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诸葛亮大获全胜 周公瑾夜探敌营-卷五 群英会-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五 群英会
第十七回 诸葛亮大获全胜 周公瑾夜探敌营
第十七回 诸葛亮大获全胜 周公瑾夜探敌营
    孔明见身后的几个小兵鬼头鬼脑地拿好杠棒绳索,准备动手,他想,真是狗眼看人低,竟动到我的头上来了。好得我早有防备。否则,束手就擒,死于非命。不过,对付你们这几个小兵那还不是极易之事?我可以叫你们马上把手中的家  乖乖地放下。他又想,这个时候,江面上吴军人影不见,周瑜肯定得意,对江老奸开心,小奸乐意,鲁肃必然为我担心。但江面上的情景马上就要反过来了,叫老奸火煞,小奸急煞,周瑜气煞,唯独鲁肃一个人开心,否则好人太吃亏了。想毕,孔明对将台上的手下叫一声:“来!”“是!”小兵忙张开喉咙答应道。孔明听到他们这种声音,知道他们已不耐烦听我发号施令了。孔明在此时也不多想,吩咐道:“掌金锣。”“什么?”小兵听说要敲锣,心想,三千水军全部完蛋,快传令打鼓收兵这倒也罢,怎么还要敲锣出兵?这不是叫后队去送死吗?可能诸葛亮见头队全军覆没,输昏了头,知道周都督与他无情,死罪难逃,故而传令进兵,想来一个败中取胜。这些小兵都不相信孔明的话,因此,都站着不动。忽见诸葛亮从旗架上拔出一面小蓝旗,神色庄严,并非胡闹。所以,小兵一面猜疑,一面执行命令。一队小兵都拿金锣敲了起来。顷刻间,“乓——”金锣响亮。西山之上的周瑜正在得意之时,突然听见将台上传来金锣之声,他想,人都死光了,叫谁杀上前去?因此感到惊奇不已。鲁肃正在着急,听到锣声响亮,不知此是何意,他想,头队、二队都没有了,难道叫三队再上前不成?船尾炮如此之厉害,哪一个大将敢上前送命?不过鲁肃忽然想起诸葛亮曾经与他讲过,他的人马可以死而复生,难道真的有这种事情吗?鲁肃对周瑜看看:你都督请慢一慢高兴,恐怕还有变化。因此,鲁肃全神贯注看着江面的动静。江面上的水军果然全部活转来了,他们听得金锣齐鸣,迅速把小船翻个身,一个个跳上小船。孔明传令小兵下将台,到水军参谋船上,把他的一面旗取来。他转念道:把我的旗号扯出将台去,让曹兵曹将看看,我是何许样人。老实说,只有我烧别人,哪有被人烧之理。叫他们见了我就心寒胆裂。这时,江面上的文聘听见了金锣之声,以为三江还有增援到来,抬头观看,不料就在自己眼皮底下一百二十只小船,三千水军原封不动,只是少了甘宁大将军。见他们人人手拿金锣,一阵敲打,然后喊杀连天冲了上来。文聘站在船头看得发了呆,心想,三十尊大炮怎么没有打死一个人?原来,孔明发现敌船上有炮,他就作好了水军下水的准备。因为在江面上来不及逃,只有下水去避炮。他把皂旗左右挥动,就是叫小船向两边分开。这样,翻船时可以避免船只碰撞;把皂旗上下舞动,就是叫小兵上下检点,免得下水后遗失东西,而且大家拿好毛竹片,既可以不让船只失散,又可以保护小兵的安全;皂旗侧着,就是命令小船按皂旗的方向侧着,这样翻起身来就比较快;把皂旗丢下将台,就是命令水军全部下水。大家只要脚里稍微用些力,一百二十只小船统统船底朝天,吴军都在水里,用手吊着小船,以防船儿飘散,并且露出了脑袋。因为火炮是平打的,人站在船上,炮打过来正好打在身体上。现在,大家只觉得头顶之上一股热哄哄的火团呼啸而过,虽然不伤皮毛,但已吓得大家魂飞魄散。他们人人感激诸葛军师用兵如神,救了三千弟兄的性命。倘然慢一步发现,三千水军尸骨都找不到一点。等到炮声停,弟兄们都用毛竹片在船底下很快地划来划去,以防火炮的残余火星落在船旁烧坏小船。一会儿浓烟散,耳闻金锣响,小兵们都游到小船的一边,一起用肩胛把船轻轻地一抬,小船重新翻转,吴兵从水中跳上去,按次序划桨的划桨,打锣的打锣,一起冲上前去。那末,这些枯焦木头从何而来的呢?早已说过,第二队是二百只空船,无人看管,当然被炮火打一个干净彻底。