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回 轻嗔薄怒 同摘梅花  慧质仙根 共寻碧涧-正文-蜀山剑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五十八回 轻嗔薄怒 同摘梅花  慧质仙根 共寻碧涧

    若兰猛想起适才二人吃鹿肉拌嘴情形,猜是金蝉与朱文陪礼,不及还言,照英琼指的方向便走。才将身转到崖后,便听朱文笑语之声,忙把身掩在一旁偷听。只听朱文笑道:"该死的!花未采着,倒撒了我一头的花瓣。那边那边,我要那西北角上斜出来的那一个横枝。
    谁要这么大的,拿回家去当柴禾烧么?"若兰猛闻一股幽香袭来,定睛往前面一看,原来崖侧生着一株大梅花树,开得十分繁茂。朱文站在当地指说,金蝉同猩猩分据在梅树枝上。一会工夫,金蝉照朱文所要的小横枝采了下来,那猩猩却采了五六尺长的一根大枝。金蝉、猩猩下地以后,把梅花都去递与朱文。朱文似嗔似喜地看了金蝉一眼道:"你采来了,我偏不要你的。"说罢,接过猩猩手中那枝长梅,回身就要走去。那猩猩非常淘气,也学着人言,对金蝉道:"偏不要你的。"恼得金蝉怒起,上前举拳便打。吓得那猩猩连蹿带纵,飞一般跳下山崖,无影无踪。金蝉便向朱文赔话道:"你还跟我生气么?下次我再不和你强嘴了。
    "朱文站在那里,只是不理。金蝉仍是不住地说好话,定要朱文接他采的那枝梅花。朱文被他纠缠不过,正要伸手去接,若兰忍不住要笑出来,连忙忍住,高声说道:"天都不早了,你们还采梅花玩,大师姊她们叫回去开辟凝碧崖呢。"
    朱文见若兰忽然现身出来,不禁脸上一红,不再理会金蝉,回身便走。金蝉无法,只得同若兰跟在后面。刚走到洞口,众人俱在那里,神雕业已飞回,英男并未接来。英琼手中拿着一件白色半臂,正和灵云、芷仙讲说,三人不由凑上前去。只听英琼说道:"适才我因想念英男姊姊,打算叫金眼师兄将她背来,与我们一同开辟凝碧崖。不想金眼师兄回来,只带了她穿的这一件半臂,问它英男姊姊可在家中,它只摇头。难道她又随她师父出门去了么?
    "灵云道:"神雕飞回,想必英男不在庵中。不过这半臂又是何人与它带来?是何用意?这倒叫人难解呢。"正说到这里,神雕忽用它的钢喙,把英琼衣角拉了几下,又朝解脱坡那边长鸣了两声。英琼对众人道:"我同金眼师兄处得日子不少,它的举动十九我能猜出,这会它要我到解脱坡去。莫非英男姊姊生了大病,没人照看,故尔将她穿的半臂与我带来,叫我前去看她么?"话刚说完,神雕又叫了两声,不住地摇头,英琼好生不解。朱文道:"这有何难,反正解脱坡离此不远,我们何须为此小事只管商量不决?我看天已不早,请大师姊领着众人开辟凝碧崖,我代英琼妹妹到解脱坡去看上一看,如果有病,我这里还剩有嵩山二老赐的丹药,与她吃上两粒,将她背到此间便了。"英琼闻言大喜,便将解脱坡方向说与朱文,就请朱文骑雕前去。那雕不待英琼吩咐,便自挨近朱文身旁蹲下。朱文越加高兴,骑上雕背,一个回翔,便已冲霄飞起。
    这里众人急于开辟凝碧崖,大家一路说笑,回身往洞内便走。刚走到洞门跟前,英琼忽然回头,"咦"的一声。灵云问是何故。英琼道:"那解脱坡原离此地不远,那神雕为何到了那里不往下落,反朝西南方飞去,是何缘故?"灵云道:"我看那神雕在白眉禅师那里听经多年,非普通仙禽可比。看它背着文妹去的神气,此中必有缘故。此雕业已通神,文妹又非弱者,等她少时回来,必有分晓。我们还是办我们的事吧。"
