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裴元绍弃暗投明 茅草岗周仓从义-卷一 千里走单骑-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一 千里走单骑
第十三回 裴元绍弃暗投明 茅草岗周仓从义
    第十三回  裴元绍弃暗投明 茅草岗周仓从义
    关将军那时只听得一个人在马上高喊:“不种渠来不种田,快乐逍遥在山间。凭你当今天子过,也要留下买路钱!本大王来也!”话音刚落,马也跑出了树林。后面跟着约有三百喽啰。
    云长见马上此人,身材高大,头上黄巾包扎,身上大王爷的服色,双手两柄八角紫金锤,生一个斗大的黑脸,腮下胡子蓬蓬松松,弹出了一对铜铃大眼,眼中红金丝布满。此人一见到关将军,开口就骂:“嘟!大胆红脸游子,速速与我留下良马,放你过去,若不留下良马,本大王的家伙厉害!”说罢,对关将军双锤舞动。
    郭子在马上摇头晃脑地得意。
    云长见到此景,感到十分可惜。可惜的是年纪轻轻,他们都误入黄巾,好比黄河的廖化,今日你这个家伙看来本领也是高强的。关将军想到这里,倒要问他一个姓名:“你与我留下名来!”
    裴元绍:“红脸游子听了,本大王乃是地公将军张宝马前的先锋裴元绍的就是。”
    云长一听,不出我之所料,确是黄巾党中一个有名的头目。云长想,不要说你裴元绍,包括张角弟兄三人,都被我们刘、关、张所灭。凡是黄巾党听到刘、关、张,都要望风而逃,你胆敢到我面前来打劫龙马。将军想到这里,因此开口问他:“尔可认识刘、关、张么?”
    刘、关、张不要说认识,裴元绍想,连他们生得怎样的面貌,我都说得出来!
    裴元绍:”刘、关、张岂有不认识之理。游子你听了,刘备方脸大耳,关羽红脸长须,张飞黑脸虎须。你这游子问他何事?”
    云长想,你这个人言过其实。说得倒真象。但是看见了我姓关的,你还不认识。
    马夫华吉在旁听得也好笑。因此对着裴元绍反问了他一句:“呔!马上的家伙,你睁开了眼睛看看这马背上是哪一个?”说罢,对自己主人用手指了一指。
    裴元绍一听,心想我出树林的时候,早就看得清楚。马背上的这人倒有些象关云长。可惜他胡须太短。所以开口回答:“马上这个游子,有些象姓关的模样,就是你的须髯太短了!”
    华吉想,我的主人有名的长须须,你还要它长得怎样?一面想,一面对马上主人看了一看,方始明白莫怪这个强徒不认识你了。原来主人已把长须套了起来。所以对主人说:“主人,看来就在你这长须上,这个强徒不认识了。请你除去须囊,放出长须。让他仔细地看一看。”
    关将军想,我实在对自己的长须喜爱,忽而放下来,忽而套起来,成了习惯。现在听华吉说话,就除去须囊,放下了长须,对着裴元绍问了一声:“你看某家是谁?”
    裴元绍转念头,这有什么多看。一面想,一面再对云长一看,忽然间短须变成了长须。再看他两条蚕眉,一对凤眼,看到他的四周,见众人都是当官的打扮,马上还有一位文人。这分明是当今的关君侯来了。裴元绍吓出了一身冷汗。我怎敢劫他的良马?尤其我有这身本领,早已想归顺他们,就是为了缺少一匹超等的良马。否则,跟了刘、关、张可以威震沙场。再想到郭子这个家伙今天一早赶上山来,只说有一彪人要路过此地山下,有着一匹好马,并没有与我说明来者是何许样人。早知是君侯,我万万不敢得罪于他。幸得关将军讲明了这一点,要不然动起手来,岂不要被他所杀!所说裴元绍是个匹夫,他立即撩下二柄锤头,跳下了马背,跑到郭子马前,破口大骂:“你这个小子,给本大王上当,与我下马!”说罢,将郭子从马上一把拖了下来,提了郭子走到关将军马前,裴元绍双膝跪下:“小人该死,未知君侯驾到。全是这小子之过!”说罢,就用力把郭子的脑袋,对准了关将军,向地上用力地按着,还说:“小子你与我叩头赔罪!”
    郭子被他这样连续按了十几下,把他的脑袋按得血流满面。
    关将军一看,照你这样按下去,岂不要丧他性命,立即叫住裴元绍:“你与我住手!”
    裴元绍松了手。郭子一脸鲜血也变了个红脸。关将军又向郭子教训了一番,说:“我今日看你父亲的份上,要是不然立即将你杀死。从今以后要与我用功勤读,若不弃邪归正,被我得讯,定不饶恕你!”郭子站起身来抱头而逃。从今以后,郭子确实改过自新,回到家中足不出户,重读《经论》。郭员外也感到奇怪,儿子变了一个样。后来明白是受了关将军的教诲,因此非常感激云长。往后的郭子很好地继承了老父的家产。他对关将军永远不忘。隔了十余年,听说关将军被江东人所害,他在家中每天装香点烛,供敬关将军。到了“连营寨”这一段书中,有一回书名叫“大闹郭家庄”,就是这个郭子。但是,他已经不是住这里了。
    再说关将军命裴元绍站起了身,问他:“你可认识廖化?”裴元绍回答:“我与他是知交。”关将军对他说:“我已经收了他,今日你是不是真心归顺某家?”裴元绍回答将军:“请君侯放心!小人无法,落草为民。为的是缺少一匹良马。所以今日前来冒犯将军,要不然早已寻找刘皇叔去了!”
