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回  银羽翩跹 火焰山前观山舞  芦笙幽艳 月明林下起蛮妪-正文-青城十九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四十九回  银羽翩跹 火焰山前观山舞  芦笙幽艳 月明林下起蛮妪

    话说这里罗银早发下令去,众山女纷纷送上服饰,给他穿戴。头戴白绸做的包笼,上绣金花,高约尺五六寸,笼沿上右方插着一枝银灵鸟羽。银灵鸟本名鸩鹊,身高六七尺。其尾上翎毛尤鲜明,闪闪泛银光。性极灵慧,能通人意语言,极难捕获。山酋以其尾翎为冠饰,视若异宝,非大祭盛会,不轻佩用。其声如其名,山人多谓之为银灵子。
    包笼即高帽子,式样各地不同。以麻布绸绫等材料,照头大小,缠一桶形高帽。颜色彩绣,各从其俗;精粗贵贱,亦视其寨之贫富大小而定。霜毛如雪,长约二尺,羽上茸毛厚约三寸,颤巍巍直闪银光。身穿一件白麻布的衣服,式样奇特。前面短只齐腰,密扣对襟。胸前左边绣着一朵大红牡丹,右边绣着一个骷髅、一支长矛和一弓三箭,色彩鲜明,绣得甚是工细。袖甚肥大,但是长短各异。左袖长齐手腕,袖口紧束,渐渐往后大去,仿佛披了一件和尚衣在肩上;右手长只齐时,却又上小下大,袖口肥几径尺,满缀小金银铃和五彩丝穗。后面衣服长到拖地,各种花绣更多,好像是用许多大小绣片重叠错落缝缀上去,五色缤纷,只觉鲜艳夺目,人物、乌鲁、花卉、骷髅、弓矢、刀矛无一不备,乍看真分不清绣的是些什么。
    罗银年轻雄健,穿上这华美工细的衣服,配上半截白麻筒裙,露出精铜也似的皮肉,赤足穿一双黄麻草鞋,越显得雄壮威风。看去只觉新奇,并看不出一点俗恶,走路也改了庄严一派,比起日里的轻瞟躁妄,大不相同。右手本应拿着一柄上有叉头为饰、形如蒺藜的金钟,因手指受伤新接,用鹿皮包紧,不能持物,改用左手拿着。身后有两个年轻貌美山女替他提了衣摆,另四山女各提红灯任前导。
    吕伟看出那些绣货和纱灯、绸丝等物俱都购自汉客,单这件衣服连材料带手工就所费不货,知道此寨必定富足非常。正寻思间,寨外鼓吹越盛,罗银已然喊走。吕伟让他当先,罗银坚持比肩同行。吕伟知他豪爽,必有原故,只得听之。灵姑、王渊紧随身后。
    才近寨门,便见寨外一片火光,青烟突突,触鼻清香。出门一看,本寨山人俱已齐集,手中各持松枝等香木扎成的火把,分作两行,由寨门直排列到前面坡下,高下参差,接连不断,望过去直和两条火龙相似。遥望坡上,已闪出一片空地,四外的人围了一大圈,芦笙、皮鼓之声汇为繁响。另有数十山人各持山乐,列侍寨外,见寨主一出来,即纷纷吹奏。坡上闻得乐声,越逞精神,两两相应,声振林樾,端的热闹已极。所过之处,两旁持火山人各把手中长矛向空一摇,倏然连火俯伏在地,等人过后才行起立。前面的火光随人行进,如同潮水一般依次倒退,后面的火光又似浪一般卷起。无数刀光矛影,摇舞生辉,前瞻后顾,此伏彼起。地旷山高,天空云净。头上明月朗照,清辉四澈,寺地上到处都似铺了一层霜雪,与这些眼前人物、火光一陪衬,显得分外雄浑豪旷,情趣古野。尤其灵姑、王渊觉得新鲜有趣,依在吕伟肩侧,不住地指点说笑,间长问短。吕伟虽然见多识广,颇谙山俗,但各地山民的习俗多不相同,未尽深悉,随口答应。
