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使傲气张飞孤身赴敌 脱厄运刘备三旅会师-卷十二 袭取成都-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十二 袭取成都
第一回 使傲气张飞孤身赴敌 脱厄运刘备三旅会师
    第一回 使傲气张飞孤身赴敌 脱厄运刘备三旅会师
    建安十七年的小除夕,张飞刚刚引领水军大队率先赶到涪关。只因小憨张苞脾气高傲,一到这儿便擅自离了大队前往凤鸣山去会战川军大都督张任。不得已,张飞请严颜带兵入关,自己便跃马去追赶儿子,片刻已跑得无影无踪。
    却说,四员川将亲眼见严颜做了汉军头队先锋,吓得魂飞魄散,一溜烟逃之夭夭。来到凤鸣山营前下马,匆匆奔上大帐来见张任。
    张任这几天来情绪低落,郁闷不乐,预感到形势于己不利。暗思道:一旦诸葛亮赶到涪关,西川的民心、军心必定分崩离析,这附近一带就没有我张任的立足之地了。倘若汉军两路皆到,那整个西川就有一半被刘备所掌握。刘备啊,这个枭雄,落凤坡没有将他射死,庞统却做了替死鬼,这是天意要成全刘备的性命,不是我张任无能。今日一早派出的四员大将,这是我的最后一手了,成败在此一举,不知他们打得怎么样了。
    不想不来,一想就到。四将气急败坏地奔上大帐,“大都督,末将等抵敌不住,败阵回来了!”
    张任想,你们几个人的武艺也算上是一流的了,怎么会败给汉将呢?这不是怪事了么?“尔等如何便奔逃而回?”
    “都督,汉将乃是黄忠和魏延,我等围住厮杀倒也略占上风,不料打横来了巴郡严老将军……”
    张任喜出望外,以为严颜击退了汉军水路,引兵到此相助自己了,“哈哈!”对着四将哈哈笑道,“原来我家恩师大人特来相助小生了!”
    四将想,不是我们蒙在鼓里,而是你没听清,便说道:“都督,老将军已然归顺张飞,现为水军头队先锋,引领汉军到此涪关,见了我等还要劝说归降。故而末将等不敢恋战逃回来了!”
    “啊?”张任听说严颜投降了汉军,怒气象烈焰一样升腾起来,似有撕心裂肺之痛。暗想,西川危急到如此程度,我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来,师生理应同心协力一起抵挡汉军。谁知这个一向被人崇敬的老前辈,竟然这样贪生怕死,轻易地将巴郡献给了张飞。好哇,你不仁,我不义,从此割断师生之谊,分道扬镳吧!张任怒火中烧,咬牙切齿痛骂道:“严颜尔这老贼!你我不共戴天!”
    四将在旁也看得呆了,他们见张任这般愤慨,两眼好象要喷出火来。更令人吃惊的是,张任一向把严颜当作父母看待,恩师长,恩师短,从没说过一句冒昧的话,今日居然张口就骂老贼,就象是从来就有冤恨似的,简直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就在张任痛骂严颜的时候,小憨张苞急风急火地追到了凤鸣山,见山坡上扎着营盘,大纛旗上写的正是“都督张”等字样,知道张任必在这里,便提高天生嘹亮的嗓门大喊道:“呔!营上听了,老张在此,命张任出马交战!”
    营墙上的川军立即飞报大帐:“禀大都督,凤鸣山下来一汉将自唤老张,欲与都督交战,请都督定夺!”
    张任想,听说张飞这个人是很粗鲁的,自称是老张,那必定是他了。这匹夫倒心狠,一到这儿就想与我交战,妄想夺我山寨!不如趁现在这个工夫把他斩杀在凤鸣山,也可以去掉刘备的一条臂膀,让诸葛亮孤掌难鸣!张任当即拿定主意,披挂上马,执枪冲下山坡,只见山下果然有一个黑脸在那里东张西望,一看模样就知道生得呆头呆脑,全没有一点伶俐劲儿,暗自说道:张飞啊,凭你这副模样,怎么能够打入川来,简直不可思议!看我来收拾你!他一点也不知道眼前的黑脸是张苞,只当他是张飞,便大声喝道:“呔!黑脸何许样人,本督在此,通上名来!”
