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曹孟德除冠披发 赵子龙空营距敌-卷十三 兵伐东川-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十三 兵伐东川
第九回 曹孟德除冠披发 赵子龙空营距敌
    第九回  曹孟德除冠披发 赵子龙空营距敌
    就在这难分胜负、不见高低的时候,传来了一声精神百倍的吼声,震慑着人心。厮杀虽在继续,然而无数双眼睛都朝着一个方向看去。黑暗中隐约可见一员大将挺枪面来,却看不清他身后有多少人马。
    魏军中走出刁羚、刁翔二将,朝着来将近面而去。他们见来者身材矮小,貌不惊人,吆喝道:“来者住马,留名!”听得对面朗声答道,“大将军乃是常山赵云!”
    刁家弟兄是张鲁手下的大将,从未与汉军打过仗,年纪又轻,新近才到曹操手下,对赵云这个人只是久闻其名而未谋其面,未曾相识,尤其对赵云超群的武艺只当是传说中的神话,不太敢相信是真的。所以对来者未敢轻信,一抖手中长枪,喝道:“休得诳人!从实报来!”
    来人挥手向后面的大纛旗上一指,“自去看来!”
    刁家弟兄朝前一看,白旗黑字在熊熊的火光中非常醒目:“常山赵”,一字不差。一看到这面旗,兄长刁羚慌了神,本想圈马逃回,却不知道怎么神使鬼差反而猛地向前冲了上去,只得起手中的长枪向对面刺去,能不能收回连自己也不知道。
    来者果然是赵云。他从昨天一直等到今日太阳当顶,非但不见黄忠回来,连一个弟兄也没回,料定黄忠遭敌围困,无法脱身。赵云再也不敢耽搁,留下五千弟兄守住大营,自领二千精兵去救援黄忠。一路赶来,未碰到一个汉军,更感觉到军情紧急、赶到这里时,已是黄昏。便在杜微隐藏过的树林中观望了多时,见前面山脚下灯光明亮,人影穿梭不息,还能隐隐约约地闻得人吼声、马嘶声,便知老将军被困重围,非但没能劫取粮草,反而脱不了身。暗自钦佩道:老将军真是盖世之英雄,七十二岁的人,还能和这许多魏将激战一天一夜,只怕我也不能够了。
    赵云传令军士饱餐了一顿,吩咐将身上多余之物统统撇之树林之中,轻装上阵。无多片刻,准备就绪,既不举火也不呐喊,出了树林。赵云一马当先,手抱鼠白烂银枪,伏在马背上直扑米仓山。
    近则一看,不得了,魏兵多如聚蚁,魏将也足有数十余人,团团一圈将黄忠裹在核心。不料一见面就碰上了刁家弟兄,赵云哪有工夫和他说话,见他长枪刺来,只用枪尖一格“当”的一声,已将刁羚的枪打落在地。接着顺手一枪,稳稳地刺中了他的咽喉,只见他一个仰面朝天,身子从马背上掉了下来。从招架到还手只是吸呼之间的工夫就枪挑了刁羚,使后面的刁翔惊恐万状,心想,只一眨眼的工夫,血的事实已证实了来将确实就是大名鼎鼎的赵云。
    刁翔比他的哥哥机灵得多,料定自己不是他的对手,看来也无法脱身,忙架起长枪,向赵云跑去,万分温顺地对赵云说:“赵大将军,有何吩咐,小将愿效犬马之力。”
    赵云最要紧的是弄清楚黄忠前情况,无意于杀人,便问道:“黄老将军现在何处?”
