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简雍巧计救刘备 弟兄聚义古城会-卷一 千里走单骑-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一 千里走单骑
第十六回 简雍巧计救刘备 弟兄聚义古城会
    第十六回  简雍巧计救刘备 弟兄聚义古城会
    张飞欲思兴兵攻打冀州。孙乾说,我看应该命人去冀州,设法把皇叔营救出来,这样免得两败俱伤。关将军同意孙乾的说法,就请三弟带领所有的人守好古城,到明天我与孙乾一起前往冀州,想法将大哥迎接到古城。三将军听从云长之言。一夜已过,直抵来朝。关羽准备动身,忽然得讯华吉生病。云长立即赶去探望他,命他好好养息。这分明是跟我奔走千里,劳累过度而引起的。所以,面请三弟好好照料于他,请医服药不可懈怠。关将军就带周仓与孙乾两马一步三人离开古城,赶往冀州而去。路上十分迅速,约来走了三、四天,离冀州城二十里路左右,天已傍晚了。孙乾就对君侯说:“君侯,你斩过颜、文二将,难免结冤成仇。天已将晚,诸多不便,我看寻一村庄,借宿一夜。明天再见机行事,君侯看来如何?”
    关羽感到言之有理,就命周仓前边带路,行不多远,见到一个较大的庄院。孙乾上前问讯,见到几个乡里人。在庄门口闲谈,孙乾马上拱手说:“请了,请问宝庄何名?”
    几个乡里人一看,一位文人打扮,要紧回答说:“当官的,此地叫关家庄。请问当官的有何事情?”
    孙乾想,真巧!我家君侯姓关,这里的庄子名叫关家庄。大家姓关,更好说话。所以笑着说:“当今关君侯来了,费心通禀你们员外,我们要想在这宝庄上借宿一宵。”
    乡里人听得堂堂的关君侯到此,要紧殷勤招呼,一面立即进庄禀报员外。这里的员外姓关名定,他听说关君侯到此,要紧出庄迎接。关将军与孙乾一起下了马,由周仓将马饮水喂料,他自己由乡里人招待。关员外接了君侯与孙乾,上了草厅。中间摆好一席酒菜,上手孙乾,下手员外,中间云长坐定。关员外一面招呼他们用酒,一面开口问着君侯,说:“小老未知君侯到此,尚未出庄远迎,望君侯恕罪!”
    关羽:“员外哪里话来!你我皆是姓关,何必如此客套。”
    关定:“小老乃是乡间农夫,哪能与君侯相比。但不知君侯从哪里而来,欲往何处?”
    关羽:“某从古城前来。来朝要去冀州,迎接大哥刘备!”
    关定:“足见君侯重桃园之义,可敬可佩!”
    关羽:“员外府上,还有何人?”
    关定:“小老所生二子,长子关宁,次子关平。”
    关羽:“令郎现在何处?”
    关定:“长子在家用功勤读。次子在外习练武艺,尚未回来!”
    关将军一听,感到员外倒也有些福份,生下两子一文一武。今后正可以文能安邦,武能定国,为国效力,倒不觉勾起了云长的心事。想,我离家之时也有两子,长子关兴,次子关索。为了大哥的汉室事业,我离乡背井已经多年未回家乡。现在倒不如一见员外之子,略解一些心事,所以问员外说:“令郎在家勤读,可能相请一见?”
    关员外知道自己教子有方,两个儿子知书达理,可以唤出来相见你君侯,所以回答说:“多蒙君侯抬举,小老来命他出见。”员外回头对家里人吩咐说:“来呀,与我相请大公子!”
    无多片刻,从里面走出一位面白书生,文质彬彬。便是大公子关宁。他走到员外面前,一拱到底,叫一声:“父亲在上,孩儿有礼!”
    关定:“儿啊,罢了!见过了关君侯和孙老爷。”
    关宁:“是!”
    公子走到关将军面前,亦然一拱到底,口称一声:“关君侯、孙老在上,在下有礼了!”
    云长见到这位公子彬彬有礼,与郭家庄的郭子判若两人,真有天壤之别!所说,特别自已也姓关,见到关家的子孙如此地有礼,果真是象一个文人的模样,莫怪员外提到他的两个公子时,看他脸上喜形于色。关羽把手一招,对大公子说:“公子少礼!”
