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回 烛影忽摇红 满殿阴风来鬼祖  剑光同闪电 昏林黑月会妖人-正文-蜀山剑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三十回 烛影忽摇红 满殿阴风来鬼祖  剑光同闪电 昏林黑月会妖人

    原来醉道人与张老四父女护送周云从打邱林豆腐店中走后,慈云寺中人因周云从逃得奇怪,寺周围住户店铺差不多都是寺中党羽,决不会见了逃犯不去通报。惟独邱林在寺旁小道上,离寺较远,不在其范围之中,未免有些疑心。曾经派人去盘查数次,也问不出一些端倪,也就罢了。自周轻云夜闹慈云寺,断去毛太一只左臂,俞德受伤后,法元赶到,知道峨眉派厉害,嘱咐智通约束门下众人,不许轻易出庙;他自己又亲自出去约请能人,前来与峨眉派见个高下。法元去后,俞德伤势业已痊愈,便要告辞回滇西,去请师父毒龙尊者出来,与他报仇雪恨。智通恐他去后,越发人单势孤,劝他不必亲自前往。可先写下书信一封,就说他受了峨眉派门下无故的欺负,身受重伤,自己不能亲往,求他师父前来报仇。俞德本是无主见的人,便依言行事,恳恳切切写了一封书信。就烦毛太门徒无敌金刚赛达摩慧能前往,自己同毛太每日闭门取乐。
    过了好些日子,转瞬离过年只有八九天,不但慧能没有音信,连金身罗汉法元也没有回来。所请的人,也一个未到。智通心中焦急万状。到了二十三这天晚上,智通、俞德正在禅房谈话,忽然一道黑烟过处,面前站定二人。俞德是惊弓之鸟,正待放剑。智通已认清来人正是武夷山飞雷洞七手夜叉龙飞,同他弟子小灵猴柳宗潜,连忙止住俞德,与三人介绍。这龙飞乃是九华山金顶归元寺狮子天王龙化的兄长,与智通原是师兄弟。自从他师父五台派教祖太乙混元祖师死后,便归入庐山神魔洞白骨神君教下,炼就二十四口九子母阴魂剑,还有许多妖法。那日打庐山回洞,小灵猴柳宗潜便把智通请他下山相助,与峨眉派为敌之事说了一遍。龙飞闻言大怒说:"我与峨眉派有不共戴天之仇,当年太乙混元祖师就是受他们的暗算。如今他见五台派失了首领,还要斩尽杀绝。前些日,我师弟罗枭到九华山采药,又被齐漱溟的儿子断去一臂,越发仇深似海。事不宜迟,我们就此前去,助你师伯一臂之力。"说罢,带了随身法宝,师徒二人驾起阴风,直往慈云寺走来。见了智通,谈起前情,越发愤怒。依龙飞本心,当晚便要去寻峨眉派中人见个高下。还是智通拦阻道:"那峨眉派人行踪飘忽,又无一定住所。自从到寺中扰闹两次,便没有再来。师弟虽然神通广大,到底人单势孤。莫如等金身罗汉回来,看看所约的人如何,再作商议。"龙飞也觉言之有理,只得暂忍心头之怒。
    第二日起,前番智通所约的人,崂山铁掌仙祝鹞、江苏太湖洞庭山霹雳手尉迟元、沧州草上飞林成祖、云南大竹子山披发狻猊狄银儿、四川云母山女昆仑石玉珠、广西钵盂峰报恩寺莽头陀,同日来到。智通见来了这许多能人,心中大喜,便问众人,如何会同日来得这样巧法?披发狻猊狄银儿首先答道:"我们哪里有什么未卜先知。先前接到你的请柬,我们虽恨峨眉派刺骨,到底鉴于从前峨眉斗剑的覆辙,知道他们人多势众,不易抗敌,都想另外再约请几个帮手。日前各位道友先后接到万妙仙姑许飞娘飞剑传书,她说她有特别原因,恐怕万一到时不能前来,她另外约请了两位异派中特别能人前来相助,峨眉派无论如何厉害,决无胜理,请我们大家安心前去,准于腊月二十四日赶到慈云寺。飞娘自教祖死后,久已不见她有所举动,有的还疑心她叛教,有些道友接信后,不大相信。后来又接着晓月禅师展转传信的证明,又说他本人届时也要前来,我们这才按照书信行事。这飞剑传书,当初除了教祖,普天下剑仙只有四五个人有此本领。想不到飞娘才数十年不见,便练到这般地步,真是令人惊奇了。"智通道:"以前大家对于飞娘的议论,实在冤屈了她。人家表面上数十年来没有动静,骨子里却是卧薪尝胆这么多年,我也是今年才得知道。"便把前事又说了一遍。
