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回 抱不平 同访戴家场  负深恩 阻婚凌氏女-正文-蜀山剑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六十二回 抱不平 同访戴家场  负深恩 阻婚凌氏女

    许钺为人原极平和机警,酒保初同他说时,语近恐吓,知道话出有因,其中必有缘故,本不想同他计较。忽然看见大桌子上坐着七八个人,装束相貌,周身俱是匪气。内中有一个人更生得兔耳鹰腮,一脸横肉,一望而知不是善良之辈。许钺同酒保争执,他不住地在一旁斜视,带着一种极难看不屑的神气。许钺先还想忍耐下去,后来一想:"日前听说长沙城内出了一个恶霸,叫作老疙疽罗文林。另外还出了一位英雄,叫作玉面吼白琦,非常了得,看今日酒楼上神气,必与这两人有关,何不趁此机会见识见识?自己不久便要出世,倘在此遇见不平之事,何妨伸一伸手,替人民除去祸害,自己再赶回家中料理料理,远走高飞。"想到这里,不禁勾起雄心,故意大声说话,原是取瑟而歌之意。心源过来解劝,一见面便知不是常人。及至问起姓名,才知是好友陶钧的师父,那一个道士也是剑侠一流。心中大喜。双方叙礼之后,许钺又把陶钩已得了一位剑仙为师之事说了一遍。他为人持重,因为侠僧轶凡是否收他为徒,尚说不定,故此把这一节没有说出来。
    三人在酒楼上正谈得投机,忽然楼下一阵大乱。接着楼梯登登直响,上来一人。生得非常矮小,手中拿着四个铁球,在手上滚得叮当乱响;招耳掀鼻,尖嘴鹰目,眼光流转,一脸精悍之气。这人未上来时,楼上面酒客吃酒豁拳,声音嘈杂。这人刚一上楼,立刻全堂酒客停杯放著,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九大爷",随即深深施了一礼,满堂鸦雀无声。那人连正眼也不看他们,仿佛在鼻孔里哼了一下。早已由一间官座里挤出来的七八个人,众星捧月一般将那人簇拥到官座里去了。心源等坐的地方在偏角上,本不容易被那人看见,偏偏从官座出来的那一群当中,有一个身体高大的汉子,看见全堂酒客只心源等三人未曾起立,狠狠地打量了心源等一眼,竟自进屋去了。那矮人进去后,全堂酒客重又乱将起来,这一次可与适才喝酒时情形不同,没有一个敢大声说话,俱都是交头接耳,叽叽咕咕。那些酒保也全都上来,赶往官座内张罗去了。先前伺候心源这一桌的酒保,却跑过来悄悄对心源说道:"客官酒饭如果用毕,就请回吧。"心源正要答言,忽见那官座内有一个人走出来,对着楼上面那一伙人只招呼得一句话,满楼酒客轰然四起,拿东西的拿东西,穿衣服的穿衣服,只听楼板上一阵杂乱之声,一霎时这百多酒客争先下楼,走了个干净。许钺耳聪,恍惚听见那人说的是"戴家场"三字。那酒保见心源假装听不见,知道他们三人尚无去意;又见这一班酒客纷纷走去,知道不会再有什么差错。恰好楼下有人唤他,便自走去。
    许钺问心源:"酒保是不是又来催走?"心源道:"你猜得正对。我看今天这些人皆非善良之辈,想必是又要欺凌什么良善,在此聚齐,也未可知。"许钺道:"后辈日前来此收帐,一路上听见人说,长沙出了一个恶霸,名叫老疙疽九头狮子罗文林。想必这些人当中就没有他,也必与他有关。适才我仿佛听见他们说出'戴家场'三字,大约就是他们去的地点了。"还要往下说时,黄玄极忽对二人使了一个眼色,便都停止不语。回头看时,官座门帘起处,那矮子已慢条斯理地走了出来,其余七八个人跟在后面。内中有一个生得特别高大,走到楼梯跟前,猛回头看见黄、赵、许三人,便立定了脚,待要说些什么似的。正在此时,楼梯登登直响,又跑上来一人,朝那矮子悄悄报告了几句话。那矮子闻言,双眉倏地一竖,也不再顾黄、赵、许三人,喊一声走,由这一伙人簇拥着下楼而去。
