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布疑阵督造狼牙 乞救兵交托锦囊-卷六 草船借箭-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六 草船借箭
第二回 布疑阵督造狼牙 乞救兵交托锦囊
    第二回 布疑阵督造狼牙 乞救兵交托锦囊
    诸葛亮一走,周瑜便吩咐退帐,众文武向外散去。都督步入寝帐,鲁肃跟了进来,开口便问:“都督,你缘何又要杀害孔明?”
    周瑜面带喜色,说:“并非本督杀他,此乃诸葛亮自取其祸。”
    “此话怎讲?下官不明。”
    “倘然他以一月为期,本督如何能够斩他?”三天为期是诸葛亮自己讲的,又不是我规定的。
    其实,这是周瑜的一句风凉话,用来骗骗鲁肃这个老实人。周瑜准备孔明讲要三十天的,哪怕四十天,他也不会来限定你的。并不怕你孔明期限长,周瑜可以在箭料上做手脚,或者不及时拨到,使你停工待料;或者一下子全部运到,使你无法工作;再狠一点的,就是少拨箭料,把八万当十万给你,最后你箭料不够,他还要倒打一耙,说你克扣箭料,又是贻误军务,两罪俱罚。你一个脑袋都不够他杀!总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办法有的是。现在,诸葛亮自己说三天,那末,周瑜乐得讲现成话了。
    鲁肃信以为真。心想,的确是诸葛亮自己找死,还硬拉我做他的保人。我倒要去问问他呢!
    踱头对周瑜把手拱拱,转身便走。到江边,用小船渡到参谋船上,对船舱里一看,一桌酒菜放在那里,孔明一个人在自斟自酌。鲁肃想,好快活!死到临头,还有胃口喝酒!
    孔明喝酒是有道理的,因为长江初次交战,一仗大获全胜,回来后周瑜赖掉他一桌贺功酒。所以,孔明此番要乘机吃它回来。而且不是吃一桌,总共要吃五桌呢:初四一桌,初五一桌,初六一桌,初七的一桌与鲁肃一起吃到赤壁山前,初八回来再吃贺功酒。另外,现在参谋、巡哨职务已经辞去,正所谓“无官一身轻”,只管腾出身子定定心心来喝酒,这是难得的机会,何乐而不为呢?
    鲁肃在暗想,大概诸葛亮知道自己反正要死了,索性痛痛快快吃一通。这名谓“吃饱死”,免得死了做饿鬼。鲁肃跨进舱来,把手一拱道:“军师,下官有礼了。”
    “大夫请坐。”孔明命手下添上一副盅筷,“大夫请用酒。”
    “下官滴酒难咽。”
    “此乃何故?”
    鲁肃想,还要问我为何,你自己的一本帐还不好好算算,你倒放心吃酒,一点不担心思,我心里却不好受!因此,问道:“军师,都督命你督造十万狼牙,你为何说三天便能完备?”
    “哦!这三天之期,又非本军师所讲。”
    鲁肃想,你这个人说了话还想抵赖!踱头发鲠了:“那末,难道下官讲的不成?”
    “本是足下所讲。”
    “喔唷!嚯……”你反咬一口了。如此说来,你将被杀是我鲁肃身上所起原因?如此,到时候我要偿你的命罗!鲁肃马上辩白道:“下官何曾发过一言啊?”
    “大夫虽未说话,然而手势比试过否?”
    “比过的。”我是老老实实的,有一说一。
    “这就是了。大夫向我比划三个指头,这岂不是说三天么?”
    “啊呀军师,你弄错的了!下官还有一个手指横在那三个指上,你可看得否?”
    “这倒未曾留意。”
    “哎呀!”本以为他未看见我做手势,不料他看到的,却又误解了我的意思。“莫非军师并不熟知这造箭之道么?”
    “是啊!本军师潜心于治国安邦、用兵布阵之大事,哪里顾得了这许多细枝末节?”
    “既然如此,你为何应承督造狼牙呢?”
    “都督将令,岂能违抗?违者立斩。”
    鲁肃想,这倒也是的。但是现在时间实在短,那怎么办呢?所以他呆顿顿地坐在那里,滴酒不沾,挤命在动脑筋。突然,他想到了一个办法:“军师,下官倒有一计在此。”
    孔明听了,哦?你居然也会用计?反正我的计早已想好;现在倒要听听你是什么计,比比谁的计好。因此问道:“大夫,有何妙计?”
    “下官看来,只有一个‘借’字。”
    “哦,借什么?”
    “借箭哪。”
    哎哟,孔明想,谁说你是踱头?想出来的计,倒与我的一样。如此看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这老实人,与我交了朋友之后,也变得聪明得多了。今日,我们两人竟不谋而合。但不知你准备如何借法?故而,又问道:“大夫,怎样借箭?”