    当下因为法元未到,龙飞本领最大,先举他做了个临时首领。龙飞道:"我们现在空自来了许多人,敌人巢穴还不曾知道。万一他们见我们人多,他们就藏头不露面,等我们走后,又来仗势欺人,不似峨眉斗剑,订有约会。我看如今也无须乎闭门自守。第一步,先打听他们巢穴在哪里,或是明去,或是暗去,先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如何?"智通终是持重,商量了一会,便决定先派几个人出去打听峨眉派在成都是几个什么人,住在哪里。然后等晓月禅师、金身罗汉回来再说。议定之后,因为狄银儿道路最熟,小灵猴柳宗潜则成都是他旧游之地,便由他二人担任,到成都城乡内外打探消息。
    又隔了一天,法元才回庙。除晓月禅师未到外,另外约请了四位有名剑仙:第一位是有根禅师,第二位是诸葛英,第三位是癫道人,第四位是沧浪羽士随心一,皆是武当山有名的剑仙。大家见面之后,法元便问龙飞道:"令弟龙化不是和雷音道友一向在九华金顶归元寺修炼么?我这一次原本想约他们帮忙,谁想到了那里不曾遇见他,反倒与齐漱溟的女儿争打起来。到处打听他二人的下落,竟然打听不出来。你可知道他二人现在何处?"龙飞闻言,面带怒容道:"师叔休要再提起我那不才兄弟了,提起反倒为我同门之羞。我现在不但不认他为手足,一旦遇见他时,我还不能轻易饶他呢!"说罢,怒容满面,好似气极的样子。
    法元知他兄弟二人平素不睦,其中必有原故,也就不便深问。当下便朝大众把追云叟在成都出现,峨眉派门下两次在寺中大闹,恐怕他们早晚要找上门来,所以特地四处约请各位仙长相助的话,说了一遍。又说:"这次虽不似前番峨眉斗剑,预先定下日期,但是我深知追云叟这个老贼决不能轻易放过。与其让他找上门来,不如我们准备齐备之后,先去找他报仇。他们巢穴虽多,成都聚会之所只碧筠庵一个地方。我早就知道,当初不说,一则恐怕打草惊蛇,二则恐怕未到齐时,俞贤弟报仇心切,轻举妄动。峨眉派中人虽无关紧要,追云叟这个老贼却不好对付。如今我们人已到齐,是等他来,还是我们找上门去,或者与他约定一个地方比试,诸位有何高见?"法元在众人中辈份最大,大家谦逊了一阵,除龙飞自恃有九子母阴魂剑,俞德报仇心切外,余人自问不是追云叟的敌手,都主张等晓月禅师同毒龙尊者内中来了一个再说。好在人多势大,也不怕敌人找上门来。当初既未明张旗鼓约定日期比试,乐得匀出工夫,筹划万全之策。龙、俞二人虽不愿意,也拗不过众人。
    众人正在议论纷纷,只见一溜火光,狄银儿夹着一人从空飞下。小灵猴柳宗潜也随后进来。狄银儿见了众人,忙叫智通命人取绳索过来,把这奸细捆了。一回头看见法元,便走将过来施礼。这时被擒的人业已捆好,众人便问狄银儿究竟。狄银儿道:"我自昨日出去打听敌人住所,走过望江楼,便上去饮酒,听见楼上有些酒客纷纷议论道:'适才走的这位道爷真奇怪,无冬无夏,老是那一件破旧单道袍。他的酒量也真好,喝上十几斤,临走还带上一大葫芦。他那红葫芦,少说着也装上十七八斤酒。成都这种曲酒,多大量的人,也喝不上一斤,他竟能喝那么多,莫非是个酒仙吗?'我觉得他们所说那人,颇似那年峨眉斗剑杀死我师兄火德星君陆大虎的醉道人。正打算明日再去暗中跟随,寻查他们的住所,谁知我同柳贤侄下楼走了不远,便觉得后面有人跟随。我二人故作不知,等到离我们不远,才回头问那厮,为何要跟我们。这厮不但口不服输,反同柳贤侄争斗起来。别看模样不济,武功还是不弱,若非我上前相助,柳贤侄险些遭了他毒手。本待将他杀死,因不知他们窝藏之地,特地擒回,请诸位发落。"
    众人闻言,再朝那人看时,只见那人生得五短身材,白脸高鼻,一双红眼,普通买卖人打扮,虽然被擒,英姿勃勃,看去武功很有根底。当下法元便问那人道:"你姓甚名谁?是否在峨眉派门下?现在成都除追云叟外,还有些什么人?住在何处?从实招来,饶你不死。
    "那人闻言,哈哈大笑道:"你家大爷正是峨眉门下神眼邱林。若问本派成都人数,除教长乾坤正气妙一真人外,东海三仙、嵩山少室二老,还有本门以及各派剑侠,不下百位,俱在成都,却无一定住所。早晚荡平妖窟,为民除害。我既被获遭擒,杀剐听便,何必多言?"
