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回 辟洞天 裘芷仙学道  传飞柬 李英琼出山-正文-蜀山剑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五十九回 辟洞天 裘芷仙学道  传飞柬 李英琼出山

    英琼恐捕树上面还有东西,将身一纵,蹿起十余丈高下,攀着树梢,将身往上一翻,只两三纵,已蹿入了白眉和尚所居的捕巢之内。灵云等纵能飞行绝迹,看见她这种轻如飞鸟、捷比猿揉的轻身本领,也不由点头赞赏。金蝉、若兰好奇心盛,双双不约而同地跟踪上去。
    三人先后到捕巢里面一看,那巢全是一些黑白鸟羽做成,又干净,又整洁。面积并不大,只有不到两丈方圆。当中有个大蒲团,旁边又有两个小蒲团,此外空无一物。寻了一阵,并无遗物,三人也不再留连,同是纵身下地。灵云便领众人同上高崖,去寻那座洞府,一路上又看了许多奇迹仙景。走了一会,尚未寻见那座洞府,忽听泉声聒耳,如同雷鸣一般。众人往前面一看,对面崖壁下面有一条长涧,宽有数丈。中流倏地突起一座石峰,石峰上面丛生着无数的青松翠柏,四围俱是大小孔窍。涧中之水,被那小石堆分成十数条银龙,从崖侧奔腾飞涌而来。流到那石峰根际,受了那石的撞击,溅起几丈高的水花落下。再分流绕过石峰,化成无数大小漩涡,随波滚滚往下流头奔腾澎湃而去,好似那中流抵柱都要被冲走。水撞在石缝孔窍中,收翕吞吐,响成一片黄钟大吕之声,与刚才瀑布的鸣声,又自不同。灵云等正伫足玩赏,若兰见那石峰体态玲珑,屹立中流,一任下面奔流冲射,兀自一动也不动,又雄美,又好玩,心中高兴,飞身一纵,便到了石峰上面。金蝉、朱文、英琼也要随往,忽听若兰高叫道:"那底下才是座洞府。"说罢,便飞身回来,拖了灵云往下走。众人也随着下崖。
    走下去不到十余步,果然看见一座石洞。那洞宽大宏敞,正对着那座中流砒柱,洞门上藤萝披拂,丛生着许多奇花异草,上面有"太元洞"三个大字。大家便走了进去。但见石室宽广,丹炉、药灶、石床、石几色色皆全。里面钟乳下垂,透明若镜。就着石洞原势,辟出大小宽狭不同样的石室,共有一百多间。知是祖师长眉真人所留无疑。走到最后,忽看见一间两三亩宽的石室,上面横列着二十五把石凳,猜是将来同门聚会之所。走过这间石室,地势忽然越走越高。灵云记着白眉和尚留纸所说,便率众人往南走去,果然发现一条甬道。循着这条甬道走了有好半会,越走光线越暗,便由朱文、金蝉用天遁镜在前照着行走。又走了二十多丈远,前面忽然有石壁挡住,业已到头,不能前进。正疑错了方向,忽然镜光照处,石壁上面似有字迹。近前一看,上面写着"栖云门户"四个篆字。摸了摸石壁,手感微软,颇似石膏凝结而成。灵云仔细想了一想,便命若兰用紫烟锄姑且试试。一锄下去,那石头竟似豆腐块似的,随手而落。灵云忙从若兰手中要过紫烟锄,亲自动手,不多一会工夫,便已开辟出一个六尺高三尺宽的门户,正齐那篆字下面,恰好篆字当成门额。石门开通后,见那石壁竟有三尺多厚,探头往门内一看,忽然看见亮光。大家走出门去一看,不禁同时欢呼起来。原来外面正是适才由上面下来时,到此无路可通,后来驾剑光下去的那个洞口。此门开辟,上面英琼所居的栖云洞,与下面凝碧崖,便打通一气,无须由半山当中再驾剑光下去了。大家高兴头上,便商量在上面先住一宵,明日再将应用东西搬将下去,仔细安排。
