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黄忠威震定军山 赵云怒搏皓首将-卷十三 兵伐东川-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十三 兵伐东川
第七回 黄忠威震定军山 赵云怒搏皓首将
    第七回  黄忠威震定军山 赵云怒搏皓首将
    却说黄忠欲思以快制胜,以虚实刀法取夏侯渊的脑袋,谁知夏侯渊刀法精熟,膂力过人,反而占了上风,将黄忠打了个趔趄,眼见得这颗脑袋十有八九不保。
    老将见状不妙,也暗自急出一身冷汗来。若然低头避刀,夏侯渊只要刀口略转,仍然可以旁陋个身首分离。看来只有抬头让这口刀了,但是刚才金刀上吃了他这一压,整个身体的重心都是向着前下方,突然间要把重心移到后边,这要花多大的力量啊!何况能不能让开这口刀还不知道呢!
    说时迟,当时决,黄忠暗将脚根在铁镫上拚命一点,趁这用力当口腰杆一挺,身体向后一仰。别看轻这一下,如果没有千斤之力和十足的功夫是来不成的。几乎只差一瞬间的时候,红铜大刀从马头掠起,擦着黄忠的身体横削而过,其时黄忠整个身体都仰卧在战马背上,只觉得眼前红光一阿,刀风拂面而过。
    好险哪!观战者无不为二将绝妙的武艺和扣人心弦的惊险动作而喝彩,而惊呼。
    “夏侯将军厉害啊……”“老将军好啊……”双方旗门呼声如雷,不断地为自己的大将喝彩助威。
    对面山上的法正和杜微看到黄忠这样危险,都急得冷汗直冒,差点连气也喘不过来。
    夏侯渊只道这一刀下去便可了结黄忠的性命,不料红铜大刀飘然而过,一无碰击东西,注目看时,黄忠已然稳坐马背。毕竟大家都是久战沙场的老将,所逢用刀的对手不多,能够活到现在的大将都是从刀枪之下存留下来的,所以都有各自不同的特点,可是这么一大把年纪的人,腰肢竟有这样柔软,可以说是古今少有。
    夏侯渊用赞叹黄忠的精湛武艺,情不自禁地喝道:“好!”
    黄忠自知此番纯属侥幸躲过了这一刀,又听得夏侯渊赞他,颇觉惭愧。暗想,我这一刀“鹏鸟展翅”虽然不是杀手,但每用必胜。但是今天非但不胜,相反险遭毒手,可见夏侯渊的刀法亦然不凡。故而也脱口赞道:“妙!”
    一个回合过去,二将复又带开战马,重新开战。
    黄忠年高,专在刀法上变化,轻重缓急见机而行。夏侯渊力大,特以蛮力来压制对手,进击退守挥洒自如。一来一往,备不相让。战场上只见刀光闪耀,马蹄似飞。看到后来,两边旗门都惊呆了,彩声全无,数千道目光只是盯住阵上,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唯恐错过了精彩的技艺。犹如二虎争食,好比双龙抢珠,真个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材。一场恶战足足打了一百多个回合,直到红日当顶,半天还无胜负之分。对山上的法正唯恐老将军年老力乏,便传令鸣金。“乓乓乓乓……”金锣响亮,传到阵中。黄忠驰出圈外,收回金刀对夏侯渊道:“贼将听了,山头鸣金收兵,老夫来朝再与尔交战!”夏侯渊早已无心恋战,因为儿子刚才受了黄忠这一箭,正不知伤势如何。况且,今日之战明显是自己占了上风,也不怕黄忠会溜走,便也收回大刀,回至旗门。
    黄忠带回旗门弟兄,回上山头,丢刀下马,与法正一起进帐坐定。杜微上前谢过了搭救之恩,又赞他超群绝伦的精湛武艺。一旁,法正忙说道:“老将军,若以刀法而论,夏侯渊略逊一筹,若以膂力而言,则有过之而无不及,故能有今日胜负相平。依下官愚意,倘要速胜,不可力敌,必用妙计。”
    满饭好吃,满话难讲。黄忠深为自己在孔明面前说要立斩夏侯渊而着急。从今日之战看来,能否取胜,他还难料定。听得法正要用计策,觉得颇合己意,急忙问道:“孝直先生,欲用何计?”
    法正并不立即回答他,而是笑吟吟地立起身,走进内帐,拿出一只包囊,回到了中军帐上坐定,十分镇定地将包囊层层解开,然后指而说道:“老将军,欲要战胜贼将,妙计尽在囊中。”
    黄忠想,你这只包囊好似人家的百宝箱,样样都是宝,昨天取出地图,使得了夏侯懋的山头,还换回了杜微;今日又是这只布囊,不知又有什么妙计出来。便探出头去,瞪大了双眼对里面仔细地看了一看,只看到一顶青巾,一领绿袍,别无他物。忖道:这两样是关君侯所喜穿戴之物,与我何干?而你别的不带,偏带这两件东西又有什么用意呢?实在不理解,便问道:“先生,青巾绿袍有何用处?”
