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古城弟兄交兵 关公刀劈蔡阳-卷一 千里走单骑-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一 千里走单骑
第十五回 古城弟兄交兵 关公刀劈蔡阳
    第十五回  古城弟兄交兵 关公刀劈蔡阳
    孙乾到这时候,方始察觉到自己要想把关将军受尽苦楚的情况讲一遍给你张飞听听,谁知道反而引起了他的误会。知道张飞生性暴躁,加上又饮了这么多的酒,常言道“酒能误事”。过去张飞在酒醉上闯过几次大祸。第一次是酒醉鞭打督邮,第二次酒醉失去徐州。照今天这样的怒火,肯定又要闯出大祸,而且关将军一无防备,万一弄出事来,我怎对得起刘皇叔与关君侯?再说,这一次君侯,他命我先行进城的目的就是要我孙乾与他兄弟张飞表明在曹操营中无可奈何的情况,哪知我话还没有讲完,张飞已经恼怒了起来。这时候,孙乾恨不能一口气把关将军后来的情况统统讲出来。可是一看,现在已经不可能的了,孙乾急中生智,对张飞千句只并成一句地说:“啊呀!三将军且慢,下官是同君侯一起来的!”
    孙乾的意思是要想拿这句话来拖住张飞,他认为张飞一定要问我怎样与君侯一起到此,只要他动问到这一点,我就可将他缓和一下,再把君侯如何封金挂印、过关斩将的事情,一一都讲清楚。到时候,我相信三将军不但会平静下来,相反要佩服自己的二哥云长。事实上这是你孙乾的想法,你不说同君侯一起到此,你还可以出城关从中去劝阻一下,现在你说了这一句话,反而引起了三将军的怀疑。
    张飞一听说你和云长在一起。立即大骂孙乾:“你好大一个奸细!”
    孙乾吓得倒退了两步。心想,张飞反当我混进城来,当上了关将军的奸细,还没有等到你解释清楚,张飞已经一声令下:“来!与我拿下了!”
    弟兄们跳了过来,把孙乾拖了下去,用绳索将他绑在内堂的庭柱上。这样就完了!下来弟兄两人在外面究竟怎样?孙乾在衙内内堂怎能知道!他只是耳中闻听,古城外面杀声震天,吓得他冷汗涟涟,直要等到关君侯进得古城他才算定下心来。
    这时的张飞,整盔理甲,已经到了衙门口,弟兄将马匹带上,三将军飞身上马,两个弟兄将长矛扛了过来。张飞见矛上彩球锦花,就起手把这些东西扯一个精光,然后双手将长矛怀抱在手,命毛、苟二将点兵三千,先与我城关外面排列旗门,说一声:“老张随后便来!”
    那关将军怎样会打税关呢?所说今天的事情是从两个方面引起的:城内被孙乾说话传误。在城外被周仓闯下了祸。因为孙乾进城之后,关云长一直等到天明,不见孙乾回来,心中倒非常高兴,心想,城内确是我家三弟了,而且已经向两位皇嫂也说明了这一点。二位皇夫人也非常高兴。大家认为,今天是弟兄相会的一大喜事。关将军保了两位嫂嫂,带了家将与华吉、周仓,离开客栈直向古城南关而来。
    古城税关上是昼夜不断人的,见到来者是关君侯,这班弟兄们按照都大王早已命令过的规章办事,不要说你是关云长,早已说过不论君民臣等,一律要完取关税。所以装得不相识的样子。弟兄们都懂得,如果叫穿了君侯,就等于说穿了“都大王”即是张飞一样,要是被他知道,连性命都不保。你们弟兄见面之后怎么样,与我们无涉。因此,提高嗓门喊着:“完税!完税!”
    关将军听得清楚,心想完税就完税,阿哥的钱完给兄弟这不是一样的吗?所以命华吉上前按人数、马匹去交付银两。
    这时,周仓因关将军还没有对他说明“都大王”便是我家三弟张飞,他一脑子的是今日来报仇。因此,感到主人为什么再要上前完税,他们即使免去我们的关税,今天我们也要去找他们的麻烦。他想到这里就跳了上去,还等不及关将军喝住他,周仓已经将税关上的弟兄,用两条有力的臂膀,把他们象茅草一样地分了开来,窜到了一只桌子旁边,飞起一腿将桌子不知踢到了哪里。然后双手从腰间抽出了一对锤头,举手就打。这时,税关上一片混乱,客商们吓得四处逃遁。弟兄们见到来者黑脸蛮不讲理,非但不交税款,相反举手行凶。自从“都大王”到此至今,从未有这样大胆的人来攻打税关,这分明是红脸关云长存心到此攻打古城。因此,税关上的弟兄齐声高喊:“不好了!关君侯前来攻打古城了!弟兄们快走!快走啊!”一面喊着,一面都往古城关厢内逃了进去。
    云长看到一刹那周仓已经闯下了大祸,心想好端端的事情,恐怕要被你弄出是非来了。因此在马上叫了一声:“周仓,你与我住手!”