    不觉行抵坡前,坡上山人越把芦笙、号筒乐器拼命狂吹,皮鼓加劲疾打。先在寨外奏乐的山人,等寨主、贵客一走过,早跟踪追来,彼此争胜,各不相下,洪洪鸣鸣之声,聒耳欲聋。山人却个个兴高采烈,连蹦带跳,欢喜非常。那两行持火山人也跟着散了行列,纷纷持着火把,往坡上跑来。人人踊跃,个个争先,都是抢前绕越,没有一定道路,霎时之间,只见满山遍野都是火光闪耀,山人走得又快,纵跃轻灵,宛若群星乱飞,野火疾流,煞是好看。
    寨主罗银早大踏步到了广场中心现搭的木台之上,山人纷纷罗拜在地,身后众山人也都赶到。罗银站在台口,将左手持的金钟丁铃铃连摇了几下,群乐立止,声息不闻。
    山人男女俱都跌坐在地,静听号令。范氏父子和王守常夫妇也从汉客丛中走向台上。吕伟见那汉客另聚一处,乃是一座较低的木台,上面设着几席酒筵,相隔甚远,不似这边台上空无一物。客主相见,行了宾礼。罗银二次摇动金钟,往上连举了三次,用土语大喝一声,台下众山民纷纷响应。如是三次,震得山野都起回音,半晌方息。罗银随用手指着台前一排身穿花衣、腰佩短刀的山人,说了两句土语,这数十山人纷纷纵起,飞也似往台侧树林之中跑去。
    吕、王等老少五人留心细看,见那台约有四丈见方,用整根大木叠成,正当坡上最空旷处,两边还堆着不少大小木块、树枝。台前设着一列三十多个火架,都是就地掘坑,两旁各有一根插在地上的铁叉架。坑内俱是零碎木块树枝,只当中那根穿肉来烧烤的横梁不见。环台三面火架以外,散列着一大圈酒缸,淘、石都备,形式大小多不相同。青稞酒的香味早已散布坡上下,老远都能闻到。再看台后,还有一台比此略高,上面却摆有三席。席都不大,是条木案,当中一席独座,两旁各有四个座位。
    吕伟暗忖:“适才经此时,仅看见那一圈半埋地下的空缸和台后一台。不过和罗银去医伤这片刻之间,缸中就注满了酒,又搭下这两座木台和柴堆、火架,手脚也真算快的了。”席既在后面台上,方觉这台多余,可以无须,忽听范洪附耳说道:“少时他们林中抬了牛来,便在台上祭神。我已和寨主说过,叫他先行。师父可告知师妹,到时火发,不可声张,乱了步数,免得山民们见轻。只朝这厮纵处纵去,越纵得高远越好。”
    吕伟一间,范洪说:“这些山人俱都带有贡献,寨主杀牛相享,照例醉饱方休。近年人越来越多,常不够吃,山人往往自带些来。今天因有贵客,又添了不少兽肉,所以山人格外喜欢。那酒半出寨主预备,半出山人用皮囊盛来,各向缸中倒进,以满为度。群力易举,又是各自熟悉的。黄昏时正要往里倒酒便打起来,还耽误了一会,不然早就齐备了。王师叔夫妻先下无防,师父、师妹必须在此同行。”
    吕伟才知这台还要放火烧掉。刚悄悄告知同行诸人,忽听台下暴雷也似一声哗噪,先去的一伙山人已从林内抬了许多洗剥干净的牛羊野兽奔出。俱是两人抬一只,用一根铁棍由股至颈穿过,搁在肩上,飞步往火架前跑去,朝两头叉架上一放,旋即退下。最后面抬的却是一只活的大乌牛,四蹄扎紧,跪伏在一块大木板上面,另有绳索捆住全身,由四人手捧着往台前跑来。那牛想知死期将至,挣扎不脱,急得双角齐颤,哞哞乱叫。
    到了台口,罗银先朝牛跪伏,行了山礼。然后纵落台下,蹲向板底,用头顶住,与捧牛的人一同膝行上台,放置台心。范洪忙请吕伟等人闪向台角。罗银朝牛跪下,伏拜地上,喃哺祝告了一阵。环台而立的执事山人,便将备就的青稞、五谷暴雨一般向牛身上盖没。
    罗银倏地纵起,手持金钟,振肩一摇,口中高唱祭神的山歌。台下众山民跟着同声应和,声调如一,状甚严肃。