    “下官算来,军师三天之中可造一万狼牙,还差九万,待下官瞒过都督,向水、陆、粮三座营中各借三万。这样,便可凑足十万,军师拿去交令。你看如何?”燃眉之急,且顾眼前,先用这十万支箭去交差,把军令状拿回来,保住了脑袋再讲。只要不死,今后的日子长着呢,今天造一些,明天造一些,可以“分期付箭”,慢慢地还清便了。
    孔明听完,原来如此。此计虽能救一时之急,却不是上策。我是去向敌人借,而且借了不用还;你专门吃自己人、还要分期还债。这两种借法不可相提并论。再说,瓶口扎得紧,人口塞不牢,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被周瑜发觉,我不死也要死了。对鲁肃说:“大夫,如此偷天换日,若被周郎知晓,亮罪上加罪,杀之再杀,连大夫也有危险。”
    “这个……”鲁肃想,这倒确实,我这个办法是门角落里解溲──耐度天亮。再一动脑筋,有了:“军师,下官又有一计在此。”
    孔明想,倒看你不出,一计不成又来一计?计虽蹩脚,多倒很多。反正闲着无事,不妨听你讲讲,解解闷。说道:“请教了。”
    “今晚三更时分,下官备好一叶扁舟,军帅逃回樊口山去吧。”这个办法是一劳永逸的。大都督处心积虑地要杀你,留在此地总是危险,我也吃不消,还是让你逃回刘备那里去算了。
    孔明想,倒又被你猜到一半。逃,我是要逃回去的,但日子尚早。待到本月二十,甲子日,你就是拿了绳子也拴我不住了,现在我倘然一逃,这些天来,岂非变成了白白操心,刘皇叔的三分天下就落空了。所以说道:“大夫,大丈夫来得清,去得明。亮到江东来时,大夫代表吴侯到江夏相请;刘皇叔带了文武官员相送。若要本军师回转樊口山,也非要都督相送不可。”
    鲁肃想,那你永远没有回去的日子了,都督怎么会送你呢?他要末一直送你到“来的路上”去。
    哪知孔明说到做到,他回去时,周瑜不但相送,而且送了好长一段路呢。诸葛亮借了东风之后,乘上赵子龙的小船溜之大吉。周瑜派丁奉、徐盛在后追赶,孔明就把他们当作是来送行的。
    鲁肃想,我好不容易想到两条计,你一条都不用。你既不懂造箭之道,又不听我好心劝解,那末,你打算怎么样?“那末军师,这十万狼牙从何而来?”
    孔明对鲁肃看看:你真是个厚道之人,对朋友赤胆忠心。我接了此今之后,你一直在为我担心、着急,虽然你我各事其主,这种朋友轧得不吃亏。现在离借箭的日期还有三天,不要把你急坏了,我倒心里不舍得。但是我的计策又不能对你明说,这是要绝对保密的。稍一疏虞,你鲁肃没有坏心,难保周瑜不杀人,我的脑袋危险。而且,我现在讲给你听,你也不会相信,这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清楚的。那末,让我来与你谈谈闲文野趣,把你的注意力分散分散,免得你独自钻进这造十万支箭的牛角尖中去。所以,与鲁肃说道:“大夫,你可知晓弓箭乃是何人所创?”
    鲁肃一听,佩服,佩服!总共只有三天好活了,要紧说话都不讲,却还有心思谈什么山海经!我与你真是一个在火里、一个在水里,谈不到一起。所以,他只是淡谈地回答道:“下官才疏学浅,此事不知。”
    “那末,你且听了。”孔明就对鲁肃说:上古黄帝时代,蜀中峨眉山上出了一只异兽,其形似猿,身材有人那么高大,鼻孔中有两条与龙一样的长须,故称为“龙猿”。据说,只要它狂叫三声,附近一带所有的野兽,都会吓得爬到它面前,俯首贴耳,只好任他选来充饥。后来,这畜生下山来吃人了,当地居民深受其害,惊恐万状。幸得黄帝手下的主将叫凤侯,他得悉此事之后,便带领各族酋长到峨眉山围歼这只“龙猿”。但是,把它包围之后,无法近它之身,枪刺不到,刀劈不着。凤侯就想到,狼的牙齿有毒,便把狼牙装在细竹竿上,攀上竹弓射去。因为狼牙有毒,射中之后伤口溃烂。畜生不懂,挤命抓搔伤口,越抓越烂,不久,这“龙猿”就烂死了。后来,人们就把这种猎兽的武器用于战争。几经改进,成了现在这样的弓箭。虽则箭镞早已都用钢铁打成了,但后人为了纪念凤侯,因此,仍旧把箭称为狼牙──这便是狼牙的来历。
    鲁肃想,这种古里古董的事情你都知道,虽然能把弓箭的来历讲得头头是道,却是不懂得狼牙如何造法,这有什么用呢?“足见军师博古通今,下官佩服。然而如今十万狼牙从何而来?”