照这么说,炸了二百只大船,孔明要有罪了?没有的。因为刚才得到了敌人的大号战船三百只,打光了二百只还余下一百只,这是净赚的,诸葛亮向来不做蚀本生意。周瑜不同诸葛亮算账,这一百只船也就便宜了东吴。要是算账的话,这一百只大船送往樊口山,充实一下刘备的兵力倒也用得着。因此,孔明一无罪名。再说当时小船翻,甘宁下水,立即游到后面第三队,跳上小船,听得将台上二次鸣锣,他与韩、周两老率六千弟兄、二百四十只小船杀了上来。大船上的文聘看见吴兵似潮水般地涌上来,要想再打炮,已经来不及了,并且也不可能了。因为古代的大炮不象近代的大炮。它的炮火是用火药火卷做成的,打了一次不能连打的,要相隔一段时间,等到炮门里面冷一冷,然后再装火药等物,否则大炮要爆炸的。等他们这样弄好,吴兵早已冲过来了。所以文聘传令火速退兵。曹兵见船尾炮不能打死吴军,听到吴军喊杀之声不绝,早已无心恋战。现在文聘命令退兵,曹兵个个争先,恨不能一步跨上对岸。但由于船尾炮分量重,大船逃不快,三十尊大炮反而要落入敌人之手。文将军的大船掉转头,见此情此景,再次传令把大炮推入长江。号令一下,三十尊大炮全部推下江去。因此,孔明“草船借箭”没有危险。否则曹操不一定要放箭,尽可用炮轰。文聘一面逃,一面想,三江将台上到底是哪一个在指挥?他回头用瞟远镜察看。不看则已,一看方才恍然大悟,原来将台上正巧竖起一面大旗,乃是“火祖宗”诸葛亮的旗子。他顿足说道:“我们用火,也不看看人头,它是专烧别人,不烧自己。早知是他,我也不必放这丧炮了。还是快点逃,逃得慢了,连性命都不保。”这里文聘逃回赤壁不提。赤壁江边两个小奸见江心中烈烟浓浓,火光四起,高兴得手舞足蹈。等到火熄烟灭再对江面上一看,自己的大船狼狈逃窜,溃不成军,三十门大炮推入江底。急得他们目瞪口呆。陆营将台上的曹操看到如此惨状,气冲脑门,立即传令,要把蔡瑁、张允两人斩首。再说西山上的周瑜,见吴军大获全胜,转喜为悲,气得他连忙收拾潘璋、董袭的人马,和鲁肃下山回营,升帐聚集文武,等候孔明到来。将台上的孔明见曹兵把三十门大炮推入长江,看在眼里,喜在心头。他想,曹操少了这三十门炮,对我们减少了不少威胁。他插好蓝旗,拔出白旗在手中一摇,传令收兵。回头看后面的小兵一个个垂头丧气,早已把杠棒绳索丢在台上,并且点头哈腰顺从孔明的号令。孔明随即吩咐他们把将台下面的两面  旗拾上来,再把自己的旗号送回?谋船。这一队小兵哪里敢怠慢,一切照令办毕,回到将台。孔明见一切办妥,手捧将令,喝一声:“来!”不用关照,四个小兵已走到孔明面前,重又把他扶下了将台,说一声:“军师站稳了。”然后放到地上。孔明站定,命这队小兵先去大帐交令,自己在此等候甘宁等三将。不多片刻,江面上将士凯旋而归。弟兄们打了胜仗当然高兴,按照老规矩,得胜回来羊羔美酒犒赏。甘宁与韩、周两老换好盔甲,手捧令箭到岸上,见孔明站在将台下,他们个个从心里底钦佩诸葛亮。心里想,今天没有诸葛先生这样神机妙算,任何人上将台,我们都要死在战火之中。所以,三将走到孔明面前肃然起敬,毕恭毕敬一拱到底:“军师在上,末将等有礼。今天若无军师,我等性命危矣!末将等感激,没齿不忘军师再生之恩!”孔明见这三个大将言恳词切,说出这等话来,倒有感于心。他想,周瑜你枉空做了都督,却及不上这些大将。他们尚且能知恩报恩,你却想方设法要谋害于我,岂非恩将仇报!?今日我要气你一气。因此,对三员大将招一招手,说道:“三位将军请哪!”三将回答说:“军师在此,末将等怎敢占先?军师请!”因此,孔明在前,三将在后向大帐行来。鲁肃见孔明来到帐上,早已喜逐颜开。他想,孔明啊!你的本领实在大,不仅懂得我军旗子信号的奥妙,而且随机应变,变化无穷。此番大挫曹兵锐气,其功非小。周瑜呢,见孔明进帐,非但脸无喜色,而且对他恨之入骨。他想,这个人不能与我同世,要绝早剪除。不然,自己祸不远矣。但是今天打了胜仗,都是他的功劳,我只得强装笑脸相迎。孔明缓步走上帐来,后面三将在后跟随;忽而孔明紧走上前,三将亦然快步上前;孔明戛然而停,三将在背后站立。