    约有半盏茶时,歌声顿止。那些执事山人便去两旁木柴堆上,将柴成根成束地抱来,堆置台下。台上除了中心供牛之处,四外也都堆满。到了后来,人都站在台后边沿上,恰似一座两丈多高的木圈,将牛围在里面。柴堆齐后,罗银又将金钟摇动,环台四面放起火来,火由下往上点起。那些木柴是本山所产油松之类,极易燃烧,才一点燃,火焰便熊熊直上,蔓延开来。范氏父子同了王守常夫妻父子三人,已在火发以前下去相候。
    吕伟见火势猛烈,快要烧到台口,因范洪说罗银以贵宾之礼相待,最好在他后走,虽然烤得难受,只好忍住,装作不介意的神气。果然台下众山民见火已大发,寨主和来客父女尚未离开,纷纷欢跃,哗噪起来。挨了一会,眼看火苗已冒出台口数尺高下,吕氏父女和罗银俱都退立柴堆之上。山人见状,越发欢跃狂呼,齐声称赞:“寨主侍神,退得这样晚,又有两个会仙法的贵宾陪侍,来年年景、生意必蒙神佑,样样丰盈。”
    灵姑暗忖:“这样重礼待客,免劳照顾。”方在埋怨晦气,倏地一团火球爆上台来,连台上木柴也都引燃。跟着一阵山风,满台上到处都是火焰直冒,熊熊怒发,声势骇人。
    吕传也甚惊心,心想:“要糟!现在前面火大,再不走时,风势一转,将退路遮断,就凭自己本领,也难脱身火窟。灵姑飞刀虽能将火势闭住,要护住三人同时纵起,终是险事。”便和灵姑使眼色,命她准备。罗银原是见吕氏父女神情泰然,行所无事,不知是在等他。心想:“今日虽与敌人成了朋友,不算丢人,终是败在来人手里,部下山人难免见轻不服。”吕氏父女既不畏火,乐得破例多挨了一会,以博部属们的欢心爱戴,所以多挨了些时。此时早被火烤烟熏,闹得头晕脑热,通体汗流,目红似火,再也忍耐不住。只得哑着嗓子暴喊一声:“贵客先请。”同时摇动金钟,将手一举。吕伟早得范洪指点,多时已挨过去,自然不肯,也高举双手一摇,说:“请寨主先行吧。”罗银见状,又喜又佩,更不再让,双脚用力一垫劲,凌空纵起三丈多高远,由烈焰上飞越过去,落到台下。
    这时火势旺盛,近延眉睫,危险瞬息,已迫万分,吃二人这一让,又耽延了一些;加上罗银用力太猛,虽然纵起,脚底下的积柴立即倒坍,哗啦一声,火星四溅,径往人身前扑到。幸是吕伟父女早有准备,见罗银一纵起身,也紧跟着双双离台飞起。为在山人眼里显耀,父女二人俱都用足生平之力,各纵起八九丈高下,由烈焰中冲越而出,落地时反倒超出了罗银的前面。因纵高落远,四外众山人都看得清楚,不由震天价暴喝起来。可是事也险极,台木宽大,火头七八处,二人身才纵起,火便由分而合,转瞬之间,火焰腾起数丈,冲霄直上,宛如一座火山相似,稍缓须臾,便无幸理。
    火一全燃,一面罗银引客升台,一面众山人便围着火台跳跃,欢呼高唱,歌声入云,甚是雄壮。火池的火也早升起,另有执事山人转动架上梁轴,烧烤那些牛羊野兽。先时只闻一片焦臭之气刺鼻难闻,一会烤熟,肉香、酒香盈溢满坡,衬着明月光中数十堆池火熊熊上升,情趣妙绝。罗、吕三人喘息方定,早有执事山人奔至火架面前,将那烤得焦脆香腴的各种牲畜熟肉,片成巴掌大块,用几方木盘堆陈着献上台来。
    罗银起身,将钟顶上金叉拔下,叉了几片熟肉,高高举起,口中祝颂了几句土词,径往火台上掷去。另向献酒山人手内取了一个满盛药酒的葫芦,照样隔台遥掷。虽然相隔遥远,全都掷到火里,并未落地。火台上立时冒起一阵五色火焰,半晌方熄。肉、酒掷完,祭神仪式便算终了。