    孔明想,你记性真好,就是忘不了这十万支箭。眼前我刚讲完这个故事,你马上又问它了。只得安慰他:“请大夫放心便了,亮自有道理。”
    “军师虽则神通广大,然而三天之内怎能造就十万狼牙,倒不如让下官与你同去恳求都督,请他宽限数天。军师看来怎样?”
    孔明摇摇头说:“军令状已立,不可更改。大丈大言出如山,岂可出尔反尔?况且都督与我有隙,屡屡害我性命,此番他得此良机,怎肯将我放过?倘若前去恳求,反要被他奚落一场。常言道,士可杀而不可辱,与其低三下四苦苦哀求,不如仰天大笑,引颈受戮。再则,纵然都督宽限数日,也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的。”
    “那末,可要今宵立即动工?”
    “越发多此一举。一夜之间能造多少狼牙?大丈夫光明磊落,说定从来朝算起,今宵决不偷偷开工,事已至此,何必忙在一时?明日赶早些就是了。”
    “既然如此,下官告退了。”
    鲁肃摆渡上岸,到都角拚见周瑜:“都督,下官来了。”
    “子敬,适才你往哪里去的?”
    “军师船上。”
    “讲些什么?”
    “下官问他为何要说三天为期,他说乃是下官所讲。”
    “你当时可曾发过一言啊?”
    “下官虽未说话,然而向他比了三个手指。”
    周瑜说,你看,你好心指点于他,他现在反咬你一口,这种明友岂能交结!
    “后来怎样?”
    鲁肃想,后来我想了两条计,他都没有采纳。这一点我不能告诉你了。虽则我是心直口快,毕竟不是傻瓜。所以,鲁肃顿了一顿,反问道:“都督,你可知晓,弓箭乃是何人所创?”
    周瑜想,这个问题倒是个冷门,我也不知道。回答说:“本督不知。”
    “你且听了,箭乃是凤侯所创……”如此这般,把孔明讲的故事贩卖了一遍。
    “莫非诸葛亮讲与你听的?”
    “正是军师所讲。”
    周瑜想,诸葛亮这个人,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晓得。就因为他的本事太大了,所以我要趁早除掉他。问道:“你们还讲了些什么?”
    “下官请他前来恳求都督宽限数日,并叫他今宵开工。”
    “他便怎样?”
    “他说,军令状已立,不可更改,早开工一宵也无济于事。”
    周瑜想,诸葛亮聪明的,知道我不会宽限日期的,所以免开尊口,不来讨这个没趣。周瑜把军令状拿出来看看:哼哼!这只老虎已经跌进了我的陷阱,三天时间快得很,只等初八早上拿他的头了。
    周瑜在这里自得其乐。孔明在船上自斟自酌。忽然,船上人王四走了进来,对孔明说,江边来了一群人,要见你军师。孔明放下盅筷,执了羽扇来到船头。只听得岸上一片“军师!军师!”叫唤之声,抬头一看,江边上站着几十个人,便问:“尔等何许人?”
    岸上一个为首者答道:“军师,咱们是箭匠。”
    “哦。共有多少?”
    “一共五十一个。五十个箭匠,加上我一个作头。”
    “到来何事?”
    “听说你军师立了军令状,三天之内要造十万条箭,不知可有此事?”
    “确有其事。”
    “军师啊,不行的!十万支箭起码要造一个月。现在相差二十七天,怎么来得及?军师,要不要到都督那里去恳求恳求放宽些日子吧!”
    “军令状上写得明白,不可更改。”
    “那末今天晚上就开工吧。”
    “不必费心了。列位明日清早。”
    箭匠们见孔明劝说不动,那末就明天来吧,“军师,那末明天早上见了。”
    箭匠们走后,孔明回到舱中坐定。心想,周瑜呀,你身为都督,还不如这班箭匠讲道理。既然这班箭匠心地不错,那我倒要赏赏他们,请他们吃两桌酒。
    孔明自斟自饮,直至二更时分,虽然未醉,也有几分酒意。诸葛亮出山以来,还从未这样痛快地喝过酒,一直提防酒后失事。现在站起身来,脚步有些高低,摇摇晃晃走出船舱,到船头上站定。王四担心孔明吃了酒一时想不通,去投江自尽,所以跟在后面。孔明想,你放心,你就是推了我的头,我脚也不会下去的。周瑜想方设法要杀我,我何必自寻短见!我是出来看看天文。虽然我已算准大雾是在初七晚上,但是事关重大,还要复看一番。
    抬头一看,只见繁星满天,十一月里星斗这样密,是不正常的预兆。同时感到天气很闷,呼吸不畅……看了一番,认定初七晚上必有大雾,到三更时分,方才进内舱安寝。睡得这么迟,明天起床还早得了吗?
    一宵已过,今日初五,是造箭的第一天。
    天色微明,箭匠们就全部来到江边。见军师船上王四在擦洗船板。作头认得王四,便叫道:“王四兄弟,军师起来了没有?”
