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甘宁三江显身手 孔明将台破艨艟-卷五 群英会-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五 群英会
第十六回 甘宁三江显身手 孔明将台破艨艟
第十六回 甘宁三江显身手 孔明将台破艨艟
    周瑜思虑停当,重又拔出令箭一支。此令有千钧之重,一来授命孔明代理都督,以示郑重;二则初战败北,令箭就是罪状,唯他是问。周瑜问道:“啊!先生代理本督么?”诸葛亮说:“是也。”“那末,将令一支在此,尔长江指挥作战,须要当心了。”意思是,败下阵来军法无情。诸葛亮完全知道周瑜的用心,明知此事劳而无功,有罚无赏,但又不得不这样做。他心里想,照你周瑜这样用兵,肯定一败涂地。既然号令已下,令出如山,不可更改,只有我诸葛亮来化险为夷,挽回败局。如今有了大权在手,三军将士不敢不从。估计现在大将小兵将临江边,不能在此延误了!不然将士下了战船,再叫上岸来与军不利。因此先生接令在手,回答周瑜:“大都督且放宽心,亮保得大获全胜。”周瑜以为孔明口出狂言,暗暗好笑:死到临头还不知晓,尚且还在拍胸担保。本来,杀人一千,自死八百,也可算是大功告成。大获全胜,就是既要杀败敌人,又要我军无一损伤。料想两军对阵,互有死伤,到那时我以此来责询孔明,看他有何词说。其实,诸葛亮比周瑜要想得远,说到代理都督,决计不打无把握之仗,一仗而取全胜,无一兵一卒伤亡。所以,他接令便走。周瑜退帐,文武退出。鲁肃跟了周瑜进入寝帐,开口问道:“大都督,缘何应允孔明代理指挥?”周瑜说:“子敬,长江一败,孔明自取其祸,本督杀之有名矣!”鲁肃听得周瑜又要杀孔明,叹了一口气:“嗳!都督,若云取长江之败而斩孔明之首,恐吴侯担忧。”周瑜想,不错。我早在主人面前讲过,把第一仗作为目标,胜则战,败则回。我怎能只顾了杀诸葛亮,却忽略了整个大局。最好是既杀诸葛亮,又打胜仗。周瑜想到此间,命手下传令潘、董二将而来。不一会,紫面孔潘璋、黑面孔董袭来到寝帐,见过周瑜。周瑜命他们两人各带兵三千到西山脚下,听候调遣。两将接令,各去安扎。周瑜想,我与鲁肃两人上西山观战,若见我军失利,不等曹兵驱兵掩杀,我就命潘、董二将从西山两旁横斜里杀出,打一个措手不及,定然败中取胜。等到战事结束,我就把孔明叫上帐来,当面羞辱他一番,说来你自己曾夸口要大获全胜,今日若非本督早有埋伏,定然全军覆没。然后将其枭首示众。周瑜又想道:如果孔明出师不利,他知道难以向我交帐,或逃跑或自刎,这便如何是好?我此番定要亲手将其处死。所以,周瑜又命小兵二十五人准备绳索杠棒,到将台把孔明看守。关照他们:若孔明问是何意,你们只说奉令保护。明曰保护,暗中监视。见长江水军失败,就把孔明绳串索绑,押来见我。手下人得令退出。鲁肃在旁听得,暗暗叫苦:  哉枉也!想孔明赤诚相助,反被周瑜暗中算计。我袖手旁观,坐视其死,于心何忍。周瑜对鲁肃说:“子敬,与本督同去西山观战。”鲁肃想,好极了!今日孔明敢代理都督,定有妙计。我能亲眼目睹他的用兵,实是有幸得很。周瑜安排完毕,和鲁肃带了五百名护卫,来到离大营五里的西山,到半山坳,两人坐定,举起手中的瞟远镜眺望江面。这里与将台相隔一座陆军大营,将台虽高,但是望不到。等一会诸葛亮在将台奥妙的指挥,他们都看不见,只能看到江中的变化。下来再提。孔明手捧令箭,匆匆出得大营。他想,照我这样鹅行鸭步到江边,恐怕来不及了。军情紧急,我只有奔向江边了。前番智激周瑜第一奔,今日长江交战第二奔。只见孔明一手执扇捧令,一手提起鹤氅,泼开双腿,一口气直奔江边而来。到江边,已跑得孔明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他立定脚步,见甘、韩、周三将带领所有弟兄准备下船。他想,下了船,事情就麻烦了。因此,他屏足力气,提高喉咙大声喊道:“呔——大都督令下!”说罢,将手中的令箭高高举起。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喊,众兵将都站定身躯,回头观望,只见诸葛亮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满面通红。三员大将都在想,都督啊!你要传令,江东能走善行的人不计其数,为何偏差这文质彬彬的孔明前来?故而,三将齐跑到孔明面前:“军师在上,末将等有礼。不知有何吩咐,有劳都督赶奔到此?”诸葛亮叫住了三员大将,方才放下心来。孔明想,恐怕江面上曹兵已临近,这关系不大,只要指挥得当,同样可以杀退。因此说道:“大都督令下:谁人违令,军法惩处!”三将齐声说:“末将等遵命。敌兵已近,请军师吩咐。”