    孙乾一看,也非常喜爱这位公子,同样招呼了一下。这时,大公子关宁就站立在自己父亲的身旁,正是目不斜视,一动也不动。
    云长便开口动问:“请问公子今年几岁了?”
    关宁:“我今年一十九岁!”
    只见公子说完这一句说话,满面通红。因为古时候的读书相公,象闺楼上的小姐一般,足不出户。所以,今天见到自己庄上,来了两位贵客,很不习惯,一开口便感到难以为情,因此站在旁侧,一言不发。孙乾非常知趣,见到此情知道关公子十分拘束,站在一边好象受罪一般,倒不如请他回到书房去吧。因此孙乾招呼说:“关公子,我们不是贵客,请不必相伴回归书房去吧!”
    关宁公子听说叫他回转书房,立即行了一个大礼,转身向里面走去。云长想,员外说他的长子是个书生,确是如此。他又说次子关平喜欢习武,不知可象一个武将。因此对员外说道:“员外,等到令郎回来,关某欲思一见!”。
    关员外心想,君侯把我的儿子看出味道来了,见了文的还要见武的。说明他对我的儿子还是看得入眼的。我做父亲的,当然也感到荣幸,欣然同意,立即吩咐家里人说:“你们听了,等到二公子回来,速速命他来见!”
    正在这时,二公子从外面回来了。只见他站立平地七尺左右,生得十分英俊,身上武生打扮,手中提着一口银刀,他每日与左右邻居,附近乡村上的青年去郊外习练武艺。刚一进庄,就听到有人说,我父亲庄上来了两位贵客,一位是当今有名的关君侯,一位是大夫孙乾。所以他匆匆跨了进来,将银刀交给了家里人,走上了草厅,先来见员外。这时的关将军,听说二公子已经回来,因为他自己是个武将,所以对喜爱武艺的人更其注意。现在见来者关平同他的兄长关宁确是大不相同,见他挺出胸膛,阔步而来,半点都没有拘束的表示,关将军一眼不眨地看着他的举动。二公子过来,对员外行了个礼。员外要紧把手一招,说:“儿啊!你速速上前,见过关君侯与孙大夫!”
    关平:“遵父亲吩咐!”跑上前来,对关公和孙乾同样也行了一个礼,说:“君侯、孙老在上,小子关平有礼了!”
    还没有等到关将军招呼他,公子关平已经退到了酒席的后面,站在关将军的旁边。
    这时的周仓早已吃过夜饭,抱着龙刀立在关将军的后面,正好与关平左右分立。周仓对关平看看,他想,我家主人生得威风,只有我周仓才能立在他的身旁,而且一定要抱着龙刀,否则显不出主人的威严。你怎么毫不拘束地也立了过来,是不是要与我周仓比赛一下。关将军撩须回头对关平一看,感到他确象一个年轻的武将,站立在我的身旁也有三分气概。所说,今天的关将军自从保皇嫂走了千里,古城相会了三弟,将二位皇嫂安置在三弟那里,千斤重担已经卸下,松了一口气所以感到十分高兴,加上一些酒兴,又看到关平如此的天真,要想与他答话几句。因此开口问他:“公子今年几岁了?”
    关平:“小子今年一十八岁!”
    他不象兄长关宁,说完一句话面不改色,仍旧一眼不眨地看着关君侯。将军继续问他说:“公子在作甚么?”
    关平:“习练武艺!”
    关羽:“用何家伙?”
    关平:“善用一口大刀!”
    关公见他如此对答如流,特别听到他说也是用刀,将军想刀的祖宗蔡阳尚且被我所杀,今天倒要看看你公子的刀法,不知他是否愿意当面来一显武艺?所以问道:“某欲思请公子在此草厅之上一显身手!”
