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回 湘江避祸 穷途感知音  岳麓凭临 风尘识怪叟-正文-蜀山剑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六十回 湘江避祸 穷途感知音  岳麓凭临 风尘识怪叟

    话说前文所说的烟中神鹗赵心源,自从在江西南昌陶家庄上打走了许多骗饭耍贫嘴的教师,便在陶家庄上居住,因见陶钧心地纯厚,资质聪明,有心将平生本领传授给他,师徒二人每日用功习武,倒也安然。不想一日同陶钧在庄前闲眺,忽见前面坡上树林中飞来一支银镖,接着远处飞到一人,近前一看,认出是西川八魔手底下的健将神手徐岳。只因八魔主邱舲在西川路上劫一个镖客的镖车,被赵心源出来干涉,看看取胜,又从暗处飞来一把梅花针,将岳舲打败。四处寻找那放针的人不着,疑是心源同党,恨如刻骨,归山与七个兄长商议,定要寻着赵心源同放针的人,碎尸万段,以报前仇。心源当时原是激于一时义愤,本不认得邱舲。后来既已结下冤仇,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满拟跑回宜昌三游洞,去求师父侠僧轶凡相助,不想反被侠僧轶凡数落一顿,逐了出去。心源无计可施,只得避难,奔走江湖,才在陶家安居。岂料不几时便被八魔手下人探听明白,拿着银镖请柬前来。心源知大祸将临,明知胜不过人,但是长此避逃,也非长法。昔日还可推作不知,如今已和敌人来使对面,再要藏躲,岂不被天下人耻笑?当下挺身承认,明年端午节准到青螺山赴约。遂辞别陶钧,打算在这半年多的时间内,寻几个帮手。离了陶家庄,路上仔细盘算,知道师父怪他,不该学业未成就自请下山,闯出祸来,又无法收拾,不来管他。除了师父侠僧轶凡外,所有生平几个好友,也不过如陆地金龙魏青之类,俱非八魔敌手,何苦拉人家前来陪绑?想来想去,想起师父的两个好友:一个是嵩山二老中的矮叟朱梅,但是这位老头子行踪无定,可遇而不可求,寻他须碰自己的造化;另一个便是长沙谷王峰隐居的铁蓑道人,他是终年不常下山的,寻他比较能有把握。以上两人,但能寻着一个,就能帮自己除魔,还可强拉他师父侠僧轶凡加入相助。主意打定后,晓行夜宿,便往长沙进发。
    这时正当满人入关不久,那一些叛臣汉奸名节既亏,哪有几个知道天良,廉洁爱民的?
    再加上一些为虎作怅的土豪恶霸、猾吏奸胥,狐鼠凭城,擅作威福,到处所闻见的都是民间疾苦与不平的悲呼,差点没把心源肚皮气破。心想:"以前在川中居住,因为地广人稀,土地肥沃,虽然也遇见许多赃官恶霸,却不似湖南路上这般厉害。有心伸手打个抱不平,又因日期迫近。如现时想不出一个根本解决办法,徒救个一家两家,不但无济于事,甚而连累事主,为善不终。倒不如暂且由他们委曲偷生,等到自己过了端阳,侥幸除了八魔,再联合多数同道来个大举,反倒痛快。此时索性装作不知,办完自己的事再说。"心中有事,自然脚程加快。等赶到谷王峰顶,在全山上下寻了一个遍,哪里有铁蓑道人踪影。后来走到岳麓山脚下,看见一个道人,打扮神情有些异样,心源眼光尖锐,知非常人。那道人也觉心源是个能者。双方同到岳庙面前坐定,谈起彼此来历,才知那道人名叫黄玄极,也是来访求铁蓑道人的。他说心源来得不巧,铁蓑道人已在三日前到云贵一带去了。心源大失所望,见那黄玄极人甚正派,本领也不弱,便把自己心事说出,求他相助。黄玄极道:"你的仇人八魔,同我也是仇人,只因我人单势孤,奈何他不得。我二人正好联合进行,寻找能手,为民除害。
    我还有一点小事,再耽搁一天,便可同行了。"
    心源虽然心急,也不在此一天。好在自己是孤身一人,同黄玄极商量好了,便自回转寓所,携了自己的小包裹,搬到黄玄极所住的一个小破庙中。时间已是向晚,见黄玄极正同一个穿白的中年人说话,见心源到来,便同双方引见。问起那人姓名,才知他便是昔年名驰冀北"齐鲁三英"中的云中飞鹤周淳。心源见周淳虽然俗家打扮,却是一脸英风道气,谈吐俊朗,目如寒星,非常敬服。黄玄极与周淳本来谈得正起劲,见他进来,坐定以后,却不再言语,猜是有背人之话,便起身告辞。黄玄极看出心源意思,便笑道:"其实我们说几句话,原不避人,不过暂时尚未到明说的时候,道友不要介意。"