    法正反问道:“老将军,发兵前尔曾与军师说甚话来?”
    黄忠想了一想说:“老夫曾言欲教学关君侯白马坡飞马斩颜良之手段,立斩夏侯渊。”“然也。下官听得此言,便命军中造办赶出二件衣巾来。老将军既有此心,来日何不戴青巾,披绿袍,如此这般,便可飞马斩将也,未知老将军意下若何?”
    黄忠听了他的这条计策,觉得倒可一用,连称:“妙哉!妙也!”可是也颇担心地说:“只恐夏侯渊不堕计策。”
    法正便解释道:大家都知道关公在荆州,明天你这样穿戴上阵.魏军必定发呆,然而马非赤兔,刀非青龙,须非美髯,人非君侯,魏军定然一见便知。今日之计,变化就在于此。若是刀马模样尽与君侯相似,便难望成功。其理有二:其一,夏侯渊见到将军杀出,定要狐疑:此人是谁?关云长否?其二,方可作出战与不战的选择。偏是一见便知不是关君侯,他便会中计。
    黄忠觉得法正的分析很有道理,考虑得也较周全,便用其谋。结果马到成功。等到打平东川,刘备晋位汉中王,封关云长为五虎上将之首,命人将印送到荆州时,云长很为恼火,原因是将黄忠也排在五虎之到,羞于为伍,定要纳还。今日假冒关云长取胜夏侯渊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此乃后话不提。
    两人商议已定,各去准备。翌日,法正亲引一千军士,在半山腰设立一座旗门,自己稳坐马背,手捧令旗,旗门中央插着黄忠的大旗,旗下一匹银鬃马上一员老将头戴金盔,身穿金甲,双手捧着一口金刀,白须铺满胸膛,倒也威风凛凛。从山下看上去,与黄忠一般无二。这就是法正的计策,命营中老军改扮的。
    却说对山之麓也设下一座三千人的旗门,刀枪旗幡特别多,看起来比昨天的场面要隆重得多。旗门之后的小白龙驹上坐着老将黄忠,他头戴青巾,青巾上一束红缨飘荡,中央一块白玉,身穿一件绿袍,白髯用须囊套住,连须带囊塞进了绿袍之中。倒拖一口七十五斤重的金刀,刀头在前,刀钻在后。侧身坐于马背上,面对山头,背对战场,为的是要看着法正手中这面令旗如何招法。
    清清一早,定军山上的夏侯渊也已作好准备,昨日因为儿子中了箭,心里不踏实,尽管战了百余回合束分胜负,总觉得自己稳操胜券。如今已知夏侯懋并无大患,只不过浮伤而已,便觉放心,特命他们弟兄二人往前山把守,自与张颌到后山,命他在此观战,自己领了五千弟兄下山,设立旗门,与汉军遥遥相望。夏侯渊身先士卒,一马扫上战场,双手捧刀,扣住马匹。见对面旗门并无战将,而黄忠却在半山之上,毫无下山之意,便觉奇怪。等待有时,夏侯渊有点不耐烦,见红日淅渐升起,黄忠仍是按兵不动,便扯开高嗓门大吼道:“呔,老头儿速来马前领死!”魏军旗门中也是一阵喧嚣,“老头儿休要怕死,我家夏侯将军要取尔首级罗……”叫了一阵以后,夏侯渊再向山上跳望,见旗门下的黄忠仍旧不动,只是不停地在点头。其实,这个假黄忠披上了一身敌十斤重的甲胄,手中再捧一口大刀,老军怎能和老将相比,起先还能挺住,时间一长,早己累得汗流浃背,根本没有心思去点什么头,而是一个劲地在喘气,喘一口,身体动一动。一起一伏,远看的确象在点头。这老军坐在马上挺又挺不住,下又不敢下,气越喘越急,头也就越点越快。
    夏侯渊以为黄忠躲在山上不敢交战,反而在点头嘲笑自己,因此看得火冒三丈,等得又焦急,恨不能飞马上山将他一刀砍下马来。夏侯渊等得不耐烦,张颌也觉得奇怪:为什么黄忠立了旗门而不下山,反而看着夏侯渊这样得意?莫非这老儿又在耍花招?张颌吃怕了黄忠的苦头,所以与黄忠对阵,他就格外小心,以防这老儿用计。却说夏侯氏弟兄奉了父命到前山,尚未坐定,山前一阵罗唣:“不好味!黄忠来啦……”一片叫喊声中,魏军都惊慌起来。弟兄俩急忙去看,果然见山下一面大旗,上面明明白白写着“长沙黄”。
    葭萌关大战,对山失守,都是败在黄忠的手里,他们已对黄忠怕得要命,看都不敢多看,吩咐弟兄紧守山头,自己却赶往后山。见张颌便道:“张将军,速速鸣军收兵,黄忠这老儿已至前山,请家父领兵前往抵敢!”