    周仓听到一声洪亮之音,站定身体,收转锤头。回头对君侯一看,只见关将军对他眉毛竖、眼睛弹,用手指着他,意思是你与我速速住手。周仓还是第一次见到主人这样的威严,吓得他倒退了回来,将锤头腰间插好,一句说话都没有。但他心里在想,你主人昨天是不是对我说过到古城为我复仇,现在我一个人都没有打死,只是踢翻了一只桌子,你主人已经大怒了,这是什么道理?他真是莫名其妙。
    关将军也来不及同你讲清楚,因为只见得古城的所有弟兄统统进了南门,不但将两扇城门关上,而且在城关之上站满了弟兄,都是手执长枪大刀,护戈执戟,真是弓上弦,刀出鞘,如临大敌相仿。云长想,照这种样子。我家三弟岂不要误解?因此关将军传令退后一箭之地。
    正在那其间,两扇城门大开,从里面排出了三千人马:一千马队,一千步兵,一千弓箭手,立得齐齐斩斩;两面大旗左右分开,左面“海外都大王”,右面“无名大将军”;毛、苟二将马上各执兵刃,也是分在二旁;中间让出一条足有五马并行开阔的大道,等候着“都大王”的杀出。
    云长看到这种阵势,已完全明白三弟误会了。因为弟兄相会何需要这样气势汹汹。怎么会没有看到孙乾?按理来说,应该他先出城关来与我讲明情况,为什么如今人影不见?关将军你哪里知道,孙乾早已被绑在衙门庭柱之上了!他也正在急得心寒胆裂。关将军为了使三弟消除误会,准备他一出城关,我便将龙刀丢在地上,这样就可以表明我到古城并无坏意。
    云长正想时,只听得马铃之声由远而近,一匹战马已从关厢之中飞奔而来,马上坐的果真是桃园义弟张飞。但只见他手抱着长矛。楞眉目豹,满面酒容,一对环眼中布满红丝。毕竟是多年的弟兄,自己三弟的性格,云长岂有不知!但心想孙乾啊孙乾,我命你进城的目的就是要你去讲明我是一切为了二位皇嫂,倘然你讲个明白,三弟决不会如此地恼怒。现在不知道你孙乾进城后到底干了些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关将军的龙刀哪里敢丢掉,还未等到马匹跑近面前,云长先打招呼说:“前边来者三弟,愚兄在此,请三弟住马!”
    这时候的张飞,哪里还有什么弟兄之情,恨不得一矛就将你搠死。见到关将军他已经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但是三将军心想,我今天杀得你关云长要名正言顺,准备先拿他的罪状宣布之后,那时再动手不迟。因此马不停蹄直往云长面前而来,一面开口骂着关将军:“大胆姓关的,你斩颜良,诛文丑,两次害兄,贪功名,图富贵,忘怀了桃园。老张小小的古城,你倒又来了,看枪!”说罢,长矛四下播动,直刺云长面门。
    关将军听到三弟这一番说话,一点都不觉得奇怪,说明孙乾没有对他讲明情况,要不然他绝对不会对我如此的表示。因此为了说明问题,但首先要招架开他的长矛,所以起手中龙刀钻子,向张飞矛尖上点了上去,开口一声:“三弟,且慢!”
    只听得“当当”之声,关将军两膀发震,一下子哪里招架得开张飞的长矛。三将军天生力大无穷,加上吃饱了老酒,更其凶猛无敌。只见两柄家伙上的火星直爆,两马相交。云长趁此机会,一面点住三将军的长矛,一面对兄弟解释着说:“三弟听了,愚兄未曾降曹,因为了二位皇嫂之慎重,暂栖曹操军中。关于斩颜、文二将,因为未知大哥在河北冀州,要是早知的话,愚兄决不斩颜、文二将,决无图害大哥之意。请三弟详察!”
    这时候的张飞哪里来听你云长的话,他认为孙乾亲口说明,我半点也没有冤枉你,你今日不要再在我面前假言哄骗,固此他咬牙切齿地骂着关将军:“大胆红脸,你休得一派的胡言乱语,老张拿你的脑袋要为大哥报仇雪恨!你还不与我下马受缚!”
    关将军趁兄弟不防之间,用力招架开他的长矛,但是不愿意还手,以为兄弟搠了一矛第二矛就不会再搠了。
    哪里知道你云长一招架开他的长矛,不但他火上添了油,相反把你关将军所解释的一番说话,更以为是假的了。他的想法:你既然没有降曹,那就不应招架我的长矛。他不想,要是不招架岂非性命难保。在这点上,张飞不要说他已经吃醉了是这样,即使在平常的时候,他亦是一个莽张飞。现在,他根本没有考虑一下云长的说话,相反用足他生平之力,对关将军起长矛乱发一个不住,要是一般的人早就被他不是搠死就是刺下了马背,幸得多年的弟兄,在一起的时候互相武艺操练,云长是摸透了自己三弟的战法,所以还能招架。但是要想还手却万万不能,哪怕有进攻的机会,二将军哪里愿意对自己兄弟张飞劈上一刀?