诸葛亮说:“适才都督命甘宁为头队,现在改换。”甘宁听说要改换自己,感到十分不高兴。因为本领高强的战将,总希望自己冲杀在前,建立功勋。现在要改换,不是二队就是三队。所以,问道:“请问军师,不用甘宁,欲改换哪一个?”“改换甘兴霸将军。”“军师,甘宁即是甘兴霸,甘兴霸便是甘宁——便是末将。”“都督命的是顶盔贯甲的甘宁,本军师改换的是下手打扮的甘兴霸。”甘宁至此方才明白,原来换的不是人,而是换一身装束。心想,不错,水战穿了盔甲诸多不便,掉入水中,非死即亡,应该改换水战衣裳。因此,甘宁一声号令全军将士一律改换水手服色,他自己也是轻装扎束:头上油卷捆头,身上油卷短袄,脚上一双沙鱼皮托底的战靴。这身打扮既紧身,又轻软,跳入水中再跃上战船可以滴水全无。加上这双鱼皮靴可防跌滑,不论水中交战还是船上角斗,行动方便,来去自如。腰佩弓箭,手捧两柄短戟,又是一番英雄气概。韩当、周泰两员老将亦然如此打扮。一切装束停当。孔明开始布置阵容。原来,周瑜命诸将以大船迎战。现在,孔明吩咐头队甘宁一律用浪里钻,水上飞这样的小舟。小船能集中能分散,灵活多变,调动迅速。二十五个小兵成一小队,一小队驾一只小船;三千一百二十队,驾一百二十只小船。并且每只小船上都要准备十根三尺长、二寸阔的毛竹片,命弟兄们把锣鼓用绳索都结在腰里。虽然敲打不大方便,接下来自有道理。孔明又命第二队用二百只大船,船上插满刀枪旗幡,每只船上只有二、三个弟兄,把船驶到江中,然后跳入长江,游回江岸,让大船随流漂向对江。第三队二员老将,也是轻舟小船,听候军师调遣。诸葛亮的用兵善于虚虚实实。头队甘宁是实,兵精将勇;二队大船是虚。看起来二百只大船横贯长江,以为船上都是兵将,横篷扯足, 坪 荡荡杀过江来。其实,到时候连两三个小兵都照诸葛亮的吩咐,早已跳入江内,船上鬼都没有一个。等歇三十尊大炮向这里打来,把这些船都打得干干净净。孔明号令完毕,三将各回舟船。诸葛亮这才转身,向将台走去。他抬头向上一看,将台高矗,耸入云端。要走上去倒是很难。孔明站在将台前观望思索着。不料,正在此时,一队小兵手拿绳索赶来。见军师站立将台前,以为他等候多时,都上前见过:“军师!军师!”孔明听到众人叫喊,忙回头问道:“尔等到此何事?”“我等奉都督之命,特地前来保护军师。”孔明一听便知周瑜的用意,明是保护,暗则监禁。心里想,周瑜啊!你不往好处想,专向坏处想,长江还未交兵,捉我的人已经布置好了,恐怕我长江失利逃之夭夭。不过,他这样做,我也有好处的,我上将台可以一步不走了,让他们把我抬上去。孔明想完,便一声吩咐:“来!”小兵们忙应声道:“在!”孔明命令四个小兵中,两个扶手,两个抬脚,把自己送上将台。这班小兵想,都督吩咐暗中监视,不料先被他受用。好在孔明人弱体轻,我们只好象  棺材一样,送他上西天。四个小兵上前把孔明手脚轻轻一扶,就将他高高抬起,后面二十一个小兵紧紧跟随,一行人很快来到将台之上。然后将孔明缓缓放下,齐声说道:“军师,请站稳了。”说罢,二十五人分左右两旁站立。将台上风很大,眼将台边一张台子早已放在那里,台上瞟远镜、旗架、令旗齐全。孔明走过去,把羽扇和令箭放在台上,拿起瞟远镜对江面一看,只见曹兵已过江心到了江东地界。诸葛亮手执瞟远镜,一手撩须,见将台四周各种颜色的大信号旗数十面,都要一丈六尺见方,旗杆如碗口粗细。将台上另有四个摇大旗的彪形汉在旗杆旁站立。旗架上齐齐整整插满各种颜色的小旗,都有二尺多长。将台上有一面大旗,旗架上就有一面小旗;小旗挥,大旗摇。孔明想,水战不比陆战,不要说不懂信号无法指挥,就是略知大意也难以取胜敌人,一定要熟,熟才能生巧,才能随机应变。周瑜以为我不谙水战,以此难我,想置我于死地而后快。哪里知道,我早有准备,不但精通,而且今日一仗,非我定然一败涂地。原来,诸葛亮自从到此三江以来,被周瑜监禁在参谋船上,不得上岸。江面、小兵才是他所管辖的范围。他是个有心人,不同大将去攀谈,专找小兵来敷衍。小兵们见军师身居要职而无官架,常常不耻下问,因此,个个殷勤招待,有问必答。孔明对这些小兵也是一团和气,饭后茶余总要同这个小兵聊聊天,与那个小兵拉拉家常。先问他们姓甚名谁,后问他们家住何方,再谈谈鄱阳湖操兵之事,然后打听前进招什么旗,后退摇什么旗,他这个问一些,那个问一些,今日问点,明日问点,又不敢多问,恐怕小兵要起疑心。他没有几天工夫,把水站的要领全都记在脑子里,将它们盘得滚瓜烂熟,了如指掌。这些小兵,哪里得知诸葛亮的这份心思,他们都去过鄱阳湖,听得军师问这问那,他们都十分乐意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告诉孔明。所以,诸葛亮上了将台,一点都不慌。现在,诸葛亮一手拿瞟远镜望着江面上的敌兵,一手在小旗架之上拔出一面小蓝旗。