    张颌听他们弟兄俩说得这样紧张,又见他们神色慌乱,侧耳一听,果然从前山传来一片杀声。抬头再往对山一看,似乎看出了什么事情,不假思索,便从小卒手中夺过金锣,不分青红皂白地乱敲起来。一阵乱锣,打乱了夏侯渊的情绪,他一心要与黄忠决一死战,面且觉得自己胸有成竹,想通过今日一战,解决定军山的汉军。听了这棒锣声,不知山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便左手执刀,右手撩须回头观望,要想看清山上是谁在敲锣,并想知道敲锣是什么意思。就在夏侯渊回头看自己的山头时,只听得旗门处的弟兄万分惊惶地高喊道:“夏侯将军不好味,关君侯来啦…………”
    夏侯渊更觉奇怪:明明黄忠在山上,怎么我一回头又冒出个关云长来?再回头看对山时,山上的老头依然点头不止,但觉得离自己不远处上青下绿有一人飘然而来,只道真的是关云长来了,心里一惊,说句老实话,魏军中从曹操到走卒,对关云长的为人是相当敬重的,而且对他的绝妙武艺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确挑不出一个可以和他匹敢的战将来。所以夏侯渊被这身打扮惊得六神无主,有点手足无措。可当他定神一看时,来的是黄脸,白马,手中拖的是金刀,一看就可以分辨出是何许人来。然而,汉军旗门离他只有五六十丈,战马腾蹄便到,岂容他这么一呆一想?
    黄忠旋风般地卷到他的马前,起金刀钻子在夏侯渊的脸上直戳上去。
    夏侯渊仍是单手执刀,还没凝聚起刚才分散的精力来,别说招架,连黄忠是怎样起手的也没看清,门户大开,本能地将身子向左面一偏,打算先让开这一刀,再起双手招架。待你身体一晃,黄忠舞刀疾速,又是刀钻在后,刀头在前,并且翻手一刀,金刀从左面劈向右面,从夏侯渊的右肩劈向左面,真是起手无情,只听得“咔嚓”一声,夏侯渊翻身落马,血染沙场。今日黄忠用的就是关公的“春秋刀”,过去在荆州时,黄忠常与关云长切磋刀法,暗中也学会了几手关家绝技。既然改扮关云长,当然要一试关家刀。初起手谓之“效学开弓养由基”,就在出其不意中结果了夏侯渊的性命。
    黄忠收转金刀单手一执,除去腮下须囊,顿时白须又铺满胸襟。不禁朗声叫道:“贼军听了,老夫非是关君侯,乃是长沙黄汉升也!啊哈……”笑毕,金刀一指,“大队前冲!”顷刻间,进军号响,战鼓咚咚。黄忠带着大队向定军山上冲去。
    前山有个黄忠,后山又是个黄忠,魏军也弄不清楚怎么会有这许多黄忠,一时间太乱起来。
    张颌和夏侯氏弟兄见弟兄们乱成一团,不可收拾,谁还有胆量去抵挡汉军,便带着残军从横斜里逃下山去。黄忠一马当先冲上定军山,见魏军都四下鼠窜而去。便换下旗号,将法正和杜微迎上山来。真是“轻刀快马卷尘来,黄忠威震定军山”。
    原来前山摇旗呐喊者乃是杜微,法正就借黄忠的威名,将魏军搅乱,这样前后呼应,方可用计。黄忠换好衣甲,命人打扫战场,割下夏侯渊的首级,请法正写下一纸告捷文书,差人往天荡山向军师报捷,并验看首级。这里再将没头尸体掘土埋葬。
    且不说书信到了天荡山孔明如何为黄忠登功,也不提孔明怎样率军赶到定军山,单说败将张颌和夏侯氏弟兄带了残军逃回南郑。夏侯氏弟兄进了南郑就象回到了家,直奔银銮殿,扑倒在曹操的膝前放声号啕大哭,几乎昏绝。曹操早已知道了定军山的噩耗,悲恸不已。今日又见一对孙儿戴着重孝哭得死去活来,如何忍得住,他抚摸着两颗悲泣而颤动不已的脑袋,只觉心如刀绞,止不住两行热泪滚滚而出,颤抖的双唇牵动鼻子一歙一歙,终于哭喊道:“妙才,吾儿啊……”
    数十年来,曹操打了败仗或伤了部下总是爱笑,并不是他不悲伤,而是因为可从他们的失败中可以总结出失败的原因。然而在东川与刘备争夺中,有二人牺牲,他真正地掉了泪。一个是他生平最喜欢的侄儿夏侯渊,另一个是痴虎将许褚,尤其是许褚之死,对曹操是一个莫大的打击,这是无法弥补的损失。毕竟是朝夕相处,不离左右的心腹护卫,比子侄辈还要更近一层。
    银銮殿上的文武百官见他们祖孙三人这般悲哀,纷纷劝慰曹操要保重千金贵体。曹操收住了老泪,安抚了夏侯氏弟兄几句,吩咐他们去为亡父安排后事。弟兄俩含泪点首而退。忽有手下来报,“张颌求见千岁请罪。”
    曹操急传上殿来见。张颌就象丧家之犬,匍匐而进。至曹操膝前,方才道:“千岁在上,罪将张颌特来领死!”“张颌,老夫问尔,定军山如何失守?”