    关云长看他骑的确是一匹老马:“只要你真心奔暗投明,今后到了军营之中,自有良马。”
    裴元绍听关将军的口气,愿意收留他。再次向云长跪下叩头,表示感激。将军问他:“有多少弟兄?”裴元绍说:“卧牛山上有着弟兄三千有余,积下的粮草可吃半年有余。”云长想,他倒是兵精粮足,待等到我们弟兄聚会,裴元绍倒是一支有力的军队。不过,将军现在对他说:“从今以后你不能再做坏事,回上山去只要等我一月左右,关某定来招安你回去。”
    裴元绍:“遵命!”带了弟兄们辞别了关将军,拾起了地上的一对锤头,上马回转卧牛山。心中十分乐意,以为自己已不是强徒了,而是刘、关、张弟兄的部下的大将,所以他命人办了一身盔甲。从今以后,命令弟兄们要叫他裴将军。但是为了一匹战马,他总是心中在打算,要是能够觅到一匹称心的战马,到那时候见刘皇叔,我更象一个大将了,岂不威风!想到这里,卧牛山下,经常有马贩经过,我有的是银两,到时遇到马贩,我向他买一匹良马。所以命弟兄们日夜守在山下,看可有马贩经过。哪知晓裴元绍为了觅取一匹良马,没有多少天就丧在三国名将赵子龙的枪下。这是后书,下面再提。
    再说,关将军与孙乾,保了两位皇嫂绕过卧牛山,日间赶路,晚上投宿,到今天太阳将要下山,云长在马头上抬头一看,只见前面一条长长的山岗,生满了茅草,这茅草都有一人一手高,一望无边,而且是必经之路,前无村,后无庄。云长想,这是强徒出没的地方,地势又是这样的险恶,一下子也没有本地人路过,否则倒可以问个讯来,因此对孙乾说:“公侯,你看前边是一条茅草岗,不知有多少路长?”
    孙乾同样也看到前边这种地形,懂得君侯的意思。就是说,天将晚了,无处投宿,在岗上过去恐怕路遇强徒。明枪是不怕的,就怕暗算!更主要的是有两位皇夫人。所以回答将军说:“君侯,这样的地形,照下官看来,须要小心!倒不如先命人上得茅草岗去探个明白,再行定夺!”
    关公想,派哪个去呢?你孙乾是个文人,当然无法前去探路。最好是我亲自去岗上探一探,便说:“请公侯与众人在此保护二嫂,待关某前去探望。要是能过去,我立即回来;要是不能过去,我等只得掉头回去,另找别路。”
    孙乾:“君侯要当心了!”
    车辆停下,众人在此焦急地等着关将军。云长方始催动赤兔,向茅草岗上跑了上去。
    傍晚的风比较大,吹得茅草左右摇动。连龙马也很难向前行驰。因为长长的茅草,都刺上了马眼,赤兔只能侧了头,缓缓地向前跑去。关将军感到马匹行走困难,便将手中龙刀把茅草拨向左右,为龙马开路。关将军的龙刀一直是斩大将的,未料到今天却在斫茅草。关公上了岗,跑了一些路,抬头一看,大概要有三里路长的一条山岗。要知这里就是有名的茅草岗。客商根本没有人敢来往。走不到一里路,关将军突然发现,在右面离自己约有五丈之路,那里的一堆茅草,抖动得十分厉害。云长一看,明白不是被风吹动的,要是被风吹动的茅草,应该起波浪形的大片摆动。现在是只有那里的一堆茅草抖动得十分厉害,说明在这堆草丛中有什么东西惊动似的。关将军还在疑惑之中,不料就在这个地方出现了一个怪物!形状是圆的,颜色似墨黑的,无头无足象个黑球,从右边向左滚了过去,其速度快似流星。他所滚到的地方,茅草向二分左右分开,云长的凤眼可称锐利,尚且没有看清是一只什么样的怪物。将龙马吓得二条前蹄一拎,长长地一声马嘶,将军一手执刀,一手按住马头,心想好险!二嫂幸得未上山岗,否则也要受惊担吓了。我四十余岁的人,从来也没有见过这种怪兽。但是,关将军想,我倒再要向前跑去看一看,是不是再有第二只同样的怪物。因此催马继续向前。龙刀仍旧拨动茅草,走不到半里,倒果真又来了!但现在发现在左面离自己约三丈左右,有一堆茅草同样地在抖动着,关将军正想看个仔细,这只怪东西与刚才一模一样,大小好象小小的圆台面一样。浑身墨黑,从左向右窜了过去。但是速度比刚才一只略慢一些。云长还是没有看清楚!心里想,是不是再有第三只,要是再遇到同样的怪兽,只要我龙刀能劈得着它,我一定要将它一刀砍死,要来仔细地看它一看,究竟是什么东西!因此,关将军一路向前,一方面双手高举龙刀,果真走不到半里路,又来了!又在关将军的右里一堆茅草抖动,而且距离将军约有一丈左右。关公想,这条岗上就因为有这种怪物,吓得客商不敢路过,你看这里一无车辆之印,二无马蹄之迹,茅草象田野中的稻谷,生得齐齐斩斩,大概我今日来惊动了这些怪物,所以吓得他们东逃西窜。你正在想着,第三只怪物从右面向左滚了过去,速度比第二只还要慢得多,正巧龙刀能够劈到,所以待这只怪物还未滚过去的时候,将军十分迅速向它劈了上去,因为不见它有什么头足,只管向墨黑的一团上用力一刀。总以为砍成两爿,哪知道只听得“当”的一声,龙刀弹了出来!这只怪物中了刀后,不但没有死,相反比第一只有更快的速度,似闪电一般在刀底下“唰”的一声,已经窜了过去。关将军不觉“啊”的一声,倒吃了一惊。想,世间哪有这等怪物,硬到如此地步?连我的龙刀都不起作用。云长心想,既已上了岗,我一定要走到底,很快三里路的茅草岗走完,没有碰到别的东西,就遇到这三只怪物。到了那边尽头,茅草逐渐失迹,只见一条平坦的大道,车马印迹无数,仔细辨别清这些车马痕迹,就知道所有来往的客商见到这种地势都是掉头口去。关羽想,既然只有短短的三里,有着家将马夫等保护,可以护二嫂过岗,打定主意掉马回来,在回来的路上,没有见到一只怪物。孙乾远远望见君侯已经回来,要紧迎了上去,问君侯:“岗上怎样?”