将台上四个小兵一看,已经明白他是一个内行,因为举蓝旗便是前进的意思,完全正确。因此,四个小兵的八条臂膀把一面大蓝旗伸出将台,插在旗架上,然后用绳子左右牵动,这面大旗就此随风飘荡。再说江边上一百二十只小船排在那里。每只船上乘一队兵——二十五个人。两边船舷各坐六个人,都用板桨划船;船前船后也是六个人一面,每人手执一口锋利钢刀;再有一个队长站立在船头指挥小船。每只船上还另外配备一个弟兄,在船艄上负责掌舵。这个弟兄不属于这一队小兵之中,因为他不参加作战。就象现代的飞机上的飞行员一样,不管他打不打仗,总要配备一个。而这些弟兄就是负责这些小船的,一船二十五条性命全在他一个人的身上。因为水兵们在作战之时无法估计背后传来的号令,以及军情的变化,全要靠这掌舵的小兵在船艄上转达将台上的命令,将台上招什么颜色的旗号,他就怎样把舵。从某种意义上说,舵手充当了一个指挥员的角色,他对号旗的用途了如指掌。而船上的水兵一边打仗,一边耳听舵手的指挥。这样,将台上的号令就可以准确无误地传达到每个水兵的耳朵里。万一舵手阵亡,那末,一船的弟兄的性命就没有保障了。现在,每只小船上的舵手从瞟远镜望到将台上蓝旗高飘,他们立即下达命令:“弟兄们,将台上蓝旗高飘,叫咱们弟兄杀上前去。”一声令下,江边金锣响亮。甘宁站立船头,率领一百二十只小船向江心冲去。顿时间,江面上舟船竞发,好似飞蝗一般地向江心射去。此时,西山上的周瑜和鲁肃早已等得心急如焚,见曹兵大船已过江心,渐渐逼近,还不见自己的动静。周瑜心里想,不知孔明举了什么样的号旗,竟弄得弟兄们张惶失措,杀不出去。最好初战失利,杀孔明就有凭有据了。鲁肃更是为孔明担心,他也在想,孔明啊!你既然不懂得水战的奥妙,代理什么总督呢?到现在还无动静,看来是被敌人吓懵了心,故而指挥失灵,搞得水军不敢执行命令。恰在此时,只听得阵阵金锣之声。“乓……”。锣响船动,一百二十只小船一齐杀出。周瑜对下面定睛一看,大号船舰一只全无,都是些小船扁舟。他想,看来孔明对水战是有些经验,肯定招的是蓝旗。不过,为何不用大船却用小船?不知他又有些什么意图。是真的不懂水战呢,还是另有惊人之举?倒要看他一个仔细。鲁肃见孔明更改了周瑜的作战方案,也不能理解。他生怕周瑜又要挑剔,要紧在旁替孔明解脱责任,对周瑜说:“都督,只要长江一仗取胜,大船换小船没有利害关系。”他的意思是,他既然肯代替都督指挥水战,必然胸有成竹,不管怎么样,哪怕他叫小兵个个光着脚从水面上跑过去,只要打败敌人,也是莫大之功。周瑜听得鲁肃这般说话,也不分辨,只是盯着江面上敌我双方的动静。且说一百二十只小船到江面上,大将甘宁首当其冲,见对面的人都是大船,最前排一只大船头上立着一将,黑脸短须,手执两柄板斧,一看便知,乃是老对头蔡勋。甘宁思量道:我与你是前世冤家,今生对头,数次交战未曾将你战死,今日定要想办法来解决你。甘宁看到离蔡勋不远处也有两将分立左右,站立船头,分明是左右护卫,相助蔡勋的帮手。见他们的船上也是“蔡”字旗飘动,却不知是蔡家的什么人。原来,这两个人都是陆战之将,水战不甚娴熟,因此,站立船头,船在江面上晃动,他们的脚也捉摸不住,向四面不停地移动,来控制自己身体的平衡。甘宁看到这种情景,暗自转念道:先把这两个爪牙干掉,去其臂膀,然后定定心心同蔡勋交战。想定主意,甘宁眼明手快,心到手亦到,放下手中短戟,拈弓搭箭,瞄准左面的蔡立的三寸咽喉。小船上的弟兄早在鄱阳湖操练精熟,望见甘宁对着左边,忙将小船迅速划向那边。就在不到百步之距,甘宁箭离弦响,嘴里高吼一声:“从奸贼将招箭!”其实,应该先行打招呼,然后 压 弦。现在先放?,后喊“招箭”,等到蔡立听到声音,箭已中的了。蔡立听得有人喊“招箭”,还不知是射他,还在想,是否有人射我?你想,这不是象个死人吗?分明是射他,还在猜疑。等他抬头看箭,真叫不看不来,一看就到,一支利箭正中咽喉。一箭到,三管断,鲜血流,箭到命丧,他的身体向前一冲,朝着长江里“轰隆嗵”,一个水花,人影不见,掉入江中。死在岸上还有人买棺成殓,跌入江里,只能葬身鱼腹,尸骨难收。曹兵们一声啰唣:“不好唻!蔡立将军送了命哉!”甘宁见蔡立跌入江中,佩好弓,忙指挥小船往右面去,小船很快转到蔡新大船旁。大船高,小船低,甘宁又是手执短戟,够不上大船。但大船上的蔡新早就看清,刚才阿哥被他箭上射死,早已怒火中烧,要为阿哥报仇。现在,见甘宁已到自己的船下,看得真切,举刀从上向下朝甘宁头上直劈下来,怒喝一声:“呔!劫江贼看刀!”骂他的人,并不知道甘宁过去在长江里做过强盗,正好骂中。甘宁惯于水战,在船上如同站立平地。加上吴兵平日操练有素,两条板桨在水中一插,这只小船停得稳稳当当。这样,甘宁在船头上,两只脚上也可借一些力。听得上面在骂他劫江贼,且刀风嗖嗖,甘宁不慌不忙起手中两柄短戟“十”字花一架,向上用力一枭,叫一声:“且慢!”