    张苞闻声抬头一看,黄骠马首当其冲,马背上一将金黄色的帅盔帅甲,雉尾高高挑起,手抱一条金枪,白净的面皮看来却很清秀,身材矮小,又加上文质彬彬,不象大将军,倒有点文官的味道。小憨听他自称都督,便料定他就是西川大都督张任,心想,我家老子名望颇高,从未与他见过面,不如让我来吓唬吓唬他。趁张任离自己不远,高声说道:“小张听了,本督张飞在此,速速到老张的枪上来领死!”
    张任近身一看,这个黑脸年纪并不算大,和自己差不了几岁。心想,张飞名声久扬,怎么看上去还象个小伙子呢?不过形容举止和出言吐语和我想象中的不相上下。人家都说张飞鲁莽不拘小节,今日看来名实相符,一点也没冤枉他,开口就叫我小张,根本不懂礼节。张任认定来者就是张飞,顿时浑身有劲,拍马到黑脸马前,迅速舞动金枪.片刻间枪风四起向张苞劈面而来,“黑脸张飞看枪!”
    枪未到,风先至,小憨是个识货的,心里明白张任枪上的功夫是真价实货,不要看他人小,舞出的枪花令人目眩,本领稍逊一点的必定看不清真枪头在哪里。张苞急忙用长矛去招架张任的枪头,“小张且慢!”
    枪和矛一碰之下,火星四溅,“锵--”的一声,两人都掂着了对手的斤两。张任对小憨看了一眼:果然是名家功夫,身手不凡,我用了这么大的力竟然没能动他一动。张苞也从心底里佩服张任的枪法,大喊道:“唷,小张好枪法,老张不与你打了!”说罢,圈马就跑。
    实际上张苞并不是见他怕,而是在他这一枪上觉得张任果然名不虚传,自己长途跋涉刚到这儿,以劳待逸决不能取胜张任,想回去好好休息一夜养精蓄锐,所以来亦匆匆,去亦急急,并不曾认准路头,误入了歧道尚未知晓,只管往前面逃。眼见得已将追上,忽然战马两只前蹄一屈跪了下去,把张苞从马颈旁甩到了山路上。
    就在这危急万分的时刻,张飞来了。他见儿子并不向自已这儿赶来,却拚命向另一边山谷中去,后来一看儿子从马背上摔了下去,顿时吓出了一身汗,情急生智,大声吼道:“小张哎,老张一跤筋斗跌到了这儿来了!”边说边催龙马,象旋风一样卷了过去。
    张任听到声音,心里一顿,侧首向后一看,果不其然,张飞真的从后面赶来,来不及想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说时迟,当时快,张飞飞马赶到,挺矛就刺张任。“小张啊,看枪!”
    就这样一声长叫救了小憨张苞的性命。跌得快,爬得快,他一骨碌迅速上了马背,对张任后脑顺手就是一矛:“小张不要逞强,看枪!”
    与此同时,四员川将也赶了上来,举着兵刃高呼而至:“都督,我等来也!”