    二公子听说关将军要叫他舞刀,所说毕竟是十八岁的孩子,又是在乡村之中少有见识,俗语说:“初学三年天下敢去,再学三年寸步难移!”尤其经常在周围的青年中,可称他是武艺最好的一个,因此更其感到自己的刀法着实不错到哪里了。因而毫不客气地回答说:“请君侯、孙老观着吧!”说罢、他就命家里人大刀拿来。
    这样爽快的言论和举动,关将军倒非常满意,因为习武的人说练就练,要是缩缩势势那就不象一个受教的人了。事实上一半是这样,另一方面到底关平是个孩子,他不会那样客气,又带着三分自满的情绪,所以说舞就舞。他三脚两步从酒席后面转身走到了草厅之中,家里人将银刀已经抬到了他的身旁,叫一声:“二公子,大刀在!”
    关平将银刀双手一抱,关将军看到他手中的银刀最重也不超过二十斤,就知道他的刀法不会那么精通,还是等他舞了再说吧。
    这时,左右邻居听到公子舞刀的消息,都一齐拥来观看,顷刻间在草厅外面立满了人群。
    关公子摆好步位,将手中银刀四门一开,舞一路八十刀的基本刀法,看得人群中暴发了一阵阵的掌声。
    关将军也定神观看。孙乾看得心中好笑,心想,你这个公子真也是“关老爷面前使大刀”,后面的周仓看得唾涎也流了下来。是不是这刀法舞得十全十美呢?绝对不是!象文人写字一样,帖都没有临好,根本谈不上书法。等到一路刀法舞完,见他已经是满头大汗。家里人抬过大刀,关平回到原来的地方站立在旁。
    员外毕竟是个外行,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儿子的刀法究竟好坏怎样,因此要紧问君侯,说:“君侯,小儿的刀法你看如何?”
    关公一时很难回答,心想说他好吧,距离太远,说他不好吧,十八岁的孩子又无名师传授,有这几下已经是不容易了。俗语说:“玉不琢,不成器”。只要有名师传授,再隔十年八载你定要刮目相看!早已说过,云长今天特别高兴,他一言不发站起身来,就在周仓手中提过龙刀,跨到草厅之中,站定身子,同样舞一路八十刀的刀法。常言道,不怕不识货,只怕货比货。大家知道关将军是三国之中最好的用刀者,目前舞一路起码的刀法,那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呢!看得所有的人都发了呆,莫说掌声全无,连透气的声音也都减轻了,大家看出了神。很快一路刀法舞毕,周仓接过了龙刀,关将军气不喘,须不乱,回到原位上坐了下来。这时的员外虽然外行,如今也完全明白自己儿子的刀法,真象娃娃还在学走路的时候,岂能与君侯相比!关平他从来也没有见到这样好的刀法,他忘记了君侯是个贵客,走上前来问长问短地请教。关将军喜爱他这样的要求上进,立即命他坐了下来,从头至尾指出他的破绽和不到之处,同时讲明怎样的步伐,如何的眼神,才能将这刀法舞得正确、练得精通。听得关平连连点头。他就要求君侯在自己庄上住上一年半载,我一定要好好地跟你学练刀法。关羽对他说,我明天就要离开此地,二公子一再挽留,哪怕十天半月也好。云长笑着回答说:“明天再说吧!”
    夜膳已毕,员外安置了关羽和孙乾、周仓等,自己回房准备休息,关平跟了进来,请求父亲一定要把关君侯挽留下来。
    一夜已过,直到明朝,关平又来向云长请求。这时的孙乾就同关将军说:“既然公子这样请求,照我看来你就在庄上多住一、二天,皇叔的事情由下官一人去办,免得你君侯到冀州诸多不便。”关将军问他:“你能办到否?”孙乾说:“下官上次到过冀州,见过皇叔,如今先去一试,要是不成再回来与君侯商量。”关公想:要是我一起同往,必然引起袁绍的注意,确实反为不美。见到孙乾好象胸有成竹,他是一个文人,多方面可以释袁绍之疑,因此关将军同意他的说法,命他一切要注意,自己同周仓两人留在庄上。
    孙乾用过早膳之后,单身独骑赶来冀州。他一进城,先到皇叔公馆,命人报了进去。
    再说,刘备自从孙乾来过一次之后,一直在等待着自己二弟的到来。现在门公向他禀报说:“外面有位文人要见。”皇叔心中已经明白,肯定是孙乾回来了!因而命门公唤他进见。孙乾到里面,见皇叔坐在厅堂之上,面容憔悴,上前一礼说:“下官见主公有礼了!”
