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保孔明鲁肃受骗 败曹兵诸葛过江-卷五 群英会-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五 群英会
第三回 保孔明鲁肃受骗 败曹兵诸葛过江
    第三回 保孔明鲁肃受骗   败曹兵诸葛过江
    现在,君臣商量已定。孔明与刘备说,到了外面,你主公对鲁肃说明,我诸葛亮过江,要由他担保。我料到鲁肃是江东的有名之士,只要他能负责的活,我便有泰山之靠,你说话中,口气略微硬一些,也让他肩上压些分量。刘备明白。君臣二人出来坐定。鲁肃见他们出来,心里还在猜测,不知刘备肯放否?孔明在旁不作声。
    刘备开口:“鲁大夫。”
    “皇叔。”
    “我家军师乃是刘备身旁的紧要之人,片刻难离左右。”
    “是是是。”
    “此去江东,刘备本当不能从命,因足下乃是忠厚之辈,故而刘备暂且托胆应允。”
    “多蒙皇叔褒奖。”
    “不过,到了江东之后,要请大夫负责。”
    “放心便了,一切有下官担保。”
    “倘有人欺侮我家军师么……”
    “放心!谁敢欺侮?!”不是我鲁肃夸口,有我保护,谁也不敢小觑孔明。我从来不欺人,但是,谁要欺负诸葛先生的话我鲁肃哪怕头落地,也要与他拼一拼。
    “倘有人欺侮我家军师,刘备要找你大夫算帐。”
    “是是是。”
    孔明到了江东,我只承认你鲁肃,不承认别人。鲁肃对孔明看看,诸葛亮啊,你也听得了吧,你家主人把你托了给我,要是得罪了你,皇叔便要找到我的头上。因此,后来周瑜横要杀孔明,竖要杀诸葛亮,鲁肃就把头上的纱帽脱下来担保。就因为今天他在皇叔面前拍下的胸脯。
    就这样,刘备请鲁大夫今晚就耽搁在此,明天与军师一起过江。鲁大夫连声应允。孔明连夜再发两条令,并把一张扎营图交给了刘备。
    一宵过去到来朝,诸葛亮过江,相送的人不少。孔明上了四轮车。这辆车子并不带到江东去。因为借东风孔明逃回来,连身上的衣服都要换光。再说到了江东人生地疏,祸福不测,用车子就更不方便了。那末,到了江东之后,用什么代步呢?当然,不是乘轿,定是骑马。甚至步行。往往有人以为孔明只会坐车,不会骑马。其实不然。诸葛亮非但能骑马,而且骑术也颇娴熟。在古代,骑马是平常之事,尤其诸葛先生是汉代的一个杰出的军事家,岂有不会骑马之理?孔明马上功夫,最有名的是两次:第一次,进西川,金雁桥捉张任;第二次,初出祁山,天水关收服姜维。刘备在四轮车旁点马而行,鲁肃紧紧相随,文武和公子刘琦等也随后相送。一路之上,轿马纷纷。突然,尘头起处,一骑快马从后面追赶上来。
    “呔!闲人们让路!”
    这时路上的行人、车马都停了下来。刘皇叔、孔明等人亦然扣马停车。鲁肃想,不知出了何事,要如此惊慌。正在观望之间,只见从后面跑上来两个小兵,肩上扛着一条鼠白烂银枪,再有五百名弟兄,队伍整齐,雄赳赳、气昂昂,快步赶来。再后面是一人一骑,大家一看,原来是赵云!
    子龙见皇叔等人都在这里,就丢鞭下马,来到刘备马前说道:“末将见主公!”
    “啊!子龙罢了。”
    “请问主公往哪里而去?”
    “啊!四弟听了,孙刘两国联兵,军师过江一走,愚兄在此相送。”
    “谁人保护?”
    “并无人保护,一切由鲁大夫负责。”
    赵云听说有鲁肃负责,便回头对他看看:若有差错,我银枪之上不识人。便说道:“鲁大夫。”
    “赵将军请了。”
    “我家军师乃是紧要之人,过江之后,请大夫多多照拂,末将感激。”
    “将军放心,一切有我担保。”
    “若有人欺侮军师……”
    “放心,无人欺侮他的。”
    “若有人欺侮军师……”
    赵云说到这里,便将悬在腰间的青虹剑“唰”抽出半口。鲁肃见一柄雪白的宝剑,寒光闪闪,吓得要紧转过头去。
    “——那我赵云宝剑之上,不生眉目!”
