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美髯公问路周仓 都大王税关巡逻-卷一 千里走单骑-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一 千里走单骑
第十四回 美髯公问路周仓 都大王税关巡逻
    第十四回  美髯公问路周仓 都大王税关巡逻
    话说关云长要走大道,而周仓一定要走小路,不知何故。
    关将军问他:“为何定要走小路?”
    周仓:“因为走大道,要经过一座城的。”
    关羽:“什么城?”
    周仓:“名叫古城。”
    关羽:“路过古城又怎样?”
    周仓:“主人你哪里知道,到了那里,是要完税的。”
    关将军一听,想周仓到底是一个绿林出身的人,他不知道国家的开支都是从完税上而来。正当的税收应该缴付。再说我等并无货物在身,根本没有完税的必要,就对周仓说:“我们不是客商,又无货物,即使去古城,那有何妨!?”
    周仓:“主人你要明白,即使你没有货物,人和马也要完税。”
    云长听到人与马要完税,这是不合理的事了。常言道:“皇帝的路,百姓的街。”跑路都要完税,分明是强徒的买路钱了。因此再问周仓:“一人一马要缴付多少银两?”
    周仓:“一人一马,都要二两纹银一个!”
    关公既又气,又好笑!只有这种人想得出来,人与牲畜一样的价钱。继续问:“那倘然有钱财货物,那又怎样地完税呢?”
    周仓:“要二八得来!”
    云长一听,这种税收比较大的了。听来,十两银子要拿你二两,这谓之为“二八”。但这数字一大就可观的了!百两就要缴二十,千两就要缴二百,万两就要缴二千,岂不太大了!想必很少有人去缴纳,所以再问周仓:“如此大的税收,看来很少有人缴纳!”
    周仓:“主人你要知道,自从古城设立了税关之后,日夜来往的客商不断,纷纷到税关上去完税,即使不需要路过古城的客商,他们也愿意赶去完税。”
    云长听他这样说,倒也觉得奇怪!这样大的税收,为什么都愿意赶去缴呢?想到这一点,又问周仓:“周仓,你可知道,客人到古城去缴了税,有什么好处?”
    周仓:“主人,好处多得很!”
    关羽:“你与我讲来!”
    周仓:“主人你哪里知道,在这一带河北道上密布强徒,可称到处皆有。客商往来不便,万一遇到强徒,不但钱财被劫,要不巧的话,连性命都不保。要是你赶到古城缴税之后,税关上就给你一个证明。你拿了证明,就在这百里之遥,即使遇上强人,哪怕财物全被抢光,你只要拿这张凭据,赶往古城税关同他们讲个明白,税关上见到你缴过税的证明,就按照你证明上所有的财物,原价赔偿,分文不少。”
    关将军听到这里,感到古城这些人,大概是一些有着千百万的富翁,要不然怎会能收了他们二成,赔偿他们八成,倒赔本于六成?所以问周仓:“汉寿,照你这么一说,古城这些人一定是大富翁?”
    周仓:“主人,说也奇怪,古城这个家伙,听说也是同小人一样,是个穷光蛋!”
    关羽:“这样的贫穷,他怎能赔偿得起?”
    周仓:“主人听了,古城这个家伙钱财虽然没有,但是他有着一身天下无敌的本领,逢到你这客商,如钱财不满百两银子,他就赔偿于你。要钱财数字大的话,好比五百、一千,他虽然同样赔偿,但是要你这客商说明在哪里被强徒抢劫,问明后他就上了马,拿了家伙,命这客商带路前往,领到被抢劫的地方,他就要这地方的大王,将所有被抢的财物交还出来。要是你不吐出来,他就与你动手交战。照小人看来,凭你本领高强,总非他的对手。他将当地的大王杀死之后,就冲到你巢穴之中,将你所有的余蓄钱财,粮草货物拿一个精光,统统搬回古城去。主人你想他厉害不厉害?”
    关将军听到这里,感到古城这个为首的人确是不容易。他竟敢在绿林之中称霸为王。俗语说:“饭由他一个人来吃”——这不是简单的事情!有这样的保障,莫怪客商都要去古城缴税了。虽然听来要缴去二成,但是象保镖一样,不但性命有了保障,连这八成财物也丝毫无损了。这对客商来讲,确实是一件好事。不过关将军感到此人一定不是等闲之辈!云长倒要问个明白:“周仓,你可曾见过古城为首的人如他生得怎样的面貌?身上如何的打扮?善用什么武器?”