    张颌诚惶诚恐,如实面禀。曹操叹一声道:“但知恃勇,不晓兵法,其死可悲也!”抬头对张颌道:“胜不足喜,败不足忧,胜负乃兵家之常事也。恕尔无罪,退过一旁。”“谢千岁再造之恩!”张颌从心底里感激曹操对他的宽容,便躬身而退。这一点倒真的被张颌料到,曹操毕竟是数十年的老主子,胸襟自然要比小字辈大得多。再说曹操到了花甲之年,就不象十多年前那样容易激动,百事从宽,尽量能看到人家的功劳。因为大世面见得实在多了,打几次败仗,死几员心腹上将,好象这是很自然的,根本用不着把这许多罪责和过错加在一个人的头上。所以,张颌此番大大地占了便宜,连小小的处罚也没有,实是造化了他,岂不要由衷感激曹操呢?实际上,曹操到了南郑以后,并不想去收复失地,只希望能保住原地,大家相安无事。但是定军山一失,孔明必定要进犯米仓山。米仓山非等闲之地,那里屯积着供应整个东川数月以至致年的大粮,此山是绝不能失守的。因此,尽管曹操无心于争战,也明白无法挡住具力越来越强大的刘备,只要守住米仓,不使孔明渡过汉水,已经心满意足,但又不得不亲自前往抵敌。打定主意,便命陈群坐镇南郑,处理日常事务,自领四十万大军和众文武开拔米仓山,抵住刘备的进攻。
    建安二十四年二月中旬,曹操渡汉水,行五里安营扎寨。汉水前有两座山,左面米仓山,守将夏侯尚,右面是五加山,乃是一座小山头,并无守将。米仓山上有三万魏军,营寨从山脚下一直扎到半山,屯有大粮六十万石。两山相距约有五六里之遥,曹操的人马就驻扎在两山之间,按金、木、水、火、土扎下一座五方阵营,将台高筑,日夜命人观察,以防刘备突然来犯。可曹操扎下的这个阵营暗中犯下了大错误,魏军中谁也没有看出来。背水扎营,兵家之大忌。大营之后是一条汉水,后路已经切断,只能前进,不能后退。曹操到了这点年纪,又加上东川连连失利,竟连这个漏洞也没发觉,可见他的用兵是今不如昔了。此话在后再提。
    孔明到了定军山,正与众文武商议进取米仓山之策。忽有探子来报:“军师,曹操领兵四十万,亲渡汉水,于米仓山之侧扎下大营。”
    孔明沉思片刻,便向帐上文武道:“帐上诸位,今操引大兵至此,沿江扎营。若得一人深入其境劫其粮草,夺其辎重,则操之锐气挫矣。”一旁早有人闪出:“老夫黄忠愿当此任。”黄忠一出来,两旁文武部笑了:打东川以来每次都是你讨令,只怕打东川的令全被你一人包了。
    孔明郑重其事道:“操非夏侯渊之比,不可轻敌。”一旁又有一将闪出,“赵云愿往。”此二人前番兵进定军山已有一番口角之争。今日赵云讨令,再也不会相让黄忠。故而大家都要看一看今天是谁得此令。黄忠也自知难以说服他,只得笑咪咪地走到赵云的身旁说道:“子龙贤弟,莫非又来争令?”
    赵云想,今天说不上什么争不争,因为上次已经让了你,今日这条令已无争议。何况大家都是名将,只你一个人立功,岂不是太过份了!便爽朗地说道:“老将军,定军山之功赵云情愿相让,今番再无忍让之理!”截铁斩钉,毫无商议的余地,将黄忠的话顶了回去。黄忠也料知今日不会再这么顺利地可以劝说他了,但心里总觉得自己还是很有理由的,自从打东川以来,连战连捷,夺二座山头,斩二员魏将,威名大振,再请求攻伐米仓山也非是奢望,为了大汉基业,理应趁胜而进,偏偏他要与我争令,这倒是桩麻烦的事情。前番主公和军师都说我老了而不让我去,如今他们也看到了我的武艺,不加阻拦了,却又招来了赵云的不服,看来不能再用好育好语来劝他的,也应当让他尝试一下我的手段。想到这儿,黄忠手捋箭袖道:“子龙将军,黄忠连胜数仗,欲思打平东川以报效主公。既将军夺令,不妨大帐比试武艺,胜者前往。未知意下如何?”