    鲁肃听得如此说法,汗毛都竖了起来,对孔明看看,你说还有谁来欺侮你?得罪了你,我生了三头六臂也禁不住赵子龙来砍。
    “是是!将军只管放心便了。”
    子龙方始宝剑入匣,然后回过头来,上马执鞭,带领小兵在后相送。大队人群又向前而去。走不多远,又是一彪人马来了。
    “呔!闲人们让开!”
    此时刘备心里也明白了,定是孔明的花样。对先生看看:你何必这样多此一举呢?把鲁肃吓的面如土色。孔明也在对刘备看,意思是,这绝不是多余的。我去江东故从中取利,江东聪明人多,肯定知道我的用意,必然对我百倍警惕,这与我很不利。所以现在一定要担足场面,一而再,再而三表现出我孔明在江夏的崇高威望,以及江夏从主公到小车对我的极端尊重,让鲁肃时刻记住,我孔明并非只身前往江东,而是代表了复兴汉业的所有将士的利益,叫他们丝毫不敢冒犯我。这样,我就没有危险,你主公取得三分天下就有了保障。
    大家又照样停了下来。只见后面来的是五百名校刀手、二十名关西汉,关平、周仓。中间赤兔马上关云长。云长公一声令下停队,自已下马,周仓手捧青龙刀跟随云长,来到皇叔马前:“某见皇兄。”
    “二弟罢了。”
    “请问大哥何往?”
    “啊!二弟,两国联兵,军师过江,愚兄在此相送。”
    “有谁保护?”
    “无人保护。一切由鲁大夫负责。”
    鲁肃听到这里,要紧对云长看看,谅必你不会阻拦吧?确实,关羽非常客气,十分有礼貌地对鲁肃把手一拱:“鲁大夫请了!”
    “君侯请了!”
    “我家军师过江,缔结两国盟好。到得江东,望请大夫多多关切,关某感恩在心。”
    “君侯放心便了,一切有下官担保。”鲁肃想,到底是君侯,说出活来心平气和。
    就在这时,又有一人叫了起来:“呔!”
    “喔唷!周大将军怎样?”
    “我家军师乃是紧要之人。”
    “下官明白。”
    “到江东要大夫负责!”
    “下官明自了。”
    “倘有人欺侮军师……”
    “放心,无人敢欺侮于他。”
    “倘有人欺侮军师,……”周仓便把手中龙刀四门一开,在鲁肃面前一晃,“我家主人的龙刀无情!”
    “喏喏喏!”
    旁边关云长要紧开口阻拦,对周仓用袖子一拂:“休得无礼。”
    周仓想,全是你教我这样说的,我怎敢说这些话。这倒是事实,这几句话放在周仓口里,就觉得比较自然。若是关云长说这几句话,与其身份就不协调了。其实这都是孔明的的锦囊中—一吩咐的。
    就这样,关将军上马带领所有的手下,一起在后相送。
    刘备一众文武出江夏郡,直到码头上。孔明出车,鲁肃下马,见江东的官船泊在岸边,两人登舟离岸。鲁肃辞别了一声刘备,要紧象逃一样钻进舱内。孔明在船头上把手拱拱:“主人再见了。”
    “军师须要当心!”不能说穿,此去江东欲从中渔利,千万要当心,稍一不慎,定遭杀身之祸。
    众文武对先生挥手告别。“军师再见!再见了!”