    周仓:“主人听了,古城这家伙,我早已见过。他的长短和你主人相仿,他的脸是同小人生得差不多。”
    云长想,与你周仓面貌相仿,看来不会怎么漂亮的,问道:“莫非也是黑脸?”
    周仓:“一些也不差!他的前额向外突出,两条浓眉,一对从未见过的大眼睛,上下眼皮向外翻出,好象眼睛外面生着一个鲜红的环一样,腮下长长的虎须左右分开,全身穿着黑色的盔甲,骑的黑马,善用一条长枪,约有二丈左右。”
    关云长听到这里,心中已经有数了!此时,后边的孙乾也同样听得清楚,要紧开口对君侯说:“君侯,照下官看来,莫非是三……”
    孙乾要想说“莫非是三将军、令弟张飞”。但是还未完全出口,就被云长用凤眼对他一看,意思是你与我住口。孙乾悟到将军的意思,立即住了口。
    那云长为什么要阻止他出口呢?因为有周仓在旁,万一被你讲出来是我三弟张飞,岂不要被周仓取笑?给他说来,你主人命我弃邪归正,可是你的三弟在强徒中却吃着独食。这是没有面子的。但是心中万分高兴,万万料不到未曾遇见大哥,先能相会三弟,岂不是一桩喜事么!
    这时候,除周仓以外,所有的家将与马夫华吉都听得清楚,大家心中也很明白,前面古城看来是三主人张飞了!要是真正遇见三将军倒好了!因为我们都象飞鸟一样,从许昌开始一直到这里,从来没有好好地休息过几天。现在看来到了古城,可以停住不飞了!因此大家无不高兴。但关公一想,此人的姓名周仓是否知道?所以又继续问他:“汉寿,你可知道古城为首的此人叫什么名字?”
    周仓:“他没得名字的,只听得大家称道‘海外都大王,无名大将军’。”
    云长一听,心里明白,我家三弟粗中有细。他考虑到今后毕竟是大将的身份,还要帮助大哥兴汉灭曹,露出了自己的名字,多少要被他人讥笑。明知你税关上为了便利客商,但终究是属于强人的一类,应该略遮一些人的耳目。总而言之,我到古城可以先将二位皇嫂安置在那里,免得她们再长途跋涉。然后,我再单身去冀州将大哥接到古城。想到这里,非走大道不可!但是,周仓为何不愿走大道,其中必有道理。因此复返问他:“周仓,那你缘何不走大道?讲与关某知道。”
    周仓对主人说出了为何不走大道的道理。因为在去年我实在没有办法,巢穴中只有了半天的食粮,所以来到茅草岗前,欲做一记没本的买卖。正巧打劫着一批客商,拿到他们一半的钱财,约有千两纹银,放走了他们。哪知晓这批客商早在古城缴过了税,他们回到税关之上,同他们去交涉,相反领了古城这个都大王,带了人马赶来茅草岗,要命小人退回全部财物,小人哪里肯允!因此就与都大王两下打了起来。关将军听到这里,心想,我与你战了很久,不能取胜于你,不知我家三弟与你胜败如何?倒要听他讲下去。因此问周仓:“你们两人胜败如何?”
    周仓继续说:“主人,刚才我与你打了一阵。你也晓得我的两柄锤头是从四面八方乱打的。可是古城这个都大王,一条长枪也是乱搠的。结果与他从早上打到晚上,不分胜败,吃了晚饭之后继续再打,一直打到天明。关将军听得好笑,想两个黑面孔都是傻瓜,打得连睡觉都忘了。所以倒听出了滋味来,继续问周仓道:“那后来怎样?”
    周仓:“我这两柄锤头,终究打不过他这一条长枪,被他乱搠一通,搠得小人没有办法,输给了他。”
    关公想,照这样一看,到底是我家三弟勇猛,因此继续再问:“那你输了之后便如何?”
    周仓:“小人的脾气,输了就应该把抢来的钱财统统交给都大王。但是小人在这里一带可称无敌。既然输给了你古城这个家伙,所以我立誓古城永远不走!”
