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回 深宵煮酒 同话葵花峪  险道搜敌 双探鱼神洞-正文-蜀山剑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六十三回 深宵煮酒 同话葵花峪  险道搜敌 双探鱼神洞

    大家谈了一阵,彼此越来越投机。白琦、戴衡玉兄妹从许钺口中听出黄、赵二人俱会剑术,十分钦慕,便请许超转留黄、赵、许三人助一臂之力。心源道:"锄暴安良,扶持弱者,原是我辈本分。不过小弟同黄道兄尚有要事在身,二月初三,尚奉有一位前辈剑仙使命,留有书信一封,要到当日才能拆看,偏偏这事约的日期也在这日,能否如命效劳尚无把握。
    倘在二月初三以前同他交手,那就可以一定效劳了。"说罢,便将追云叟命周淳传书之事说了一遍。还恐白、戴三人不信,又将身旁书信取出。白琦道:"赵兄大多心了。我看罗九见文贼身死,必不能守原定日期。二位既有要事在身,兄弟也不敢勉强。我等总算有缘,现在为期还早,此间颇有清静房屋,谷中风景不亚岳麓,何妨请三位移此居住?如到期前陈、罗二贼不来,再另想别法,决不致误尊事。如何?"黄、赵二人野鹤闲云,见主人盛意相留,彼此难得意气相投;又闻得陈、罗二人如此横行,只要不误追云叟使命,正乐得为民除害。
    便答应明日回转岳麓,去将一些随身东西取来,住到二月初三,看了追云叟书信再定行止。
    白、戴二人闻言大喜。凌操同俞允中俱受了罗九的伤,幸而白琦知道门径,加意治疗,在后园养病。闻说来了三位剑侠,连凌云凤俱要扶病出来请见。白琦说他二人不能劳顿,随请黄、赵、许三人入内相见。谈起来,凌操还是心源初次学武时的同门师叔,彼此自然愈发亲近,第二日,黄、赵、许三人回转长沙岳麓,分别将东西取来,在戴家场住下。惟有许钺急于要到三游洞拜师,还要回家料理一切,说住过了正月十五便要回去。白琦见他去意甚坚,不便过分挽留,只得等他住过十五再说。
    到了除夕这晚上,戴衡玉大摆筵席,款待三位嘉客。酒席上面,黄玄极道:"那天我们在酒楼上,许三弟明明几次听见那一伙人说出戴家场三字,如今三日不见动静,莫非那厮另有诡计?我们不可大意呢。"一句话将众人提醒,戴衡玉道:"不是黄道兄提起,我还忘了呢。这山凹本名葵花峪,峪中原有两个聚族而居的小村,戴家场算是一个。还有一村姓吕,虽然也在这葵花峪内,那年下了一场大雨,山洪暴发,冲塌了半边孤峰。再加上洪水带下来的泥沙石块,逐渐堆积凝聚,将两村相通的一条小道填没。那条道路两面绝壁巉岩,分界处的鱼神洞原只能容一人出入,如今被泥沙堵死,就此隔断,要到对村去,须要绕越两个绝岭,极为险峨难行。再加上两村虽然邻近,感情素不融洽。不来往也倒罢了,第二年吴三桂的兵败了回来,溃而为匪,攻进吕村,杀死了不少人,掳掠一空。从那年崩山起,年年发山水,田里庄稼快熟的时节,老是被水冲去。吕村的人安身不得,寻了一位地师来看风水,他说吕村龙脉业已中断,居民再不设法迁移,谁在此地住,谁就家败人亡。此地最信风水,又见年年发水,实实不能安居,便把阖村迁往邻近高坡之上。惟有田地不能带了走,又觉可惜,只得在开春时节前去播种,收成悉听天命。谁知他们迁走那一年,竞不发水,收成又好。可是他们一移回来,住不几天,水就大发。他们无法,惟有把耕田和住家分作两处。只在较高的山崖上面留下两家苦同族看守田地,每当耕种时节,跋来报往,真是不胜其烦。那边山田又肥,舍又舍不得,卖又没人要。常请地师去看,都跟以前地师的话差不多。还有几个说那孤峰未倒时,吕村与戴家场平分这山的风水;山崩以后,风水全归戴家场,所以吕村的人只能耕地,不能住家。吕村的人闻言,把我们恨得了不得。但这山是自己崩的,与我们无干,我们防备又严,他们奈何我们不得。旧吕村与新吕村相隔约有五六里山路,事隔不多年,旧日房屋尚能有一大半存在。倘若陈、罗二贼知道本场难以攻入,勾引吕村,借他们旧屋立足,凿通鱼神洞旧道,由峭壁那边爬了过来,乘我们年下无备,来一个绝户之计,倒也不是玩的。"