    孔明进舱。水手解缆起锚,向江东而去。皇叔带领文武回转江夏郡。闻讯三江口江东扎兵,准备与曹操决战,刘备按孔明之计驻扎樊口山。
    再说鲁肃与孔明在舱中坐定,他双目紧盯着诸葛亮,想你诸葛亮好不容易被刘备冒雪冲风,三顾茅庐请出山林,此番却被我假借吊丧,一次说出江夏郡,也算大面子了。这样回去回复吴侯,也不枉江夏一走。因此他满心欢喜,洋洋得意。
    孔明在舱中似睡非睡,闭目养神,冷眼中早已看见这鲁踱头喜形于色。你不要高兴得太早,前面还有一个更大的关口,正等着你呢!到时定吓得你屁滚尿流。
    船近武昌江边,三将军张飞他手抱丈八蛇矛,立在船头之上,已把孔明军师的锦囊背得滚瓜烂熟,正在等候鲁肃前来与他攀谈几旬。这条船是“水上飞”,二十五名小兵,十二条板桨一面,二十四个弟兄分在两边。船艄上是个队长。现在,见江东的船来,弟兄们高喊起来:“呔!船只停下!搜检!搜检!”
    官船上的手下看见,要紧落篷停船,进舱禀报——
    “报鲁老,船到武昌江边,有人进行搜检。”
    鲁肃看到张飞拦路,心里一顿:张飞是个憨大。不十分讲理。他是个重义之人,不要他听得先生去江东,他不肯放,这也麻烦得很。见孔明闲坐在舱内,要紧上前:“啊!军师,令高徒来了。”
    孔明听说学生张飞前来阻截江东官船,一声不响地站起身来,往船头急步走去,鲁肃在后跟上。孔明刚跨到船头上,只见张飞已经靠近官船,一个箭步跳了上来,急急进舱时,正与孔明撞个满怀。孔明便起手中羽扇,对准张飞一指,厉声喝道:“叱!”
    张飞听得军师声音,立即把长矛往船头上一撩,“噗”双膝跪下。鲁肃在旁看得发呆,一员吓退百万曹兵的大将,竟然对他唯命是从,简直无可思议!想那刘备也未必能做到这样。可见孔明的威信是如何的大。原来这种做法,全是孔明设下的计策,让你江东大夫看看,我孔明的一举一动,直接关系到刘备复兴汉业的安危存亡。而孙刘联兵若无我孔明从中穿梭,也难望成功。
    “请问先生哪里而去?”
    “两国联兵,本军师江东一走.”
    “何日回来?”
    “约来一月为期。”
    “哪一个保护?”
    “无人保护。一切由鲁大夫负责。”
    “是!”
    “好好回去镇守江夏郡。”
    “是!”
    “站起身来。”
    “是!”
    看来张飞不敢阻挡,到底军师在我的船上。鲁肃正想得开心,不料张飞从船头上站起来,突然跑上几步,到舱门口伸手,一把将鲁肃的袍袖“扎!”抓牢。鲁肃这一吓非同小可。刚才跪在地上还是战战兢兢,象只绵羊一样,怎么一下子又把我的袍袖抓牢,简直象一只饿虎一般。前后判若两人。不知道他要想干些什么,大江之上风急浪高,不是闹着玩的地方。只听张飞说:“大夫,你来来来!”
    “是是是!”鲁肃被他一把拖出舱来,直到船头上才放手,对着孔明看看,你家学生看来要对我无礼,请你训斥几句。孔明只当没有看见,佯装观赏江面上的景色。
    张飞拖住鲁肃:“你看仔细。”
    “是是,下官看得清楚。”
    鲁肃想,叫我看点啥,我也不知道,只管和了你的调再说。张飞把鲁肃一把放掉。用脚挑起丈八蛇矛,手中一抱,双足一蹬跳到了小船上,回头一再吩咐:
    “你看仔细了。”
    你持了一条矛又有什么好看呢?肯定有其他事情。见小船掉头直向武昌江边驶去,然后二十四根板桨齐齐整整插入水中,“水上飞”顿时停得毕稳。岸边一棵不大不小的树挺立在那里。只见张飞起手中长矛用力刺入树根。鲁肃知道,张飞今天叫我看仔细,原来他要把这棵树连根挑起。这谈何容易?我虽然是个文人,自己少有力气,但看还是看得出来,按这棵树的大小,至少要有你张飞这种勇猛之将的四条矛同时用力,方可将它挑起。这棵树虽然不算大,但它的底部真是盘根错节,千头万绪,牢牢抓住泥土,凭你张飞身大气粗,也休想将其挑起。就在这时,只见张飞竭尽全力,将长矛向上一挑,嘴里一声吼叫,树枝象在风中抖动,四面摇晃,落叶纷纷。无多片刻。顿见江边这棵树被“嚯”的挑起。在空中转了一圈,“哗——”的一声,直栽地栽入大江,江水四溅,击起层层波浪。顷刻之间,沙石泥土四散飞扬。
    “好啊……好!真乃神力啊!”