他们亦步亦趋来到周瑜面前。周瑜见了,心中闷闷一气,“嚯”叹了一口气。他对三位大将看看,你们三人听了他的号令就学他的样,再跟他几天,连我也要不放在心上了。此时孔明见周瑜脸色尴尬,心中暗喜。他双手把令箭呈上:“亮见都督交令了。”“先生其功非小。请坐了!”周瑜说。孔明想,这一声“其功非小”我当之无愧。你不能说了!先生交脱令,在旁边坐下。接着三将上前交令:“都督,末将等交令了。”“都督,并非末将等之功,乃是军师指挥之能。若无军师,我等早已性命不保。”三将说完,又走到孔明面前再次谢恩:“军师,末将等感激,没齿不忘!”周瑜见他们横感激,竖谢恩,只觉心里酸溜溜,心头之气直冲天灵盖。照说,长江初战大获全胜,应该大摆筵席,庆贺一下。但今日周瑜心境不好,根本不想为孔明设宴。因此,他既不传令退帐,也不吩咐摆酒。诸葛亮想,今日周瑜见我立此大功,要想赖掉这一席酒宴。那也好,现在不吃,今后补吃,而且村一天要加一席,不怕他无赖。果真如此,待到“草船借箭”后,孔明先后饮了五席酒。今天看来你不象要给我吃,我也不想吃,免得大家屏在帐上。孔明非常识相,起身辞别周瑜:“亮告退了。”周瑜见孔明下帐回船,也不挽留。随后即传令退帐。不料,就在今天晚上,将台上的小兵传来军情,说道:“闻听对江杀声连天,而江面上却一无动静,请都督定夺。”周瑜上将台观看,见对江果然灯火通明,照耀如同白昼,喊杀之声此起彼伏。周瑜不明白,曹操白日里一仗大败,晚上叫喊些什么?其实,他只要去问一声诸葛亮,一切就水落石出了。可是,他哪里肯呢?周瑜命令小兵们在将台上仔细观察,不可懈怠,一有动静就来大帐告禀。然后,下得将台回到营帐。此时的周瑜还不能睡,即使打了胜仗也要百倍小心,更何况曹兵还在对江叫喊不绝呢!过了一个时辰,大约两个小时左右,对江杀声停,帐内帐外一片寂静。周瑜这才睡了下去。到天明是十一月初一,一大清早杀声又起,约摸又叫了一个时辰才停。正午时分又是这般叫喊。一天三次,每次都是一个时辰。傍晚,周瑜听到喊声,重又上将台观看,却又看不出什么动静来。今日是十一月初二,天刚亮,杀声又起。周瑜坐在寝帐之中独自思量:对江的叫喊声已有三天了,曹操吃了败仗不发兵也就罢了,为什么要叫小兵这等叫喊呢?可是在操练兵卒呢?临阵磨刀,并非曹孟德用兵之嗜;可是威胁我东吴水军呢?也不是。那末他们到底为了何故要一日三次叫唤不休?周瑜一个人在那里枉费神思,外面一声痰嗽,鲁肃进帐施礼:“大都督。”“啊!子敬,尔到江边去观看一下,可有商船,与本督叫这么一只。”长江是中国水路交通运输最要紧的一条干线,本来一天到晚、一夜到天亮来往船只不断。自从南北两岸驻扎了军队以来,商船稀少,都不敢经过此地,兜抄其他河流去了。现在,周瑜命鲁肃去江边找商船,他也不问问要商船干些什么,拔腿就走。出侧营,他来到西山江边,见江边恰有一只大号的商船停泊在那里,跨上大船,呼唤船家。原来,这只船是从内地出来路过此地,见江面上搜查得很紧,形势吃紧,故而暂时靠在三江旁,打算明日改道而行。船家听得有人叫唤,忙迎接鲁肃入舱。鲁大夫关照他们不要开船,这里的大都督要用它一用。说完,鲁肃拂袖而去。然后,鲁肃再到大帐回复周瑜,说明船已找到,停在西山江边,并已关照船家有用。周瑜对鲁肃说:“子敬,今晚代理本督一宵。”鲁肃想,在作战时,我与你是老搭档了,你倘然别有要事,总归是我来代理。现在我是陆军参谋官,代替你主持一夜,那是极便当的差使:吃过晚饭,把白天的陆 费采 换一换班,改一改口令,在寝帐里坐到半夜,若没有意外之事就可以安睡了。不过都督身体羸弱,今晚有事,要叫他睡一个早黄昏。我虽则是个文人,身体倒比他强壮得多,应该多多照应他。就这样,鲁肃也不问一下为什么要代替,就告辞周瑜,退出寝帐,等会儿天黑来接班。时光迅速,早已红日西坠。周瑜用过早晚饭,见鲁肃还未到来,他浑身上下检点,然后一声吩咐:“来啊!”随从忙应声道:“小的在。”周瑜说:“与本督掌灯。”“请问都督,掌灯到哪里去?”“本督出营巡哨。”随从提灯笼在前,周瑜随后,两人一前一后出侧营,往西山方向而去。