    说罢,英琼在前领路,灵云等随在后面,按照妙一夫人指定的方向进去。原来是半间石室,尽头处石壁非常坚固。估量地点已对,便由若兰取出紫烟锄,向那石壁上面打去。立刻紫光闪闪,满洞烟云,大的石块随着飞迸。不消十几下,已将这数尺的石壁锄了一个六七尺长、二尺来宽的石门,尽可容一个人出入。灵云便止住若兰且慢动手,先纵身进去一看。原来这里昔日原是后洞门户,那块石壁是从别处移来封闭的。洞内只有两丈多的面积,还是个斜坡,下临绝巘,旁边便是那万丈深潭,云雾弥漫,看不见底。地洞中一块丈许方圆、三四尺厚的大石盖在上面,四围俱是符咒,知道下面便是通凝碧崖的捷径。若兰纵身进来,站好方向,往那石上便锄。锄下去后,金光闪闪,那石还是纹丝不动,任你半边大师镇山之宝,也是无效。灵云见那紫烟锄竟然无功,知道是白眉和尚的佛法,连忙止住若兰,率领大家跪倒,默祝了一番。祝罢起身,眼前一道金光亮处,石上符咒竟然不见踪迹。便再次命若兰动手,这次锄才下去,那块大石居然应手而碎。灵云、英琼也同时拔出剑来动手,不消顿饭光景,将那块大石击成粉碎,现出一个石洞。若兰顺便用锄将那石洞中碎石拨开。灵云见下面黑洞洞的,便道:"此洞定是通那凝碧崖的捷径。偏偏文妹又到解脱坡去了,下面黑洞洞地不知深浅。只率等她回来,用天遁镜照着下去吧。"若兰猛想到金蝉是一双慧眼,能在黑暗中看物,可以领着大家下去。回头一望,竟然不在面前。原来适才朱文骑雕走时,金蝉本想跟去玩玩,还可借此与朱文赔话,因怕姊姊拦阻,特意走在众人后面。灵云等因急于开辟凝碧崖,不曾注意到他。他见众人进洞,早抽身追赶朱文去了。灵云发现金蝉不在跟前,猜是追赶朱文,他二人俱不在此,无法下去,只得等他二人回来再说。
    谁知等了两个时辰,朱文、金蝉才得回转,见了英琼说道:"你说的那个余英男,大概被人抢了去了。"英琼闻言大惊,忙问究竟。朱文道:"我骑上雕之后,直过了峨眉山六七百里,还不曾往下降落,我党着非常奇怪。神雕不时回头朝我长鸣示意,飞得比我们驾的剑光还快,又飞出去好几百里,落到一个不知名的大山中。下了雕背走不远,看见一座洞府,洞门紧闭,四外风景好极了。我正在那里想主意,神雕忽然跑将过来蹲下,那意思要我骑上。我先疑心它飞累了,下来歇一歇力,再往前飞。谁想我二次骑了上去,它就往回路飞来。
    不多一会便遇见蝉弟赶来,一同骑上雕背,这才飞到你所说的那个解脱庵中落下。看见一个年老佛婆,满面愁苦,在那里念经,见我们从天飞下,非常害怕。我对她说明来意,她才说她本是广明师太用人,后来又跟随广慧师太。广慧师太五日前在本庵坐化,由英男同她将广慧师太埋葬以后,英男便说师父遗命,叫她到峨眉后山投奔英琼姊姊。她也知你出外未归,每日俱要到后山去看你回来不曾。到第三天上,忽然来了一个姓阴的道姑,说是与她有缘,硬要收她做徒弟。英男执意不肯,偏偏那道姑法术非常厉害,不由英男不从,只得勉强拜她为师。那道姑便要带英男到一个山上去修道,英男老想拖延,等你回来见上一面,费了许多唇舌,那道姑才容她再待两日。她恐你回来寻她无着,特到后山来与你留下一信。今天早上,那道姑便把她带走了。去的时节,她将庙中一切都送与了那老佛婆。又再三嘱咐,她走后如果有一个姓李的小姑娘来,便把以上情形对她详细说明,要紧要紧。那老佛婆把我错当作了你,才把这许多情形对我说。我问她那道姑什么模样神气,那老佛婆上了几岁年纪,说得不十分清楚。听她语气,那道姑决非好人,英男定是被逼无法,被人强抢了去。那神雕领我去的所在,想必便是那道姑的巢穴,也未可知。"
    芷仙闻言,忽然想起昨日进洞时,曾在石桌上捡起一封信,上写"琼妹亲拆"。彼时英琼出洞喂雕去了,自己因见人多,好意替英琼收好,不知怎的,一倒头睡着,便把此事忘却。听朱文所说情形,英男昨晚尚在庙内,今早才被那道姑逼走,岂不是自己误了人家?不由又羞又急,又不好意思直说出来。正在为难,忽听英琼着急说道:"那老佛婆既说英男姊姊走前曾到我洞中留信,如何我们都没有看见呢?"芷仙知道英琼与英男交厚非常,不便再为隐瞒,好在自己是一个无心之失,忙接口道:"昨日我进洞时,曾看见石榻旁边有一封信,也未看清上面写的什么,因彼时身子困倦已极,被我随手塞在床褥底下,也不知是与不是?