    他们走后,先前酒保才上来招呼心源等道:"这番清静了,诸位请自在安心吃酒吧。我们东家知道三位是过路人,适才多有怠慢,特意叫我们这里的大师傅做了几样拿手菜,补敬三位。三位还要什么,我一同去取来吧。"说罢,转身要走。心源连忙一把将他拉住,说道:"你们有好菜何不早说?我们如今业已酒足饭饱,改日再扰你们吧。只是我不明白,你们开的是酒饭铺,先前我这位朋友要酒要菜,你们那一个伙计竟然不愿卖他,仿佛欺生似的,如今又来赔话,是何缘故?"酒保闻言,先抬头四下看了一看,才悄声说道:"本不怨三应生气。今天因为罗九太爷在此请客,这座楼面原不打算让给外人的。偏偏罗九太爷手下什么样人都有,照例不许人问的,我们这本地差不多都知道,只要遇见,自己就会回避。先前你老同这位道爷上来时,我们也不知是不是罗九太爷的客。及至坐定,要完酒菜,才知二位是过路客官,已经要了酒菜,怎好说出不卖来?后来东家知道,着实埋怨了我几句,说今天九太爷请客,是在怒火头上,非比往日,忠心伺候还怕出错,如何将座卖给外人?话虽如此说,但是也不便催二位走,只得叫大师傅匀出工夫,将二位酒菜一齐做得,端了上来。原想二位吃完就走,不想又上来了这位客官,我们那个伙计不会说话,招得这位客官生气。幸而所说的话,因是外乡口音,没被他手下人听了去;又多亏你家解劝,给请了过来。要被他们听见,那乱子才大呢!虽然三位在这里吃喝,我们背地里哪一个不捏着一把汗?也怪我们刚才不预先打个招呼,以致九太爷上来时,三位连起立都不起立。幸而在偏角上,九大爷不曾看见;他手下人,又因为九太爷心中有事,顾不到这里,没有闲心和三位淘气。如若不然,慢说九太爷不答应,连他那一班手下人也不肯甘休的。"心源闻言,笑问道:"这罗九太爷这般势要,想必是做过大官的吧?"酒保闻言,抿了抿嘴笑道:"你家少打听吧,三位俱是外路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耳不听,心不烦,吃喝完了一走,该干什么干什么,比什么都好。"
    心源知他不敢明说,还待设法探他口气,楼下已有人连声喊他。这时楼上除心源三人外,并无他客。许钺起身漱口,无意中挨近楼梯,听见店主人嘴里叽咕,好似埋怨刚才那个酒保,耳边又听得"戴家场"三字。知道酒保决不再吐真言,便回桌对心源一说。心源道:"我想这里头必有许多不平之事在内,店家恐怕连累,未必肯说实话。许兄如果高兴,何不问明戴家场地址,我们一同去探看个明白何如?"许钺自然深表赞同。当下重唤酒保,果然不是先前那人,三人也不再说什么,将酒帐开发。下楼之时,走过柜房,许钺顺便问了问戴家场路径。柜上人一听问的是戴家场,脸上立刻有点惊异神气,反问许钺找谁。许钺心中却不曾预备有此一问,因日前听说过一个姓白的侠士,随口答道:"我找一位姓白的。"柜上人闻言,愈加惊惶,忙说道:"这个地方我们不知道,你出了南门再问吧。"三人见柜上的人如此说法,知道他们怕事,便不再问。听他说话神气,料那戴家场在南门外,便一同往南门外走去。
    出城走了十多里路,问了好几个路人,才知道那戴家场在白答铺西边,离长沙还有五六十里路哩。再一打听罗九同白琦的为人,提到白琦,差不多还有肯说一句"这是个好汉子"