    鲁肃看得十分惊奇不已。他一下子无法理解,这么大的一棵树,竟被他一矛挑起,从未见过有如此神力。无怪乎他怒吼一声,要吓退曹兵百万。
    张飞又掉过船头,到官船边上停下,问道:“大夫可曾看见?”
    “下官看得分明。”
    “如何啊?”
    “果然神力,世所罕见。”
    “江东可有?”张飞间鲁肃,江东可有这样的人。
    “莫说江东,依下官看来举世无双。传闻拔山举鼎之项羽,哪及将军的威风!”
    “既然这样,那末,你且听了。”
    “将军怎样?”看见你,我胆战心惊。你有活只管讲便了,我爷娘的话有时倒可不听,你张飞的言语,我一点不敢违拗。
    “我家军师乃是紧要之人。”
    “下官明白。”
    “到得江东,请大夫多多包涵。”
    “放心!一切有我在此。”
    “倘有人欺侮我家军师么……呃嘿,老张这条长矛决不容情!”
    “是是是!”鲁肃嘴里连连答应,心里在想,回去之后对孔明丝毫不能怠慢,你看那子龙剑上无眉目,云长龙刀无情,你张飞长矛又如此厉害!要是稍有差错,我鲁肃纵有浑身本领,也难逃这三柄家伙。
    张飞见鲁大夫满口应允,料他丝毫不敢冒昧军师,方始向孔明告退,掉转船头飞驰而去。
    鲁肃回转头来,心有余悸,对孔明望望:你还未离开江夏,我已经几场虚惊,险些吓破了胆。你的安危,如今全托付在我的身上了。说得难听点,待你要家待爷一样小心翼翼。刘备手下的人都不是好惹的!再对武昌江边这棵树看看,不觉自言自语,惊叹不已:“先生,令高徒真是神力!”
    孔明心中暗暗好笑:踱头啊,你又上了阿憨的当了。这棵树在昨天至少有二三十人将它拔起,然后重新把它竖好,四周再用泥土覆盖,远看么,仍象一棵枝干挺拔的树,如果来一阵大一些的风,肯定倾翻。你倒真的被他骗了。
    船向东吴进发。孔明与鲁肃两人回到中舱重新坐定。诸葛亮双眼微合,暗自思量:江东面临大敌,不知文武怎样打算,鲁肃肯定有所听闻,不如先来打听一下,也好思量对策。开口道:“鲁大夫。”
    “军师怎样?”
    “曹兵驻扎赤壁,吴侯可曾与文武商议过?”
    “连日商议,并无定论。”
    “文武意图如何?”
    “文者思降,武者欲战。”
    “文降武战?”
    “正是。”
    文武意见不一致,这倒是比较麻烦的。我到了江东,劝孙权战,武将赞成,文官反对;我说降,文官赞同,武将反对,两头总有一头摆不平。如果他们都愿打,我好少费不少口舌。倘然他们都要降,不妨由我诸葛亮来告之以利害,析之以是非,说得他们不敢投降。不过今日此事甚是棘手,尤其文官思降,更难对付。且江东谋士众多;个个伶牙利齿。我此番江东之行,文人定知我之目的,不外乎劝孙伐曹,然后坐地分赃。我孔明是局外之人,没有私欲,如何会到江东来出谋划策?这不是极简单之事么?此乃其一。二则,文人知我到江东是为了渔人之利,他们必然立在江东利益方面,设法驱逐我。文人惯用的手法是,我孔明是刘备派来的奸细,怂恿吴侯与曹操赤壁鏖战,说得我无面目立足于江东。不过,我自己这张嘴,以及我腹中之才,也不在江东人之下。记得未出山时,我们这些山林隐士,常常相聚,吃饱了饭就磨练口舌。被人号称“凤雏”的庞统,他的这张嘴好算厉害的了,但一碰到我,不用几句话,但觉得自逊三分,甚至三天吃不下饭。当然,江东文人也不尽是饭桶,能说会道、善言能辩之士大有人在,尤其我到江东的动机是一目了然的,象致命伤一样,被他们抓住弱点。不过,有一点可以断定,能够与我斗口的人,都是上大夫,那些才学平平者,肯定不引自退,免来自讨没趣。江东谋士中,不知哪几位文人最为出类拔萃?让我早作准备。想到此,叫一声:“鲁大夫。”
    “军师怎样?”