    王四停下拖把,答道:“早呢。军师三更天刚睡,现在正在好睡的时候,你们不要在这里吵闹,回去睡一觉再来。”
    “哎呀兄弟,今天是初五了,要开工造箭了!你快去叫醒军师,请他起来。”
    “那末,我去试试看。”
    王四走进船舱,过了一会儿回出来,对着箭匠们双手乱摇:“不行不行。我去推推他,他对我摇摇手。你们要知道军师的脾气,他摇摇手已经是火得不得了了。你们还是等一下来吧。”
    箭匠们一听都发呆了,一共只有三天时间,他还要睡懒觉!大家一商量,说,那末我们先去生炉子、搬箭料,准备工具,等我们这些事情做好,大约军师总可能起来了。于是,五十一个人到西山江边造箭厂里,做起准备工作来,摩拳擦掌,只等诸葛亮来指挥造箭。忽听一声痰嗽,大家以为军师来了。回头一看,原来是鲁大夫。
    “一世不做保,到死无烦恼。”鲁肃做了个保人,心事重重,晚上睡不好觉,头放下去,脚跷起来。天一亮,马上起身,直奔箭厂。听得里面有声音,心想,孔明一定已在指挥造箭了:探头进去一看,只见工匠,没有诸葛亮的人影。鲁肃转身就跑,赶到孔明船上一问,才知诸葛亮还在睡觉。踱头奔到舱里,把孔明一把拖了起来。
    军师睁开眼睛,看见鲁肃,招呼道:“大夫好早。”
    “太阳当顶了!”三天只剩下两天半了。
    “可曾用过早点否?”
    “要吃午饭了!”
    军师梳洗已毕。鲁肃拖了他就上岸,直至箭厂。
    箭匠们一齐出来迎接:“军师!军师……”
    孔明对他们看了看,问道:“尔等何许样人?”
    “咦,我们是箭匠呀,怎么你睡了一晚已忘记啦?”
    “是箭匠么?在此则甚?”
    “造箭呀,不见得来玩的罗!”
    “且慢。”
    “军师,不能慢了,太阳已经当顶,半天时间就要过去了。”
    “箭匠们,据本军师所知,你们有个规矩,未曾开工之前,先要饮酒一席,可是么?”
    “是的。这桌酒叫开工酒。”
    “可曾用过?”
    “军师,实不相瞒,如果有三十天时间,那末,这桌酒你不给咱们吃的话,咱们嘴上不说,心里也要嘀咕的。现在总共三天,只剩下两天半了,哪里还有心思喝开工酒!所以咱们自愿把它免了,宁可造好了箭多喝一点的。”
    “嗳!不然。常言道:‘无理不可兴,有理不可灭。’既然有此成规,岂能因我而废?”
    “军师,喝了酒更加来不及了。”
    诸葛亮说,这是两回事,来不及归来不及,喝酒归喝酒,不能混为一谈的。
    鲁肃气得连连摇头。心想,你诸葛亮既然不熟悉造箭的事情,怎么这套臭规矩你又这般清楚呢?简直与自己作对。便说道:“军师,免了吧。”
    “嗳,大夫!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对着作头讲:“快去端酒席来!”
    作头想,咱们为造这十万支箭都心急火燎,既然他一定要咱们吃,看来不吃开不了工,还是快点吃了,早点动手吧。“那……这酒席上哪儿去端呀?”
    “粮营之上。”
    “端多少?”
    “十人一桌,共计五桌,你只得在旁的桌上多添一个座位了。”
    无多片刻,五桌酒领来,大家坐下来吃。但是毕竟心中不安,吃着有点鲠喉咙。所以大家闷声不响。
    孔明见他们声音都没有,说:“你们这样吃闷酒要吃坏身体的,你们会不会搳拳啊?”
    众人都说:“会的。”
    “那末来呀!”
    起初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敢搳拳。后来一想,你叫我们搳,那就搳吧。顿时间“五啊!”对啊!“一片喧闹。
    鲁肃一看,“喔唷,嚯……”气得胡须乱甩。责问孔明道:“军师,造箭只有三天,还要饮什么开工酒?”
    孔明想,你在这里吹胡子瞪眼睛,人家吃了下去也要呕出来的。所以,一把拖住他的袍袖,道:“大夫,船上请。”
    “做什么?”
    “你我二人对饮几杯。”
    “下官吃不下。”
    “吃不下也要吃。”孔明不由分说,拉了鲁肃就走。
    到船上,鲁肃一看,又是一桌酒菜摆好在那里了,两副盅筷。两人坐定之后,孔明给两只酒盅里筛好酒,“大夫用酒。”
    鲁肃端起酒盅,喷香的酒气直冲鼻孔,真是好酒。正要想喝,忽又放了下来:“唉!军师,十万狼牙从何而来哟!”
    “饮酒只管饮酒,不必多言。”
    “吃闷酒么?”