    "英琼闻言,不暇与芷仙答话,急忙奔至榻前,将信取出一看,果然是英男亲笔。信中大意说:
    英男前十天到后山来寻她,见洞门紧闭,以为她在左近闲游,寻了一遍,不见踪迹。起初还疑心她骑雕出游,后来接连来了数次,最后一次将洞中石头搬开,看见留的信,才知她被赤城子接引到昆仑派女剑仙阴素棠那里,神雕佛奴已于事前飞去。她想了一阵无法,只得回去把前事告诉广慧师太。广慧师太听说她被阴素棠接去,大为惊异,说那阴素棠现时已经脱离了昆仑派,如果被她接去,恐不会有好结果。并说自己后日就要圆寂,原想叫英男到后山与她同住,不想中途出了差错,好生替英男发愁。英男既担心好友,又见恩师就要永诀,心中悲伤已极,无法可想,自己每日守着广慧师太哭泣。过了两天,广慧师太果然坐化。那老佛婆原是当年西川路上有名的女飞贼铁抓无敌唐家婆,因为行劫一家大户人家,被广慧师太收伏,从此洗手皈依,跟随广慧师太已十多年,本极为忠心。英男同唐家婆将广慧师太埋葬后,又到后山来看英琼回来没有。英男的意思,以为英琼纵使暂不回来,神雕佛奴总要回来的。倘若遇见神雕,便请它将自己背到白眉禅师那里,问一问白眉禅师:如果那阴素棠是个好人,自己便设法寻了去,与英琼一齐拜在她的门下;假使阴素棠是个坏人,也好求白眉禅师搭救英琼,仍回峨眉同住,谁知来了几次,均未遇见。第三天上,又到后山,忽然遇见一个中年女道姑,自称她是女剑仙阴素棠,当时就叫英男随她回去。后来问明来意,才知她请赤城子接引英琼,路过莽苍山,遇见仇人史南溪,受了重伤。幸而遇见嵩山二老中的矮叟朱梅,给了几粒夺命神丹,才得保住性命,养息了些日,回转枣花崖,请人报仇。阴素棠听说她所要收归门下的李英琼,遗落在莽苍山中一个破庙之内,因史南溪与烈火祖师不是一时能寻得到的,先放下报仇之事,急忙驾起剑光,沿途寻找英琼,并无踪影。猜她已从原路回转峨眉,故跟踪到此,英琼却并未回家。巧遇英男,见她根骨甚厚,便要收她为徒。英男听说英琼在半路上孤身遗落,因听师父说过阴素棠不是好人,见英琼未被她网罗了去,不禁心喜。但是听阴素棠说英琼孤身一人在荒山破庙之内,并且已寻不见踪迹,又非常担忧。加上那阴素棠见寻英琼不着,执意要带她走,又害怕,又不愿意。后来阴素棠用飞剑相逼,英男被迫无奈,再三哀告,假说亡师后事未了,请容她再在解脱庵中住上几日,再随着她同去,费尽许多唇舌。英男的嘴本甜,一套花言巧语,居然将阴素棠哄信,但是却不准她多延,只能再等两天。英男无法,只得应允。她的原意,只因英琼信上说神雕只去十几日回来,想捱到神雕回来,骑了逃走。又假对阴素棠说,她与英琼情同骨肉,起初所以不愿随她同去,是因舍不得英琼。求阴素棠允许她这两日内常到后山,探望英琼回来不曾,如果回来,与她一同拜师,岂不是好?这几句话,果然大合阴素棠心愿,知道英男不会飞剑,不愁她逃走;又见英男一脸小孩子气,谈吐真诚,便答应了她。英男背着阴素棠,偷偷写了这封长信,留与英琼,托英琼回来,千万请神雕到枣花崖阴素棠那里将她背回,再一同逃到白眉禅师处安身等语。
    英琼看完这一封信,一阵心酸,几乎流下泪来,当下便请灵云等设法去救英男,灵云道:我看阴素棠既然这样爱惜人才,英男在她那里决无凶险。我们不愿她归入旁门,去接她回来,自是正理。不过也用不着忙在这一时,等到将凝碧崖开辟出来,再从长计议如何?"大家闻言,俱都赞同。英琼虽然性急,也只得任凭灵云调度。当下重又进石洞,灵云先命朱文、金蝉二人持着天遁宝镜前导。初下去时,那洞只容一人出入,加上适才坠下去的碎石碍路,顶又不高,只得鱼贯俯身而行。及至走下去有数十丈远近,忽然觉着空气新鲜起来。灵云忙叫朱文收起宝镜。果然看见透出一片光亮,和早上出来的曙光一样。便往那有光所在走了下去,绕了几个弯子,竟是越走前面越亮。及至走到尽头,原来已出洞口,面前是一座峭壁。那洞口上下半截,平伸出去,上面只露出宽约数尺的一个孔洞,四外一无所有。朝上一望,只见云雾弥漫,伸手可接,看不见青天,也不知离上面有多高。再走到崖侧,往下一望,下面也是层云隔断,看不见底。若兰失声笑道:"这里就是凝碧崖么?外头上不见天,下不见地,洞内又是这样黑洞洞的,我们又不是要逃走避难,好端端地跑到这里来居住,有什么意思呢?"