    “既然文降武战,那末,大夫意下如何呢?”
    “先生,下官是文,可是与他们这班文人有所不同,我是要战的。”
    孔明想,由于你与他们意见不合,故而你到江夏吊丧,主动打听曹兵底细。这样看来,我要劝孙战曹,从中取利,首先要与鲁肃合作好。便问道:“那末,江东现在哪几位文人最有名望?”
    “先生,江东有位名叫张昭,字子布的上大夫。”
    “今年可有多少年出生得如何模样?”
    “三十左右,八尺标举,生得眉清目秀,三绺清须。”
    “还有呢?”
    “其他的有薛综,字敬文,七十多岁,年老体弱;还有顾雍老大夫四十余岁,生来胡子、麻子、胖子。”
    鲁肃将东吴文人—一向孔明详细介绍。鲁肃讲得清,孔明听得明,头脑中尽管记住。因此到舌战群儒时,第一个张昭上来,并未留名,孔明就叫他子布先生,张昭顿感惊异,感到十分奇怪。他想,我与诸葛亮素昧生平,他怎知道我的名字?原因就在这里。此是后话。
    有书则说,无事则表。官船路上并无耽搁,已抵南徐。靠岸停船。鲁肃想,我把孔明放到什么地方去呢?住在我家吧?不要说一个诸葛亮,即使有三个、五个都能住下。上大夫公馆何等舒畅!但是不妥当。因为他是军师,又代表着皇叔,身居多职,住在我家,太看不起他。住在高级官驿吧?又不妥帖。孔明此番到江东,不是耽搁几天的事情,要战曹操,至少要在此住上数十天。长期住在官驿中,也太不象样了。最后一想,有了!我鲁肃知道你孔明德才兼备,胸怀济世之才,诚心与你结交个朋友。我与你在此镇江城里找座大院子,作为你军师的临时公馆。这样赤诚相待,谅必你家主人和关、张、赵三将,总没有什么话好讲了吧。
    鲁肃能识人,结交孔明这样的朋友,确实运道不错。苏州人有句老话:“宁愿给大圣驮包,莫要与小人同道。”意思就是,要交朋友,就要同有学问,懂道理的人交,不要同那种虽然有知识,却不懂人情世故,不辨是非曲直的人作伴。象孔明这样的人,知识渊博,知书达礼,与他交朋友不会吃亏的。今朝鲁肃能用尽全力给孔明提供帮助,间接地为刘备取得三分天下创造了必要条件,日后他当上了江东的大都督,逢到疑难之事,诸葛亮在荆州总是全力以赴出谋划策。
    鲁大夫命手下人,立即上岸到镇江城内去找一座大院子。片刻之间,手下回复鲁大夫,房屋齐备。鲁用方才与孔明弃鄣前丁 到了岸上,鲁肃又想起了一桩事情,要紧问孔明:“啊!军师,可要乘轿?”
    孔明听说坐轿子,把头摇摇。
    “那末骑马?”鲁肃又问。
    诸葛亮又是摇摇头。
    “不乘轿,又不骑马,这便如何是好?”轿、马都不要,难道叫我抱你不成?
    孔明见鲁肃又要急了,接着回答:“步行爽快!”
    鲁肃听了,不觉发笑。你倒有这样的闲情逸趣,刚到此地东吴,散散步,提提精神,观赏一下江南的乡土人情。是啊!你身上道家打扮,在城里大街小巷内兜兜,却也别有风味。我鲁肃头上纱帽,身上红袍,乘轿、骑马威风凛凛。现在我与你走在一起,家神皇庙里逃出来的,何等难看。他马上叫手下人到府第取—套便服。他与孔明两人在码头上说说谈谈,不一会手下人到。鲁肃换好便服与孔明进城,来到临时军师公馆。手下人迎接,两人到里面坐定。鲁肃再个手下人到自己府第叫来四个心腹,关照他们专门好好地服侍诸葛先生,重重有赏。否则定不轻饶.