    赵云对他看看:你这老头儿打了两个胜仗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竟会说出比武二字来。我赵云怕过谁,便答道“老将军有此豪兴,赵云岂敢不从,当尽力奉陪!”不过赵云是个识大体的人,他知道这种比试也有可能伤害自己人,所以向孔明拱手道:“军师,老将军欲与云比试武艺,胜者领兵,军师允否?”
    刘备听他们两人要大帐比武便有些担心:虽说都是天下名将,又是文武兼备的心腹,毕竟年事都高,动辄就以武艺来了结,可知刀枪之上并没有眉目,倘若有什么闪失,这算什么呢?
    刘备暗示孔明:不要让他们比武!当然,孔明也决不会愿意他们用比武的形式来争夺这条将令,可想道:如今已不是十年前的光景了,那时人少地窄,容易制止他们。而今西蜀已定,又打进了东川,赵云和黄忠都已功成名就,名望颇颇,一打下东川就要封侯立爵了,我还能以强制性的命令去对待他们吗?何况大帐比武也非罕见之事,都是为了早日复兴汉室,一片至诚之心谁能肯去遏制他们呢?既然他俩都愿比武夺令,想必不会故意相残,干出些惹人耻笑的事来吧!倒不如让帐上各位开一开服界,饱一饱眼福,亲眼看一看两将的超人绝技。
    孔明便应道:“二将之心,亮已知之,然刀枪无情,二人皆须谨慎为妙!”帐上的文武大多没见过精彩的厮杀,即使有可能也只是匆匆地一瞥,决不会象今天这样围着圈子观看,而且是这样的近。所以,帐上的人无不希望他们能当即表演一番。刘备至此也不愿失去良机,因为去米仓山劫粮不仅要与敌将厮杀,还要与奸诈习猾的曹操斗智,没有大智大勇是不堪此任的。
    刘备起先不让他们比武怕的是伤了自已人的手足,可现在觉得比试一下未为不可.赵云和黄忠便退到了帐口,一个吩咐取长枪一个关照金刀伺候。
    《三国》之中真是无奇不有,就说关、张、赵、马、黄这五虎将,按说武艺都是绝顶高明的,可是他们无意之中几乎全都领略过他人的手法。“古城会”中,关云长与张飞弟兄拚杀;战长沙时,关羽又与黄忠一见高低;葭萌关外,张飞与马超挑灯夜战;三闯辕门时,赵云与张飞几次交手。……
    今天为了劫取米仓山大粮,赵云又要与黄忠大打出手。他们都是刘备手下的名将,却是这样地轮番较量,这在别的书中是不大多见的。此时二人都是执械在手。
    张飞见他们真的要比武,心里笑骂道,这两个老不死,这么大的年纪了,还象小孩一样要见个高低,真个是吃饱了撑着,力气没地方使。不过张飞也没见他们比试过,所以也感到很新鲜有趣,忙把身边张苞向自己的面前一拉,呼道:“儿子啊。”张苞闻:“老子怎样?”“有好戏看了。这两位叔伯之武艺皆是盖世绝伦,天下难求,一招一式,尔要用心记取。”张苞想,我自从与父亲相会以来,只是与西蜀战将交手,如今进了东川就要与魏将交锋了,还未曾与曹操见过面,要是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显些手段给这老贼看一看,教他知道张飞的儿子也是一个英雄好汉。今日二将比武,果然要学些本领。所以对张飞点了一点头,表示与父亲有同样的想法。因此,战汉水张苞初立功,通过这一仗,魏家兵将无不知道张苞的威名。
    两旁文武见赵云和黄忠已摆下了架势,便自动地向后倒退了散步,中军帐场地宽阔,要比武绰绰有余。
    赵云执枪黄忠抱刀,对面而立。黄忠撩须道:“子龙将军,你我虽是比武,然老夫金刀无情,尔要小心。”赵云想,选老头子真会夸口,当丁大家的面说这样的话,老实说你的刀上无情,我的枪上却有义?便也应声道:“老将军,赵云之银枪之上亦未生眉目。”“请!”双方说着,便已进入战圈,虽然都站立在地,便一举一动宛如仍在马背之上。
    黄忠想,我年纪比他大些,理当占先一步。便抢先起手,金刀左右一舞,四门一开,因为要速战速决,故而用足浑身的力气,对准赵云当头劈去,“子龙看刀!”金刀起处,只听得刀风响亮,将地上的尘土都卷了起来。赵云知道这一刀力量很大,急挺银枪也用大力对准他的刀盘上一点,头一偏,喊一声:“老将军且慢!”“仓……,嗒嗒仓……”二柄家伙相击,火星直爆,二人都有万日之功,千斤之力,自然出手不凡。黄忠右手在前,左手在后,金刀自上而下,便于用力;而赵云则是左手在前,右手在后,从下往上拓架大刀,自然要吃亏得多,但年龄比黄忠轻十三岁。一个用全力向下压,一时压不下;一个以巨力向上挑,也难从愿,两柄家伙就这样僵持着,就象磁铁吸住一样无法分开。第一个招式就打成势均力敌,顷刻间引起了大帐上的如雷掌声。“好哇……”喝彩声持续不断。