蔡新脚里不稳,武艺也及不上甘宁,用出的力气又不足,只听得“当啷”一声,大刀被枭了上去。不等他收还家伙,甘宁趁势一个箭步蹿上了大船,人未着船,手中两柄短戟已朝蔡新的两脚上一勒,顿时鲜血直流,人跌倒在船上。甘宁脚着船,对蔡新飞起一腿,把他连人带刀踢入水中,又“轰隆嗵”一个水花,已人影不见。周围的曹兵又是一片啰唣之声:“不好唻!蔡新将军又送了命哉!”眼睛一眨,弟兄双双被甘宁结果,激怒了头队蔡勋,心想二将乃是我蔡家兄弟,未建大功先捐性命,此仇不报,更待何时!待我上前与他交战。因此在船上等待甘宁。哪里知晓,今日甘宁杀二蔡弟兄就是要去其羽翼,杀你蔡勋。甘宁杀了蔡新,跳回小船,吩咐朝蔡勋那只大船划去。两船靠近,大家使的都是短兵器,无法交手。蔡勋自以为武艺高强,他从船头退到舱口,对小船上大声喊叫:“劫江贼,你来……来也!”甘宁也不客气,回答一声:“来也!”就两足一蹬,纵身跃上大船,身体立定,两戟直刺蔡勋肺部,来一个“二虎夺食”的架势。“嗖”家伙到,声音也来:“去罢!”蔡勋见他短戟刺来,将身子一缩,起板斧招架上去:“且慢!”来一个“大开辕门”之势,只听得“锵锵”之声,把两把短戟左右分开,趁势对准甘宁拦腰一斧:“劫江贼去罢!”这叫“玉带围腰”。甘宁只觉得阴风凄凄、寒光闪闪的板斧齐腰而来,他连忙来一个“大鹏展翅”之势,用短戟招架上去,“  锵锵”,枭开板斧,连手起戟望蔡勋头部两面太阳穴中直刺而来,此名谓“双龙戏珠”。就这样,两员战将你来我往打作一对,一时胜败难分,两家小兵在四周连连喝彩叫绝。曹兵叫“蔡将军厉害啊!”吴兵喊“甘将军威风啊!”大船上两将打成一团,四周围小兵搅成一堆。真个是:将与将敌,兵与兵战,两军大显身手。到底吴兵个个训练精壮,虽则只有三千,却是以一挡十,加上小船灵活,既可集中,又能分散,一百二十只小船一拥而上,把十几只大船围得水泄不通。曹兵虽然依仗大船的威势,但长期以来缺乏操练,个个人惰志懈,无心苦战,再说他们水战的本领都不及吴兵,故而不堪一击,被吴兵似砍瓜切菜相仿,一阵乱劈乱杀,顷刻间死伤无数,血染三江。江面上旗子、号衣、号帽飘满。不少曹兵想潜水逃跑,一个个向长江中跳下去,要想一口气游回赤壁。岂不想长江如此之大,从江心到对江至少有十里之遥,哪里逃得回去?好多小兵游不到一半路已经精疲力竭,向江底沉下去。杀的杀掉,淹的淹死,大船上余下的小兵见大势不妙,纷纷举械投降,所以大船上一片哀求之声:“愿降哎!愿降啊!”吴兵就把这些投降的船只一一送往三江口。西山上的周瑜见甘宁片刻工夫连斩二将,骁勇无比,非但不高兴,反而暗中埋怨道:甘宁啊!谁要你这般勇猛,我与诸葛亮暗中斗法,要杀他的头,你快于我败下阵来。周瑜在生闷气,旁边的鲁肃看得得意洋洋,他想,孔明啊!想不到你陆战有雄略大谋,神鬼莫测,而水战又如此机谋多变。今日甘宁帮了大忙,你可以下令收兵了,免得节外生枝,胜后复败。孔明在将台上居高临下,从瞟远镜中把江面上的战事看得一清二楚,亲眼目睹甘宁确是江东一个将材。孔明想,甘宁非等闲之辈。我与周瑜今后肯定要交战,到那时,甘宁岂不是我家主公的大敌了?只有让我来镇服他,日后必要之时,叫他在战场上见了我就胆颤心惊,闻风而逃。——今日是十月三十,诸葛亮已经有了这个打算,到十一月初二,周瑜夜探曹操营头,诸葛亮便镇服了甘宁。这次镇服后,等到火烧赤壁,甘宁奉周瑜之命去攻打曹操的粮台,孔明派毛、狗两将去偷米。可怜甘宁打得吃吃力力,反被毛、狗把米偷得干干净净。甘宁咽不下这口气,就从后追上去。不料,诸葛亮早有安排,命文官孙乾改扮成他的模样。甘宁见到诸葛亮,转身就逃。这回书名谓“假诸葛吓退真甘宁”。再到后来六出祁山时,有回书谓“死诸葛吓退活司马”。可见诸葛亮这人物是何等厉害!不要说他的本人令人生畏,就是他的一领衣服都是鬼惊神怕的。此时,甘宁与蔡勋已经战了六十余合,胜败还未见分晓。甘宁想,今天我定要战胜他。我们两人的本领,大家心中有数,在船上与他交战,恐怕一时还不能战胜他。蔡勋他水中功夫要比我差一些,与其这样无休止地打下去,还不如设法诱他下水,再想别法。甘宁想到这里,立即收转双戟,对蔡勋喊一声:“贼将听了,大将军去也!”说罢,他两足一蹬,一个箭步往长江中窜去,然后一个鲤鱼翻身钻入水中,影踪全无。蔡勋也在想,这劫江贼的本领一向不错,今日为何不肯与我决个胜负?大概他刚才杀了蔡立、蔡新,力气不加,经过这几十个回合,他已经难以招架了,因此下水脱逃。倘是这样的话,我怎肯放他逃走?故而蔡勋把手中的板斧丢进舱内,从腰中抽出一口腰刀,大叫一声:“劫江贼慢走,蔡勋来也!”说罢,他一个旋风窜入江中。其实,甘宁并非逃走,而是潜在离江面三丈多深的水中,凭着自己一身好水性,瞪着一双大眼盯着水面上,他想,蔡勋若然不来,是他的运气;倘然下水,就要他的性命。