    这四个心腹手下得意,以为侍奉军师是个好差使,想他是大汉的军师,到江东来观光,肯定身边银子无数,我们伺候他,每天的赏赐一定不得了。这四个心腹打错了算盘,孔明他只身来到江东分文全无,一切日常开支全是   喑械!?再说他到此地,名义上是来与孙权以及文武打交道的,没有必要给你们赏赐。你们伺候得好,那也罢了;倘然照料不周,只须叫鲁肃来训斥他们。
    孔明与鲁肃刚坐定不久,忽闻外面一声炮响。孔明问过:“大夫,哪来的炮声?”
    “军师请放心,这是我家吴侯升堂的信号。因为镇江地方大,文武的府第比较分散。听到此炮声,众文武可以马上聚集大堂。”
    “那末你大夫可要去呢?”
    “我不在南缘,尚可不去。现在既已回来,就应该前往。”
    “我可要去面见吴侯?”
    “军师,你刚到此地,理应休息片刻。我先去回复主公,待我将吊丧、孙刘联兵以及你军师到此的事情,—一告禀,然后叫主公明天见你。你看如何?”
    “好!今天就这样跟你去,确是不妥。那末,请你与吴侯讲定,我明天拜见吴侯。”
    “军师,我去了。”
    “慢!请你明天一定要亲自前来接我。因我初来东吴,脚踏异地,两眼见生人。你千万不可不来!”
    “请军师放心!下官岂敢独自前往?”
    孔明要鲁肃明天一定要亲自接他,并非他身价高、架子大,也不是自己找不到孙权大堂,而是有他的想法:等会鲁肃见孙权,把我孔明到此的情况一讲,必然引起大家的猜疑,尤其文人们听到孔明来到东吴,必然要劝主战曹。我孔明二次火烧曹操,虽然有所闻听,不过这些文人肯定自恃才学,不知我的底细,对我不服,定要与我舌战。当然,我也不是怕他们。但这不是必经之路,能够不与他们交锋,还是尽量避免。我只要鲁肃将我带至大堂,直接将孙权说得与曹操交兵,我再从中相助,就可以了。若与文人枉费词说,则有损无益。
    公馆里的手下人,招呼军师歇息。暂且不提。鲁肃出军师府,回家换好袍帽,一骑马直抵吴侯府下马,手下人报进大堂。
    此时,孙权正坐堂。因为刚接到曹操命人送来的一道檄文,劝说江东归降,止息干戈。
    原来,曹操屯兵赤壁,准备一举扫平江东。徐庶想,不能让你就这么打过去,现在孙权恐怕还没有准备,被你这百万大军一冲,岂不把江东鲸吞?江东失,刘备危险。我只有想办法,不让曹操立即兴师。先保江东,刘备自然化险为夷。所以.他与曹操说:“丞相,古云:‘师出有名。’丞相亲统百万皇师,先礼后兵,则天下归顺,所向披靡。今孙权坐镇江南六郡八十一州,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丞相理应遣人劝其归降,顺应天意。如若不降,丞相再挥师过江,长驱直入,平定江东。不知丞相意下如何?”实际上,徐庶是送个信给江东,叫他们早作准备。
    曹操想,这个说法不错。我此番出兵,名正言顺,奉旨招讨,先破刘备,再打江东。虽然孙权倚长江天险,我有何惧?我凭二十八万水军,战船上万,早打早胜,晚战助赢,势如破竹。何必如此心急?打定主意,一准先去劝降。所以派人送了一道檄文过江。
    孙权看过檄文,暗暗想道,鲁子敬去江夏迄今尚未回来,降战暂不能决。现在曹操临江扎营,窥视我江东丰腴之地,早已垂涎三尺。一旦涉江而来,则我如何是好?倒不如让我延续数天,以定决策。因此,就对曹操派来的差官说:请丞相等我十天,我准备齐全,率众来降。孙权想,十天之中,鲁肃肯定要回来的,那时降战已成定论。