    “正是。”
    “闷酒下官吃不下的。”
    “吃不下者,请便。”
    “是是是。”
    鲁肃想,我根本不想吃酒,都是你硬把我拖来的。他把酒盅一放,站起身来,离舟登岸。在岸上兜了几个圈子,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好仍往箭厂而来。
    到箭厂里,鲁肃把这班箭匠训了一顿:你们倒吃得下酒,人家脑袋要落地的!箭匠们本则吃得差不多了,被你这么一搅,就此吵散场。大家立起来时,脚步都在摇晃了。
    五十一人到江边来见军师。孔明到船头上一看,箭匠们都吃好了。便问:“尔等到此何事?”
    作头答道:“军师,开工酒已吃好了,要不要动工吧。多造一支箭,你可以少一份罪名。”
    孔明说,你们吃得这么饱,哪能马上干活?要积食的!应当去活动活动,消化消化。
    箭匠们遵命,大家都去活动。待到肚子里的东西活动下去,太阳也下去了。再到江边请出军师,说,我们已经消化好了,要不要开夜工吧?
    孔明说,开夜工伤眼睛的,吃你们这碗饭的,全靠这双眼睛,不可儿戏。你们还是明天再来吧。
    “那末军师,明天见。”
    诸葛亮也仍是老规矩:喝到二更天,出来看一会儿天文,到三更睡觉。
    鲁肃从箭厂出来后,来到都督寝帐,见过周瑜。
    公瑾问道:“孔明造箭怎样了?”
    鲁肃无精打采地回答道:“半支未造,吃了一顿开工酒。”
    周瑜想,总共三天时间,还吃开工酒,真是好大的胃口!诸葛亮在动什么脑筋?大概孔明认为造箭是极容易的事情,象削筷子一样便当,所以他很定心。我就希望他这么懈怠,三天之后叫他脑袋搬家。但只怕孔明诡计多端,又在耍什么花招。几次三番被他从刀下溜掉。因此问鲁肃:“孔明在做什么?”
    “也在饮酒。”
    周瑜听说诸葛亮并没有什么可疑的行动,放心了。今天一天已经过去,还剩两天时间了。对鲁肃看看:你不必着急,有孔明亲笔的军令状在此,如果刘备要找你算帐,可给他看这笔据。
    一宵已过,今天初六。
    太阳未出,箭匠们又来到了江边。问王四,军师可曾起床。王四说,与昨天一样,还在梦乡。箭匠们回到箭厂里,生好炉子,作好难备,等候军师到来。
    诸葛亮未来,鲁肃先到。踱头见孔明不在箭厂,马上赶到船上把他拖起来。拖到箭厂,太阳已快当顶。一天半过去了。
    箭匠们见孔明与鲁肃到来,连忙上前迎接:“军师!军师……”
    “尔等莫非是箭匠?”孔明佯问。
    “哎呀军师,怎么你老是好象没有睡醒似的,跟你打过了好几次交道了,还记不清?我们正是箭匠啊!现在一天半都过去了,还要不要造箭啊?!”
    箭匠们发觉诸葛亮好象并不急于造箭,所以也不象昨天那么起劲了。
    孔明说:“慢。我听说还有一顿酒可以吃呢。”
    你孔明说得出,他们倒也和得上:“是的,还有一席完工酒。”
    “可曾用过?”
    这下箭匠们不敢接口了,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箭未造一支,先吃完工酒,大约军师不懂,说道:“军师,你可知道什么叫完工酒?”
    孔明想,反正这几天吃饱了饭没有事做,与他们打打趣,消遣消遣。因此装做不知,说道:“请教。”
    “所谓完工酒,是要等到十万支箭造好,你到都督那里把令交掉,我们也为造箭出了一身汗。这时,大家来吃一顿酒,犒劳犒劳我们,让大家消除身上的疲乏,这才叫完工洒。现在一支箭都没有造,工都没有开,怎么吃完工酒呢?”
    孔明笑笑说,我现在要打破成规,变革一下,把完工酒提前吃掉,吃畅了再干活,这样就死心塌地了,免得在干活时,总是对着这顿酒牵肠挂肚,干活也三心两意,那样做出来的活也不会好的。
    “军师,这怎么可以呢?”
    “我是造备官,理当听从于我。”
    “这……”
    旁边几个箭匠对作头眨眨眼睛歪歪嘴:吃吧吃吧,反正弄不好了,三天要造十万支箭,我们没有这个本事。皇帝不急,急煞太监。有什么用呢?作头也有数了,问道:“那末还是五桌酒?”
    “正是。”
    作头马上又到粮营上去领了五桌酒来。酒放好,人坐定。昨日吃的时候还有点不好意思,今天反正横竖横了,“五啊!”“对啊!”吃得十分热闹。
    鲁肃看得眼珠发定,无话可说。因为孔明在场,又是他请客,故而不便过分干扰。心想,你在找死!昨日开工酒,今日完工酒,简直在胡闹!