    龙飞、俞德性情最暴,见邱林言语傲慢,刚要上前动手,忽听四壁吱吱鬼声,一阵风过处,烛焰摇摇,变成绿色。众人毛发皆竖,不知是吉是凶,俱都顾不得杀人,各把剑光法宝准备,以观动静。一霎时间,地下陷了一个深坑,由坑内先现出一个栲栳大的人头,头发胡须绞做一团,好似乱草窝一般;一双碧绿眼睛,四面乱闪。众人正待放剑,法元、俞德已知究竟,连忙拦住。一会现出全身,那般大头,身体却又矮又瘦,穿了一件绿袍,长不满三尺,丑怪异常。不是法元、俞德预先使眼色止住,众人见了这般怪状,几乎笑出声来。法元见那人从坑中出现,急忙躬身合掌道:"不知老祖驾到,我等未曾远迎,望乞恕罪。"说罢,便请那人上座。那人也不谦逊,手一拱,便居中坐下。这时鬼声已息,烛焰依旧光明。法元、俞德便领众人上前,又相介绍道:"这位老祖,便是百蛮山阴风洞绿袍老祖便是。练就无边魔术,百万魔兵,乃是魔教中南派开山祖师。昔年在滇西,老祖与毒龙尊者斗法,曾显过不少的奇迹。今日降临,绝非偶然,不知老祖有何见教?"绿袍老祖答道:"我自那年与毒龙尊者言归于好,回山之后,多年不曾出门。前些日毒龙尊者与我送去一信,言说你们又要跟峨眉派斗法,他因一桩要事不能分身,托我前来助你们一臂之力。但不知你们已经交过手了没有?"说时声音微细,如同婴儿一般。法元道:"我等新近一二日才得聚齐,尚未与敌人见面。多谢老祖前来相助,就烦老祖作我等领袖吧。"绿袍老祖道:"这有何难!我这数十年来,炼就一桩法宝,名叫百毒金蚕蛊,放将出去,如同数百万黄蜂,遮天盖地而来。无论何等剑仙,被金蚕蛊咬上一口,一个时辰,毒发攻心而死。峨眉派虽有能人,何惧之有?