    关将军就把遇到三只怪物的经过,对孙乾说了一遍。孙乾听了一吓,说:“我在书本上从来也没有见到这种东西。”关将军也这样讲:“《春秋》书上什么都有,但也从来没有见到这样的东西。”孙乾说:“君侯的龙刀也无用,我们怎样过得岗去?“关公说:“除此道之外,并无别路,天已傍晚,我看命家将们团团保护二位皇嫂,叫马夫华吉保护于你,待我提龙刀前面开路,即使遇到怪物,问题也不太大了。”就这样,按关将军的布置,大家作好了准备,如临大敌相仿,向茅草岗而来。一路上,关将军暗暗祈祷:二位皇嫂来了,望怪物不再出现。一面提龙刀防备一切。一里,二里,直到三里茅草岗走完,一只怪物也没有见到。关将军想:这是我家皇兄的洪福,皇嫂上岗,怪物尽逃。下了岗,大家松了一口气。华吉插好了钢刀,云长架好了龙刀,认为大道上平安无事。哪知晓,就在这时候,前面飞来一彪人马,直往关将军方向奔驰而来。孙乾看得清楚,忙对将军说:“君侯,蟊贼又来了!”
    关公想,莫怪人说,河北道上盗贼蜂起,果真如此!我一路之上已经遇到了很多,但想碰上怪物倒很难抵挡,蟊贼者不在话下。将军传令车辆停下,众人站定。关公与孙乾同时扣马。望着前面来的强徒,约有五百人数。虽然在奔跑过来。可是步伐整齐。一般说来,哪怕是行伍之中的三军,在平常行军之时,往往步伐是整齐的。但是,逢到冲锋陷阵之际,奔跑的步伐也不会整齐的。可现在,你看!这班虽然是强徒,却在冲来的时候,步伐仍旧整齐。在这点上,足以说明,他们不是吃了饭只顾拦路抢劫,平时也在刻苦训练,否则不可能有这样整齐的步伐。只见其中一人为头领先,也是步将,一身大王的打扮,身材矮小,不满五尺,看他离关将军约来十余丈之地,为首的那个大王叫了一声:"孩子们与我停下了!”
    后面所有小喽啰,浑身皂色打扮,手中每人一口钢刀,立得斩斩齐齐,见这大王爷口中在说道:“茅草丛中壮士栖,英雄何论出身低。”说罢,他向关将军马前窜了过来。
    云长等人方始看清了他的面相,生来真是古怪,见他生个黑脸,左右颧骨向外凸出,显得上面额狭嘴尖,两条板刷浓眉,一对绿油油的闪光夜行眼睛,显得十分明亮,生一个猫儿的鼻子,嗅觉特别灵敏,一张阔口,嘴角向上翘起,露出两只约有半寸长的雪白獠牙,两耳招风,耳旁飞鬓高挑,满脸卷着的胡子,一直伸到眉毛左右,远望过去好象他脸上躲满了田螺。要是用手指将胡子一拉,可长出来几寸;手一松,马上会卷缩起来。真是一副异相。一般人看来,要吓得魂魄四飞。可是今日关将军见到了他,感到特别有趣。要是一等的画师,恐怕也画他不象。因此将军见到他来,看他怎样!?只见他对着关将军胯下的龙马,指了一指,开口便说:“马上游子留下良马,放你过去;要是不留下,可知晓爷爷的家伙厉害!”说罢,从两旁腰间抽出了两柄锤头,对着将军起锤头上下分开。
    关将军见到他每柄锤头上,都有长长的一根铁钉,不懂这锤头上为什么要多这东西。原来,他这个强徒与众不同,只要有三天的余粮,他就不去抢劫。即使吃完了余粮,也要饿着两天,才肯下山去抢劫客商。而且每逢抢劫,只要取人家一半的钱财或货物,即使你都送给他,他也不要。但是有些客商见到他,感觉好说话,往往一半都不愿拿出来。他本来用锤头打死一人,或者敲得别人重伤,后来他感到抢劫本来是错,再要伤人的命更是罪过。虽然是个强徒,却还懂得一些人道。因此他就在二辆锤头上都装上了一根足有一尺长的铁钉,每逢客商不愿拿出钱物,他就用铁钉刺上客商的大腿,吓唬吓唬他人,或者吃些小苦头,拿到了一半就放过他人。所以就在这两只钉上说明了此人的性格。
    当然,关将军一下子不知道这个底细。使云长感到最奇怪的是,他也要打劫我的龙马,说明强徒眼光都不错,知道我骑着的赤兔是千中挑一。心想,裴元绍他是个马将,劫我的马还有他的道理。你是个步将,尤其刚才你奔来的时候,真正象一片鹅毛,连地上的灰尘都看不见在你足下飞起来,练就这身本事定要千日之功。难道你要改作马将不成?所以将军因见他生相有趣,俗话说:“一见如故。”因此,关将军虽然从不喜欢与人说笑话,今日倒同他打起趣来。指着自己的赤兔马,带着三分微笑地说:“尔要我龙马,送给你便了!”