    这时天色将近黄昏,英琼便去安排饮食,大家一齐帮她动手将饭做好。未及食用,英琼猛想起神雕同猩猩尚在下面,适才急于开辟洞府,不曾想到它们。急忙出洞看时,已不知在什么时候竟自回转。便回洞切了一只腊鹿腿,送出洞去与那雕吃。因那猩猩吃素,莽苍山中带来的黄精、松子业已吃得所剩有限,好生发愁。便对它说道:"金眼师兄的粮,它自己能够去找,还能有富余,让我们沾光。你吃的东西大半是些果子,你也有法去寻么?"那猩猩闻言点头。英琼因洞中饭已做好,天已决黑,且过了今天再说,便把所剩的一些松子、黄精都给了那猩猩吃。随即招呼众人就座。
    灵云在席上说道:"这次毫不费事,便将师爷遗留的仙府开辟出来。我比诸位年长,我不同诸位客气,忝做诸位一个老姊姊。不过从今日起,诸位也就此各按年岁称呼,大家都方便一些,省得客套。此后既在一起练剑学道,便是一家人了。"当下各人序了一序齿,除灵云外,芷仙最长,其次便是朱文、若兰、金蝉,仍是英琼年纪最小。各人改了称呼以后,分外显得亲密。灵云又给那神雕、猩猩各取一个名字:神雕原名佛奴,因是白眉和尚座下仙禽,不便照此称呼,取名钢羽,算是大家同辈中的异类道友;那猩猿便将它原来名称颠倒过来,去掉两字的犬旁,叫做袁星。天黑以后,灵云便将许多学剑秘诀,按程度不同,分别传与若兰、英琼、芷仙三人。除芷仙是初次入门,只先学习坐功外,若兰、英琼二人,一个已得旁门真谛,一个生具仙骨慧心,一点便会。就连芷仙,也是绝顶聪明,不过根行较浅罢了。
    灵云传罢剑诀之后,便不许再为熬夜耗神,率领大家分在几个石床上打坐练功。一会工夫,除芷仙外,俱都入定。一宵无话。
    到了天色微明,众人下床盥洗已毕,便将一切应用东西径由洞后捷径运至凝碧崖大无洞中。英琼想起昔日曾由崖上骑雕飞下凝碧崖去,便打算再骑着下去一回,以后剑术学成后,多一个出入之地。这时芷仙已与灵云、朱文、金蝉三人到大元洞布置去了,只剩若兰在上面帮她检点零星用品。英琼便将一切应带的轻便东西打了两个包裹,拉了若兰走出洞外。只见洞外已堆着两个死鹿,同一大堆山果黄精之类,知是神雕钢羽与猩猩袁星找来的食粮,心中大喜。便引袁星将那两具死鹿、果品携回洞中,到那通大元洞入口之处,叫它连上面遗留的粗重东西,陆续搬到下面大元洞去。自己同若兰依次出洞,骑上神雕,从那万丈深潭之中飞了下去。若兰初次从云雾中往下飞行,觉得非常有趣。不一会工夫,便到大元洞口落下。二人走进洞去一看,灵云等已将各人住室指定,俱都相离洞口不远。除金蝉与若兰各独居一室外,朱文是与英琼一室,灵云是与芷仙一室,以便早晚间用功,可以从旁指点。不消几个时辰,袁星将上面应用东西一齐运来。各人到了新居,贪恋美景,不是临流观瀑,便是登峰长啸,谁也不愿再行上去。若兰、金蝉更是小孩子心性,高兴异常,抢着骑雕飞行。那雕也忽然驯良起来,无论谁骑都不倔强。朱文却同了英琼,带了袁星去寻景选胜,游玩了大半天,又采来不少奇花异果,大家食用。从此众人每日随着灵云,在大无洞凝碧崖修炼,十分快乐。英琼几次要请灵云去接英男,灵云总说无须忙在一时。山中日月,转瞬到了四月下旬,虽只三四月工夫,英琼竟进步得骇人,照着妙一夫人所传的口诀,加上灵云旦夕在旁指点,竟能御剑飞行,指挥如意。众人俱觉她前途远大,未可限量,非常欲羡。