片刻之后,已到江边,小兵站定身体问周瑜:“大都督可要登山?”周瑜说道:“你与我观看,江边可有商船?”小兵对江边一看,不远处确有一只商船停靠在那里,忙回答道:“都督,那边有一只商船,可要登船?”“登舟便了。”两人来到船边,弃岸登舟。两人上船,船在水中摇晃,惊醒了商船上的船家,顿时有人开口问:“哪一个?”小兵接应道:“呔!我家大都督来了!”船家解释说:“老兄啊!这只船是鲁老爷叫的。”小兵高声说:“尔且听了,鲁老就是大都督,大都督便是鲁老。”船上人被他这番说话弄得糊里糊涂,也不与他分辨,都涌出舱来迎接大都督。大家见船上果然有一位都督:帅盔帅甲,雉尾双飘。一个手下提着灯笼火。因此,一齐过来拜见:“都督!大都督!”周瑜一声不响,对他们把手招招,自己跨入中舱。随从把灯笼火吹熄,跟进中舱,挂好灯笼,站在周瑜身旁。周瑜坐定之后吩咐道:“来啊!”“是!”“命船家开船,水巡哨回避。”小兵走出中舱,提高嗓门传话:“呔!船家听了,大都督传令开船。水巡哨回避。”船上人问:“那末要我们开到哪里去?”小兵顿时一呆,心想,开船到什么地方去,我也不曾知道。故而他嘴里咕道:“这倒不知道。”“请你去问问清楚。”这小兵返身进舱到周瑜面前,问道:“大都督,船家问都督,‘船儿开往什么地方?’”“开往对江曹营。”“是!”小兵又走出中舱,说道:“呔!船家听了,开往对江曹营。”“开往曹营?你可曾听错了?”船上人都不解其意。“没有。”“对江赤壁乃是敌人的营寨,怎能开往对江呢?”小兵一想,不错!我们这几个人到曹营去干什么呢?看来是我听错了。他要紧掉头进舱见周瑜:“大都督,船家言道:‘对江赤壁乃是敌人的营寨,怎能开往对江呢?’”周瑜见这随从查三问四,大喝道:“叱!尔只管传令命他们开船便了。水巡哨回避。”小兵急忙转身出舱,对着船上人两眼一弹,说道:“呔!都督命你们开船,不要多说多话。水巡哨回避。”说完,进舱站立周瑜身边。船上人听说周瑜真的要只身探营,个个暗暗叫苦。他们明白,周瑜探营无事,是我们大家的造化;要是被曹兵抓住,他们不管你是都督还是大将,从船头杀到船艄,我们一个都难以脱身。这些船上人个个吓得手足无措,他们想今天鲁老爷害了我们了,原以为有一桩美差,不料却是去送死。去吧,性命不保;不去吧,不敢。他是江东的大都督,他的号令谁敢不听?因此,只得解缆开船。心中都在暗暗祝告:祖宗积德,庇护生灵。商船刚开,迎面来了一只水巡哨小船,船艄船头之上各有一个小兵站立,见商船向江中去,大声喝道:“呔!什么样的船如此大胆?搜检!搜检!”船家听得有人要搜检,心里来了气:你们大都督在此,我们怕你什么!何不借了都督的招牌来壮壮胆?因此,船家也弯了舌头回答水巡哨上的小兵:“你们别胡说八道!大都督在此。”巡哨弟兄听说大都督在这条船上,哪里还敢多问,要紧掉转船头去禀报孔明军师。周瑜坐在船舱里,一点不知外边刚才发生的事情,更不知船家已把消息透露了出去,尚自稳坐中舱。再说这只商船离开三江向对江赤壁驶去。舱中的周瑜正在打着如意算盘:曹营连日喊杀之声震天,我等在江东一无所知。今日我乘坐商船前去对江,一可以释曹兵之嫌疑,二可以避三江之耳目,人不知,鬼不觉地把曹营情况探一个明白,回来之后,把敌情给众文武讲上这么一遍,到那时,三江将士谁不佩服我周瑜浑身是胆?敢于单身探营,必然在“小辈英雄”的桂冠上重涂一层金,那是何等的气概!周瑜愈想胆愈壮。他根本没有想到,万一中途有变,那怎么办?商船很快过了江心,到了曹军的地盘,直抵江边赤壁。船家进中舱报禀:“大都督,船已至对江了,请定夺。”周瑜关照船家:“你们把船速速隐蔽到冷静所在,水巡哨回避。”船上人在长江里常来常往,对两边江岸的情况要比周瑜熟悉得多。他们知道,离此不远的赤壁左山有一条三里路长的小江,一般船只很少到此,人迹稀少,确是一个冷静的所在。进入此小江,一则可以避免曹兵的注目,二来周瑜只身探敌营,危险性实在太大,他不懂得保全性命,我们做生意的却不愿跟着他去送死,进了此江,我们见机行事,免遭大祸。