    大王一听,放声大笑,笑得两只獠牙全露了出来,回答将军说:“游子,你将龙马送与我,爷爷给些银两与你倒也不妨。”
    他以为我不是抢你的,是出银两来向你买的。关云长一听,感到他虽然是个强盗,但良心倒也不错。但你的银两再多,也买不起我胯下的赤兔,因此继续对他说:“某虽愿送龙马,龙刀不允!”说罢,提龙刀在手将它一荡。大王爷听到红脸说龙刀不答应,他虽然是个勇而无谋的人,但这点上也懂得,刀不答应就是你的人也不同意。马上收住笑脸。对着将军夜光眼一弹,言道:“刀不允,就是你这个人不答应。要是这样的话,那爷爷不客气,要动手了!”说罢,一对锤头起了一个盘头。
    关将军一听,心想他倒胆子不小,说明他也懂得我不会将马随便给他。他说到“动手”二字,便是要与我交战了。云长今天不知哪里来的兴趣,一点看到他生相有趣;二则安然保皇娘过了茅草岗无恙。在这种的情绪之下,将军想,我倒要领教一下你这个步将的本领。因此,吩咐孙乾与家将把两部车辆一起退了下去。孙乾明白,君侯要与这强徒作战。心想,今天的关将军,倒也高兴得极,竟会同他比起武来。
    云长见众人已退下了一箭之路,方始对着此人下命令地说了一声:“既然如此,你与我溜腿!”
    马将称谓“放马”,步将若称谓“放脚”,岂不难听?!因此叫做“溜腿”。意思就是叫他动手吧!这时的大王对关将军微微的一笑,意思是你这游子,竟敢与本大王动手,看来今天不给你一些手段看看,你是决不会交出龙马。所以很快地跳了过来,到云长马前先行下手,起左手一柄锤头,向赤兔马头上打了下来,叫一声:“游子招打!”
    云长很快倒转马头,起龙刀钻子向他锤头上招架上去,口中叫一声:“且慢!”
    此人再起右手一柄锤头压到了龙刀钻子上,云长用力将刀钻向上一挑,此人就此借你一挑之力,两足在地上一蹲,只听得“嗖”的一声,此人从地上象腾空的飞箭一般窜了上去,离地足足数丈余高。关将军抬头一看,感到他的轻身功夫远远超过了马夫华吉,真是身轻如燕。等到他回下来的时候,象水缸中的金鱼一条,头向下,足朝上倒竖而下,起二柄锤头上的两只铁钉直刺云长的当头顶,喊了声:“红脸去吧!”
    关将军要紧起龙刀刀尖,向他锤头上招架上去,喊一声:“且慢!”
    只要你关将军刀头碰到他的锤头,等不到你还手,他已跳到你马后,起二锤头向赤兔马屁股上打来,又喊了声:“红脸招打!”
    云长想,你倒真快。要紧旋转身来起龙刀刀头招架去:“慢来!”
    云长刚才招架上去,此人旋转身来已经到了关将军的左面,又是两锤头向云长的左肩上打来:“游子招打!”
    关公想你倒实在迅速。立即起刀钻招架开他的两柄锤头。此人就在关将军的龙马肚子底下,从左往右滚了过去,连将军看都来不及看,他已跳起身来。起锤头上两只钉,向关云长右腿刺来:“红脸招家伙!”
    关将军也旋转身来,低下头去起龙刀刀头,迅速地点开他两柄锤头。就这样,被他四周上下打一个不停,而且速度越打越快,打到后来,只见一条黑影象旋风一样,四面八方地飞旋着,打得云长只能招架而不能还手。关将军想,说也奇怪!我斩颜良,诛文丑,堂堂的关君侯,竟战不过这里茅草岗的强徒,真是可发一笑!