    这时候的古城弟兄们助威呐喊,一片“都大王厉害”之声,真是响彻云霄。所说张飞向来勇猛,即使与敌人交战,哪怕力敌众将他从无半点胆惧。今日里加上弟兄们的助威,他更其忘了一切,只是对云长上下四周刺个不停。
    那时的关将军辩得舌疲唇焦,口干舌燥。张飞半点都不理会,更不理睬。二十名家将与马夫华吉,看到如此的情景,个个为他们弟兄两人担心。唯独周仓他认为我家主人为我报仇,如今不可取胜,待我上前相助。因此他两柄锤头抽了出来,一个箭步跳了上去。华吉想,弟兄误会旁人只有劝阻不能相助,否则更无法解释误会,要是你周仓上前动手,事情更难收场,但是要想阻挡他已经来不及了。这时的周仓,已经跳到了张飞马前,突然听得自己的主人称呼这个都大王是三弟,但是这个都大王称云长叫姓关的红脸,周仓虽然粗鲁,在这点上他也感到其中尚有缘故,因此没有敢动手,因此他只得退了回来问华吉说:“华吉,我家主人为何叫这都大王名三弟,他究竟是何许样人?”
    华吉:“你要知道,主人与你说来古城报仇是假,只是要你走大道。这位‘都大王’便是三将军张飞。他们今日是弟兄相会,不知怎样三将军会恼怒到如此地步。看来被你刚才打了税关,弄得如此地步!”
    这时,周仓方始恍然大悟!自己感到太鲁莽了,要是我再帮主人一起动手,更要闯出大祸来。但是他也知道,现在主人无法战胜三将军,事情怎样结束,一时睁大了两只夜光眼,果呆地看着他们弟兄交战。
    在这时候,两位皇夫人早已在芦轿车辆上从帘子中望到外面,看得清清楚楚。她们也明白三叔冤屈了二叔,要是今曰不论哪一个有三长两短。都是对皇叔事业上的不利。因此在车辆中喊着:“三叔,二叔未曾降曹,速速住手!愚嫂等在此!”
    这两位夫人也是忠厚之辈,你们不想这时的古城关外杀声震天,即使张飞一个人的声音也如同霹雳相仿,你们两位夫人的声音,三将军哪里听得见。这说明两位夫人也想不出其它的办法。
    但是,家将们听到两位皇夫人的叫喊声。感到是个办法,我们来借皇夫人的身份,使三将军可以住手,不与主人交战。所以一起提高了喉咙,对着张飞喊着:“三将军哎!二位皇夫人在这里。请三将军住手啊!”
    到底家将们是男子,而且人多声音大,被你们这样一喊,张飞听得二位皇嫂在场。这时在他的头脑中,认为关云长借着二位皇嫂为名,干着对曹操有利的勾当,连累两位皇嫂在曹贼处弄得抛头露面,想必嫂嫂也是一肚子的怒气。他自以为是地高声回答两位皇夫人道:“大嫂,二嫂,姓关的诡计多端,连累嫂嫂受苦,如今老张拿他的脑袋下来,为二位嫂嫂报仇!”他一面回答两位夫人。一面继续对着云长用长矛刺个不停。这真是拿他没有办法!
    这时的太阳已渐渐将要当顶,弟兄二人交战了将近半天。关将军不知辩过了多少遍,三将军当作耳边之风。所说云长是个忠厚耿直的性格,他已经不想同兄弟再战下去了,以为今天只有一死才能弄清真相,想到我一向常胜,死在沙场我是不愿的,若被你三弟刺死,只要使你明白我没有降曹,即使丧命我也瞑目,待我一死之后,你三弟怒火已熄,必然要去见两位嫂嫂,我的所作所为二位嫂嫂一清二楚,定然要对三弟说明我是没有降曹,到那时候,恐怕你三弟只有抱住了我死尸大哭。既然一死能够弄清是非,那我何必贪生怕死呢!再说弟兄交兵,若被曹操知道,岂不要好笑!还象什么桃园的弟兄!关将军想到这里,正巧两马分开的时候,张飞准备绕一个圈子下来,再行对关将军刺杀。
    就在这时候,云长已经将手中龙刀抛到了草地上,口中对着张飞说:“三弟,要愚兄阵亡,今日愚兄不死非为桃园结义,罢!罢!罢!上,中,下,请三弟拣中了!”说罢,在马上双手上下一分,挺出胸膛,表示我不再抵抗了,既然你定要我一死,那么上部脑袋、咽喉,中部胸膛,下部肚腹,都是致命的地方,让你三弟随心所欲吧!这时候,不要说家将马夫华吉、周仓等人都为主人的性命担忧,连古城所有的弟兄们早已停住了喊杀之声。当然。两位皇夫人急得恨不能在车辆上跳下来,认为三叔凭你鲁莽,这一矛你是无论如何是不能刺他的了。
    再说,当时的两匹战马,很快地一个圈子过去又将碰头,张飞见对面马上的云长已经丢去了龙刀,起初以为他不可取胜,因此坐而待毙,但是听到他这几句说话,又见他双手分开凤眼紧闭,照这种表示好象受了极大的冤屈,准备一死而了事的样子。张飞毕竟不是一个三岁的孩童,尤其他的英雄性格,俗语说:“猛虎不吃伏食”,何况桃园弟兄!在他的头脑里以为云长已经是降曹的敌人;照现在的样子,即使我将他一矛刺死,被旁人议论我张飞冤屈了他。想到这里,他将马扣住,准备问明情况之后再行下手,所以对着马上的云长叫了一声:“红脸,你与我住马!”