    关将军方始明白,周仓为了吃过败仗,下过面子,所以不走大道。他亦非常有志气。云长想,从这点上我只有来哄他一下,这是为了弟兄相会,我也是无奈的。所以对周仓说:“关某与你报仇,你只管在马前带路。”
    周仓听到主人为他收回面子,心中说不出的高兴!想我家主人是当今的大官,君侯的身份,一到古城保证吓得你这个都大王连屁都要吓出来。万一君侯不能取胜,我可助威。想到这里,对主人喊着一声:“好极了!小人马前带路,主人你随后便来!”说罢。向古城方向泼开两腿飞奔而去。
    关将军与孙乾保护二位皇嫂,随后紧紧跟上。
    一路上,云长对孙乾说:“按照周仓的说法,所谓古城这个都大王,十有八九是我家三弟了。”孙乾说:“能够是三将军,那再好也没有了。但是,世界上往往相貌有同样的,万一不是三将军,那君侯便怎样?”关公感到孙乾想得周到。云长说:“这很简单,不是我家三弟,我们就绕城而过,去往冀州。”路上十分迅速,约来赶到二更时分,周仓已经在前边等得发急了。现在见到主人赶来,对将军说:“此地是古城南关的郊外,离城还有三里。”关将军由于被孙乾刚才这么一说,倒确实先要去城内探听一下,到底是不是我家三弟。因此,就在郊外找到了一爿招商客栈,将众人安置了下来,先让两位皇夫人好好地休息。关将军想,一定要把周仓安顿好,防他弄出意外,因为我们所有人都知道,也许是弟兄相会,唯有周仓只认为是为他报仇。关将军根本无心安睡,先对孙乾说:“公侯,请你带些银两,先进古城,去探听一下是不是我家三弟。要不是我家三弟的话,请你连夜出城,我明天可以一早动身;要确是我家三弟的话,你就不必出城了,只要我等到天明不见你回来,我就保两位皇嫂与众人一起进城。”
    孙乾:“下官明白,请你君侯在此听候消息。”
    孙乾略带一些银两,因为人马也要完税,免得与税关上弟兄们去啰苏。出得客栈,上马执鞭向古城南关而来。离税关半里之路,已经见得前边灯光明亮,古城的弟兄身上都穿着号衣,一点也不象喽啰的打扮,中间放着一只桌子,桌子上文房四宝、账簿算盘,是象收税的模样。只见客商挤满在四周,争前恐后地要完税。这班弟兄们很有次序,有的在盘查客商的货物与钱财;有的在收下二成的税款;有的在记账;有的在叫住客商。孙乾跑了过去,付了人与马的税款,共四两银子。弟兄们将他浑身搜查了一遍,确实并无其它钱财,就放他过了税关。
    孙乾方始向南关而来。进得关厢一看,城内市容兴旺,不论大小店铺都是照常开着店门,里里外外点得灯烛辉煌。街道上行人往来不断,轿马纷纷。孙乾感到奇怪。因为在古时候很少有夜市,一般说来红日下西都是闭门关户。就是开着的店铺,无非是茶铺酒坊。为什么这里已经敲过了二更,还有这样热闹的夜市?你孙乾哪里知道,自从这位都大王到了这里,真象俗语说:“鬼火道上夜里忙,日不看见夜出现。”他每逢晚上二更打过,离衙门到四面税关要去巡逻。但他每逢路过的街道,都要他们店铺照常开张,而且火光一定要点得通明,不论老板伙计,都要站在柜台里,面向着外,个个脸上要笑容满面,迎接着都大王的到来。要是被他见到哪一爿店铺不开张,或者不点火,就要把里面的老板拖出来责问——你为何不欢迎都大王的到来?你不想一想古城位于四面盗贼之中,本是一座荒城,过去三天一劫,五天一抢。自从我都大王到来之后,盗贼全无,市容兴旺,万民安居。这样的好日子,你为何还要不欢迎我?这倒是事实如此。尽管这位都大王做事粗鲁过分,毕竟自从他到来之后,城内百姓确是安居乐业,无形之中习惯了夜市。这一些,孙乾你哪里知道!他在想,古城虽小,毕竟是一个城关。不知都大王的衙门在哪条街上,倒不如去问个讯来。想到这里,便在一爿店铺外面下了马,跑上前来把手一拱,说:“请了!”
    柜台中老板伙计一看,一位文人的模样,要紧还礼,问道:“请了!请问官家有何事?”
    孙乾:“不知都大王衙门在哪里?”
    小民:“官家,听你口音,是从外地来的?”
    孙乾:“是呀!”
    小民:“你是地陌生疏,即使与你讲明,街道弯弯曲曲,也一时记不清楚,好得都大王马上就来,请你站在我们店铺等候便可。”
    孙乾:“倒也好,多谢了!”