    差官过江回复曹操,将孙权的话—一告禀。曹操大悦,十天为期,孙权归降,那好极了!想我此番追剿刘备数十天,损兵折将,又被他死里逃生。意料不到徐庶一计,竟教孙权十天之内拱手归降。我曹操未动一兵一卒,得此江南六郡,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江东降,则刘备势孤也!我以百万之众围追堵截,其江夏弹丸之地,兵少粮绝,死无葬身之地矣!刘备灭。则天下尽归我曹操耳!曹操越想越得意。不料哪里要什么十天,五、六天之后,周瑜扎兵十万在三江口,欲与曹操长江决战。到这个时候,曹操还不知是中了徐庶之计,只认为江南人刁滑,以十天为期来欺骗我,来争取时间,再要打过去,倒要动动脑筋。
    孙权等差官回去复命,他升堂议事。但他也知道,议也议不出个所以然来。正在此时,手下报进来:“报禀吴侯!鲁老回来,在外求见。”
    大堂上的文武,听见鲁肃回来,各自揣测着他可能带回来何等消息,都想听听江夏吊丧的情况。孙权听得鲁肃回来,也略觉放心,可以确定降或战了。立即传话:“与我相请!”
    鲁肃满面春风走上了大堂跑到孙权虎案前,一拱到底,说道:“下官见主公。”
    “子敬,尔回来了?”
    “是是!下官回来的了。”
    “江夏吊丧,打听曹兵虚实,那曹操究竟有多少人马?”
    “请问吴侯,下官走了之后,曹操有何动静?”
    “刚才,他命人送来檄文。”
    “檄文在哪里?”
    “在这里。尔去看来。”
    孙权便将虎案上的檄文递与鲁肃。鲁肃接到手中,从头至尾一遍看完。上面怎样写法?只见开头就是一个“孤”。鲁肃想,皇帝可称孤,你也有资格称孤?分明不把万岁放在心上。篡逆之心,不打自招。再看其文:
    孤:奉诏讨逆。今统雄师百万,战将千员。望请  谋卸甲归顺,两下联合,围猎于江夏。剿灭刘备,共分江土。
    古代人少地广,森林茂密,常有闲者约期围猎,捕捉野味,以助一时之兴。今日曹操所讲“卸甲归顺,两下联合”以及“围猎于江夏”之说,就是收降东吴后再将刘备消灭在江夏郡。
    鲁肃看完,指指这道所谓的檄文,暗暗说道:联合东吴,剿灭刘备是假,扰乱汉室,南面称帝为真。叵测之心,路人皆知。现在我们孙刘联兵打你这老贼!鲁肃“嘿嘿”一笑,便把檄文送回孙权。然后说道;“吴侯,下官去江夏打听曹兵的底细。曹兵几何,尽在诸葛先生腹中。请吴侯面问于他。”他自以为得意,请来了天下第一个大人物。哪知他反而中了孔明之计。
    老实人讲话直截了当,要想把孔明这个大人物介绍给孙权,不料太性急,反招麻烦。你前因后果不讲个清楚,则主人如何听得明白?孙权还以为鲁肃叫他到江夏去问诸葛亮呢。因此恼羞成怒。心里想,我命你到江夏吊丧,就是去摸摸底细。你去了不问,倒叫我自己去问,难道不是与我作对吗?我乃是六郡之主,轻易不便出外,你鲁肃不是不知。在这危难时刻,大家都不能为我分优,那末能派你们什么用场呢?因此,大声说道;“子敬啊子敬!”
    鲁肃一听,主公的口气不对,自己不知在什么地方冒犯了他,以致他如此恼怒。
    “莫非要权亲自去江夏郡不成?”