    张任命令四将围住前面的黑脸交战,因为谁是真的张飞还未明了,自己便单打一与后面的较量,不料恰恰就是找到了张飞。两个都督交手,都是绝顶的武艺。那边张苞力敌四将,精神抖擞。张飞是来追赶儿子的,无心恋战,因此只是招架而不还手,但是五个人盯住了他们父子也根本脱不了身。忽儿心生一计,一招架完张任的金枪就向两旁射出寻求的目光,一会儿还眨眨眼、歪歪嘴,好象在向谁暗示着什么。张任脑子反应相当迅捷,一看到张飞这样挤眉弄眼、鬼鬼祟祟的样子,心里已然明白:啊,这个黑脸倒有点手段,搞出两个张飞来骗我们到山谷中,他就在这两旁设下伏兵,然后去夺我的营寨,使我前不能攻取涪关,后不能退回雒城,腹背受敌,势成骑虎,到那时非降即死。算了吧,大半年都没有攻下涪关,此刻还能掀起什么风浪呢!凤鸣山这座大营是我的退身之地,事到如今只有以守为上,切不能再上汉军的当了。想到这里,张任收转长枪,圈回马头朝那边的四将唤道:“众将休要恋战,随本督速回大营!”说罢,带头就跑。四员川将听得将令也丢下张苞就走。
    张苞正战得使劲,哪里肯舍,拍马便追,张飞用蛇矛一拦,大喝道:“儿子啊,快跟老子回去,来日再与小张决战!”张苞这才将马头勒住,住张飞来的路上驰去。
    张任带领四将一口气冲进大营,见大营仍安然无恙,这才放了心,向四下一看,并不见风吹草动,只有张飞他们一前一后往涪关而去的背影,方才意识到自己也中了黑脸的圈套,便弃枪下马回到大帐坐下。作为一个三军主帅,眼睁睁看着一座座关厢被敌人所占领,是绝对不会甘心的。尽管一再告诫自己要以守为上,但收复失地的欲望强烈得使他自己也控制不住。他想,张飞一到,诸葛亮必在明日到此,三军一会师,刘备犹如蛟龙入水,猛虎归林,再要赶他出西川那简直就成了梦想。不如趁他没到,我再出兵一次以决胜负。打定主意,便对帐上众将道:“来日清晨,吴兰和雷铜二将出涪关讨战,邀张飞出关,然后引他进山套,本督带领吴懿、刘璝便守在山谷之中,到时我们截住他五个战一个,打得他精疲力竭从马背上掉下来为止。我们只要擒住了张飞,那收复涪关就反掌之易了。要是不成功,大营也守不住了,只能退守雒城。”众将领命,各去准备来日交战,不提。
    却说张苞一路往回走,跑得飞快,不多时已出了山套,早有手下报上大堂,刘备得知张飞回来了,惊喜异常,暗思道:桃园好弟兄,情同手足,形影不离,哪怕失守徐州,也不过分别半年多,此番从去年五月分手到今朝,实足二十个月,怎不教我思念!在此非常之时,他以我急所急,第一个带兵赶到这儿来营救我,弟兄之情之深可见一斑矣!刘备饱噙眼泪站起身来,带着文武跨出大堂去迎候张飞,刚出得大堂口,只见张苞埋着头直冲过来。刘备想三弟还是老脾气,做事总是匆匆忙忙的。就是这张黑脸好象嫩了一点,容光焕发,确实象走运的样子。刘备抢上一步首先招呼道:“啊,三弟,愚兄在此!”
    张苞不认识刘备,但听他叫自己是三弟,已明白他是什么人了,暗自还在高兴:我真像老子,连他都认不出来。小憨既不想答应,又觉得有趣,朝着刘备只是“嘿……”憨笑不已。
    刘备被他笑得懵了:我家三弟过去莽,现在却又傻了,见了我别无表示,只是对着我笑,大概我们弟兄二人分开了一年多把他想疯了。
    就在这时,张飞赶了进来,他想儿子赶在自己前头,大哥没有见过他,唯恐因此造成误会,心想,儿子不大懂规矩,要是在大哥面前也不分尊卑,那就失礼了。所以一进正门见到刘备马上叫了起来:“大哥啊,兄弟在这里。他是兄弟的儿子张苞。--儿子啊,还不与你家伯皇跪下!”
    张苞马上跪了下去:“伯皇大人在上,张苞拜见!”
    刘备听说面前这个人是张飞的儿子,早已笑逐颜开,抚摸着张苞的头,仔细地看了一遍,越看越觉得象,越看心里越喜欢。桃园结拜时,记得张飞也是这么年龄,也是一张傻乎乎的脸,后来听说张飞的一家被贼人纵火烧毁,从此不知下落,总以为他的儿子不在人世了,想不到在这儿见到了这么大的一个侄儿,就象长坂坡阿斗失而复得一样高兴。双手将张苞扶起:“侄儿请起!”