因此,大船打横,直向赤壁左山湾进发。看官不禁要问:商船从江心到赤壁江边这许多路程,曹操屯兵百万,难道江面上一无防备?俗话说:无巧不成书。倘然今晚真的碰上了曹军的巡哨船,事情也不会闹得这样大了。就因为从三江到赤壁山湾未遇敌船,一无险阻,故而几酿大祸。那末,怎样会碰不到一只船的呢?下来自见分晓。商船进入小江,不一会,三里路尽,到达左山山脚之下,停船带缆,穿好跳板,船家进舱复命:“大都督,船已停靠在左山湾内的山脚之下,请都督定夺。”周瑜出舱到船头上举目一看:好极了!这里既隐蔽、又到了敌人的眼皮底下,只要登山,就可以把敌人的情况看一个仔细。不想建奇功却在今日,真是天赐良机。对身边的船上人讲:“船家,尔等在此等候本督,千万不能多言多语。”船上人应道:“万望大都督早些回来。”“正是。手下与我掌灯。”小兵把灯笼火点燃,在前引路,周瑜在后跟随,两人离船上岸,一齐向山上行去。这里,船上人把灯火全部吹熄,把船摇进芦苇丛中,停泊在那里。一船人都在心寒,希望都督早一些回到船上,太太平平回去。周瑜跟着这个小兵在黑暗中摸索上山,到半山腰两人站定,借着半边火光向四下一看,只见赤壁左山,半座在岸上,半座伸进江中。耳边早已听得嘈杂之声,大都督想,在这里只要能看清,也不必再向上面去了。因此,两人并肩站定,居高临下,登高望远,半边赤壁尽收眼底。只见江边二十四座水营门里战船无数,船上的小兵都手执兵刃,刀对刀、枪对枪,互相厮杀。旁边有两条头等战船分左右停靠:一条船上是小奸蔡瑁,一条船上是小奸张允,各执一面令旗在旁指挥。周瑜看到这里,暗暗叫一声:好!果然不出我所料,敌人磨刀霍霍,正在操练水军。而且曹兵操练的规模、要求远远胜过我周瑜在鄱阳湖的功夫。我们操练中,不准连伤三人,超过了这个规定,军法论处。因此弟兄操练时,手中总要有些把握。今日曹兵就不同了,他们可以尽情杀戮,伤得越多,说明本领越大,功劳越多,这种训练谁敢掉以轻心?稍有差池,性命交关。因此,人人奋勇。照这种操练法,不出一个月,就可以超越我东吴水军了。那末,我回去以后怎么办呢?周瑜边看边想,看出了神,也想出了神了。却说,自从上月底长江初交兵,曹军一仗大败,气得曹操胡须直翘,把蔡、张两奸传上岸来要治他们的罪。这时,张辽从旁踏出,与曹操讲:“蔡、张二人犯下大罪,应该诛杀。但长江交兵,除了他们两人,别无良将。虽则他们罪不容诛,但他们深谙水战,又常与东吴打交道,故而暂且不能杀。倘丞相收兵罢战,班师回朝,杀此二人无妨;现在既要征伐江东,请丞相看在末将的份上,免斩了他们吧,让他们将功折罪,以功补过。”曹操听了张辽这番说话,觉得颇有道理,遂罢了斩杀之念。他余怒未息,问道:“既然尔等在我面前夸下大口,为何不能战胜周郎?”蔡、张二奸马上回答说:“丞相,初战失利,皆因我军长久未经训练。耳闻周瑜从鄱阳湖回来,吴兵个个精勇。我军皆无战心,故而遭此大败。我军若要取胜,必定要把水军好好操练一番。”曹操问:“要操练多少日子,方可取胜周郎?”蔡瑁说:“至少一百天。”曹操屈指一算,一百天就是要三个多月,现在十月底,就是说,要到明年二月初才能把水军操练好,我的粮草不足,贵在速战速决。再说,二月一开春,从北面向南渡江困难很大,于我军不利。一百天时间太长了。因此,曹操限定二奸把水军在一个月内操练娴熟。所以,蔡、张二人自从吃了败仗的当夜就开始亲自督阵指挥。他们明白,这次操练过后,与吴兵交战只能取胜,不可失败,再打一次败仗脑袋不再属于自己的了。故而,一日三次加紧训练,并且传令,互相杀伤,一无罪名。本来今晚的操练早已结束,周瑜过江看不到如此场面。也该他大祸临头,蔡、张二人见这几天操练下来,各方面大有进展。因此传令这一晚格外延长一个时辰,恰巧被周瑜看到了一个结尾。由此,今天下半夜的替换慢了一段时间。本来下半夜巡哨到江面上接班,现在过了一段时间再派出巡哨,江面上空了一段时间,周瑜就在这一段时间内不知不觉地混了过去。此时,周瑜正在想,曹操水战不懂,而蔡、张二人的本领虽然不及我,但他们两人在曹营中,是我杀败曹操的障碍。