而蔡勋根本不知道甘宁用的是计,水面上风大流急,更看不清江里的动静,一味只知道穷追猛打,尾随而去。就在甘宁这样想的时候,只听得“轰隆嗵”一声水响,见蔡勋的人钻进水中,向下潜来。甘宁以为他也要下来,作好了交战的准备。不料,蔡勋下水一丈多尺深就将身体一横,一手执刀,一手划水,两足一屈一伸,在东张西望,四处寻找甘宁。甘宁见他不下来,便抬头换了一口气,人从水里浮起来,与蔡勋处在同一个水平面上,也将身体一横,在蔡勋三丈左右远的地方跟随。甘宁明白,蔡勋在水中的功夫比起自己来要打一个八折,二丈五尺外,自己还能看见,可是蔡勋就看不到了。因此,甘宁在后足足跟蔡勋在水中兜了半里路左右。蔡勋不见甘宁,以为他已无能为力了,虽然没有找到他,心中倒也十分高兴。他想,如果在船上与他交战,要取胜于他,亦非容易之事。今日甘宁他自认失败,潜水逃跑,使我能轻而易举得此一胜,总算在大败中还有小胜,挽回了一些损失,回去交令时,尚可将功补过。他这样自我安慰了一下以后,便把头向上一仰,整个身子就竖了起来。人在水里,头是方向。头向上,人的身体也向上;头向下,人也向下。不懂水性的人的头在水里是抬不起来的。现在蔡勋把头探出水面,两脚用力一蹬,半个身子冒到水面上,从嘴里吐出一口水,换上一口气,脚在水里使劲踩,单手执单刀,观察着四周水面上可有甘宁的人影。倘然甘宁躲在附近的水底下,只要他在水中吐气,便能看到水面上有水泡浮出,也就可以断定他就在这里,我便蹿过去把他一刀结果。不料,这时的甘宁在水中见蔡勋露出水面,便悄悄地游到他的身底下,然后换了一口气。甘宁知道,水面上看到水下面不满三尺,自己换气,被他双脚乱蹬,早已搅混了,根本不可能发觉自己脚下有人。甘宁看得清楚,双脚在水中拼命一蹬,人好象被水推上去一般,起手中双戟对准蔡勋的肚腹之上戳进去,直把蔡勋从血海中刺出来,整个死尸顶在双戟之上。此时,蔡勋大船上的小兵和吴兵都在紧张地观看着这场惊心动魄的恶斗,只要看见谁露出水面,便能断定是谁取胜了。起初大家见蔡勋从水中钻了出来,大船上的曹兵个个雀跃欢呼,庆幸自己虽损兵折将,但最终还是得胜了。顿时一片叫好之声:“好啊——蔡将军厉害啊!”就在曹兵叫好之际,甘宁的短戟双双刺进了蔡勋的腹部,一股血水直冒,然后在蔡勋的腹下露出了双戟,甘宁跳出了水面,戟上顶着蔡勋的死尸。甘宁吐出口水,不觉扬声大笑:“哈哈!哈哈!啊哈……”吴兵本来发了呆,想甘将军死得好惨。现在见甘宁跳出来,就象出现奇迹一样,弟兄不约而同齐声喝彩:“甘将军厉害啊!”随即一只小船飞驰过去。甘宁甩去戟上的死尸,跳上小船,准备前进。至此,可称初战大获全胜了。孔明在将台上见甘宁力斩三将,大振军威。他想,代理周瑜指挥可告段落了。他准备传令收兵。哪里知道,今日要代理到底了。原来,对 惕!⒄旁始范右话 涂地,连人带船无一生还,小  蔡瑁气急败坏忙将手中红旗招,命令文聘率领船尾炮杀上前去。早已说过,一、二队不胜,蔡中、蔡和的第三队也不必上前送死了。所以把船都闪在两旁。金枪将文聘见红旗挥舞,知道前方失利,蔡瑁要用船 才 轰击了。文聘口不开,忙把手中的金枪播急,号令大船快速前进。顿时,三十一艘巨舰向江心驶去。大船出,被曹操将台上的徐庶看得明白。起初徐庶以为江东水军精壮无比,天下第一,更兼周瑜足智多谋,蔡瑁非他对手,何况诸葛亮从中相助,如虎添翼,曹兵失败是理所当然。现在,见赤壁江边排出巨舰数十只,船尾都有大炮装载,倒使他大吃一惊。他知道,这是当年刘表造的船尾炮,威力无比。今天蔡、张两贼初败受挫,便不顾一切地用此厉害家伙,江东恐有危险。他想,今日一仗可以定大局,要是江东失败,曹操肯定亲率百万大军杀过江去,一举平定江东。那刘备何能成天下?怎么办呢?只有让我上前,给曹操掮一个木梢,把他们调回来。所以徐庶从旁闪出:“丞相。”曹操看得水战一肚皮的气。他想,我以为蔡、张两人久征惯战,是水战的内行,哪知同我外行也差不多,一队、二队败得一干二净。因此,气得他胡须乱抖,脑袋乱摇。见徐庶踏出,招呼道:“元直公。”徐庶说:“丞相,长江大败。”曹操想,我不是瞎子,全都看在眼里,恨在心上。你看见我军大败,又要 以掷 祸,触触我的霉头了,因此淡淡地回答道:“老夫看得清楚。”“胜不足喜,败不足忧,胜败乃兵家常事。”曹操听了,不知徐庶动什么脑筋,心想,他算来安安我的心。所以也不在意地问道:“尔看怎样?”“丞相请看:船尾大炮。”说罢,徐庶把手向江边一指。曹操和文武都看得清清楚楚,江边确有许多船尾大炮。曹操想,这是 O 刘表的家产,被我搜到赤壁。今日蔡、张二人要用它一用,不知你想些什么,让我问问他:“元直公,船尾大炮用之,尔便怎样?”“此乃不利之物,定要山穷水尽方可启用。今日长江初次水战,丞相所辖又是堂堂的皇师,岂可轻率用此船尾大炮。即使把对江打个干净,天下人也要指责你丞相。这是蔡、张两都督欺你丞相水战是外行。”