    张飞在旁看了不以为然:这算什么比武,这是拚力气,毫无味道,要看就得看他们的刀法和枪法,或许还能看到他们精彩的徒手搏击。让我来给他们打个圆场,拆开这对兵器吧。早已说过,张飞是个痛快人,即使身陷千军万马之中,也会和人家寻开心,今天当然不会例外了。便对张苞说:“儿子啊,刀枪虽好,不及老子一对官驾指头奥妙,老子一指,刀枪便开。”
    张苞从未听说过老子有这种本领,十分惊奇地望着张飞,期待着他马上表演一番。张飞周围的那班黑脸大将也信以为真,都想见识一下张飞的这套绝技。
    张飞把这些大将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十分得意,故意装出运功敛气的样子,忽而环眼圆睁,伸出两个手指对场中一指,喝道:“与老张分开!”说也奇怪,厮打正酣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跳出了圈子,好象真的被张飞分开了似的。张苞见了捧腹大笑,帐上所有文武也被张飞的这一声吆喝乐得前俯后仰。暗想,张飞这家伙真会做人,明明大家都知道这样僵持下去算不了本领,只是徒费力气,却被他做了个顺水人情。场中央的两员将也会意地笑了,不但不埋怨张飞,反而对此很满意,因为这样下去,只会累得精疲力竭,根本比不出武艺高低,所以被这突如其来的喝声立即断开。这套把戏只好去骗骗那些黑脸战将。
    赵云和黄忠在帐口各打了一个圈子以后,又步步逼近。赵云银枪一抖,直探黄忠当胸,“老将军看枪!”老将军目光敏捷,见枪头到,急将身体一侧,长枪刺一个空,从黄忠的左臂旁疾速而过。黄忠不等他收枪,急忙起左手抓住枪杆,与此同时,右手舞刀往他当顶劈去。“子龙看刀!”赵云见状,急向左边一跳,金刀顺着他的左肩劈下,便分出左手来,在刀柄上一把抓住,用力向自己身边拖来。两个人一手握着刀柄,一手抓着枪杆,一个要想收回金刀,一个要想拉转长枪,互不松手,拖来拉去,转个不停。
    赵云的脑筋动得最快,趁黄忠用力拉枪的时候,将抢一放,又迅速使劲把大刀一拉。黄忠没料着他这一手,夺下了枪却放掉了刀。两人就此交换了一柄家伙。赵云夺了大刀,立即倒拖在手,摆出一副“春秋刀”的架势。
    黄忠这才意识到了自己吃了亏,因为赵云非但善于用枪,而且关家刀法也能好几手。便想道:我虽然也会使枪,但与他用刀来比试,那是差距太大了。与其用枪,不如换剑与他周旋。便将长枪一撂,从鞘中抽出了宝剑。武器选择不当,难以尽情施展武艺。枪术不好,黄忠打算以单剑敌金刀。赵云见他不敢用墙,想,长械与短兵相接,自然长械略优一层,他年岁比我大,兵器上不能让他吃亏。这样才比得出武艺。就将金刀撇在地上,亦然抽出一口宝剑。
    黄忠只觉得眼前一亮,猛然醒悟道:他这口剑乃是曹操心爱之物,非唯剑长,而且锋利无比,倘一交锋,必定被他截为两断。
    黄忠弃剑道:“老夫徒手与尔相搏!”
    赵云想,人家比武总想以己之长攻敌之短,而你却是以短攻长,以无敌有,这是什么打法?比武要比得公平。赵云也就把青钢剑归鞘,赤手空拳与老将军比试。家伙一脱手,大家都感到松了口气,这样既可以比出高低,又安全可靠。
    黄忠即时起左拳向前一晃,接着左手已向赵云的胸口击去。赵云想,这老头子的花样真多,家伙比到拳头,一点不肯放松,今天倒要见见你的功底。赵云眼明手疾,凭你花招,照样看得分明,便出右手去接他的右拳。常言道:拳不过心。这是说打出去的拳头要是超过了心口是很危险的,容易被对手接住。一旦被人接住,就将受制于人。当然亦不尽然,这就要见机而行,能进则进。
    黄忠见他伸手来接,迅速收回手臂。赵云见他缩回了拳头,便趁机对他腹部上飞起一腿。黄忠见他抬腿,起三个手指等候他。
    赵云何等机警,自然不敢再冒风险,也就将腿放下。虽说两人的手和脚都未出击,但这样敏捷的拳脚足见功底之深,看得帐上文武皆张口吐舌,赞不绝口。二将均无建树,便擦肩而过,就在二人背对背的当口,赵云出其不意地旋转身来,飞腿往黄忠的臀部上踢去。要是略微疏忽一点,定然中腿倒地。然而,黄忠早知赵云是个巧将,非但功夫到家,而且善用巧智。就在擦肩而过的时候,早已提防他了。果然来了,黄忠暗想,此番一定不放过你了。就在赵云刚要踢中自己的时候,身体猛然一偏,然后又一转,同时伸出右手就在他的脚跟上使劲一抓:总算抓住了!