    白琦道:"二弟虑得极是。这贼最无信义,文贼一死,知道他不肯甘休,可是谁也不能料定他何时才来。为期还有这么多天,哪能天天劳师动众?最好由我兄弟三人轮流到鱼神洞湮塞的旧道上巡守,怀中带着火花,稍有动静,立刻发起信号,以备万一。以为如何?"许钺抢先说道:"此事不必劳动白兄诸位,我因急于要赴三游洞寻师,不能到时效劳,些须小事,就请白兄分派小弟吧。"心源、玄极也说愿往。白琦说:"三位嘉宾初来,又在年下,正好盘桓,怎敢劳动?"禁不住许钺一定要去,只请派人领去。白琦道:"要去也不忙在这一时,今明晚请由小弟同令弟担任如何?"说罢,便起立斟了一满杯,对许超说道:"愚兄暂在此奉陪嘉客,劳烦贤弟辛苦一回吧,"许超闻言,立刻躬身说道:"遵命。"端来酒杯一饮而尽。早有人将随身兵刃送上。许超接过兵刃,朝众人重打一躬,道声再见,转身下堂而去。
    许钺因是自己兄弟,不便再拦,只得由他。众人重又入座,白琦殷勤劝客,若无其事一般。大家献筹交锗,直饮到二更向尽,仍无动静。当下有长工撤去杯箸,由白、戴二人陪到房内闲谈。因是除夕晚上,大家守岁,俱不睡觉,谈谈说说,非常有趣。直到三更以后,戴衡玉入内敬完了神出来,向大家辞岁。接着全家大小、亲友长班以及戴家场阖村的人,分别行了许多俗礼。
    许钺见衡玉一家团圆,非常热闹,不禁心中起了一些感触。猛想起:"许超同自己分手了多少年,不曾见面,无端异地骨肉重逢,还练了一身惊人本领。适才也未及同他细谈别后状况,自己不久便要往三游洞寻师,说不定就许永久弃家出世。何不把那一份家业连同儿女都托他照管,岂不是好?"想到这里,便趁众人忙乱着辞岁礼之际溜了出来,门上人知他是本村贵客,也未盘问。许钺在席上业已问明鱼神洞路径,离了戴家,便往前走。只听满村俱是年锣鼓的声音,不时从人家门外,看见许多乡民在那里迎财神,祭祖先,各式各样的花炮满天飞舞,只不见那日初进村时所见的九龙赶星的一支号花罢了。许钺一路上看见许多丰年民乐,旨酒卒岁景象,颇代村民高兴。正走之间,忽地一道数十丈高的横冈平地耸起,知道这里已离鱼神洞不远。只见天上寒星闪耀,山冈上面静悄悄的,更无一个人影,又不见许超在何处守望。再往回路看时,依然是花炮满天乱飞,爆竹同过年锣鼓的声音隐隐随风吹到。
    许钺更不思索,将身连纵几下,已到高冈上面。正用目四外去寻许超时,忽听耳旁一声断喝,接着眼前一亮,两柄雪亮的钢刀直指胸前。许钺急忙将身往后一纵,纵出有三五丈远近。定睛朝前看时,原来是两个本村壮勇,每人一手提着本村号灯,一手拿着一把钢刀。正要想还言,忽听脑后风声,许钺久经大敌,忙将头一偏,便有两杆长枪寒星一般点到。许钺知道戴家场的人个个都会一些武术,并且布置周密,再不从速自通来历,无论伤了哪一方面,都不合适。一面将身横纵出去,一面喊道:"诸位休得误会,俺乃白、戴二位庄主派来替俺兄弟许超的。"那四人闻言,便将四盏红灯提起,直射到许钺的面上,认出是日前庄主请来的嘉客,连忙上前赔话道:"我等四人今晚该班,巡守此地,因见贵客没有携着本村的号灯,上半夜三庄主又来说,鱼神洞内恐有奸细混入,着我等仔细防守,以致把贵客误当作外人,请你老不要见怪。"许钺也谦逊了两句,便问三庄主许超何往。那四人当中为首的一个叫戴满官的说道:"上半夜曾见三庄主到此,说他要往鱼神洞故道前去办一点事,叫我四人不准擅离一步。