徐庶这最后一句话一针见血,刺痛了曹操的心。不懂得指挥水战,确是曹操的一个心病。明知自己对水战一窍不通,但他从不承认是外行,因此也最怕别人提到此事。现在徐庶揭了他的伤疤,勾起了曹操的心头之火。他想,蔡瑁、张允这两个匹夫,胆敢在这点上欺我曹操。我身为丞相,奉旨征伐,亲统百万皇师。称到皇师,哪有一败就用这不祥之物而遭天下人笑骂!元直的话有道理。对!让我下令收回来。因此叫道:“来啊!”小兵忙应道:“小的在!”“传老夫将令,到江边把船尾大炮调回来。”“是!”徐庶暗暗高兴,好极了,幸得我这么一激。曹操收回船尾炮,江东无虞,刘备太平。不过这小兵听说调回船尾炮,他想,传令要有令箭,单凭一句话蔡、张两都督不会相信,尤其在这两军对峙的情况下。故而又开口说:“请丞相付一支将令。”“将令?”曹操听到小兵讨令,他顿了一顿,对边上的徐庶看看。心想,你的说话听来很有道理,到后来总是上你的当。这种苦头我也不止吃过一次,让我仔细来辨辨味道,其中可有木梢让我扛。往常我总是听了就做,从来不想的,因为今朝的事情的进出实在大,不用船尾炮不可能战胜东吴。照元直的说法,这是不利之物,不可用的,用了要被天下人指责的。那末诸葛亮火烧博望坡尽用些地雷火炮,把我十万人马烧一个干净,也未见得天下人笑他、骂他,反而称他用兵如神。看来只有我不能用火,别人都可以用。我倒有点象窑内的泥坯一样,只烧自己不烧别人。被曹操这么一想么,倒想出点名堂来了。他再对徐庶看看:对不起,今天这木梢我不掮了。别人可以烧我,我也可以烧烧别人。万一烧了之后,真正被人咒骂那怎么办呢?那也不要紧。船尾炮为何不能用,就是因为这种家伙太厉害。既然厉害,稳打胜仗。打了胜仗,蔡、张二人我也用不着了,我就写一张罪状,说他们未奉丞相将令,擅用船尾大炮,杀此二人以平民怨。这样一来,我既收复了江东,又斩了两个小奸,民心肯定大悦,称我丞相赏罚分明,美誉流传,而刘备便不日可破。这样一举数得的事情,我为何不干呢?想到这里,曹操对徐庶笑笑,然后对小兵说:“快与我退下了。”徐庶一看曹操不上当,心想,不好了,用这船尾炮,即使东吴不亡,定然大伤元气。那怎么办呢?看来只有把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江东的指挥官身上了。要是将台上是诸葛亮,那就有办法。要是周瑜上将台,料他无此智谋,必定大败。诸葛亮助江东,这是徐庶早已预料到的,但将台确是诸葛亮指挥,这点徐庶还吃不准。直至草船借箭,孔明到此赤壁,那末上至曹操,下至兵卒方才知道诸葛亮在相助周瑜,龙虎相聚。这里在说曹操与徐庶的事情,而江面的大船已驶至江心,向对江进发。三江将台上的诸葛亮正准备收兵,只见江面上隐隐约约由远而近又有一排战船,不问可知,曹操吃了败仗不肯罢休,下了这么大的血本要与江东决一胜负。因此不能收兵,倘然一收兵,曹操后面追,好象我们打不过他们而逃跑。一定要杀得敌人暂且不敢出动,方始可以收兵。诸葛亮想,甘宁连斩三将,威震敌胆,还有哪个不怕死,再敢前来较量?来者不善,绝不能轻敌,让我再仔细观察一下,以作判断。孔明想到这里,举起瞟远镜向江面上定睛一看,船已驶近,江面上共有三十一只大船,船与船分得特别开,船头翘起,船艄下沉,唯有中间一只大船十分平稳。诸葛亮想,船再大,行驶时总是平的,为何这些船如此异样?再说,刚才来了几百只大船,好几万兵也无济于事。现在,吃了败仗,反而来的船少了,好蹊跷啊!诸葛亮把手中的蓝旗插好,两手摸着自己的额尖。将台上的小兵见诸葛亮突然有这样的举动,一个个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因此,都用目光盯着他。其实,当时孔明正在想,出兵时,我虽然深思熟虑,把各种意外的事情都想到了。但是,现在果然有这种事情发生,三十尊大炮确是个棘手的问题。这一点恐怕老牌主帅周瑜难以预料到。孔明早知刘表制造过三十尊船尾炮,一直到现在没有用过。后来刘表的家产全被其小子刘琮送与曹操。这船尾炮肯定在赤壁江边,而且水军主帅又是刘表的小舅蔡瑁。此人胸无大志、卑躬屈膝投靠曹操。见甘宁英勇无敌,他就用这火炮了,企图挽回败局。由于炮在船艄上,故而船头翘、船尾沉,前高后低。他们的船与船间隔的距离大,为的是可以打的面积广。孔明经过这么几方面的分析,已经完全明白了蔡瑁、张允的险恶用心。所以要以手加额,庆幸自己早有准备,不致于手足无措。接下来如何部署兵力呢?诸葛亮想,大船过来还有一段时间,炮火在二、三里之间才能奏效,是不是先传令收兵,再重新布置各路人马迎上前去呢?不能。如果甘宁一退,再排列阵势,非一时半刻所能准备完毕。相反,曹营大船就可以趁虚而入,一无阻挡。大船到三江口,向江边轰击,这里的营盘都要被他们打得不可收拾,水军何能出击!所以,首先要把甘宁这路军队稳扎在江心,不让大船过来。