    台上诸人各拿起备就的刀叉,随着酒肉更番迭进,各自饮用。台下众山民也纷纷往火架前跑去,不间男女,各拔佩刀,往牲畜身上割了大块烤肉,再去缸中舀了酒,三三两两,自找地方欢呼饮啖,此去彼来,各随所嗜。不消片刻,池中火灭焰残,架上的肉只剩下数十具空骨。又过了一会工夫,连骨架也被山民抢光。火台上的火却烧得正旺,执役健壮山民分班轮流,各恃钩竿,环台而立,以防引起野烧。那站在下风一面的,个个烤得颈红脸涨,气如牛喘,兀自环着火台此奔彼蹿,往来守护,勇敢争先,并无一人后退。有时火团火球飞起,山人用钩竿一拨打,立时爆散,火星满空,落在左近人丛里面。山人只是纷纷惊窜,哗笑欢呼,虽被火烧,也并不以为意。有几个直被烧得肤发皆焦,仍然叫嚣纵跃,自以为勇,乘着酒兴,故意往火台前挤进,满地打滚乱蹦,怪状百出。看神气,仿佛以被火烧伤为乐似的。
    灵姑看了奇怪,暗问范洪,才知按着山俗,此火乃是神火,可以拔除不祥,免去一年疾病。凡是胆子稍大一点的男山民都愿挨一下烧,各以伤处相豪。山人又有专治火烧虫咬的妙药,所以不怕。寨主是一族之长,本身关着全寨山人的祸福吉凶,适才在火台上多留了一会,就得山人爱戴,便是如此。众山民现已全数醉饱,就要开场了。
    二人正谈说间,罗银业已酒醉,忽从座中立起,眼望灵姑,用土语向范连生叽咕了几句。范连生方用土语起身对答,范洪已从座上立起,父子二人用土语正颜厉色对答,竟似戒斥。罗银又望了吕氏父女两眼,把头一低,仍回座上,竟似快快。因当地土语又是一种,吕伟虽听不大懂,料与灵姑有关,悄问范洪。答道。“这厮酒醉胡思,要请师妹与他下台寨舞唱歌。已被我吓退,不用理他。”
    言还未了,罗银倏又立起,手举金钟,连摇了几下。这时台下众山民正在各自相中伴侣,静候号令。有那等不及的,已在低声微唱,拿着芦笙试吹。钟声一响,近侧蛇皮鼓手把鼓打起。紧跟着众山民暴雷也似一阵齐声哗噪过处,除原有寨中乐队外,各把自带的土乐奏起。男女齐上,先绕着火台,在乐声中口里唱着山歌,边跳边唱,又吹又打,各就相中的人调情引逗。只一应声相和,便算情投意合,跳上两圈,即离场他去,捉对儿另寻僻静所在,情话幽会。如有一方不中意,有的还在苦苦纠缠,有的当时改寻他人。
    山人以健勇为上,不重容貌,各求其偶,十九匀称,并不难配。才跳十数转后,台下人影歌声已越来越稀,连那两个乐队也都加入跳了一阵,各寻伴侣,挽臂而去。未后剩下大小两看台上的主客和一些醉倒坡上的老弱妇孺。台下一时都寂,月明之下,皮鼓也无人再打。只听山巅水涯,深林密菁之中,芦笙吹动,歌声四起,远远随风吹送入耳,遥相应和,月夜听去,觉得分外幽艳缠绵,令人神往。众人侧耳细听了一阵,再看罗银,只呆呆地闷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灵姑生性好动,既觉枯坐无聊,又嫌罗银讨厌,便和吕伟说要和王渊下台步月。吕伟也恐罗银酒醉无礼,闹个不欢而散,好在二人均知山人禁忌,不会随便乱闯,点头应了。王渊自然巴不得与灵姑同游,二人便即下台而走。