    玄德一看,果然是公侯。要紧问他:“公侯,你哪里而来?”
    孙乾:“下官与关……”他要想说与关君侯一起到来,被刘备轻轻地一声:“住口!”
    皇叔扶了孙乾之手直往书房而来,到了书房中,见四下无人,方始开口问他:“公侯,我家二弟,现在哪里?”
    孙乾从古城弟兄相会,讲到关公一起前来接刘备。话还未及说完,外面已经来了袁绍的心腹,打断了他们君臣的谈话。
    哪里知道,孙乾还未见刘备,袁绍已经得讯。在前几回书中早已叙述清楚,刘备的一切行动和同他接触的人,袁绍早有布置,因而现在派人前来相请刘备,同时亦请这位孙老一起去袁绍处相见。刘备心中明白,孙乾的到来,已经引起了袁绍的注意。但是,怎敢不去!因此,同孙乾从公馆中一起出来,两人并马而行。在去袁绍处的路上,刘备暗中同孙乾说:“自从我写信给二弟以后,那天就来一位自称四川峨眉山的邓芝,但是此人不论从相貌年龄上或是举止谈吐上,都象你孙乾的好友简雍。但根据他这位邓芝自己说有能呼风唤雨、移山倒海、阴阳论算以及飞剑等本领,虽然你刚才还未同我说明二弟在哪里,可是你上了袁绍的大堂,千万不能说半句假话,要不然被邓芝算出来,你我性命危险!”孙乾听皇叔的这一番说话,感到世界上难道真有这样大的本领的人吗?特别听到说邓芝的面貌都象简雍,老实说我与简雍相处多年,都是刘皇叔手下的心腹,是真是假我一看便知。
    无多片刻,己经到了辕门口,君臣二人下马,门上报了进去。不一会有人传话出来,请刘皇叔君臣上堂。皇叔在前,孙乾在后,上了袁绍的大堂。这时的袁绍端坐大堂中央,文武两旁站立,刘备有意咳了一声冷嗽,暗示孙乾你看坐在袁绍左边的这个人便是邓芝。
    所说孙乾也是个聪明人。他悄俏地对这位邓芝一看,见他虽然一身道家打扮,但是从头到脚完全是一个真正的简雍!见他坐在旁边目不斜视,孙乾盯住他看,可是这位邓芝看也不对你看一眼。
    刘备先上前对袁绍把手一拱,说:“袁侯在上,刘备见袁侯有礼了!”
    袁绍:“玄德公少礼,请坐!”
    刘备在他右面坐了下来,对孙乾一望,意思叫他来见袁绍。
    孙公侯跨上几步,对袁绍一拱到底,开口称道:“袁侯,下官孙乾在此有礼了!”
    袁绍:“你叫孙乾吗?”
    孙乾:“正是!”
    袁绍:“听说你是同关君侯一起到来,是不是这样?”
    孙乾:“禀袁侯,下官是同君侯一起到来的。”
    袁绍:“那好极了!请问:君侯现在什么地方?”
    孙乾想,在这点上我千万不能说出实话,要是说明在关家庄上,今后我们救了皇叔出走之后,岂不要连累关家庄上关家的一家老小吗?虽然主公命我要说实话,我为了营救皇叔,同时保护关员外,我只有说假话了,真正被邓芝算了出来,到那时我再想办法吧!所以他顿了一顿回答说:“君侯耽搁在招商旅店!”
    袁绍:“他为什么要在客店之中?”
    孙乾:“因为君侯斩过颜、文二将,恐怕袁侯要责问他。有人要加害于他,所以不敢前来!”
    袁绍:“请君侯他放心,玄德公早已将他赔偿于孤家,早就是自己人了。谁敢加害他!请你孙老代孤家前去请君侯到来!”
    孙乾听到这句话,略想了一想。回答袁绍说:“袁侯要知道,下官要去请君侯到来,他仍旧不太放心。照我看来,一定要我家主公前往,君侯方得宽心。袁侯你看怎样?”
    袁绍想,他们是好弟兄,兄长的说话关云长是肯定相信的。所说袁绍是个无用之辈,他毫不考虑地回头对刘备说:“玄德公,那费你的心啦!你去请你家兄弟到来,孤家在此等候于他!”