    “谢伯皇大人!”张苞很有礼貌。
    张飞和身扑倒在刘备的脚下,声泪俱下:“大哥啊,想煞兄弟也!自庞军师身亡落凤坡,大哥兵困涪关,兄弟心急似焚,恨不能插翅飞来相救。大哥啊,兄弟相救来迟,真是罪该万死!”
    刘备虽然心中高兴,但眼眶内却是含着眼泪,说道:“三弟哪里话来。今日相见,恍若隔世,非三弟到此,此围难解也!”
    “皆托大哥之宏福!”
    弟兄二人久别重逢,情义更浓,片刻之后,挽手同行。至大堂各归座位。早有涪关文武上前拜见;张飞忙起身还了礼。心想,大哥能在涪关平安度过半年,全仗彭羕之力,此恩不可不谢。因此,张飞走到彭羕座前拱手道:“彭先生,我家大哥身陷水火之中而无覆巢之危,皆由先生相助始有此福。请先生受老张一礼!” 然后,张飞又转身涪关的文武道:“若非诸位尽力,今日亦难相见也!”
    “托赖主公庇护!”
    张飞坐定,就将一路之上的情景向刘备细细叙述,并将各关上所收的大将一一介绍,刘备称赏不已,心中大喜,传令为水军各位文武张宴洗尘。少顷,文左武右,依次排定。今日是进川后第一顿年夜饭,席间,弟兄俩说不尽阔别思念之情,张飞滔滔不绝、绘声绘色地诉说着别后的所见所闻,听得刘备龙颜大喜。说到刘辟、龚都二将,刘备为之潸然泪下,叹息不已。堂上有老友重逢的,也有初次见面的,严颜和黄忠一见如故,顿时称兄道弟起来。席上交杯转盏,君臣同乐,一片热烈、融和的气象。饮至二更过后,方才尽欢而散,各归寝所。
    这一夜张飞与刘备抵足而眠,两人直谈至三更,方才尽兴入睡。可张飞还辗转反侧无法入眠,这是为何?原来,他抢先到了涪关,被众文武一恭维就感到飘飘然起来,自以为了不起,便高傲起来。心想,荆州分兵时论定谁先到涪关就立头功,我现在已稳得头功,而孔明必定是明日到,尽管他没有头功,但大哥必然要去迎接,我得了头功反而要去迎接他,这倒有点不愿意。可他是军师,又是自己的老师,不去是不行的。最好一 早离开涪关,等到老师来了我再回来。但找个什么样的理由呢?所以张飞苦思冥想要想出一个权宜之策来。想到白天去凤鸣山,张任中了我的计心里定是不服,料他明日有所举动,要是他来讨战,我就乘机出战,不过张任在山套定然事先设下埋伏,我去追赶,这一仗是很艰苦的,要是抵挡不住,看来要用一用杀手。这样一来,我就有充分的理由离开关厢,不会引起别人的指责。张飞打定主意,这才蒙蒙眬眬睡去,等到睁开眼睛,已经天色大明了。
    这一天,是建安十七年的大除夕。照理说这一天是百姓忙着过年的日子,再激烈的战争到了这个时刻也该让百姓安安稳稳地吃上一顿年夜饭,这也是涪关满城百姓的愿望。可一大清早,川军吴兰、雷铜领兵来到了后关,向关厢上大嚷着要黑脸张飞出战。手下报至大堂,正合张飞的意思,心想,不出我的所料,张任果然不服,还想孤注一掷,机会不可错过。便对刘备道:“大哥,我等何不上城墙一看?”
    “是啊,三弟所言有理。请了!”
    刘备起身出衙,身后文武围随,直抵关厢之上。对关外一看,两员川将还在叫喊不停。张飞见此情状,将昨晚想好的话又斟酌了一遍,唯恐露出迹象被人笑话。便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大哥啊!”
    “三弟怎样?”
    “昨日张任中了老张的计谋定是不服,故而又命部将到此叫战,诱骗兄弟出关。兄弟已知张任暗伏在山套之中等候于我。”
    “三弟,既知张任设有伏兵赚尔出关,尔便不必出关,且看他们怎样?”