    孙乾想,倒也巧极。都大王到来,我就在这里看个明白。要真是三将军的话,就跟他一起去衙门;要不是张飞的话,可立即出城去回复君侯,免得去衙门撞个木钟。事实上,都大王早已有二名开路的弟兄,刚才已飞马而过,所以店铺中的百姓可以这样来回答你孙乾。
    公侯正在店铺口站着,忽听一片马蹄之声,一人在马上高喊道:“呔!闲人们让路,都大王来了!”行路人听得这一声高喊,骑马的扣马,乘轿的停轿,行人都靠在两旁。街道中间并无一人敢于挡路。不多片刻,先来一彪马队,两马并行,马上弟兄不是长枪定是大刀,齐齐斩斩而过。约有二百名马队。待马队一过,后面便是步兵,四个一排,每人手捧钢刀,步伐整齐,跟随马后通过。就在步兵后面,又是四个一排,弟兄们都是箭上弓弦,也是整整齐齐地跟在步兵的后面走了过去。一队队,一彪彪,待等三批人马一过,只见后面两个弟兄扛着一条家伙,事实上只有五十斤重,一人也足够了。两个人扛着,这是都大王的气派。孙乾想,是不是张飞,只要看柄武器便知。因为大家知道张飞用的是丈八蛇矛,比一般的家伙要长得多!现在一看,果真如此。只见矛尖上寒光闪闪,矛尖下落着一个很大的彩球,矛杆上洒满了锦花。孙乾想,这柄家伙还可以去打仗吗?弄得这样漂亮!耳边只听得连连叫喊声:“都大王来了!都大王来了!”
    这时候,声息全无。孙乾想,三将军你真好威风!你在这里哪知道,你家大哥刘备在冀州受苦。你家二哥云长,为了二位皇嫂奔走千里。你在古城,真象一个皇帝相仿!一面想,一面睁大眼睛观看。只见“都大王”果真随后来了!前后左右护卫十六,前面四个开路,左右各四个两分保护,而且象蟹一样地横走着。最苦恼者后面四个,要倒退而走。为什么要这样呢。目的是为了防止刺客。其实谁也不敢来行刺你,见到你这的相貌,已经要吓得退避三舍了。就在十六个护卫的中间一人骑着一匹抱月登云豹的龙马,墨黑毛片乌油锃亮,马上坐一个豹头环眼,狮鼻虎口,两耳很大,飞鬓高挑,腮下长长虎须分在两旁,头戴一顶乌油盔,红缨倒遮,身上乌油甲,护心镜光华闪烁,威风带飘在两旁,脚栏裙金钩吊挂,足上穿一双铜头铁眼的厚底战靴,正是:
    忆昔桃园结拜,曾破黄巾百万。
    徐州弟兄失散,未知何日再会。
    张飞:“本大王来也!”
    他说罢,两手撩着虎须,起环眼对左右望着。他就是在看哪一爿店铺未曾开张,谁家没有点火。现在看到店铺开得整齐,火光照得街道通明,所有百姓对他都是笑脸相迎,“都大王”看到此景也放声大笑:“哈……”孙乾看得清楚,确是三将军张飞来了!见他黑脸上放出光彩,说明他在此处境况不错。俗话说:“心宽体也胖”,你看他脸上紫气腾腾。但是,看到张飞一过之后,在他的背后就没有什么弟兄了,真有些虎头蛇尾。街道上的行人恢复了行走,市容也渐渐地萧条了。因为“都大王”回来是走别条路了。倒不如让我就跟在他的后面,看他黑夜里到哪里去,同时跟随他一起回转衙门。所以立即执鞭上马,在他后头远远地跟着。
    张飞带着队伍先到东门,前面的队伍不论马步弓箭手,都分在两旁,长矛靠在一边,护卫十六左右站立。三将军扣住马匹。孙乾亦然在后面停了下来。
    这时,税关上的弟兄们见到“都大王”到来,立即放下手中的事务,命客商们等候一会。然后,他们一齐掉转身体,跪在地上齐声高叫道:“迎接都大王啊!”
    后面孙乾一看,张飞在这里确是威风。正是:天高皇帝远,由他一人作主,称心如意。
    当时,三将军在马上把手一招,高叫一声:“与我站起了!”
    小兵:“谢都大王啊!”
    就在这时,有一个弟兄拿了一本所谓的账簿,奔到三将军的马前,跪了下来,双手呈上:“请都大王观看!”