    一天早上,灵云领了众人,各自分据一个树巅,发出飞剑,练习剑术。忽从崖顶云端飞下一道疾若闪电的金光。英琼、若兰不知就里,正要上前抵挡。灵云已用手一招,那金光便落在她的手中,略一停顿,倏又往空飞去。众人俱从树巅飞身下来,围拢灵云面前。却见灵云手上拿着一封书信,原来是乾坤正气妙一真人的飞剑传书。上面写着:八魔年来见无人干涉,故态复萌,新近又做了滇西毒龙尊者的记名弟子,愈加淫恶不法,西川路上的商民受尽他们的荼毒。现在矮叟朱梅来信,说三游洞侠僧轶凡的弟子赵心源,同他新收的门徒陶钧,还同了几个少年剑侠,要在端午日到青螺山下劫赴八魔之约,了结昔日八魔邱龄劫镖一重公案。朱梅因自己有事,届时恐怕来不及前去相动,赵、陶二人难免不遭毒手,写信请妙一真人派人在暗中前去助他们出险除害。妙一真人命灵云、朱文、金蝉三人即日动身,前往川边青螺山,假说是去滇西,作朝山拜佛的香客,在青螺山左近寻一个僻静处安置,随时到魔宫察看,助赵、陶诸人一臂之力等语。
    金蝉最是年少喜事,听见这个消息,欢喜得直蹦起来。英琼近日来已能御剑飞行,便要同去。灵云因信上没有写着她,又因她剑术还未精纯,八魔名声很大,不知深浅,不愿叫她前去涉险。英琼却以为自己虽然拜在峨眉教祖门下,但只见过妙一夫人,信上没有提她,焉知不是妙一真人还不知道妙一夫人已收她为徒?磨着灵云要跟了去。灵云本极爱她,知道父亲不叫她去,不是因为洞府无人主持,便是别有原因。见她的解释非常幼稚可笑,不忍过分拂她意思,再三婉言劝解说道:"你的剑术还未精纯,上不得这般大阵。好在你的资质聪明,异乎常人,再有一年半载,便能出神入化,以后要修外功,何愁没有这种热闹机会呢?"
    英琼还要拉着灵云撒娇,忽见若兰在灵云身后不住地对她使眼色。暗想:"芷仙姊姊是本领不济。若兰姊姊早就学会剑术,还会许多法术,她为何也不说去?我要去,她又止住我,必有缘故。"这几个月光景,英琼与若兰感情最好,便想同她商量商量,再同去要求灵云。装作赌气,往洞内便走。若兰假装相劝,随到房中,对英琼道:"教祖未提我们,想必是妙一夫人尚未与他见面,不知有我等二人。灵云姊姊一向做事谨慎小心,像个道学老夫子,同她商量,有何益处?好在你已能御剑飞行,加上座下神雕,难道她会去,我们就不会去?
    只管让他们先走。好在离端午还有七八天,他们三人前脚走,我们不会随后跟去,还愁追不上么?"英琼闻言大喜,正要回言,忽听外面有人说道:"你们好算计,待我告诉我姊姊去。"英琼大惊,见是金蝉,忙起身问道:"蝉哥,真要去告诉姊姊么?"金蝉笑道:"哄你呢。谁不愿大家一起去?又热闹,又壮声势。连我这个最无用的人还要去呢。兰姊剑术高强,道法通神,琼妹又得了师父的紫郢剑,同白眉禅师座下神雕,反不叫去,莫怪二位生气,连我也不服。只是姊姊一向惯用大帽子压人,偏有些歪理,不便同她抬扛。刚才你说我们先走,你们随后跟来,那是再好不过。你们进来时,我姊姊同文姊俱说兰姊刚才一句话不说,琼妹先前急于要去,后来忽然不说话,往洞内便走,兰姊又急忙跟进来,疑心你们二位要出花样,叫我前来探听口气,果不出她二人所料。不过她二人猜得倒不错,可惜所托非人,我不肯把二位真话拿出去报告罢了。"英琼闻言,不住口地称谢。金蝉便向英琼借那神雕一骑。若兰哈哈大笑道:"怪不得要做汉好,原来是别有所图呀!"