    刁翔向人群中一指,“便在此处。”
    “马前带路。”
    “是。”刁翔只得俯首帖耳甘当向导,将外围的魏军向两旁赶开。赵云就命跟来的二千弟兄在外边等侯,提着银枪随在刁翔之后往战圈中去。仔细看去,并不是黄忠一人在交战,那后边的一个战将既不是杜微,也并不认识,用的也是一柄金刀,与黄忠背对背,倒也相映成趣。当然,这个人也是自己人。
    赵云见这个战圈是由五十余员魏将圈成的,当中有五六个与黄忠交战,一边走,一边思量着如何对付效倍于自己的敌人。却说刁翔越是到里面,越觉得心慌,感到还是及早抽身,不然性命不保。暗想道:带路带到这里,我也完成了任务。象他这样有名的大将肯定不会要我的命的,不如求他放我一条生路。便回身说道:“赵大将军,老将军便在其间,小将走也。”赵云本来并没有要他性命的意思,此时听说他要走了,心想,那怎么行,既然为我领了路,怎么又要走?说明你不是投降。如此,只好杀一个是一个,便紧走几步,说道:“待赵云相送于你。”
    刁翔边走边说:“赵大将军,不必客套。”心想,毕竟是位名将,不与我们无名之辈计较,倒很得意,头也不回,就策马而去。赵云的手法何等巧妙,知他急于要离开自己,便也紧随上前,长枪一挺,“赵云不送!”起手便是一枪刺去。刁翔只以为赵云放他回去,毫无防备,一杆枪蓦然刺到,连吭都没吭一声就翻身落马。赵云枪挑了这个魏将,左手执抢,右手执剑,向战圈中大呼道:“黄老将军,赵云来也!”一声大叫,枪挑剑劈,鹤顶龙马长嘶一声,所过之处,魏军应声倒地者不计其数。
    眼见得就要撞破重围,忽然从左面砍来一口瑞金巨斧,又从边上劈来一口象鼻九环紫金刀。赵云一看这两件家伙,便知是许楮和徐晃想挡住自己的去路。他们两个人是赵云的老对手,所以对他们的家伙的特征记得特别牢。知道二人想把自己封锁在外面。
    赵云打仗一向爱动脑筋,他眼观四处,耳昕八方,家伙未到,已有所准备,左手起枪朝大斧点去,右手起青缸剑向大刀劈去,“且慢!”这一枪一剑既有份量,又很准确,斧额被银枪点住,向后荡去;青钢何等锋利,早将象鼻上的三个铁环削了下来。等到徐晃和许褚收回家伙,战马一跃,早已拥身进了战圈。
    许褚望着赵云的背影看看,隔了十多年,他仍是这样英勇无敌,一点也不减昔日之威。暗想,随着年岁增高,已力不从心,所以我常想从紫金刀上取下几个环,能减轻一些份量。今天总算如愿了,倒要感澈他。
    里面的黄忠听到了赵云的声音,更是精神倍增,而且见他一敌二将,毫不停留,如入无人之境。知道赵云一到,自己必能冲出去,便道:“子龙将军,我等迅速突围。”
    赵云掉转马头在前,黄忠押后,三个人成一条直线向圈外杀去。真是锐不可当!顿时杀开了一条血路,横冲直撞出了重围。
    赵云略一扣马,与黄忠平行,问道:“老将军,杜微何在?”杀了一天一夜,杜微在什么地方黄忠已记不清楚。
    老将军向四处一望,便指着五加山上说:“子龙将军,彼处乃是五加山,操贼在彼观战,老夫料杜微便在山上。”“老将军吉之有理。”
    俗话说,擒贼先擒王。此时大家都不知道杜微的下落,赵云的主意自然而然地落到了曹操的身上。
    在与魏军的交战中,赵云最喜欢的就是捉曹操,非但有趣,而且可以打乱敌人的阵脚。虽则从未抓到过,但在这一点上的确占了不少便宜。而曹操也愿与赵云打仗,尽管长坂坡被他当面数落十犬罪状,险些死在银枪之上,赤壁兵败,又被他截留四十万大军,但曹操觉得这也值得,因为赵云打仗善动脑筋,武艺又高,竟当作一种欣赏,从中得到乐趣。所以,曹操对他既爱又怕。但是,赵云对他从不客气,千方百计地要捉曹操。
    此时他想,曹操奸诈刁猾,米仓山早作准备,一时无法劫下粮草,而老将军又足足打了一个昼夜,再打下去就难以持久,他们人多势力,我们仍是少不敢众。不如先让黄忠回去。
    赵云便道:“老将军速领军士后撤,杜微由赵云前去接应,随即便来。”说罢,将马一拎,向五加山方向直扑而去。
    黄忠对霍俊看看,两人同时点了一下头,觉得很有道理,免得再受围困,应该撤回。可是向四下一看,兵卒全无,昨日带来的兄弟都被魏军砍翻在地,横七竖八,惨不忍睹。自古以来,杀人三千,自伤八百。而黄忠的三千弟兄无一幸存,魏军却并无伤亡。
    老将军看了一回,便与霍俊纵马而去。汉将中添了赵云,魏军都不敢上前,此时见赵云一走,这班魏将又都追赶黄忠而去。无多时,已赶上二将,五十余将又把他们二人紧紧围在核心,厮杀又起。
    却说曹操自从知道中了霍俊之计,恨之入骨,决意要将他们乱刀砍死。谁知黄忠越战越勇,根本近不了身。直战到傍晚,从瞟远镜中看到一员大将来回冲杀,救出了黄忠和霍俊,又朝这里赶来。曹操看不清来者是准,正要遣人去打探。
    米仓山前一阵喧嚣,“赵子龙来啦……”声音飘到五加山上曹操的耳朵里,曹操又惊又喜:怎么,赵子龙也来了?曹操久已爱慕赵云之才,虽然知道他是刘备的心腹大将,十多年来一直想劝赵云归降。自从赤壁以后,十一年未曾见面,今日忽闻赵云来了,曹操非但不慌,反而要仔细地看一看。见他英气尚存,犹如昔年白袍小将。
    “唔……”曹操捋着胡须,露出十分赞许的神色来。四五里路转眼使到。
    赵云冲到五加山下,青钢入鞘,抱枪向上冲去。“老贼听了,常山赵云来也!”