    的;再一提罗九,便都支吾过去。三人问不出所以然来,见天色尚早,好在没事,虽然许钺不会剑术,也能日行数百里,索性赶到戴家场去看个明白。行路迅速,走到西初光景,已然到了白箬铺。从路人口中打听出戴家场还在前面,相隔有六七里地。赶到那里一看,原来是位置在一座山谷之中的一个小村。这时天已黄昏,四野静荡荡的,看不出丝毫迹兆,疑是适才许钺听错了地方,或者长沙城外另还有个戴家场也未可知。不过既然到了这里,索性打听个明白,便往村内走去。走出不多远,见有人家,是一个乡农,正从山脚下捡了一捆枯枝缓步回村,看上去神态很安闲。心源便上前打听这里可是戴家场。那乡农朝三人上下望了两眼,点头道:"我们这里都姓戴。三位客官敢莫是寻访我们戴大官人的么?请到里面去,再寻人打听吧。"心源道声"打扰"后,同了黄、许二人,照他所说的路径走去。只见前面高山迎面而起,挡住去路,正疑走错了路。及至近前一看,忽然现出一个山谷,两面峭崖壁立,曲折迂回,车难并轨。这地方真是非常雄峻险要,大有一夫当关之势。在谷中走了有二三里路,山谷本来幽暗,天又近黑,三人走路的足音与山谷相应,越加显得阴森。三人不时抬头,看见半山崖壁间有十几处类乎大鸟巢的东西,也没做理会。又走了里许路,谷势忽然平展开来,现出一方大广场,场左近有百十户人家。近山麓有许多田垄,方格一般,随着山势,一层层梯子似的,因在隆冬,田都是空的。
    这时天已昏黑,心源走近那些人家一看,且喜俱未关门,不时听见绩麻织布的声音。恰好这家人家正走出一个中年汉子,见心源等在门外盘旋,便问作什么的。心源仍照先前一样,问这里可是戴家场。这时房内又走出一个年轻汉子,先前那人不知嘴里说了一句什么,这后出来的便朝心源看了一眼,走向后面去了。先前那人便向心源道:"这里正是戴家场。你们是从哪里来的?何事到此?"可笑心源、许钺在江湖上奔走多年,只因在酒楼上看见罗九那般大气焰,疑心他率领多人,到戴家场欺压良善,激起满腔义侠之心,一路赶来,逢人便问,匆忙中竟会没有预备人家回问。黄玄极又是素来不爱多说话的人,这一下几乎没有把心源问住。只得随便编谎道:"我等听说戴家场明天有集,特意前来赶集办年货的。"那人闻言,只冷笑了一声,回身便走。心源也知自己答得不对,岂有住在城里的人,除夕头两天还连夜到乡下赶集的?三人吃了一个没趣,只得离了那家。
    黄玄极猛道:"我们真是太呆了。你想那一伙人下楼不多一会,我们便追了出来,我们三人的脚程何等快法,那罗九纵然了得,他带的那一伙人差不多都是些无用之辈,岂有我们追赶不上的道理?这条路上通没有见那些人的踪迹,我们莫非上了当吧?"赵、许二人恍然大悟,暗笑自己鲁莽。正商量回转岳麓,等明早再设法打听时,忽然一道九龙赶月的花炮,从广场北面一家院落中冲霄而起,一朵碗大的星灯,后面随着九条大花,飞向云霄,煞是好看。许钺道:"想不到这一个山凹小村里,还造得这般好花炮,这里居民富足也就可想了。
    "说罢,正要转回来路,忽听当当当一片锣声,山谷回音,响声震耳。先还疑是打年锣鼓过年,一会工夫,遍山遍野四面俱是锣声。黄玄极道:"锣声之中带有杀伐之音,莫非许居士没有错听,毕竟那话儿来此寻衅吧?"话音未了,锣声停处,广场北面卷出一队人来,接着遍山火把齐明。黄、赵、许三人正在惊异,那一队人已走离三人立处不远,为首二男一女。
    两个男的,一人手持两根十八环链子架,一人手持一杆长枪;那女的手持双剑。除那使槊的年纪稍长外,其余一男一女都年约二十左右。走到近前,一声号令,队伍倏地散开。那使槊的首先喝道:"罗九门下走狗速来纳命!"