    张飞接到手中,很快地用手翻开账簿。一张张地枭着,激大环眼向账簿上望着,很快把一本账簿从头至尾看光,然后向地上一丢。孙乾在后面一望,心想,张飞你的眼光倒快得很,可称一目十行。一本账簿,顷刻之间已经看光哉!其实,三将军看点啥?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来看账呢?大家知道猛张飞粗中有细。他防止弟兄们要从中作弊。因为税关上向商人完了的税收,毕竟不象店铺中的货物可以盘查的。每个税关上客商经过多少,到底完了多少的关税,张飞在衙门中怎能详细知道?虽然命他们完一个税,上一个账,毕竟还能作弊,尤其完来的钱财,不是为了我张飞一人用来挥霍,我除了每天饮些酒外,其它都积聚起来,有朝一日遇到大哥刘备,要把这些钱财拿来作为招兵买马、重整旗鼓的资本的。因为他知道一立税关,便利了来往客商。只要税关上昼夜不断,也可以日进斗金。不要被他们你也作弊,我也贪污,日积月累,我剩下的就不多了。所以,他每天晚上回城关巡查一次。这样,好使他们不敢斗胆地来从中作弊。因此,他看账簿是假的,警告他们是真的。现在把账簿丢下之后留马便走。在旁弟兄立即把账簿拾起,大家一齐跪送“都大王”。步弓箭手抄到了张飞的前面。孙乾要紧闪在旁边,等到他开路之后,他仍旧远远地跟随在张飞后面。
    张飞离了东门,去到南关,再往西北两关。他每天总是样在四关上兜一个圈子,方始回到衙门。所有的弟兄回到府地,长矛抬过一旁。张飞下马,手下领路过得衙门。大堂之上灯烛辉煌,早已在中间摆好一席酒菜。这是每天的规矩,也用不着张飞关照了。
    弟兄们招呼他:“都大王请喝酒吧!”
    张飞:“嗯——”将脚栏裙一拎,中间坐定。桌上放着一只大碗。《三国》中的张飞是有名的快人快事,连饮酒都喜欢用大碗的。旁边四个弟兄在旁侍奉,两个添酒,两个为他斟酒。张飞自从到了这里,就是这样二更一敲,出去四关巡逻,回来饮酒总要吃到天明,方始到里面去浓浓地好睡。等他一觉醒来,太阳已经下山了。他便起身吃饭,休息一会后,又是将近二更了,照样又出去巡逻。人家一日三餐,他一日只有两餐,倒也节约得很。所以,在白天里是见不到他了。一般弟兄们总以为都大王在这里快活逍遥,一无心事。其实,你们哪里知道,他每天想着桃园的弟兄,不是想大哥刘备,便是想二哥云长。可以说每天梦中都在相会。他的心思与你们这班弟兄有什么好多讲呢!因此,天天饮酒解闷。今天,照常两手端起了大碗,大口大口地喝着。只要你碗中稍有不满,旁边的弟兄很快地又为你斟满了。所以,张飞每天要饮多少酒,连自己都不知道。总之一醉方休,酒量越来越大。今天,只饮了两碗酒,就无心喝下去了。因为心中突然勾起了心事。心想,我每日里饮酒巡逻,日子就这样地过去了吗?我等弟兄三人到底何日才能相会?他正在思念着两位兄长,外面孙乾却来了!
    这时的孙公侯,同样在暗中跟着张飞,跑尽了四个税关,直等到见张飞进得衙门,他方始远远地下了马,向衙门走来。只见衙门口竖着两面大旗,分在左右,左面旗上写着“海外都大王”,右面旗上书着“无名大将军”。大门前守卫十六个,都手执皮鞭军棍,耀武扬威。现在,他们见跑过来一个文官打扮的人,就对他高喝一声:“呔!什么样人,站住!”
    孙乾想,你们这班人只会得扯大旗作虎皮来吓唬人。好得我是与里边的“都大王”是自己人,根本也不会见你们害怕。但是,又想到与他们弟兄又有什么多啰苏的,我主要是见到张飞后,促使他们弟兄早日相会。这是主要的大事。所以对他们轻轻地说了一声:“弟兄们请了,费心通报!”
    小兵:“通报哪一个?”