    孔明为了防止鲁肃在边上指手划脚,又把他拉到船上。舱中第三桌酒又摆好了,两副盅筷。两人刚刚坐定,鲁肃一提造箭之事,马上就被孔明阻止,踱头放下酒盅就跑。到箭厂里,把完工酒吵散场,然后去见周瑜。
    箭匠们到江边见孔明。军师叫他们去消化消化。消化到太阳落山,再来见先生。孔明说,开夜工伤眼睛的,明天再来。“好,明天见。”第二天就此过去。
    鲁肃见了周瑜,不待周瑜问,就说,今天更好了,半支箭未造,完工酒倒已经吃过了,这是孔明的新发明。
    周瑜明白,诸葛亮本来不懂造箭之事,后来鲁肃同他讲了之后,他知道三天之中无论如何造不出十万支箭,所以破罐子破摔,干脆不造,听天由命。昨日开工酒,今天完工酒,不知明天吃什么酒。大概他在想在临死之前做些善事,结些人缘,死了之后,这班箭匠不会忘记他,逢时过节祭奠鬼神时,可以给他放一副盅筷。那就尽他去吃吧!我花几桌酒换他孔明的头,总是合算的。反正只剩下明天一天了。
    周瑜真开心。鲁肃太可怜!他吃不香,睡不安,就好象立下军令状的不是孔明,而是他。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好好地睡觉了,此时实在疲乏得很,所以今天一躺到床上就进入了梦乡。但是他毕竟满腹心事,睡到后半夜,突然会自己惊醒过来。鲁肃以为天快亮了,跳起身来,提着袍角匆匆出帐。到营前一看,营墙上仍然标灯最亮,天上星飞了浮这才明白离天亮还早着呢。他叹了一口气:唉!这两天被十万支箭弄得神魂颠倒,连时间都搞不清了!
    一支巡哨队从营前经过,看见鲁大夫站在那里,连忙招呼道:“鲁老!鲁老!”
    鲁肃点点头,摆摆手,呆呆地望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心想,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现在怎么办呢?再去睡吧,那要和诸葛亮一样,醒来太阳老高了。去见都督吧,要被他骂的:天还没有亮,你无事端端来吵醒我干什么?踱头最后一想,还是到诸葛亮那儿去吧,把他从床上叫起来,同他讲,前两天我气过了头,不曾同你多谈,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明天早上十万支箭交不出,大都督不会同你客气的!我与你终究是要好朋友,怎可以坐视不管?还有一天时间,我们再想想办法吧!
    鲁肃打定主意,直往江边而来。好在是乱世年间,战事不息,晚上同白天一样,三座大营标灯通明;江上巡哨船、摆渡船不断。鲁肃跳上一条小船,渡到孔明船上。探头向舱里一看,只见桌子上点着-盏蜡台火,蜡烛头已经很长,无人去剪,绿莹莹的火苗象鬼火一样摇曳不定。孔明坐在桌旁,头上纶巾歪,身上鹤氅斜,眉头打着结,眼神定央央,左手握着拳头在敲自己的脑壳,右手执着羽扇一动也不动。鲁肃一看,哼哼,诸葛亮,你也有今朝这么一天的啊!前两天开工酒、完工酒,闹得何等有趣啊!今天急得一夜未睡,一副死相。敲脑袋又有什么用?敲碎也无计于事!今天我倒要来陪你吃酒了,看你还吃得下吗?
    踱头实在受足了气,一股鲠劲涌上来,出出气!
    不料你又上了诸葛亮的当了,孔明一世也不会有这样的日子的,你道他一夜未睡,恰恰他已经睡醒了。昨天晚上他没有吃酒,天刚擦黑就到床上,睡到现在足足有八小时以上,尽够了。
    孔明起床之后,坐在这里动脑筋。心想,三天之中两天半是空闲的,只有初七晚上有事。我吃两天酒的目的,赏赏箭匠是其次的,主要是蒙骗一下周瑜,使他不防,我才能过江借箭。这就叫做故布疑阵。不过,借箭需要很多东西,这是要靠鲁肃帮忙解决的,所以我非要他做保人不可。不知今天踱头什么时候来?孔明正在思量,忽听窗外一阵划水之声,接着,船身微微晃动。孔明知道有人上船来了。抬头对外面一看,船头上标灯光亮,看得清楚,来者纱帽红袍,正是鲁大夫。孔明想,他今天为何来得这么早?这倒巧极了。不过,这两天踱头对我有气,现在见我这样自在快活,他不肯帮我这个忙的。一定要装出一副足以叫他同情的苦相,用哀功来打动他。所以,孔明马上将纶巾一偏,鹤氅一拉,胡须弄弄乱,好象在这种险恶的处境下痛不欲生的样子,让鲁肃毫不迟疑地上当。果然不出所料,鲁踱头不折不扣地相信了。
    鲁肃跨进舱来,对诸葛亮把手一拱:“军师,你今日好早啊!”意思是,为什么急得一夜不睡啊?