    许钺见那使枪的少年非常面熟,手上的兵器又和自己门户中所传的式样一般,好生奇怪。还未及三人还言,那使枪少年已纵身上前,失声喊道:"来者不是馨哥么?"许钺听那人喊他乳名,越发惊异,近前仔细一认,只觉面熟,还是想他不起。那人却已认出许钺,一面止住众人,上前施礼道:"我是你离家逃走在外的十三弟许铁儿,现在改名许超的便是。馨哥事隔十二年,不认得兄弟了吧?"许钺这才想起,这人便是十二年前因为学武逃走的一个叔伯兄弟许铁儿,彼时他才九岁。他的父亲原和许钺的父亲是同胞,生了有七八个儿子,最后一个便是许超,乳名铁儿。从前在书房中不喜欢读书,时常偷偷去看叔伯哥哥许钺练许家的独门梨花枪,将招式记在心头,背着人练习,书却不爱读。到第九岁上,因为逃学习武,被他父亲打了一顿,便从家中出走,久无音信。不想在这里见面,如何不喜。
    当下许钺便将黄、赵二人介绍见面,许超也把他同来的人引见。那使槊的便是此间地主飞麒麟戴衡玉。那女的是衡玉的妹子戴湘英,人称登萍仙子。大家见面之后,知是自己人,戴衡玉便邀三人至家中叙话。黄、赵二人正要打听罗九为人,许钺又是骨肉重逢,自是愿意。心源便问衡玉道:"如今大乱之后,地方倒还安静,贵村设备这般周密,莫非左近还藏有什么歹人不成?"许超抢着答道:"话长着哩,三位回到家中,见了我们大哥再说吧。"这时山上火把依然通明,队伍也跟在众人后面,步列非常整齐。衡玉笑道:"只顾招呼远来嘉客,也忘了开发他们。"说罢,把手一挥,一声梆子响处,这些队伍倏地左右分开,化成两队,一队往南,一队往北,远望过去,好似两条火龙,婉蜒缓向村后。遍山火把,通都不见,仍是一片空广场,静荡荡地一个人影也无。只剩明星在天,寒风吹到枯树上飕飕作响。回望来路,山崖上面也有十几处火光依次熄灭。才知适才进来的山谷中所见乌巢一般的东西,皆是埋伏,不禁佩服此中人布置得周密。若不是许钺同来,兄弟重逢,自己同黄玄极会剑术的话,要想出去,还不一定怎么样呢。
    一行谈谈笑笑,走到北面一家人家,迎面有座照壁,门墙高大。门首站定一人,后面跟着许多长年。见众人走近,迎上前来迎接,笑道:"适才听人误报,说是罗九又派人公然寻上门来。不想俱是自己人,做张做势的,好叫嘉客见笑。"许超忙向黄、赵、许三人引见道:"这位便是我们的大哥玉面吼白琦的便是。村中行兵部署,全是大哥出的主意呢。"戴湘英见许超毛急,瞪了他一眼,说道:"也没有你这人这般猴急,什么话都怕说不完似的,无论什么人见了面,恨不能连家谱都背出来哩。"许超吃了一个抢白,低头不语。这时黄、赵、许三人同白琦、戴衡玉又说了许多仰慕和客套话,才一同进内。里面房屋甚是阔大,佣人也甚多。未及叙话,长年已来催客人席。白琦道:"今日是我二弟先父忌日,备有酒筵,适才上祭之后,正预备吃年饭,忽听人报说陈圩来了奸细,满以为这年饭要吃不舒服。不想来了三位嘉宾,真是幸会!我们索性人座再谈吧。"黄、赵、许三人见这三个主人英姿勃勃,非常豪爽,倒也不客气,由主人邀进厅堂入座。