    “赵云来了……”山上山下的魏军一片罗唣。
    守在半山腰的夏侯麒、夏侯豹见赵云杀来,暗自吃惊。他们知道,凭弟兄俩的这点武艺,根本不能和赵云交手。但今日不能不上去敷衍几下,即使性命有危,也要挡一挡,因为上面不远就是曹操的篷帐,事关重大。
    弟兄俩一个在前,一个居后,紧随着往山下冲来。未及靠近,便已勒马。夏侯麒使一柄八角紫金锤,往日操演得颇有功底,便向赵云劈面掷来。紫金锤在空中旋转得又急又快,而且居高临下,果然往赵云面部飞去。“赵云招打!”
    “嗖……”一阵阴风,一道紫光。这样的家伙赵云碰到的还不算多,早已提防,见八角锤飞快而来,心想,倒要你领教一下赵云的手段。便将身体一侧,左手执枪,待紫金锤飞到,赵云急起右手在锤柄上一握以十分之力又向夏侯麒的头部飞去。“贼将看锤!”接锤还锤,比刚才的速度还要快。
    夏侯麒不敢去接,急忙将头一偏,紫金锤贴着耳根唿哨而过,暗自庆幸。不料兄长躲过了这一锤,夏侯豹却没防着,被这柄紫金锤掷中脸部,打得头破血流,顷刻摔下马背。
    夏侯麒听得后面的声音,回头看时,魂飞魄散,不知因何兄弟会被击中。
    赵云何等精明,他也意想不到自己这一锤反而打死了后面的兄弟。
    赵云就趁夏侯麒回头观望顿吃一惊的时候,将马一拎,冲到了马前,单手提枪已刺中了他的咽喉。“贼将去吧!”夏侯氏弟兄一先一后,几乎在同时翻身落马,山上一片混乱。
    这一幕情景被曹操看得一清二楚,他见赵云这种武艺,马前立斩二将,并不惋惜,反而放声大笑:“哈……果然是绝妙的战法!”
    老实说,夏侯麒弟兄之死对于曹操来说,根本无所谓,即使爱侄夏侯渊之死,他也只掉了几颗泪,而夏侯麒弟兄与夏侯渊弟兄比起来又算得什么?!
    赵云听得曹操的声音,精神陡增,绰枪跃马面上。篷帐四周的侍卫立即施放乱箭,“赵云招箭哪……”箭如雨点,纷纷而下,将赵云挡住。
    赵云勒住战马,舞动银枪,割断了阵阵箭雨。大声呼道:“老贼听了,速将杜微送下山来,否则长坂血战又要来了!”
    曹操与赵云是对欢喜冤家,见他厮杀,心中害怕_久不谋面,又要牵挂。此时见赵云要冲上山来,心中十分畏惧,可又听不见赵云在讲些什么,便问手下:“可知赵云讲甚话来?”
    “老千岁,赵云道:‘若不将杜微变出,长坂坡的血战又要来了。’”
    “喔呀……”曹操听到长坂血战,记忆犹新。顿感毛骨悚然!似乎长坂坡的情景已经重现般的历历在目。当即传令道:“来,射住赵云,速将杜微押来!”手下到篷帐后面将牡微推到了曹操的面前。
    曹操想,杜微此人果然不吉利,夏侯渊捉住他,一条性命送掉;我捉了他,又送了夏侯弟兄二条命;再不放他,连我也有危险。不祥之物不可留,下次也不要抓他了。便与杜微道:“杜微,老夫一向慈悲为怀,饶汝性命,下番不必再来。”
    杜微已见山下的赵云。暗想,你不是甘心放我,而是被赵将军逼迫所致,竟然还要说什么慈悲为怀。便也笑道:“蒙大王惠留,杜微再留几日无妨。只恐还有相见之日。”因为双方争斗,象我这种武艺平庸的人难免被俘。“来,与杜微松绑!”曹操边说,边向下面的赵云看去。待侍卫为杜微松了绑以后,曹操又大声道:“速与杜微战马大斧伺候!”这是故意叫给赵云听的。
    杜微整顿衣甲,上了战马,手捧巨斧,正打算下山。忽见山上并无一员魏将,转念道:山上无大将,我足以对付曹操,何不血染五加山,送曹操上西天!