    赵云倒不防黄忠会有这么一着,而且反应是这么快,知道被他抓住了只要一拉再一推,必然会重重地摔在地上,这一摔完全可以说明自己的功夫不如他。此刻要收回腿显然已经来不及了,赵云急中生智,蓦地返身扑向地面,以双臂撑地,准备用另一条腿去踢黄忠。黄忠见他要出这个招式,料知来不及制胜他,反而会遭到他的反击,轻则翻身,重刚受伤,所以赶紧松手。尚未放开,赵云已将腿挣脱,一个旋风站稳了身体。虽说黄忠略占了一点上风,然而更显出了赵云的机敏灵活。
    老将军大声赞遭:“子龙不愧为常山名将,变化莫测。”
    赵云亦然竖起了大拇指赞道:“老将军身手不凡,昔日威风尚在,赵云佩服!”二将都有数十年的功底,经过这几回合的较量,已使双方倾慕不已。武艺高强的人并不是一定要比出个水落石出,而只消点到为止,就足见精湛妙极,黄忠不想多比,也知道赵云必不肯相让,便缓和说道:“子龙将军,此番米仓山劫粮干系重大,依老夫之见,你我共往汉水岂非两美之策?”赵云听他作了退步,也不是逼他,再说二人共往,前后接应,更有把握,便应道:“既如此,赵云岂敢相强?理应从命。”一旁的刘备见他们又“言归于好”,这才放心:这二员上将都是我的心腹,多年来独挡一面都立下了大功奇勋,不论谁去,都可以打得曹操落花流水。要是他们一起前往,那真是珠联璧合,可以锦上添花了。那末曹操啊,你这个老贼,只怕你死到临头,回不了皇城了!便觉得喜出望外,脸上露出了由衷的微笑。
    黄忠和赵云整顿了衣甲,同到虎案前向上拱手道:“军师在上,末将等欲共领大军进取汉水夺取米仓山大粮,请军师定夺!”尽管二人已经说妥,但是必定要孔明同意,因为这是军机大事,不是任何人可以说了算的。
    孔明当然要从汉事成败上去考虑:此番曹操聚四十万之众,集数十员之将,兵力雄厚。天荡山、定军山相继失守以后,士气大落,曹操必定要加倍提防。本来今日所遣战将就不止一人,既然他们都愿同去,那是最适宜不过的了。
    孔明考虑到军队的前后呼应,所遣战将一定要智勇双全,要是命张飞父子去,勇力虽有,但机智不足。而黄忠和赵云转战沙场数十年,昔日勇力犹存,更是善算多谋,二人联袂好比牡丹绿叶,互相映衬,互相烘托,实是难得的将材。犹其是黄忠入东川以来屡建奇功,魏军惧之如虎,正可使他趁热打铁。便取令箭在手,“汉升听令!”
    黄忠振奋精神上前,“老夫在。”
    “夺取汉中之地在此一举,非为儿戏。老将军取天荡,得定军,屡战屡捷。此去米仓截粮,魏军尽多,不可轻敌,若能奏捷,夺取汉中即在目前。切须谨慎。望再建奇功!”此番前去,黄忠与魏军决战三天,之所以能够势如破竹,就在孔明最后一句话上,“再建奇功”大大地鼓舞了他的斗志。
    黄忠接令在手,慨而答道:“黄忠此往汉水,不负军师之重托,定然劫下大粮,刀劈夏侯尚。请主公、军师在此耳昕捷报!”
    夏侯弟兄四人,除了夏侯惇以外,其余三个都在东川各守一山。
    黄忠取天荡斩夏侯德,取定军斩夏侯渊,还打算取米仓斩夏侯尚。
    孔明理解他的心思,便命黄忠为正先锋,赵云为副先锋,领兵一万,来日发兵。
    孔明正要传令退帐,一旁又闪出一将,高声道:“军师,末将愿随二老前往,再立功劳!”众人注目看时,原是黑脸杜微。
    杜微跟着黄忠取了定军山,觉得非但能学到本领,而且安全,把自己当成了黄忠的心腹,总以为黄忠去米仓山,一定会带上他同去。不料发令完毕即将退帐,杜微知道没自己的份了,所以只得挺身自荐。赵云忙对黄忠看了一眼:小黑脸要跟我们一起去,你以为怎样?