    “大哥,知其是计不去中计,乃是不知用计,知其是计偏去中计便是将计就计。兄弟既能识破,自有扰敌之计,故去会他一会有何妨哉?”
    三日不见,刮目以待。刘备见张飞说得头头是道,颇有胸藏百万雄兵的姿态,大为惊讶,真的相信了他的活,满有希望地对他道:“三弟若要出战不可轻敌,只要挫其锐气便可回来,切莫恋战!”
    其实,这个时候的张飞,已有他自己的算盘。只听他答道:“大哥不必担忧。若然兄弟此去一时不能得手,请大哥不要命人来接应,兄弟自有良策!”
    刘备不明他的用意,看他说得那么有把握,便点头应道:“三弟须小心行事,张任善于用兵!”
    “是。”张飞下关上马,手执长矛,单身独骑出了后关,“呔!尔等莫非奉了小张之命到此赚取本督出战不成?好,本督来也!”
    二员川将想,果然不错,被你猜个正着,当然我们不能承认,便上前略打半招转身就走。
    张飞纵马追赶,正好趁此机会离开了关厢。边追边喊道:“尔等休要跑错了路,小张在山套之中等候本督,本督全知晓的了!”
    吴兰和雷铜一边跑,一边心里转念道:这个黑脸好象是张任肚子里的蛔虫,怎么连山套中的埋伏也知道的呢?既然知道了,他为什么还要追来呢?二将觉得奇怪,只管拚命逃往山套。三里路片刻已过,一声炮响,川军从两旁杀出,为首的就是张任,喝道:“黑脸,昨日放尔脱身,今日尚敢到此,叫尔有来无回,看枪!”说话间,金枪直捅张飞的后背。
    张飞听得炮响,早有防备,勒马转身招架。思量道:张任啊,不要逞强,老张入川以来还未真正出过力,要是单打一真不在话下,看来今日要出一身汗,与你决战一场。“小张,慢着!”毕竟是猛将,一使力气便枭开了金枪,而且出手神速非同凡响。
    就在张任截住张飞的时候,前面的吴兰、雷铜掩杀回来朝张飞后脑砍去,被张飞矛钻点去,后面的吴懿、刘璝又向他的腰间劈来,都被张飞一一分解开去。五个打一个.刀枪并举如骤风暴雨;一人敌五人,长矛独舞似金蛇银蟒。好一幅酣斗激战的场面!一开始张飞恃着自己武艺高强,膂力超人,一杆丈八蛇矛舞得梨花漫天,密不透风,而且越舞精神越振奋,但数十个回合下来,渐渐觉得两膀痠痛,头上大汗淋漓,招架起来也不似开始那样得心应手了。心里叹道:到底半年多没有象今天这样大战了,功夫也疏散了,昨晚只想着要和张任交战,没想到他们会一起围住我。原打算今日要用一下单手十八矛这手绝技,可是一对五是无法施展开来的。
    这边张任见张飞此时已不象起初那样猛勇,暗忖:杀死你太可惜,按着你的身价,又是刘备的把兄弟,要是把你打得从马背上跌下来一举擒获,远比一颗首级要有价值得多,到那时,我可以用这个高昂的人质与刘备做一笔大交易,至少要叫他忍痛割爱离开西川。所以张任并不与他拚命,只是瞅准张飞的破绽击一下,点到为止,既不让他喘息,又不使他送命,要他自己滚下马背。
    此时,张飞就象巴郡战严颜一样,十来个围住一个,既脱不了身,又不能不招架,枉自举着蛇矛一刻不停地消耗着自己的力气,心里叹道:似这样勉强招架下去,早晚要从马背上掉下去。而且刚才出关时为了减少大哥的担心,特别关照他不必派人来助战,我把自己的后路给绝断了。为了要显示一下自己的威严,竟然搭上一条性命,以小失大,这个代价实在太大了。