    杜微截然转身,飞马向坐在那里的曹操冲去,“老贼去吧!”曹操出没意识到这一点,当他看到杜微回马时,方才感觉到情况不妙,刚要起身逃命,巨斧已盖顶而下。急中生智,曹操也顾不了面子,身体向前一扑,趴在地上。只觉得一阵风掠过头顶。
    杜微砍到了靠倚之上,曹操急忙象狗一样爬了起来。杜微第一斧没砍中,正要举斧再砍,两旁的侍卫早已刀枪齐下,向杜微浑身上下乱刺乱劈。
    杜微只得四处招架。就在这混乱之中,侍卫已从帐后带出一匹白马。曹操年龄虽然大,但在生死攸关的时候,也是浑身有劲。他上了马背,急甩马鞭,在侍卫的簇拥下,曹操亡命而向后山逃跑。乱箭手见曹操一走,他们也慌了神,丢下弓箭,一哄而散,各自夺路追随曹操去了。
    杜微见曹操拍马而逃,叹惜不已,对着曹操的背影叫骂道“老贼休走,杜微下回再来!”
    赵云冲上山来,望着失望已极的杜微,问道:“杜微,操贼哪里去了?”
    杜微用大斧向前一指,“逃命击了。可惜没有将他一斧砍死!”
    赵云见后山果然火把无数,照亮了曹操逃跑的山径。便道:“杜微,老将军已脱重围,尔速击赶上。操贼由赵云追赶。”说罢,飞马向后山去了。
    赵云飞驰下山,见山下黄罗伞盖非常醒目,便催动龙马,紧追不放,并高声喊道:“老贼慢走,赵云来也!”
    此时的曹操真是慌不择路,落草而逃。他想,我逃了这许多时,为什么老是甩不掉赵云呢,而且越追越近?等到他发觉头顶上这顶过于招摇的伞盖时,方才找到了原因。忙喝叱手下收去。可收去了伞盖仍然无法摆脱赵云的追赶,曹操又命大家分散逃命,这才带着几个心腹侍卫相伴而逃。又走了一阵,曹操估计脱离了危险,回头看时,赵云还是不知疲倦地追来。暗想,看来要保住性命只有冒一次险,单骑逃生,否则目标太大。到了这个地步,曹操也顾不了许多,只要尽早摆脱赵云,他什么都肯干,便噶令仅有的几个侍卫各去躲藏,别再跟着自己。等到侍卫全走光了,曹操方始感到安心不少。当然,大路是绝对不敢走的,就在乱石杂草丛中兜圈子。有好多次果然被他躲过了赵云的目光,可当他纵马逃走时,又被赵云发觉而追赶了上来。尽管大营离此并不远,可他深知利害,只在丘陵地带打圈。
    这种若即若离的追赶,使赵云深信能捉到曹操,所以非但毫不倦息,反而兴致盎然。幸得曹操的龙冠龙袍不时为赵云提供了明确的目标,故而一见闪闪发光的东西就可以料定他逃到了什么地方。
    时间一长,曹操也在犯愁:为什么刚要逃脱,又被赵云追上呢?猛然想到自己头上的龙冠镶嵌着无数珍奇珠宝,这些都是发光的东西,等于自己顶着一盏标灯在告诉他我在什么地方。
    曹操摘下龙冠,不无惋惜地自语道:“昔日潼关割须弃袍,如今又要除冠保命了。”就在曹操摘冠而逃的时候,赵云从后飞马赶到,虽然长枪够不到,便从腰间抽出青钢宝剑,暗暗叫道:宝剑啊宝剑,随我十一年之久,为赵云立下了汗马功劳,今番要取操贼之首,切不负吾!说着,略一瞄准,向曹操的背影飞去,“老贼去吧!”
    这柄剑原是长坂战中从曹将手中夺取,削铁如泥,锋利无比,今日碰到了老主人,真是物归原主。曹操虽则亡命而逃,但是一直在看后面的动静,防备赵云射箭。忽地听到一阵剑声,眨时间飞来一道白光,曹操顿时吓得魂不附体。迅速抱着头向马鞍上一伏,“喔呀……”
    真个是千钧一发。曹操的头刚刚低下,青钢剑“嗖”地从他的头顶上飞过,剑刃恰恰在他的发髻黄丝上开了口子,一头白发盘成的发髻滚了下来,披在肩上。青钢剑落在马前数丈之地,曹操浑身冷汗,不禁脱口叫道:“啊呀,吓死老夫了。昔日宛城割发代首,如今要削发修行了。”
    削发修行,听来好象是一句笑话,其实当时曹操败到了这种地步,做了几十年的主将,胜仗打了无数,灭了诸路豪强,位极人臣,但败仗也没少吃,东躲西藏,死里逃生。到了这把年纪,对这种你争我夺、互相残杀的战争已感到极度的乏味。此刻,他真的希望能够深山修炼,过几天清闲的日子。当然,曹操这是在他走投无路之时产生的想法。
    赵云见青钢没能打中曹操,只是打乱了发髻,想道:老贼侥幸不死,反而丢失一柄宝剑,今日非要置他于死地不可!战马如飞而去,见地上闪闪发亮的青钢,赵云便从马背上向下一跃踮镫拣起了地上的青钮宝剑。继续追赶向前,“老贼慢走,赵云来也!”