    话言未了,金蝉忽然狂呼道:"在这里了!"原来众人起初以为妙一夫人既说凝碧崖是白眉和尚禅悦之所,又叫连九华都不要回去,只在此处学道,估量那里一定是美景非凡。适才下来时,便充满了好奇之想。走了好一会黑路,好容易前途才出现一些光明,满心欢喜。
    及至走到了尽头,却是寸草不生,枯燥无味的一个死崖口。除了灵云年长,知道妙一夫人叫大家来住,不是别有用意,便是自己同众人还未走到地头。英琼是去过的人,已知道这里决非凝碧崖。余人大半失望。还未容英琼说话,若兰已先说出不满意的话来。那金蝉更是性急,他见崖口上下俱被云遮,不由分说,将朱文宝镜抢到手中,揭开锦袱,向下一照。再加上他的一双慧眼,霞光到处,下面云雾冲散,早看见底下一个广崖,崖上下丛生许多奇花异草,嘉木繁荫,溪流飞瀑,映带左右,果然是一个仙灵窟宅。心中大喜,不由狂喊起来。
    这时英琼正对灵云说:"这里不是凝碧崖,那凝碧崖我昔日去过,哪里是这般光景?"
    大家听见金蝉高兴狂呼,也都围将过来,虽然看得没有金蝉那般清楚,也看出下面的山光水影,一片青绿,别有洞天,果然无愧"凝碧"二字。众人便商量着要驾剑光下去。灵云道:
    "我想这条道路到此而止,便要驾剑光才能下去,决没有这般简单。母亲既叫我们从上面开辟,想必还有路可通。我们下去,原不费事,裘、李二位妹子不会御剑飞行,如何下去?"
    金蝉道:"姊姊总是这样虑前虑后,慢吞吞的。我们适才从上面下来,不就是这一条路么?
    至于裘、李两位姊姊,你同朱姊姊俱都剑术高强,不会背她们下去么?"灵云道:"话不是这般说法。一个人做事,总要做彻,没有说畏难苟安,只做一半的。英琼妹子生具仙骨,又得了一口仙剑,吃了许多仙药灵果,身轻如叶,只消照父亲口诀去练,我从旁再稍微指导,不消一月,便能御剑飞行。芷仙妹子就难得多了,她至少还要练个三年五载。以后常要出入,只有我一人才能带她进出,倘若我们有事他往,岂非不便?"金蝉还要争论,朱文抢先说道:"我们既然看见下面景致,是不是凝碧崖还不一定,何妨大家将裘、李二位背的背,带的带,先同到了下面,看清地点是与不是,再由我们一同去寻那通下面的捷径,岂不是好?