然后再见机行事。诸葛亮对西山望望,心想,周瑜啊!我料定你定在西山观战,你可曾发现船尾炮么?倘使你也料及此事,那又如何处置呢?孔明又对江面上的水军看看,心中暗暗叫道:甘宁啊!千万不可再向前了,大船上的船尾炮你们不一定看得出来,再过去要挨打了。诸葛亮迅速在旗架上拔出一面小黄旗,擎在手中——黄旗表示停队——四个打旗号的旗手,不懂得诸葛亮为何要这样做。他们一边想:甘将军打得漂亮,为什么要传令停队?一边按照孔明的指挥办事,把一面大黄旗换下蓝旗,牵动绳索,黄旗高飘。江面上小船上的一百二十个舵手见将台上扯黄旗,立即传令下去:“我的哥嗳!将台上黄旗飘,命我等弟兄停止前进。”顷刻间,一百二十只船在江心停下。此时甘宁果然被孔明料到,他赢了一阵已杀出性来了,恨不能一下子杀往对江赤壁。现在小船突然停下来,真使他心痒难搔。只见敌人的大船已到眼前,三千弟兄也是猜疑纷纷。将台上的孔明他不失时机地布置阵容。他起手从旗架上重又拔出一面小旗,将小黄旗插回原处。这时,将台上所有的小兵都大吃一惊,却原来孔明拔的是一面血喷大红的红旗。水战中的红旗象征着炮火,根据红旗颜色的深浅,可以判断出炮火的多少。现在孔明取出的这面红旗,意味着敌人将有猛烈的炮火。小兵们对敌船再仔细看了一看,还是看不出敌人有炮火的迹象。因此,一个个交头接耳, 郧运接 :“没有?火。哪有什么炮火啊?”老实说,这种细小的迹象被他们看得出,何用诸葛亮上将台指挥?所以,这四个小兵将信将疑换下大黄旗,挑出一面大红旗,扯动绳索,红旗高飘。江面上的舵手刚传令停船完毕,又见将台上竖起红旗。他们也同将台上的小兵一样感到十分奇怪。他们想,我们与敌船面对面,距离这么近,尚且没有发现有什么炮火,怎么将台上倒已看到了呢?虽则他们还不怎么相信,但从刚才一仗上看来,诸葛亮确是非同一般,管它有没有炮火,我们还是有所准备为妙。因此,舵手们传令道:“弟兄们,将台上大红旗飘动,敌船之上有大的炮火,我等宜速作准备。”甘宁听说敌船上有炮火,抬头朝前一看,清清楚楚三十一只大战船,船上光秃秃,哪里有什么大的炮火呢?他打起瞟远镜回头向将台上一看,将台上确实扯的是一面大红旗。看到大红旗,甘宁方才开始有些着急了。因为这一百二十只小船正在敌人大炮的射程之内,炮声一响,三千水军统统粉身碎骨,葬身火海。三千弟兄同样心急如焚。他们都在想,水战不似陆战,发现埋伏可以自由躲避。我们水战,一切行动都要听从主帅的指挥。倘然敌人真的开炮,我们怎么办呢?当然,孔明有的是办法。传令停队是有道理的。这时,孔明又取出一面小皂旗,换下了小红旗。四个小兵忙把大皂旗飘出将台。江面上的舵手也马上看到了这面黑旗,所以也都比较定心了,立即传令下去:“弟兄们,将台上皂旗挑出。”诸葛亮又把皂旗左右舞动,四个小兵同样牵动大旗,江面上的水兵忙将一百二十只小船向左右分散开来。长江一泻千里,排这么些小船算不了什么大场面。诸葛亮再把手中小黑旗上下挥动,这一下四个小兵看傻了。他们对诸葛亮看了一看,意思是,我们跟随周大都督到鄱阳湖操兵,各种旗号都掌握得十分娴熟,从来没有这种把黑旗上下挥动的信号,你这种指挥算什么意思?老实说,我们四人看不懂,江面上的弟兄更难理解。孔明见这四个旗手光看着自己,却不把旗子挥动,知道他们不懂得这是什么意思,因此把两眼一弹,意思是,你们只管照此办事,他们不懂让他们自己去思考,与你们无干。四个小兵见孔明弹眼睛,知道他不是拔错旗号,因此不敢违拗,立即把皂旗上下挥动。他们想,我们依样画葫芦,没有错,吃了败仗,责任在你军师身上。江面上的弟兄看到大黑旗上下动,个个两眼发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们都在想,诸葛亮起初指挥得十分得当,我们很钦佩。现在弄出了外行来了,这种指挥法我们从未看见过,叫我们怎么执行命令呢?好多舵手还以为自己记性差,忘记了这种旗号的意思。因此,各只船上的舵手都在向别的船上看,看他们有什么行动。不料大家都一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人人搔头摸耳,方才知道不是忘记,而是诸葛军师发出的特殊信号。这些水兵经过了鄱阳湖的操练,都具有一定的知识,尤其在这性命攸关的关键时刻,这些舵手就更展现出自己的才智。其中有一个舵手,他把诸葛亮举黑旗的一系列动作联系了起来,被他悟出了其中的道理。他想,我们江面上的一举一动,将台上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我们何不自己做出一些样子来让军师来指点,若然我们做对了,将台上的旗号就会重新再换;要是不对头,这大黑旗必定会继续招下去,直至我们做对了为止。这样,总比呆着不动好。