    事实上,步将一般只打四面,就是前后左右。可是,现在他要打六个方面,也就是多一个上下,速度之快,打的面如此之广,一般的人早已招架不住。你君侯能够不被他打中,已经可算第一等的本领了!按理来说,同样的本领,马步交战,多数是步将胜过马将,因为步将身子灵活,二无牵连,胜则可以动手,不能进攻时可以跳出圈子。马将就两样了,不但要保护自己。同时还要保护马匹,特别被他短武器进了门,马将的长兵器要感到太长了,一下子会使不开来,恨不得将它一折两段,才能招架。这便是马将与步将交战的吃亏之处。在表面看来,云长好象已经输给了他。事实上平分秋色,不分上下。
    在这时候,孙乾与马夫华吉、家将们,都看得个个发呆。大家出乎意料,君侯竟然不能战胜这个强徒,讲出去大家都不会相信。
    这时,小喽啰们都在喝彩叫好。此人亦听到喝彩声,因而越是打个不停,一连打了数百余下。关将军招架得汗流满面,心想,这种步将的本领,不要说战场上没有看见过,连听都从未听到过。当然,这在《三国》之中,可称是超等的步将了!云长一面招架,一面在想,我要是能够将他收留下来,今后上阵之际有这样的步将开路,在战场上已经增添了三分的威风!但又想到,要他归顺,一定要我胜过他。那现在怎样来使他佩服于我呢?特别是他要我的龙马,不知有何用意?事实上,关将军战到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心思与他再打下去了,倒不如我来问个明白再作道理。想到这里,云长向他喝了一声:“你与我住了!”
    此人听红脸在叫住我,以为他被我打得无法招架了。只要你献出龙马我就罢休!他虽然是个强徒,但是交战起来也非常懂规矩,因此收转锤头,一个箭步跳了出去,离云长马前三丈之路,站定身体,两柄锤头单手一执,一手拉着脸上的髭须,把须拉得长长的,一对夜光眼射向关将军,意思就是你这个红脸,龙马交与不交?
    云长同时扣住赤兔,单手执龙刀,重复对他上下仔细打量,开口便问:“你姓甚名谁?要我龙马有何用?”
    “红脸听了!爷爷姓周名仓,字汉寿。”
    关将军无意中脱口而出:“原来你叫周仓!”
    周仓:“正是。”
    关羽:“要龙马何用?”
    周仓:“本来爷爷不要。如今是为了将你龙马献给我主人!”
    云长一听,他已经有了主人,大失所望。看来要收服你是没有希望了!不过想到你的主人最多也是个强徒,大概是附近一带有数万喽啰,占领着几个大的巢穴。但是,也要问他一问:“你家主人何许样人?”
    周仓:“我家主人的姓名要是讲出来,你这游子听了,马上立即跌下来!”
    云长想,此人本领虽好,看来是一个呆头呆脑的家伙。你主人的姓名即使是当今的皇上,我也未必会吓得跌下马来。所以,要紧追问下去:“你与我速速讲来!”
    周仓:“你与我马上坐稳了!”
    所说云长是个老实人,竟会上他的当。一想不要真的从马上跌了下来,这倒难以为情,竟然将身子在马鞍上坐稳了一下,对他说:“你快快讲来!”
    周仓:“我家主人是做官的!”
    云长想,碰到的都是意外之事,你强徒的主人竟是当官的,所以继续再问:“当的什么官?叫的什么名字?”
    周仓:“我家主人昔年在虎牢关前,温酒斩过华雄,今年以来斩过颜良与文丑,过关斩将的汉寿亭侯关云长!”
    关将军听完他的说话,险些笑了出来。竟然打劫了我的龙马,仍旧送给我。你这不是来开玩笑吗!?再说,我从来没有收过你这样的人,连见也今日第一次见到。你觉说得如此活龙活现。关公心里明白,肯定他只是听到别人所讲,否则见到了我,为何再要来与我交战?今天主要云长喜爱他,尤其方才看到他的本领,更其舍不得他这样的人流落江湖。因此,与他讲的说话特别多。心想,首先要问他,可认识自己?所以开口便问:“周仓!”
    周仓:“爷爷在!”
    关羽:“你可曾见过关云长?”
    周仓:“我天天见得,从未见过!”
    关羽:“你可认识关君侯么?”
    周仓:“我认识的;不认识的!”
    关公一听,你的说话,仙人也弄不清楚,继续再问他:“那你看某家是谁?”
    周仓想,我出来到现在,加上与你已打了很长时间,怎样还没有看到呢?所以回答关将军:“红脸你听了,你的脸相倒有些象我家主人。就是须髯太短了!”
    关将军想,又是说我须太短。不觉起手一摸,我的长须在刚才上茅草岗的时候,又套上了须囊。看来今天又是为了这须髯。所以云长立即除去须囊,撩长须在手,对周仓说:“周仓,尔再看某家是谁?”
    周仓听说叫他再看,看到红脸不交出龙马,反而缠绕不清。想,你这个红脸又有什么可多看的?可是复返抬头一望,只见他飘出了长须,周仓顿觉一呆,忘形喊了一声:“好奇怪,短须变了长须!”
    照如此说来,他象我家主人。立即回头对喽啰们喊道:“孩子们,将这红脸牢牢看守,不要被他逃走了,待爷爷去拿凭据,前来对证!”说罢,插好锤头拔腿就跑。
    后面的孙乾听得清楚,向云长马前跑了上来,问君侯:“君侯,你有何凭证落在蟊贼手中?”
    云长带笑回答:“我与周仓素不相识,有何证据在他手中?待他回来再讲!”