他们两人是曹操下江南的耳目,不杀蔡、张,我难以败曹。想什么办法杀他们呢?孔明在我营中,我尚且杀他不成,更何况他们在曹操手下。看来只有用计。什么计可以杀他们呢?周瑜站在山上并不在看,而是在锁紧眉头苦思冥想杀蔡、张之计。一时动脑筋忘了回去。就在这个时候,一条曹兵的水巡哨小船划进了左山湾。这条小江,本来是条死路,极少有船进去,巡哨的小兵更是足迹罕到,今日要出事,各样都不巧。这条巡哨船进入湾内,小兵见四周乌洞洞一片漆黑,一无动静,两人一个在船头向导,一个在船尾划桨,直巡入深处。一个圈子兜下来,没有发现什么意外情况,小船掉头回出来。船头上的小兵偶然回头,无意之中双眼对山上一看,不觉失声叫了起来:“慢!你看,山上有一点火光。”划桨的小兵忙停止划桨,也回头朝山上望去,果真有一点火光在闪动。他们想,半夜三更不睡觉,那一个到山上闲逛?原来,周瑜上山时,打算探明情况就走的,所以灯火没有吹熄,再说,山上风大,要点亮一盏灯火也不是十分容易的事情。因此,小兵自作主张,把灯笼朝自己身后一放,用身体遮住灯光。赤壁江边水营门里火光冲天,对山上的一点萤火之光根本看不见,但在山湾黑暗处的巡哨小兵不要说一盏灯笼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就是一个小小的火星也能辨得明明白白。现在巡哨小兵借着灯笼火光,见有两个人影并肩站立,并且见灯光中隐约有一根雉尾抖动。起初,他们还只是怀疑山上的人,并未觉得事情的重大。因为这发生在他们巡哨的时间和地段内,故而有责任查清山上两人的行踪。后来,仔细一瞧,到底被他们看了出来,船头上的小兵对着船尾的小兵轻声叫道:“不好了!对江周郎在山上窥探咱们的大营。”这小兵眼尖得很,一眼之间,已将周瑜看准。难道他果然是一目了然吗?那是不可能的。他根据山上二人的各种迹象和自己的估计而判断出来的。首先,半夜三更自己人不会到山上去;水军还在操练,山上不设岗哨;陆营离此较远,小兵不可能跑到此地登山观看。其次,一定是敌人的奸细刺探军情,况且这个奸细非同小可,身价百倍,因为他头上双雉高挑,雉尾象征着地位显赫,权势滔天。不是今天戏台上的美观装饰。在前后《三国》中,能有资格佩戴这雉尾的人还不满十个。吕布是当时丞相董卓的寄儿子,自己又是温侯,因此佩戴双雉;西川五十四州的都督张任,对刘璋忠心不二,武艺高超,也佩戴双雉;今后江东的吕蒙、陆逊拜帅,也带雉尾;后《三国》中,曹操后称魏王,他的第二个儿子黄须儿、小千岁曹彰也是雉尾双挑;目前,曹营之中只有曹洪头戴雉尾,因为他多次救过曹操的性命,保驾有功,曹操感激他,在万岁爷面前保举他,给了曹洪两根雉尾,现在陆营中驻扎,根本没有可能鬼鬼祟祟地摸到山上去偷看水军操兵。除此之外,唯有三江口的周瑜头戴雉尾,两军隔江对垒,音信不通。巡哨小兵对山上的两个人影仔细看着,暗中商议,确定必是周瑜过江探听虚实。他们想,我们这里一天三次操兵,杀声震天,惊动了三江口的周瑜,趁着黑夜和我军换班的空隙,他偷偷摸摸到此山上。我们不管他是周郎还是孙权,只要它是奸细,我们就要将他拿获,送至丞相面前领功请赏。船头上的小兵忙说道:“快去禀报,周瑜在山上窥探咱们的大营。”艄上的小兵起手中板桨拼命划动,不一会儿,小船进水营门,前去报禀都督。小船靠近大船,巡哨小兵跳了上去,大声叫嚷:“报禀都督,不好了,周瑜在赤壁左山上窥探咱们的大营。请蔡都督定夺。”小奸一听周郎在赤壁左山探营,起初还不太相信,以为小兵谎报军情。后来一想,很可能周瑜听到这里的操练声,来探听虚实。小奸是个粗人,想到这里,喜得他心花怒放,心想,周瑜啊!请都请你不到,近日送上门来,实是天助我败中取胜。老实说,我在此操兵,尚在担心能否取胜,现在抓住你周瑜,踏平三江不成问题,根本用不着操什么兵了。  瑁命巡哨退下,然后下令:“来!周郎在赤壁左山探?,停止操兵。”传令兵敲锣传令:“呔!赤壁左山上周瑜探营,大都督传令:停止操兵。”