。怎样来收拾眼前的这副残局,这是当务之急。皇叔要从败中取胜,复兴汉业,简直难以想象。这种事情只有孔明想得到,他能够从失败之中,看到成功的因素,逐步使之成为现实。这是他的最大本领,也是他相助刘备的最大功勋。
    诸葛亮一面把子民安好家,把败兵整编入伍,一面把刘备的家眷、文官武将等安排妥帖。方始同刘备说道:江夏郡要开丧了。要在城外校场共扎三座丧帐:第一座是老大王刘表的,因为刘表死后,刘琮闭丧不报,未曾开丧礼。一则他是这里荆襄之主,二来你主人刘备现在借他地盘重整旗鼓,讨个吉利。第二座是二主母糜氏,是你主人的贤良妻,小主的良母,应该追悼她。同时命人按子龙的说法,去当阳道取回主母的遗尸,用上等棺木追殓。第三座乃是樊城太守、老将军刘泌,他为国捐躯,应该祭吊一番。
    刘备听后,十分赞同,想这些人都与我刘备知已,虽然我刘备还很穷,但也应该简单地祭吊一下,以表我刘备与他们的知遇之恩。不料孔明要在这次开丧中大做文章,创下三分汉基,故而摆足排场。这叫江夏郡大开丧。刘备见孔明如此铺张,也不知他搞些什么名堂。心里想,军师啊,我刘备的家底你不是不知道,要我一下子办这么一桩事情,破费这么多钱财。再说此地乃是侄儿的地方,我又当阳新败,还有哪个再来凭吊?因此问孔明:“军师,还有何人来此吊丧?”
    “主人开了丧,岂会无人前来?今天你主人吊,明天我诸葛亮吊,后天云长吊,翼德吊,接下来子龙吊,文吊武吊……”
    “自己人吊完之后便怎样?”
    “掉转头来,重新再吊。”
    只有你孔明想得出来,吊丧倒有点象“走马灯”,周而复始,岂可如此!刘备嘴上不说,心里嘀咕。
    “主公,你的三分天下,就在此开丧而来。这叫小钱不去,大钱不来。应该用的地方,再多的钱也要用,不该用的地方分文不用。我只要一个人前来吊丧,万事皆休,丧帐马上停止。”孔明明白刘备不解其意,略作解释。
    “哪一个来吊呢?”
    “江东鲁肃。”
    “江东与我们有何来往?”
    “不要说没有来往,而且还有仇恨!”
    “有何冤仇?”
    “杀父之仇。”
    “孙权之父非我所杀。”
    “孙权的父亲孙坚,从虎牢关回去,路过荆襄,被刘表乱箭射死。刘表是你的兄长,岂不是与你们刘家有杀父之仇?”
    “既有此等仇隙,那末江东鲁肃怎么还会来此吊丧呢?”
    “此番,不要是杀父之仇,哪怕与江东有天大的怨仇,也定然会派鲁肃到此吊丧。
    “这是什么道理?”
    “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诸葛亮对刘备说明,因为如此如此……所以必来!
    “如果鲁肃不来呢?”
    “丧帐开下去。”
    “鲁肃一年不来就开一年么?”
    “想必鲁肃得到江夏开丧的消息,也不可能相隔如此长的日期再来。这样吧,长话不如短说,你只要等我三天,第三天鲁肃来,我第四天丧帐闭。三天之中他不来,我第四天也闭。你主人看来如何?”
    刘备听到话头重要,不敢阻拦,一准等他三天!
    那末,三天之中鲁肃到底来不来呢?请听下册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