    无多片刻,周仓两腿如飞地奔了过来,见他手中拿着一件东西,好象卷着一幅图画的模样。但见他飞跃上树,将拿来的一幅画挂在树枝上,然后将它轻轻地放下,人从树上跳了下来,将画上的人与马上的红脸在仔细地对照。
    云长与孙乾早已看见,这幅画是画的关君侯。但只画的一个全身,平立在地上,头着青巾,身穿绿袍,红脸长须蚕眉凤眼。画得可称与本人毫无两样。古时候没有照相,但是早有画师。本领大的画师,确实可以将人的相貌画得活龙活现。不过,花费巨资,请得名师画此人像,这是一般平民百姓所办不到的事,皆是富贵人家或是上等官府才能办到。
    现在,孙乾看到这幅画像,就对云长说:“君侯,你的宝像乃是珍贵之物,怎会落入强人之手?”
    关羽:“某家出身清寒,自与皇兄桃园结义以来,为了汉事之兴,奔波南北,莫说是我,即使皇兄也尚未有画像。”
    孙乾:“那今日之画像,他从何而来?”
    关羽:“关某不知,如今看他如何?”
    你们正在谈论之时,周仓立在中间,忙碌不堪。他一会儿看着画像上,说一声:“红脸。”回头再看马上的关云长,口中念道:“也是红脸!”复返看到画像上是蚕眉凤眼;回头看将军,口中咕道:“倒也不错。”最主要看到画像之上长须铺满胸膛,根根过腹;周仓又回头重复看着君侯。
    关将军看到此景,觉得周仓倒是粗中有细,幸得我是堂堂正正的汉寿亭侯,绝不是冒充而来,你只管反复地看来。为了便于周仓解疑,使将两手把长须捧在手中,凤眼望着周仓,意思是你看我与画像上有哪点不象?周仓看到这时,好象如梦初醒!他再用两眼回顾四处,见到所有人都是当官的模样,并不是客商。照如此说来,确是我家主人来了。他要紧回头传令众喽啰:“孩子们,我家主人来了,速速与我一齐跪下!”
    喽啰们高喊:“拜见关君侯!”周仓跳上前来,到君侯马前拜伏在地,连连叩头,还说:“小人不知你主人的到来,多多的得罪,望请主人饶恕了小人,该死啊!该死!”
    这时的关将军真是说不出的高兴。我本想收服你,但是一时并无办法。今日你哪里来这幅画像?为什么看我与画像上相同,你就双膝跪下来叫主人?首先一声吩咐:“周仓站起了!”
    周仓:“小人遵命。孩子们一起站起来!”
    喽啰们与周仓一起站了起来。关云长与孙乾骑马来到画像前用凤目观看,感到这幅画像可称是名师所画。不要说画得面貌相像,包括脸上七痣都也画了出来。关将军的长须,其中有一根最长的,要过肚腹略有三寸都一起画了出来。真是画得维妙维肖!但不知谁人所画,看到下面画款上留着“普净”二字,关将军立即想起在汜水关镇国寺内,指点我的普净和尚。因此问周仓:“周仓,此画谁人所送!”
    周仓:“是个大和尚。”
    云长想,听说和尚,肯定就是汜水关镇国寺内遇见的普净了。再问周仓:“这和尚何日到此?缘何送你画像?与你讲些什么?”
    周仓方始将来历从头至尾对关将军说了一道。说就在三天之前,有个年老的和尚,到我寨前高喊要见我周仓。小人以为他是前来化缘的。我就说:“你是一个出家人,我是一个强人。你到处便为家,我是没得吃所以做些坏事。你要银两我就给一点你。”哪知和尚,一不是化缘,二不是要金银。我问他要些什么?这和尚说:“我要的是你大王之心!”小人听得,起锤就要击他的脑袋。他双膝跪下,口称:“阿弥陀佛”,小人见他如此善良,收转锤头问他:“我的心岂能给你?”和尚道:“大王是个武艺高超的人,我闻你只劫客商一半钱财,又不伤人之命。你在此落草,实为可惜,何不投顺一个明主,出仕皇家,日后可名表后世。出家人所说要你的心,不是要你的命矣。”小人知道他是来指点于我。我就将他扶了起来,对和尚说了一番真心话。小人说:“出于无奈,作此坏事。早想投奔一个主人。何奈无门可投。”和尚笑着对我说:“有一主人你愿从服否?”我问他是哪一个,那和尚便将你主人姓名、官衔,过去和现在威震沙场的一番事迹讲于小人一听。小人如获珍宝,就说:“和尚,我愿归顺,但是一个强人,堂堂的君侯是不会收留的。再说君侯我并不相识,也不知他在哪里。”和尚对我讲,“就在这几天,君侯定然在这附近一带必定路过。你可说我和尚推荐,想必君侯会收留于你。”他说罢,就拿出了这幅画像送给小人,要我等待君侯驾到。说罢,他起身就走。我留也留不住他,也忘了问他叫什么名字。小人一字不识,从今以后把这幅画像,高高挂在寨内草厅之上。每天小人总要看着它数十余次。再命弟兄们在此等候你主人的到来。所以你主人刚才问我可认识关君侯,小人说既认识又不认识,天天见,而又从未见过。我讲的是画像上的主人我是认识的,天天见的,但是今自马上的主人不认识,也从未见过。就是这个道理!”
    关将军与孙乾所得好笑,心想,原来如此!关将军继续问他:“周仓,你今日怎样知道关某来此?”