    上酒菜之后,问起根由,衡玉道:"那罗九原是长沙城外一个破落户,因为他生得虽然矮小,却是力大如牛。他能运气,将一只臂膀上鼓起九个疙疽,于是人家都叫他作罗九疙疽。后来因为在赌场和人打架,被一个有名武师卫洪打了一顿,栽了跟头,立脚不住。不知怎的,会跑到陕西大白山积翠崖峨眉派剑仙万里飞虹佟元奇门下,学了一身惊人本领,去了九个整年头,去年年底才回转长沙。第三天,便去寻卫武师报仇,才两三照面,便被他用内功将卫武师心脏震碎。回去不到三天,生生腹痛肠裂而死。卫武师本是资江人,长沙城内有一家姓俞的富家,名叫俞允中,请来教武的。他死之后,罗九便托人向俞公子说,打算要谋那教师席位。偏偏俞公子虽然年轻好武,人却正派,并且念旧,不但拒绝了他,还要四处聘请能人给卫武师报仇。听说我会几手粗拳粗脚,几番着人前来聘请。我因自己原是务农为业,不愿招惹是非;再说卫武师是长沙有名的人物,尚且不是敌手,那厮又是剑仙门徒,不知他的深浅,万一抵敌不过,白白丢人,只得托词拒绝。
    "离我们西南二十里一个山凹中,有一个村庄名叫陈圩,同俞家因是世仇,听说罗九本领了得,忙用卑词厚礼聘到家中。罗九因见俞家不用他,本已怀恨在心,陈家派人前去聘请,正合心意,当下一请就到。陈圩的首领名叫陈长泰,外号人称地头蛇追魂太岁,原来就横行乡里,无法无天。罗九一来,更是如虎生翼,不多几日,便寻俞家开衅。俞允中自知不敌,又亲来寻我。我彼时正为先人营墓,无法分身,又自知不是对手,才教俞允中差人与陈圩送信。大意说:你无须倚仗人多逞强,我姓俞的自有个交代,请等我一年,让我把家务料理清楚,明年今日,我准到陈圩来领教便了。那天恰是今年二月初三。自从回复他们之后,按照江湖上的规矩,虽未再去寻俞允中生事,可是把俞家挨近陈圩的一条水沟硬给霸占了。俞允中无法,只得忍气吞声,四处访请能人。直到中秋节前,白大哥从善化回转长沙,在岳麓山脚下遇见一伙人打群架,劝解不从,被白大哥将山脚下一块六七尺方圆大石举将起来,将众人镇住,一时威名传遍了长沙。俞允中听见信,连夜赶到此地,苦苦央求,给他助拳出气。白大哥先还不肯,经不住我在旁边苦劝,才得应允,只叫他在期前不要传扬出去。白大哥原是湖南善化大侠罗新的表弟,在长沙颇有名声,从幼小便和我在一起长大。他家只在长沙城内开一家笔铺,除了有老年寡嫂同两个幼年侄儿外,并无他人。出门时节,叫我代为照应。我索性就请搬来同内人们一起住,又方便,又热闹。所以他每次回来,总住在我这乡下,很少往长沙城内去。俞允中回家之后,因为遵从大哥之言,只说大哥谢绝了他。罗九听了愈加高兴。
    "也是合当有事。陈长泰原是惧怕卫武师才搬到乡下去住,住了两年,未免嫌厌。卫武师已死,又添了一个厉害爪牙,还怕谁来?过了中秋,便同罗九带了一班狗腿,重回城中居住。俞允中知他回来,便避着他,不常出门。起初两人不见面倒还没事。到了腊月初头上,俞允中因有人与他提了一门亲事,往城外岳家前去行聘。这女家姓凌,也是练武的世家,世代单传。未后这一代名叫凌操,只生一女,名唤凌云凤,生得非常美貌,武艺超群。陈长泰以前几番慕名求亲,凌操本精于风鉴,见面后,背地告诉别人:陈长泰脑后见腮,三年之内必遇奇祸,执意不允。陈长泰虽然怀恨在心,怎奈自己本领奈何凌操不得,只索作罢。后来另娶了一个妻子,又买了许多美妾,把此事早已忘却。这天听见凌云凤反要嫁给他的仇人,如何不恨?便想不等明春之约,就在期前将俞允中打成残废,把两种仇做一起报。叵耐罗九以前在长沙落魄时,受过凌操许多好处;他被卫武师打伤,又是凌操用家传金创药给治好的,于心不忍。但是吃了人家的饭,平日又说得嘴响,怎好不从?只得含糊应允。当俞家向凌家提亲时,曾有人警告凌操说,现在陈长泰同罗九正与俞允中寻仇,这场亲事恐有波折。凌操道:'我见允中为人敦厚,气度端凝,文武两面都来得,决非夭折之相。罗九那厮曾受过我的大恩,凭他敢怎样?'不但立刻应允了媒人,因为爱女的缘故,很铺张了一下。