    却说关厢上的刘备望着追进山套的张飞,听着山套中传来的厮杀声,起初还十分相信张飞的自负。可是到了太阳当顶时分,山套中的呼声仍然没有减弱,说明张飞战了一个上午并没有停,心里开始焦急起来,毕竟孤军深入是很难取胜的。早有战将向刘备几番讨战,要往山套中去助张飞一臂之力。但刘备是知道张飞的性格的,凡是他关照的事情,别人最好不要去拂逆他,况且一再说自有良策。自从张飞从荆州到了涪关,刘备早已把他与诸葛亮等同看待起来,相信他能随机应变,在不利情况下能想出脱身之计来。因此众将的讨战一概被刘备回绝,虽然心里狐疑。
    与此同时,前关的守军见涪关方向突然尘头大起,一面白底黑字的大旗开道,上书“大汉陆军头队正先锋常山赵”临风招展,为首一将正是智勇双全的赵子龙,银盔银甲与寒日争辉,白袍白马与流云分素,银枪一指,背后三千轻骑似疾风掠地,如神光行空,势如排山倒海,声能惊天动地,巧将精兵一齐往涪关扑来。关厢上的弟兄齐声呼道:“咱们赵将军来啦……”
    前书已有所述,诸葛亮黑夜装神游涪江,川将率众归降。天一亮就命赵云领三千马队火速赶往涪关,他便随后就到。赵云一口气赶了八十里路,到晌午时分抵达关厢。见关外营寨层层叠叠,关厢大开,人群熙攘往来,好一派热闹的景象,已料定被张飞占了头功。马到关前勒住,守关将校迎接,并报说刘备和众文武都在后关。赵云二话没说,穿关而过,直奔后关而去。一路上,百姓焚香点烛,夹道拜迎,听说名扬天下的赵云来了,都以先睹为快。赵云频频拱手示意,至后关下马,手提甲拦裙,“锵……”跑上关厢,到刘备面前躬身道:“主公在上,末将相救来迟,罪该万死!”
    刘备惊喜万分,“四弟少礼!”回头对众文武:“诸众,这位便是孤家四弟赵云。”
    赵云的名望何等之大,这班水道上的川将只是耳闻,从未目睹,今日正好一饱眼福。故而一个个瞪出惊异、羡慕的目光。凝视有顷,大家方才醒过神来,一齐参见道:“赵将军,小将有礼了!末将有礼了!……”
    赵云落落大方地向他们回了一个总礼:“众位,赵云相救来迟,多赖诸位出力。有礼了!”
    刘备摸着张苞的肩胛,“侄儿啊,速速上前拜见四叔!”
    小孩虽然不怎么精明,也从来不向人家打听世事,但赵云这个大名倒是早有耳闻,当时有人提起赵云就象在称颂天神天将一样。后来张飞又向他讲了赵云的丰功伟绩,极力赞赏赵云是天下第一个狠人,知道了赵云与刘、关、张的关系,所以他对这个人印象特别深,也特别好,一向以为他是一个身材高大,腰圆膀阔的顶天立地的盖世英豪,今日一见,大出意外,面前这位四叔,竟是体态娇小、面庞白净、大将气概不足、书生味道有余的一员小将,是个不折不扣的白袍小将。当然这是事实,张苞仍是十分恭敬地抢步跪了下去,“四叔在上,张苞拜见!”
    赵云目光犀利,早就看到了刘备身旁这个年轻的“张飞”,猜他就是张飞的儿子。现在一听,果然就是这么回事,心里真为张飞有这样一个儿子感到高兴,急忙俯身双手搀扶:“侄儿请起!”
    赵云见到关厢上这么多大将,还有张苞,大多是陌生面孔,唯独不见张飞。心想军师一路到此逢关过关,可算顺利,却反而不及张飞这个老憨先到,兔子居然也有跑不过乌龟的时候,赵云暗暗为孔明惋惜,抬头望着城关上招展着的张字大旗,急问刘备道:“主公,三将军何在?”
    刘备就把张飞一早出关追赶川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的事情一一说了。赵云听说去了半天仍未回来,忙问为何不命人去接应。刘备说这是他临走一再关照的。赵云笑着想,主公,三将军的脾气我最清楚,他爱面子,但如今一去半天,山套中仍是呼声不绝,已到了骑虎难下的境地,如再延误,性命不保,“主公,可要末将赶去相助?”