    周仓继续对主人说:“今日有弟兄报来,说有个人在马上用大刀的在茅草岗上斫草,小人闻听心中大怒,我是靠茅草吃饭的,只要见得茅草抖动,便知道有迷失路途的客商上得岗来。小人便商乘机赶来做没本的买卖。要是把我的茅草斫光,岂不是要我的命?但是小人知道来者不善,便穿了一身圆形黑色的连衣披在身上,将脑袋都遮住,就这样上得茅草岗前来探望。第一次从你主人马前约有五丈之路,从右向左奔跑而过,见到一个红脸,其他没有看清。二次从左向右,离你主人三丈不到,在你马前滚过,只见是短须,我想不是主人。因此第三次再从右向左离你主人马前一丈有余,准备下手,但是你主人的龙刀已经砍了下来,正好砍在我的头上。
    关将军听到这里,对他的脑袋一看,心想,连我的龙刀也弹了出来,你的脑袋真是铁打的一般。所以称赞同仓说:“你的头上功夫确是不小!”
    周仓对关将军笑笑,说:“我这个脑袋怎能抵挡你的龙刀!我说我的头,就是这二柄锤头,很快地将你主人的龙刀弹了出来,方始在你刀下窜了过去。”
    关羽:“汉寿,你不提起此事我却忘怀了,刚才在茅草岗上,某家遇见的三只怪物,原来是你改扮的。照你这么说,你两腿如此的疾快,今后你当了关某的马前步将,在上阵出战之前你一定要跑在我的龙马之前,否则称不上关某马前的步将。你能与我龙马比得上么?”
    关将军想,过去华吉确实窜在我马匹之前,但自从得到了这匹赤兔,华吉总是追赶不上。至少也有距离三尺,现在既然周仓讲到此事,云长才问他。
    周汉寿听主人这么一问,便撩须对着赤兔看了一看,笑着回答云长说:“主人,并非小人夸口,你这龙马再快,小人也能追赶!”
    关羽听周仓说能够赶得上我这龙马,心中不十分相信,因此回答周仓说:“周仓你是真的吗?关某最不喜欢夸张海口。”
    周仓:“主人难道不信?只要当场来比试一下便可。”
    云长想,他倒口气不小,时间虽然不早,为了今后之事,一准同周仓比试一下。所以说:“周仓,尔在这大道之上,先向前跑去。”
    周仓:“主人先请!”
    云长想,他倒气派不小,还要叫我占先。关公并不客气便将赤兔丝缰一拎,两腿一夹,赤兔马似飞而去。云长在马上想,这样快的速度,我看你周仓如何追赶得上,分明是言过其实。倘然是这样,我定要教训于他,要他逢事不可如此乱说,应该实事求是。正想着,不觉已跑出了三里路光景。云长想,我跑了三里,恐怕他远远抛在后面。想到这里便扣住了赤兔,回头观看,却是人影不见。将军心里很气,果真是一句鬼话。
    正在那其间,只听得马前一声喊叫:“主人你跑得好慢!”
    云长回头一看,只见周仓已在马前三丈之路等候着自己,当时的将军惊奇得一句话都没有,万万料不到他有如此的能耐,竟然早在前面等候自己。现在见他已回了过来。世界上具有这样快的两腿?对周仓看了一看,圈马便回。
    周仓见主人回去,他立着不走。心中在想:马匹跑得虽快,它是要靠四蹄不停地奔跑,可是我全靠两腿连窜带蹦,一窜便是三丈,你马虽然先跑,我只要几窜几蹦就可以赶上了你。但是现在的周仓要与君侯开个玩笑,因此很快地窜了上去,在龙马飞跑的时候,周仓已经趁势窜到了马肚之下,就在这一刹那,起二手在马鞍角上紧紧地抓住,身作迅速腾空起来。关将军在马背上意料不到这个匹夫就在马肚之下悬挂着,这时龙马感到我背上坐着主人,马肚下再带一个人,负担太重了!但又拿他没有办法。关将军回到原来的地方,将马扣住,回头向后观看。
    马肚下的周仓就乘机窜到了马前,对着主人又说了一声:“主人你又是好慢!”
    将军往前一看,只见周仓倒又在马前了。所以禁不住地称赞了他一声:“汉寿,你可称得上是‘飞毛腿’!”
    周仓:“主人,你说得太好了!”
    龙马对他看看,你不要吹牛,是我带你回来的。
    关将军倒又想着一件事,向着周仓说:“你既然听了大和尚之言,愿意归顺于我,缘何再要打劫某家的龙马?”
    周仓笑着回答说:“主人听了,小人是见到画像上的主人站立着身子,胯下没有坐骑。所以,小人要抢劫一匹马,准备送与你主人作为礼物。”
    这一句话,引得大家都笑了起来。因为当时普净画关将军的像时,没有画着马。周仓竟以为关云长是没有马的。真是一个好心的傻瓜!这时的周仓,便将树上的画像拿了下来,双手呈与主人。云长想,这倒确定是一件珍贵的礼物,象普净和尚这样的画师,出了金银一时难找!今天,他不但为我推荐了这样一个善良的超等步将,又代我画了一幅真像,实是感激。因此,命华吉将画卷了起来,藏在车辆后面的箱笼之中,就命周仓说:“周仓,你从今以后不再是强徒了。目前与我回归巢穴,等候关某一个月,便来招安于你。但是,你绝不能再作一件坏事,要不然我找尔算帐!”