如到天色快明他还不曾回来时,等第二班替我们的人到来,便去与大庄主同各位报信。起初我们还看见他提着长枪在鱼神洞口盘桓。二更过后,就见他独自走进洞去,从此便不见出来。那鱼神洞深有四五十丈,原是通吕村的必由之路。前些年这山崩下来,将这条路填塞,鱼神洞的脊梁被山石压断,也堵死了,变成两头都不通气。日前我们在此防守,总是把四人分成两班,带了许多酒菜,跑进洞去,弄上一些柴火,在里面取暖喝酒。四个人分着两班防守,有两个伙伴听见里面有鬼哭神嗥的声音,隐隐还看见洞的深处有青光闪动,疑惑是出了妖怪,吓得跑了出来。我们两人不信,也到洞中去看,起初没有什么响动。正要怪我们那两个伙伴说诳,忽见从洞内深处飞出一道青光,一道白光,从我们头上穿出,飞向洞外,把我二人吓倒在地。停了一会,出洞看时,什么踪影都没有。本想报告三位庄主,三位庄主素不信神信鬼,恐怕说我们胆小偷懒,忍了好些天。因为三庄主素来随和,爱同我们说笑,也是我多嘴,说鱼神洞内出了妖怪,说起此事。如今三庄主到洞中一去不见出来,我真替他担心呢!"
    许钺闻言大惊,略一寻思,便对戴满官说道:"一个小小洞中,哪里有什么妖怪?想必三庄主在里面认错了路。你们四位仍在此地防守,如有外人来到,不必同他交手,只将号灯往村中挥动,自有人前来擒他。我去寻我兄弟出来便了。"说罢,携了手中兵刃,直往鱼神洞走去,许钺走到鱼神洞口一看,只见洞口高约二丈,已被碎石堆积,只容得一二人出入,里面黑洞洞的。倾耳细听,没有什么动静。姑且朝着洞内喊了两声许超的小名,洞深藏音,又加上许钺丹田气足,分外清越。许钺喊了两声,再仔细凝神,听那山洞的回音。忽喊一声:"不好!"也不进洞,径自回到原处,向戴满官要了一只号灯。二次来到洞前,用手掩住灯光,走进洞去,摸着一块石头,脸朝黑处坐下,睁眼往前凝视,有半盏茶的工夫。然后眼闭上,调息敛神,又待了片刻。然后睁开二目,朝黑暗中看去,居然看清路径,知道这洞内必另还有透光之处,不然决不会看得这般明显。
    许钺这一种暗中看物的功夫,名叫虚室生白夜光眼。初练的时节,先预备一间黑暗屋子,里面点上一根香火,从明亮处走将进去,睁开二目,向室中预设的香火凝视片刻。然后闭目凝神,有半刻光景,重又睁眼注视香火,不眨眼,直看到两眼酸到不能支持。又将眼闭上,养神片刻光景,重又睁眼注视香火。每晚须有一定次数,逐渐将香火做的目标减小。到了三个月以后,撤去香火,换上一根白的木棍,照样去练。一直练到木棍由大而小,木棍颜色由白而黄而红,功夫才算练成,从此暗中视物非常清楚。
    许钺刚才喊了两声,听出余音虽长,没有回响;又听戴满官说,许超入洞业已时间很久,知道这洞必已被人打通,许超入内,也许遭了毒手。本想回去说与众人知道,又恐许超万一没有出事,这般劳师动众,未免示弱。仗着艺高人胆大,又练就这一双夜眼,好歹先去寻寻许超下落再说。便向戴满官要了一只号灯。将漏光的一面朝着石壁,准备自己万一迷路时的标记。那号灯只有一面透光,又是红色,射在石壁上面,依稀只有些微影子,不是练过夜眼的人,绝不会看见。许钺还不大放心,重又坐下,调息安神,在黑暗中把目光调好,睁眼朝四外一看,自己坐的这块石头旁边还有柴灰余烬同一把酒壶,知是巡守的村壮所遗。再往前面一看,这洞颇有曲折。许钺人本细心,运用夜眼,蹑足凝神,朝前一路看,一路走。往里走了有三四十丈远近,忽然走到尽头,四外细寻,并无出路。心想:"那四个壮勇明明看见许超从此进来,这洞虽然曲折,却只有一条道,并无歧路,怎么已到尽头,还不见许超何在?莫不是他们看错了,许超不曾进来?或者洞外还有一条道路,也未可知。那前晚守夜的人所听的哭声,同洞内冲出那一青一白的两道光华,又是什么缘故呢?"