    二人刚走入林内不久,忽听台下有一山女曼声低唱,音甚凄楚。吕伟暗忖:“台下人多时,大都一拍即合,成对而去,并不见有落单少女,怎这时还有失偶的怨女?”偏头往下一看,那山女年约十七八岁,不特身材婀娜,面貌也极秀美,正在仰面向上,含泪悲歌。方想:“似此人材,怎会无偶?”那山女唱了一阵,见台上无人理她,忽把蓬着的满头秀发,双伸皓腕往后一拢,径自情急败坏,抢步纵上台来,往中座奔去。吕伟见她手内还握着一把尺许长的锋利腰刀,疑是罗银仇家前来拼命行刺,正要起拦,吃范洪一拉衣襟。停住一看,那山女到了罗银座侧,先是抱住罗银双足,扑地拜倒,哀声吐着土语,似在乞告。罗银只是不理。山女放声大哭,好似伤心已极。哭了一阵,见不答理,倏地银牙一错,把手中腰刀塞在罗银手内,延颈相待。又把胸前葛衣用力一扯,哗的一声撕破,露出雪也似白的酥胸、粉颈,以及嫩馥馥紧团团上缀两粒朱樱的一对玉乳,凑近刀上,意似要罗银亲手杀她,死在情人手内。这一近看,又在月光之下,越显得活色生香,美艳动人。
    众人知道山女痴心,甘为情死,俱都代她可怜。谁知罗银竟似全无一点怜香惜玉之心,倏地大喝一声,将山女那口刀往台下掷去。跟着放下手持金钟,一手抓山女头上秀发,起身往外便拖。那山女一任他摧残凌践,毫不反抗,只把双手搂抱定罗银的大腿,死不松手,口里断断续续仍然唱着极哀艳的情歌。罗银先并不理,依旧恶狠狠横拖竖拽,往外硬拉。
    吕、王等人看不下去,方欲拦劝,因为不知就里,又见范氏父子三人不住摇手示意,只得重又止住,心中正在老大不忍。罗银因山女拼死命抱紧双腿,一任喝骂毒打不放,愈发暴怒,伸手下去,就地一手抓腿,一手抓住腰间,往上一提,看神气颇似要将她甩死。吕、王等三人方暗道:“不好!”那山女倏地停了歌声,将手一松,就看一提之势,纵身而上,两腿分开,夹紧罗银腰腹之间,上面伸双手抱住罗银头颈,把那嫩腹酥胸紧紧贴向罗银胸前,似恨不得两下融为一体之状。同时猛张樱口,在罗银肩颈等处不住乱咬乱啃,周身乱颤,哼哼之声又似哀鸣,又似狂笑。急得罗银在台上乱蹦,两只铁拳似擂鼓一般往山女背股等处乱打不休。眼看快要挣到台口,山女也夹抱更紧,哼声愈急。
    不知怎的一来,罗银忽然怪吼了一声。吕、王等人看出罗银力大拳沉,山女再不放开,打也打死,以为罗银不知又要下什么手。忽听范广笑道:“好了,好了。”就这微一回顾之间,再看山女,手足已然放开,软绵绵双足双手散摊在罗银两时之间,花憔柳悴,声息已微,仿佛创巨痛深,力竭将死。罗银捧了她往台下便跳。
    王妻心软,早就侧然,不忍卒观。见状只问:“怎了?”范洪笑道:“大家快往台下看呀,听呀。”言还未了,果听罗银莽声莽气在台下高歌,晃眼出现场上,双手仍将山女捧定,只搂得更紧些。山女披散着满头秀发,双手向上环搂着罗银的头颈,有气无力地唱着情歌,头往上迎。罗银边唱边跳,两眼注定山女的脸和胸腹,不时低下头去狂亲乱吻,两人都似快活已极。那歌声也时断时续,忽高忽低,不成音调,不一会便隐入深林之中。
    众人耳听四处山民男女高唱人云,晃荡山林,远近回音响振林樾,罗银、山女已跑得踪影全无,不知去向,范洪才道:“此是本地每年难保不有的怪剧,不足为异,只想不到今年会出在他的身上。人言烈女怕缠郎,这里风俗却是相反。山女用情极专,宁死不二,只要男的还没有娶,哪怕跳过野郎,女的都可纠缠。上来都是存心必死之志,结局十九如愿以偿。因被男山民厌恶凌践而死也不是没有,但因当地山俗虽是重男轻女,有人这样拼死求爱,却是极得意的体面。这等山女又都有点姿色,貌丑的自惭形秽,决不敢来。还有最关紧要的是,当场如将对方打死,事非自找,虽没有罪,可是要看情形处罚,多则十年,少则三五年,不准寨舞择偶。一般山女也认他是心肠大狠,不愿赶他的野郎,所以惨剧绝少发生。