    孙乾要想说三将军张飞,但一想不好!你看他的旗帜上明明写着“海外都大王”,“无名大将军”,说明张飞照顾自己的体面,若是被人说来,皇叔的兄弟落草为盗是很不好听的。所以把张飞二字隐瞒起来。再则,恐怕他还防止曹操得讯。这也说明张飞考虑得周到。他既然如此作法,我岂能去叫穿他的名字!倒不如让我也就称他一声“都大王”吧。其实。你孙乾不必顾虑,你只管说张飞便了,因为这里的弟兄们中间有很多是徐州退下来的败兵。大家知道是张飞,不过在表面上不叫穿罢了。你说了声通禀张飞,大家就知道你是自己人。可以少吃一些苦头。
    孙乾自作聪明,接着对弟兄们说:“通禀都大王!”
    守卫的弟兄们听到这句说话,个个眉来目去,意思是他不是自己人,恐怕是曹操派来的奸细,要不然的话,为什么不叫我们通报张飞呢?因此冷冷地问了一声:“你同我们‘都大王’是什么关系?”
    孙乾:“我与他是乡亲!”
    小兵:“你从哪儿来?”
    孙乾想,我本来在说假话,那就说下去便了。既然他称到“海外都大王”,那我就算从海外而来吧。到底哪里是海外,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因此回答说:“我是从海外而来!”
    弟兄们一听,更加怀疑,认为这个人胆子不小,竟敢来冒认乡亲,看来他是来送掉个脑袋。因此一个小兵对其他弟兄看看,意思是我去通报,你们将他看守好,转身便向里边奔了进去,直到大堂张飞的酒席旁,开口禀报:“报都大王!”
    张飞:“何事报来?”
    小兵:“外面来一个文人打扮的要见你都大王。他自称‘与你是乡亲’,又说‘从海外而来’。照小人看来,恐怕是个奸细。请都大王定夺!”
    张飞一听,我去年到今年,尽管自己不说穿名字,但是自己人一见到,便知我是张飞。外面来的要真的是乡亲,应该说通报三将军,尤其说“从海外而来”,分明是一派胡言!看来确是曹操方面来的奸细,知道我在此古城,特地前来探个是非。那好极了!本来今日心绪不宁,倒不如杀去个奸细,略出我老张心头一点怨气。想到这里,便举起大碗一饮而尽。然后命令卫兵:
    张飞:“将他押了进来!”
    小兵:“遵都大王吩咐!”
    小兵飞奔到外面,对着孙乾再次问了一句:“你是都大王的乡亲么?”
    孙乾:“是的。”
    小兵:“你从海外来的吗?”
    孙乾:“正是!”
    小兵:“那好吧,请!”
    孙乾听到请,要想起步向前,不料从两旁窜过来四个弟兄,两个将他拎住臂膀,两个将他两腿一提,他的人顿时腾空起来,这就是所谓乘“飞轿”。事实上当你犯人!四个人将孙乾提了起来直向大堂而去。顿时间大堂上虎威连连,两旁弟兄们喊着:“奸细进!呼——”
    孙乾一听,怎么把我当作“奸细”看待?!怪不到四个人当我犯人一般提了进来。原来还有这种名堂!这就是吃着一声“禀报都大王”的苦头。顷刻间,到大堂上,四个弟兄就将孙乾向张飞酒席前一丢,孙乾跌了一个仰面朝天,头上帽子跌去。他对着中间的张飞望了一望,心想,你这个匹夫把我自己人竟然当作一个铺盖一样,抛到了地上。
    这时,张飞还没有看清楚丢进来的是谁,开口便说:“胆大的奸细,你胆敢来古城送死!”
    孙乾想,让我帽子戴戴端正,抖抖身上的灰尘。然后对张飞一拱到底:“都大王在上,下官有礼了!”
    所说张飞今天并没有吃醉,自己人的声音马上就听了出来,要紧一声吩咐:“你与我抬起头来!”
    孙乾将头抬了起来、两眼望着张飞。意思究竟你还认识我否?张飞岂会不认识,见到孙乾,放声大叫了起来:“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老孙!”
    张飞这个人的性格,喜欢用老小来称呼别人,自己习惯称“老张”,所以叫一声“老孙”,也算表示自己人的意思。刚才将孙乾提进来的两个弟兄,听说原来是自己人,吓得脸如土色。因为张飞有个怪脾气,逢到他心中不乐之时,加上他多饮了酒,时常要把弟兄来出气。何况今日得罪了他自己人,免不了每个人要吃上十大鞭。但是今天你们只管放心,一来张飞没有喝醉,二来也知道你们弟兄乃是一片好心,为了防止奸细而如此干的。主要张飞自从到了古城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人,特别是孙乾乃是大哥刘备的心腹。他高兴也来不及,根本也想不着来责怪你们这班弟兄。他要紧站起身来,准备去搀扶孙乾。但是同孙乾相隔着一桌酒席,照理绕过桌子方可去搀扶孙乾,但是这时的三将军得意忘形,便起两条手将桌子抬了起来,然后向右面抛了出去,将一席酒菜抛得干干净净。这样他就能马上搀扶到孙乾,连这几步路他也来不及走了。这就说明张飞的性格。他一面笑着,一面将孙乾搀扶起来,笑着说:“老孙好久不见,里边请了!”