    曹操仍是甩不掉后面的“尾巴”,心里又急又怕,举目无人,生怕被赵云赶上,便大声疾呼道:“谁来搭救老夫!谁来搭救老夫哇!”
    就在曹操走投无路的时候,背后传来一片嘈杂之声,见二三十员魏将蜂拥而来。曹操看到有这许多人赶来,方才放也边逃边向众将那里兜过去。
    这些魏将怎么会这样及时赶到的呢?原来杜微从五加山下来,跑不多远,就见一大群人在围着交战,近则一看,仍是那些魏将在围困黄忠,然而圈子中又多了一员大将。杜微知道自己的底细,记取了昨晚被擒的教训,不敢贸然杀进去。可怎么搭救他们呢?杜微略一转念,就想出了一个好办法:要是我冲进去,一则救不了老将军,二则魏将不怕,不如来吓他们一吓。
    杜微赶近战圈,猛然大呼道:“贼将住手,常山赵云在此!”这一声叫非常有效验,因为大家都已看到过赵云在此,所以信以为真。魏将不敢恋战,一哄而散。
    黄忠与霍俊杀出重围,一看原是杜微,便闻:“杜微,子龙将军何在?”“赵将军救得小将,命我向此行来随老将军撤回。赵将军追赶曹操去了。”
    黄忠想,这些魏将一散,必定要去营救曹操而围困赵云,我倘若一撤,赵云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杀出。便命霍俊、杜微顺着原路先回。自己又掉马向五加山而去。
    却说这班魏将看清来将并不是赵云,而是曾经捉住过的杜微,又想返身围住这三员汉将。再一想,不对!杜微一来,曹操定有危险,所以三十多人都向五加山赶去。路上又撞上赶来报急的侍卫,所以这班魏将愈加心急火燎地飞驰而来营救曹贼了。
    霍俊和杜微刚要走,剩下的魏军又将他们团团困住。幸得战将不多,二人尚能抵挡,只是脱不出身。
    此话不提。黄忠离了米仓山,一路往五加山寻找赵云。来到后山,荒草堆里发现一样锃亮发光的东西,用刀头挑到手上一看,却是一顶镶珠嵌宝的龙冠。这顶龙冠除了曹操,别人是没有的。黄忠朝四下一看,心想,既然龙冠掉在这里,附近会不会有曹操的脑袋。可四面昏暗,寂静无声。便把龙冠挂在腰间,继续朝前赶去。
    老将军一手提刀、一手执剑,战马转过五加山,正要到前山再去寻找,只见数十员魏将正围着赵云在混战。
    黄忠灵机一动,架住金刀,从腰间取下龙冠,奋力向人群中抛了进去,大喝道:“众将昕了,操贼首级来也!”这一声喊如同霹雳。魏将见空中飘下一顶龙冠来,只当曹操真的死了,一个个失魂落魄,都散了开来。
    赵云和黄忠合在一处,又追杀了一阵,这才拨马往米仓山而去。他们只当米仓山前早已风平波静,不料霍俊和杜微仍在重重的包围之中。二将驰马冲了上去,枪挑刀劈,无片刻工夫,杀退了魏军,救出了二人。四将离了米仓山,会合了赵云带来的弟兄,往自己的大营徐徐退去。途中,黄忠将霍俊介绍给了赵云和杜微,各自见过礼,这且不提。
    五加山前,曹操被众将救下,护送到了大营。未及坐定,军士送上珠宝龙冠。看到龙冠曹操好象见到了赵云,不禁又是一阵惊悸。遂用黄巾将散乱白发理一理顺重新盘好发髻,再戴上龙冠。
    “禀千岁,赵云救了黄忠等人已撤回大营。”听说赵云走了,曹操总算完全放下心来,抬头对营外一看,天已朦胧发亮。转念道:我在山中转了一夜,也够疲乏的了,面赵云也是一夜马不停蹄,再说黄忠和那几个汉将至少半天一点没吃东西了,何况还战了两夜一天,更比我精疲力竭,若不趁虚追赶,被他们养足精锐再来,还能抵挡么?