    “适才山女名叫白莲花,乃当地上等美色,从小给汉家充过使女,染了汉俗,自视甚高。年已十九,还是一个处女。本来想嫁罗银,罗银父在前年又从虎口里救过她的命,平日任谁不理。山人多不喜她,时常欺凌。罗银虽恋着银剪山牛母寨主的女儿,不愿要她,人却性暴,爱打不平,不许手下山人欺负,因此她对他越发倾心。自前年来,她每值寨舞,便想向他求偶,因为胆小,怕挨毒打,始终只在台下悲歌,不理也就罢了。今晚不知怎的,她竟会舍命上台硬求。山人好色,最重年少光阴,自不愿受那孤身独宿之罚。我早就知他不会弄死莲花,不然罗银力大,只向致命处一下就打死了,怎会容她苦缠不放呢?我们总想罗银苦恋着牛母寨小主,单思病害得很深,决不要她。以为不是山女挨打不过,知难而退,便是力竭倒地,谁知这厮竟为她至情所动。可见心坚石也穿,精诚所至,什么样人都可感动了。”
    范广笑道:“大哥,你说的话我看未必。山人素看重色欲,这只不过是那山娃相貌长得好看,这厮又当酒后,眼看许多部属俱都成双配对去寻快活,两人再一猱搓,一时情不自禁罢咧。要是换上一个丑婆娘,就真死在他的面前,他要动一点怜悯才怪。依我看来,罗银对牛母寨的那个决不忘情。这山娃情重心痴,日后宁受他朝夕鞭打都是心甘,要见这厮丢了她再爱别个,不和他拼命,杀了他再自杀才怪。”范洪道:“你料得虽是不差,你可知道罗银只是单面相思?牛母寨那个小香包早就说过,立志不嫁山人。便这回病,也因她那夜叉娘强逼她嫁给菜花墟小寨主,受逼不过,自服毒草,才得的热病。
    夜叉婆何等强横,蛮不讲理,这山娃子又是她性命一般看重的独养女儿,医得了病,医不了心。好了说声不愿,还敢再强她么?罗银财势在各寨山民中也只算二路货,哪看在她母女眼里?在自费尽心力。就把羚羊送去,还不是落个空欢喜?弄巧还许丢个大人回来,不死心也死心了。”
    吕伟因山女拼命求爱,这二耽延,估量灵姑去远,不易寻觅,也就不再想去了。
    当晚除照例的青裸酒外,还有一种本寨特制的珍奇佳酿,乃山人采取松子、莲子、枇杷、荔枝、桃、李、梨、枣、青梅、甘蔗、苹果、桑椹十二样果实,和一种只有当地特产,叫作金樱子的异果,按着成熟之时,分别榨取汁水,用陶罐封固,一一埋在地里。
    到第二年春天同时取出,混合一起,加上酒母和各种香花,泡制成酒以后,仍埋地下。
    每隔一年开视一次,那酒只剩多半,再把罐数减少,重埋地下。如是者多次,酒均果汁制成,点水不渗,埋的年代越多越好。因山人性懒,制时烦难,视为盛典,只寨主生子才制一次。这还是罗银降生之日所酿。每一开坛,香闻十里。名为花儿酒。其色澄碧,黏腻如油,不能人口。饮时用山泉掺兑,十成泉水,至多也只兑上一两成。醇美甘馨,芳留齿颊,经时不散,端的色香味三绝。
    罗银好酒如命,也不轻舍饮用。当晚为了欢迎贵宾,又看在那只羚羊份上,特命亲信山人由地窑中取了小半葫芦出来,兑山泉敬客。在座诸人多半好量。范氏父子寄居年久,还沾润过一两次。吕、王二人竟是初尝佳味,当时只觉此酒佳绝,不由多饮了些,被风一吹,渐渐有了醉意。人静以后,忽然想起酒好,适才正想询问,被山女一闹忿过,便向范氏父子动问。范洪一心讨老师的好,范广又想学样拜师,一面详述造酒的经过和那名贵之处,一面想给老师弄些带走。
    大家对月坐谈,正在得趣高兴头上,南头山谷那面忽然人声骚动,杂以惊叫之声,远远传来。吕伟久经大敌,耳目最灵,首先察觉,还以为山人快乐喧哗。因正是灵姑、王渊去的那条路上,未免心动。再留心侧耳一听,渐党中杂妇女号哭之声,仿佛生变,因是风向不顺,听不真切。方欲提醒大家一同静听,忽听范洪跳起惊叫道:“老师快走,峡口子出妖怪了,师妹、师弟都在那里。听这号哭之声,这蓝蛟必已破壁而出。如今全寨山民,连我们这些汉人的身家性命,全仗老师、师妹来救了。”边说边走。吕伟听说出蛟,也甚惊心。蛟必发水,忙令王守常护住乃妻与范连生,寻觅高地避水,自带范氏弟兄往南方赶去。