今日要是小兵禀报张允的话,周瑜就很难逃走,因为张允是个文人,他比蔡瑁的才能要好些。但小兵只懂得有时要向正都督报告的。张允在那边船上正在督阵。忽听一阵锣响,传来停止操兵的号令。不懂是什么意思。还在想,今晚多操练一个时辰是蔡瑁的主意,如何在这紧张关头下令停止?你张允还在慢腾腾地想,下边的小兵听到锣声,都以为暂停了,尤其是蔡瑁那一方的小兵,一部分已停下手中器械,不料张允并没有下令停止,张允那一方的小兵还在舞动兵刃,向对方刺去,眼明手快的小兵忙起手中的家伙招架,那些来不及招架的小兵见家伙刺来,早已慌了神,不是中刀中枪,就是跌落水中。一时间人声嘈杂,死伤无数。须臾,两边又刀对刀、枪对枪地操练起来了。张允命手下把船摇  蔡瑁船旁,跨了上去?道:“都督,为何停止操练?”蔡瑁面露喜色对张允说:“张大夫,适才 采 禀报,周郎在赤壁左山上探营。我们拿获了周瑜,还要操什么兵呢?”“周郎探营?”“是啊!”“都督,你枉空啊枉空!”“张大夫缘何说本督枉空啊?”“既然周瑜探营,我等更应该加紧操练,让其看出了神,一时忘却回去。然后我等再暗中遣人前去,将赤壁左山团团围困,叫他插翅难飞。现在突然停止操兵,他在山上看得分明,定被他发觉都督企图,逃遁回去。岂不是枉空否?”蔡瑁听了张允的话,觉得自己太鲁莽,真是枉空。好得小兵还在操练,问题不大,恐怕周瑜还没有发觉。张允说:“请都督速速布置将令,捉拿周郎。”蔡瑁这个人用兵有私心,大功或容易立的功,常差遣自己蔡家的比较亲近的大将。前番长江交兵,蔡家三弟兄死于甘宁手下,羽翼少了。现在举目四下一看,自己手下的大将大多数不在眼前,只有一个叫李通的将军在观看操兵,他想,今日这桩大功就挑了你去吧!随即唤道:“李通听令!”李通跨上前来:“李通在!”“命尔带兵五百,二十条水上飞,赶快到赤壁左山湾内,拿到周郎,其功非小。”“得令!”李通接令退下。蔡瑁问张允道:“张大夫,若被周郎察觉如何?”张允说:“都督且放心。周瑜的船从湾内出来,一定从长江上原路回去,我料他的船底之下藏有短刀,以防别人暗算。我有一件东西,可以阻挡周瑜回去。”蔡瑁忙问:“不知大夫有何物件可以阻挡周瑜?”张允说:在此赤壁江边有数垛稻草壳,这些稻草壳堆在那里,除了小兵烧饭引火外,别无它用。何不将此无用之物全部抛入江中,随其飘浮江面。待周瑜的船出山湾,到达江面之后,让这些草壳绕在他的船下,船愈向前,草绕得愈多,这草壳浸在水中分量极重,周瑜的船如何能迅速逃跑?这样,李将军的小船便能赶上,只要不过江心,就可将周瑜生擒活捉。不知都督钧意如何?原来,天气寒冷,曹操无法外出放马,又无这许多马料喂养,故而把稻草全部去壳,把稻草芯子喂马,稻草壳就堆积在江边。曹操有三十万马军,即有三十万匹马,所饲之草,一日不多,十日许多,到此时,以积屯了好几座小草山。今日用于阻船,正是恰到好处。蔡瑁听得这个办法,高兴得很。见李通走,两人在船上听候回音。周瑜在山腰中边看边想,入了神。突然觉得操练的许多小兵的步伐错乱,他恍然醒悟自己在此耽搁很久了。又见水营中有不少双眼睛朝自己这里张望,知道蔡瑁有所知晓,周瑜意识到大祸降临,此地不是久留之地,要尽早地离开这里。因此,吩咐一声:“与我下山。”随从也早已等得心急,怕都督出事,现在听他说要下山,忙旋转身体在前领路,两人匆匆下到江边。然后向江边连叫几声船家,商船从芦苇中摇出。船上灯火点明,周瑜与随从跨上船去,急急传令:“来!速速开船!快快开船!水巡哨回避。”随从见周瑜在舱中坐定,把灯吹熄,然后跨出舱去传令。此时船上人听到周瑜这种紧急的命令,已知事情不妙,忙解缆开船,一路出来,一路在想,都督太胆大了,居然不带兵将保护,私探曹营。大概曹兵已发觉,故而他迫不及待地要回去了。只怕敌人已将江面封锁,我等孤舟无援,向何处求救?万一落入敌人手中,一船人的性命不保。可怜我等生意人,为了怕事停泊在三江,明日绕道而行,岂知又掉进是非之地!船出左山湾后,船上人急忙把船头对准三江口的方向,扯足樯帆,把船驶回东吴。他们想,只要一过江心,就是江东地盘了,我们也可以松一口气了。