    关将军听到一声住马立即扣住赤兔,睁眼一看三弟已在面前。
    还没有等到云长动问,张飞已经开口了:“红脸,你丢下龙刀,闭了双眼,照你这种模样,难道说老张冤屈你不成吗?”
    迷信说法,在这紧要关头,猛张飞竟会如此地动问,这真是刘皇叔的洪福。
    所说云长就因为无法辩清,下此决心以死代明。现在听到三弟竟然会问到这一句,说明他还有桃园弟兄之情。君侯一向对大哥刘备尊重,对三弟张飞一向爱护,尽管今日被他打到如此地步。他只是怨恨曹操,要是没有徐州的兵败,生死弟兄岂会弄到如此地步?所以只要你开口动问,哪有不说之理!因此对张飞说:“三弟,愚兄岂会忘桃园之义,如若三弟不信,请你问二位皇嫂便了!”
    张飞一听,他要我去问二位嫂嫂,他单手执长矛,一手撩着虎须,在马上回头对二部芦轿车辆一看,大家知道张飞不是傻瓜,他不过是鲁莽而已,在紧要关头他也非常细心,因此对着云长把头一摇,回答说:“红脸你听了,二位嫂嫂他们一向足不出户,你在曹营的勾当她们岂会知晓,早已被你蒙蔽了!”
    关将军一听,尽管三弟不相信我的说话,但毕竟我是寄身于曹操营中,所以他要防备自己。再一想,有了!继续对三弟解释说:“三弟,如若不信,请你问家将、马夫等。”关公的意思是嫂嫂确实足不出户,那家将等经常出外。常言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张飞对家将马夫等一看,又是把头一摇,对着云长,脸上带着讽刺的笑意说:“红脸,你把老张当作三岁的孩童,你的勾当,这班手下胆敢从实言讲么?你休得欺骗老张!”
    云长一听,兄弟确实粗中有细,四面都想到,而且疑得很有道理。但不过照你三弟这样的怀疑,那是我无法来说清了。再一想,兄弟当我来攻打他的古城,因此我一再解释他始终不信,我何不再在这点上先来说明问题呢?关将军耐着心继续对张飞说:“三弟,你莫非当愚兄前来攻打古城,那么请三弟观看,四周可有一个曹兵?”
    云长想。我真的降了曹操,岂不要带兵前来?在这点上,你三弟总应该可以理解了吧!
    张飞在这时,可以说酒已经大半醒了,特别是听到云长这一句话,张飞感到有理,让我望一望四面,要是真正一无曹兵,说明这里面确实有原因,所以他就用一对环眼对关云长四周远近仔细地看着,二部车辆早已说明,坐的是二位皇嫂,对家将华吉等一看,这是云长多年的老部下,张飞也早已认识,当然也一无所疑,更主要的是看了半天,四下连曹兵都没有一个。这时候的张飞感到事情大有进出!复返想到云长刚才屡次所解释的语言,难道我真正冤屈他了吗?要是这样,我同他恶战了半天,倒很难收场。因此,在他的脸上慢慢地收去了他的杀气,关将军也看得清楚,想到在这点上可能弄清是非,只要三弟明白,我决不见怪他,因为一场大祸可以避免了。
    正在这个紧要关头,突然古城的一名弟兄奔跑到张飞马前来禀报军情:“报都大王!”
    张飞:“何事报来?”
    小兵:“离此不远,有一彪曹兵直往古城而来,看来他们来此攻打关厢,请都大王定夺!”
    关将军一听,首先心中一怔,认为刚要弄清是非的时候竟然出现曹兵,三弟更要产生误解,在这点上说明曹操确是奸诈!他在表面上是三里桥送行,命张辽长途跋涉送来路凭。事实上他早已知道古城有我三弟,所以暗中命一彪人马随后赶来,要引起我等弟兄的误会,他可以收渔翁之利。不出你云长所料,三将军闻听此言真是怒发冲冠,感到姓关的果真厉害!他与曹操的人马分了开来,有意先来哄骗于我,只要放他一进关厢,外面曹兵立即攻城,他们里应外合,古城岂不要失守!这时张飞他已经拿定主见,先杀云长,后敌曹兵。因此两手抱矛,直刺云长的分心,开口骂道:“红脸你好奸计,看枪!”话音刚落,长矛已经刺了过来,幸得关公思想上早有提防。云长想这倒并不是我怕死贪生,要是现在死了连二位嫂嫂和家将等都不能为我释疑。因为这支曹兵的到来,可以将我一切为大哥之义全部打乱,成了千古冤狱!所以将军很快地将身子一偏,张飞的长矛在他腰旁刺了过去,不等他收转兵器,已经被云长用双手在他长矛杆上紧紧地抓住。张飞一看,以为云长丢了龙刀夺他的长矛,所以弹出环眼,怒叫一声说:“红脸哪!姓关的!你难道要想夺老张的长矛不成吗?”说罢,用力收转长矛。
    关将军哪里肯放,连声对兄弟作解释说:“三弟,请息雷霆之怒,来者曹兵乃是老贼的奸计,待愚兄上前立斩来将,将贼将的首级交与三弟,聊表愚兄的寸心,请三弟住了!”