    周仓:“我要跟你主人一起而走!”
    关羽:“你有多少弟兄?”
    周仓:“只有这五百!”
    关羽:“我堂堂君侯,带着你这一批人走,诸都不便!”
    周仓:“你要叫我等待一月,我是要做强徒的。”
    关羽:“为了什么?”
    周仓:“我没有积蓄那么多的粮草,因为小人只要肚子吃饱,就不出寨抢劫。所以,只有两三天的余粮,你要叫我等待一月,岂不要把我们全都饿死?”
    云长听到周仓这么一说,对他更其喜爱。说明他确实是无法而落草为盗,就命令他说:“即使跟我走,只能带你一个。其余弟兄们,你要想法安置好!”
    周仓在这点上比廖化、裴元绍有主张。他早已想过,要见到你主人是十分难的,在这世乱惶惶的时期,不要今天分别之后,下次难以见面。因此他抱定主张,一见面就永远不分开了。
    果真《三国》中的周仓,跟了关将军十余年之中,分开的日期确实是很少,直到今后走麦城的时候,同关将军一起从义而死。因此,后世人每逢画到关公之像,旁边必然画着周仓。这也就是表明周仓对主人始终如一的意思。
    周仓现在听主人同意带他走,说不出的高兴,回答主人说:“主人只要带着小人一个尽足够了,这五百弟兄,我可叫他们去卧牛山裴元绍那里,因为小人与他是多年的好友。”
    关羽:“裴元绍在前几天已投顺了关某。你这主意倒也不错。天色已晚,你与我速速安置去吧,关某在此等你!”
    周仓立即带着五百弟兄,飞奔回转巢穴,对弟兄们说:“你们先去卧牛山,对裴大哥讲,看我份上招留你们一月。到那时,我奉主人之命,一起来招收你们。”喽啰们很快收拾了一切,向卧牛山赶去,下次再提。
    周仓本来是个没有多少积蓄的强人,所有积蓄的银两,刚才已经分给了所有的弟兄。现在他只提着一个包裹,跨出了巢穴。包裹里究竟是什么?是一套步将的服装,自从和尚走了之后,周仓很有志气,以为自己不再是强徒了,只要主人一到,我就跟他跑。但是,看到自己身上打扮,怎样可以跟随当官人君侯的马前。但不知道我穿什么样衣服方好。今天晚上,他就改扮了一个老百姓,好得自己是飞毛腿,潜伏到附近镇上,遇到一个副将身份的步将,感到这身服式与自己长短差不多,凭他的本领,很快地就将这个副将捉到了镇外的荒郊所在,将他身上的衣服剥了下来。回到巢穴,只穿过一次。今日可以冠冕堂皇地穿上它了。因此打开包裹,换上了这身衣服。头戴一项蝴蝶盔,身穿一件银丝软甲,脚栏裙金钩吊挂,足上一双软帮薄底靴,一对锤头腰间左右插好,拿出青铜镜对自己上下一照,感到这样才象一个当官的人。回头对巢穴看看,想我在这里多年,从不伤一个客商,留着它不要今后来一个比我坏的强人,那来往的客商,岂不要更其遭难吗?想到自己准备终身跟着君侯生死一起,再也不想回来了。想到这里,周仓回进寨门,将巢穴点燃着油火,自己奔了出来。只见,顷刻间,在狂风之中燃得火光熊熊。这时的关将军,在大道上见到火光,便知周仓放火焚烧自己的巢穴,心中暗暗称赞。他已抱定决心跟随某家了。无多片刻。只见周仓飞奔而来,对将军把手一拱言道:“主人你看,小人象不象一个当官的人?”云长一看,我也没有封你副将,你倒竟然穿上了这身服式。因为在汉朝什么样人穿什么样的衣服。你周仓现在还是个白衣人,怎能穿上这样的服装?可要叫他脱下了?再想不好,看他的样子,并不是想贪图官爵。相反,他是为了表明不再做强徒。要是命他脱下,岂不要伤他的心,坏了彼此的感情。就算了!所说到了古城会的时候,刘皇叔见到他这样的打扮,就对周仓说:“我就封你为副将。”
    周仓对主人说:“我一切安置好了!你可曾见得巢穴已经被我烧了?主人可要走了?”云长问他:“附近可有村庄借宿一夜?”周仓回答:“最近的庄子离此要有数十余里。”将军一听,看来又只好连夜赶路了。所以,就叫华吉取出干粮,包括二位皇嫂在内,一起饱餐了一顿。但不知往前走哪条道路,才能去冀州?想到周仓在此多年,路径必然熟悉,倒不如问他一下:“周仓,前往冀州向哪道而去?”
    周仓:“前边有大小两道,请问主人是走小道,还是行大道?”
    云长想,我生平不走小路。既然有两条路都能通往冀州,理当走大道,便说:“某家看来,要走大道。”
    周仓:“小人以为走小道的好!”
    关羽:“小道蟊贼众多,多找麻烦。还是走大道的好!”
    周仓:“主人要是小道,遇到强人,有我在此!管教你平安无事。小人大道不走!”
    为何周仓不走大道,要走小道?且看下回。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