    孔明有气无力地应道:“大夫好早。”
    “下官来陪伴军师饮酒了。”前几天你叫我吃,我吃不下,今天我主动来陪你吃,看你可吃得下!
    孔明想,我的胃口着实比你好呢!今天晚上跟你喝一个通宵,怎么样?只怕到时你又要逃席了。现在你算来讥笑我,幸灾乐祸来出出气?我一会儿就叫你笑不出而哭。先生一声苦笑:“嘿嘿!大夫还要来取笑本军师!”
    “谁来取笑于你?谁来取笑你啊?”你本领大得不得了,还有谁敢来取笑你呢!
    “大夫,何必如此?明日早晨,你我朋友便要阴隔阳阻,永不相会了!”孔明说到这里,好象眼泪就要淌下来了。
    鲁肃老实人,心地善良。听到孔明这几句悲伤的话,又看到他这副可怜的模样,心中一阵难过,悔不该说出刚才的挖苦话来。心想,别人哪怕是冤家,也是人死一笔勾,我与他毕竟是知己好友,现在他黄泉路近,不久人世了,我怎么还可以记着这一点小事,这样讥讽他呢?我把他请到江东来,帮我们一同破曹,想不到他竟会落得如此下场,好不悲惨!鲁肃想到这里,心一软,鼻一酸,眼泪夺眶而出。对着孔明说:“军师,都是你不好哟……”谁叫你夸下海口,三天能造十万箭的呀!
    孔明一看,踱头果真哭了,而且还很伤心,便道:“总要大夫相救!”
    鲁肃想,我早已有言在先:保人虽做,责任不负。何况你自己都一筹莫展,叫我有什么办法呢?所以说:“下官如何救得?”
    “恳请大夫与亮备齐几件东西。”
    “军师放心,下官俱已齐备了。”
    孔明倒一楞:我还没有讲,你怎么都办好了呢?因而问:“大夫备些什么?”
    “备的被、褥、衾、枕,还有一口大大的上好棺材。”
    “嗳!亮要活命的东西。”
    鲁肃想,活命的东西除了箭还有什么呢?“十万狼牙,下官哪里去备?”
    孔明从袖中取出一封锦囊,交与鲁肃,道:“付尔锦囊一封,一切照此办妥。”
    鲁肃接过来一看,象信那么一封。心想,久闻孔明发令专用锦囊,神机妙算都在其中。原来就是这样的东西。鲁肃指着锦囊问道:“这锦囊里面能有十万狼牙么?”
    “只要大夫按锦囊之上所写尽行备齐,纵然没有十万狼牙,亮死亦无怨。”
    鲁肃想,那好吧,我一定给你统统办到,一只钉、一根针都不会少。站起身来:“那末下官告退了。”
    “且慢!”
    “怎样?”
    “在周郎面前千万不可泄露丝毫!否则本军师断难活命了!”以前我每次这样叮嘱你,你总是当面答应得很好,回去全部忘记。这次你如果再去讲给周瑜听,我真的要死在你的手中了。
    鲁肃想,这倒的确是我不好。因为第一次你这样嘱咐我之后,我没有记牢,回去讲给大都督听了,结果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情。所以我就大意了,认为讲讲也不要紧的,你无非是吓吓我而已。不料这次真的闯出大祸来了,如果不是我去多说多话,大都督也不会想出这条掘坑逮虎之计来害你性命。有了这次经验教训,我再也不会去同都督讲了。尤其现在军令状已立在那里,这不是闹着玩的!所以向孔明保证道:“军师放心,下官一定在都督面前守口如瓶,只字不提。”
    孔明想,说虽然这么说,我却还有点不放心,倒要吓你一吓:“大夫倘若言而无信,在周郎面前泄露天机,害死了本军师,慢说刘、关、张弟兄决不与你甘休,便是亮在冥冥之中,也要来找你鲁子敬索命的!”
    “喔唷!”不要讲得汗毛凛凛的,“是是是,下官谨记在心,告退了。”
    “且慢!”
    “还有何事?”
    “你看,天色启明了。”
    鲁肃一看,果然窗纸发白了,一线白光透进窗来。谈谈说说,不觉半夜过去了。
    “是啊,天色微明了。”
    “今日便是初七。请大夫晚上到此陪伴本军师一宵。”
    鲁肃想,这当然罗,你不叫我来,我也要来的。别人是等人死了之后再陪夜,你现在是人还未死先陪起来。这样更好,因为死人是不知道的,而活人还可以作一次最后的彻夜长谈。
    鲁大夫拿了锦囊,辞别孔明上岸。到僻静之处,四顾无人,这才把锦囊拆开观看。从头至尾看完,不觉大失所望。心想,我以为锦囊之中藏着绝妙的计策,却原来都是些破烂的东西。备齐这些东西,能有十万支箭?
