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回 金鞭崖陶钧学剑  碧筠庵朱梅赴约-正文-蜀山剑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二十九回 金鞭崖陶钧学剑  碧筠庵朱梅赴约

    矮叟朱梅的大弟子纪登,在师父下山后,因恐金光鼎等又来烦扰,轻易不肯出门。这日清晨起来,算计师父快要回来,便在崖前站定。果然立了不多一会,遥望天边,有两粒黑点朝崖前飞来。移时,朱梅携着陶钧在金鞭崖前降下。纪登连忙上前拜见。朱梅叫陶钧见过师兄,一同进了观门,朱梅命纪登将打坐并练气口诀,日夕传与陶钧用功。又到云房内取出一柄长剑赐与陶钧,叫他按照剑诀练习。陶钧拜谢之后,接过宝剑一看,连头带尾,有三尺六寸长。剑柄上有七个金星,上面刻着"金犀"两个篆字。用手一攥剑柄,微一用力,已自铮然出匣,寒光凛凛,瘆人毛发,端的是柄好剑,心中高兴已极。从此每日跟随纪登早晚用功。不提。矮叟朱梅在观里住了几日,单把纪登叫过一旁,嘱咐了几句,便自下山,往成都而去。
    这时成都碧筠庵醉道人,自同追云叟分别后,虽然宝剑被污,却蒙追云叟将大乙钩赠他使用,比较原来宝剑还要神化。他每日除在成都市上买醉外,便在庵中传授松、鹤二童剑术。这日正在院中闲立,远远看见天空中一道青光飞来,定睛一看,正是追云叟带到衡山,去用千年朱灵草替自己洗炼的宝剑,心中大喜,手一抬,那宝剑业已落在手中。仔细看时,居然返本还原,仍是以前灵物,暗暗感激追云叟的高义。心想:"这口剑虽是自己炼就神物,并不似三仙二老他们的剑,完全用五行真气,采炼五金之精而成。衡山相隔数千里,怎得认主归来,不爽毫厘?"正在惊奇,忽听破空的声音,抬头看时,周淳业已驾剑光从空中降下,见了醉道人,上前拜见。醉道人道:"周道友休得如此客气。我们相隔不久,道友功行,竟能这样猛进,虽然白老前辈有超神入化之能,然而道友的根基禀赋,也就可想而知了。"
    周淳躬身答道:"师叔休得过奖。弟子自蒙家师收录,因自己年岁老大,深怕不能入门,心中非常恐惧。那日随家师回到衡山,便蒙家师指示秘诀,又赐我丹药数粒。到第七天上,家师又命我到后山最高峰红沙崖下,去采千年朱灵草。走到崖前,忽然红雾四起,当时一阵头昏眼花,神志昏沉,堪堪卧倒。猛想起弟子初游慈云寺时节,遇一个身材矮小的老前辈,用土块打弟子数次,将弟子打急,随后追赶,并未追上。那位老前辈留与弟子一个纸包,内有两粒丹药,纸包上面写着'留备后用,百毒不侵'八个字。弟子此时已是两脚麻痹,幸喜双手还能动转,连忙将那两颗丹药取出嚼碎,咽了下去,立时觉着神志清朗异常。可是红雾依旧未消,心知那崖必非善地。而衡山顶上一年到头,俱是白云封锁,每年只有两次云开。如采不着药草,误了家师之命,恐受责罚,依旧在崖前寻找。忽听崖旁洞内有小儿啼声,走向前一看,只见一个山洞,高宽各约二丈。洞口有一个没有壳的大蝎子,长约七八尺光景,口中喷出红雾,声如儿啼。幸喜那东西才得出壳,行动极为笨缓。弟子服了灵丹,毒雾不侵,便用宝剑将它斩为数段。忽见红光从那东西身后的洞中发出。走近看时,正是一丛千年朱灵草,上面还结着七个橘子大小的果儿,鲜红夺目。弟子便连根拔起,不敢再为迟延,急忙下山。走到半路回头看时,业已云雾满山,稍迟一步,便无路下来了。家师见弟子取得仙草,甚是嘉奖。说起那蝎子时,家师起初本未料到有这样怪物,幸喜尚未成形,又有灵丹护卫。不然一近它身,怕不化为脓血?那灵草一千三百年结一回果,成熟七天,便入地无踪。
    服了之后,益气延年,轻身换骨,又抵百十年苦功。家师便将仙果七个赐与弟子。吃下去当时周身酥软,连泻三日。痊愈后力大身轻,远胜寻常。如今可以力擒虎豹,手捉飞鸟。家师深恩,又传弟子许多路剑法。另换了一口炼成的宝剑,照口诀勤习了四十九日,便能御剑飞行。师叔的剑也同时洗炼还原。又说起赠丹的老前辈,才知是家师的好友朱梅叔。今早命弟子前来送信,顺便将师叔宝剑送回。行近成都,那宝剑好似认得家一般,一个不留神,便脱手飞去。弟子随后追赶,见它往此地飞来,已知师叔收去,才放了心。家师说李师叔约请各派剑仙,不日陆续来到,请师叔代为招接。家师尚有他事,来年正月初五前准到。此番乃是邪正两方正面冲突的开端,彼此约请的能人剑客不在少数。这第一次交手,必须要挫他们的锐气,同时把他们用作根据地的慈云寺一举消灭,以减少他们的势力。家师还请师叔除夕前到寺中探一探动静,说他们那里能人甚多,如被他们窥破,只说是特去通知比试日期,不可轻易地动手。弟子奉命转达,请师叔斟酌办理。"