    张飞听到关将军这番说话,心想,他愿意将曹操派来的战将杀死,来表明他未曾投降敌人的心迹。在这点上,确实可以辨明是非!如果你降了曹操,决不会伤他一兵一将。你要是真正能取到了来将之首,倒可证实与曹操并无勾当。俗语说:“真金不怕火来烧!”张飞想到这时,认为可以看一看你关云长是否能做到这一点。因此马上回答说们姓关的,老张看在桃园弟兄的份上,放你前去一战。我在城楼之上,助你三通战鼓。你在这三通鼓声中能把来将首级拿下,该这里也就罢了;倘然三通战鼓之后不能取来将之首,老张再与你算账!”
    张飞为什么要限止关云长只有三通鼓的时间呢?其中有他的想法。常言道:“兵不厌诈!”时间一长,你可以将一般小兵的头来冒充战将,现在限在三通鼓,这时间最多只能交战三、四个回合,你莫说不能掉包,就是讲话也没有这么长的时间。而且我在城楼上,以高望远,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其中他还有用意,张飞想万一他真正没有降曹,我还能把这三通战鼓作为弟兄之情来助他的威风,也能多少消他一点怨气。
    关将军都不在乎。这时候,只要使三弟谅解,弟兄和好乃是大哥的洪福。因此,非常感激自己的兄弟给他一个表明是非的好机会。然后把矛杆双手一松,谢了一声:“谢三弟!”
    张飞收回长矛,对云长略用缓和的口气说:“你与我速速去准备!”
    关羽们请三弟先将二位皇嫂接进关去,家将们留在关外可好?”
    张飞一听,对,别人不能进关。两位皇嫂嘛,你不说我也要迎接进城的。因此,架好长矛,转马来到车辆之前,下马拎战袍,跨上两步,对车辆上的二位嫂嫂把手一拱,说:”车辆上大嫂、二嫂,老张有礼了!”
    两位夫人。到这时才松了一口气现在见三将军到了车辆前打拱作揖,皇夫人在车上隔着帘子望到外边非常清楚,见三叔满头大汗,黑脸上象涂上了一层油彩。心想,今天险些被你闯出大祸,好不容易被二叔说得你收住了长矛。当然,我们应该为二叔进一步解释,所以回答外面的张飞说:“三叔,二叔为愚嫂等暂栖曹营之中,他是未曾降曹。二叔的一切,愚嫂等全部明白,三叔千万不可如此动怒!”
    张飞听两位嫂嫂这样一讲。他对关将军已经相信了一半,最后还要看他是否能取到曹将之首。对嫂嫂之尊重。张飞当然是明白的。所以回答二位皇嫂:“大嫂,二嫂,老张为了不忘桃园弟兄之义,更重要是为了大哥,因此对他我是不得不防,请二位嫂嫂千万不可见怪!如今请二位嫂嫂先进城关。”
    二嫂:“三叔请了!”
    张飞命令家将等不准进关。华吉对张飞看看,心中想,你这“戆贼”,吃饱了老酒连弟兄都忘记了。老实说,早晚可以进城,等一会我家主人杀去了曹将,到那时你请我们进城都来不及。所以拉住周仓,一面对家将们看看,意思是我们不要心急,早晚可以进城的。大家看着张飞,一句话都没有。三将军就命令自己手下的两个弟兄把两部芦轿车辆推进城去,命令毛、苟二将保护到衙门去,好好地宽待她们,等候我回来。一方面带领弟兄全部进关,便将城关紧闭。张飞带领弟兄上城楼,命令弟兄们去取一面军情大鼓,近乎于小小的圆台面大小的一只鼓,拿来放在张飞的面前鼓架上。三将军手执两柄足有三尺多长的鼓槌,准备着击鼓,因为一通鼓只有一百五十下,要是现在就敲,不要说两下交兵,就是连关将军跑过去也来不及,一定要着到他们两马交锋方始可以击鼓。
    再说下面的关将军,吩咐家将周仓在此等候。他一声命令:“华吉!”
    华吉:“小人在!”
    关羽:“龙刀取来!”
    华吉将刚才被将军丢在草地上的龙刀送到了关公的马前,说:“主人,龙刀在此!”