    孙乾:“三将军请了!”
    两人进得内堂,里面第二桌酒又摆起来了。所说张飞每天税关上的收入,抛去一桌酒席真算微不足道的。就因为三将军的性格急躁,衙门内所侍奉他的弟兄象操练军队一样被化训熟了,因此外面刚才丢去一席酒,他们迅速地从厨房中又端出了第二桌,而且摆了两只座位,两副盅筷。
    张飞招呼孙乾:“老孙你请坐了!”
    孙乾:“是是是!多谢将军!”
    弟兄们早已满满地斟了两盅酒。孙乾举杯饮了一口,张飞一饮而尽。三将军笑着对孙乾上下看了一遍后,开口便问:“请问老孙,自徐州失散以来,未知你一向在哪里?今日从何处而来?”
    孙乾:“喔唷,将军!说来话长,我倒先要请问三将军,你怎样在此?”
    张飞听到公侯动问,撩着虎须,笑了一笑,说:“老孙,你要问老张怎样在此,请干杯再讲!”说罢,自己又是一杯一饮而尽。
    孙乾一杯只饮了一口。只见这三将军把虎须一撩,开口说来:“公侯,你且听了!自从老贼曹操攻打徐州,弟兄失散以来,不知大哥、二哥逃往何处,老张一时找寻不到他们。有一天路过了一座强徒的山头,上面有两个头目,一个叫毛仁,一个叫苟璋。他们虽然是强徒,为人倒也善良,听说老张路过山下,特地下山归顺于我。请我登山拜为大王,说道今后要跟随我家大哥皇叔,为汉事之兴忠心到底。我便将他们收留了下来,带了毛、苟二人,拿了些银两准备去找寻大哥。谁知道,路遇古城缺少盘川。老张进城欲向古城的知县借些银两。老孙,你可知道这知县借与不借?”
    孙乾:“请问三将军,这知县可借盘川给你?”
    张飞叹了一口气:“唉!实是可恶!他不借倒也罢了,你哪里知道,这个狗头反想捉拿老张。”说到这里,张飞两只环眼,瞪得象两只铜铃。
    孙乾:“那将军你便怎样?”
    张飞:“老张岂会怕他,带毛、苟二人,冲进了衙门、便将这个狗头一剑刺死。老张便当上了古城的知县,称上了这一个‘海外都大王’,岂不可笑!哈……”张飞说到这里,放声大笑,并招呼孙乾用酒,自己又喝了一杯。
    孙乾听出了神,同时饮了一口酒,继续问:“那三将军,你当上了古城的知县便怎么样?”
    张飞:“老孙,你哪里知道,古城是一座小小的荒城,城外四周蟊贼蜂起,客商往来不便。为此,老张为了便利客商,在四城口设立了税关,既能保全客商所有财物,又可将完下来的税收作为今后弟兄相会,以便重整旗鼓之用。所以不论军民臣等,都要完税。自此以后,古城市容渐渐地兴旺起来,诸事皆称老张之心,就不知大哥、二哥今在何处?’老孙你今日从哪里而来?”
    孙乾:“三将军,你难道至今还没有知道刘皇叔的消息么?”
    张飞:“我在此为了遮人耳目,坚守古城,很少出外打听。老孙你一直在外,定然知晓了?”
    孙乾:“三将军听了,我自徐州失散以来,到处找寻皇叔。在去年岁底,也被两个强人请到了山上去当上了军师。这两个强人名叫刘辟、龚都,也是善良之人,乃无法落草为盗。他们有心归顺皇叔,因此待下官为上宾。我命他们四处打听,得讯皇叔在河北冀州袁绍的军中。”
    张飞:“老孙你此话当真?”
    孙乾:“片言无虚。下官已见到令兄皇叔。”
    张飞万万料不到、今日孙乾送来一大喜讯,便端起酒来一饮而尽——“大哥健在,苍天有限,妙啊!老孙你快快地讲来,后来便怎样?”