    曹操毕竟有了三十年用兵的经验,这一个机会无论如何也不肯放过。便命手下张罗伞盖,吩咐战将王平留守大营,便与所有大将和五万人马立即追赶汉军。虽说打了败仗,刚刚从死里逃生,但军威一定要振奋,所以曹操仍是银鞍白马,手执银鞭,全副鸾驾,黄罗伞盖,威仪全军,浩浩荡荡地去追赶汉军。
    “捉赵云嗨……拿黄忠啊……”
    黄忠和赵云行至半道,听得后面喧嚣之声从远而近,人马漫山遍野拥来。知道这是曹操想以逸待劳,再打一个“回马枪”。因此想道:曹操真是老谋深算,明知我们都已疲惫不堪,他们也人困马乏,就想以强兵压来,消耗我们的实力。我们若是回头再战,确实已经力不从心,数千之军怎能与万人之师相抵呢?万一打败,有可能危及定军山。
    二人商议道:前边不远就是大营,你我不如且战且退,固守大营。赵云掉马绰枪,让黄忠领众军先退。
    曹操掩军杀来,早有手下报道:“禀魏王千岁,前有赵云立马横枪,挡住去路。请千岁定夺!”
    曹操不明白这里有什么道理,抬头见赵云果然就在前面不远处勒马,好象在等待厮杀,又好象有什么计策。所以曹操急令道:“大队停下!”
    五万人马见伞盖之下令旗招动,马队扣马,步军停步,好一阵大队方才停稳。赵云见曹操不敢来追,便圈马而走。你一走,曹操又传令发兵。数万之众,一停一走,时间不是片刻。
    “杀……”杀声四起。赵云拍马赶上黄忠,向前急忙赶路。走无数里,后面的魏军又追了上来。
    黄忠请赵云领兵前往,自已转身将金刀一架,左手执弓,右手取箭,等曹操前来。无多时,魏军铺天盖地席卷面来,气势汹涌。
    曹操已明白了他们的意图,乃是为了拖延时间,但见黄忠弯弓搭箭,久闻他是神射不敢轻视,欲令停队,傍边夏侯惇见了黄忠,怒火冲天,咬牙切齿,将长枪一荡,早已冲出大队,大吼一声:“老贼,杀吾弟兄三人,尚敢如此猖獗,夏侯惇却不怕你,定要斩尔之首祭奠亡魂!”说着,拍马挺枪旋风般地杀了上去。
    黄忠对他轻蔑地一笑,绷紧的弓弦突然一松,利箭疾飞,直射来将。
    夏侯惇听到弓弦声,赶紧将身体一偏。当然面对面是很难射中要害的,而黄忠的箭不到万不得已之时是决不伤人性命的,今日之箭要是射中了夏侯惇,非但不能牵制魏军,反而还会激怒曹操。所以,这一箭并不是射夏侯惇的人,而是射中了他的坐骑。战马受痛,一声悲嘶,前蹄腾起,将夏侯惇掀翻在地。
    夏侯惇跌得快,爬得快,对战马一看,这一箭正射在马眼窝中,而且同自己一样,瞎了左眼。一个绝妙的讽刺,几乎使夏侯惇气绝。
    黄忠见此情状,放声大笑:“哈……”将硬弓一挂,圈转小白龙驹,拖刀向赵云赶去。
    曹操痛恨不已:黄忠这老头儿实是可恶,偏偏射中战马的左眼。命弟兄将他扶起,送往后队。
    夏侯惇虽然小一辈,然而年纪也已六十,仅比曹操小几岁,但叔侄的感情十分好,唯恐他摔伤,所以要他到后营将息。受伤的战马当然不能再打杖,从此只能拉拉车辆,再也不能派大用场了。
    曹操被赵云和黄忠二次一挡,更清楚地看到了他们的实力,暗定主意道:此番定要在半途将他们截住并擒获,否则我曹操太觉软弱可欺了。尤其这样好的机会不会太多的。故而又传令紧追上前。炮声四起,一片喊杀之声。
    二十余里路很快就过去,前面就是赵云扎下的一座营寨。不能再向前了,否则有走马失营的危险。
    赵云与黄忠几乎同时扣住马匹,四目相对,各自露出询问的目光:怎么办?