    出蛟之处便是灵姑日里所去的山口里面。灵姑初来不识路径,由坡下街道绕越过去,路要远却一倍。实则径由坡上穿林而过,再绕越两个肢陀,便可到达,并不甚远。那一带地势,东北高于西南。吕伟师徒三人急忙前往,沿途并未见水,耳听号哭之声、呐喊之声却是较前更盛。等到相隔约有半里,才闻水声,林麓一带低洼之处也有浊流,夹着泥沙,四处乱窜。再往前走,见水之处愈多。因见水流急而不深,方以为蛟洪不大,爱女如在当场,立时可了。忽听众山民暴噪之声,震撼山岳,时发时止。
    一会赶到,见那出蚊所在,一边是广崖,一边是山,外观矗若门户,里面地势展开极宽。山上下聚集着不少山人,俱都面对崖壁,随着罗银手举处不时呐喊,手里分持刀矛弓矢,作出待发之势,离崖约有二三十丈。灵姑手捧玉匣,同了王渊,却站在崖前不远的一根平地拔起、高约三丈、粗约五尺的危石之上。近山崖一带,水也不过数尺,并不见大,深浅不等,较远较高之处尚还干着。地势凸凹不平,水多隔断。月光下照,四外望去,水中映出好些个月亮影子。对面广崖上垂着一条极长大的水痕,瀑布已止。近壁脚处,崖石新崩裂一个数尺大的洞穴,黑黝黝地望不到底。壁脚好似有一深潭,水已溢出,水面上起了一层彩晕,水色昏暗,与别处不同。吕伟定睛往视,似有一条水桶粗细的黑影,长约两丈,横卧潭边。此外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山人尸首,一具头上破一大洞,互相搂抱着,死在近山麓的浅水之中。看那水中黑影,颇似蛟、蟒之类怪物的后半截身子。暗忖:“怪物似已死在水中,难道洞中还有怪物没除尽么?”
    吕伟正寻思往山麓走近,罗银和先那山女同立指挥,老远望见吕伟,喜得乱蹦起来,高叫道:“我们受害久了,老怕它出来。今晚被它撞开石壁跑出,一条小的已被仙姑娘用电闪杀死在水里,一条逃回洞去不肯出来。你快发雷打死它,给我们除害吧。”吕伟随口应道:“我如发雷,山崖更要崩塌,一定死伤多人,这使不得。有我女儿除妖已足,你放心吧。”灵姑回顾,看见老父到来,忙唤:“爹爹。”吕伟懒得和蠢山民纠缠,知范氏弟兄纵不到危石上去,命他和罗银在山畔等候。一摸身旁袖箭、药弩,就着无水的山坡,一路连纵带跳,到了危石之下,纵身一跃,拔地而上。众山民看见吕伟到来,又是一声震天价的哗噪。吕伟见了灵姑,问其经过。
    原来灵姑、王渊想起日里所经山谷颇有泉石之胜,试由林中穿过,居然在无心中寻到当地。见飞瀑如龙,凌空夭矫,盘拿而下,水烟蒸腾,映着月色,如笼彩绢,分外好看,先在崖上领略了一会月色泉声。王渊说:“这里必然还有未发现的景致,我们何不乘着月色探幽选胜,游个尽兴?”灵姑守着平日老父之戒,知道当晚凡是隐僻之处都有山人幽会,来时虽故意择那极难走的地方纵跃绕越,仍还遇上两次山人野合的标志,如非自己小心留意,几乎撞上。尽管自命英侠,不作寻常儿女子态,终是少女,哪能过于脱略不羁。何况山蛮区中风俗如此,众山民对己畏若神仙,虽然无心撞破,不敢以自刃相加,也须顾全贵客身份。故而对王渊之说再四不允。