    心源客气了几句,便独自走出庙来闲眺。这时夕阳业已衔山欲没,瞑色苍然,四面峰峦,隐隐笼罩上一层紫烟。东望湘江,如一条匹练,绵亘直下。一面是群峰插云,环峙星罗。
    一面是平畴广野,村舍茂密。一缕缕白色炊烟,从林樾间透出,袅袅上升。因在隆冬之际,草木凋零,越显出一些清旷之致。心源正看得出神,忽然身后有脚步声音。回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穿着得很破旧的穷老头,一脸油腻,拖着两片破鞋,踢趿踢趿地朝心源走来。要在别人看那老头这身穷相,决不在意,顶多可怜他年老穷困,或者周济几个钱罢了。心源眼光是何等敏锐,还未等那老头近前,已觉出他行动异样;及至走到对面,不由大吃一惊。见那老头虽然穷相,却生得鹤颅鸢肩,行不沾尘,脸上被油腻所蒙,那一双半合的眼睛神光四射,依旧遮掩不住那人行藏,知是一位前辈高明之士。心中一动,便凑上前去搭讪道:"老丈,你看这晚景好吗?"那老头闻言,大怒道:"狗子!你看我这般穷法,还说我晚景好,你竟敢无缘无故挖苦我吗?"说罢,摩拳擦掌,怒气冲冲,大有寻人打架的神气。心源知他误会,被他骂了两句也不生气,反向前赔礼道:"老丈休要生气,我说的是夕阳衔山的晚景,不是说老年的晚景。小可失言,招得老丈错怪,请老丈宽恕吧!"那老头闻言,收敛起怒容,长叹了一口气,回转身便走。心源连忙上前问道:"老丈留步,有何心事,这样懊叹?何不说将出来,小可也好稍尽一些心力。"那老头闻言,连理也不理,脚下反倒快起来了。
    心源见那老头步履矫捷,越猜不是常人,拔脚便追。一直绕到岳麓山的东面一个溪涧底下,那老头才在一块磐石上面坐定,口中仍是不住地叹气。心源赶到老头面前,把刚才几句话又说了一遍。那老头忽然站起身来,劈面一口唾沫吐到心源脸上,说道:"你要帮我的忙吗?你也配?连你自己还照管不过来呢。"心源无端受那老头侮辱,心中虽然有气,面上仍未带出。及至听到末后一句,愈觉话里有因。揩干了脸上唾沫,赔笑答道:"小可自知能力有限,不能相助老丈,但是听一听老丈的身世姓名,也好让晚生下辈知道景慕,又有何不可呢?"那老头闻言,哈哈笑道:"你倒有好涵养,不生我老头子的气。你说的话,我有几句不大懂。你大概要问我为什么叹气?你不知道,我有一个好老婆,名叫凌雪鸿,多少年前死了,丢下我老汉一人,孤孤单单。有她在的时候,仗着她会跳房子,到人家去偷些钱来与我买酒喝。如今慢说是酒,就连饭都时常没有吃了。我有一个姓周的徒弟,叫我不要时常偷骗人家酒吃,他情愿供给我,我又不愿意;何况他前些年又是做贼的,他请我吃的酒,多少带点贼腥气,我越吃越不舒服。才跑到岳麓山底下,想遇上两个空子,骗他一些酒吃。谁知等了三天,一个也没遇到。只有那小破庙内有个老道,他倒愿意请我吃酒。可是我算计他请我吃完了酒,定要叫我办一件极难而又麻烦的事,因此我又不敢领情。我在他庙前庙后想了多少时候,不给人家办事吧,人家不会请我喝酒;办罢,我又懒,其实前些年比他这类还难的事,我都不在乎;如今老了,又懒了,打算白吃,又遇不上空子。好容易遇见你,又说什么晚景水井的,勾起我的心事,这还不算,又追来唠叨这半天。我也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只看你请我吃酒不请,就知道你是空子不是。"
    心源见那老头说话疯疯癫癫,知道真人不肯露相。尤其他说他妻子名叫凌雪鸿,非常耳熟,叵耐一时想不起来。心中略一转念,计算那老头不是剑侠一流,也定是一名有道之士。
    抱定宗旨,不管他如何使自己难堪,决定同他盘桓几时,终要探出他行藏才罢。便笑答道:
    "原来老丈想喝酒,小可情愿奉请。但老丈肯赏脸吗?"老头道:"慢来慢来。这些年来多少人请我吃酒,没有一次不是起初我把他当成空子,结果吃完以后,我却是吃了人家口软,给人家忙了一个不亦乐乎,差点没把我累死。我同你素不相识,一见面就请我吃酒,如今这世界上哪有你这种好人?莫不成我把你当成空子,等到吃完,我倒成了空子?那才不上算呢。"心源道:"老丈休要过虑,小可实是竭诚奉请。不过小可这里尚是初来,地方不熟,请老丈选择一家好酒铺,小可陪老丈一去如何?"那老头道:"如此说来,你是心甘情愿地当空子了?"心源见他说话毫不客气,竟明说自己请他是当空子,情知故意做作,也觉好笑,面上却依然恭敬答道:"小可竭诚奉请,别无他意。天已昏黑,我们去吧。"老头道:"去便去。适才我看你从那小破庙出来,便猜你是个空子。你大概与那庙的老道认识,他对我没安好心,你要同时去约他,我情愿甘受饿痨,也是不去的。"心源本想顺道约黄、周二人同往,见老头如此说法,只好作罢,好在黄玄极原说等一天再走。只是与周淳见面未及畅谈,不无耿耿罢了。当下点头应允。
    两人下山,一路往西门走去。路上心源又问那老头姓名。老头道:"名字前些年原是有的,如今好久不用它了。你口口声声自称小可,想必就是你的小名了,我就叫你小可吧。你也无须叫我老丈,新帐我还没打算还呢,叫我老丈,我听着心烦。这么办:我平时总爱穿白的,却可惜穿上身一天就黑了,你就以我爱白,就叫我老白,我就叫你小可,谁也无须再问姓名。再若麻烦,我不同你去了。"心源这时已看透那老头大有来历,只好恭敬不如从命。
    二人走进城后,在西门大街上寻了一家著名的酒楼,唤来酒保,要了许多酒菜。那老头见酒如见命一般,抢吃抢喝,口到杯干,手到盘干。心源几番用言试探,那老头也不言语,只吃他的。心源无法,只得耐心等候他吃完了,跟他回去,想必便知究竟。这一顿酒饭吃了有两个时辰,直到店家都快上门,酒客走尽,那老头才说了声:"将就行了!"酒气熏人,站起身来。酒保开来帐目,计算仅酒吃下有四十多斤,慢说店家,连心源也自骇然。当下由心源会了酒帐,陪着老头下楼。刚到街上,老头便要分手。心源便请问他住在何处,并说自己意欲陪往。那老头闻言大怒:"我知道你没安好心,明明是借着这一顿酒,想将我灌醉,假说送我回转衡山,认清我住的地方,再去偷我。你恨我白吃,等我吐还你吧。"说罢,张口便吐。心源连忙避开,一个不留神,撞在一个行人身上。那人是一个年轻公子,却神采飘逸,眉目间隐有英气。心源误撞了人,连忙赔话时,那人知心源是无心误撞,也不计较,双方客气两句,各自分别。心源在黑暗中看出那人临去时,脸上却带着愁苦之容,也未十分在意。
    忙寻老头时,业已走出很远,心源连忙就追。老头回头看见心源迫来,拔脚便跑,任你心源日行千里的脚程,也是追赶不上,双方相差总是数丈远近。直追到城墙旁边,这时城门业已紧闭,一转瞬间,那老头已经站在城上。心源何等快的眼光,并没有看见他怎么上去的。既已看出一些行径,如何肯舍?口中不住地央告,求那老头留步。脚底下一使劲,也纵到了城墙上面。那老头见心源纵身追将上来,"嗳呀"一声,一个倒翻筋斗,栽落护城河下面。心源急忙随着纵身下去,再寻老头,哪里还有踪影。
    虽知老头是个奇人,特意试他,只猜不出是何用意。见天上繁星隐曜,寒风透骨,大有下雪光景。呆想了一阵,无可奈何,只得无精打采回转岳麓山破庙之内。那黄玄极、周淳已不在庙内,看那供桌上灯台底下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黄、周二人因等他不见回转,现在有事,须到衡山一行,明日午后准可回来。庙中茶水、灯火俱已预备,请他务必等他们回来,一同上路等语。心源见了这张纸条,只得在庙中等候。随便在一个板桌上躺下,思潮起落,再加上泉声松涛响得贴耳,益发睡不着。重又起身,走出庙外一看,四面漆黑,白日所见的峰峦岩岫业已潜迹匿影。心源随便在庙旁一块大石上坐下,一会工夫,树定风息,鹅掌大的雪花一片片飘扬下来。在这万籁俱寂的当儿,连那雪花落地的声音,仿佛都能听见。心源越坐越无聊,忽然觉得前额上流下冰冷一片,用手一摸,原来是雪落在他的头上,被热气融化流了下来。