    正在寻思之际,忽听一种极细微的声音,从那尽头处石壁后发出。许钺更不怠慢,轻轻挨近石壁,将耳朵贴在上面一听,竟是一种搬动重东西的声音,仿佛还听得好些人在一处说话,只是听不十分清楚。知道已有踪迹可寻,仗着耳力甚聪,屏息凝神,细听了好一会,才听出一个尖声尖气的嗓子说道:"我当初原说那两个鸟儿既从这儿飞走,这条险道决不可靠。我们晓得,难道别人会不晓得?果然今晚人家就派人前来。若不是我预先准备,岂不又被他们把虚实全得了去?我们既有郭真人相助,索性等到日期,明刀明枪地分个高下多好。何必还愉偷摸摸的,倒叫人家预先多一层防备。如今把这条道重新填死,我们固然不想过去,人家想来;要掘这堆石头,也决不是顷刻工夫所能办到。真要知道人家动静,只须请郭真人的门人驾起剑光前去便了。"说到这里,又听一人接口说道:"还是三老爷说得是,这都是罗九那厮说的。他听见前日那两个鸟儿从这里逃走,我们发现鱼神洞险道已通,他说戴家场防守周密,到处都有埋伏,外人插翅也难飞进,如今既有这条捷径,正好趁新年内去暗度陈仓,杀一个鸡犬不留。谁想我们昨日费了半天事才得打通,倒便宜人家的奸细毫不费事地溜了进来,幸亏将他擒住。郭真人知道了此事,大大不以为然,立逼庄主重新将洞堵死。大年三十晚上,我们还不得好生在家过年。我兄弟老五还被那奸细将脚筋刺断,变成残废。这都是罗九这狼崽子出的主意!"先前那人又道:"老四,你也不用再难过了,快把这一块堆上,随我去见庄主去吧。天都快亮了,我还想到你家去过残年哩。"随后又听石头移动之声响了一下。接着便有许多脚步之声,由近而远,直到听不见丝毫响动。
    许钺估量石壁后面的人业已走远,听那些人所说的一番话,知道许超凶多吉少。急忙回身取来号灯,将油纸取下,细细往石壁上面去照。果然发现石壁靠左边有一个孔洞,离地有四五尺高下,宽约三尺,地下还有许多脚印。那洞现在虽被一块大石填塞,经辨认结果,已看出是人工所为。用手推了两下,却推它不动。许钺不肯死心,再往别的地方用力推扳,无意中忽然觉着右下角那一块山石隐隐有些活动。拿灯一照,果然看出一些裂痕,心中大喜。
    且不动手,先把这石壁端详了一会,看出这座鱼神洞当中,半截地势比较宽广。当年那座山峰倒将下来,将洞顶压穿,把往来要道堵塞。山石倒下来时节,受了巨烈震动,表面虽然浑成一块,却有不少震裂的地方,起初人本不甚注意,直到敌人打算掘通故道,偷袭戴家场,才发现有一块石头,业已同石壁本身分家,便把它移开了去。今晚想是又有人主张,不要用这种险法,重新将它填死,不想又被自己发现。不过许超如在此处出去被擒,石壁那面敌人必有防备。如不从此路设法,一则自己道路不熟,二则听人说相隔大远,恐耽延时间,许超出了差错。仔细一寻思,决定仍然开通此路出去。便将长枪搁在地下,拔出身旁主剑,朝那石头裂缝中直插了进去,用力往怀里一搬,居然随手而开。许钺怕惊动了石壁后面敌人,轻轻将剑入鞘,蹲下身来,用两手扳着那石头棱角,用尽平生之力,稳住劲,沉住气,往怀中一拉,毫不费事地把一块二尺方石头拉了出来,探头往那小洞中一看,忽见一丝光线射在石头上面,知已将石壁开通,可以由此出去。