    刘备:“遵袁侯吩咐,备立即前往!”
    刘备说罢对孙乾看看,心中暗暗佩服,明知孙乾是乘机营救我刘备脱离虎口。老实说,我们弟兄见了面,再也不会回来了!刘备正在得意的时候,坐在袁绍旁边的邓芝却开口说话了:“袁侯!”
    袁绍:“邓先生,有什么吩咐?”
    邓芝:“不要见气,你太枉空了!”
    袁绍:“不知孤家枉空在什么地方?”
    邓芝:“刘备一向要逃遁。此番他们弟兄见面之后,必然远走高飞,袁侯岂不是少有详察?”
    袁绍:“对!说得有理!”
    他回头对刘备一看。当时的刘备,同样也听到邓芝的话。心想,他果真算得出来!不觉脸上流露出一些紧张的神色,被袁绍也觉察到了这一点。
    袁绍:“好厉害的家伙!你果真想逃跑,孤家自有办法。”说罢,便拔令在手,对武将班中一看,开口就喊道:“高平、高槐听令!”
    武将班中高家弟兄走了上来。袁绍将令箭交给他们说:“你们弟兄二人带兵五百,将刘备君臣看押前去,要是他们弟兄见面之后不愿回来的话,就将他们杀了!”
    高家弟兄正要接令时,邓芝倒又开口了:“袁侯!”
    刘备起初听到高家弟兄看押我去,心中一怔。再一想,就是河北最好的名将——颜、文二将,尚且非我家二弟的对手!所以,倒定下心来。可是,现在的邓芝又开口了,心想他真是我刘备的冤家对头,因此注意他的说话。
    早说袁绍拿邓芝看作上宾,言听计从,所以要紧问他:“请问邓先生,有何高见?”
    邓芝:“袁侯,你要明白。关云长本领高强,文、颜二将尚且被杀,高家弟兄岂是他的对手?他们弟兄相会之后,就可把二高杀死,他们弟兄仍旧远走高飞,到时候你袁侯反而伤去两将,这不又是枉空么?”
    袁绍感到:邓芝确实有道理!但是想,我手下的大将皆非关云长的对手,这倒是一桩为难的事情。他一时心火上来,想来想去,实无办法,还是免得后悔,所以就一声令下,说:“既然这样,来人那,还是把刘备杀了!”
    手下一拥而上,准备捆绑刘备。
    皇叔这时想,邓芝这家伙,把我的心思全部算了出来,现在弄得弟兄不能相会,反而又要送去脑袋。
    哪知晓,这位邓芝先生倒又开口了:“袁侯,且慢!”
    袁绍:“邓先生,你还有什么办法?”
    邓芝:“袁侯,你既然要关云长到来,岂能杀去刘备?!你杀了他的兄长,岂不是要闯下大祸来吗?”
    袁绍要紧喝住欲绑的手下人,对刘备看看,想你这个人真是死也不能,活也不好,拿你也没有办法。他只有请教邓芝说:“邓先生,你讲得不错。那到底有什么办法,孤家倒要请教!”
    邓芝:“袁侯听了,自从贫道到此,多蒙宽待,感恩在心。今未有寸功报效,袁侯相信的话,待贫道带兵五百,押他们君臣前往。他们弟兄见面之后,倘然要想逃遁,贫道只要一算自能明白!姓关的本领再好,贫道能飞剑,即可将他们弟兄杀死,取其首级,拿来见袁侯。你看如何?”
    袁绍听完这番说话,感到万无一失,对!我怎么把你忘了!现在只有托你邓芝,我才能把关云长请来冀州大堂。所以命令高家弟兄退了下去,就拿将令交给邓芝,说:“邓先生,你这办法再好也没有了,孤家付你将令一支,带兵五百,押刘备君臣前去,一切费心,拜托!”说罢,对邓芝连连拱手。你的一家人家全靠拜邓芝拜托完的。
    邓芝:“请袁侯放心!”
    刘备听到邓芝押我们前往,事情就比较麻烦了,但也没有办法,待见了二弟再随机应变吧。让袁绍在此等候关将军的到来。
    邓芝到外面带了五百军兵,自己在马上跟在刘备君臣的后面。刘皇叔与孙乾前边并马而行。一路上穿街过巷,招商客店已经过了几家,但不知道我家二弟究竟在哪一爿客栈之中。刘备悄悄地问孙乾说:“公侯,我家二弟到底在哪一爿客店之中?”