    心源见雪越下越大,便站起身来,抖了抖身上积雪,便要回转庙中,忽听一阵破空的声音。心源剑术虽不高明,却是行家,听出来人厉害,连忙把身体藏在树后,隐在暗中,看个动静。刚刚藏好身形,那驾剑光的人已到面前,两道黄光一闪,在破庙门前现出两个奇怪装束的人,竟与昔日西川路上所遇八魔邱舲一样打扮,俱是披头散发,手持丧门长剑,穿得非僧非道,黄光影里看去,形态非常凶恶。心源大吃一惊,猜是八魔跟踪寻来为仇。自思能力决非来人敌手,伏在那里连动也不敢动。正想之间,那二人来到庙前,更不寻思,已走进庙去。心源暗暗侥幸自己不在庙内。正要趁他二人不见时逃避,猛觉左臂一麻,身子立时不能动转。情知中了别人暗算,来的尚不止那两人。不由长叹一声,只得坐以待毙。不大工夫,那先前进去的二人已然走了出来,口中连喊奇怪,说道:"明明徐岳说他在这里住,如何会不在此地?"内中另一个人却说道:"三哥不要忙,你看庙中灯点着,料定那厮不会远离,终要回来,我们坐到那石上去等他回来如何?"说着便往心源刚才坐的那块大石走来。这时雪已停止,地上积雪约有寸许。心源在树后看得清楚,见来人往自己身旁走来,不由暗中捏着一把汗。幸而那二人并不曾看见心源,只来到了树前,便在那石头上用手拂了拂余雪,随便坐下。还未坐定,便听一个说道:"六弟,你看这石头上面显有厚薄痕迹,明有一人在此坐过。莫非那厮就在这附近,不曾走远?"还有一个答道:"这有何难,我们只消把剑光放出,四处一寻,除非他不在此地,不然还怕他不现身出来不成?"
    话言未了,忽听叭的一声。那先说话的人跳起身来,大喊道:"六弟留神!有人在暗算我二人了。"说罢,先将剑光放出,护住身体。那后说话的人便问究竟。那先说话的答道:
    "我正在听你说话,忽从黑暗之中有人打了我一个大嘴巴,打得我头上金星直冒。不是有人暗算,还有什么?"正说着,又是叭叭两声,一人又挨了一下,打得还非常之重。这二人都大怒起来,各人将剑光放出,上下左右乱刺了一阵。谁知剑光舞得越快,挨打也来得越重,只打得二人头昏脑涨,疼痛难忍。心源在树后正当担惊害怕,忽见二人被一个潜身暗处的人打了个不亦乐乎,非常好笑,几乎忘了自己也是动转不得,同处危险之境。又听那二人当中有一个说道:"六弟,我看今晚之事,有些稀奇。起初寻那厮不见,原是好好的,为何才往那石头上一坐,便挨起打来?要说是你我敌人,凭着那人能够隐形这一点,便能取我二人性命如同反掌。大概我们冲撞了树神,他竟打我们几下,以作儆戒也未可知。"另一个道:"你说话不要如此随便,现在诸事还不知真假,留神出了笑话。那人既不在庙中,莫如我们暂且回去,明早再来吧。"言还未了,每人脸上又是叭叭两下。吓得这两个魔王也不说话,不约而同地驾起剑光便走。心源在树后见二人胆怯逃走,神情非常狼狈,也觉好笑。忽见黄光在空中直转,好似有什么东西阻住似的,逼得那两道黄光如同冻蝇钻窗纸一般,四面乱冲乱撞,只是飞不出圈子去。心源暗暗惊异。一会工夫,两道黄光同时落下,依旧出现先前二人,走到心源藏身的大树面前,交头接耳商量了一阵,各人盘膝在雪地里坐定,将剑光护住身体,口中念念有词,半晌不见动静。只听一人道:"怪哉!怪哉!怎么今晚连我们的法术都不灵了?"另一人答道:"我看此地不会有这么大本领的能人,能够不现身形,破了我的妙法,还将我等困住的,定是那树神与我二人为难。"说到这里,声音便放低了。又待了一会,那二人双双走近大树跟前,朝着那树说道:"我二人来此寻找仇人,并不曾与尊神为难,何苦与我等作对?"心源见那二人站在自己面前,相隔不到丈许,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听他二人那里祝告,连自己也疑心是冲撞了本山神灵,故尔不能动转。正在沉思,忽听脑后"噗哧"一声冷笑,把心源吓了一大跳。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