    黄忠想:你我二人都是魏军最注目的人,杜微却是无足轻重之辈。虽则呆头呆脑,却是忠心耿耿,很有点情义,只要我们对他多加督促,带上他也许有些用处,何不让他随后押解粮草,以解我等后顾之忧?便向赵云点了一点头,然后走到孔明面前遭:“军师,杜微颇有勇力,又不惧死,正可教他解押粮饷辎重。请军师定夺!”其实,多去一员战将根本算不了什么,只要你黄忠开口,这点小小的要求还会不允许吗!
    孔明便对杜微道:“命尔为后队副将,保护粮饷,不得有误!”
    杜微欢天喜地应了声:“遵命!”便随黄忠和赵云出帐去准备行装。
    来日一早,黄忠和赵云离了定军山,并马而行,杜微催粮在后,向米仓山进发。至次日太阳当顶时分,经过了一天半前行军,将临汉水。
    黄忠侧首道:“子龙将军,汉水离此仅只二十余里。以老夫之见,你我理当分兵,前后接应,首尾相顾,方可奏效。”用兵不周,首尾不能兼顾,这是兵家大忌。黄忠毕竟有了数十年的战场经验,未临大敌,先已考虑到御敌之策,表现出了将材的经验。倘然一拥而上,必被曹操团团围住,显然要吃大亏。
    赵云程赞同黄忠的说法,说道:“老将军言之有理。平定东川在此一着,切不可轻举盲动。请老将军在此安营扎寨,听候消息,待我领兵前往。”
    黄忠想,我的意思是让你在此等候,反被你先发制人,这怎么可以呢?便干脆道:“老夫前往,子龙在此等候!”“赵云前往!”“老夫前往!”两个人在马背上争执起来,又弄得各不相让。但是,这一次相争并不是为了争功,而是为了争苦。因为此去米仓山乃是只身入虎穴,别说一般战将,就是他们二人中的任何一个人也未必敢保证自己可以安然回来,是担着一去不复返的风险的。两个人都明白这一点,遇到这种情况,不但要智勇双全,更重要的是要有一点丹心,要将生死置之于度外,先要考虑到对方的安全,然后才考虑如何立功,所以他们二人都为此争来抢去,相持不下。忽儿黄忠将老脸一板,大声道:“子龙将军休要争执,尔乃先锋副职,理应听从老夫之命!”
    赵云万万想不到黄忠会用这样的话来压自己,暗想:你我的武艺大家都请楚,虽说无分彼此,但你毕竟年纪比我大,勇力不及我了,还分什么正职和副职!当时大帐发令时我对此并不介意,早知这样,我何不一争高下呢?赵云被他钻了这个空子,毫无办法可想,只得听从。便问:“老将军何时动身?”“兵贵神速,即刻前往。”“何时归来!”黄忠抬头看了一看天,正是红日当顶,眨了几下老眼,思忖了片刻,然后答道:“来日此时可回。”
    赵云也帮他再揣测了一下,觉得差不多。便又问:“若然其时不回,便当如何?”
    的确,沙场交战,一定要布署周密,来不得半点鲁莽。因为此番面临的是魏头号人物,兵多将广,防范必定严密,尤其米仓山是屯粮之所,是汉中的腹地,即使能进,未必能出,所以要约下一个时间,到时可以接应。同时也要黄忠在来去所用的时间上再验证一遍,有没有遗漏。
    黄忠便认真地想了一遍:从此地发兵到米仓山需要半天时间,已近傍晚,将米仓山守将引下来交战,再去焚烧粮草,还得声东击西,不被曹操围住。满山兜个圈子,只恐还舍遇到魏将,至少要花一个夜晚才能摆脱,也就是说,起码在明天早上才能离开米仓山返程,回到此地岂不要中午了?
    黄忠这么一想,觉得没什么问题,便郑重地说道:“若然来日此时不回,子龙将军便可引军助战。”尽管两员名将善于用智,有着相当丰富的经验,但其中仍然有一个极大的错误被忽略了:即在时间上相差半天工夫。黄忠所想的是如何劫粮,却没有考虑到另一种因索,那就是万一劫粮不成,反被曹操围困住怎么办呢?极应该在清早就请赵云前往,因为从这里到汉水不是一时半刻就可以赶到的。这半天时间谁也没去多想,差点酿成大祸。赵云传令停队扎营,埋锅造饭,未几,三军饱餐一顿。黄忠点兵三千,吩咐各背喷筒火箭等易燃之物。整顿完毕,便与杜微一起上马,告辞了赵云,向米仓山而去。
    正是:戎马一身出老将,差池半点入黄泉。欲知黄忠此去劫粮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