    "金蝉听了这一番话,固是心服口服;众人大半少年喜事,俱都赞同。灵云也只得同意。便议定由灵云带芷仙,朱文带英琼,连同若兰、金蝉,共是六人。
    正要举足,忽听顶上雕鸣。英琼听出是佛奴鸣声,忙唤众人稍停一停再下去。不多一会,果然佛奴从上面崖旁那数尺圆的孔洞中,束翼翩然而下,背上面坐着那个大猩猩。若兰笑道:"这个猩猩倒会享福,莫非求神雕携带,也到凝碧崖走走么?"言还未了,神雕已飞到英琼面前落下。猩猩看见主人,忙从雕背上跳了下来,趴伏在地。英琼道:"这番我同裘姊姊不必二位姊姊携带了。"说罢,拉了芷仙骑上雕背。那雕等二人坐稳,将身往下一扑,就势舒展两只钢爪,抓起地下猩猩,横开双翼,朝孔洞中斜飞下去。若兰拍手哈哈笑道:"他们倒好耍子。将来等我遇见机会,也收伏一只神雕来骑骑多好。"朱文道:"你们不用羡慕人家了,快些下去吧。"当下同了金蝉、灵云、若兰四人驾起剑光,飞身下去,一会工夫,便已着地。
    英琼同芷仙已先到,笑对众人道:"这里正是凝碧崖,昔日曾被金眼师兄背我来过的,你看那边崖壁上面不是有'凝碧'两个大字么?"灵云等举目往前一看,果然前面崖壁上面有丈许方圆的"凝碧'两个大字。左侧百十丈的孤峰拔地高起,姿态玲珑生动,好似要飞去的神气。那凝碧崖与那孤峰并列,高有七八十丈,崖壁上面藤萝披拂,满布着许多不知名的奇花异卉,触鼻清香。右侧崖壁非常峻险奇峭,转角上有一块形同龙头的奇石,一道二三丈粗细的急瀑,从石端飞落。离那奇石数十丈高下,又是一个粗有半亩方圆、高约十丈、上丰下锐、笔管一般直的孤峰,峰顶像钵盂一般,正承着那一股大瀑布。水气如同云雾一般,包围着那白龙一般的瀑布,直落在那小孤峰上面,发出雷鸣一样的巨响。飞瀑到了峰顶,溅起丈许多高。瀑势到此分散开来,化成无数大小飞瀑,从那小孤峰往下坠落。峰顶石形不一,因是上丰下锐原故,有的瀑布流成稀薄透明的水晶帘子,有的粗到数尺,有的细得像一根长绳,在空中随风摇曳,俱都流向孤峰下面一个深潭,顺流往崖后绕去。水落石上,发出来的繁响,伴着潭中的泉声,疾徐中节,宛然一曲绝妙音乐。听到会心处,连峰顶大瀑轰隆之响,都会忘却。那溅起的千万点水珠,落到碧草上,亮晶晶的,一颗颗似明珠一般,不时随风滚转。近峰花草受了这灵泉滋润,愈加显出土肥苔青,花光如笑。
    众人遇见这般仙景,一个个站在那里没声响,耳听大自然的仙音,目接无穷尽的美景,不约而同地静默得呼吸都要停止。金蝉快乐到了极处,忽然在静寂中一声狂呼。大家不知不觉地互相欢呼跳跃起来,一同高兴赞赏了一阵。英琼又向着崖前一株绿荫如篷、荫覆数亩地面的参天老楠树,指给灵云等看,说此树便是昔日白眉和尚结茅之所,把前事补叙了许多。
    正说得高兴,忽然一团黑影从树顶飞落,接着又是哧溜一声,溜下一个黑东西来,把芷仙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神雕背着猩猩,猩猩爪上还抓着一串佛珠同一张纸条。英琼接过一看,正是师祖白眉和尚所留。大意是说:他已早算出他们要来此地居住,崖壁上面有一个洞府,里边有一百多间石室丹房,昔年原是长眉真人准备光大门庭时开辟出来的,后来还没有用,便已道成升仙,一直没有人用过。自从白眉和尚到此借住,又开出来一道灵泉,从各大名山福地移植了许多灵药异卉,瑶草琪花,更为此地增色不少。那石洞中的石头,本是一种透明质地,日夜光明,最宜修道人居住。洞门西面有一条上升的道路,直通后山飞雷岭髯仙李元化洞府旁边的一个已经闭塞的石洞之中。南面还有一条上升道路,便是通李宁父女所居的栖云洞。佛珠赠予英琼,后来自有妙用等语。
    英琼见纸条上面提到她的父亲,不禁动了思亲之念,流下泪来。灵云劝慰了几句,便从她手中接过那一串佛珠看时,一共只有十八粒。拿在手中轻飘飘的,非金非玉,非木非石,颗颗匀圆,有龙眼般大小。发出来的乌光黑黝黝的,鉴人毛发。知是一个宝物,想必将来定有用处,仍递与英琼套在手上。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