因此,他立即同自己船上的小兵说:“我的哥们,皂旗上下动,就是叫我们上下检点。”给他这么一说,这只船上的小兵马上全身扎束好,把腰间的锣鼓重新结牢,把十根毛竹片紧握在手里。一只船上这么做,其他船上也都学他们的样,不消片刻工夫,一百二十只小船上的三千弟兄很快地检点了一下,等待号令。孔明看了,心里十分高兴,心想,江东的小兵聪明得很,我这种旗号在操练中是学不到的。第一个谜你们能猜到,接下来可以迎刃而解了。诸葛亮连忙把手中的小皂旗一侧。四个小兵又是一顿,他们想,水战中发号施令总有一定的规定,怎么军师今日发出的信号总是不规则的新花样?大概他看到刚才下面准备得不错,所以又来一套新花样。因此他们不敢迟疑,忙将大旗按孔明的要求一侧。水面上掌舵的小兵经过刚才的一次考验,已知诸葛军师的号令是要我们动一些脑筋后才能执行,因此他们也不以为奇,都在思考。结果,还是被刚才那个舵手想了出来。他说道:“弟兄们,军师号令我们都把船向皂旗那样侧,等会儿交战可以便当得多。”因此,一百二十只小船同时向一边侧了过去。西山的周瑜见自己弟兄的船只在江面上不进不退,小兵们都在手忙脚乱,一点不知诸葛亮发些什么令,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两眼直盯着江心。其实,孔明的发令与敌船上开的炮是在同一时间内进行的。曹兵大船上的小兵,从瞟远镜中看到后面的红旗停止舞动,就关照文聘将军停船。文聘将手中金枪停止抖动,传令三十一只大船向两边拉开,然后停船。见吴将甘宁所率小船在自己面前约有二、三里路的江面上,心想,为何他们不进又不退?如果我这里炮打过去,正好可以把他们打一个船破人亡,一干二净。看来他们还没有发现我们船上的大炮,那好极了。正想到这里,后面传来号令:“文将军可以动手了!”金枪将听到“动手”二字,就起手把长枪向上高高举起。这就是准备放炮的信号——三十一只船之中,除了中间文聘的船原地不动,其余三十只船顷刻间把船头掉了个方向,船头对赤壁,船尾对三江口,船艄上的大炮口,门门正对甘宁和三千吴兵,同时,大船上点燃火药线,顿时,青烟缕缕飘摇直上。文聘收转金枪,枪尖朝下向船头甲板上一插,刹那间,炮火打了出去。孔明在将台上一眼不眨地盯着敌船。见江心中的大船掉了头,药线烧,诸葛亮忙把手中的小皂旗朝将台外一丢。其实,只要把皂旗向下一沉就可以了,因为诸葛亮指挥水战还是第一次,能够指挥得这样杰出,也非容易的事了。恐怕江东都督未必能做到。在这关键之际,他生怕江面上的舵手来不及看清将台上旗号的变化,也由于诸葛亮的心情略有些紧张,故而就把手中的皂旗丢下了将台。四个小兵看到诸葛亮丢旗,也学着他的样,把那面架在旗架上的大黑旗用力一推,一小一大的两面旗飘飘忽忽地掉了下去。不等旗子落地,炮火已经打了出来。再说孔明丢去小皂旗,把手中的瞟远镜放在台上,两只手在台上一撑,知道这三十尊大炮的声音响亮无比,自己又无脚力,不要被炮声惊了一跤,所以两眼紧闭。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得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轰——”从三十门乌洞洞的炮口中窜出三十条火龙,直向吴军飞去。西山上的周瑜和鲁肃,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声吓一大跳,震落了手中的瞟远镜。但周瑜反应很快,惊魂稍定,他便放声大笑。他想,孔明啊!这数十炮把甘宁等三千余人全部炸光,看你如何向我交令!今日不杀你孔明还待何时?鲁肃当然着急,他想,诸葛亮啊!刚才一仗全胜就可以收兵了,现在反被人家打一个全军覆没,看你如何收场。这一阵炮声震得赤壁江边两个小奸心花怒放,得意洋洋。蔡瑁对张允说:“张大夫,到底我们大炮厉害,把对江打一个干净。”张允说:“是啊!甘宁凭他本领好,如今粉身碎骨,葬身火海。好不痛快啊!”将台上的曹操见江面上火光冲天,不觉扬声大笑,“哈——”再转过头来看着徐庶,心想,听了你的话,哪能看到如此壮观的场面?孔明在三江口将台上,等到响声停,睁开眼睛对江面上一看,硝烟弥漫,烟中还有川流不息的火球在滚动,一切都模糊不清,这浓烟要是在闹市里,至少要翻滚半天。江面上风大,空气流动又急,无多片刻,一阵狂风把烟雾吹散。只见敌人的大船停在那里,吴军的小船一只都不见了,江面上到处浮动着枯焦木头,好一番凄惨的景象!这时,讲台上的一队小兵沉不住气了,面孔就与刚才两样,杠棒绳索都拿在手里,按照周瑜的吩咐,孔明一吃败仗就把他绳穿索绑,押往陆营。因此准备下手。诸葛亮究竟如何下得将台,且听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