    正说之间,灵云、朱文、芷仙三人也一同进来。若兰便朝英琼使了使眼色,英琼仍是装作生气模样。金蝉重又说起借雕的事。灵云道:"你总是小孩子脾气,我们都能御剑飞行,你偏借琼妹的雕则甚?"金蝉道:"姊姊休要处处怪人,我向琼妹借神雕,实含有两种用意:第一,我身剑合一,刚会不满半年,剑光没有你们快,省得为我耽误时光;第二,我们万一到了青螺山,对敌人家不过,兰妹、琼妹到了五月初六七日见我们尚未回转,便可骑着那雕前去接应,现在让那雕先去认一趟路多好。"灵云知他强辩,因是小节,便不再说。英琼更是无有问题。当下灵云等便与申、李、裘三人作别动身,若兰等送灵云等三人出洞,灵云又再三嘱咐三人好生温习功课,不要妄动。然后同了朱文、金蝉分别御剑骑雕,破空而去。
    灵云等走后,依了英琼,就要随后动身。若兰却主张何必忙在一时,且等神雕回来再说,省得追赶不上,迷失路途。芷仙这几个月来非常崇拜灵云,见申、李二人商量跟去,留她一人守洞,一则空山寂寞,二则恐怕她二人走后,万一发生事端,独力难支,心中好生不愿。但是知道若兰性情温和,还好讲话;英琼素来刚直好胜,说做便做,任何人都劝说不转,灵云一走,更无人敢干涉她。只得偷偷与若兰商量,求她婉劝英琼,不要前去。若兰也是极愿前去的人,好胜好强之心也不亚于英琼,未便明里拒绝,却去推在英琼身上。芷仙见二人都执意要走,想跟她二人前去,又恐洞中无人照管,灵云回来怪她;自己又是本领不济,去了不但不能帮助大家除魔,反添累赘。左右为难,好生焦急。无奈何,又把守洞责任重大,恐怕外人前来侵占,自己不会飞剑,无法抵御的话,再向若兰恳求。若兰见她说时神态非常可怜,便对她道:"此洞深藏壑底,外人哪里知晓?我们出去,不久就回,哪有这么巧法,就会发生事端?姊姊能力有限,大家都知道,即使有事,大师姊也不能怪你。姊姊如对本身多虑的话,我有两个小玩艺,乃先师早年叫我到深山采药时作防身之用的。一个类似隐身法,叫作木石潜踪;还有一个是一面小幡。倘若遇见敌人鬼怪,抵敌不过时,先将这幡一展动,立地生出云雾,遮住敌人视线,好借剑光遁走。姊姊不会剑遁,你可再念'木石潜踪'口诀,只要觑定身旁,不论是树木山石滚到跟前,便和它一样,变成树木石头,等敌人走开,便可逃走。我将以上两法现在传授与你,以作万一防身之用。那袁星力大通灵,捷如飞鸟,力劈虎豹,再留它作为你的护卫,料无妨碍了。"
    芷仙闻言无奈,只得请若兰将以上法术传授。若兰便从怀中取出一面小幡,连同各样口诀一同传授。双方又演习了几回,演习纯熟,天已近夜。英琼等神雕不回,跑来寻若兰商量,正瞧见二人在那里演习法术,觉得好玩,便也要学。若兰只得笑着也传授给她。英琼问起根由,又安慰了芷仙两句,同回房中用功。
    次早出洞,神雕业已在夜间回转。英琼更不再商量,只嘱咐了袁星几句,叫它一切须听芷仙调遣,不准擅离洞府,早晚帮她煮饭做事。袁星数月来随着众人打坐,愈加通灵,已将人言学会,听见主人吩咐,急忙点头遵命。英琼高高兴兴地与若兰二人手拉手骑上雕背,向芷仙道声"珍重",健翩凌云,直往青螺山飞去。芷仙目送申、李二人走后,便命袁星去将通上面门户用大石封闭,日夕用功,静等她们回来。不提。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