    赵云当机立断道:“老将军,如今魏军离此尚有数里之地,尔等三人速去后营歇息片刻,待赵云在此独挡数万敌军。”
    黄忠也想到了这一点,大家都是两天两夜没合眼了,别说打仗,就是赶路也支撑不住,自己的确疲惫得很。赵云要好一些,相信他能够挡住曹操,哪怕有半个时辰或一会儿,只要能躺下休息一下,就能恢复精力。
    黄忠对赵云十分信任地点了一点头,带著霍俊、杜微以及二千弟兄来到后营,丢刀下马,不分彼此,倒地而睡。
    赵云对米仓山方向看了一看,估计曹操赶到至少要半个时辰,心想,跟了军师十多年,虽未拜他为师,但用兵之道也略知一二。当年三将军长坂桥上挡住曹操八十三万大军,纵然我只及得上他一半,五万之众难道也吓不退?何况当时三将军只有二十五个走卒,我这里尚有五千精兵,更要将曹操拒之营门之外。
    赵云盘算着用兵之策,令弟兄将营门开直,趟板铺平,五千汉军一半进入壕沟,要他们乱箭准备,个个箭上弓弦,但一个也不能暴露,另一半人手执长枪大刀,藏在营中,十余尊号炮端正。
    营内营外准备就绪,赵云单枪独骑立于趟板之上。
    曹操稳坐银鞍,一手执鞭,一手握旗,向前一招,“列公,大队向前!”炮声隆隆,马蹄声声,“杀——”震天动地,大队似潮水一般向前涌去。没走多远,手下来报:“禀魏王千岁。”“何事?”“前有汉营一座,营内毫无动静,赵云单枪独骑立于趟板之上。”“唔——遇下。”
    曹操闻报,大出意料,因为赵云是且战且退,突然闻又守住营头,几乎不台情理。怀疑其中有诈,但又恐我军增援已到,更可畏的是诸葛早在此处伏下精兵。种种猜测,使曹操拿不定主张,便向两旁道:“随老夫上前一观。”
    五万大军又向前推进了一段,来到了汉营前,果然见营门大开,趟板平铺,赵云横枪勒马独立营前,除了赵云,汉营中竟然杳无人烟,象一座空营。
    曹操传令停队与众将点马而前,离赵云三丈之路方才扣马。曹操想,明明黄忠和他一起逃窜,怎么就剩他一个人了?别的人马是走了呢还是埋伏在营中,或者有其他计谋?待我上前与他打话,再观其气色。
    曹操向营前的赵云一拱手道:“赵将军,老夫有礼了。”
    赵云想,来了数万大军,倘然被他们一冲,我军必定招架不住。我的用兵与张飞不同,他喜欢噜里噜苏讲个没完,分散敌人的注意,而我喜欢演哑巴戏,一言不发,造成敌人的心理紧张。这叫凡人不开口,仙人难下手,本身就是一条空营计,看你这老贼能否看出来。只要你看不出,非但黄忠可以争取到更多的时间,而且也不使定军山受敌。
    赵云好象根本没看见曹操的出现,也没听见曹操的措话,身体一动不动,面部毫无表情,犹如一尊塑像。
    曹操是很能察言观色的,只要赵云一开口,他就可以分辨出是否有伏兵。如今问上去一点反应也没有,这使曹操感到捉摸不定。他又向前走了几步,对汉营内外又审视了一遍,仍然难以断定营中是否有人。便诡谲地对赵云笑遭:“赵云,休用空营计来诳吾。想那诸葛孔明远在定军,毫无防备,若被老夫赶去,必能打个措手不及,故而设下此计来阻挡老夫,莫非如此?”
    赵云想,千真万确,被你一言道破,一点也不差,我的目的就在于此,当然我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哑巴做到底,由你去猜想。
    赵云一则是沙场老将,经历了千奇百怪的场面,所以不怕。二则早己把握住了曹操生平多疑这个性格,料他只是说说而已。因此,仍是不动声色。
    曹操一生多疑,天下尽闻。他的疑心虽也成功了不少事,但也往往疑而不决,坐失良机,刚才他已说赵云用的是空营计,其实这不是他的决断,他想通过当面试探来肯定这个论点,可因为赵云毫无表示,又被他自己否定了。
    其实,曹操考虑的比别人多,各种猜测充坼脑际,一定要被事实证明了,他才敢动手,这是他的谨慎之处,但也常常失误。
    曹操又问道:“赵云,尔敢营前独骑挡道,莫非晴伏精兵诱老夫中计?”“……”还是一片静穆。
    曹操回顾两旁:“列公。”“千岁有何吩咐?”“尔等以为汉营之中可有埋伏?”这又是曹操证实自己猜想的一种方法,往往吃不准,摸不透的时候,听取一下文武的意见来使自己的设想成立或者推翻。而文武也往往能够享受这样的“殊荣”。
    当然,要回答曹操的话也要动一动脑子,胡言乱语是不行的。此时被曹操这样一问,两旁立即联想起了汉军的头号人物诸葛亮。埋伏也就是用计,用计就是诸葛亮的化身。自从孔明出山以来,连打几个不败之仗,无人不知孔明这个人神鬼莫测,变化无穷,使威风一时的曹操也大惊失色,连遭惨败。所以,两旁不敢多言,一个个张口结舌,不知所云。