    孙乾:“主公,实不相瞒,君侯未曾到此。他在城外离此二十里路的关家庄上。下官为了不使袁绍明白,同时保全关员外的安全,所以说的是假话。只要一出冀州城,就脱离了虎口。”
    刘备:“公侯,你忘记了我早已对你说过的话,邓芝这家伙他能算阴阳,你看他在后面带兵紧紧跟随,要是他不知道的话,每逢路过客店一定要动问你孙乾。如今他一句都不问,说明早已算出了二弟在关家庄上。所以死钉着我们不放!”
    孙乾一听,心想这家伙倒果真厉害。这时候,已经出了冀州城,将近郊外,孙乾就暗中与刘备说:“主公,既然如此,照下官看来,前面交叉路来了,都可以通向关家庄,我与你主公各奔一条路。邓芝追我不能追你,追你不能追我。我们两人之中只要逃走一个,就可以去到关家庄报讯给君侯,命他前来营救,你看可好?”
    刘备想,只有这个办法了。因此君臣二人准备各分东西。但是,他们还没有开始逃的时候,后面的邓芝倒又开口了:“三军们听了!”
    小兵:“邓先生,有什么命令?”
    邓芝:“当心刘备君臣,他们想逃遁了。”
    被你这样一说,前边的君臣二人好象当头一棍。刘备对孙乾看看。意思是我们还没有来得及逃,他已经知道了,被他跟到关家庄这便如何是好?这时的孙乾一面恨后面的邓芝,另一面在怀疑这个邓芝。为什么要把刘皇叔弄到如此地步?看他的相貌动态与简雍毫无两样,孙乾他虽是个文人,到这个时候实在无法可想,也要来一个拚命了!他从腰间抽出宝剑,因为在三国乱世年间,文人腰间常挂宝剑,作为防身之用。现在他执剑在手,回过马头对着后面马上的邓芝大喝一声:“大胆简雍,我认识你,尔休得冒名邓芝,来捉弄我家皇叔,陷害我等二人,孙乾与你拚了!”说罢,将手中宝剑对着邓芝,狠狠地举了起来,准备同他拚死一战,万万料不到马上的邓芝满面笑容地回答说:“哈……你认识我,我也认识你!”
    孙乾:“你是不是简雍?”
    简雍:“你说我简雍,我就是简雍!”
    孙乾:“既然是简雍,尔还不与我速速到主公马前请罪!”
    这时,果真见他立即下马,将道袍一拎,奔向皇叔马前双膝跪下。说:“主公在上,下官拜见主公!”
    刘备:“你果真是简雍么?”
    简雍:“是啊!”
    刘备气得须髯飘动,脸发青,指着简雍用责备的口气说:“尔是刘备手下多年之心腹,刘备待你不错,你为何欺侮我到如此的地步!尔可知罪么?”
    简雍:“主公,下官怎敢欺你。我不但无罪,反而有功!”
    刘备:“你的功在哪里?”
    简雍:“若无下官,主公岂能安然出得冀州城?不是我下官的功吗?”
    刘备想,这倒确是如此。过去我行动不便,终日有高家二将左右看守。想到这高家二将,就问简雍:“尔且听了,本来刘备身子自由,早就可以脱离冀州,都是你说得袁绍命人将我看守住,这是何道理?”
    这时候,简雍把营救刘备的前因后果向皇叔讲了一遍。首先说,徐州兵败以来,你在袁绍手下,我也在冀州城内借宿在子民家中。我早已得讯君侯斩颜、文二将,恐怕你主公要被袁绍所害,因此我换上了道家服色,将腰中的宝剑背在身上,到袁绍前冒名邓芝,一来是恐怕你被人所害,我借看守你主公为名,其实你虽然身不能自由,可是在暗中无人将你害死。第二,君侯远在许都,他早晚要来寻找你皇叔,万一你主公盲目地逃出冀州,弟兄何时能相会?现在君侯已到这里,那我表面上奉袁绍之命看押你主公出城,其实使他不防,我等君臣方能脱险!这不是我的功么?刘备听到这里,恍然大悟!原来他冒了这样大的危险,目的是来安住我的身子,保护了我的性命,确实其功非小。皇叔放声大笑:“哈……”,心想,我刘备虽穷,手下将士虽少,但文有文才,武有武能,照此看来,日后可图大事。要紧唤起简雍,说:“简大夫确是功劳不小,速速请起!”