    王渊性情好动,见灵姑留连飞瀑,不肯他去,呆得久了,正觉无聊。猛一回顾,见身侧不远,有一危石笔立数丈,上下苔薛布满,藤蔓环生,碧痕浓淡,绿叶扶疏,乍看直似一棵断了干的枯树一般,不由喜道:“姊姊,你不肯往旁处去,这里地势又不很高,只能看一面。你看这石峰多好,你先纵上去,我再攀藤而上,在那顶上望月,开开眼界,岂不有趣?”灵姑也便兴起,答得一声:“好。”略一端详高矮,飞身一跃,便到上面。
    王渊也将藤蔓试了试,且喜不是刺藤,蔓老坚韧,心中大喜,忙用双手攀援,也随到了上面。
    峰顶方约七八尺,倒也平坦。最妙是当中石隙里还生着一株怪松,铁干盘屈,粗约尺许,仿佛一条卧龙初醒,将要离石飞去之状。当中一段低几贴地,恰可坐人。松梢向崖右侧突出,算是最高,离石也只三数尺。寥寥几丛松枝,葛萝藤蔓,缠生其上,迎风波动,绿油油泛着一层浮辉,古拙秀润,兼而有之。二人想不到上面还有这样好一株松树,越发高兴,便一同对坐树干之上,凭凌绝顶,沐浴天风。仰视碧霄澄雾,净无纤云,月朗星稀,同此皎洁。时有孤鹤高骞,群雁成行,银羽翩蹑,飞呜而过。极目四顾,到处一片空明,清澈如昼,近岭遥山都成银色,明月之下,山歌四起,远近相闻,与泉响松涛互为妙响。疏林浅草之间,时有山民少年男女捉对成双,厮扑追逐,一会相与搂抱踏歌,隐入丛莽密菁之中,时复隐现,出没无常。看去纯然一片天真,点缀出一幅南疆妙境。任是荆关再世,阎李重生,也难描画。真个娱目赏心,触耳成趣,别有风光,令人留恋。二人相互叫绝道妙,赞美不置。
    正玩得有趣,王渊忽谈起张鸿父子。灵姑也把心思勾动,渐渐谈到前途未来之事,无心再赏风景,坐在松树干上,都谈出了神,不禁伤感怀忧,全没理会到下面去。王渊坐处恰好可望到对崖瀑布落处,先是侧脸和灵姑相对谈话,这时偶一回身下顾,似见一条黑影盘旋崖下。心想:“那瀑布下端崖壁凹进,飞泉凌空而坠,壁间虽有空处可以立足,但那瀑势洪大雄猛,水珠四溅,雾涌烟霏,相隔丈许以外,便觉寒气浸人肌发,凛然不能久仁,人怎能够冲瀑而过,去到壁下?”心中奇怪,不由注目下去。同时仍随口对答,也没告知灵姑。
    后来定睛一细看,见那黑影颇似日问被罗银毒打的怪山婆,佝偻着身子,穿着一身形似披肩的黑衣,头扎黑中。左手拿着一柄明晃晃的两尖钢叉,右手拿着形如铁锤的短兵器,正向壁上不住敲打。不时回首侧耳四面倾听,一双怪眼依旧一闪一闪,绿黝黝地射出凶光,隔老远都能看出。崖壁内凹,月光照处,有明有暗。山婆身容丑怪,衣饰奇诡,纵跃轻灵,捷比猿猱,在壁凹瀑布左近上下蹿扑隐现,出没无常,看去直和鬼魅相似。那击壁之声为瀑所掩,灵姑坐处正当危石之中,被石角遮住,看不到下面,起初丝毫不曾闻见。
    到后来,王渊见那山婆在壁间打了一阵,又把耳朵贴壁静听了一听,意似暴怒,嘴皮乱动,手中铁锤敲打更急,渐渐上面也听到击壁之声,觉着耳熟。忽想起:“日间同灵姑来此,似闻崖壁中有什么东西在撞,正是这个声音。难道壁中还有洞穴可入,就是这个老山怪在里面敲打么,可是后来同了罗银前往寨中医伤,老怪物曾经下楼追逐,看那神情,颇似不曾离开。罗银又说她双目已瞎,因她时出为害,近已拘禁楼上,常年不许轻易出寨。就算她偷偷出来,两地相隔也很不近,路更险峻难行,到处都是丛莽森林,密菁荆棘,便是跑熟了的明眼人,也尚须绕越穿行,纵高跳矮,何况她还是个瞎子。”
    不禁寻思奇怪。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