    曹操手下不乏能人,别人不作声,可有一个人颇有见地,他从后面挤着来到曹操的马前,“魏王千岁言之极善。赵云仓皇而逃,恐我军长驱而入,定军山难以坚守,故而设下空营一座,特为疑兵。吾料汉军人困马乏,无能抵御数万雄师,用此一计养精蓄锐,以逸待劳,此乃赵云之智也。千岁可令大队前冲,此营可破矣,请千岁详察。”
    曹操一看,不是别人,却是司马仲达。此人在昔年一直不大得意,仅当个马槽之头,赤壁战中做了陆路总巡哨,如今是前军运粮官,只为他博学多才,每每料事如神,曹操十分忌恨他,因此一向不重用。听了这番话,曹操觉得和自己的想法完全一致,而且足以识破赵云计谋,但只因为是司马懿说了这番话,曹操便觉得满腹的不高兴,更觉得不能听他的话。然而又想不出适当的理由来回驳他的话,故而只是重重地叹了口气,“唔——”不置可否。这一“晤”,弄尴尬了司马懿,他以为曹操听了自己的话,一定会有个表示,或进或退,不想曹操不阴不阳,连个下文也没有。暗忖道:这老贼之所以不成大事,就是不听良盲,疑而不决,分明自己意识到了这一点,就是不去这样做,错失这样好的机会。便催问道“千岁钧意如何?”说罢,侧目向赵云看去,意思是这点小小的伎俩可以骗过曹操,却瞒不过我,你休想得逞。
    赵云听在耳里,急在心上,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也意料不到曹操会不会听他的话。暗想,要是曹操听从了此人之言,大营难保了,必定弄得不可收拾,后果不堪设想。
    人称赵云浑身是胆,此话一点也不错,越在危难之时,他越表现出令人吃惊的镇定来。因此对司马懿的话当成了耳旁风,若无其事,沉着自若,别说表情没变,就连眼腈也没眨一下。
    曹操一方面在不满意司马懿的话,一方面也在观察赵云的神色,可看来看去看不出什么变化,也就越对司马懿反感:两旁皆是文韬武略,跟随我数十年,一时也捉摸不定,难道就是你出人头地,能看出是计?便厉声道:“仲达,素闻赵云足智多谋,况谨慎用事。定军山近在咫尺,岂无接应?兵法云:‘空城莫入,空营莫进’,老夫岂不知耶!速速退过一旁。”
    一团好意化为乌有,司马懿忿恨不已:老你的贼!忠言逆耳,执迷不悟,真是个老糊涂!司马懿长叹一声,摇头而退。
    曹操虽然喝退了司马懿,但也觉得他的话很有道理,看来这是一座空营。然而再看一看赵云,见他非但没有惊惶之色,反而更觉坦然了些,又难以断定营中没有伏兵。
    司马懿被叱下后,再也没有魏将敢出来献策了,一片肃静。恰在此时,劈面吹来一股微风,风中似乎有阵阵鼾声。
    曹操更加迷惑不解:既然营中没有伏兵,汉军绝不敢这样大胆放肆地打鼾,而且声音这样响,竟能传出营来,说明不是一个两个,而且无数人都在酣睡。五万敌军就在营前,他们敢睡觉吗?必是故意装睡,以鼾声来诱我攻营。哈哈!赵云总算露出马脚来了。至此,曹操方才拿定主意,断定营中有伏兵。是进还是退?这又给曹操出了难题。要是不战自退,赶了这些路徒劳往返,手下不服;要是麾军而上,中了赵云的埋伏,非但司马懿要笑,而且大败而归,士气大落。曹操左右为难,不能自解。就在此时,魏军后队一阵骚乱,“不好味,粮寨起火啦……米仓山不保啦……”这一阵混乱,使曹操从沉思中惊醒过来,他回头一看,米仓山上浓烟滚浇烈焰腾腾,弥漫着天空,笼罩着整个山头。
    曹操见此情景,反面镇定了下来,暗思道:我将赵云和黄忠全部赶出了数十里地,怎么粮寨会被焚烧的呢?粮是军中之胆,四十万大军全靠着这座米仓山,这批粮草一烧,军心不固,我何以立足汉中?
    曹操想到这儿,立即传令道:“众将断后,大队徐徐而退,乱者令斩!”颇刻间前队变后队,后队改前队众将押后,曹操带着大军策马而行,果然行伍不乱,井然有序。赵云见米仓山上起火,也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见魏军已向后撤,挺枪大喝道:“老贼休逃,赵云来也!”
    曹操想,原来伏兵不在营中,却在我的山上,仍然中了诸葛亮的计策。如果赵云再掩军杀来,大队必定要乱。遂喝令道:“大队倍道而行!”
    赵云将长枪向前一招,营中顿时号炮轰鸣:“当!咚!”喊声四起:“杀……”炮呜声、喊杀声惊动了后营的汉军。黄忠和众军休息了这许多时间,精神大振,从地上一跃而起,跳上马背。早有手下来报消息,黄忠立即吩咐拆去大营,率领七千弟兄随后追赶上去。尤其看到米仓山起火,战事上起了根本的变化,群情激奋,士气更盛。
    正是:弥漫乌烟复焰炽,豪雄老将愈风流欲知是谁放的火,米仓山可曾烧毁,且看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