    简雍站起了身子。刘备又问他:“那末,我等君臣前去找寻我家二弟,后边这班三军怎样?”
    简雍:“请主公放心,我只要用三言两语,可以叫他们逃回冀州!”
    这时候,五百弟兄看得奇怪!怎么这位邓先生跪倒在刘备的马前,正要想问明情由。这时的简雍已经开口了:“军士们,听了!”
    小兵:“邓先生有何吩咐?”
    简雍:“你们听了,我不是邓芝!”
    小兵:“你是哪一个?”
    简雍:“我乃皇叔手下的文人,名叫简雍。现在保了皇叔一起去寻找关君侯了。你们与我速速回去,要是不走的话,我要飞剑了!”
    这五百名军土听到他要飞剑,个个吓得屁滚尿流,转身就逃,逃口城去禀报袁绍。袁绍听到这个消息,真是气得拍桌大骂刘备,搞了半天中他君臣之计。他命人打听刘备弟兄到底在哪里,后来得讯他们都在古城。袁绍准备起兵攻之。谁知道,曹操兵来攻打河北了。因此。袁绍只得放松刘备,这里暂且不提。
    再说,刘备问简雍:“你怎样会有如此大的本领?”
    简雍笑着说:“这全是假话。因为不这样讲,袁绍也不相信我是邓芝。正巧那天袁绍命我算你主公是哪一个,这不是很容易回答的吗?所以从此以后,他什么都听我的活,这样为营救你主公打下了根基。今日表面上我在后面看押你们。其实,君侯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所以跟你们出了城关到了郊外。我看主公与孙乾交头接耳,知道你们要想避我而逃。这样我岂不又要失散了?因而冒了一句,不要被你们逃遁,目的是你们走向哪里,我只可跟到那里。只有那些三军会相信我能飞剑,将他们吓个一干二净。如今我等一无阻碍,可去寻找君侯了!”听得刘备连连好笑。旁边的孙乾,赞扬简雍:“你真是巧计救皇叔,胆子真不小!”他将宝剑入匣,请简雍上马,君臣三人奔往关家庄而去。
    到夕阳西下时,已到关家庄。员外得讯皇叔到来,要紧开庄门命全庄人出接。云长、周仓也一起赶来迎接。弟兄见面,一句话没有,抱头痛哭了一场。员外等人一齐相劝,说:“今日弟兄相会乃是大喜之事,何必伤心!”员外赶紧吩咐草厅摆酒,宽待皇叔等人。在席间,刘备听说三弟在古城,哪里还有心思饮酒,立起身来辞别员外,准备离开关家庄。关员外也知道,这是皇叔的大事,也不敢多留,但是二公子关平缠住不放,一定要求关将军多住几天。云长婉言相辞。
    这时的刘备,见到关平后问:“他是谁?”
    云长回答刘备说:“大哥,他乃员外次子,名叫关平,他年龄虽轻,喜欢习武,也善用一口银刀,孺子可教也。”
    刘备听到云长的说话,明白二弟对这孩子比较欢喜,想到员外共有着两子,再想到二弟云长为我刘备抛妻别子,所以皇叔就问员外:“能不能将次子关平寄给我家二弟作为螟蛉之子?”员外听到皇叔的动问,连声同意,说:“皇叔吩咐,小老哪有不允之理,也是小儿的荣幸!”
    刘备问二弟云长:“你看如何?”
    关将军笑着说:“大哥的主张,弟理当从命!”
    关羽本来有这条心,一是关平生性好学,二来有个关平在身边,也能解去一些思乡之念,说明大哥想得周到。旁边的关平也听得清楚,他还没有听到父亲的嘱咐,已经对云长双膝跪下,叩头四个,口称:“寄父大人在上,孩儿拜见!”