    刘备本当就心急似焚,恨不得亲自去看一看到底打得如何,此刻一听赵云之言深感有理,黑、白二将本来是老搭档,即使张飞不要救兵,见了赵云决不会恼怒。此言正中刘备的心意,“四弟之言正合孤意,有劳四弟速去速回!”
    “是。”赵云提枪上马,带着三千马队出后关,朝暄闹之处赶去。
    赵云一走,前关来报:“关厢上已见陆路大队赶来!”
    刘备立即吩咐文官武将回衙等候,只带一个彭羕去关外迎接诸葛亮。君臣二人飞马从后关穿至前关,出城约有里许,一望无际的人海、旗海汹涌而来。大队中央,简雍点马居左,右边是川中降将:阳群、邓铜、冯袭、张南、盛举、刘豹、向家父子三人、刘郃、王茂、苟安、刘安……各执兵刃,护卫着大道中间的二辆车子。一辆四轮小车在前,“咯啷……”车声辚辚。车上端坐着的是陆路主帅诸葛亮,他纶巾鹤氅,手执羽扇,仪态丰隆,神姿清逸。身后一辆大车上载着一面大旗:“大汉军师中郎将、陆军大都督诸葛”飘飘扬扬,很是精神。一路上炮声隆隆,马声嘶嘶,鼓角阵阵,旌旗猎猎。刘备见此盛况,大为动情,便与彭羕弃鞭下马,迎了上去。诸葛亮立即将羽扇一招,顿时炮声绝,大队停,文武下马,军师出车。如此雄壮整肃的军伍,刘备还是第一次看到,“啊,军师,备有礼了!”
    孔明笑道:“恭喜主公!贺喜主公!”
    刘备想,自从你建安十三年出山以来,不论是小别重逢,还是阔别相遇,见了面第一句总是向我恭贺喜事。俗话说,小逆之后必有小顺,大逆之后定有大顺,曾记得当年长坂坡时,兵败如山倒,困在汉江边,自觉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已到穷途末路。谁知你一到也是这般笑容,也是这般说话,弄得我哭笑不得,只当是在取笑我。岂料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难卜之祸福。事隔二月,不可一世的曹操船锁连环,被东吴一把火烧得狼狈而窜。从此,我刘备连取荆襄九郡,结束了颠沛流离、寄人篱下的孤寡处境。过去,我兵不满千,将不满十,到处碰壁。如今,兵足将广,实力雄厚。以前我家三弟是个粗鲁的莽将,现在由于你的栽培,竟也成了一路都督……这种种功绩全仗你一人之力。当然,今日君臣重新聚首,又添了这许多战将,确实是一桩大事,也是喜事,天大的喜事,这个意思我是懂的。
    一旁的彭羕见刘备在沉思,便上前对孔明道:“军师在上,山人彭羕拜见!”
    在孔明的心目中,彭羕这个人是不陌生的,半年以来,他担心的并不是刘备会不会出事,而是彭羕能不能稳住涪关将士的军心,关键在于有一个能叱咤风云的能人作为全军的主心骨。如今彭羕完全充当了这个角色,不能不说他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有了他才有了刘备的安全,也有今天的会面。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孔明从心底里敬佩他,恭恭敬敬地向他行了一礼:“彭先生如此雄才大略,半载如一日,拒敌于关厢之外,亮深感佩服,受亮一礼!”
    诸葛亮和彭羕执手相视一笑,各向后退了几步。众文武趁此机会都跪下,“拜见主公!拜见皇叔!……”
    “众位请起!”
    “谢主公!谢皇叔!……”众人站起,又向彭羕叙礼。
    忽有一将重又闪出:“末将见皇叔!”
    刘备不知他是什么人,为什么又要单独见我,疑云顿生,正要启齿询问,孔明已道:“主公,此将还认识否?乃是当年杀妻之刘安也!”