    孙乾:“离刘、龚所在之地,相隔不远,有座汝南城关,乃是曹操地界,下官就命刘、龚二人,将汝南攻了下来,以作今后皇叔安身之处。”
    张飞感到孙乾一片忠心于大哥。弟兄虽然未曾相会,立足之地已经有了古城、汝南二处。因此继续问孙乾说:“那你怎样会见到我家大哥?他在那里究竟怎样?”
    所说孙乾此人,讲话有个习惯,喜欢有头有尾,一句也不漏。要知道,今天的弟兄误会就误会在你这一点上。
    张飞生性急躁,因此连连催促孙乾说:“老孙你快快地讲来!”
    孙乾:“那请问三将军,关将军的消息,你可得到否?”
    张飞:“我家二哥么?”
    孙乾:“是呀!”
    张飞:“尚无下落。你可知道?”
    孙乾:“你家二哥,从去年至今一直在曹操军中。”
    张飞听到关云长在曹操那边,顿然环眼圆睁,一言不发,举起杯来狠狠地喝了一口,问孙公侯道:“此话当真?”
    孙乾:“外人皆知!”
    张飞:“可恼啊,可恨!”
    孙乾一听,心想你不要口称可恨,要知道你家二哥为了两位皇夫人的安全,想尽了办法,吃尽了苦头,又要使曹操尊重于他,又要重刘、关、张桃园之义,不使他人所笑。我要讲一些给你三将军听听,好使你对云长更为尊重。孙乾他是出于一片好心!他忘了张飞的性格,只顾自己象讲故事的人一样,想详细口述。因此,对张飞说:
    孙乾:“三将军,你可知道河北袁绍命颜良出兵白马坡,杀得曹操免战牌高挂?!就在这时,你家二哥云长飞马斩去了颜良。此后文丑出战,欲为颜良报仇,又是一仗取胜,关将军在延津渡口诛去了文丑。袁绍得讯,两将尽被云长所杀,一怒之下要杀去我家皇叔。后来,被刘皇叔说得袁绍不敢加害于他。下官在汝南,突然关将军领兵前来攻打汝南……”
    照孙乾这样的说法,是不是要离间张飞与关将军弟兄之情呢?绝对不是!他相反要使你张飞明白关将军当时的处境,一是为了二位皇嫂暂栖许昌,二是受曹操之恩,斩颜、文二将之首以报曹操,攻取汝南为了出外探听皇叔的消息。接下来,他准备说明辞别曹操保护皇嫂过五关、斩六将千里寻兄,相信你三将军听完这一切,更了解关将军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大哥刘备,表明他是智义两全。事实上,孙乾你讲话忒啰苏了!
    张飞哪有这样的耐心,来听完你这番话。他听到你说云长在曹操军中,又说斩颜、文二将,险些害去了大哥刘备的性命。这时的张飞已经暴跳如雷,一下子不知饮了多少杯酒。在他心里早已误解了,认为姓关的只求富贵荣华,完全抛却了桃园之情。他恨不得插翅飞往许昌,立即将云长的脑袋拿下,来为大哥刘备报仇。他的脸上不但怒容满面,而且杀气腾腾!
    当时,孙乾低下了头,只管象讲故事一般在讲,对张飞当时脸上的表情,一点都没有注意,还在继续讲下去。你刚才讲到云长兵进汝南,下面还没有说下去,可是时间不等你了。因为张飞回衙饮酒已过了三更,再加上你孙乾到来他又重述了自己到了古城的一番情况。因而作孙乾还只有讲到一半,天已明了。因为在初夏之际,已经是夜短日长,就在这时,外面守关的毛、苟二将报了进来:“禀报都大王,今有关君侯领兵前来攻打古城,税关上被打得落花流水,请都大王定夺!”
    这时候的张飞,听到这样的禀报,真是火上添油!他想,姓关的,你今欺侮自己人,害了大哥还不算数,连我小小的古城你也不肯放过。他也不要听你孙乾再说下去了,一声吼叫,便将这桌酒菜端了起来,用力飞了出去,顿时破口大骂:“姓关的呀!你这红脸忘恩负义。老张今日与你算账!”说罢,他一声令下:“来!与我带马扛枪!”
    他用的矛从来是称为枪。这时的孙乾再不明白,他也真太糊涂了!现在见张飞抛去了酒席,又命令带马扛枪,口中大骂云长,看到张飞怒容满面,虎须倒竖,他也不觉惊慌失措地脱口而出:“啊呀!被我弄出事来了!”
    不知下情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