    云长双手接刀,带着华吉向曹兵方向迎了过去。心想,三弟只给我三通鼓的时间,希望来的曹将本事平常一点,否则这短短的时间很难取胜。但是走不多远,迎面敌人已经赶到,只见人马有三千左右,大纛旗上曹营刀祖宗一个“蔡”字。关公想,世界上真有这种巧事,不但来的是名将,而且是刀中的祖宗,不要说三通战鼓,恐怕半天都难以取胜。但是想,蔡阳如何会长途赶来?很快就明白,定然是为了滑州关上的秦琪被我所杀,他赶来报仇。将军想到这里,我既然杀他的外甥是出于无奈,何必再要去同他的母舅交战呢?倒不如让我上前用良言谏劝,或许说得蔡阳收兵,免得二虎相争。这时,关将军已经扣住了赤兔在等候蔡阳的到来。
    早已说过,曹操命蔡老去复取汝南,哪知老将军报仇心切,一路上马不停蹄追赶到此。路上连连催促三军加紧赶路;甚至为了追赶云长,用鞭子抽打着三军,要他们加速行军。这班弟兄们心中怨恨蔡阳,在暗中骂着蔡老:“这老头儿好象要去送死一样!”结果蔡阳一半被他们骂死的。现在蔡阳得报,前边已到古城,关云长已提刀而来。蔡阳心想,总算被我赶上了他。立即传令停队。设立旗门。自己一马当先,双手托着七十斤重的一口银板大刀,一个大开辕门的姿势,见到前边马上的云长,蔡阳已经双眼冒出火来,恨不得一刀就将他杀死。谁知,关将军将龙刀架好。龙马向蔡阳面前跑上了几步,然后对蔡老双手打拱,说:“前面来者原来是蔡老将军,关某有礼了!”
    蔡阳哪有同你关云长还礼的感情,开口便骂道:“嘟!大胆姓关的,蔡阳与你何仇何冤?你擅敢在滑州关上刀劈我的外甥儿。我的老命也不要了。因此带兵前来与外甥儿报仇!”
    云长想,不出我所料。但是,还要与他作一番解释。因而继续说:“蔡老听了,某在第五关上一再同令甥儿良言劝说,何奈他忠言逆耳。关某无法,将他杀了。常言道:‘人死不能复生’,老将军息怒望请自重!”
    蔡阳一听,感到关云长说话太觉轻飘,死了一个人,他象杀了一只鸡一样。凭你这三言两语,妄想要我退兵,真是梦想!蔡老回答说:“姓关的,你杀人好如割鸡。不必多言,只管与我刀上前来领死!”
    关公想,我今天免不了这一战,即使蔡阳被我说退,三弟面前如何交代?看到蔡阳他也不会退让半步。那也不必多饶舌了,还是动手吧!但心中有一个打算,为了时间的局限,我先战三合,若不能取胜,只有用杀手拖刀了!打定主意,对蔡阳说一声:“蔡老既已到来,请放马!”说罢,龙刀提在手中,钻在前,头在后,倒拖青龙刀。这是“春秋刀”出马的架子。蔡阳已经战马一拎。云长的赤兔龙马也泼开了四蹄。两马开始打了一个圈子。云长的耳边已经听到了“咚咚咚……”的鼓声。心中明白,三弟在古城关厢上已经敲响了战鼓。关公凤眼看准对面的蔡阳。这时的蔡阳也早有打算,知道关云长在刀法上是后起之秀。我虽然刀中称到祖宗,毕竟年过七旬。所以不准备与他多打,一碰头就用杀手。
    早说蔡阳有着两路杀手,一路是“连三刀”,听说在滑州关上就被关公破去外甥的“连三刀”,那我今天不需再用了;所以决定用第二路杀手,名谓“偃月刀”。所说古代的武器不论长短,全靠战法,力气再大还是次要,主要是熟练。千日之功才能熟能生巧,变化无穷,运用自如。现在蔡阳的“偃月刀”法,就是把枪法运用到刀上。蔡阳右手在前,左手在后,双手在银刀柄上抓紧;刀头在前,刀钻在后,然后用尽全力将手中大刀象枪一样上下左右播动。顷刻间,刀光闪烁,在太阳光下变成了无数的刀头,根本分不清哪一个是真的刀头。其刀光的面积足有圆台面大小,一个真的刀头在化出的无数的假刀头之中掩护了下来。这样,就可以使对方分不清真假刀头,才能致敌将于死命。这时,双方已经碰头,蔡阳便将播动的银刀向云长迎面刺去,口中叫一声:“姓关的去吧!”
    关公见蔡阳先下手,而且看到这种刀法陌生,从未见过。关将军立刻明白,心里想,要是我不懂的刀法便是杀手。因为云长早已听说过蔡阳有着两路杀手刀,在滑州关上见过“连三刀”;今天,肯定是“偃月刀”了!心中暗暗佩服蔡阳他不愧被称上刀中的祖宗,确有一手。特别他一大把年纪,还有这样的精力将银刀播得如此般急,同时表明蔡阳对我关云长恨之入骨。因此,一开场便用杀手。现在看来,“偃月刀”名不虚传,一下子哪里分得清刀头是虚是实。当然假刀头便在真刀头上化出来的。它主要是乱人的目标。这个时候,没有一定的战场经验,莫说你休想招架,就是想圈马而逃也已经来不及了。关将军毕竟是久战沙场的名将,经验丰富。他在这一刹那中,不慌不忙,聚精会神地用一对天生的凤眼在琢磨着蔡阳发来的“偃月刀”,很快地被他看准了其中一个真的刀头,道理在于三点,第一,关将军一对凤眼与众不同的目光锐利;第二,他是注意到蔡阳的眼神,就可分辨出他的真刀头在哪一个部位。因为他要致我于死地,必然发来的刀也要注意到我致命的部位。现在见到蔡阳一对怒火般的目光,注意着我的头部,说明他是用银刀准备从上部而来;第三,蔡阳到底年迈了,又经过长途赶路,他的精神相应也减弱了,要是往常的“偃月刀”,恐怕关将军凤眼再好也难以分清。说时慢,那时快,关公看清目标便起龙刀钻子向着蔡阳真刀头上点了上去,口中喊一声:“老蔡,你且慢!”