    原来当初山崩的时候,一座山峰的峰尖正压在鱼神洞的脊梁上,这一块大石半截插入地内,厚的地方差不多有三四丈,偏偏有两处薄的才只尺许,受不住那么大压力,恰好一左一右裂成两块。所以许钺毫不费事,一拉便开。许钺将石洞开通之后,不知对面敌人还有什么埋伏,不敢造次爬将过去。先取下自己戴的一顶小帽插在枪尖上,伸出洞去,晃了几晃,一面用耳细听,并无动静,这才撤回来。放下枪,轻轻爬将过去一看,不由叫了一声惭愧。原来这座石壁竟是空心的,那一面被自己开通,这一面虽然未开,却天生成有三四寸方圆的孔窍。就着孔窍中往外一望,外面果然有两个人在地下打着地铺,业已入睡。当中一个火盘,盘沿上还有许多酒菜茶水。虽然这两个防守的人业已睡着,要打算破壁出去,必定将这二人惊醒。如果从孔窍中用暗器结果他二人性命,然后出去,又怕误伤无辜。再推了推石壁,竟是非常坚实,不动兵刃,决难出去。
    正在为难,忽觉脑后一阵凉风,怕是敌人暗器,急忙藏头缩颈,将身往下一偏。眼看两条黑影一晃,接着便又听喳喳两声,紧跟着一声轰隆巨响,石壁凭空倒下,震得地下尘土乱飞。面前站定二人,那守夜的人惊醒过来,才待起身,已被那二人用点穴法点倒。许钺定睛一看,来的二人正是玄极、心源。心中大喜,急忙跳将过去相见。刚要问他二人因何到此,心源道:"令弟业已身陷虎穴,此刻无暇多谈,快将令弟救出再说。"说罢,先将被擒两个守夜之人点开活穴,与玄极各自鹰捉小鸟一般提了一个到旁边去,分头审问许超踪迹。
    那二人道:"日前吕村半夜里去了两个女子,俱都是本领高强,听说还会放出青光自光杀人。不知怎的,被郭真人用法术擒住,将两个女子关在这鱼神洞内,外面用符咒封锁。原想困她们几日,等她们支持不住,自请投降,同庄主各人娶一个做妾。不想第二天晚上,被那两个女子将鱼神洞故道打通逃走。郭真人为了此事好生不快,他说那两个女子是衡山金姥姥的徒弟,如果将她们收伏,不但得了两个帮手,还可因她二人,连金姥姥拉拢过来。如今被她们逃走,必定去请金姥姥前来报仇,好生后悔当初不该同她们为难。正在此时,罗九爷同陈庄主由城里回来,闻及此事,说鱼神洞故道既通,正可利用它抄袭戴家场的后路。便同我们庄主商议,把鱼神洞当中的石壁再打开些。我们庄主与陈庄主原是多年老朋友,此番由华山回来,听说陈庄主同戴家结仇,本答应给他帮忙。在前多少天,陈庄主同罗九爷前来拜访,说戴家场防备太严,不易进去,知道吕村相隔邻近,打算借这里去抄戴家场后路。及至到了这里一看,才知从前与戴家场相通的鱼神洞,如今因山崩,把这条路填死,中间隔着许多悬崖峭壁,不易过去,好生扫兴。陈庄主见此计不成,只得托我们庄主到时帮忙。他二人回去之后,又听说我们庄主的好友郭真人来到,急忙赶来拜望,听见故道已通,非常高兴。
    我们庄主自然一说便应允。谁想今日白天才把鱼神洞打通,到了夜晚,便来了戴家场一个姓许的,本领非常了得,我们守洞的人被他伤了不少。恰好我们庄主同罗九爷到洞中查看路径,二人合力将他擒住,捉回庄中拷问。被郭真人知道,大大不以为然,他说江湖上最重信义,既同戴家场约定明春交手,不应该在期前鬼鬼祟祟去偷袭人家,不问输赢,都是没脸的事,立逼庄主派人连夜将鱼神洞重新堵死。我们二人在此该班守夜,姓许的死活存亡,实在不知。"说罢叩头,请求黄、赵二人饶命。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