    刘备听说他是刘安,忙将龙目拭了一拭,注视良久,方才唤起记忆:果然是他,刘安!若非他当年舍命相救,我刘备就没有今天,救命之恩不可不报。惊喜道:“啊,果然是壮士!昔日若非壮士相救,不堪设想!今日相见,恍若隔世矣!”
    刘备和彭羕上马,一个居中,一个在右,孔明上车在左,羽扇一指,炮声响,号角鸣,君臣车马并行,文武随侍其后,大队缓缓向涪关而去。孔明问:“主公,三将军莫非捷足先登了?”
    刘备遥望关厢,看不出什么迹象可以表明张飞先到,暗思道:孔明果然是神人,我根本没有提到过关厢中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关厢上的消息。“我家三弟昨日先到,军师何以知之?”
    “主公脸上写着。”
    “军师此言从何说起?”
    “主公,彭先生限期大除夕必到,三将军与我分兵进之,以先至为荣。今日主公满面春风,一扫昔日愁容,可知三将军已到。若然三将军未到,主公何以安心到此?必定询问下落。亮言然否?”
    刘备听了心花怒故,朗声大笑:“哈……军师妙算,鬼神莫及,备何虑哉!”
    诸葛亮见刘备开心,半是打趣,半是认真地问道:“主公,亮自荆州至此,逢关必克,可称于路并无耽搁,三将军缘何这等神速,竟抢了亮的头功!”
    刘备见诸葛亮在称赞张飞,心里甜滋滋的,沉浸在蜜一样的神情之中,非常乐意地向孔明介绍了张飞一路进川,以及义释严颜直抵涪关的全部概略。“如今我家三弟文能用兵,武能交战,备愿偿也!”
    孔明接口道:“如庞士元再生,皆主公之洪福也!”
    把张飞说得象庞统一样才华横溢,更使刘备乐不可支。卧龙,凤雏,得一而定夫下,刘备不会忘记司马徽的告诫,而今孔明和张飞都是难得的贤才,尤其是张飞似乎比别的大将更重要,比别的弟兄更突出,真叫刘备乐得有点忘乎所以。“我家三弟能成大材,全赖军师一力栽培!”
    孔明听了刘备这一番话,觉得张飞的确不容易,细思张飞所用的计策,都是因人而施,因时而宜,发现不少地方是出人头地,别出心裁的。“主公,三将军用兵有胜亮之处,颇有青胜于蓝之势!”
    “军师过奖。试举一例来消乏。”刘备精神大振。
    孔明说,三将军反间智取巴丘,这便胜过昔年周瑜反间杀蔡、张,因巴丘守将皆是性直之辈,过于细腻反不能如愿;吟歌越巫山,前所未有,吟歌攀峰,乐而忘倦,恐亮也要望山却步了,实是创举;乱石关苦肉诈降又是一智;毛、苟二将随主公多年,向来赤胆忠心,三将军既能识别敌将的心理,又知部下的为人,可称“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义释严颜更是奇事,八旬老将久负盛名,一世效忠西蜀,岂料见了三将军便顿改初衷,似有神助!……”孔明精辟的剖析,愈使刘备叹服孔明的为人。
    “主公,亮所言之事当否?”
    “三弟之有今日,皆出自军师悉心教诲!”
    君臣边走边谈,无多片刻已到关前,孔明传令停队,便带领所有文武入关。两旁百姓好似接着了神仙,个个眉开眼笑,有唱的,有笑的,有舞的,有跳的,举城沸腾。文武拥塞衙前迎接,君臣下马出车,步入大堂。君臣叙坐,孔明居中,刘备在上首,下首里彭羕、严颜、邓芝和向宠,其余文归文班,武归武列,井然有序,此间景象更不同于以往各次升堂,人才济济,盛况空前。孔明环顾了一下大堂,发现少了几个要紧人物,便问刘备道:“主公,张、赵二将何在?”
    刘备便将张飞一早出战,赵云领兵前去接应的话讲了。孔明颔首,对张飞的举动似有所察。又问道:“莫非刘、龚二将亦然出战了么?”
    一提起刘辟、龚都,刘备两行热泪夺眶而出。正是:
    只为英雄一念差,但教君主常涕零。
    欲知下情,且看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