    对面的蔡阳,正出乎意料,心想,我这一路杀手数十年来战无不胜,从来没有被人所破过,今日被你关云长毫不费心地在其中看破了我真的刀头,说明他确是刀上的后起之秀,莫怪颜、文二将要被他所杀,五关六将皆非他的对手。蔡阳要紧将银刀收转,因为被他点在真刀头上,我银刀一停刀花就没有,“偃月刀”就算被破。前面已说过,古代的武艺全靠一些战法。那时,关将军招架一个空,见蔡老收回银刀,心中已经有了底,刚才确实被我识破了他的虚实。现在你既然收回刀去,那我就乘机回手,云长很快地横转一刀,向蔡阳的右肩上劈去,喊一声:“蔡老,看刀!”
    蔡阳明知“偃月刀”已被关云长识破,但是他心还不死,等不到云长龙刀劈来,他的“偃月刀”又来了!这是他数十年来的功夫,只要银刀转动,刀光万道,直刺云长分心。关将军见他第二刀刺来,俗语说:“头难头难”,只要一开头,关将军已经摸透了他“偃月刀”的规律。一看就明白他是向我当胸刺来。不管怎样,云长还是佩服蔡阳,见他起手比一般的人快得多。我还来不及回手,他已经第二刀又来了。因此就将回手的一刀变为招架的一刀,飞起龙刀,从上往下,名谓是架一刀,准备将蔡阳的刀头打下去。这时,蔡阳又气又恼,自己认为第二刀又要比刚才播得更急,为什么还被他识破?因此便将银刀很快地缩了回来。关将军龙刀架了一个空,相反刀向下一沉,人在马上向前一伏。蔡阳一看,机会来了!趁云长来不及提起刀之时,他第三刀直刺云长马头,认为这一刀定然刺中。所以他是全刀以赴,非常有把握地对云长叫了一声:“姓关的,你与我去吧!”
    只听得刀风“嗖嗖”刺了过来。关将军明自蔡阳要想趁此机会击中我的马头,前两刀都被他收了回去,这时的云长想,前两刀我招架的速度太快了,现在略放慢些,待你银刀全部刺了过来,我连招架、连还手,一起而来。所以看准了,在他的刀的动作。从下向上,对准蔡阳的刀头上钩了上去。
    这时,蔡阳已经来不及收回他的银刀,心里刚想,姓关的厉害!只听得“当”的一声,已经被他钩中了银刀。所说蔡阳年纪毕竟老了,用力过大,刀又象打拳一样臂膀全部伸直了,一时不但没有收回银刀,相反自己的人跟着刀向前冲了出去。你身体在马上还没有坐稳。关云长的龙刀已经来了。云长便将龙刀向蔡阳右面颈项搠了过去。蔡阳看得清楚,心想,我的“偃月刀”没有起到作用,他的龙刀已经搠了过来。老将军向左面一偏,谁知道你已经中了关将军之计,他龙刀看来向你右面搠来,其实他只用一条右手抓住刀钻,将龙刀在蔡阳头顶上从右向左翻了过去,正巧刀口朝里,加上你蔡阳自己再向左面凑了上去,关公趁势便将龙刀在蔡阳的颈项之中用力一拉。只听得“喀嚓”一声,但见在他的颈项中鲜血直冒,银刀落地,死尸滚下了马背。这一刀,名谓“春秋刀”中“单手刀,断臂要离刺庆忌”!一代名将刀祖宗蔡阳,就这样被云长丧身于古城郊外。从此,云长的龙刀上增添了二字。方始称谓“青龙偃月刀”。
    这时,曹兵一声啰唣,落荒而逃,回转许昌向曹操禀报。曹孟德得讯蔡阳被杀,又是伤心又是感到蔡阳不听我的说话,白白地送去了一条老命。当然,这时的曹操对关将军也无可奈何!让他在后打听刘、关、张弟兄的消息,下回再提。
    当时的华吉跳上前去,抽出钢刀割下蔡阳的首级,送向关将军马前。说一声:“主人,蔡阳的脑袋在!”