    那末,锦囊上写些什么呢?原来是:二十条旧船,五百名老军,两大堆烂稻草,破锣破鼓和七高八低的石块若干,十四条长索,一百四十个铃档,一根三尺长的竹竿,要打通竹节,还有挂线、格盘。
    鲁肃想,要这些东西派什么用场呢?是不是诸葛亮会变戏法,要把这些破旧货色变出十万支箭来?不去管它,反正照办就是了。这些东西中,别的办起来都方便的,就是两样比较困难:二十条旧船,五百名老军。此地江边的船只有的是,别说二十条,就是两百条都有。但是没有都督的将令不能擅自动用;五百军士,没有令箭也不能调。鲁肃想,你孔明只交了我一个朋友,人手太少,力量不够。这里还有没有谁和你比较知交一些的呢?喔,有的,粮营上的黄盖,与你是忘年之交,十分莫逆。你俩在南徐迎宾馆里一见如故。倒不如请黄老头帮帮忙吧。鲁肃把锦囊往袖中一塞,匆匆奔到西山粮营。
    黄盖把他接到里面坐定,问道:“大夫到此。有何贵干?”
    “请问老将军,你看都督本领如何?”
    黄盖想,怎么一大清早就到这里问我这一句话?不懂他什么用意。答道:“都督乃是小辈英雄,智广才高。”
    “那末孔明先生才学怎样?”
    黄盖更加不懂鲁大夫的意思了。心想,怎么鲁大夫平白无故地问我这些事情?老实说,这种话只有在饭后茶余、闲暇无事之时,坐在一起说说长、道道短,消磨消磨时间。现在天刚亮,才起身,哪有这样的兴味说这些?不过,诸葛亮的才学不是明摆着的吗!何用问我?“诸葛军师乃天下奇才,古今少有。”
    “你与孔明可是至交?”
    “军师诚意待人,谦恭有礼,老夫与他十分知己。喏,这座大营便是军师指教安排的。”
    鲁肃为什么要兜这么个圈子呢?踱头虽然老实,毕竟是有头脑的,知道这桩事情关系重大,不敢贸然开口,先要摸清了底细,才肯讲明真情。现在听黄盖这样讲,鲁肃想,不要紧了,“老将军,你可知晓,孔明军师要死了。”
    “啊?!”年纪轻轻,二十七岁已经要死啦?“不知军师患何病症?”
    “并无疾病。”
    “此话怎讲?”
    鲁肃便把前因后果详详细细都告诉了黄老。最后说,现在军师叫我备齐一批东西,我其他都有办法搞到,唯有两样东西要请你老将军帮忙。
    黄盖问:“什么东西?”
    “大船二十条。”
    “容易得很。”粮营上有的是船。而且有一批是最近刚造好的新船。
    鲁肃说,新的不要,要旧的,有点破也不要紧,只要船在水上浮,不沉下去就可以了。
    “这却为何?”
    “我也不知,乃是军师锦囊所讲。”
    其实,孔明的意思是,新船也要被箭射坏的,还是旧的好。
    黄盖说,旧船也多得很,不成问题。“还要什么?”
    “军士五百。”
    黄盖说,我这里有一万军队,尽管挑选五百名年轻力壮的精兵去。
    鲁肃说,不要,年轻力壮的无用,定要老弱残兵,至少五十岁以上,六十岁最好,七十岁也不错,八十岁也可以。
    黄盖笑笑说,若要老军,你算是找对门路了,我粮营上最多。
    怎么军队里会有那么多老军呢?因为古代当兵是没有复员的。年纪大了,家中有人的,告老回乡;单身汉,留在军队里冲锋陷阵不行,就守守营门,看看仓库,搬搬刀枪,打打更,烧烧饭……做些杂务工作。但是编制不在战斗队伍之内,属另外编制的。
    黄盖问:“还有何事?”
    鲁肃想,我本则只想请你帮助解决这两件事,现在既然你这么起劲,胃口这么大,那么很好,索性全部交托给你吧。他便从袖口取出锦囊,道:“还有许多东西,下官也记不清楚,全在这锦囊之上,你拿去观看就是了。”
    黄盖接过锦囊,抽出来看了一遍,拍着胸脯道:“些许小事,在我啊在我。”
    “费心!拜托!不过,老将军,在都督跟前千万不可泄露!”
    黄盖早已明白这次造箭是都督有意要杀孔明。所以点头道:“大夫放心,老夫有数了。”
    “物件备齐之后,就放在此西山江边。军师下午前来检点、安排。”
    “老夫在日中之前一定齐备。”
    “下官告辞了。”
    黄盖送走鲁肃,随即着手按锦囊将各物件尽行备齐,送至江边。
    正是:锦囊妙计藏神算,破舟老卒建奇功。
    不知孔明把这些东西如何处置,又怎样交出十万狼牙,且听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