    醉道人听罢,当下谢了周淳冒险采灵草之义。因为追云叟不在峨眉派统系之下,与峨眉开山祖师长眉真人俱都是朋友称呼。长眉真人飞升时,大弟子玄真子志在专修内功,禀明真人,愿把道统让给根基厚的师弟齐漱溟,自己却同追云叟、苦行头陀二友前往东海隐居,同参上乘玄宗。醉道人是齐漱溟的师弟,他因追云叟虽是师兄好友,到底人家得道的年代长,又与长眉真人有一面之识,平素总以晚辈自居。周淳称他师叔,他不肯承受。周淳饮水思源,自己入门又浅,再三不肯改口,只得由他。
    到了第三天,先是后辈剑仙中峨眉派掌教剑仙乾坤正气妙一真人的女儿齐灵云,同着她的兄弟金蝉,髯仙李元化的弟子白侠孙南,奉了妙一夫人荀兰因之命,前来听候调遣。又过了几天,髯仙同门师兄弟风火道人吴元智,带着大弟子七星手施林来到。施林与周淳本有一面之缘,当下周淳便谢了当日施林指引之恩,二人谈得甚是投机。
    第二天起,罗浮山香雪洞元元大师、巫山峡白竹涧正修庵白云大师、陕西太白山积翠崖万里飞虹佟元奇同他弟子黑孩儿尉迟火、坎离真人许元通、云南昆明池开元寺哈哈僧元觉禅师同他弟子铁沙弥悟修、峨眉山飞雷岭髯仙李元化先后来到。醉道人与周淳竭诚款待,松、鹤二童忙了个手脚不停。到了除夕的那一天,醉道人同各位剑侠正在云房闲话,罗浮七仙中的万里飞虹佟元奇说道:"同门诸位道友俱都各隐名山,相隔数千里,每三年前往峨眉聚首外,很少相见。这次不但同门师兄弟相聚,许多位全不在本门的前辈遁友也来参加。同时小兄弟们也彼此多一番认识,将来互相得到许多帮助,可以算得一个大盛会了。只是相隔破寺之日不远,嵩山二老、掌教师兄以及餐霞大师等,为什么还不见到来呢?"髯仙李元化答道:"师兄有所不知。此次追云叟道友,原是受了掌教师兄之托,替他在此主持一切。一来掌教师兄要准备最后峨眉斗剑时一切事务,现在东海炼宝,不能分身。二来这次慈云寺邀请的人,出类拔萃的有限,只二老已足够应付。所以这次掌教师兄来不来还不能一定。餐霞大师就近监视许飞娘,这次飞娘如不出面,大师也未必前来。她单指派她一个得意女弟子,她名叫朱梅,前来参加,想必日内定可来到。"醉道人道:"餐霞大师女弟子,怎么会与矮叟朱老前辈同名同姓?虽说不同门户,到底以小辈而犯前辈之讳,多少不便。餐霞大师难道就没有想到这一层,替她将名字改换么?"
    髯仙闻言,哈哈大笑道:"醉道友,你在本门中可算是一个遁行深厚,见闻最广的人,怎么你连那朱前辈同餐霞大师女弟子朱梅同名同姓这一段前因后果,都不知道呢?"醉道人便问究竟,各位剑仙也都想听髯仙说出经过。髯仙道:"起初我也不知道。前数月我奉追云叟之命,去请餐霞。她说要派弟子朱梅参加破寺,同各位前辈剑仙以及同门师兄弟见一见面,将来好彼此互助。我因她的弟子与朱前辈同名,便问大师何不改过?大师才说起这段因果。原来大师的女弟子朱梅与朱老前辈关系甚深,她已坠劫三次,就连拜在大师门下,还是受朱老前辈所托呢。"
    大家正要听髯仙说将下去,忽然一阵微风过处,朱梅业已站在众人面前,指着髯仙说道:"李胡子,你也太不长进,专门背后谈人阴私。你只顾说得起劲,你可知道现在危机四布了么?"众剑仙闻言大惊,连忙让座,请问究竟。朱梅道:"不用忙,少时自有人前来报告,省得我多费这番唇舌。"言还未了,檐前有飞鸟坠地的声息,帘起处进来一人,面如金纸,见了诸位剑仙,匍匐在地。矮叟朱梅连忙从身上取出一粒百草夺命神丹,朝那人口中塞了进去。醉道人与髯仙见来人正是岷山万松岭朝天观水镜道人的门徒神眼邱林,不知为何这样狼狈。急忙将他扶上云床,用一碗温水将神丹灌了下去。待了半盏茶时,邱林腹内咕噜噜响了一阵,脸上由金紫色渐渐由白而红,这才恢复原状。睁眼看见诸位剑侠在旁,便翻身坐起。这时各派剑侠中小兄弟们,本同周淳、孙南等在前面配殿中谈话,听说矮叟朱梅与邱林先后来到,便都入房相见。邱林坐起之后,先谢了矮叟朱梅赐丹之恩,然后说起慈云寺中景况及他脱险情形。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