至于俞允中的心里,未尝不知事情危险,一则久闻凌女才貌,二则知道凌家父女本领,想多得一个好帮手,到了行聘这日,亲自前往凌家过礼。才走离凌家门前不远,陈长泰同罗九的埋伏忽然出现。正在不可开交,凌操得信赶到当场,把罗九痛骂了一场。罗九羞恼成怒,同凌操动起手来。凌操到底上了两岁年纪,一个不留神,中了罗九一掌。俞允中见乃岳受伤,情急不顾利害,奋身入场,他哪里是罗九的对手。正在危急之间,恰好三弟从四川回来,路见不平,上前助阵;凌云凤也得了信从家中赶来。双方一场混战。陈长泰手下伤了不少人,三弟同凌氏父女和俞允中四人,还是敌不过罗九,凌操左手又受了内伤,一路打,一路走,直打出南门外十几里路。我同大哥得着俞家飞马报信,迎个正着,将他四人接回来。从此,便与陈长泰、罗九等结下深仇。
    "转眼就是明春二月,彼此都戒备很严。罗九因见我们这里人多,还另约了好些助拳的。我们这里虽是一个山村,却是富足。那年吴三桂起事失败,到处都闹土匪。自从经大哥用兵法部勒村民,设了许多守望,我们这里的人都会几手毛拳,又加上地形太好,深藏山谷之中,稍差一点的地痞棒客,轻易也不敢前来侵犯。这两年地方逐渐平靖,大哥常往善化,本用不着像早先那样戒备。偏偏本村人民因见以前设备收有成效,仍愿再照式办下去。推我作个临时首领,在农事之余,轮流守望,练习武艺,虽在平靖时节,也是戒备极严。此次同陈、罗二贼结仇,自是小心在意,早派人在谷口同沿崖险要处守望,一见面生可疑之人,马上用号灯递信。那号灯之法也是大哥所教。用一个方灯笼,三面用木板隔住烛光,一面糊上红油纸。如果看见夜间谷内有人行走,没有拿着本村的号灯,立刻由崖上守望的人将红灯按照来人多少,用预定暗记,向第二个守望的人连晃几下,由第二个人再接着往下传。似这样一个传一个,传到广场前面山崖的总守望台。我们也同时看那总守望台上的号灯上所示的人数准备。如果估量来的人多,白日是放响箭,晚上是放起一朵流星火光。这只不过片刻的工夫,全村会武艺的人全体出动,各人奔就各人的行列,随着我的号令前进。无论来人的脚程多快,还未到前面广场,我们业已准备,以逸待劳。我们埋伏既多,地势又非常险要,来犯的人十个有九个成擒的。
    "可笑罗九不知厉害,前天晚上派了一个著名飞贼,叫作双头鼠文宝黄的,跑来窥探动静,才进谷口,我们便接着号灯报信。因见来人不多,不似今晚大举,只由我同三弟、舍妹三人,带了数十个壮丁迎上前去。文贼见势不佳,回头就跑,逃到山谷中间,被预先埋伏下的龙须网罩将下来,像网兔一般,将他擒了回来审问。起初见他不过是一个小小毛贼,本不打算要他的狗命。后来问出他的真姓名,知道他是双头鼠文宝薰。这厮曾将亲兄弟毒打赶逐出去,将家产并吞以后,还嫌他的母亲白吃闲饭,强逼着他生身的母亲改嫁旁人;平日又在长沙城内无恶不作,是有名的枭獍恶贼。所以容他不得,我问明白了他的真情以后,便将他送到山上活埋。并从他身上取了一个符号,着人与罗九送去。听说陈、罗二贼得知此事,暴怒如雷,等不到明春,日内便要前来报仇。今晚三位进来的时候,我们接着谷中传报,还有三位去的那一家也前来送信。因听说三位进来时节举动自如,满不在乎的神气,疑是陈、罗二贼请来的能者,不敢怠慢,才全体出动。若非三弟与许兄骨肉重逢,几乎伤了和气,那才是笑话哩。"众人哈哈大笑。心源又将城内所闻说了一遍。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