商船刚出山湾不远,后面的追兵果然已经追上来了。李通手执钢刀站立小船头,见前面一只商船朝对江行驶,黑暗之中隐隐觉得商船上的人在拼命摇船。李通想,看来周瑜定在这只船上。不管周瑜在不在,我总是要先截住它,把商船搜查一遍,如果不在,我再回头向山湾里去搜查,量他周瑜足智多谋,也难逃出我李通的手掌。他打定主意,命令弟兄加劲划船,追上这只商船。小兵划得飞快,并连声喊叫:“呔!商船停下!船只停下啊!”小船越追越近。商船船艄上的人见到此景慌作一团,要紧对船老大说:“快去禀报大都督,后面追兵已至矣。”船老大疾步奔到中舱:“报都督,后面追兵来了!”周瑜到现在方才觉得自己有点胆大妄为了。他想,我身为六郡都督,怎能单身前来探营而不带一兵一将呢?再说,深入敌营探听虚实并不需要我亲自出马,我手下成千上万个兵将,哪一个不比我强。我周瑜今日恃一时之勇,误入虎口,实是自取其祸。周瑜心里急似火焚,不敢露在面上,他明白,一旦船上人看出我惊慌失措,必然弄得船横芦篚飘,船一慢更其危险。周瑜当机立断,从腰中抽出一口宝剑,对船老大喝道:“船家不必惊慌,来者贼兵贼将自有本督在此,有何惧哉!只管速速前进。水巡哨回避。”船老大退出,回到船艄。此时,船上人已经慌得手足无措,不少人从船头到船尾跑来跑去,心越慌,越觉得船开得越慢。一个船上人在星光下朝水面上一望,只见船前一堆一堆黑压压一片,不知是何物挡在船头前。这个船上人把竹篙戳过去向上一挑,定睛一看,原来是稻草壳。其实,今天周瑜坐的是商船,船底根本没有什么尖刀。但这些稻草壳在商船周围越聚越多,商船根本开不快。这船上人把稻草壳挑到船上,放下竹篙,然后抓了一把稻草壳来到中舱:“禀都督。”“何事?”“船在水中行得很慢。小的朝江中一望,不知何处来了这么许多的稻草壳,挡住了大船。请都督观看。”说罢,船上人把稻草壳丢在周瑜的面前。周瑜一看,果真是稻草壳,心里明白,这是曹兵怕我逃掉,故意把这东西抛入长江,阻住我的船。这东西倒很有用场,居然减慢了我的船速。后面曹兵将至,我堂堂一家都督,自作聪明夜探曹营,反被这区区稻草绊住身躯,屈死在稻草上。周瑜忙吩咐船上人用竹篙把浮在水面上的稻草壳向两边点开,扫除障碍物,加速前进。小船已近商船。李通见商船上的人神色慌张,料定周瑜在这船上,而且没有大将保护。他把钢刀插好,随手从腰间拉出一把弓,搭上一支月牙箭,望准前面商船上的篷索上射去。商船上的人看见后面来将拈弓搭箭,以为他要射人了,吓得他们魂飞魄散,也顾不得舱内的周瑜了,一个个直往长江中窜下去,露出一个脑袋,都附在船的两边,双手抓住船沿。别人跳下去还不打紧,这舵手见有人射箭,也慌了神,他想,擒贼先擒王,射箭必先射我掌舵的,我再不逃命,恐怕阎王要找上门来了。他也不顾一切地向长江中跳下去,双手吊在水中的舵上。这样,掌舵的一逃,船就在江面上飘来荡去,加上船下吊着十几个船家,商船就慢慢地停下来,船身随着风浪左右摇摆起来。此时,船舱中的随从也不知躲藏到哪儿去了,只剩下周瑜孤零零一个人。李通手到箭到,正中篷索,篷帆“哗”一声落了下来,月牙箭在桅杆上嵌牢,篷落船停。李通佩好弓,抽出单刀,准备杀上商船。水上飞很快追上商船,五百曹兵各擎长枪挠勾,把这只商船勾住。李通一个箭步跃上商船,在船艄上站稳身体。他想,我今夜一本正经来捉周瑜,如果船上是一般的江东人而不是周瑜,这倒扫兴得很。他蹑手蹑足在后舱门口侧耳静听。眼看这只商船共有三个舱:前舱、中舱、后舱。——现在听见中舱之内有动静,暗自高兴。周瑜被船上人一阵骚乱,弄得更加心慌意乱,坐在舱中,六神无主,根本没有意识到曹兵曹将已杀到自己面前,兀自口中念念有词:“船家只管放心,贼兵贼将前来,自有本督在此!”李通听到舱内有人自称都督,知道这“本督”即是周瑜本人。眼见面前周瑜将束手就擒,天下第一桩大功稳稳到手,乐得他眉开眼笑。正是:寄迹沙场未腾达,轻取生平第一功。未知周瑜性命可保,且听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