    引得草厅上所有的人笑了起来。关将军立即将关平双手扶起,情不自禁地叫一声:“儿啊,请起!”
    关平:“谢父亲!”。
    就这样。在关家庄上恩结为父子。关平同自己父亲说,我准备跟随寄父大人去习练武艺。员外当然同意。但嘱咐他要孝敬寄父,更重要的是听从皇叔之言,同时命他速速整理一些行装。
    这时候,周仓上前跪见刘备。刘备问云长说:“二弟,他是何人?”
    关羽:“弟从茅草岗收来马前的步将,名叫周仓。他的武艺在于华吉之上,为人忠厚,就是有些鲁莽。”
    刘备见周仓一身武将打扮,穿得也很威武。皇叔就脱口而出地说:“周仓,你既然穿上了这身服色,备就封你为副将!”
    周仓谢过皇叔。早已说过他的官衔儿是在衣裳上穿来的。
    就这样,关员外带了全庄的人将刘备弟兄等所有人,送到了关外。关平拜别了自己父亲,一起赶往古城。哪知道,从此一别,父子再不相见了!再说古城张飞听到大哥到来的消息,'他立即传令城门大开。带着毛、苟二将,糜家弟兄在古城外列队迎接,将皇叔等人接进了衙门大堂。这时的大堂上摆满酒席。一般说来,古城是弟兄相会。事实上,其中相会不单是弟兄相会,还有君臣相会,夫妻相会,郎舅相会,主仆相会,总称一句“古城大会”。在饮酒的时候,孙乾将关将军保皇嫂千里寻兄,一路上受尽风霜和挫折,向皇叔详细地讲了一遍,一直讲到弟兄交兵、斩蔡阳张飞释疑、弟兄和好为止。刘备听完这番话,对自己的二弟云长万分感激。但是对三弟张飞做事如此莽撞,因此他将酒杯一放,脸上露出既痛心、又尊严的神态,对着张飞带有责问的口气叫了一声:“三弟,你好?!”
    张飞早已看出大哥的表情,听到这一个“好”字出口,就知道是不好,所以低下了头默不作声,等候着训斥。刘备对张飞说:“三弟,桃园结拜,誓意共死。你家二哥,为了二嫂,无法栖身于曹操营中。他正是为了尽桃园之义,在曹营六十三天,酒色不能迷其心,富贵爵禄无法改其志,走千里,保二嫂,逢关斩将,表示他割断与曹操之情,说明你家二哥也是重桃园之义。义者不负心,忠者不顾死,十余年弟兄之情,别人尚且称颂,难道你还不知你家二哥之心么?到得古城不问情由,又喝得酩酊大醉,举矛直刺你家二哥,还象什么桃园的弟兄!幸得我家二弟大肚宽怀,一再与你解释,同时将曹将蔡阳之首前来向你三弟表明他的丹心,要是你家二哥同你一样的莽撞,那闹得还能收场吗?你怎对得起愚兄刘备?”
    “古城训弟”并不是云长训张飞。因为关将军的性格不可能说出这番话来。事实上,是刘备对张飞的训斥。三将军听完刘备的一番说话,惭愧得低下头去。旁边的云长同所有的文武一起劝阻刘备。皇叔方始泄了怒气,最后对张飞说:“请三弟下回做事须要三思而行!”
    就在这时,手下报来马夫华吉病故了。云长闻此凶讯流下了眼泪,熟悉华吉的人无不伤心。刘皇叔就吩咐料理华吉的丧事。从此以后,关将军马前步将便是周仓一人了。
    相隔三天后,云长与刘备说:“我在保皇嫂的路上,收着了二路人马。一路便是黄河渡口廖化,一路是卧牛山裴元绍。这二人,虽是黄巾出身,但都有沙场杀敌的本领,将他们招安到古城,也能增添一份力量。”刘备感到二弟处处为我汉室着想,就命云长速去将这两路人马招来古城。关将军就吩咐周仓,你去将廖化、裴元绍和他们的部下一起唤来古城。周仓遵命,带了些干粮,腰中插好一对锤头,浑身整顿一下,出得古城,泼开两腿,直往卧牛山而来。
    谁知道,这次卧牛山不但没有见到裴元绍和廖化,相反自己吃了个大亏回来。究竟后来怎样,且看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