    "众人闻言大喜。惟独邱林暗自心惊,只因身体失却自由,不能回去报信,不由便叹了一口气。
    绿袍老祖闻得叹息之声,一眼看见地下捆的邱林,便问这是何人。法元便把邱林跟踪擒获,正在审问之间,适逢老祖驾到,未曾发落等情说了一遍。又问老祖,有何高见。绿袍老祖道:"好些日未吃人心了,请我吃一碗人心汤吧。"法元闻言,便叫智通命人取冷水盆来,开膛取心。邱林知道不免于死,倒也不在心上,且看这群妖孽如何下手。智通因为要表示诚心,亲自动手,将冷水盆放在邱林身旁,取了一把牛耳尖刀。刚要对准邱林胁下刺去,忽然面前一亮,一道金光,如匹练般电也似疾地卷将进来。智通不及抵挡,忙向后倒纵出去。
    众人齐都把剑光法宝乱放出来时,那金光如闪电一般,飞向空中。龙飞、俞德等追出看时,只见一天星斗,庙外寒林被风吹得哗哗作响,更无一些儿踪迹。再回看地上绑的邱林,已不知去向,只剩下一摊长长短短的蛟筋绳。幸喜来人只在救回被擒的人,除挨近邱林站立的知客僧了一被金光扫着了一下,将左耳削去半边外,余人皆未受伤。众人正在兴高采烈之际,经此一番变动,锐气大挫,愈加知道峨眉派真有能手。连俞德的红砂都未能损伤来人分毫,可以想见敌人的厉害。便都面面相觑,不发一言。这且不言。
    话说邱林正在瞑目待死之际,忽然眼前一亮,从空降下一道金光,将他救起。在飞起的当儿,忽然觉得一股腥味刺鼻,立时头脑昏眩。心中虽然清楚,只是说不出话来。不一会工夫,那驾金光的人已将他带到一个所在,放将下来,对邱林仔细一看,忙说:"不好!轻云快把我的丹药取来。"话言未了,便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妙龄女子,从丹房内取了九粒丹药。
    那人便用一碗清水,将丹药与邱林灌了下去,然后将他扶上云床,卧下歇息。
    这时邱林业已人事不知,浑身酸痛已极,直睡到第二日早起,又吃了几次丹药,才得清醒过来。睁眼一看,只见面前站定一个美丽少女,生就仙骨英姿,看去功行很有根底,便要下床叩谢救命之恩。那女子连忙阻止道:"师兄,你虽然醒转,但是你中了俞德阴魂剑,毒还未尽,不可劳顿。待我去与你取些吃食来。"说罢,掉头自去。邱林也觉周身疼痛难忍,只得恭敬不如从命。听那女子称他师兄,想是同门之人,只不知她姓甚名谁,是何人弟子。
    小小年纪,居然能不怕俞德红砂及绿袍老祖等妖法,在虎穴龙潭中,将自己救出,小弟兄中真可算是出类拔萃的人物了。想到这里,又暗恨自己,不应错杀了人,犯了本门规矩,被师父将宝剑追去,带罪立功。自己入门三十年,还不如后辈新进的年幼女子,好生惭愧。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那女子已从外面走进,端了两碗热腾腾的豆花素饭来与他食用。邱林腹中正在饥饿,当下也不客气,接过便吃。吃完觉得精神稍好,便先自口头上道谢救命之恩,又问这是什么所在。那女子道:"师兄休得误会,我哪有这大本事?此间是辟邪村玉清观。昨晚救你的,便是玉清大师。我名周轻云,乃是黄山餐霞大师的弟子。师兄不是名叫神眼邱林的么?昨日玉清大师打从慈云寺经过,顺路探看敌人虚实,见师兄被擒,便用剑光将师兄救出。不想师兄肩头上还是沾了一点红砂,若不是大师的灵药,师兄怎得活命?大师今早因有要事出门了,临行时,吩咐请师兄就在此地休息,每日用灵药服用,大约有七八天便可复原了。"邱林闻言,才知道自己被玉清大师所救。只是一心惦记着回碧筠庵报告敌人虚实,便和轻云商量,要带病前去。轻云道:"听玉清大师说,此番破慈云寺,三仙、二老都要前来,能前知的人很多,慈云寺虚实,那里想必早已知道。师兄病体未痊,还是不劳顿的好。我等大师回来,过年初三四也要前去,听候驱遣,届时同行,岂不甚好?"邱林因昨日同醉道人分别时,知道三仙、二老一个未到,慈云寺有好些妖人,恐怕众剑侠吃了暗亏,执意要去。轻云劝说不下,只得陪他同行。邱林病势仍重,不可让他去冒天风,只得同他步行前去,好在辟邪村离碧筠庵只有二十余里远近。到了晚饭时分,轻云同邱林起身上路。
    二人刚走到一片旷野之间,只见风掣电闪般跑过一双十六七岁的幼男女,后面有四个人,正在紧紧追赶。及待那一双男女刚刚跑过,邱林已认出追的四个当中,有一个正是那万恶滔天的多宝真人金光鼎。便对轻云道:"师妹快莫放走前面那个采花贼道,那便是多宝真人金光鼎。"正说时,金光鼎同着独角蟒马雄、分水犀牛陆虎、关海银龙白缙等四人业已到了面前。轻云见来人势众,知道邱林带病不能动手,便说道:"师兄快先走一步,等我打发他们便了。"说罢,便迎上前去。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