    啊呀!原来主公误会了!都因为我说话要紧,没有将事情一桩桩讲清。快点让我来作一番解释。急忙说道:“主公只管放心,下官过江吊丧,面见刘备、诸葛亮,早已谈妥,吴刘联合,共破曹兵。孔明军师随下官到此江东,现在临时府第。今日时光不早,来日请他到此,望吴侯面询诸葛先生便了。”
    鲁肃从头至尾讲明,孙权方才恍然大悟。原来诸葛亮已经到了镇江了。这点倒看你不出,一家大汉军师,竟被你一次吊丧钓到了东吴。孙权笑逐颜开,对鲁肃连连翘起了一个大拇指:“能干啊,实是能干!哈……”
    鲁肃见孙权转怒为喜,心里块石头也落了地。你孙权一会儿怒,一会儿喜,我等做臣下的被你如何吓得起?
    堂上的文武听说孔明过江,大家你对我看,我对他望。武将听得此活,个个喜出望外。孔明先生这么好的本领,也与我们不谋而合,说明我们武将的主见是正确的。我们江东也有许多英勇善战的将士,足与曹将比个高低,就是要有一个足智多谋、神机妙算的统帅来运筹帷幄。诸葛亮到了我们这里,肯定破曹,我们这些武将也好显一显身手,出出风头。
    常言道:“有亲家必有冤家。”文人听见孔明到来,大家集中目光对张昭看。张昭毕竟是江东的有名之士,老资格。鲁肃话讲完,他已经把诸葛亮的来意猜透。他想,诸葛亮一来,肯定说得孙权战意愈坚,我张昭就一错错到底了。所以,他要紧从旁闪出,到孙权面前一礼:“昭见吴侯。”
    “子布先生怎样?”
    “刘备新败当阳,兵力不足,岂能与之联兵?以昭愚见,要是我军取胜,他便获取成果;要是我军失利,他全不管。这等人怎能同道?”我看诸葛先居心叵测,我们赢了,好处都是他得,我们输了,他拍拍屁股一走了之。
    张昭的话,句句真切。要是孙权采纳,诸葛亮在江东无立锥之地。可是孙权就因为你要降曹,早已看不起你,对这几句话并不理睬,起身往里面一走。鲁肃要紧跟了进去。
    众文武见孙权退入内堂,全部退出去。大将中,由黄盖领头招呼众将慢走,集中官厅去商量,如何来朝迎接诸葛亮先生;文官中,由张昭为首,关照众人缓行。尽管主人暂时不纳我等文人之言,但是对外来的奸细,一定要设法对付他,大家集中迎宾馆,来研究对策。
    鲁肃跟孙权到达内堂,便与主人讲:“主公,目今孔明已被下官请到江东,主公再要狐疑不决,恐要贻误大事。别人降曹,官上加官,爵上加爵。唯有你吴侯降曹,从不过三人,车不过一辆,马不过一骑,岂能独霸江东而称孤?”意思是现在六郡皆由你一人作主,随心所欲;一旦降曹,万事皆休! 本来你到东到西,前呼后拥者不计其数,降曹之后,侍从最多不过三人,眼前出外乘车、骑马,任意选择,今天白马明天黑马,是双马驾车,还是四马驾车,悉听尊便;降曹之后,就要限定一辆车或一骑马。更不能称孤道寡。因此,何去何从,还需你孙权早拿主意。
    孙权听完鲁肃的一番说活,沉思片刻,随即说道:“请大夫放心,我意已决,定与曹操长江交兵。请大夫把江夏吊丧的详情讲个明白。”
    鲁肃说,主公啊,江夏吊丧一言难尽。我只能简单扼要地讲个大概。刘备兵有四十余万,粮要运一昼时,大堂之上的文官武将一千朝外。其实力远远超过我们江东。鲁肃将自已在江夏的所见所闻,也不辨真伪,全部讲了出来。孙权听得信以为真,碧眼睛乃英雄之心,心里想,明天诸葛亮上我大堂,见文人不满百武将一百余会不会小看我孙权?其实,这大可不必担心。孔明到此相助,唯恐你孙权听信文人之言,而将孔明驱赶出江东,哪里再会讥讽你孙权?此时孙权便命鲁肃明天一早,领孔明来见孙权。同时,再命他传令,明天文武一定要来,不到者有罪。
    鲁肃将孙权的命往四处传毕,再到孔明府第。把刚才一切情形,从头至尾地讲了一遍。然后告退回府。
    谁知道,今晚东吴文武尽皆聚集商议。张昭设计遣走鲁子敬,诸葛亮被迫舌战群儒,且听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