    关将军将蔡阳首级提在手中一看,从头发到胡须全部雪白。云长想,这番全是你自找上门!要不是为了弟兄和好。我决不会将你蔡阳杀死。如今将你首级来解三弟张飞之疑。因此带了华吉圈马回来。这时的张飞还没有敲满三通战鼓,他在城搂上远望过去看得清楚,见云长把来将从马上砍了下来,而且是曹营中的赫赫名将——刀祖宗蔡阳。这说明云长确实未曾降曹。那时候,三将军感到十分为难,埋怨自己太觉鲁莽了,竟然不问青红皂白同自己二哥打到难解难分的地步。要是没有蔡阳的前来;或者二哥被蔡阳所杀,这不是要误会到底了吗?而且两位皇嫂与家将们向我一再解释,我当作耳边之风。三将军正想到此时,见古城外自己二哥提着蔡阳首级,将近关前。张飞决定只有到云长兄马前请罪,才能得到他的谅解。他就将手中两柄鼓槌一丢,一脚踢翻了战鼓,一声吩咐:“来!将老张绑了起来!”
    弟兄们哪个敢动手!张飞睁大了环眼说道:“速速把我绑了起来,违令者杀!”
    城关上弟兄,听到他这样的命令,只得赶上前来用绳索把三将军轻轻地捆绑着。张飞带弟兄下关出城。这时候,云长已在关厢外扣住了马匹等候。三将军抢步上前,对着二哥双膝跪下,口中连连称着请罪:“二哥在上,小弟张飞实是一个匹夫之辈,作事鲁莽,竟将桃园弟兄当作了仇人,真是不分青红皂白,望请二哥看在弟兄的份上,饶恕我三分,兄弟在此赔罪了!”
    早已说过,关公并不见你兄弟之气,只要你明白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心中已经满意的了,何况你再如此捆绑出城,马前下跪请罪,即使心中有些气恼,也完全消失了。要紧对跪在地上的张飞叫了一声:“三弟,请起!桃园之义为重,愚兄决不见怪!”
    一面说,一面对华吉看看,表示命他速去扶起张飞。华吉要紧跑过来,将地上的张飞拉了起来,同时为他松了绑。
    云长先命令弟兄将蔡阳的死尸拖来,将手中脑袋交给了弟兄们,命他们好好地买棺成殓。坟墓就筑在古城郊外,一面招呼张飞说:“请三弟上马!”
    张飞:“兄弟有罪,理当马前领路!”
    关羽:“三弟哪里话来,生死之交何在于此!请速速上马!”
    张飞:“谢二哥!”
    三将军上了马匹,同云长并马进关。张飞下令,命弟兄们下跪迎接。
    守关的弟兄一齐跪在地上,一片迎接关将军的声音:“迎接关将军!迎接君侯啊……”
    关公在马上架好龙刀,对弟兄们把手一招,说一声:“弟兄们罢了!”
    这里的弟兄们照常办事。到关外,税关上按往常一样,办他们的事务。
    马夫华吉带着周仓与家将们,跟在他们马后一起进城。
    关将军想到孙乾,开口便问张飞:“三弟,公侯何在?”
    张飞想,孙乾早已被我绑在衙门庭拄上。所以,要紧对旁边弟兄看看,意思是同我快去将孙乾松绑。一面回答云长,说了半句假话:“二哥听了!老孙在衙门二堂之上!”
    在二堂上干什么,下面他没有敢讲出来,弟兄要紧飞跑到衙门。这时的孙乾足足急了一天,他根本忘记了腹中的饥饿,只是想着城外弟兄交战不知如何的结果。现在杀声已绝,他又惊又喜,惊只惊不知伤了哪一个;喜则喜总算停止了交兵。
    他正在惊慌之际,外面弟兄奔了进来,向他连连打了招呼,而且讲明了关将军斩去蔡阳,弟兄已经和好,现在已向衙门而来。
    孙乾被松绑之后,同时听到这番说话,真是祸中得福!又感到自己对不起关君侯,所以要紧整顿一下袍帽,匆匆出得衙门来迎接他们弟兄二人,见关将军与张飞已经下了马背,孙乾抢步上前,对君侯一拱到底,说:“下官说话少有检点,连累君侯受屈,下官该死!”
    关将军知道孙乾一定在说话之中未曾讲清情况,否则三弟不可能误会到如此,加上外面周仓的鲁莽,也不能完全怪孙乾。事到如今,也就算了。这时,张飞从中相反作解释,说:“都是老张的不是!非老孙之故。”
    就这样,大家一齐上了大堂。张飞命令摆酒,正在畅饮的时候,外面报了进来,说有两位文人打扮的人要见“都大王”。张飞传话相请。进来的两个人原来是糜夫人的两位兄长,长兄叫糜竺,兄弟叫糜芳,他们弟兄二人听说古城的都大王好象是张飞,所以特来拜望。现在到大堂上不但见到了三将军,包括君侯、孙乾等都在此,真是喜上加喜。张飞招呼他们一起坐下用酒,徐州虽然失散,哪知在今日古城一起相会,但是主要的人还没有到来,便是皇叔刘备。因此,还不好算古城的大会。大家在席间之上谈起了皇叔。
    孙乾:“皇叔还在河北冀州受难。他身不由己,被袁绍命人看守,当他是个囚犯。”
    张飞听到此时,怒气冲冲地对云长说:“二哥,袁绍他擅敢藐视我家大哥,待老张带领人马杀往冀州,相救大哥刘备!”
    下来究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